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補習班有鬼       

 《補習班有鬼》


 編號:052
 作者:羅三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4.04.02
 ISBN:9789862906699
    定價:99元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OK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這個班上,有一個學生,並不是人類,他的名字……

內容簡介

昭榮被殘忍殺害的一個月前,補習班出現了靈異現象,

黑板上每天會出現文字,像是預告鬼魂即將對付班上的同學。 

「老師,你知道他是怎麼死的嗎?」

大家都下課回家的午後,教室裡只剩下一位學生,與他們的輔導老師。

而這學生留下來,只是為了從老師口中問出靈異事件的「真相」—— 

補習班,真的有鬼嗎?

作者簡介

羅三 

1981 年出生於高雄市,新竹教育大學數學教育系畢業後一邊擔任國小與補習班老師一邊開始著手小說寫作,

花了一年多完成的出道作「魍魎」曾經讓作者本人輾轉難眠,是要一輩子守著教育事業還是徹底轉型做自己想要的,百般掙扎最後選擇了忠於本心的方向,寫作。 

當然學校營養午餐過於難吃也是一個原因。 

作為一個文字工作者,曾經沒有人看好,曾經沒有人支持,但難道因為這些外在因素我就要放棄嗎,

不,我要做,我能做的只有寫好作品,我需要的也只是把作品寫好,希望十年之後回顧此時,始心依然不改。 

同樣祝福各位。 

粉絲團  三的定律

https://www.facebook.com/3thlaw

作者自序

我是抱著被罵的心情寫完這本書的。

一定會被罵很難懂,一定會被罵很難懂,一定會被罵很難懂,一定會被罵很難懂,一定會被罵很難懂,一定會被罵很難懂,一定會被罵很難懂,一定會被罵很難懂

但這個故事已經在我的資料夾裡積了快兩年,如果再不寫的話,說不定一輩子都不會寫出來了。

於是我抱著壯士斷腕的決心,拼了下去。

首先第一個感覺就是,這佈局,這手法,果然很難,當初我就是因為寫不出來才做罷的,但這次我寫出來了。

蒼天啊,這可以說是這麼久以來,羅三的重大突破啊。

但因為太辛苦的關係,所以我決定在這之後,都要寫簡單好懂的故事,希望今年可以出幾本名家作品。

在這本書裡,我講到了一些教育,很多人知道我以前幹過老師(工作上的那種幹)

對於教育,我是有很多話想說的。

但大部分時間我都選擇閉嘴,因為我知道可能沒什麼用,但這樣下去,大概我也會成台灣墮落的幫兇。

所以,今天來稍微說一下吧。

我認為,我們的學校缺少了社交的訓練,不會表達自己的意見,害怕和異性溝通,難以跟人合作。

遇到什麼事,都藏在心理,越來越不健康,最後變成了彆扭的大人,彆扭的父母,

然後把這不良的態度再一次帶到下一個家庭裡。

我認為那是很不好的。

明明把心裡話說出來就可以解決一些問題的,但大家都拖到最後關頭才說,這樣真的太辛苦了。

希望大家能夠試著說出自己的心聲,一點也好,讓自己輕鬆一點吧

感謝您的支持,也希望你能支持羅三其他的作品。

最後再次感謝出版社給我這個從自嗨變成大家嗨的機會,也感謝讀者的支持沒有你們的話我是寫不出東西的。

目錄

鬼之章

第一章美麗的老師和調皮的學生

第二章鬼魂的留言

第三章鬼魂的行動

第四章驟變

第五章真正的推理

第六章裝神弄鬼

第七章並非那麼簡單

第八章回家

試閱

鬼之章

道教說法,人死後就會變成鬼,《太清玉冊》卷五:「雖修道而成,不免有死,遺枯骨於人間者,縱高不妙,終為下鬼之稱。故曰鬼」 

佛教說法。鬼和人一樣,為六道的一部份,擁有肉身。正法念經云「餓鬼大數有三十六種。行因不等。受報各別。」 

馬可福音第9:18節說道:「無論在那裡、鬼捉弄他、把他摔倒、他就口中流沫、咬牙切齒、身體枯乾、我請過你的門徒把鬼趕出去、他們卻是不能」

 

第一章 美麗的老師和調皮的學生

※※※

星期六的下午,天氣並不是太好,陽光要好久才探一次頭,十二月的時節顯得有些寒冷。 

十五歲的良臨坐在一個由住家改造成的房間裡,裡面有排列整齊的桌椅,一個放滿參考書的辦公桌,大大的黑板,

房間後方是數片玻璃門窗,站在窗邊能看到對街的不算小的公立國中。 

這裡是以國中生為對象的補習班,開在學校對面的考量再明顯不過,就是希望方便學生,方便家長,也方便他們補習和交錢。 

良臨的身高不像是一般的國中男生,超過一百七十公分,看上去完全已經是大人的身材了,

但也因為這樣,補習班的座椅不太合他的身,良臨來了三個星期,常常為了伸腳問題惹的前方的同學生氣,這點一直讓他覺得很困擾,

可能是因為這樣,這堂特別輔導的課程他選擇坐在教室的最前面。 

下午兩點了,教室裡只有良臨一位男學生,微量的空調運作著讓教室裡並不顯冷,良臨眼前的木桌上放著大小不一的考卷和隨意翻開的英文參考書。

一張59分,一張58分,其他的分數更不好意思分享。 

明明補習了好一陣子,他的成績依然沒有什麼起色。 

這可能跟他拿著筆卻在塗鴉有關,就像醫生身上掛著聽診器也不一定在看病一樣,良臨也只是假裝在唸書。 

良臨有時真的想問大人說:

「為什麼只有學生要盡自己的本分,而大人就不用呢?電視上總是會有拋棄子女的父母,不發薪水的老闆,一點都不好笑的綜藝節目主持人。

還有,學這些除了考試之外幾乎用不到的東西到底要作什麼?就算每次都考一百分,將來還是只能去公司當奴隸不是嗎? 

這時教室內有了動靜,良臨抬起頭看著剛剛走進來的女性,臉上不由自主地露出笑容,這個人是他來這裡補習的理由。 

那是今天負責教他的輔導老師,羅慧玉,非常地年輕漂亮,與其說是老師更像是鄰家的大姊姊一樣。 

「老師好。」

「嗯,你好。」 

進來教室後慧玉靜靜地坐在黑板前的木椅上看著一本頗厚的書:『教育心理-如何讓孩子認真唸書』 

良臨欣賞著她,眉間只有淡妝,但秀雅的氣質令人陶醉,穿的只是簡單的連身洋裝,

但那高聳的上圍有如凶器般讓良臨緊張不已,從裙擺下圍露出的細長美腿讓人想把臉貼上去,良臨幾乎可以在位子上聞到她身上的香味。 

不知道是不是這些變態行徑被發現,慧玉老師朝他這裡看了過來。 

「同學你在看什麼?不好好專心唸書可不行喔,等等我們要作個簡單的複習測驗,要是不過的話,我就不能讓你回家喔。」

「老師最後一句你在說一遍。」

「不讓你回家喔。」

「多放一點嬌羞的感情進去啊。」 

慧玉老師拿起桌邊的熱融膠條,往良臨頭上就是狠狠的打了下去。

「得意忘形了是不是!」 

「唉耶,老師妳讓氣氛變得好緊張嘛,我就是想抒解一下。」

「有什麼好緊張的。」慧玉推了一下自己的黑框眼鏡,看上去非常美艷動人。

「人家,沒有跟女孩子獨處過。」

「我看你是欠打了。」慧玉再次舉起膠條。

「不要,不要停。」

「懶得理你,考卷給我看看,今天的進度是哪裡,因數分解這裡是嗎?」 

慧玉老師一靠近過來,頭髮上的味道便飄進了良臨的鼻腔,這讓良臨手上轉動的原子筆掉到了地上,

讓他更加臉紅心跳的是,老師伸手去幫忙撿筆的同時,那個角度可以清楚的從領口看見慧玉老師豐滿的上圍,

那光滑的感覺,和微微的晃動,看的良臨必須要咬著嘴唇才能保持鎮靜。 

激動的良臨幾乎要掉下淚來:「來這裡補真是太好了。」 

把筆放在桌上慧玉老師嘟起了嘴,這是她管理學生時的面孔:「認真點,因為考試不到標準的關係你才會在這裡,如果不認真複習的話老師會很困擾的。」 

「但老師妳太漂亮了,要不分心很難呢。」

「喔,那我沒進來之前,你應該很專心吧,說說看,你唸了哪些部分,等等,桌上放的是英文參考書耶,你整我啊,今天明明是為了數學而留下來的。」

慧玉老師氣的差點把桌子翻了過來。 

但學校下禮拜會考英文。」

慧玉聽到這明顯是敷衍的話後,額上的青筋暴露:「很會找理由嘛,所以你是個會認真準備考試的學生囉,那為什麼桌上這幾張數學考試你就沒準備呢。」

「嗯……」

「嗯什麼?」

「我在想怎麼解決這尷尬的一刻。」

「想到了嗎。」

「轉移話題大法,請問,老師身材怎麼會這麼好呢?」

「不偏食,睡覺前都要作15個伏地挺身。」

慧玉老師的回答讓良臨遲疑了一會兒:「等等,這個反應不對吧,一般來說應該先教訓正在進行言語性騷擾的學生吧,以老師的立場的話。」

「你正在性騷擾嗎?」

「我……」

「那我可以準備尖叫了嗎?」

「對不起我錯了,請把妳正要按下110的那隻手機,還有剛剛錄下我說的話的錄音筆收起來好嗎。」

「你願意認真唸書的話,這種小事會有什麼問題呢。」

「竟然威脅學生,老師妳喔。」

「為了學生好,老師我可以做任何事。」 

迫不得以,良臨擺出認真的樣子:「好,說到唸書就應該先訂立目標,今天我們的目標就是,做好今年的讀書計畫,啊糟糕,我的筆掉到地上斷水了,怎麼辦。」 

慧玉從自己的文具袋中拿出了一隻造型有點扁平的筆:

「雖然我猜你還有筆藏著,用我的吧。」

「謝謝老師。」

「現在是十二月,今年都快結束了吧,我猜你就是用這種方法對付學校老師的,無止境的東扯西扯消耗他們的耐心,能拖一分鐘就拖一分鐘,

反正打定了計畫只要時間一到老師就會放棄,良臨兄,這樣不行喔。」慧玉老師的語氣很鎮定,也充滿自信。

「嘿嘿,慧玉妳果然跟學校的老師不一樣。」

「怎樣的不同呢。」慧玉纖手一擺,側坐起來。 

「學校老師也知道這點,但他們都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

「有你們這群學生在,這也不能怪他們。」

「沒有拉。」良臨得意的摸了摸自己的頭,看的慧玉生氣地說。

「這可不是誇獎。」

「好啦好啦。」良臨隨便的回答讓慧玉老師嘆了口氣  

似乎是寫的不太習慣,良臨把筆還給了慧玉,拿出了自己其他的筆。

「還是我的好用。」

「真是,你們都跟那個昭榮同學一樣用功就好了。」

「妳說的昭榮同學,就是我們學校的那個昭榮嗎,跟我同年紀的,頭髮老是理的很短的男生,瘦瘦的。」良臨像發現寶藏一樣說。

「是啊,那個孩子經常拿走補習班的獎金,聽他說還參加過學校的演講比賽,是個很優秀的孩子,良臨你認識他?」

「誰不認識他,他經常露臉啊,加上還有那件事。」

「他在學校怎麼樣?」

「就一本正經的,平常看到他都是一個人在看書,頂多參加文藝活動,雖然大家都知到他,但我看沒多少人跟他真的很熟吧。」

「的確是那樣的一個孩子呢。」慧玉低下了頭,像是在回憶昭榮的樣子。

良臨用手撐著頭說:「不過也兩個多月了吧,自從他的屍體被人發現後。」 

這句話讓慧玉的眼睛不由自主的睜大,她不知該回應什麼好,沈默讓教室內的空氣變得有點陰冷起來。 

「不說他了,良臨你平常在家都喜歡作什麼呢?」慧玉有點慌亂地說。

看到老師的樣子,良臨的打混雷達爆發開來,他露出邪惡笑容說:「別扯開話題嘛,老師妳教過昭榮嗎?」

「這個問題牽一髮而動全身,那件事過後好不容易才把謠言壓了下來,談那種東西要是被其他人聽到的話……」

「今天這層樓只有我們吧。」良臨跑到班級門口把門關了起來後回到座位。 

「幹嘛關門……你該不會是對我有什麼不軌的想法吧,雖然良臨你長的不錯,但我們可是師生啊。」慧玉將雙手擋在胸前,但這樣做卻讓身材更加突出了。 

「我只是不想讓人聽到。」良臨有些無奈地說。

「不讓我求救嗎,你果然企圖做色色的事吧。」

「我是不想讓人聽到妳說昭榮的那件事好不好,妳就這麼不想說那件事嗎,甚至寧願跟我開那種玩笑。」

「去。」

「要是真的不想提,老師妳剛剛也不會說到他的名字對吧。」

「我,我才沒有。」慧玉像是被說中心事一樣,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妳看,我的左眼皮開始跳了,它也感覺到妳在說謊。」

「胡說。」

「工作很累吧,每天都要督促學生的功課,學生還不領情,偶爾休息一下也沒有關係的喔,

就那麼一天,來談談這種花邊消息,班主任不會發現的,我保證聽完之後我會好好用功的。」

「可是。」慧玉反抗的聲音越來越小了。

「先讓我來說說我知道的吧,這樣就算被發現,你也可以把責任怪在我頭上。」

「沒辦法,好吧。」

「嘿嘿嘿。」

「還是被你找到方法偷懶了。」

「哈哈,我可是行家啊,在學校人稱打混的魔法師的就是我,老師妳已經算是撐的很久了,大可以自豪這一點喔。」 

良臨自顧自的說起來了:「從哪裡開始好呢,嗯,先從消息的來源說起吧,我是聽學校老師說的,他們在辦公室裡聊到這件事,而我剛好為了逃避升旗而在到處遊晃。」 

「別說的那麼自豪好嘛。」

「發現昭榮的屍體是在禮拜一的早上,在學校後面的大排水溝,出水口的那個水泥管道裡,

附近農地的經營者在早上農作之後經過,看到了一隻蒼白色的小腿露在外面,於是報警了,結果來說,昭榮是被殺的。」

「嗯,我知道。」

「警察帶昭榮他媽媽去認屍的時候,他母親因為激動的關係摔到了排水溝裡,弄得全身都沾了泥巴和髒東西,警察都不知道該照顧她,還是該處理案子。」

「嗯,告別式的時後昭榮的母親的確一臉六神五主的樣子。」

「妳有去告別式!沒有關係的話不會去吧,所以老師妳果然教過昭榮。」良臨一副高興的樣子。

「唉,這種時候才特別聰明。」慧玉撫著臉有些傷心。 

「學校老師雖然知道屍體很慘,但實際是什麼情況他們就不清楚了,慧玉老師妳不覺得很好笑嗎,老師這種生物經常說自己最關心學生,

但當學生死了之後,他們卻連最基本的了解案情都做不到,難道毫不過問也算是關心。」

「你的嘴可真毒,我也是你口中漠不關心的一份子嗎?」

「那要看妳是不是繼續選擇沈默囉。」

慧玉用手指著良臨的臉說:「嗚,你自己也不知道屍體發生什麼了吧,如果是兇殺案,屍體交由家屬指認之後,必須先放在殯儀館專門的殮房裡,外人是看不到的。」

良臨輕輕一笑:「學生有自己的情報來源。」

「是什麼?」

「從學長時代就留下來,只有我們學生才有辦法進去的網站。」 

「地下網站!」

「是的,在昭榮被發現後七天,有個自稱是昭榮親戚的傢伙在網站上留言,他提到,家族在守夜的時候有偷偷在討論昭榮的死狀。」

「是,是怎麼樣的。」

「需要一些心裡準備才能聽喔。」

「說吧。」

「眼睛,舌頭,一段十公分的腸子,還有那個男性重要部位,都被兇手挖掉了,全身上下的毛髮也都消失。」 

慧玉的表情在聽到後明顯出現了變化。 

「老師,妳有聽見嗎,喂喂?」

「我有,我有在聽,你繼續說。」慧玉抓住了自己的手臂,好像很害怕的樣子。

「本來以為只要等警察找出兇手就可以結案了,但我繼續瀏覽網站時,卻發現案情並不是那麼單純。」

「怎麼說。」

「他們家的人在頭七那晚討論了一個問題,到底一個十五歲的老實孩子是跟人結了什麼怨,先是失蹤了一個月,最後被慘忍的殺掉。

明明是個品學兼優的好孩子,為什麼會遭受那種遭遇。」

「的確……」

「他們想了很久還是想不通,在情報不足的狀況下,只好先從昭榮的媽媽問起。」 

昭榮的媽媽說:「我的孩子沒有跟人結怨,那麼好的孩子怎麼會做出讓人怨恨的事,不可能的,每天都乖乖的唸書,也不跟朋友出去玩,嗚嗚嗚。」 

親戚問:「那,對方可能是隨意選擇受害者的病態殺人犯囉。」

昭榮的母親搖搖頭:「你們不要問了,這是命,都是命,明明我和老師都阻止過他,但還是逃不過命啊。」

親戚懷疑地問:「等等,阻止過,妳知道是誰殺了昭榮嗎,那怎麼不告訴警察呢?」

「有什麼用,對方是一隻厲鬼,我的孩子是被鬼殺掉的。」 

昭榮母親的這個結論嚇得其他人一陣騷動

「昭榮媽媽,你說清楚一點。」

「你們要我說什麼呢,嗚嗚,現在還有什麼好說,我的孩子不會回來了,都怪我,要是我早點注意到。」

「先從第一點開始,妳說阻止過是什麼意思?」

「我,我不能說。」

「有什麼不能說的。」 

親戚們要求了很久,昭榮的媽媽才勉強說:

「……大約一個月前,昭榮的補習班裡出現過一些靈異現象,我覺得那只是惡作劇而已,

但昭榮他對那些東西非常入迷,他們老師發現之後曾經致電給我,報告了這件事,還說要請我一起合作讓昭榮回到正軌。

但是我,我沒有當一回事,只是口頭勸過他幾次,沒想到,他就這樣陷進去了。最後才會被鬼殺掉的。」

「但被鬼殺掉這種說法也太離譜了。」

「離譜,你們要是真相,還能說出這種話嗎?」

「真相!」

「你們看過我兒子的狀況吧,那種慘無人道的手法。」

「就算手法很恐怖,也不能說兇手是鬼啊。」

「我不是因為手法而判斷的,驗屍結果出來後警察來找我,他們說發現了一個疑點,昭榮的屍體上缺少了一種其他兇殺案會出現的東西。」

「缺了什麼?」

「缺了傷痕。」

「傷痕?」眾人不明所以,傷痕的話不是有嗎,在眼睛和腹部,但很快他們就發現昭榮媽媽說的不是那些傷。

「頭髮,睫毛等等,昭榮身上的毛髮,是被一根一根拔掉的,你們能想像那種痛苦嗎。」 

仔細而清楚屍體的細節讓人們摒住呼吸聽。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