5.15《司命,荒城無心(上)》九鷺非香◎著  

司命荒城無心(上)

作者:九鷺非香 / 封面繪圖:Moon

上市日期:2014年5月15日 / 售價:190元 / ISBN:9789862906798

5/8起   博客來、金石堂 網路書局 新書 79折 限量預購

博客來 ENTER
金石堂 
ENTER
 
特色

司命,司萬物命格。

她自己的命,卻是一場受天地玩弄的千秋大夢……

我要為了尋夫修仙去

《三生,忘川無殤》之後,命運小編劇的二呆萌愛情冒險

網友感動評論:如此忠實男角哪裡找?

詢問度最高,超人氣玄幻愛情作者——九鷺非香 溫馨小虐全新作

內容簡介

其實,這是兩隻二呆萌的○情故事:

「古書上記載,龍渾身是寶,我向來不信這話,你給我驗證一下。」

「如何驗證?」

司命目光灼灼的盯著黑龍道:「拉坨便便來看看。是不是寶?」

「吾數萬年不食五穀。何來穢物?」黑龍望著司命:「你這是什麼眼神?」

司命撇了撇嘴道:「大黑龍,橫豎咱倆現在也是一根繩上的蚱蜢,這些事你不必瞞我。便秘也是病,得治。」

三界外,下有無極荒城,上有萬天之墟。一處幽禁罪大惡極之徒,另一處則囚著世間最後一條龍……

迷迷糊糊的掉入混沌之中。她不知這是什麼地方,仿似沒有底一般,一片漆黑。直到她觸到一堵堅硬的鐵牆,那是萬天之墟的囚龍:長淵。

在萬天之墟的日子裡,司命給長淵講了世間的種種,更幫助他逃了出去。她自己卻轉生為一位野生野養的孤女。

再下來,就是天命的遊戲了……

作者簡介

九鷺非香

圓滾滾的宅妹紙一枚,最愛吃糖醋排骨、糖醋排骨還有糖醋排骨。最討厭吃茄子、茄子還有茄子。因為它長得像沒有排骨的軟體妖怪。

以上……

作者自序

其實司命這個故事呢,只是阿九在沒男人的空虛寂寞之下,一時興起寫下的產物。

阿九在開坑的時候興奮得完全沒有考慮到新學期開始之後我的學業會有多麼繁忙(扶額),以致於司命這個故事在我腦海中有了個構架之後仍舊拖拖拉拉的寫了半年……不過呢,幸運的是現在這個故事終於完結了,我白天趕作業晚上碼字的痛苦生活也到此暫告一段落啦!

而《司命》更有幸的變成書籍與大家見面,我在這裡表示小小的亢奮一下子。

大家還記得《三生,忘川無殤》裡的那個向天帝屢次求愛而不成的司命星君麼?這個故事就是講她了。

不過這文裡的男主女主不是司命和天帝,而是司命和一條上古神龍,另外還有一干有愛配角。別看文案寫得比較悲催,神馬千秋大夢,像個很虐的虐文,實際上此文的風格非常歡脫,主要是因為男主女主就是兩隻二呆萌,也有人將這個故事形象的概括為「是一個命運小編劇和一條上古神龍發生的姦情故事。」

這篇《司命》作為《三生,忘川無殤》的姐妹篇來說,篇幅更加長,並且故事架構更加豐滿,其間人物出現的也比較多,作為支線的有師徒戀的沈醉和霽靈,有仙妖戀的長安和阿蕪(沒錯,這個長安就是《三生》中的那個萌小孩。)

總的來說呢,本文的劇情是在溫馨中帶了點應該有的小虐。

不過,這到底是怎樣一個故事,我說的算不了數,各位親愛的妹子們自己看看才知是甜是虐。

目錄

《司命》自序

楔子

第一章        彼其之子,美無度

第二章 自劍

第三章 殭屍

第四章 他是我相公

第五章 平胸!我不怕你

第六章 打不過就跑

第七章 南疆之主

第八章 回龍谷

第九章 不知分寸

第十章 一鱗劍

第十一章 再無龍回

第十二章 修仙路

第十三章 孔美人

第十四章 馬和豬

第十五章 拜師

第十六章 後山的蛇

第十七章 躁動

第十八章 成長

第十九章 不一樣的師徒

第二十章 拉不出來了

第二十一章 無極荒城

第二十二章 荒城城主

第二十三章.天罰

第二十四章 一起睡

第二十五章 血墓碑

第二十六章 師徒

第二十七章 結界的陷落

第二十八章 天意

第二十九章 上古蘭草

試閱

楔子

司命,主萬物命格。

然而她卻無法安排自己的命運。若說有願,司命最大的願望便是能照自己安排的生活來過一次,成為自己筆下的命定之人。

迷迷糊糊的掉入混沌之中,她不知這是什麼地方,彷似沒有底一般,一片漆黑。

她閉著眼任由自己不斷的往下墜。忽然,背脊彷似觸到一塊堅硬的鐵牆止住了她的下墜之勢。她伸手一摸,指尖一片寒涼。鐵牆微微一動,她定下心神,立即開了天眼。

不遠處兩點亮光一閃而過,緊接著,她後背貼著的這塊鐵牆劇烈抖動起來。她腳下使力一躍而起,飛至空中,回頭一看,即便散漫如她也不由駭然。

「坑神啊。」

朦朧的煙霧纏繞中,在她身旁竟是一條蜷縮而眠的巨大黑龍。

龍,上古神物。早已寂滅在悠遠的歲月之中。

黑龍醒來,蜷起來的身子漸漸舒展開來,使人戰慄的霸氣也隨之蔓延而去。他轉頭望向立在身前的女子:「何物?」

龐大的氣場壓得女子一陣胸悶,但她素來是個逞強的人,挺直了背脊,直視黑龍的雙目,她道:「九重天上司命星君。」

「司命?」

「司萬物命格。」

黑龍無言打量了司命半晌,倏爾一聲嘶鳴,其聲渾厚,震得司命肺腑均裂:「天生萬物,區區小物竟妄圖司萬物命格,命由己造,吾且看看你待如何司吾之命。」

司命一把抹乾淨唇角的血,老實搖頭:「我沒那麼大本事。即便我不能書寫你的宿命,我也知道這世間早已無龍。此處氣息停滯,無絲毫靈力流動,比起棲息之地更像是一個囚籠,隔絕了與外界的聯繫。你說命由己造,卻被圈禁於此。連自由都沒有,又怎麼造你自己的命?」

「出此挑釁之言。不怕吾下殺手?」

「我心中尚有牽掛,還不想早死。但是現在實力差距很明顯,你若要殺我,不是我幾句好話便能阻止得了的。左右我打不過你,不如在你對我動手之前多說幾句話,最好能將你氣死。如此我倒還能逃出生天。」

黑龍聽罷這話不怒反笑,倏地騰空而起。捲出的巨大氣流帶得司命一個踉蹌,在空中翻了好幾個跟頭才立穩。

司命恨恨望向黑龍:「我是有身分的人,可殺不可辱,更不可玩褻!」

黑龍道:「你倒有趣。吾在此孤寂已久,能得一物相伴也是趣事。司命,你若能令吾時時開顏,吾便留你性命,如何?」

司命暗自琢磨了一會兒道:「留我一命並不足以讓我腆著臉來逗你開心,這是個腦力活,我要別的好處。」

「司命,你是頭一個敢與吾談條件的。」黑龍頓了頓,「且說來聽聽。」

「古書上記載,龍渾身是寶,我向來不信這話,你給我驗證一下。」

「如何驗證?」

司命目光灼灼的盯著黑龍道:「拉坨便便來看看。是不是寶?」

黑龍無言了好一陣:「換個簡單的。」

司命不解:「排泄有何困難?若是困難,我幫你掏一掏。掏一掏便通暢無阻,順滑非常啊!」

「吾數萬年不食五穀。何來穢物?」黑龍望著司命:「你這是什麼眼神?」

司命撇了撇嘴道:「大黑龍,橫豎咱倆現在也是一根繩上的蚱蜢,你出不去我更出不去。咱們要再一起待上許久,這些事你不必瞞我。便秘也是病,得治。」

黑龍沉默。

司命捂著嘴偷笑了一會兒,道:「前面皆是我尋開心的玩笑話,你別當真。但是不管怎麼說,咱們現在都待在這個暗無天日的地方,你用我來尋樂子,我自然也用你來尋樂子。獨樂樂不如眾樂樂。讓你開心我才能活命這種話說出來只能增加咱倆之間的隔閡。彼時,我愁眉苦臉,你也沒好處。」

司命抱拳鞠躬,巧笑兮兮道:「大黑龍,交個朋友如何?這職位做得太久,我原來的名字都忘了,你就喚我司命便可。」

龍身在司命面前盤踞,兩只在混沌之中閃著幽光的眼輕輕眨了兩下:

「吾名長淵。」

「長淵,你有一個好名字。」

「司命,你有一副好性子。」

 

第一章 彼其之子,美無度

三界外,上有萬天之墟,下有無極荒城。皆是無日月、無生靈的死寂之地。有進無出。與幽禁最大惡極之徒的荒城不同,萬天之墟更為寂寞沉靜,那處乃是囚龍之地。

囚了這世間最後一條龍。

村頭的百年大樹下,老夫子正在給他的學生們講述遙遠傳說中的故事。藍天白雲,柔和的微風,認真傾聽故事的學生,一切平淡而美好。

夫子很滿意。

突然一滴略帶黏膩的液體滴落到夫子臉上。夫子不甚在意的抹去,望了望遠處的天空,並未見有半分下雨的跡象。

「啊。」學生小胖三呆呆的望向夫子頭頂的粗壯樹枝,「夫子,爾笙。」

抬頭一望,一個十二三歲的女孩像貓一樣趴在樹枝上,四肢無力垂下,臉貼著樹幹睡得正香。微開的唇邊蜿蜒而出一抹晶亮的液體,滑過樹枝,滴下。

「哎呀!」

正中夫子的眼睛。

學生們哄然大笑。夫子擦乾了眼,怒極而起,想抓住爾笙好好打一頓。

被學生們的大笑鬧醒的女孩見形勢不妙,一個利索的翻身,跳下樹,身形靈活的躍過了兩個小土丘,轉過頭來不忘對夫子啐了口唾沫,隨後急急忙忙跑不見了蹤影。

夫子氣得跳腳。鬍鬚都豎了起來。學生們更是笑得開心。

是時,陽光和煦,晴空萬里。

「臭老頭。」爾笙踢開腳下的石子,邊走邊嘟囔著,「有點窮酸氣就了不起哦!會講故事了不起哦!我才不稀罕聽你的故事呢。」賭著氣,爾笙將腳下的一塊石子狠狠一踢,腳趾頭立即傳來尖銳的疼痛,還不等爾笙叫痛,一聲高呼便自田坎下傳來。

「他奶奶的!誰扔的石子!」

爾笙心道不妙,顧不得腳下的疼痛拔腿便跑。田坎下做農活的漢子已經看見了爾笙大聲喝罵道:「又是你個小王八羔子!個有娘生沒娘養的狗崽子!」

等跑遠了些,爾笙估摸著漢子暫時抓不到自己了,對著他拍了拍屁股又做了個鬼臉回敬道:「關你鳥事!你個挨小王八羔子打的大王八羔子!」

「幹你娘!」

「你去啊!姑奶奶全家都在土裡面,愛去不去!」

漢子徹底怒了,放下農具便追過去:「看老子今天不收拾你!」

爾笙向漢子那方豪邁的吐了口口水,轉身就往村後的樹林裡跑。村人們迷信樹林裡有妖怪,不敢追進去。

漢子立在樹林外面破口大罵。有村人聽不下去,勸道:「你跟她一個孤女計較什麼,那孩子命中帶煞,一家人都被剋死光了,你小心跟她接觸。」

漢子啐了口唾沫:「真噁心。」甩著膀子走了。

爾笙對著他的背影豎中指又重重哼了一聲。轉身便往林子深處走去。

越往林子深處走,視野越開闊。樹林的最深處有一汪幽深的潭水,沒有來源沒有去處卻常年保持著清澈。無風無波時能清楚的看見潭底的殘木斷枝,也不知是什麼時候掉進去的。潭邊四季都開著不知名的白色小花,毛絨絨的,看起來十分可愛。

爾笙對村人的膽小很是不屑,她想,迷信什麼上古傳說、妖魔鬼怪,他們不到這林子裡來走一走,永遠都不知道在這裡到底有多美。

爾笙坐在潭邊的一塊石頭上,脫了鞋,把髒兮兮的襪子隨手一扔,掰著腳丫子看了一會兒,大腳趾的指甲蓋已經踢翻了,在跑動的時候出了不少血。她咬牙,忍著疼痛生生將翻過去的腳趾甲給扯了下來。鮮血流出,爾笙將腳泡進冰涼的潭水中,嘴裡嘀咕著:「居然敢噁心姑奶奶!今晚就去你家後院拉幾坨屎,糊在你家菜籃子上,噁心不死你。」

將自己在潭水中慢慢散開的血望了一會兒,爾笙仰頭躺在石頭上,睜著眼看著藍天之上飄過的朵朵白雲。

「妖魔鬼怪,草!如果有妖魔鬼怪為什麼不出來讓姑奶奶看看?」回應她的只有風穿過樹林的沙沙聲,爾笙哼了一聲:「村子裡的老傢伙們就知道編排故事騙人。」

她閉上眼,在水中晃著腿,一搖一搖的醞釀睡意。

天空中一道黑影劃過,在她臉上投過匆匆的影子。爾笙敏感的睜開眼。天還是那片天,雲還是那幾朵雲。微風依舊徐徐的吹,樹木依舊沙沙的響,沒什麼不一樣。

她撇了撇嘴,暗罵自己疑神疑鬼。

忽然,一陣狂風大作,逕直將她扔在石頭上的髒襪子刮走。她碎碎罵了句「奶奶的」。緊接著地面似乎被什麼巨大的東西撞擊了一下,猛的顫動起來,爾笙被抖得從石頭上滾了下去。

饒是她天生膽大,此時也被這陣詭異的妖風和奇怪的抖動弄得有點怔然。

艱難的從石頭後面爬出來,耳邊忽聞一聲駭人心魄的動物鳴叫,其聲渾厚,震得她胸口劇痛,生生嘔出一口血來。腦子暈乎成一片,她通紅著眼望向傳來聲音的那一處。

那巨大的黑色影子在她眼中投影成此生絕不會忘記的驚悚印記。爾笙張大了嘴,恨不能將眼睛凸出來:「妖……妖……」

一條、一條……猙獰的巨大蛇妖!

身覆黑甲,頭有兩角,有腳而五爪,後背有鰭,身粗如參天大樹之幹。

「妖蛇!」

爾笙心臟驟停,雙眼一翻,身子僵直,像塊木板一樣往後一倒,嚇得幾乎暈死過去……本來她是可以如願暈死過去的,但倒下去的那處恰巧有塊碎石頭,後腦勺磕在石頭上,一陣尖銳的疼痛之後,她又稍稍摔清醒了些。

原來村後的林子裡真的會出現妖怪。爾笙迷迷糊糊的想,村裡的老頭子說的那麼多屁話當中居然有一句是真的。

但是既然有妖怪了,為什麼還沒出現鬼魂呢?阿爹阿娘的鬼魂為什麼不到這裡來遊蕩遊蕩呢……

蛇妖的嘶鳴只有那麼一聲便消失了。而爾笙的耳鳴卻持續了好久。暈暈乎乎的捂著後腦勺坐起來,她呆了半晌,才恍然想起此時自己應該往村子裡跑,逃命才是。

搖搖晃晃的站起來,爾笙不知是顧不得穿鞋,還是根本就忘了穿鞋,尋了一個大致的方向就踉踉蹌蹌的往那處奔去。腳步比喝醉的酒鬼還要虛浮飄渺。

路邊的白色絨花越走越多,樹木越來越少,遠方儼然成了一片白色的花海。爾笙迷糊的腦子全然顧不得周遭的景色自己是不是熟悉,此時在她腦子裡就只有逃命一個念頭。

爾笙不知不覺中已經闖入了樹林的腹地,跌跌撞撞,像個誤入仙境的莽撞凡人,跑過之地驚起無數飛絮亂舞。

跑上一個小坡,爾笙居高臨下的遠遠一望,倏地怔住。

遠處灑下落葉的是一棵巨大的參天之樹。那個渾身是血的黑袍男子垂眸靜倚在巨樹的樹根之下。

白色的花,黑衣的男子,漫天絮絮繞繞的落英在他身邊紛飛成了一幅極美的畫,將那方天地描繪成另一個世間。

像是受到了蠱惑,爾笙忘了逃命,忘了方才看見的「蛇妖」,只將那個男子癡癡的看呆了去。

微風劃過,捲起幾絲絨花調皮的貼到了她臉上。鼻尖微癢,爾笙猛的一驚,這才想起現在不能在這林中久待。甩了甩頭,讓自己清醒些許,她左右望了望,沒看見「蛇妖」,這才大著膽子向那人跑去。

他一定是被蛇妖弄傷的吧。爾笙如是想著,那麼她今天如果救了他就是他的救命恩人了,成了恩人就可以讓他報恩了。

報恩……就以身相許好了。

待爾笙走得近了,才發現他身邊盡是斑斑血跡,染得四周的絨花一片腥紅。在本純潔的花海中透出一絲妖異的美麗。

爾笙小心翼翼的挪去他身邊,不知為何,這個男子身上有股莫名的氣息讓她害怕。但她向來膽大,除了方才那般妖怪,越是奇怪的東西她就越想搞明白。彎下腰,爾笙伸出食指遲疑的戳了戳男子的手肘。

沒有反應。

她勇氣更足了,伸手拉了拉他的衣袖。

依舊沒有反應。

爾笙蹲著往他身邊走了兩步,湊過臉去細細打量男子的容貌。精緻的面容,完美一如天人。爾笙突然想到有一日老夫子領著學生們搖頭晃腦讀的那句詩。當時不懂是何意,但現在她想,她或許也有這樣的感覺了——

彼其之子,美無度。

美無度。

爾笙突然捂住自己的心口:「奇怪,跳得好快。」

輕柔的一句呢喃卻已驚擾到了那男子。他眉目微微一蹙,雙睫輕顫,睜開了眼。

幽黑的眼眸,一如承載了漫天繁星的夜空。當爾笙的身影映入他眼中那一刻,疑惑一閃而過,殺氣刹那迸現。爾笙被這突如其來的殺氣駭得腿一軟,一屁股摔坐在地。

「我沒有惡意,我是好人!」爾笙立刻為自己辯解。

那人哪聽她解釋,長臂一揮,作勢便要掐她的脖子。

爾笙對於逃命的反應也是相當的快,蹭起身子轉身就跑。男子見她要跑,手往前一抓堪堪抓住了爾笙的褲子。

爾笙不管不顧的往前一掙,兩人都使了現在自己最大的力……

所以……

爾笙只覺臀部一涼,她的褲子被生生扒了下去。

 

第二章 自劍

爾笙素日是過得自我了些。

因為家裡人都去得早,她一個人像個混小子般過了許多年,吃喝用度全得靠自己死皮賴臉的去磨,所以她不似一般女孩那樣害羞。但即便是個男孩被人扒了褲子也得哭上一陣,更何況是內心其實非常敏感的爾笙。

她驚慌的將褲子拉上來,手腳並用的爬出去好遠,回過頭含著淚,一臉驚惶的望著那人。

那人也沒想到會弄成這樣,眼中也劃過一抹詫然,但當他瞧見爾笙胯骨之上的紅色印記時,防備之色漸消,神色也慢慢柔和下去。

半晌之後那人沙啞著嗓音問道:「司命?」

爾笙怒了,這貨扒人褲子不說,扒完之後居然還叫一個莫名其妙的名字,這種行為就像是給了你一巴掌然後再跟你說打錯人了。

她趴著繫好褲腰帶,抹了兩把淚,罵道:「司你妹!姑奶奶叫爾笙!草!這年頭救人還被扒褲子的,姑奶奶再也不做好人了。」

那人幾不可見的皺了皺眉,似自言自語的呢喃:「下界投胎,忘記了麼?」

爾笙趁他分神,站起身,又往後退了些許,估摸著這人一時半會兒也抓不到自己,她對他吐了吐舌頭,做了一個極醜的鬼臉,然後轉身便跑頭也沒回。

男子並未追去。他倚在樹根下,目光追著她漸行漸遠的背影突然歎了口氣:「怎生投成這麼一副脾性,實在是……過於神似。」

他摸了摸胸口的傷,神色微動,重傷,讓他失了所有的神力,不過總算是從那個地方逃出來了。

他看了看頭頂的紛飛著落葉的巨樹,又望了眼遠處蔚藍的天空。平靜的黑眸中忍不住泛起幾許激動的波光。

司命,外界天地當真一如你所說的那般美。

同一片蔚藍的天空之下,爾笙總算是奔出了村後的森林。路邊村頭劉家的兩個孩子正在玩鬧,她喘著粗氣,喊道:「鼻涕劉兄弟!快給我過來!」

兩個孩子小,平日在大人那裡聽的都是關於爾笙不好的話,自是不待見爾笙,哥哥弟弟互相望了一眼,扭頭就跑。

「你們有沒有瞅見蛇妖啊!喂!」爾笙氣得跳腳:「這兩個死鼻涕小孩兒!我又不打你們,跑個屁!」她突然想起了什麼,拍了拍腦袋道,「對!我也得快跑,離樹林遠些,省得蛇妖出來看見我,第一個把我吃了。」

然而她在自己那個破木屋的家坐了一下午也沒見有什麼蛇妖從樹林裡出來。

村子一如既往的寧靜。在林中看到的一切彷彿都是她產生的幻覺。

臨近傍晚,夕陽西下,爾笙有些坐不住了。想到她在林中看到的那個極美的人,心裡癢了又癢。

爾笙還記得在她很小的時候母親便告訴過她,女子註定是要嫁人的,嫁一個好人以後一輩子才能過上好的生活。爾笙深以為然。

她覺得那個人比村裡面所有男人加起來還要好看。應當也比村子裡所有男人加起來都要好。如果這麼一個人可以每天陪著她,如果她嫁給了這麼一個人,如果她可以帶著他滿村的亂逛——

一定能讓村子裡面嫁了人的姑娘恨得心血亂滴,讓沒出嫁的姑娘們嫉妒得雙眼發紫青筋暴起。

這應當是一件多麼令人驕傲的事情啊!

爾笙眼眸亮了亮,繼續深思:她沒有父母,沒有嫁妝,村裡的男人都不想要她。她的終身大事還是得靠自己死皮賴臉的去磨才行。現在正巧有個陌生男人撞槍口上了,這男人不了解村裡的行情。她大可將他騙上一騙,彼時成了親,有了孩子,他就是想跑也跑不掉了。

爾笙越想越激動,正巧方才那人看過她光溜溜的屁股了。依著規矩,自己也理當嫁給他才是。

如此這般一琢磨,爾笙徹底坐不住了,站起來便往林子裡跑,滿腦子皆是成親二字。蛇妖?蛇妖也不能和她搶男人。

爾笙想,他滿身是血,應該受了不輕的傷,就算要走也走不了多遠,肯定還在那個地方待著的。

事實上,男子確實也還在那處待著。他受傷之重,不僅失了神力,連起身行走都非常的吃力。正閉目養神調理內息之際,忽聞遠處有個聲音由小及大,漸漸向他靠近。他睜眼一看,那個從花海之中一腳深一腳淺飛奔過來的人影可不正是爾笙。

爾笙拚命的揮著手:「美人!美人!」

男子又皺了皺眉,明明剛才是她自己逃命一樣的跑了,現在又這樣不要命的跑回來……還真是司命的作風。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