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文庫057 <分屍>           

 《分屍》


 編號:057
 作者:振鑫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4.05.03
 ISBN:9789862906774 
    定價:99元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OK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虐殺,是一種癮。

它會讓人成魔,或者變成……更無法想像的東西。

內容簡介

整件事情從那天我們撿到一隻手機開始。

手機的相簿裡有個可愛女生,我們不由得一張一張地看,但是看到後面卻是讓人反胃的景象。

那女孩,被手機的主人分屍了。

我們馬上決定把手機送到警察局,然後趕快忘掉這件事,然而這時候手機響了……

「你看見了吧?」按下通話鍵後,傳來一個男人冷酷的聲音。

那聲音,近得好像就在我們身後——

作者簡介

振鑫

你問我何許人也?

少年時期便在文壇立下大志,在下只是一位美中年。

振鑫的握金閣   http://berserkc.pixnet.net/blog

振鑫的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3golden

作者自序

現在科技很發達,只要一個按鍵,就能把照片發給朋友,也能從朋友那裡收到照片。

萬一,收到的不是正妹照、搞笑圖,而是讓人退避三舍的犯罪血腥照片,你腦中想的是……

  1)他傳錯了。

  2)他有病。

  3)撞鬼了!

  4)我會被滅口……

  5)以上皆是?

  真相就在本集的內容裡。

振鑫敬上2014年春

臉書社團「妖行卷」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418103528249900

振鑫和柚臻粉絲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3golden

振鑫的握金閣    http://berserkc.pixnet.net

目錄

第一話 失物召領

第二話 拍到怪東西

第三話 後車廂

第四話 鍋子

第五話 非得這樣作

試閱

第一話 失物招領

I

整件事情要從那天說起,我們撿到了一隻手機——

我是大學生,在學校圖書館打工,時薪一百二十元,工作量很少。

我很喜歡看小說,所以這份工作對我而言根本是天上掉下來的涼差。

圖書館很大,有分借閱區、影音區和自習區,各在不同的樓層。

我負責的是二樓的借閱區,平常很少人來,就連老師都只是來看看報紙、借用一下無線網路,真正會來借書的學生少之又少,本來我只要坐在櫃台看小說,等時間到就可以了,但有主任看我真的很閒,就叫我要去幫忙掃廁所——

好吧,除此之外我還是很閒。

自習區的老黃也很閒,他跟我不同班,但經常在圖書館碰面,久而久之我們就熟了。

影音區的小江最忙,不管學生還是老師都喜歡去影音區逛,然後問他有什麼新片。大家用完電腦後,他就要拿酒精去擦拭鍵盤和滑鼠,聽說以前是不用的,後來流感太可怕,圖書館就頒發了這條新規定,搞得他很忙很忙,每天都嚷著不要做了,但每天都還是會看見他。

晚上九點一到,我就聽見小江放出廣播,請館內的訪客離開,圖書館準備熄燈了。

老梗的晚安曲在室內迴盪,我闔上小說,伸了個懶腰準備下班。

樓梯走下許多學生,大多是影音區的借用者。

我目送走他們,然後話機就響了。

「喂?」我接起電話。

「我清場了。」是老黃的聲音。

「我也準備清場了。」我說。

「今天要掃廁所嗎?」老黃訕笑問道。

「不用,昨天才掃過,等一下把衛生紙包一包就行了。」我說。

「喔,那等你,要不要去吃宵夜?我還沒吃飯。」老黃說道:「剛才只吃了一包乖乖。」

「煉乳口味的?」我問。

「五香口味的。」他說。

很沒營養的話題,我們很快掛上電話,最後的結論是等我掃完廁所後,大家一起去吃宵夜。

大家指的是我、小江和老黃。

我往廁所去,大致巡視了一下各角落,主要是看有沒有訪客還沒離開,以及桌上的書報有沒有歸回原處。

因為借閱的人很少,所以一眼就看完了。

我先去了二樓的廁所,沒人、沒垃圾。

我又去了三樓的廁所,三樓是影音區,小江一看見我就碎碎抱怨。

「你看,噁心死了,一邊吃鹹酥雞一邊用滑鼠,整個滑鼠上都是油。」小江翻了白眼:「有沒有公德心呀!」

「我先去掃廁所。」我說,「等一下吃宵夜喔。」

「好。」他撇了撇嘴,繼續抱怨:「我明天一定要跟阿姨說我不做了。」

「時薪還不錯,別這樣啦。」我一邊安慰他,一邊往廁所去。

三樓的訪客多,廁所相對也很噁心,地上竟然還有尿漬。

我也很想罵髒話,是誰的雞雞歪一邊嗎?為什麼會尿到外面來?

我待會兒要吃宵夜,所以不打算清理那片尿漬,索性當作沒看過,反正明天它就會乾了。

我匆匆將衛生紙收集成一包,就往四樓爬去。

四樓是自習區,因為還不到考試的時候,所以自習區很冷清,不過一旦考試期間,這裡根本是修羅戰場。

我進到四樓,老黃對我挑眉,「沒垃圾,不用看了,今天一個人也沒有。」

「生意這麼慘澹。」我隨口說道。

「才閒呀,我今天看完整套《八百鬼》。」老黃說道。

那真的很閒,《八百鬼》有十五集欸,我當初花了一星期才看完,他竟然半天就看完了。

「嗯,還是看一下好了。」我說完,往廁所走去。有時候所在樓層的廁所客滿時,學生就會流竄到別的樓層使用,所以還是得檢查一下。

我進到廁所內,簡單地巡了一下,垃圾桶果然很乾淨,但就在要離開的時候,我不經意地看見洗手台上有一隻手機。

估計是哪個學生洗手時忘了帶走吧?我走過去拾起那隻手機,它感覺很舊了,我對手機不熟,所以不懂它是哪個型號的,只知道它是一台智慧型手機,有觸控式螢幕,而且比我的手機還要大,只是它的殼子很老舊了,還有磨損的痕跡,因此我才判斷它很舊了。

我走出廁所,向老黃說道:「撿到一隻手機,放到招領區吧。」

「手機?」老黃伸手道:「我看一下。今天沒人來四樓呀,是誰留下的?」

我把手機拿給他,他隨手把手機打開。

我皺起眉頭:「不好吧,說不定人家有什麼祕密。」

「我是找通訊錄,看能不能聯絡到這人的朋友,這樣就能叫他來認領了。」老黃瞥了我一眼。

「可是你在按照片欸。」我嘴上說不好,身體卻湊了過去一起看。

老黃說道:「還不是你提醒我的,說不定真的有什麼照片。」

「這樣偷看好嗎?」我嘟囔著。

「有什麼不好。」老黃說道:「只是了解一下嘛,又不是殺人放火。」

他已經點開相簿,裡面有一張張女生的照片。

「哇,蠻可愛的欸,是手機的主人嗎?這樣可以認識一下。」我賊兮兮地說道。

「可能是他女朋友。」老黃說道,「真的蠻可愛的。」

一邊說,我們一邊往下看,但後面的照片越來越奇怪,那女生像是被強拍的,她開始露出不悅表情,還有幾張像是在推擋鏡頭,我們越看越覺得不對勁。

老黃嘀咕了一聲:「手機的主人該不會是變態吧?」

才講完而已,一張照片叫我們瞬間噤聲。

剛才相簿中的女生只剩一顆頭,正瞪大雙眼看著鏡頭,她一臉驚恐,已經死了,脖子的地方被切斷。

時間像是暫停了,我和老黃甚至忘了呼吸。

我的腳底竄上一股寒意,直衝上頭頂,整個背頸都涼了。

「啊!」不知多久時間過去,老黃才慢半拍地叫了一聲,他把手機摔在桌上,餘悸猶存地說道:「搞什麼,噁心死了。」

「那女生……是不是被殺了?」我呢喃道。

「不知道,別問我。」老黃搓了搓手臂,一會兒說道:「是惡作劇嗎?怕有人偷手機,所以故意在手機裡面放些可怕的照片?還是……媽呀,這是殺人魔的手機?」

「要、要報警嗎?」我問。

就在我們討論之際,一道聲音插入:「喂!」

我們兩人嚇了一跳,連忙轉頭看去,原來是小江上來了。

「我都弄完了,你們還沒好喔?」小江走向我們,不解地問道:「不是說要吃宵夜,要吃什麼?」

我們兩人痴呆地看著小江,還沒從驚慌中回神。

「在幹嘛?」小江又問。

老黃指著我:「阿喵撿到一隻手機。」

他們習慣叫我阿喵。

「什麼手機?」小江靠過來看。

「這個。」我指著桌上的手機,連摸都不敢摸。

小江不明所以,直接拿起手機來看,他立馬怪叫一聲:「拷!這什麼?」

「不、不知道。」我說話在結巴。

老黃說道:「裡面有些怪東西,不知道是真的還假的。」

小江大著膽子,又翻起其他照片。

我很害怕,不過也很好奇,所以還是跟著看了。

後面還有一些別的女生的照片,像是裸身背對著鏡子,可是脖子卻呈現一個詭異的姿勢,被硬扭向鏡子;還有一張手腳被切斷,分屍後裝在行李箱裡的照片。

「我看不下去了。」小江講完,又翻到下一頁。

這一張赫然是個男人拿著手機自拍的畫面,而他身後正吊著一具女屍。那男人笑得很詭異,眼睛瞪得極大,一臉興奮。

我們三人杵在原地,誰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報警吧?」我說道。

「也許是惡作劇,怎麼……可能會有人殺了這麼多女生。」老黃的態度畏縮,「假裝我們什麼都不知道,直接放到失物招領區吧?」

「不好吧,萬一主人是變態殺人魔,我們不報警的話會有更多受害者。」我說。

「你是恐怖小說看太多吧,哪來那麼多變態殺人魔,要是有早就被警察抓了,而且新聞也會報吧。」老黃怕事地說道,「不然丟掉好了。」

「這是證物欸,不能丟啦。」我說。

「那你拿去報警。」老黃說道:「萬一被殺人魔知道,你會很危險喔。」

他竟然恐嚇我?可我被恐嚇成功了,一時間報警的衝動消了大半。

我抿了抿唇,看向小江,他還沒發表意見。

「照片可能是假的。」小江說道,「你們不要看我呀……對了,在哪裡撿到的?」

「廁所。」我說:「在洗手台上。」

「調監視器畫面看看,看有誰進過廁所就知道了。」小江說道。

「喔喔,好。」我頓時覺得這是個好主意。

我們三人忘了宵夜的事,連忙查起監視影片。

很快地,我們調出四樓拍得到廁所門口的監視器畫面,三人擠在小電視前緊張地盯著看。

畫面上的時間飛快轉動,可是鏡頭像是停格般沒有任何變化。沒人進出過廁所。

這怎麼可能,手機不可能憑空出現,凶手也不會從氣窗還是通風孔爬進廁所的吧?

「有人了!」小江激動喊道。

我們馬上湊近電視前,果然看見一道人影走進廁所,一會兒就又出來了。

「是我啦。」老黃受不了地說道,「我去尿尿。」

「喔。」小江嘆了口氣。

我們繼續盯著電視看,直到最後都沒看見其他人進入廁所。

四樓的廁所只有老黃一個人用過。

小江看向老黃,「該不會是你的手機吧?」

「不是好嗎?我的在這裡。」老黃掏出他的手機說道。

我揉了揉眼睛,剛才太專心看電視,眼睛都有些花了。

「就不是我的咩。」老黃說道。

「那現在怎麼辦?」小江問我們。

「送警局。」我說道。

「放招領區。」老黃幾乎和我同一時間說道。

我們意見相異。

小江說道:「照理來說,手機是阿喵撿到的,應該由阿喵決定;不過手機是在四樓撿到的,四樓是老黃你負責的地盤,所以你也有決定權。」

「到底怎樣?」老黃皺起眉頭。

我也快吐血了,「反正,聽我的吧,事關人命欸!」

「好啦,聽你的。」老黃說道:「這下完了,警察可能會查到我頭上,只有我進過廁所。」

「你進廁所時沒看見這隻手機嗎?」小江問道。

「沒注意。」老黃說道。

「好吧,那現在……陪我去報警吧?」我看向他們兩人。

「我們也要去?」老黃張大眼睛,百般不願意地說道。

「只是陪你去,我什麼都不知道喔。」小江立馬推掉責任。

「嗯。」我點頭,「走啦。」

才講完而已,桌上的手機赫然響起。

我們三人隨之一悚,震驚地看著手機。

會是誰打來的?手機的主人嗎?還是手機主人的朋友?我們愣愣地看著手機,誰也不敢去接。

手機一直響著,罐頭音樂聲迴盪在自習區內。

「接不接?」老黃問道。

「誰接?」小江反問。

老黃看向我,使了個眼色:「接接看。」

「我?」我訝異地指著自己,喉嚨頓時發乾。

「接呀,看是誰。」老黃催促我:「快接啦,要掛掉了。」

我深吸口氣,被逼著接起手機。

我按下接通鍵,將手機靠在耳旁,但沒勇氣直接貼著臉。

我還沒開口,就聽見一個粗啞的男人聲音問道:「看見了嗎?」

我不知道要怎麼回答,只覺得全身的血液都衝上大腦了,剎那間有一種快中風的感覺,後頸緊得難受,腦袋也暈暈脹脹像是缺氧似的。

另一頭的男人等不到回答,用一種慍怒的口氣又問:「你看見了吧?」

聽到這裡,我即刻切掉通話。

我的心臟跳得厲害,嚇得把手機掉落地上。

「哇勒。」老黃看著手機,又看向我:「幹嘛?是誰打的?」

小江愕然看著我:「你的臉色發白欸。」

我何止臉色發白,連手指都在發抖,雙腿也微微痠軟,都快要站不住了。

「到底怎麼回事?」老黃好奇追問。

「好像是手機的主人打來的。」我說:「他開頭就問我,是不是看見了。」

「看見什麼?」小江還沒反應過來,遲鈍了一下才又說:「是指照片嗎?」

「應該是吧。」我說:「他什麼也沒講,只問我是不是看見了,連問了兩次,我就嚇得切斷電話了。」

「聽起來真的有問題欸。」小江拍拍我的肩膀:「還是交給警察好了。」

「好、好。」我忙不迭點頭,可又想起老黃說過的話,因此緊張地問道:「這樣凶手會不會殺掉我?他會找我報復嗎?」

「先別想那麼多。」小江安慰道。

我們匆匆收拾了東西,便趕往警察局。

 

II

我們帶著手機前往警察局,把事情的經過告訴警察。

負責幫我們做筆錄的陳姓警員聽完,表情一臉嚴肅,還特地戴了手套才接過手機,他說:「我先看看。」

他試著點出照片,可是手機卻無法開機。

「沒電嗎?」我跟著緊張。

小江附在我耳邊細語:「會不會是摔壞了?」

我心頭一陣哆嗦,因為是我摔到手機的,如果我把證物摔壞怎麼辦?

陳警問道:「摔到了?」

小江以為自己講得很小聲,但陳警還是聽見了。

我白了小江一眼。

小江無辜地聳肩。

「沒關係,如果資料都在的話還是可以調出來,有記憶體嘛。」陳警說道。

「喔,嗯。」我鬆了口氣。

陳警又問:「你們知道誣告、謊報的罪責很重嗎?你們沒有開玩笑吧?」

「沒有,是真的。」我說道,但心裡卻還是有一絲心虛,我們沒有謊報,但萬一這根本是手機主人的惡作劇怎麼辦?何況這年頭怪人那麼多,也許那些只是獵奇網路下載來的照片,有人愛看情色照,那麼有人愛看獵奇照似乎也不奇怪。

「我知道了,我會請同仁幫忙調出照片,順便查查手機的主人,這透過門號就能找到了,SIM卡應該還在裡面。」陳警說道:「你們別擔心,快回去吧,有必要的話會再通知你們。」

「喔、好。」我們傻愣愣地點頭,須臾便離開警察局。

所有的事情全搞完,已經半夜十二點了。

我們三人站在警局門口,心裡還是有些慌慌的。

我想警察應該不會再聯絡我了,畢竟證物已經交給他,我們也不是目擊證人,似乎沒有再傳喚我們的必要。

老黃問道:「還吃宵夜嗎?」

「還吃呀?」小江說道:「都這麼晚了。」

「我沒胃口。」我虛弱地說道,今天受到的驚嚇不小,全身都軟綿綿的使不起勁。

老黃這吃貨,唉聲嘆氣道:「我都陪你來警察局了,你還不陪我去吃飯,我晚餐沒吃欸。」

「好啦,那要吃什麼?」我屈服了。

老黃拉著我們去豆漿店,他一連吃了三個蛋餅和兩杯豆漿。

我和小江一點胃口也沒有,我叫了一杯米漿,但只喝了兩口;小江叫了一杯奶茶,也只喝了一半。

待老黃吃飽了,他終於肯放我們回家。

我去騎車時,下意識看了一眼手機,本來是想看時間的,卻看見一通未接來電。

我點開來看,那通來電沒顯示號碼。

八成是詐騙電話或是語音廣告吧,之前也有類似的來電,只是……這時間?幾近凌晨一點,詐騙集團也太勤勞了。

我無法回撥,因為沒有來電號碼。

我不以為意地收起手機,騎車返家,只是一路上我不禁想起與凶手的那段通話,他沒問我是誰,只是劈頭就問我有沒有看見。

會是他打來的嗎?想到這,我打了個冷顫。

不可能,他根本不知道我是誰,就算知道了也不可能有我的電話。

我甩掉腦海裡的胡思亂想,專心騎著車。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