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5 <我的戰隊有偽娘與充氣娃娃03>  

我的戰隊有偽娘與充氣娃娃03(最終回)

作者:柚臻 / 封面繪圖:GABU.C
上市日期:2014年5月15日 / 售價:220元 / ISBN:9789862906781

5/8起   博客來、金石堂 網路書局 新書 79折 限量預購
博客來 ENTER
金石堂 ENTER
  
特色

「無限期支持吐司培根加蛋粉絲團正式成立!」     

等等隊長,可以公開打廣告嗎?不要放棄治療啊——

輕小說超金戰士 柚臻 搞笑DOTA 最終回

讓我覆蓋一張卡,招喚……錯棚了啦!

內容簡介

大美美戰隊的人數終於湊齊了,最後一位隊員跟我一樣是系統「十倍奉還」之下的受害者,沒想到原先同病相憐的革命情感,在開戰之後完全崩壞——

為什麼同樣有一串,他是偶像我卻是渣!連小櫻都移情別戀了!

經歷了許多場驚險的戰鬥,我們的旅程快到終點了,小櫻在飯店裡舉行了一個小派對,他說:

「不管輸還是贏,比賽結束之後就很難聚在一起了。」

我喝了一大口酒,看著夜景,忽然一陣震動,大家尖叫道:「地震、地震!」

我們正要跑,卻看見遠處猛地冒出一座高塔,而且越來越高、確實是冒出來的——就像竹筍般節節高升。

同時,為我們協調比賽的西裝男走了進來:

「那就是決戰的戰場,你們的最後七戰將在那裡舉辦。」

「七戰?等等,不是一戰嗎?」我瞪大眼睛。

「那是傳說中的高塔,封印著神與魔,你們必須經過七個封印,這樣才能獲得勝利、結束這個傳說。」西裝男認真說道。

這完全是友台的設定吧!!!!!

作者簡介

柚臻

1983年生。
不自覺已過了可以啾咪拍照的年紀,
看到可愛的東西眼神卻仍會閃爍出明亮的光芒。 

不甘寂寞正是作家的寫照,在這一條孤單的航行旅程中,謝謝你陪我一起征服世界。

歡迎各位到我的部落格逛逛──
http://cansnail.pixnet.net/blog

作者自序

我終於有RC群了,但還不太會用,歡迎大家加入我的RC群喔。

RC號:26829443柚柚好健康。

是本人創的沒錯,不過我是音痴呀,實在沒辦法唱歌給大家聽。

我也有FB專頁,請搜尋「振鑫和柚臻的粉絲團」,誠摯邀請大家。

這一集《戰隊》完結了,總共是三集,搞笑梗比恐怖更難寫,希望結局也能能笑翻大家。

我想當諧星。

最後的最後,謝謝大家一路的支持,未來我也會繼續加油的!

目錄

第一章 死鬥模式

第二章 火影忍者

第三章 法克的OP計畫

第四章 男人間的對決

第五章 七封之塔

第六章 伸縮自如的塔

第七章 最終決戰

試閱

第一章 死鬥模式

我們贏了延長賽,還獲得系統的十倍補償,因此我擁有了十根雞雞。

十根——

十根——

十根吶!

我內心的小宇宙在怒吼。

幸好我們贏了延長賽,可以繼續往台南前進。

每一戰,都會有很多惡鬼跑出來襲擊我們,有時候隊友會被迫犧牲,每一道關卡都是生死一線間。

像是奪命電梯、鬼公車、惡靈醫院等等,都讓我們失去不少隊友——

「錯棚啦!那是《嚇破膽》的設定。」日向向用力搖著我的肩膀,「快醒醒呀,隊長!」

「隊長崩潰了嗎?」小櫻驚慌問道:「隊長,快振作呀。」

「吐司!」法克也在喊著我的名字:「快加蛋呀!」

「醒醒。」日向向拍著我的臉頰,「不行,他打擊太大了,十根雞雞超過他的負荷範圍。」

「讓我來試試。」小櫻深吸了口氣,「只能用非常手段了。」

說罷,她朝著我使出左勾拳、右勾拳、肘擊和炸彈摔都用出來了。

媽勒,也太專業了。

「醒醒呀,隊長!就算你有一百根雞雞,我還是會愛你的,快振作呀。」小櫻一邊毆打我,一邊對我愛的呼喚。

法克也過來幫忙踹了兩腳,「還是不行,他的眼神還是很空洞。」

「對欸,隊長的眼神越來越渙散了,這該怎麼辦?」小櫻哽咽道。

日向向皺起眉頭,認真說道:「好像不是空洞……那是翻白眼吧?」

「哇勒,打擊這麼重嗎?」法克驚呼。

「是下手太重吧。」日向向說道。

「咳咳咳……」我吐出一口鮮血,有種內傷的感覺,「不、不要打了。」

「隊長醒了。」小櫻感動地抱了我一下。

「你們看我不爽很久了吧?」我問道。

「怎麼會,我們最敬愛隊長了。」日向向說道。

法克摳著臉說道:「對呀,我們最爽隊長了,怎麼會不爽呢。」

總而言之,我被送到醫院去。

治療完畢後,立刻有名醫生來找我。

「吐司先生。」醫生說道:「你好,我是雞雞科的主任,不是我自誇,我算是這方面的權威。」

「是?」我被他的氣勢震懾住,不明所以地看著他。

醫生說道:「你知道器官捐贈吧?自從這個傳說的系統發生異變後,不少人的雞雞都出現問題,有的太多、有的太少——」

「是。」我又點頭。

「聽說你現在有十根雞雞。」醫生又說。

「你怎麼知道的?」我不禁駭然。

「全國都知道了,當天是現場轉播,現在還有錄影重播……」醫生為了取信於我,特地把電視轉到重播頻道。

只見我喊著「十根」,然後腦袋瞬間當機。

全、全國都知道了?大家都知道我有十根雞雞了?

我再受打擊,剎那間呈現痴呆狀。

小櫻他們見狀,馬上喊道:「啊啊──隊長又不行了,再打醒他吧?」

「只能打醒他了。」法克毫不猶豫地說道。

「好吧,只好打了。」日向向語氣無奈,拳頭倒是很快握起。

「等、等一下。」我立馬清醒,防止他們再施暴。

「太好了,隊長又醒了。」小櫻感動道。

我向醫生問道:「所以現在要幹嘛?」

「我希望你可以把多餘的雞雞移植給有需要的人。」醫生說道。

「不行。」我馬上護住我的雞。

「你有十根呀!不然保留兩根也夠用了,你可以捐出八根。」醫生跟我討價還價。

「你有十根手指,會捐出一根給別人嗎?」我怒吼:「都是我的,我絕對不會給別人的。」

「你要十根做什麼?」醫生也怒了。

「它們、它們都是我的雞呀……你不明白的。」我抓住醫生的衣領說道:「如果別人拿了我的雞,去肛奇怪的東西,我、我、我……我不能接受。」

一想到自己的雞雞不知會流浪去哪裡,我就覺得很不安,我絕對不接受這種事。

我摸著自己的雞雞說道:「乖乖,我不會拋棄你們的。」

「隊長……雞到用時方恨多,你就接受醫生的好意吧?」日向向勸著我。

「不。」我搖頭。

法克拍了拍日向向的肩膀,「嗯,我贊成隊長的決定。」

「為什麼?」日向向問道。

「你不懂,系統現在變得很邪惡,之前可以沒收隊長的雞雞,後來又給了他十根,萬一哪天系統又反悔……」法克說道:「雞雞多一點,有備無患。」

「不是這麼說的吧?」日向向摸著下巴,表情有點複雜,好像被說動的,可又覺得哪裡不太對。

「總之我的雞雞不可以借別人。」我堅持道。

醫生無奈,交了張名片給我,「等你想通可以再回來找我,其實我是紅營的。」

紅營,那不就是敵隊嗎?

醫生說道:「你說過,戰鬥是為了你的雞雞,現在你有十根雞了,只要我幫你切除另外九根,你就不用再戰鬥了吧?如果你願意捐出你的雞雞,一根可以給你十萬元。」

「十萬?」我倒抽一口氣,原來我的雞雞這麼值錢。

日向向、法克和小櫻望著我,他們眼神很是緊張。

我想了一會兒,帥氣地拒絕了,「不行,以前我是為了雞雞戰鬥,現在──我是為了夥伴戰鬥。」

「隊長……」小櫻淚光閃閃。

「隊長……」日向向握緊雙拳。

「隊長──」法克大喊,「隊長又瘋啦,那是《強盜王》的設定呀。」

「打醒他。」日向向的鐵拳飛來。

法克趁機補了我兩腳。

小櫻將我抓起來炸彈摔,剛才是日式炸彈摔,現在是德式炸彈摔。

「媽呀,快住手!」我哀號道,忽然想去投靠紅營了。

 

下一戰的地點是台南,下下一戰是高雄,也是最後一戰。

除非還有延長賽,或是延長的延長賽之類——

為了參賽,我們搬到台南的臨時會館,還好這次小櫻的爸爸沒再跟來。

我問小櫻:「你爸呢?」

他用那張純潔善良的天使臉孔說道:「好像是去收債吧,這次有個大債主擺爛,我爸說要去給他屁眼灌水泥。」

我瞬間臉色蒼白,忽地覺得屁眼一抽一抽地揪痛,括約肌彷彿抽筋了。

小櫻見狀,馬上說道:「隊長,你不要誤會,我爸不是什麼奇怪的人,你不要怕他喔。」

「喔喔,好。」我冒著冷汗點頭。

「我爸是正義之士呀,有人欠錢不還,他就拔刀相助。」小櫻說道:「不過他不喜歡動刀動槍的,太血腥了,所以他才會用屁眼灌水泥。」

我的冷汗已經流了一公升。

西裝男不期然地走進來,打斷我和小櫻的談話。

我第一次這麼想見他,終於不用再聽那麼可怕的對話啦,我撲過去,緊緊地抱著西裝男,「你怎麼那麼久,現在才來,嗚嗚嗚……人家想死你了。」

「呃。」西裝男被我的熱情嚇到,「我、我是來討論下一戰的。」

「什麼都好,有空就常來坐坐呀,都這麼熟了。」我緊握著他的手說道。

西裝男很快抽回他的手,說道:「我、我不行。」

「什麼不行?」我疑道。

「十、十根雞雞……太重口味了,對不起。」西裝男摀著嘴巴,彆扭道:「不過……八根的話還可以。」

「十根我可以。」小櫻發表愛的宣言:「一百根也沒問題!只要是隊長的,我都可以喔!」

「暫停一下,現在不是討論這種事的時候。」我馬上打斷他們奇怪的話題,「日向向、法克!你們在哪裡呀?開會了!」

我趕緊把焦點拉回對戰資訊上,一喊完,沙發後面忽然冒出兩個人。

日向向吃著薯條,「這裡呀。」

法克喝著紅茶,比了個YA的手勢。

「你們在這裡多久了?」我問。

「一直都在呀。」日向向說道。

「幹嘛躲在這裡?」我驚問。

「是你一直忽略我們。」日向向轉頭問法克:「對吧?」

法克點點頭。

媽呀,為什麼搞得處處是間諜的感覺?

「算了,開、開會。」我莫名地結巴,我又沒有做虧心事,為什麼會這麼心虛?

我按著胸口,裝鎮定地坐下來。

日向向和法克又縮回沙發後面。

「你們到底要躲到什麼時候?」我問。

「我們沒有躲呀,只是喜歡這裡。」日向向說道。

我決定不管他們了,直接請西裝男報告下一戰的資料,「你切入重點吧。」

「那我就說了,咳咳。」西裝男忽然變出一張大海報,「台南這一戰,紅營決定改變比賽方向,我已經寫在海報上面了──死逗!」

一張全開的大海報上,只寫了「死逗」兩個字。

「死──逗?」我驚訝地看著海報,「要寫這麼大的字嗎?」

「要有震撼感。」西裝男說道。

「可是寫錯字了欸,應該是死鬥。」法克說道。

「對喔,鬥爭的鬥,不是逗號的逗。」日向向把頭探出沙發背。

西裝男沉默了幾秒,立馬把海報揉成一團扔掉,「現在是計較這個的時候嗎?應該想想對策才是,他們要改成死鬥模式,雙方各派出五個人出賽,到時候角色可以自選,不過五個人必須用同一個角色才行。你們可以封鎖對方三個角色,對方同樣可以封鎖你們三個角色,然後雙方再各自選擇一個角色來用。」

簡單說,就是五隻共同角色對抗另外五隻相同的角色,例如五隻雪精靈對抗五隻赤童子。

角色雖然可以自選,不過慣用角可能會被對方刪掉。

「我們要挑出四隻大家都會用的角色,萬一其中三隻被刪掉,至少我們還有一隻能用。」日向向認真分析,「大家比較會用哪些角色,一起寫出來,然後再投票討論?」

「好。」我贊同這方式。

「不對,都說了是五對五了。」法克說道:「我們只有四個人欸。」

聞言,我的肛門又痛了。

都忘了我們才四個人,這一直是大美美戰隊的痛呀,很難湊齊五個人。

「怎麼辦?」小櫻也煩惱地問道。

我雙手抱胸,抬頭看著天花板。

日向向說道:「我是有個辦法,但不知道行不行得通。」

「什麼辦法?」我問。

「是個祕密。」他故作神祕地說道:「不過一定能找到人。」

「隊長?」法克詢問我的意見。

「好吧,只要不是電腦AI或充氣娃娃都可以。」我想起之前戰鬥的慘不忍睹,就連電腦AI都會擺我們一道。

「是個人就行了吧?」日向向又問。

我皺起眉頭:「先說好,要七歲以上、七十歲以下的人。」

「這個當然。」日向向點頭。

他要是找個幼稚園小鬼頭,還是隨時會閃到腰的老阿伯怎麼辦,我只能事先聲明,畢竟日向向也是個思想奇怪的傢伙。

「好了,那就能湊齊五人了。」西裝男說道。

緊接著,我們開始討論要用哪隻角色去對抗敵軍。

「一定要手長的。」日向向說道。

攻擊範圍長,這樣才容易削對方的血,要是攻擊範圍短,還沒打到敵人之前就先被敵人打爛了。

「還要正的。」小櫻說道:「我不喜歡太醜的角色。」

這嘛……屬於個人堅持的範圍,沒有任何意義。

法克也發表看法,「還要後期會成長的。」

後期會成長很重要,有些角色只有前期厲害,但時間一拖久就變廢材了。

「前期也不能太弱呢。」日向向補上但書。

一場對戰都有前、中、後期,一旦前期被打壓得太慘,中期就只能當炮灰,拖不到後期遊戲就結束了。

一般而言,五個人的隊伍中角色都會很平衡,有些前期角、有些後期角,但這次不一樣,因為是死鬥模式,五個人的角色都一樣,所以要嘛全是前期、不然就全是後期,很容易失衡。

「好。」我點點頭,統整大家的意見,把他們的要求寫在白板上。

「隊長,你有什麼意見?」小櫻問我。

我想了一下,「我會玩的。」

大家瞬間一陣沉默。

「總不能選些不會玩的角色吧。」我說。

「那……你會玩哪些?」日向向小心翼翼地問道:「隊長擅長的是?」

「其實多少都會玩啦,但最專精的就是性感女僕吧。」我說:「我玩過五百場性感女僕,其他大概……一、兩場左右。」

「什麼?」日向向驚呼一聲。

「完了。」法克好像也意會到什麼。

「性感女僕不錯呀。」小櫻說道:「很正喔。」

我們很快挑好角色,第一選項就是性感女僕,日向向和法克苦著一張臉,一直用一種責怪的眼神打量我。

「幹嘛,女僕哪裡不好?」我拍桌問道。

後面幾個備案也很快就選好了,因為我專精的角色不多,所以一下子就有結論了。

倒是要禁止敵隊選用的角色太多,我們一直討論不出結論。

日向向說:「性感女僕的剋星太多,絕對不能讓他們挑到加勒比海盜、章魚女巫、大頭怪獸、牛魔王、血腥司令還有可愛姐姐——」

他一口氣唸出二十幾個角色。

法克說道:「不要毒氣男,這個角色的隱藏設定太強,前、中、後期都很厲害。」

「你當時為什麼會這樣設計它?」我疑道。

「因為它長得醜,總要給它的人生一點希望。」法克說得理所當然。

那角色確實醜到不想形容,雖然它很強,可是十場比賽中只會遇到一個人使用它,就知道它醜得有多過份了。

好,毒氣男也列入禁用選項。

我們很快列出大半的可怕角色,但悲哀的是我們最多只能刪除三個——

最後只好靠神奇銅板來決定了。

小櫻問道:「靠扔銅板決定會不會……太隨便了?」

「哪裡隨便!它可是神奇銅板欸,不是一般的銅板。」法克說道。

不過在一小時後,我就看見他把神奇銅板拿去買可樂了。

我問他,那個不是神奇銅板嗎?

他說:「很神奇吧,還能買可樂喔。」

太神奇了,可樂。

 

台南一戰轉眼登場。

台南火車站特別大,戰鬥傳送平台也顯得特別高級。

加上系統不斷地進化,此時呈現在我們眼前的景物已經和最初不一樣。

我有點緊張,決定到一旁的便利店買罐飲料喝喝,緩和一下心情。

不料結帳的時候竟然看見賣道具的老人。

「你、你怎麼在這裡?」我張大眼睛問道。

「打工呀。」老人說道:「魔王大人都能打工了,為什麼道具老人不行?」

太有道理了,我付了二十元給他。

我回到選手等候區,心裡不禁著急,萬一敵隊把性感女僕禁用的話,我就得用不熟悉的角色戰鬥了。

而且這一場無法開外掛,法克之前設計的外掛已被系統當作BUG修復了,所以我們的優勢沒了,這一場只能靠實力。

我很是緊張,因為我最沒有的就是實力呀!我不禁抱著頭悲傷。

小櫻見狀,關心道:「隊長,你還好嗎?」

「還、還好。」我臉色蒼白地說道。

「可是你臉色發白。」小櫻又說。

「這是我早上用歐蕾,讓我的皮膚都亮起來了。」我說。

「但是你在冒冷汗。」她說。

「這不是冷汗,是排毒。」我說。

「不過……你在發抖嗎?」小櫻皺起眉頭。

「什麼發抖,這是氣功。呼呼哈哈、呼呼哈哈──」我說:「最近我在練氣功,發功的時候就會這樣抖動。」

「喔喔。」小櫻似懂非懂地點頭。

「現在別說這個了,日向向呢,他不是要再帶一個人來幫忙打?」我說。

「他去接那個人了。」小櫻指向路口。

日向向正好回來,他身後帶了一個粗魁的女人,同樣穿著性感女僕的角色服。

他們兩人朝著我們走近,日向向迅速介紹道:「我們的新隊友──泡沫,他的IDFLOATING泡沫,叫他泡沫就可以了。」

「你們好,我是泡沫。」他的聲音超低沉。

「泡、泡沫,你是男的還女的?」我問道。

他說:「男的。」

偽娘是嘛,我點點頭,隨後激動地握住他的手,生起同病相憐的情懷。

「我、我……」我問道:「可以看一下你的雞雞嗎?」

「隊長?」小櫻驚愕。

「你也有十根雞雞吧?」我問。

他跟我一樣都是性感女僕,也都是男的,那系統應該也有補償他十根雞雞才對。

「嗯。」他毫不避諱地點頭。

我們連忙到角落去,以雞會友。

看完後,我感動地抱了他一下,他那個根本是烤焦的黑章魚。

「我們一定可以狼狽為奸的,不、不是,我們一定可以合作無間!」我說。

「合作無間!」他點頭道。

這種友情只有我們兩人能明白,我拭去眼角流出的感動淚水,終於有人比我慘了。

我回到日向向他們旁邊,「日向向,做得好,泡沫是超金戰士,我們一定沒問題。」

「那個……」日向向欲言又止。

「什麼事?」我問。

「隊長的雞雞露出來了。」日向向說道。

我一看胯下,果然露出了一截雞頭,剛才太感動,以致沒把雞雞收好。

「你應該早點說呀。」我連忙把雞雞塞回褲子。

泡沫拍拍我的肩膀,明白道:「十根是比較不好收,尿尿也很難對準。」

「知己呀。」我又抱了抱他。

時間一會兒就到了,我們站上了傳送平台。

敵隊的人也站上他們的傳送平台。

這會兒兩隊的資料在大看板上浮現。

我方──

  銀騎士/培根吐司加蛋;(靠隊友)

  金甲戰士/法克晴空;(靠隊友)

  金甲戰士/小櫻;(靠隊友)

  打鐵工人/日向向;(靠隊友)

  超金戰士/FLOATING泡沫;(黑豬肉香腸)

看見大美美戰隊的資料,我不禁心虛,靠隊友都被發現了?

日向向氣道:「我哪有靠隊友呀,系統不是修正了嗎?怎麼還是沒進步啊,根本詆毀我的人格。」

「就是呀,我才沒有靠隊友。」小櫻嘟著嘴巴說道。

法克也澄清道,「我不算靠隊友吧?不過黑豬肉香腸是什麼?」

我看向面無表情的泡沫,太中肯了,而且是一大串黑豬肉香腸,我偷瞄了他的胯下一眼。

「到底什麼是黑豬肉香腸?」法克還在問。

泡沫額頭上的青筋隱隱抽搐了一下。

敵方的資料也在看板上──

  金甲戰士/魔法黑熊;(我們)

  金甲戰士/魔法紅熊;(是)

  金甲戰士/魔法白熊;(熊熊)

  金甲戰士/魔法藍熊;(好夥伴)

  金甲戰士/魔法巧克力熊;(啾咪)

「什麼熊熊好夥伴呀?」我怒,「裝什麼可愛?」

「對呀,裝口愛。」日向向也酸葡萄地說道。

「還啾咪。」小櫻鼻哼一聲。

「他們怎麼沒有黑熊肉香腸?」法克還在研究香腸的事。

「不要再香腸了。」泡沫說道。

「喔。」法克說道:「那我們也是雷雷好夥伴呀。」

「才不是!」我馬上否認。

「只有隊長雷好嗎?」日向向說道。

「不能說出來啦。」小櫻連忙阻止日向向。

「我哪有雷呀?」我問。

「好,現在不是內鬨的時候。」法克打斷我們,明明就是他起的頭。

「那是什麼時候?」我問。

「該選角了。」法克提醒我們。

我們連忙進入備戰狀態,敵隊拿到了先刪角的權利,他們似乎也開過會了,很快就決定要先刪哪一隻。

敵隊刪除樓蘭公主一角,我們暗鬆了口氣,很怕我們想用的角色會被刪掉。

「樓蘭公主欸!」日向向說道:「是隻OP角,美國伺服器的比賽中經常把它禁用。」

「嗯,也是技術角。」小櫻說道。

「不過……他們失策了。」法克認真分析:「我們沒人會用它呀,它那麼難,我們是低端假高端呀,哈哈哈哈,他們中計了。」

「就是呀!我也不知道怎麼玩。」小櫻用力點頭。

「這個……不用得意。」我羞赧道。

我們幾人除了日向向會用樓蘭公主之外,我根本沒玩過那隻角,法克和小櫻似乎也是。

他們刪完了一隻角,就換我們這邊刪角了。

我們決定禁用神祕武術家,沒有特別的理由,這是神奇銅板決定的。

接著又換敵隊刪角了。

一來一回幾次後,雙方隊伍各自禁用三隻角,因此這場比賽中共有六個角色不能使用。

好在他們沒禁用到性感女僕,不然我們就沒戲唱了。

接下來就是選角的關鍵時候,兩隊各選一隻角色,接下來整個隊伍的人都必須用同一隻角色。

我們直接選擇性感女僕,然後緊張地望著看板,不確定會不會跟他們撞角。

很快地選角結果出來,我們是性感女僕、他們是夢遊愛麗絲。

「呼……」我鬆了口氣後,又是一抽,「嘶——」

夢遊愛麗絲也沒那麼好打,我看向隊友們,「有把握嗎?」

「沒有。」大家異口同聲地說道。

不要這麼誠實呀,各位。

下一秒,我們就被傳送到戰場上了。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