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妝鬼師OMEGA】 05 陰陽靈祭      

【妝鬼師OMEGA 05 陰陽靈祭

作者 D51 封面繪圖 Izumi 
上市日期:2014年2 月 13日/ 售價:220ISBN:9789862906538

2/13 金石堂、博客來網路書局簽名版 79折限量搶購

博客來 ENTER
金石堂 ENTER

特色

陰陽師橋本真X靈幻少女凌小霜

終極陣法「泰山府君祭」重現於世!

殺人導演進入狂暴,淨化行動開始!

泰山府君祭則是陰陽道最著名的法術之一,透過祭祀地府主神以驅邪除妖、祈求天下太平。

然而,這是數十名陰陽師才能催動的強大法術──

 D51大亂鬥第五彈,全面反攻!

  「還記得青行燈嗎?我能製造一個,當然也能製造第二個。」

屍忍創造者、屠人實況2.0幕後黑手——真田緣終於現身,

面對能撕裂空間召喚死靈的她,和毫無破綻的最強屍忍。

裘伊、駱予寒等人能否一舉擊破?

——妝鬼師OMEGA最終回,下集對決!


內容簡介

泰山府君祭的關鍵,竟是睡美人茉莉!

 「要驅散屍氣,必須在靈脈匯聚的地點設壇作法,釋放其中的靈氣,不過,我們還需要一個能夠引導靈氣沖天,

而不四處流竄的引子——妝鬼師的淨化之力與靈力相似,我需要茉莉作為靈氣的引子。」

 橋本將蘊藏千年靈力的青龍法刀插在地上,以刀為中心,地面浮現了一個巨大的五芒星圖騰,

茉莉走進五芒星的正中央,

在橋本和凌小霜的靈力加持下,陣法啟動——

 但是,無數死物感受到強大的靈氣,紛紛聚集過來了!

作者簡介

 D51

蒸汽火車頭,日本樂團,以上都不是。

過了而立之年,慢慢抓住人生方向的輕大叔。

加入明日工作室至今,寫了三十多本書,包含了各種靈異、驚悚、科幻、愛情各種類型。

天蠍座,但蠍尾已經沒有毒了。

非常沒有耐性,唯獨在寫作時,能專注意志力。

愛看動畫、漫畫、電影,特別是爆炸場面多的爽片。

嗜喝咖啡,喜歡自助旅行,尋找靈感,然後寫成小說。

 部落格:http://iamd51.pixnet.net/blog

粉絲團:http://www.facebook.com/iamd51

目錄

楔子

第一章 死鬥再開

第二章 買賣

第三章 劉治威

第四章 電影殺青

第五章 追蹤

第六章 談判

第七章 虎之惡魔

第八章 追悼

試閱

毀滅往往比創造來得容易。

 人們花了幾百年建設起來的城市,一旦遭逢戰爭,便在一夕之間化為煙火廢墟。

馬路上到處都是磚瓦碎礫,騎樓內的商店多半來不及拉下鐵門就被破壞殆盡,櫥窗玻璃無一完好。

 我們所安居樂業的城市,如今已經化為硝煙烽火之地,處處聽得見槍聲,處處看得見屍體。

 這個國家的軍警面對的是超越人類想像極限的怪物,來自地獄的大軍,他們不但必須抵禦外侮,

還得對付趁機作亂的內患。

 不管在哪個時代,總是少不了那些惟恐天下不亂的人。

 群魔亂舞的城市裡,有個男人獨自在街上漫步。

 他的頭髮凌亂,滿臉鬍渣,一臉疲倦的模樣。

 奇妙的是,他無視於到處殺戮吃人的死靈,彷彿眼中看不見這些怪物似的。

 死靈也完全無視於他的存在,任由男人擦身而過。

 男人點了一支菸,蕭瑟寒風迎面而來,冷得他猛打哆嗦。

 「唉唷,外套借給那個妹妹,冷死我了。」他左右張望,發現街角有間服飾店,便三步併兩步跑了進去,

沒多久就換了一身新衣。

 依照吊牌上的價格留下鈔票之後,穿了新衣服的他似乎很高興,露出了靦腆的微笑。

 「總不能老是穿得跟遊民一樣,這麼多年沒回來,說不定會遇到認識的人啊。」男人對著穿衣鏡中的自己說道。

 「既然都換了新衣服,索性洗個澡,把鬍子也刮了吧。」

男人哈哈大笑。十多分鐘後,他來到一間招牌燈還亮著的旅社。

 「萬元商旅?這名字取得不好,生意一定很差,住一晚要一萬元還叫商旅嗎?」

男人忽然被自己的冷笑話逗樂了。

 一樓門口橫躺著幾具遭到分屍的肉體,死靈的足跡則往樓梯上去了,他心想:「看來旅社裡也是凶多吉少。」

 旅社雖名叫萬元,卻是間裝潢時髦、走城市風格的輕型商務旅館,入口處有個立牌寫著

「住宿一千八百元起,休息五百元起。」

 男人才剛到二樓,就聽見裡頭傳來淒厲的慘叫聲。

 他連忙跑向聲音來處,發現走廊地毯上鮮血四濺,盡頭的房外,有隻人形死靈正在攻擊房門。

 聽見來自客房內的慘叫聲,他微微一笑:「幸好還有人活著。」

死靈聽見話聲,猛的轉頭,宛如活屍般腐爛穿孔的面容,其噁心的程度足夠讓人嘔吐一百次。

 「死者,意思就是已經離開這個世界的人,既然如此,還死皮賴臉的留在人世間,是不是太過頭了點?」

男人笑道。

 死靈的體型只比常人高一些,肩膀上長了兩顆碩大的眼球,不時骨碌轉動。

雖然看見了男人,死靈卻不對他發動攻擊,反而是歪著頭,彷彿十分疑惑。

 「逝者已矣,從哪裡來就往哪裡去吧。」男人摘下右手的手套,緩步上前,輕輕按在死靈的肩膀上。

「雖然我不知道你是誰,但願你能夠安息。」

他話一說完,右手的紫色斑塊突然像細胞活化似的動了起來,死亡的力量瞬間轉移到死靈身上,侵蝕了這個本應「死去」的怪物。

 死靈張開嘴,喉頭咕嚕兩聲,緩緩跪倒。

 倒在地上的卻是個理著平頭的中年男子,屍體遭到怨氣入侵便有可能轉化為死靈,

一旦怨氣消失,就會回復到屍體原有的樣子。

 男人手上的紫色斑塊又擴大了一點,他不以為意,重新戴上手套,然後輕輕敲了門。「沒事了,可以出來了。」

 房裡的尖叫聲慢慢平息下來,半晌後,一名穿著制服,渾身沾染血污的女人開了門。

她臉色發白,兀自顫抖不已,男人往門內看了一眼,小小的房間裡躲了五六個人,每個都是相同的表情。

 男人露出靦腆的笑容:「妳是櫃檯小姐嗎?我想要一間房。」

 「剛……剛才外面的殭屍呢?」

 「如果你說的是這個男人的話,在這裡喔。」他指著地上道。

 櫃檯小姐一看地上有具屍體,瞬間往後跳了一步。

 「他不會咬人了啦,放心。」男人笑道。

 「你你你你又是誰?」櫃檯小姐的眼神依舊散發著極度恐懼,彷彿眼前的男人隨時可能變成死靈似的。

 「我啊?只是個路人罷了,話說有沒有房間?我想刮個鬍子洗個澡。」

 櫃檯小姐不曉得這個男人到底葫蘆裡賣什麼膏藥,隨手指了走廊上的房間道:

「到處都是空房,自己選一間用。」

 「是不是要登記一下?」男人又道。

 「不、不用啦!現在都什麼時候了,根本沒人會管!」櫃檯小姐又是一聲大吼,碰的關了房門。

男人摸摸鼻子,搖頭苦笑,逕自走到櫃檯,掏了一千元放在抽屜裡權充休息房資,又拿了旅客資料卡寫下房號。

至於姓名欄上,他留下了一個名字。

林柏育。

第一章 死鬥再開

台北市地底深處,駱予寒一行五人正往第三個炸彈設置處前進,少了一個黑鷺,眾人之間充斥著低迷的氣息。

駱予寒紅著眼,還無法脫離失去黑鷺的悲傷,小汪也只能陪在他身旁,這種時候,只能靜待時間帶走傷感,不管多說什麼都是無益。

劉繪雨強打精神,一個人帶頭走在最前方,路上遇見死靈便以鐵拳收拾,循著直徑足有一層樓高的巨大管線,他們來到了第三個炸彈的所在地。

「我的媽啊,我們正上方是101大樓耶,要是這個炸彈爆了,豈不是連大樓的地基也摧毀了嗎?」劉繪雨咋舌道。

小汪仰頭望著這個巨大地洞的頂端,土壤裡穿出了許多不可思議的東西,鋼筋混凝土的碎塊、折斷的電線桿、甚至還有半輛汽車就這麼卡在洞頂。

「當初他們到底用什麼東西回填這些洞啊?這回真是開眼界了,宗達哥,待會炸彈就麻煩你們了,我們在一旁戒備。」

杜宗達點頭,他們被黑鷺救了一命,心內同樣大感震撼。

那個女孩年紀與他們的女兒相仿,卻是遭到狠心改造的生化屍忍,他根本不敢去想要是自己的女兒碰見這種事,他該怎麼辦才好。

同於之前深藏在水面下的黃色炸藥堆,此地的炸藥堆成了一座小山,就在101大樓的地基骨幹旁。

張鐵吟搖頭道:「看這高能炸藥的量,就算要炸掉一座山頭都不是問題。」駱予寒道:「我們沒有太多時間,還有三處炸彈必須拆除。」

張杜兩人點頭,立即上前拆除引爆管線,兩人分工合作,很快的將複雜的管線一條條剪除。

炸彈的設置雖然不複雜,但是在這裡的每一個人都明白他們正在玩命,誰都不知道倒數計時裝置會不會又自行啟動,上一次犧牲了黑鷺,下一次又會是誰?

五分鐘後,張杜兩人放下手中的鉗子,劉繪雨替他們擦汗,兩人都露出微笑。

「這邊搞定了,咱們可以往下一處去了。」杜宗達道。

「太好了,繪雨,下一個目標在哪裡?」

劉繪雨查詢手中的平板電腦:「從這裡沒有通道連接到那裡,我們必須先回到地面再想辦法過去。」

小汪走到洞邊,試了試嵌在土牆上的鐵梯強度,這座鐵梯應該是工程人員專用,向上延伸數十公尺,不知道通往地表的哪裡。

駱予寒深吸一口氣:「我們上去,抓緊時間了。」

鐵梯雖高,幸好眾人身手矯健,沒花多久時間就爬到頂端,發現一道十字型的開關,小汪咬著手電筒,雙手使力扭開那到氣閥。

地底下的溫度較高,甫回到地面上,一陣涼風吹得他渾身發抖。

「我們在建築物裡面,應該是101大樓吧?」小汪手電筒照亮周圍環境,地洞的開口連接到了一個什麼都沒有的房間,推開門可以發現一道往上的樓梯。

眾人又往上走了幾樓,這才看到標示B1的號誌,

小汪嘆道:「我們原來在那麼深的地下拆炸彈,不得不佩服平常就在這種地方工作的人,我才待幾個小時而已就恍如隔世了。」

推開防火門,眼前是個寬敞的空間,101大樓的美食街,這裡小汪來過無數次了。

這裡理所當然停止營業,小汪卻抱著肚子,一張臉皺得跟苦瓜似的:「糟糕,一道美食街,我開始餓了。」

「沒人開店營業,你就算餓也沒東西吃。」劉繪雨調侃道。

「我知道啦!」

駱予寒忽然一揮手,英氣煥發的雙眉微緊:「安靜!有聲音。」

所有人立刻噤聲,果不其然聽見了遠處傳來微弱的呼救聲。

「救命……有人……是誰來了?」

「有人受傷了,好像在那邊。」小汪驚道。

駱予寒更不打話,立刻往聲音來處跑去,在果汁吧的櫃檯後方發現了一名受傷的軍人。

小汪奇道:「兄弟,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裡,你的隊友呢?」「我不曉得,我們受上級指示過來支援特編七室的戰鬥,沒想到在附近遭遇屍忍部隊,

一陣衝殺之後我和弟兄們逃進101大樓,我們發現一樓有人,

原本以為是落單的民眾,想不到還沒追上他,我們就被屍忍的攻擊沖散了。」

小汪從大衣口袋裡掏出繃帶,用力撕開他左臂的袖子進行簡易治療。

軍人的傷沒有大礙,只是驚嚇過度,臉色有些蒼白。

「我們目睹了外圍廣場的死鬥,特編七室的那個年輕人輸了……幸好妝鬼師即時趕到,扳回一城。」

駱予寒知道裘伊已經贏了一場,只是她還不知道今夜特編七室大敗虧輸,狼王身死,凌文昭重傷,丹尼生死未卜。

駱予寒問道:「所以你還有幾個同伴在這棟大樓裡?」

「兩個。」

駱予寒沉吟道:「加上那個疑似落單的民眾,至少還有三個需要救援的人在此……」

她和小汪對看一眼,後者立即點頭,她們交往已久,一起越過無數生死關卡,這種時候只需要一個眼神就知道對方心裡所想。

小汪知道駱予寒絕不可能棄需要幫助的人於不顧,但她們又有拆除炸彈的任務在身,時間非常緊迫。

所以,她要小汪留下來幫助他們。

「兄弟,怎麼稱呼,你還能走吧?」小汪伸手攙扶軍人。

軍人點頭道:「可以,叫我小黑就好了。」

張鐵吟上前,將攜帶的步槍和彈藥交給小黑,又問道:

「小汪,你需要用槍的話,宗達的槍可以給你,反正我們兩個也用不到。」

小汪哈哈大笑:「我槍法很爛,給我槍是浪費,你們留著防身用吧。」

少了小汪,劉繪雨有點擔心,揪著駱予寒問道:

「小寒姐,這樣真的好嗎?拆炸彈的任務比較重要吧?要是任務失敗的話,可是世紀大災難耶。」

駱予寒正色道:

「正因為如此,我才讓小汪留下,我當然知道任務重要,但是我們若棄這些需要幫助的人於不顧的話,就真的正中殺人導演的下懷了。他就是想看到人們彼此不信任,人人獨善其身。」

「我知道啦……可是,我們的力量有限,不應該把注意力集中在最重要的事上嗎?」

駱予寒緊握著拳頭:「我明白我救不了所有的人,但至少救一個是一個,只有這點我絕不會讓步。」

以前,大天玄理教的黑鴉教主曾經對駱予寒說過:「妳救不了所有的人。」她血魅的雙眼看穿了藏在駱予寒心中的魔性。

成大事者必然有其取捨,必要的時候比誰都冷酷。

但駱予寒絕不是這種人,她不想做什麼大事,只想剷除邪惡,給世人穩定的生活。

劉繪雨一攤手,苦笑道:「小寒姐的脾氣一硬起來比沛姐還可怕,我知道了,接下來不管是遇到死靈還是屍忍全都交給我搞定吧,我會保護小寒姐的!」

張杜兩人隨即哀號:「喂!不要放生我們兩個大叔啊!」

駱予寒將自己愛用的貝瑞塔M92F交到小汪手裡,低聲道:「雖然用不到,你還是帶著,一切小心,不要死了。」

小汪輕撫她的臉頰:「放心,我還沒吃飽呢。」

「這時候就想著吃!」駱予寒又是好笑又是好氣,只不過,在這種時候,他確實是個可靠的男人。

駱予寒帶著餘下三人趕往下一個炸彈裝置地點,小汪雙手手指互折,發出喀喀聲響,一副蓄勢待發的樣子。

「好了,咱們也走吧,去找你的隊友們。」

小黑檢查槍枝狀態,喀啦一聲上膛,小汪開朗的笑容似乎驅散了一些他心中的恐懼。

兩人立刻開始搜索大樓內部,小黑提起精神,運用部隊所學,時刻戒備周遭狀況。

「剛才我真的以為我要沒命了,幸好碰見你們,要是躲在那兒的時候被屍忍或死靈襲擊,我可沒有還擊的方式。」

「你很勇敢。」小汪道。

「我哪勇敢?現在還渾身發抖,我怕得要命好不好?難道你都不怕嗎?」小黑苦笑。

小汪搖頭:「你沒有選擇逃走,反而跟我一起搜索隊友,這就是勇敢的證明。這場戰爭死了很多人。

有人死的毫無價值,有些人為了保護他人而死,有些人奮戰到最後一刻。我當然也怕死,可是有個還沒二十歲的少年比我更拚命,他還叫我一聲大哥呢,怎麼能在他面前漏氣呢?」

「你說的是裘伊吧,我真想不通,保護百姓是我們軍人的工作,他一個半大不小的孩子卻在最前線和那些可怕的怪物生死相搏。

其實他大可以什麼都不管,躲在家裡等待別人解決這件事,沒有人會責怪他啊。」

小汪咧嘴一笑:「我告訴你一個秘密。殺人導演最怕的就是這種多管閒事的人,要是這個城市裡人人都像他一樣富有正義感,屍忍部隊根本沒什麼好怕。」

「我們雖然沒他那麼厲害,至少勇氣不會輸給他,是這個意思嗎?」

「就是這樣。」小汪用力拍著小黑的肩膀,兩人的笑聲在寂靜的大樓裡迴盪。

前方不遠處是已經停止運轉的電扶梯,小汪按了一旁的啟動按鈕,毫無反應。

「剛才我看到的人影就是往這方向走,不知道是不是往上去了。」

小汪抬頭往上看,冷不防有張怪臉在三樓處與他對看了兩秒,隨即倏地縮了回去。

小黑也看見了,牙關打顫道:「那那那是什麼東西?」

「死靈,不然就是鬼吧。」看見非人之物,小汪似乎一點感覺也沒有。

砰砰砰!

頭上忽然傳來數聲槍響,小汪與小黑立刻拔腿衝上電扶梯。

環狀的商場內能見度不高,僅有牆邊的緊急照明燈散發微弱的光芒,商場深處火光四射,似乎有什麼人正在戰鬥中。

槍彈擊碎了名牌商店的玻璃櫥窗,一枚流彈飆射而來,從小汪和小黑兩人耳間穿過。

小汪高聲喝道:「開槍的是誰?我們是來救你們的,停止射擊!」

「鬼!有鬼啊!」對面傳來淒厲慘叫,緊接著又是一陣狂轟亂射。

小黑道:「這是T75班用機槍的聲音,應該是我的隊友皓倫。」

「皓倫!我是小黑,你先停火,先停火再說!」小黑扯開嗓子大吼。

「不要騙我!你們是鬼,想要害死我,我沒那麼笨!」對面那人語帶哭音,忽然調轉槍頭朝小汪兩人開火。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