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鬼傳01】吃掉之章

作者:振鑫 / 封面繪圖:Rettag
上市日期:2014年1月23日 / 售價:220元 / ISBN:9789862906453

◇1/16金石堂、博客來 網路書局 簽名版 79折 預購
指定書籍,單筆消滿299元,贈「我的霍鬼戰隊 萬用卡乙組」(單張發票限領乙次)
二家網書特別活動:每家隨機10組中,會附上作者親筆撰寫的卡片

博客來 ENTER
金石堂 ENTER


特色

霍鬼會賦予代理人不同的力量,例如暴風、烈火、瘟疫、地震、雷電等
而你的能力,卻是吞食霍鬼……

尋找霍鬼代理人,橫掃奇幻小說界!

振鑫
2014代表神作:
越是正確的事,越需要有人挺身而出。而主角孽是一位戰地記者,他正是這樣的人物。

霍鬼是來自虛空的神祕高靈,人類對其所知甚少,只知道霍鬼擁有摧毀世間的恐怖力量,甚至可以威壓人們稱之為神的造物主。

讓世界陷入戰亂的八十八個霍鬼們,想出一個遊戲,即是他們不能親自介入世間爭奪統治權,而要在地球找尋一名代理人,並且借代理人之手來爭奪地球霸權……

內容簡介

屋頂上,竟有一隻猙獰的龐大魔物。

頭上那對螺旋犄角比村內任何一棟建築都還要巨大,張開的蝠翼遮天蔽日,以致大地盡是他投下的影子。更不可思議的是,他並沒有具體的身體,更貼切地說,他的身軀是由流質的黑暗所構成,在暗黑之海中,時而浮現鱗片、華羽或鬃毛,猶如深不可測的神明,凡人無法窺盡他的全貌。

如此龐然大物竟能輕靈地站在屋頂上,違背物理法則的詭異違和感,更令戰地記者孽感受到超自然的恐懼。

「你看得見我?」魔物,或者是神明說道,以低沉飄渺不屬於世間的聲音。

「你、你是死神?」孽的語聲止不住顫抖,那是發自靈魂深處的恐懼。

「難得有個人類看得見我。我不是死神,」霍鬼振動難以想像的大翅,「我是霍鬼,但也是一個失敗的霍鬼……」

作者簡介

振鑫

你問我何許人也?
少年時期便在文壇立下大志,在下只是一位美中年。

振鑫的握金閣  http://berserkc.pixnet.net
振鑫的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3golden

目錄

自序
第一話 失序的黑森林
第二話 霍鬼的面具
第三話 肢解谷
第四話 神祕大爆炸



以下這則故事,啟發了我撰寫這部【霍鬼傳】。

美國的南北戰爭最後由北方政府軍勝出,他們解放了黑奴,讓黑人成為正式的美國公民。可是戰爭的勝利不代表社會的勝利,當時南方社會還是存有白人至上的種族主義,於是在這樣的氛圍下,三K黨誕生了。
一開始,三K黨是由幾個退伍的南軍老兵組成,宗旨是壓制所有黑人和其他外來移民的權利,將他們貶至近乎奴隸般的二等公民,確保白人可以享有最大利益。為了達成目的,三K黨員經常動用私刑,包括圍毆、殺害、強暴與閹割黑人,並且試圖影響政客發佈對外來移民不利的政策。
在一九二○年代,三K黨一度發展成黨員達四百萬人的黑幫,黑人談之色變,他們不敢與白人爭取權益,深怕一個轉身就受到三K黨員的報復。
故事,就發生在甘迺迪這名青年的身上。
有一天,甘迺迪發現拉拔他長大的黑人女僕被三K黨員強暴,原因只是她搭計程車時,白人司機少找她零錢,所以她與對方發生了爭執。在三K黨的眼中,白人至上,任何黑人若是妄想跨越這條界線,他們便會動用私刑懲戒。
這件事大大激起甘迺迪除去三K黨的慾望,他認為無論黑人或白人,都該享有平等的地位。
自從女僕事件發生之後,甘迺迪致力於在報社撰寫專欄,鼓吹反三K黨的言論,他甚至成為當時黑人第一大報社的唯一白人社論記者。可是,傳媒並無法消滅社會民眾對於三K黨的恐懼,黑人依舊被壓迫,三K黨的地位還是根深蒂固。
甘迺迪繼續思索著他的下一步。他認為唯有混入三K黨,取得他們的情報,才能順利消滅三K黨。
於是,他化名混入了三K黨,繳交了會費,正式成為三K黨員。
甘迺迪被分發到打手的工作,專門應付一些需要打架的場合,也因此,他取得了所有三K黨的暗號和堂口資料。在一次活動中,甘迺迪獲知三K黨為了阻止黑人獲得該有的權利,決定襲擊某個工會,他便將所有資料交給當時的檢察官,希望可以阻止恐怖事件的發生並一舉消滅三K黨。很可惜的,這件事不了了之,檢察官似乎認為憑自己微薄之力消滅不了三K黨,這讓甘迺迪意會到想要爭取黑人得到真正的平等,光靠政府是沒用的。
甘迺迪認為,民眾之所以害怕三K黨,那是因為他們對三K黨一無所知,如果把三K黨的一切攤在陽光下,揭開了神祕的面紗,三K黨就不再令人害怕。
然後,他把所有三K黨的暗號和堂口資料交給了一家製作兒童卡通的電視台,請他們製作關於超人對抗三K黨的故事。
由於世界大戰已過,兒童已經看膩了超人對抗希特勒和墨索里尼的故事,電視台也需要找尋新的壞人來延續節目的新鮮感與熱潮,因此與甘迺迪一拍即合。電視台製作了超人對抗三K黨的故事,並且火熱地在全美播映。
節目播出後不久便在三K黨內掀起滔天大浪,黨員們一回家,便發現自己的孩子披著圍巾,講著他們專有的暗號,還對他們的祕密堂口熟得如數家珍,這讓他們覺得自己參加三K黨一點兒都不酷,像極了兒童在玩扮家家酒。即使三K黨改了暗號,新的暗號也會很快被電視台播映出來,剩下的黨員覺得太丟臉,紛紛退出三K黨,也沒人願意再繳會費,三K黨的會員無法抑止地迅速流失。
任誰也沒想到,為禍美國多年、就連警方也束手無策的三K黨,就這樣被一齣卡通給瓦解,栽在一個報社記者的手上。
越是正確的事,越需要有人挺身而出。
【霍鬼傳】的主角孽是一位戰地記者,他正是這樣的人物。

振鑫 敬上

精彩試閱

第一話 失序的黑森林

「窮人才要苦練箭術,我們有錢人擲手榴彈。」
──萬惡之子彌日向

I
傍晚,該是到鎮上找間旅館的時候了。
嗯,還是酒吧好了,趕了好幾天的路,實在需要放鬆放鬆啊……。
叼著香菸的年輕男子抬起頭,確認生鏽的路牌上標示著「嘀嘀咕咕鎮」,這才拿起掛在胸前的攝影機,忙碌地按下快門。
他是孽,《丹楓日報》的特約戰地記者。
幾天前,報社通知他,數名重傷的精靈從黑森林逃出,說是精靈界發生戰爭,請求各路盟友出兵協助平亂。
和平了數千年的精靈界竟然發生戰爭,絕對是夠格當頭條的大新聞!
為了比別家報社更早掌握到第一手的消息,總編派孽前往精靈界,而嘀嘀咕咕鎮正是距離精靈界最近的城鎮。孽在心裡暗忖,在霍鬼當道的亂世裡,說不定這又是一件霍鬼的把戲?
孽透過鏡頭,觀察著鎮上的動態。
鏡頭裡,太陽都還沒下山,幾個店員就打著哈欠,關起鐵捲門來準備打烊。無論老闆或員工都會準時下班,這是典型邊境城鎮的生活寫照。
將鏡頭拉得更遠,可以看見嘀嘀咕咕鎮猶如襁褓中的嬰兒,竟被一望無盡的參天古林所環抱。聽說,早在人類誕生在這個世界之前,這片原始林便存在於此了。
白天,陽光透不進高聳入雲的樹海裡,走在森林底部,渺小的旅人只會感到置身在黑暗之中,因此又被稱為黑森林。所謂的精靈界,正是位在這片原始林的深處,除非有精靈帶路,否則以區區人類之力,根本無法抵達神祕的精靈之鄉。
鏡頭又拉回了近處。
沒有軍隊、沒有被炸毀的房子、也沒有逃難的人民,這裡一點兒都沒有戰爭的緊張感。孽知道這樣的照片無法向總編交差,於是放下了相機,逕自走入鎮內。
約莫過了五分鐘,他找到一間便宜的破舊旅館,房間有霉味、偶爾蓮蓬頭的水還會出不來的那種。在放置好行李之後,他關上房門,徐徐來到櫃台,走向那位禿頭的老人。
孽的視線瞥向桌上的菸灰缸,然後遞了一根香菸給老人,「請問,酒吧怎麼走?」
「走出大門右邊第三間店就是。」老人不客氣地收下並點燃香菸,吞吐了一口,說道:「外地人,這裡可不是旅遊的地方,黑森林好像出亂子了,最近很多傭兵和賞金獵人都會聚在酒吧裡,看來快要戰爭了,或者說已經開始戰爭。對了,你應該不是旅客吧,看你白白淨淨的樣子,一點兒也不像傭兵?」
「我是記者。」
「原來如此,難怪不怕戰爭。」老人恍然大悟。
「謝謝,那麼我到酒吧了,再見。」
「不用去了,酒吧昨天才倒閉,你去也沒用。」
「咦?你不是說最近很多人去捧場,怎麼忽然間就倒閉了?」孽嘴裡的香菸差點兒沒掉到地上。
「因為店內酒沒了也不補貨,酒保和服務生怕被客人責罵就落跑了,店裡沒酒沒人,開得起來才有鬼。果然昨天大門上就貼了頂讓的紅紙。」
「酒吧老闆都沒到店裡嗎,怎麼酒沒了也不知道?」
「你猜對了,真的是沒到店裡。該怎麼說呢,應該從酒吧老闆是一個矮矮胖胖的精靈說起吧——」
「等等,精靈有矮矮胖胖的嗎?」孽歪著頭問道。在他的印象中,精靈個個都是身材苗條、男俊女美,莫非這隻是突變種?
在孽的追問下,老人搔著乾癢的頭皮,開始述說酒吧的故事……。
「有,這隻就是。吃得太好,就算是精靈也會變形。」老人彈了一下菸灰,繼續說道:「這個酒吧老闆叫彌日向,確實是耳朵尖尖的那種精靈沒錯,據說父母非常有錢,他也就過著幸福的富二代生活。問題就是,太幸福了。」
「喔?」
「當彌老爸每個月都收到四、五十萬元的酒店帳單,心想讓彌日向這麼浪蕩下去也不是辦法,可是彌日向不愛唸書又不工作,未來似乎只能當老闆?」
「因為不愛工作只好當老闆,不愧是有錢人的想法。」孽戲謔道。
「可不是嗎?」受到孽的鼓舞,老人說得更起勁了,「彌老爸記得這個寶貝兒子好像很喜歡熱帶魚,所以頂了一間水族館給彌日向經營,他對彌日向也不抱什麼期望,只希望這間店可以綁住他,讓他少跑幾趟酒店就行了。因為水族館再怎麼虧損,一個月不過虧十幾萬,和動輒四、五十萬的酒店帳單相比,這實在是太划算的生意了。」
「開店是為了虧錢,我也好希望能有這種高級煩惱。」孽調侃道。
「彌日向沒讓老爸失望,雖然生性懶惰,每天幾點開店完全看心情,一般人想碰上開店就像在簽樂透一樣,但是這間店確實綁住了彌日向很多時間。每當彌老爸從會計手中收到十萬元的虧損帳目,總是笑得眼睛都瞇起來了,也深信開水族館是正確的選擇。」
「每個月都在虧損,聽起來彌日向顧店是做健康的,應該無心經營吧。」
「後來,彌日向對水族館的熱情退了,魚生病也不照顧,到店裡的時間也越來越少,飼料沒了也不叫貨,最後魚全都死光了。由於感覺隨時會倒,所以一直募不到店員,最後水族館撐不到一年就宣告倒閉。」
「我剛剛算一下,一個月省四十萬元的話,一年可以省四百八十萬元的帳單耶,彌老爸應該會繼續開店給兒子經營吧。哈哈。」
「不錯不錯,你終於能夠明白有錢人的想法了。」老人熄了菸蒂,微笑道:「後來,彌老爸又頂了一間餐廳,但是彌日向過慣了少爺生活,店裡的一切自然不聞不問,只是意思意思去店裡坐一下,有時候連裝裝樣子也不幹,不曉得到哪裡鬼混去了。就這樣,彌日向又做倒了幾間店。」
「從某個角度來看,彌日向也算是個經營企業的鬼才了?」
「後來,彌日向做倒的店太多,彌老爸為了顧及愛子在精靈界的名聲,便到本鎮頂了一間酒吧。後來的發展,嗯,你懂的。」
「我懂。酒吧照例倒閉,彌老爸則是在物色下一間要倒閉的店。」
「不是喔,彌老爸學聰明了,早在彌日向還在經營的時候,就已經頂好下一間店在等了,這樣才不會有空窗期。」
「所以,現在彌日向在?」
「鎮上唯一的咖啡館。」老人指著門口,說道:「走出大門右邊第四間店就是。」
「喔,酒吧的隔壁。」
「反應真好。」老人補充道:「酒吧倒了之後,賞金獵人和傭兵都聚到咖啡館去了。如果你要打探戰爭的消息,可以到那裡碰碰運氣。」
「謝了,我得趁咖啡館倒閉前快去。」孽撇下老人,轉身走出了旅館。
果然,走沒多久,他就見到那間無緣消費的酒吧。
聽完老人的故事之後,孽拿起掛在脖子上的攝影機,饒富興味地拍下酒吧鐵捲門上的頂讓紅紙。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彌日向也在這裡留下了不凡人生的標記。
透過玻璃望進隔壁的咖啡館,裡面客人冷冷清清,並不像老人說的那麼熱鬧。
孽推開大門,徐徐走入了咖啡館,空氣中響起清脆的風鈴聲。
沒有親切的歡迎光臨、也沒有服務生帶位,女店員坐在吧台內看小說,絲毫沒有注意店裡來了新客人。
孽坐到了吧台前,拿起菜單,說道:「嗨,我想要一杯咖啡。」
「咖啡賣完了。」店員連頭也沒抬,視線仍然黏在手裡的愛情小說。
孽的肚子發出咕嚕聲,他摸著肚子,說道:「那給我一份起士蛋糕。」
「蛋糕沒了。」
「水果茶?」
「沒了。」
「手工餅乾?」
「沒了。」
孽悄悄望著店內的其他客人桌面,沒想到桌上都只擺著一杯水……。
「我知道了,給我一杯水吧。」孽識趣地道。
「我們可沒有礦泉水。」
「白開水,謝謝。」
彷彿對客人的打擾感到不滿,店員暫時放下愛情小說,拿起旁邊的水壺斟了半杯水,然後擺在孽的面前,「白開水一杯五十元,請先買單。」
孽認份地付了帳,暗忖這間只賣白開水的咖啡館到底能撐多久?
他喝了口水,沒有忘記來到咖啡館的目的。
唯有靠著精靈的帶領,人類才能進入位在黑森林裡的精靈界。所以,他若想進入神祕的精靈之鄉,非得找個精靈帶路不可,例如:彌日向。
原本他想跟著精靈界的援軍進入黑森林,但是似乎晚了一步,現在會在店裡喝白開水的傢伙,估計也是因為某種原因而擔擱了。不管是坐在門邊那個帶著怪異大劍的傢伙,還是靠牆那名把玩手槍的女人,他們的眼神不時地飄向窗外,接應的精靈大概是遲到了。
果然,想進黑森林,還是只能指望彌日向了。
「你們老闆今天會來店裡嗎?」孽試探地問。
「不知道,這種事很碰運氣的。」
忽然之間,空氣中傳來了清脆的風鈴聲。
孽回頭一看,走入店裡的赫然是一個矮矮胖胖的精靈!
他滿臉通紅、眼神迷濛,走路歪歪斜斜的,估計是喝懵了。從各種可能判斷,孽認為對方就是彌日向無疑。
孽下意識地拿起胸前的相機,喀嚓喀嚓的快門聲響起,他記得萬花筒專欄很缺圖稿,今日剛好可以賺點外快。標題他都想好了,就叫「基因突變的精靈」。
劍士和槍手雙雙從座位起身,迎向宿醉的精靈。孽見兩名武裝份子凶神惡煞的模樣,他也不上前攪和,而是在一旁靜觀其變。
「你是接應人嗎?」劍士納悶地道。
「我是老闆,不是……什麼怪人……」彌日向打了個酒嗝。
女槍手瞥向眼前的小胖子,質疑道:「等等,有這麼胖的精靈嗎?會不會是某種魔法生物?」
「應該是精靈吧,妳看,有尖尖的耳朵。」劍士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喂,我當然是精靈啊,你們這樣太失禮了吧。」彌日向雙手扠腰,似乎在表達抗議。
「失禮的是你們吧。你們精靈界的使者到傭兵所貼榜,說精靈界在戰爭,急徵傭兵,意者只要到嘀嘀咕咕鎮的酒吧集合,就會有精靈前來接應。」女人一邊說著,一邊搖晃彌日向的肩膀,好確定他有在聽,「我們大批弟兄到酒吧,結果酒吧昨天就倒了,你快說,這是不是惡作劇?」
「別搖了,我快吐了。」彌日向瞇著眼睛,滿臉狐疑地道:「你們是不是喝醉了?精靈界和平得很,哪裡……有什麼戰爭——」
「我就說是惡作劇吧!竟然騙我來喝白開水!」劍士憤怒地朝彌日向的臉揮了一拳,彌日向被打得向後飛仰,額頭撞上牆壁時還發出一記沉響。
就在彌日向被痛扁的時候,孽不禁感到心驚。
一個人再怎麼醉也能走回家,還會記得自己的姓名。更何況戰爭乃是天大的事情,精靈界若是開戰,身為精靈的彌日向豈有不知情的道理?
如果彌日向所言屬實,精靈界沒有發生戰爭,那麼出外求援的精靈又是怎麼回事?
孽越想越是心驚,不斷在腦中編織各種故事。有間諜片、宮鬥片、愛情片、也有科幻片……。
「可惡,我真是大笨蛋,居然還留下來多等一天!」女槍手的皮靴不留情地踩向倒地的彌日向,劍士也舉起椅子猛砸,直到彌日向被打成了豬頭,兩人這才悻悻然離去。
女店員的視線依然沒有離開過愛情小說,彷彿只是個收銀機器人。
孽放下相機,走向彌日向的身旁。
彌日向的臉滿是腫包,幾乎認不出原來的樣子,孽用手指戳了他一下,探道:「你還好吧?」
「我的頭好痛啊……」彌日向痛苦地爬了起來,抱頭道:「我喝到假酒了嗎,頭怎麼這麼痛!」接著搖搖擺擺地走向櫃台,喝道:「好渴,快給我一杯、兩杯、三杯水好了!」
女店員淡定地把整壺冰水放到彌日向的面前,繼續剛才未完的小說。
彌日向舉起水壺,似乎要灌水解宿醉,孽在一旁猶豫著要不要提醒他這不是宿醉,他只是被痛扁而已。
好一會兒,彌日向終於發現有人在看他,斜眼道:「你是誰?幹嘛一直看我?」
「你好,我是孽,丹楓日報的戰地記者。」孽掏出一張名片遞給彌日向,接道:「聽說精靈界發生戰爭,我特別來採訪戰況。」
「少騙人了,精靈界發生戰爭?我怎麼不知道?」彌日向醉醺醺回道。
「酒吧聚集了很多傭兵,難道你不覺得奇怪?」
「我又沒進店裡,怎麼會知道?」彌日向說得理所當然。
空氣中傳來清脆的風鈴聲,眾人回頭一望,竟是一位渾身血汙的精靈!耳朵尖尖、身材苗條、長相俊美的那種。
精靈推開店門,走沒幾步便倒在地上。
彌日向上前一探,倒地的精靈竟然沒了氣息,經過這一嚇,彌日向的酒頓時醒了大半。
「死了,沒氣了……」彌日向神色慌張。
「說不定精靈界真的發生戰爭了,你應該多少知道一點吧?」
「我又沒回黑森林,怎麼會知道!」彌日向回得理直氣壯。
「你認識他嗎?」孽一邊問,一邊舉起相機拍攝地上的屍體。
「不認識。」彌日向搖頭道:「他是夜精靈,和我們星精靈不同族類……唉,我要回家一趟,精靈界可能真的出事了。」
「我想採訪精靈界的戰況,能不能帶我一起去?」孽請求道。
「會有我的專訪嗎?」彌日向忽然開口道。
孽不禁皺起眉頭,「這個我可以打點。」
「會上頭條嗎?」
「只要事情夠大條,應該不難。」
「成交,你就跟我走吧,我會罩你。」勒索得逞,彌日向露出狡猾的笑容。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