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5 明日文庫045《撿骨》瀝青◎著  

 《撿骨》


 編號:045
 作者:瀝青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4.02.25
 ISBN:9789862906569
    定價:99元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OK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每具骨骸都有故事。

我們的工作,就是讓他們安息——

內容簡介

遇到專門撿骨的那個人,不是因為亂闖了不該去的地方,而是他跑到了我租的地方來「工作」——

「你竟然能在這種地方住上好幾個月啊,不覺得很熱鬧嗎?這裡的建商,當初在蓋的時候沒處理好,你大概想不到這些屋子裡,到底被塞了多少屍骨。至於你的房間嘛……

 直接往我的床鋪劃出一道長長的口子,掀開之後,裡頭是滿滿的碎骨頭。

「數量完全正確,六個骨灰罈,這下全湊齊了。」我、我居然和六位「兄弟」一起睡了這麼久……

作者簡介

瀝青

「尼特腐宅警備隊員」(自稱)。

呃……更正,現在專心於每天跟角色培養感情,寫出屬於他們的故事。

除此之外就是個普通的阿宅,同時也是個專業路痴,外出迷路是正常現象,請不用擔心XD

作者自序

這次的故事源自於之前看社會新聞的感觸。

常常有些人,不管是大人、小孩、甚至是老人,在沒人知道的情況下獨自死去。

最後總過了好久才被發現這些死者已經化為白骨。

因為這樣,讓我動起了想寫類似的題材,想要有個人去發掘這些無人知曉的死者,並好好悼念他。

好,前面很正經的說明結束XD

這次的故事採取第一人稱的方式,早在之前凶手系列的時候有先嘗試過,這本算是更正式的全部都是第一人稱了。

至於這次的故事人物,其實一開始有跟編輯談,也謝謝編輯答應讓我這樣嘗試啊!

關於人物與時間點,跟我的另外一本大開耽美小說的人物稍微重疊了。

不過,故事完全分開,雙方是沒有關係的,所以閱讀上可以安心,這次也是單行本,一次完結喔!

希望你們會喜歡這次的故事,以及再次的感謝你們的支持,非常感謝。

目錄

第一章 二十四小時全年無休

第二章 空無一物的屋子

第三章 新室友

第四章 再回空屋

第五章 貪小便宜

第六章 羊入虎口

第七章 有上司在,好安心

番外篇 原來上司也有他愉快的朋友們

試閱

第一章  二十四小時全年無休

我想我的工作在眾人的眼中,應該相當奇怪。

其實,我不是很喜歡在夜晚的時候出門,但是我的工作性質卻又必須在夜間進行。

人生有時就是這樣嘛,你特別看重的事物,常常逆向而行,一點緩衝的機會都沒有。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我的上司是個還不錯的人,雖然性格冷淡了點、難以接近了點,但是對我這個唯一的下屬還算照顧。

今晚上工的時間依舊是午夜十二點整,我依照上司的通知,帶妥各種可能會用到的工具,來到指定的路口等著與上司會合,

人才剛抵達路口,隨即就看見他一如往常地拎著那只看起來年代相當久遠的深色皮箱,出現在另一端。

「啊……百……」正當我開心地揚手、想出聲招呼時,猛然想起進行工作時不能直呼對方的名字,

又恰好看見對街的上司,正瞇起眼一副警告的眼神,我立刻將那些招呼話語全吞回肚子裡,戰戰兢兢地朝他露出微笑,同時感到背上好像正冷汗涔涔。

「先生,晚安。」上司慢慢地從對街而來,我繼續朝他揮手招呼,看他面無表情卻又挑了一下眉,著實讓我抖了一下。

「幸好你有即時閉嘴,否則我老早就衝過來踹人了。」上司的微笑有點冷,而我立刻退了一步,以防他真的動腳,

開玩笑,上回被他踹的那一下,到現在屁股還有點疼呢。

「先生,對不起。」總之,現在先道歉就對了。

「都跟著我三個多月了,怎麼連這點小事都做不好?」上司擱下手中的皮箱,有那麼一點不爽地質問,這種情形對我來說真是萬分的嚴酷啊——

「對不起。」我繼續發自內心地道歉,上司的眼神太過嚴厲,讓我又抖動了一下,下意識伸手擋住自己的屁股,心想不要踢我不要踢我不要踢我……

「走了,別誤了時間。」上司似乎也願意放過我,重新拎起皮箱往街道的另一個方向走去。

「啊?是。」

上司走得很快,我要追上他還得小跑步,我們這次要去的地方似乎依舊是人煙稀少的空地,

光看這時間、這地點,幾乎沒人經過,我還是壓不住內心的不安,腳步又加快了些,不想離上司太遠。

「先、先生,我們這次要去哪啊?」我有些喘不過氣,不過上司才不會因為這樣就放慢腳步,他依舊故我地往前走。

「市區棒球場隔壁的空地。」上司拐了個彎,這時我們眼前的路已經從小巷變成只有野花、野草的道路,

僅靠著昏黃路燈的光線,要看清四周實在有相當的難度。

「這次還是空地喔?」我一聽到地點,心裡更加不安了。

「所以,這次的數量會很多嗎?」我抱持著一絲希望又問,但是看見上司那抹要笑不笑的表情,心底就有個底了。

嗚嗯——真不喜歡看見上司露出這種表情。

「還好,不是亂葬崗。」上司語氣輕鬆地說。

「喔?太好了。」聽見上司這麼說,我心底立刻舒坦了不少。

「大概有三戶家族這麼多,全都是年代久遠無人祭祀的荒墓野塚,只要把骨頭撿一撿,這塊地就能準備蓋房子了。」

我一面聽上司的解釋,一面注意腳邊的動靜,缺乏整理的地方就是這點麻煩,草叢裡有很多蟲子,

有時腳踝還會感覺到好像有什麼東西滑過去,我才不要去探究那是什麼。

我們步行了好一段時間之後,在一個只有雜草的大空地上停了下來。

「這塊地原來也埋著死人骨頭啊?」我望著這片荒地,忍不住發出感嘆,

跟著上司從事撿骨工作的這三個多月以來,已經讓我養成處處懷疑所見的地方,到底有哪兒能埋藏這些無人認領的骨骸。

這簡直像職業病一樣,因為人們埋骨頭的方式千奇百怪,有時總想不透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情。

「埋在這種地方挺正常的,別發呆、快開工。」

上司倒是很習慣地彎身打開皮箱,拿出兩隻上過油、乾淨、黑亮的伸縮型鐵鏟,一隻當然是給我用的,另一隻則被上司穩穩地拿著,

挖土取骨頭是最常見的方式,不過我們也曾在廢棄垃圾場裡翻找過零散的骨骸,甚至是一般住宅區的後花園也可能挖到無主骨骸,而這就是我們的工作

,隨時隨地都會挖出人骨將之湊齊,上司說我們可以稱為撿骨師,不過他常常會停頓一下,眼神凌厲地瞪著我,總不忘補上這一句:

你還有待加強,充其量只能叫做撿骨的。

啊嗚……我家的上司真的好嚴格又好直接,一點安慰都不肯給。

「你不好好剷土,在那邊咿咿嗚嗚的碎唸什麼?」

同樣在剷土的上司射了個陰狠的目光過來,讓我不敢繼續胡思亂想,

只不過……深夜裡只有兩人不停挖土的聲音,其實也挺詭異的,要是在大白天,定會被以為在挖寶吧?

可惜,我們挖的這種寶沒人想要。

「咦?好像挖到了?」

我立刻停下動作,因為鏟子碰到硬物的感覺很清晰,金屬製的鏟頭都傳來悶悶的撞擊聲,這種感覺太過熟悉,隨便猜想也知道那是什麼。

「先生,我挖到了。」我隨即抬手,按照既定程序,對著離我有段距離的上司喊了聲,同時彎下身伸手撥開那些濕土。

沒想到上司卻突然對我大喊:「笨蛋,你等等——」

上司氣急敗壞地朝我跑過來,可是我完全不懂這是什麼情況,手也已經往下探,

唉唷——這也沒什麼好緊張的啊!

就跟平常一樣,往下摸摸探探,只是為了要確認下頭的情況,通常被濕土覆蓋的骨骸都會帶著潮濕感,

將它們全拿出來之後,必須先裝進陶甕裡,再找個良辰吉時曬乾,這樣一來就能讓這些無主的骨骸有個歸屬……

咦?咦咦咦咦咦咦?

是誰握住我的手?

不、不對,怎麼可能有人從地面下做出這種舉動?

「先、先生……」連我自己都聽得出來,我的聲音簡直像快哭出來了。

這握手的觸感鐵定畢生難忘,實在好不舒服,又硬又冷,連手骨關節都能在腦中清楚描繪。

「叫你等等都不聽。」已經來到我面前的上司,表情看來相當嚴肅,要不是現在處於非常狀態,上司八成又想踹我屁股了。

「嗚嗚……我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我只能繼續哭喪著臉。

「護身符有帶吧?」上司雙手扠腰問道,在我看來他整個就想看戲而已。

「有。」我則是很痛恨現在的自己,居然這麼不爭氣,這眼角濕濕的感覺真不喜歡。

這時,那股抓住我的力量正漸漸地往下扯,我的背脊瞬間又涼了幾分。

「先生,他、他好像在拉我。」

「那很好啊。」上司的語氣聽來真夠無情,到底哪裡好了?

「繼續跟他培養感情嘛。」上司又這麼說道,而我也只能繼續苦著一張臉給他看。「男孩子怕成這樣真難看。」

「先生,要罵我可以等一下嗎,至少先幫我離開他——」

「你的左手還空著吧?」上司看著我的另一隻手問道。

這時我才理解上司的意思,立刻從左邊的褲子口袋裡來出一只紅色香火袋往坑洞裡探,

當紅色香火碰到那隻抓住我的白骨手,隨即能感受到那傢伙微微顫抖了一下,先是纂緊了我的手,接著才像逃命一樣鬆開,這才讓我重獲自由。

我整個人癱軟在地,連起身的力氣都沒了,不過正當我覺得可以安下心來時,又剛好對上上司那雙不笑且平靜的眼神,我又縮起肩膀乖乖等著挨罵。

「幸好你有帶護身符。」上司彎身敲了我的頭一記,很痛,但是這個處罰已經很輕微了。

「都講過多少次,這種兩人以上的墳地,曝曬荒野、無人祭祀,累積的怨氣很驚人,隨便這麼摸下去,你就這麼想跟對方交朋友?」

「我不想要這種朋友,先生,我下回會注意啦。」

我連忙起身委屈地道歉,上司就是這點讓我感到棘手,平常安安靜靜的、總是看不出他在想什麼,一旦發起怒來可是嚴厲得很。

「下回再發生,直接從你的薪水裡扣。」

這還真是充滿威脅又讓人膽寒的話,而我……還是只能低頭繼續乖乖聽訓。

「好了,快來撿骨吧。」最後,上司總算願意放過我,逕自戴起棉布手套開始進行最重要的撿骨工作。

這部分就不是我所能應付的了,只能在旁幫忙整理上司撿起的骨骸,而這也是我最佩服上司的地方。

他總能準確地將散亂的骨骸湊齊,在我看來明明都長得差不多,他卻能一眼就分辨出來,每回看他動作俐落地完成分類,都讓我大開眼界。

「有七個。」上司蹲在洞坑前,在手腕上綁了一條紅色繩環,只是上下來回摸個幾下就知道人數,至今我還是參不透上司到底怎麼辦到的。

「那就得準備七個甕。」

我轉頭看了上司那只已經打開的皮箱一眼,發現他這次只帶了幾個黑色布袋,我取出時仔細算過,剛好七個,

這又讓我忍不住看了一眼他正在專心撿骨的身影。

「用那種眼神看我做什麼?」

上司回應的語氣與眼神依舊犀利,我肩膀一縮,本來想問的問題又全吞回肚子裡了。

「你想說什麼就快說吧。」上司沒好氣地瞄了我一眼,繼續專心撿骨。

「先生,剛好有七個布袋可以裝骨骸耶。」

我將皮箱內的布袋取出,依序放在上司早就分好的七個骨骸堆前,

我想上司這次沒帶陶甕,是早就知道這一趟的人數不少,帶陶甕太重、不好運送,

但是這準確的數量到底是怎麼判斷的?上司早就知道這次要撿骨的人數?

可是,不對啊!

我記得上司曾說過,每次撿骨的數量都是未知數,僅能從地點判斷個大概,

然而就我跟著工作的這一陣子,上司的「大概」卻都是不多也不少,永遠符合數量。

我想,上司根本早就知道會有多少人了吧?

每當這時候,我都覺得上司一點都不像活人,神神祕祕的、做事俐落又精確,

哪像我,看到這堆人骨還是會有些不安、恐懼,上司卻像在對待朋友一樣,仔細又溫柔地將這些骨骸整齊收拾。

「剛剛好嗎?這是好事啊。」

然而,面對我的疑問,上司卻頭也不抬、雲淡風輕地說,他想趕在天亮前完成工作,畢竟我們專收無主骨骸,在白天進行會引起不小的麻煩,

更何況上司曾提過委託的企業主,向來都不太喜歡讓人知道這些地方埋有骨骸,避免影響土地的價值。

我知道,這就是社會的現實面,不過這也跟我沒啥關係,我們的工作就是做好分內事。

今天撿骨的工作,在上司有效率的進度下,凌晨四點完工,能在天亮前完成就是好事。

「把這七具骨骸收好。」上司站起身,一臉疲憊地說道,還一直拍捏自己的腰,

這麼長時間彎腰撿骨,對腰椎容易造成負擔,聽說上司還有固定去的按摩推拿店,每隔幾天就得進廠維護一次。

而我則是負責善後的工作,只要將這些骨頭裝進布袋裡即可,

雖然不久前才發生「被握手」的狀況,不過上司既然摸了都沒事,就表示不會再出現不科學的事……吧?

就在我這麼想的同時,手裡抓著那些潮濕的骨骸,掌心所感受到的是如此真實的重量感,若要說真的沒有芥蒂,是不可能的事啊——

我正在整理的這副骨骸比較瘦小,看來應該是個小孩,而且還是個小女孩——

我一個抬頭,頓時僵了一會兒,因為那個小女孩就站在我面前,由於出現得太過突然,我很不爭氣地發出哀鳴,

上司也在這時回頭看了我一眼,又是那抹看戲的微笑。

「先生,你、你就站在那邊看嗎?」

我盡量低著頭,一直不敢與前方的「東西」對上視線,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四周的溫度突然下降許多,

就算身上穿著保暖的厚外套,在這種剛入秋的季節裡,我竟然覺得好冷,而且是冷到骨子裡的那種。

「當然,而且她又沒有惡意,只是在等你幫她整理好,看來心情相當不錯。」

上司又輕笑幾聲,不但鉅細靡遺地解釋,仍是一副只想看戲的樣子。

「快點啊!後面還有六個人在排隊。」

也不知道是不是上司說了這些話的關係,那六位待收拾的骨骸突然振動了一下,四周的氣溫好像又降得更低了些。

我當下只能表情苦澀地看著上司以示抗議,不過上司依舊故我地露出微微淺笑,完全不理會我的哀怨。

「快撿。」上司看我停手又連忙催促。

「是——」上司的命令不能違犯,雖然我有些不甘願。

不過,那位小女孩卻在不知不覺間消失了,我不知道她去哪了,只曉得這組孩童的骨骸恰好收拾完畢,在分秒必爭的情況下,我接著收拾剩下的六組。

說也奇怪,之後再也沒出現剛才的情況,沒有其他人出現觀禮,收得非常順利,

這時我又忍不住抬頭看了轉身背對我的上司一眼,忍不住猜想是不是這人又做了什麼事,這些人才會這麼安分呢?

「是一家七口,分住在三戶屋子裡。」就在我收拾完三具骨骸,上司突然開口了。

「是指我們今天挖到的這些?」說話的當下,我又收好了一具,還有三具今天的工作就算是圓滿結束了。

「嗯,一家七口,一對夫妻、兩位叔伯、一個小女兒、一對老夫妻。」

上司轉身看著已經收齊的黑色布袋,明明是剛找到的無名屍骨,他卻像是已經認識對方,總能侃侃而談關於他們的故事。

「後來,一群強盜闖進了這個家,掠奪了他們的財產,殺了年輕夫妻、無力抵抗的老夫妻以及哭鬧不休的小女兒,

晚歸的叔伯一進門恰好看見他們行凶,隨即抄起手邊的傢伙抵抗這些強盜,但是人數不敵,最終兩人皆被削足砍手,死狀極慘。

最後,這一家七口就這麼被隨意掩埋,犯人有無抓到已經無法得知,但是這一家就這麼遭到遺忘,無人祭拜。」

上司就像他們的代言者,可以說出他們的來歷,這些無名無塚、總被遺忘的孤魂野鬼,

諸位阿飄,真抱歉呀——我家上司說得這麼動人,聽眾卻只有我。

「先生,這些事你到底從哪得知的啊?」就快收拾完畢的我,忍不住又問了。

每次出門尋找骨骸的工作,向來都是上司帶路,我從不知道上司從哪知道這些事,只曉得他只靠手機聯絡工作,

當我問完這問題之後,上司用那依舊帶著老神在在的神祕淺笑的表情看了我許久。

「猜的。」

我聽完他的話,著實呆愣了好一會兒,心底忍不住吐槽,最好是這樣……鬼才信。

當然,我沒這麼笨,說出口就是在找死。

我低頭看了手腕上的錶,時間是清晨五點,七具骨骸總算撿拾完畢,我將這些骨頭另外用一大塊布包妥,骨頭與骨頭相互碰撞的聲音總讓我的心底感到不對勁。

「好了,回去吧。」上司也已將那只皮箱整理妥當,輕輕地拎起,帶著我不著痕跡地離開。

途經那座市區棒球場時,已經有幾個穿著球衣的小孩在棒球場裡繞圈跑步,不時可以聽見他們的呼喊聲,

我心想,要是這群小鬼知道附近埋有人骨,肯定會嚇得哇哇叫吧?

呵呵,真想看他們驚慌失措的樣子。

「走路看路,別胡思亂想,當心跌倒。」上司突然丟出這句話的當下,我還真的踢到了一塊石頭,狼狽地踉蹌了好幾步才站穩。

好不容易站穩腳步之後,我又盯著他的背影一眼,真懷疑他是不是施了什麼法術。

「看吧。」上司頭也不回地悶笑了幾聲,立刻又補了句:「要是摔到他們,扣你薪水。」這句話殺傷力有點大,我只好又噤聲,專心一意地往前走。

我們又步行了一段,上司的手機突然響了,迫使我們不得不停下腳步。

「是。」上司低頭接起電話,連聲音都刻意壓低了許多。「新的無主骨骸嗎?地點、時間直接傳簡訊給我。」

我在後頭認真地聽著,看來是新的工作上門了。

「好,老時間。」上司掛掉電話後,又盯著手機螢幕好一陣子。

這還是我第一次親眼看見上司接工作的過程,只曉得向來都是用電話與簡訊傳遞訊息,但是聯繫的方式比我想像的還要簡單,

我還以為是約在不可見人的神祕場所,一起交換情報哩……看來是我想太多。

上司把手機收進口袋裡後,回頭看了我一眼。「小犀。」

「是?先生。」我看著上司又看著他身後的灰藍天空,天就快要亮了,所以可以放心稱呼對方的名字,不過我已經改不掉習慣,還是用夜裡的稱呼回應。

「回去之後好好休息,晚上十一點在固定的路口會合。」

「咦?會合的時間提早?」我有些意外,平日都必須午夜十二點開工,這次的時間可說非常罕見。

「對,你記得帶簡易的工具就好。」上司頓了一會兒,似乎還歪頭思索了一下才繼續說下去:「你也穿得越輕鬆越好,護身符記得帶。」

「好,我知道了。」我只能點頭回應,儘管心裡總有那麼一絲不安,不是我要說,這種不祥預感總是特別準確。

看來,今晚的工作內容相當特殊。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