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戰隊有偽娘與充氣娃娃01

作者:柚臻 / 封面繪圖:GABU.C
上市日期:2014年1月23日 / 售價:220元 / ISBN:9789862906477

◇1/16金石堂、博客來 網路書局 簽名版 79折 預購
指定書籍,單筆消滿299元,贈「我的霍鬼戰隊 萬用卡乙組」(單張發票限領乙次)
二家網書特別活動:每家隨機10組中,會附上作者親筆撰寫的卡片

博客來 ENTER
金石堂 ENTER


特色

大停電結束後,世界變了。

停電前正在玩「這個傳說」的人,全部成為遊戲角色,唯一慶幸的是,我們擁有了超、能、力!

進擊吧!大美美戰隊!

走位風騷,上路飄搖,我們都是OP角——真的嗎?
輕小說白金戰士 柚臻 搞笑開戰!

這個鬥塔超展開!

只有推倒敵方主塔,世界才能恢復原狀。但是,有一群玩家希望遊戲世界永不結束,守衛著紅方主塔。
如果是你,會選哪邊呢?

內容簡介

我叫「培根吐司加蛋」,可以叫我培根就好,或是吐司,但請不要叫我加蛋。

我也是成為遊戲角色的人。先不要羨慕我,雖然有了超能力,但是全身造型換上了脫不掉的服裝,更悲慘的是,我在「這個傳說」裡頭玩的角色,是個女僕啊啊啊啊啊啊啊!

而且,在現實中放技能,是要自己喊的,而我的Q招是——
「主人我要!」大喊之後,我的身子不受控制地翹起屁股,做了一個撥裙子的情色動作。

為了變回男生,為了世界和平,我要努力賣弄屁股,搖吧!

作者簡介

柚臻

1983年生。
不自覺已過了可以啾咪拍照的年紀,
看到可愛的東西眼神卻仍會閃爍出明亮的光芒。
 
不甘寂寞正是作家的寫照,在這一條孤單的航行旅程中,謝謝你陪我一起征服世界。
 
歡迎各位到我的部落格逛逛──
http://cansnail.pixnet.net/blog

作者自序

2012年的暑假,我很認真到網咖去打網遊,幾乎天天報到,網咖老闆還因此送我一盒中秋月餅。
到了十月左右,我組了一台專門打線上遊戲的電腦,終於可以不用去網咖了。
一切都是為了這本書~~
當時跟讀者說,我打網遊是為了寫小說,大家都不信,嘿,我怎麼會騙人呢?現在終於寫出來了,好感動呀!
裡面的每個笑點都很親切,相信玩過推塔的朋友一定懂,沒玩過的也會笑翻,歡迎大家可以加入我的帳號一起玩。
加帳號之前還請先加入我的臉書粉絲團「振鑫和柚臻的粉絲團」。
(網址:https://www.facebook.com/3golden
我很喜歡寫搞笑類型的小說,像是第一本在明日出版的《好人聯誼社》、文庫系列的《暗子》,而這是第一套搞笑系的名家作品,對我意義非凡。
希望大家看完能來我的粉絲團留言,大喊:「太好笑了!快給我第二集!」
也希望大家從中認識一個不一樣的柚臻。
喜歡我寫搞笑的朋友,可以看看《強盜王》系列喔,也很有梗,柚臻拍胸脯推薦!
愛你們,大家2014年好運連連。

目錄


第一章 這個傳說
第二章 戰隊
第三章 暖身賽
第四章 最大危機
第五章 外掛OP
第六章 NPC
第七章 久別重逢
第八章 單挑
第九章 系統更新

試閱

第一章 這個傳說

傳說都是從一個平凡主角的不平凡際遇開始的。
能不能說得更簡單一點?
當然可以。
很簡單,那天忽然全台大停電,當電力恢復時,世界就變了。
熱門網路遊戲「這個傳說」竟然活生生地出現在現實中!
然後——
路上逛街的小兵比流浪狗還要多,路邊出現碎碎唸的NPC,電視牆跑出公會廣播的跑馬燈,更誇張的是──
停電當時正在玩「這個傳說」的人,全部變成角色了!
「啊啊啊啊──」我就是最大的受害者,遊戲玩家培根吐司加蛋。
對,我就叫「培根吐司加蛋」,可以叫我培根就好,或是吐司,但請不要叫我加蛋。
現實中的玩家全被換上角色服,只有臉還是自己的臉。
世界瞬間變得混亂,科學家立刻研究起這個超自然現象,然後他們說這是那個什麼X射線遇到Y射線,又剛好太陽黑子的活動怎樣怎樣,好吧,其實我聽不懂,最後就演變成現在這模樣。
唯一慶幸的是,我們被迫變成角色,也意外擁有了該角色的超、能、力!
好,先不要羨慕我,因為我是受害者,絕對不是獲益者,因為這衣服脫不掉呀!悲慘的是,我當時選了一個女角,除了被迫穿裙子之外,為什麼連我的雞雞也不見了?
再次申明,我不是人妖、不是太監,也不是偽娘,我只是暫時失去雞雞的受害者!
就在全台陷入大混亂時,幸好科學家提出了解決方法。
他們說:「我們只要順著遊戲規則,結束這個關卡就行了,到時候遊戲結束,世界也會恢復正常!」
也就是說,我的雞雞也會回來嗎?我感動地抱著電視,終於找到解救雞雞的辦法。

「這個傳說」是不太標準的推塔遊戲,推塔遊戲的規則很簡單,就是把玩家分成兩個陣營,一紅、一藍,先把對方主堡推倒就算獲勝。
只要有一方贏了,這個遊戲也就宣佈結束。
贏了有什麼獎品?沒有獎品呀。玩個遊戲計較這麼多幹嘛?


由於「這個傳說」的玩家超過八十萬人,比例非常高,所以這次非自然現象的受害者也特別多。
人民的生活已經受到嚴重影響,政府因此派出特種部隊──傳說小組,前往進行推塔。
按照科學家的說法,只要推倒任一方的主堡,就可以結束這個遊戲,導正世界的運轉。
傳說小組正在拆塔,電視進行實況轉播。
奧運時我都沒這麼認真地守在電視前,現在全學校的宿舍生也都擠在大廳,一起觀看拆塔實況。
主持人喊著:「喔耶!傳說小組又拆了一座搭,雙方主堡分別在台北車站和高雄車站,台中是分界點,現在台北軍已經拆到彰化了。依照這個進度,明早八點前世界就會恢復正常了。」
五個傳說小組的戰士高舉雙手,擺出勝利姿勢。
他們當然輕鬆啦,又沒對手,只要一直清小怪,然後推塔就行了。
路邊幾個企業拉著大海報,透過實況偷做廣告。
消痔丸,排便順暢沒煩惱。
大奶寶,給妳不加塑化劑的真實大奶。
大罐的卡好用——
主持人又喊道:「現在,傳說小組要前往雲林了。」
「這很奇怪,不合理。」四腳獸摸著下巴說道。
他跟我一樣,都住在宿舍裡,綽號和遊戲ID都叫四腳獸。他也是遊戲玩家之一,跟我一樣是受害者,不過他一點也不在意,因為當時在玩的是個MAN角。
他此時穿著盔甲,擺出沉思的姿勢;而我,卻穿著可愛短裙,露出雙腳的腿毛。
他自封為情聖,大學交往的女友超過十個,因為被人看見他和一個女生擠在廁所裡,所以大家都叫他四腳獸。
「哪裡?」我問。
「你不覺得奇怪嗎?就算我們自己去打電腦,電腦也會派出一組人工AI的戰士來阻止我們拆塔,可是……」四腳獸指著電視說道:「為什麼政府的傳說小組去拆塔,卻沒人來阻止他們?」
「對欸。」我說:「算了,能成功就好。」
「不,我總覺得事情不單純。」四腳獸說道。
「是嗎?那我來占卜一下。」靈媒說道。
靈媒是他的外號,同樣的也是他的遊戲ID。
我們經常三個人一起玩這款遊戲。
靈媒不住學校,這次是特地跑來宿舍跟我們一起看實況的。
他很喜歡靈異的東西,也有一些神經神經的體質,我第一次看到的時候還以為他有病,後來才知道他很容易被鬼附身。
有一次,我們大家在餐廳吃飯,靈媒忽然痴痴地看著我,嘴角還流下口水。
我問他:「幹什麼?」
他就這樣舔過來,用舌頭舔著我的臉頰!
我嚇得一拳毆過去,然後他就醒了,還問我:「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我很想再補他幾腳,是四腳獸幫忙解釋,說靈媒是被鬼附身,揍一揍就好了,叫我別在意。
靈媒一說他要占卜,我們大家立刻阻止他。
「不!」
「住手。」
「不要!」
「千萬別。」
誰知道他這次占卜會不會又引來奇怪的鬼怪附身。
四腳獸拍拍靈媒的肩膀,「看電視,乖吼。」
話才剛講完,電視那頭忽地爆開一陣雷射光。
「啊啊啊──」主持人尖叫著:「不好了,傳說小組遇到突襲了!」
只見路上出現五個閃著紅光的角色,他們是紅營的戰士!
「出現了、出現了!」四腳獸激動地站起身,「看吧,果然沒那麼單純!」
下一秒,五個紅營戰士就在全國的轉播前,各開出一個大絕,輕易就把政府的戰士全部轟飛。


那一晚,我的心情比中華隊輸給韓國還沮喪,因為藍營的戰士輸了,推塔任務失敗。
這代表,我的青春小鳥一去不回來。
「不──」我吶喊著。
隔天,新聞就以頭條播報這個消息:「政府傳說小組遭到不明反抗軍突襲,全軍覆滅。」
記者追問傳說小組,為什麼他們的遊戲等級已經是「超金戰士」,卻連掙扎也沒有就直接被打飛。
一號戰士忽地摀臉哭道:「其實、其實……這隻角色是我新買的,我、我還在練角。」
記者激動問道:「你還在練角?那為什麼買了造型?」
「剛好特價,所以我就買了。」一號戰士說道。
記者露出無言表情,麥克風轉向二號戰士面前。
二號戰士先是一驚,隨後也慌張地哭了出來,「我我……我也是練角。」
「造型也是特價時買的嗎?」記者問道。
「不是,嗚嗚嗚……」二號戰士哭得更大聲了,「那是過年的活動送的,我覺得造型不錯,才開始練這隻角,不要再逼我了,嗚嗚嗚——」
記者的臉上冒出三條線,又把麥克風轉向三號戰士面前。
他已經懶得問了,臉上只差沒寫上「自首無罪」四個字。
三號戰士倒是沒有哭,深吸一口氣說:「實不相瞞,我這個帳號是買來的。」
我看見記者的青筋暴凸,正在壓抑怒火,以免把麥克風砸過去。
記者瞪向四號戰士。
四號戰士立刻說道:「我的帳號不是買的!是朋友借我用的。」
五號戰士哭道:「我已經一年多沒玩了,嗚嗚嗚……我真的是超金戰士啦。」不過那是一年多前的事……
傳說小組是詐騙集團的真相被揭露,推塔計劃宣告破滅。
然而後續還有更離奇的發展。
網路論壇出現捍衛反抗軍的言論,而昨天的反抗軍頭頭也公開發言了。
就在政府和一般人民希望世界能恢復正常運作的同時,卻有另一票人相信這是奇蹟,認為不該讓遊戲就此終結。
網友A說道:「現在是我們的世界了!回到正常世界要幹嘛?」
網友B說道:「我們才是正義之軍,大家快加入紅營吧。」
網友C說道:「不可以摧毀二十一世紀的最大奇蹟!」
網友D說道:「喔喔喔──耶耶耶──」
論壇被紅營支持者洗版,一天內留言就破兩千則。
藍營支持者也不少。
網友1說道:「去你的,吃我的棒棒啦。」
網友2說道:「吃大便!」
網友3說道:「吃我的蛋。」
網友4說道:「吧吧吧──哩哩哩──」
總有一些看不懂想要表達什麼的留言會混進來。
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第一、昨晚轟飛傳說小組的不是電腦AI,而是同為超金戰士等級的遊戲玩家。
第二、政府為了對抗這群玩家,並讓社會恢復原有的秩序,他們公告號召其他玩家,一同加入藍營的陣容。
傳說,就此展開——
第二章 戰隊

紅營的主堡在高雄車站、藍營的主堡在台北車站。
不少玩家認同紅營的理念,紛紛加入紅營的陣容,以抵抗藍營將他們的主堡推爆。
他們那邊有許多超金戰士加入。
「這個傳說」的遊戲設定是這樣,依據玩家的戰績排名,依次分成五個等級。
最高是能出國比賽的「超金戰士」,其次是「金甲戰士」、「銀騎士」、「銅武士」,而最多、最弱的就是「打鐵工人」。
政府那邊在號召自組戰隊,包吃包住、還發零用錢,只求可以徵到超強的玩家幫忙完成推塔。
我考慮了很久,決定加入。
我找了靈媒、四腳獸商量。
「我決定加入藍營,對抗紅營。」我說。
四腳獸表情怪異,「不要吧,你是認真的嗎?」
「超真!」我說。
「屁啦,你有沒有認真考慮?」四腳獸又問。
「當然有啦。」我說,「我考慮了足足五分鐘。」
「啊,以你的腦袋,五分鐘是很久沒錯。」四腳獸摸著下巴,又說:「你知道紅營的頭頭是誰嗎?」
「是誰?」我還真的不知道。
「網路上有人分析,那天紅營的五個戰士,他們的走位、突擊的方式都很像白長壽戰隊。」四腳獸說道。
我一聽,瞬間受到打擊。
白長壽戰隊是一支很有名的戰隊,裡面的玩家都四、五十歲了,曾經代表台灣出國去打聯賽。
因為他們是都抽白長壽的中年男子,所以戰隊就取名白長壽。
誰知道他們都打進前四強了,其中一個阿伯卻忽然痛風發作,手腳無力,所以扼腕而歸。
大家都說,一定是阿伯們在韓國吃太多海鮮才這樣,這一切都是韓國的陰謀。
台灣玩家們也相信,如果那個阿伯沒痛風的話,那一屆的冠軍一定是白長壽。
「居然是白長壽。」我按著心臟,這麼說來我們沒贏的可能了?
「也不一定啦,大家只是在猜,畢竟白長壽在那一屆輸了之後就退隱江湖、隱姓埋名了。」四腳獸說道。
「不!」我說:「我們有默契、還有熱情,不一定會輸。一句話,要不要陪我去?」
四腳獸皺起眉頭,嘆了一聲:「好啦。」
我又問靈媒,「你勒?平常我們都是三人組隊,你要不要一起?」
靈媒拍拍胸脯,「沒問題。」
「不過我們才三個人,戰隊要五個人欸。」四腳獸點出重點,「我們還缺兩個人。」
「上網徵呀,應該很多人願意……吧。」我心虛說道。


得到他們的同意後,我立馬上網徵隊友。
我把我們的遊戲ID、戰績貼上網,尋求志同道合的隊友。
本來我以為會很簡單,但是公告了一整天卻連一則回應都沒有。
就在我即將放棄時,有了三個人留言。
其中一個的遊戲ID是「BOSSKURIA」,看到這ID時,我心頭一震。
不確定是不是撞名,還是有人惡作劇。
我馬上叫四腳獸和靈媒過來看。
「你看,這個名字──BOSSKURIA。」我指著螢幕說道。
「是BOSS嗎?」四腳獸張大眼睛。
「不確定,如果是的話,我們就贏定了。」我不禁咧開嘴角。
BOSSKURIA是玩家中的名人,雖然不是超金戰士,卻是上路之神!只要把上路交給他打,絕對會一路推爆對方的塔;但放在中路和下路就完了……所以才叫上路之神。
第二個應徵者叫「WULA樂」,是個女生。
「這個名字聽起來就雷雷的欸。」靈媒說道。
「女生喔,打得不是超強就是超雷。」四腳獸皺起眉頭,「不考慮。」
「但人家都留言了,還是約來見見好了。」我說。
「有空掛網的女生,應該也不怎樣。」四腳獸搖搖頭,不感興趣。
靈媒說道:「乾脆我通靈問問看要選哪一個好。」
「不。」我馬上阻止。
「NO!」四腳獸也反對。
「吼,都不相信我。」靈媒雙手抱胸,不滿地跺著腳。
「看資料、看資料。」我看向第三個應徵者的留言。
那人的ID是「日向向」,他的自介有寫上等級,但卻是等級最低的打鐵工人。
我說:「那女生沒寫等級,雖然可能會雷,不過這個日向向也很弱,怎麼辦?」
一個戰隊有五個戰士,我、靈媒、四腳獸已經占了三個名額,我們還缺兩個人。
閉上眼睛也會先挑上路之神的BOSSKURIA進來,所以還剩一個名額,就要從日向向和WULA樂之間來挑。
「我當然是挑女生。」四腳獸說道。
「我……」靈媒想了一下,「這樣我們會陽盛陰衰,建議用女生。」
「屁啦。」四腳獸斜眼看著靈媒。
「好咩,我還沒交女朋友,給個機會吧。」靈媒說出真心話。
「總之都約來看看好了。」我說道。
達成共識後,我立刻致電給這三人,和他們約時間碰面。


我們和應徵的三人約在校門口的咖啡廳碰面。
第一個先來的是WULA樂。
靈媒搞得很像相親,竟然穿西裝打領帶。
我問道:「沒必要這麼隆重吧?」
「要給新人一個好印象。」靈媒挑著眉毛說道。
「等一下決定要快喔,她一點過來,BOSSKURIA是一點半會來,然後那個打鐵工人日向向是兩點。」我說:「這樣應該夠時間決定了吧?」
靈媒比著大拇指,「太貼心了,果然是哥兒們。」
說著話的同時,咖啡廳的大門被推開,門上的風鈴發出清脆的叮噹聲。
因為時間也差不多到了,我們下意識看向門口,只見一個正妹走了進來。
那女孩是一個人進門的,我不禁猜測這女孩就是WULA樂。
「很正欸。」我說。
「是我的菜,就是她了。」靈媒忙不迭點頭,頻頻用手肘推我。
「拷,不會吧?有這麼正的妹在玩這個傳說喔?」四腳獸也很驚訝。
那女孩白白的,很有氣質,眼睛水亮亮的。
我們三人不約而同地坐直了身子,然後直直地盯著那女孩看。
她也發現我們了,朝著我們一笑,露出可愛的小酒窩。
就在我們心花朵朵開時,她越過我們直接走向後方的櫃台,對著服務生撒嬌:「要下班了吧,我等你。」
原來不是來找我們的,我瞬間失望。
「就說咩,不可能那麼正啦。」四腳獸攤著雙手搖頭。
「呿。」靈媒啐了一聲,「是我的菜說。」
「是找隊友,又不是相親。」我說。
講完話,門口的風鈴再次響起。
這回進來的是一個綁著馬尾的可愛女生,長得很俏麗。
「喔喔喔!這也是我的菜。」靈媒再次點頭,眼睛張大。
四腳獸拍拍靈媒的肩膀,「不要多想了。」
我不抱希望,但那女生卻朝著我們靠近,最後站在我們的桌邊。
「請問……是培根蛋吐司嗎?」
「啊。」我驚訝地看著她,「是培根吐司加蛋。」
「對不起,我說錯了。」她尷尬地摀著嘴巴。
四腳獸忽地站起來,誇張地伸出手:「妳好,我叫賴鄰翔,叫我賴賴就好了。」
「他叫四腳獸。」靈媒馬上說道。
四腳獸的臉色瞬間沉下,用一種帶著火藥味的眼神看向靈媒。
靈媒也挑釁地回望過去,下一秒又換上親切的笑容對女孩說道:「我叫靈媒,妳一定是WULA樂吧?我可以叫妳小樂嗎?」
「咦?欸?」小樂被兩人的熱情嚇到。
「就是妳了!我一眼就知道,妳一定會是我們的好隊友!」我說。
「啊?是、是嗎?」小樂調整了一下呼吸,羞赧問道:「但是我打得不太好,大多是協助的SUP路線。」
「我們正需要一個專職SUP。」靈媒熱情地握住小樂的手,「拜託妳,一定要加入我們,我們需要妳。」
「你們不先看看我的戰績嗎?」小樂疑惑道:「還是我們多聊一點,你們再決定?」
「相逢即是有緣,我們既然有緣就是上天的安排。」四腳獸說道:「吃飯了嗎?要不要先點一些東西吃?我請客。」
「不用啦,沒關係的,我吃過了。」小樂慌張地揮手。
「他們是太希望妳加入了,妳願意加入我們嗎?」我拿出她的應徵資料,直接打了一個勾。
「你們不問問我任何問題嗎?不要這樣啦,還是問一下吧?」小樂有些不安。
「妳有男朋友嗎?」靈媒問道。
「今晚有空嗎?」四腳獸問道。
「這、這有關係嗎?」小樂露出更加茫然的表情。
「也不是那麼重要。」四腳獸笑道,「反正加入戰隊後,我們以後多得是時間慢慢了解彼此。」
「所以我……確定加入囉?」她不確定地問道。
「對,歡迎妳。」四腳獸給一個自以為很有魅力的笑容。
「謝謝。」小樂吐著舌頭傻笑,這表情實在太萌了。
我們三人露出痴迷的表情,忍不住跟著她一起傻笑,「呵呵呵。」
她看向我手中的三張資料,不經意瞄到BOSSKURIA的名字。
「那是上路之神BOSSKURIA嗎?」小樂的眼睛發光,「我很崇拜他,我有看他的對戰視訊。」
聞言,我們三人互看一眼,透過眼神的交流以及打傳說的默契,我們一秒就知道彼此的心思。
「不是,妳誤會了,只是剛好撞名。」四腳獸馬上把那張紙撕掉,「我最不屑這種偽裝別人ID的人了。」
「我也有看BOSSKURIA的視訊,原來妳也喜歡他。」靈媒挑著眉毛說道:「下次一起看。」
我則是藉口說道:「我去上個廁所。」
脫身後,我即刻躲到廁所去,拿出手機打電話給BOSSKURIA。
BOSSKURIA接了電話,不解地問我:「喂?吐司?我應該沒有遲到吧,我們是約一點半?」
「不好意思,因為我朋友臨時說要加入我們的戰隊,所以人滿了,實在很對不起。」我說道。
我們決定推掉BOSSKURIA,因為小樂這麼崇拜他,讓他加入的話,我們幾人就沒機會了!
這是絕對不容許發生的。
「啊?滿人了?」他聽起來很詫異。
「是呀,我也是臨時才知道,怕你會白跑一趟所以立刻通知你,真的很抱歉。」我說。
「好吧。」他嘆了口氣。
我們又客套了幾句,這才掛上電話。
我長吁了一口氣,太好了,解決了BOSSKURIA,這樣就少了一個競爭對手,我勾起得逞的笑容。
剔除BOSSKURIA實在是很傷的決定,但為了未來的幸福,這是值得的。
現在就剩下日向向可以選擇了,日向向的等級是打鐵工人,我想應該是個不太會玩的雷人吧,小樂估計不會喜歡他,所以不必太在意。
我心裡打著自己的算盤,一邊走回座位上。
遠遠地,就看見小樂、靈媒和四腳獸聊得正開心。我本來要問他們在聊什麼,因為小樂笑得眼睛都瞇了,誰知道走近一聽,就聽見四腳獸正在出賣我。
「真的呀,吐司現在都上女廁,因為他沒有雞雞了。」四腳獸說道。
「騙人,怎麼可能,呵呵呵……」小樂笑道。
我瞬間僵硬。
什麼?他們竟然把我沒雞雞的事情說出去!
「啊,你回來啦。」靈媒揮手說道:「小樂不相信你沒有雞雞。」
「真的啦,你看吐司穿裙子呀。」四腳獸繼續損我:「他就很奇怪,都喜歡用女戰士。」
「我也都用女戰士。」小樂友善地說道。
「女戰士很好用呀。」我順著她的話說道:「太好了,還是小樂理解我。」
「呵,但是你的……」小樂說到這裡,不好意思再問下去。
我難過地垂下頭。
小樂連忙道歉,「對不起,我不應該——」
「所以,我才一定要贏!要讓世界恢復正常,小樂,妳願意幫助我嗎?」我可憐地望向她。
「嗯,我一定會幫你。」小樂點頭。
我在心裡喊著萬歲!
「小樂,我相信妳。」我笑著說道。
一下子我就拉近了和小樂之間的距離。
靈媒和四腳獸瞪著我,靈媒用唇語對我說道:「卑鄙。」
四腳獸也瞧不起我的行為,也無聲地說道:「竟然利用她的同情心。」
情場如戰場,就算我們三人的感情很好,也免不了要來一場殘忍的手足相殘。
對不起了,兄弟們。
我對他們兩人做了個鬼臉。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