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恐怖小吃>   

 《恐怖小吃》


 編號:053
 作者:柚臻、貓爵、鐘鳴貉、尾巴、振鑫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4.04.25
 ISBN:9789862906729
    定價:99元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OK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黑心油、假高湯、毒澱粉,除了這些,還有更可怕的——

內容簡介

蟲|         你愛我嗎?吃了夫妻蟲,我們的感情就會長長久久——

血餐饗宴|     你喜愛隱藏版美食嗎?這家巷弄間的豪華餐廳,絕對能滿足你。

黑色滷味|     突然出現的滷味攤擄獲了所有人的胃,而他只賣一種食材……

客棧|             邊陲的客棧遠近馳名,因為他們有著像是不屬於人間的美食——

炸小人|這一鍋要五萬元,先別嚇到。聽說有同事吃了之後,好像年輕了十歲……

作者簡介

柚臻    https://www.facebook.com/3golden

貓爵    https://www.facebook.com/dukeofelliott

鐘鳴貉  https://www.facebook.com/CM.H.novel

尾巴       http://ikumisa.pixnet.net/blog

振鑫      https://www.facebook.com/3golden

目錄

蟲|柚臻

血餐饗宴|貓爵

黑色滷味|鐘鳴貉

客棧|尾巴

炸小人|振鑫

試閱

《蟲》柚臻

今年公司賺錢,特地招待員工到東南亞旅遊。

本來我們挺開心的,公司是間中小企業,員工加老闆才二十人,規模不大,所以我們從沒妄想過這種福利。

去年是有辦啦,但就辦在花蓮,兩天一夜遊,晚上睡民宿、吃烤肉,整個感覺很像里民活動,一點都沒有員工旅遊的感覺。

乍聽到老闆要帶大家出國,還是六天五夜那種,我們都尖叫了,只差沒喊「皇上萬歲」。

看到行程後,我們一股熱情瞬間熄了一半。

「東南亞喔?我以為可以日本。」小黃碎碎念道,「還不能帶家眷喔?」

「老闆都出我們的錢了,怎麼可能還幫忙分擔家眷的錢。」陳致宇說道。

然後我們就抱著沒魚蝦也好,陪老闆出國玩樂的心情出發了。

 抵達泰國時,那感覺很奇怪了。

老闆竟然還約了客戶,大家約在飯店吃飯、他忙著和客戶聊天,我們也要在旁邊幫忙陪笑。

不愧是老闆,連員工旅遊都要利用到最大效益。

因為我們這團有十五人,沒有其他的旅客,因此行程可以客製化修改。

總之,員工旅遊的感覺已經完全不見了。

晚上喝酒時,小黃碎碎念道:「我們根本是來出差的嘛。」

「算了啦,就當休息一週。」陳致宇說道。

小黃還是有點不滿:「今天的行程本來是騎大象欸,這樣騎不到了。」

「你那麼愛大象喔?」陳致宇笑道,講完,他轉頭過來看我,眼神忽然變得曖昧。

「幹嘛。」我不禁激起雞皮疙瘩。

「什麼幹嘛,桃花運很好喔。」陳致宇嘿嘿笑著,用手肘頂了我兩下,「那個導遊的助手喜歡你?」

「艾波?」我挑了挑眉,耳朵有些發熱。

我們有個台灣的領隊,負責把我們從台灣帶來泰國;另外還有個當地導遊,是個會說國語和泰語的大嬸;

另外還有一個實習導遊,也就是他們說的助手艾波,她二十歲是泰國人,念外文系的關係所以會講破破的中文。

艾波長得很可愛,笑起來有小虎牙,皮膚黑黑的不過是那種麥色的健康美。

我們公司裡的幾個男人一看見她,都熱情地搭訕,不斷找各種理由跟人家聊天。

她有時聽不懂,就會露出著急的表情,看她這樣大家就更喜歡逗她了。

「就當朋友呀。」我說

「只有這樣?」小黃也加入逼供行列,「此案不單純。」

「很單純啦。」我笑了出來:「好啦,是有喜歡她啦。」

「阿你不是有女朋友了?」陳致宇問我:「不怕偷吃被發現?」

「怕呀,所以只能在國外偷吃,回台就要擦嘴了。」我說。

我這心態是很賤沒錯,但艾波很可愛,跟她的互動很好,就有那種異國戀情的浪漫。

我都二十八歲了,艾波才二十歲,和她相處時我彷彿回到大學談戀愛那時。

我也知道這不長久,我不可能跟她遠距離戀愛,但就是…心癢癢的,想把這段短暫的戀情當作一段回憶。

「她好像也很喜歡你,今天中午還坐到你旁邊。」小黃說道,「不要欺騙清純少女的心呀。」

「那是因為業務主任那個色胚一直纏著她,她才會坐到我旁邊。」我說道。

「你們真的沒怎樣?牽牽手呀、親親嘴的。」陳致宇問道:「導遊是個女的,不然很想叫她帶我們去喝酒,唉,我也好想摸摸女人。」

「你很低級欸。」我推了他一把,三人又笑了。

說說鬧鬧一陣,門鈴被人按響。

「誰?」我一邊問道一邊去開門。

門口是導遊大嬸、艾波,還有幾個我們的同事。

「要不要去逛夜市?」導遊問道:「大家說想體驗一下當地夜市,走路過去大概二十分鐘。」

艾波一直看著我,眼神裡有些期盼。

我心臟跳得很快,就跟初談戀愛似的。

「好哇。」我應道,艾波瞬間笑了。

我害羞地抓了抓頭髮,想掩飾這份心動。

我回頭去喊小黃和陳致宇,「喂!逛夜市了。」

「聽到了!」他們回道。

「原來小黃來你這,我還以為他去哪裡了…」同事們嘰嘰呱呱的。

這一晚,我們去逛了夜市,也是瞬間加速我和艾波感情的關鍵。

我忙著挑紀念品,不知不覺跟大家走散了。我打了艾波的電話,她一個人慌慌張張來找我,用不太流俐的中文問我:「找到你了,沒事吧?」

「沒事。」我看她跑得很喘,一臉憂心忡忡的表情,不禁一陣感動。

當下沒有其他人,我替她將散在額前的流海撥到耳後,「很喘吧?不好意思,我請妳喝飲料。」

我大膽地牽起她的手,帶她去買了一杯冰飲。

她的手在我手心裡掙扎,但很快就放棄,反過來回握我的手。我像是得到莫大的鼓勵,笑了。

艾波低著頭,靦腆地說道:「台灣人喜歡牽別人的手嗎?」

「只牽喜歡的人。」我的回答幾近告白,「泰國人喜歡被人牽手嗎?」

「只給喜歡的人牽手。」艾波抿了抿唇。

我們在去找大家會合的路上接吻了,也不算是接吻,而是我飛快地吻了她一下。

之後幾天,我跟艾波朝夕相處,兩人發展的更快。

大家都懷疑我們有什麼,但我們總是笑著不說,免得被他們抓到把柄。

直到第五天晚上,我去了艾波房裡。

我也很猶豫,但一想到隔天晚上就要回台了,我忍不住跟艾波發生關係。

艾波躺在床上,難過地抱著我:「你要回去了。」

「嗯,我會很想妳。」我說道。

「你會打電話給我嗎?」她問我。

「會呀,一定會。」我吻著她,給她承諾:「妳也可以打給我。」

「那你會再回來嗎?」艾波坐起身,很擔心地問我:「我很喜歡你,你也是嗎?」

「嗯。」我毫不猶豫地點頭:「我愛妳。」

 

跟艾波的事,是我從未想過的,但事實很殘酷,她在泰國、我在台灣,而我已經有女朋友了,我也不可能為了艾波放棄現在的女朋友。

要說喜歡誰的話,我確實有喜歡艾波,不過論到結婚對象,當然還是台灣的女朋友比較好,不管在語言還是生活習慣上都比較合適。

要和艾波分開了,我和她都很惆悵。

她跟我說,導遊有發現她和我很曖昧,所以勸她不要喜歡我,還說男人只想玩玩,叫她別被騙。

我聽了很生氣,但也不禁心虛,我被導遊說中了,回台後我就不會跟艾波連絡了。

我安撫艾波,叫她不要想太多。

看她難過的樣子,我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她真的很喜歡我吧?

想到這,我就感到一陣欣喜,還有些許驕傲;但我也怕她喜歡得太深,以後怨我怎麼辦?

我現在又不能跟她說,這樣戀情就當回憶,長埋在心裡就好。

矛盾的心情在我心頭糾結,變成愧疚,我有些後悔跟她發生親密關係了。

最後一天的行程裡,有個到鬼廟參觀的行程。

我們都覺得很毛,但那裡確實很漂亮。

據說廟裡供泰的是女鬼,因為非常靈驗所以香客很多,在信眾的捐助下,那間鬼廟越蓋越華麗,最後就變成了一個觀光景點。

外面是小吃攤,導遊說不想進去的人可以逛逛小吃攤,或是到旁邊的商店走走,把沒買齊的紀念品都買一買。

艾波拉著我進廟裡,她虔誠地祈求,我聽不懂泰語,只好雙手合十地站在旁邊。

拜完後艾波告訴我,她是請求娘娘幫忙,讓我們的感情不會生變。

一聽,我更毛了,因為我根本是負心漢呀。

艾波看我臉色不好,她問道:「你不喜歡?」

「不是。」我慌張說道:「是等一下要搭飛機了,很捨不得妳。」

艾波鬆了口氣,輕輕笑了。

她又帶我去逛外面的小吃攤、飾品店,然後買了一串炸蟲子。

那東西黑嘛嘛的,我也看不懂是蟬還是蚱蜢,也許是炸蟋蟀。

我只知道那種蟲子最貴,兩隻就要十元泰銖,其他的都嘛十元一大把。

「妳喜歡吃?」我問她。

艾波神秘一笑。

「怎麼了?」我疑道。

「這是這裡的特產,只要這間廟外面才有賣。」她說著就吃了一隻,「我也是第一次吃。」

她吃完把另一隻餵到我嘴邊。

我嚇了一跳,心裡有障礙,我搖了搖頭,但艾波還是堅持地看著我。

她撒嬌地努起嘴巴。

「我不敢。」我說。

「吃嘛,這個叫夫妻蟲。」她說:「應該是這樣翻譯沒錯,泰文叫…」

她念了一串我記不住的泰文。

「可以不要嗎?」我問,那蟲子跟姆指差不多大隻。

「不行。」她說:「互相喜歡的人要一起吃,然後會得到娘娘的保祐就可以在一起。」

我看她那麼堅持,希望能留給她最後的美好,於是張嘴吃了。

我沒什麼咬,不敢去嚐味道,隨便嚼了幾下就配著飲料吞下去。

艾波笑得很開心。

我問她:「那吃了還是分手呢?」

「不會吧,如果要分手就要來跟娘娘道歉。」她說。

「喔。」我忙著漱掉口中的蟲渣,總覺得嘴裡有股不舒服的味道,我連喝了兩瓶飲料才覺得舒服一點。

 

我們回到台灣了,六天的行程恍如一夢。

艾波送機時有哭,我們的戀情再也藏不住。

星期一上班,小黃和陳致宇都圍到我的桌子旁,逼問我和艾波發展到什麼階段。

我經不住他們的逼問,其實也帶有半炫耀的心情,於是就跟他們都說了。

「哇!」小黃羡慕地看著我:「長得帥就是不一樣。」

「不怕被女朋友發現喔?」陳致宇說道。

「怕呀,所以你們千萬不能說,不然就不是朋友。」我撂了重話。

他們知道事情嚴重性,拍著我的肩膀道:「知道啦,我們也沒你女友的電話。」

說完,我的手機就響了。

我看著手機的來電,是艾波打來的。

「喂?」我不由得壓力大,連忙拿著手機到外邊去講。

「你這兩天怎麼沒有打給我?」艾波問我。

「剛回台灣很忙,不好意思。」我說道。

「我很想你。」她說。

我此時沒有談情說愛的心思,只覺得有罪惡感。

半晌,我就用上班當藉口草草結束這通電話。

之後幾天,艾波還是有打給我,但我都不接。

我該怎麼開口說要分手?

我本來僥倖想著,也許不接、不理她,她就會知道意思,識相地不再來煩我,但情況不是這樣,我越是不理她、她就打得越多。

這情況讓我困擾,因為我上班她也打、我和女朋友在一起時她也打。

我很怕在泰國偷吃的事情會曝光,搞得我心煩意亂的。

那天艾波又打來,我接起電話,正打算罵她一頓:「喂。」

只是我話還沒出口,艾波忽地說道:「我…我好像懷孕了。」

我怔住,半晌說不出話。

懷孕?

「妳懷孕了?確定嗎?」我忘了準備好的台詞,不會吧,才一晚就有了?我只覺得腦袋一片空白。

「嗯,應該是,我這個月的月經沒來。」她說:「但還沒去檢查。」

「先檢查吧,也許是弄錯。」我說道。

她後來又說了很多,但我沒在聽,滿腦子都是她可能懷孕的事。

如果真的懷孕怎麼辦?我沒打算娶她,但又說不出要她拿掉這種話。

我感到無力,早知道就不在泰國亂來了。

我不知該怎麼處理艾波的事,後來我選擇逃避,只要是她的電話一律按靜音、不接。

我這樣確實很爛,但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解決。

我連續失眠了幾天,滿腦子都是艾波的事,她年紀輕輕就要拿掉孩子嗎?

我希望這是場誤會,還特地上網去查資料,好像女生太累也會造成月經延遲。

那天中午吃飯時間,我和小黃一起去吃。

他見我怪怪的,關心道:「你還好吧?看你這幾天精神很差。」

我考慮了一下,最後還是把艾波懷孕的事情告訴他。

我也沒其他對象可以傾訴了,小黃也認識艾波,而且不認識我女朋友,所以是個可以吐苦水的人。

「懷孕?」小黃先是一詫,很快說道:「騙人的吧,會不會是想跟你要錢?」

「不會吧?」我皺起眉頭,如果是要錢就好了,那我的罪惡感就不會那麼深了。

「很有可能呀,說不定她是騙你的。」小黃說道:「不是她單純,是你單純吧。」

我鬆了口氣,「嗯,那現在怎麼辦?」

「你又不打算娶她,就叫她把孩子拿掉吧。」小黃說道:「我是覺得應該是詐騙。」

我考慮了一下,最後還是把艾波懷孕的事情告訴他。

我也沒其他對象可以傾訴了,小黃也認識艾波,而且不認識我女朋友,所以是個可以吐苦水的人。

「懷孕?」小黃先是一詫,很快說道:「騙人的吧,會不會是想跟你要錢?」

「不會吧?」我皺起眉頭,如果是要錢就好了,那我的罪惡感就不會那麼深了。

「很有可能呀,說不定她是騙你的。」小黃說道:「不是她單純,是你單純吧。」

我鬆了口氣,「嗯,那現在怎麼辦?」

「你又不打算娶她,就叫她把孩子拿掉吧。」小黃說道:「我是覺得應該是詐騙。」

自從看過那張照片後,我一直覺得整個人不對勁,尤其是胃,每天都緊得難受。

艾波還是會打給我,只是頻率變少了,她改成發簡訊給我。

最近她要出團,告訴我打電話的時間會變少,叫我要想她。

她的簡訊我都是看完就刪,從沒回過。

我想她長得很漂亮,等她有新對象後就不會再吵我了。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