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府城屍露錄】御靈戀人

作者:大叔 / 封面繪圖:Loiza
上市日期:2014年1月23日 / 售價:190元 / ISBN:9789862906484

◇販售資訊/1.16開放79折預購

金石堂 ENTER
博客來 ENTER


特色

妳,就是我最完美的殭屍
操屍術天才與重兵器殭屍少女發下戰帖——

「從我左手邊進來的是身高一百六十二公分、體重約兩顆蘋果重,仕家最強殭屍,陳樂倩;我的右手邊,以『歿生歸藕』之法,喚醒的身高一百七十四公分、體重三百四十五公斤,邪家天才的自信傑作,張初蘭──」

天下道士鬥殭屍大賽,正式開始!

內容簡介

強大的殭屍,必然凝結著巨大的執念:

……好恨、好恨…我是無辜的…
給我身體…我要報仇……
好恨……恨呀──
仇……我要報仇。

幾百句類似的言語擺盪著,他敏捷地揮舞小刀,小刀刺入靈魂時,上頭的咒字發出了紅光,把怨靈吸進刀刃中。

我想活下去——
活過來,用我準備的肉身歿生歸藕!

這是天才邪谷最得意的作品,除了一點點小缺陷以外——
今天也要便便喔,打開馬桶蓋,脫下褲子(裙子)和小褲褲。」水果姐姐模仿脫褲子的動作連續兩次,身子抽筋似的點蹲,初蘭很聽話地照做,脫下來的內褲懸掛在腳踝邊——
為什麼總是違抗命令的她只聽水果姐姐的話!!!!!!!!!!!

作者簡介

大叔
目前就讀某國立傳播研究所,寫作約莫8年,不過依舊是個文筆奇差的白痴。喜歡特別有質感的故事,筆下不會有主角威能的王者、莫名的神兵、或者瓊瑤式的愛情,喜歡刺激性的戰鬥故事和熱血老套的劇本,擅長靈幻和科幻、獵奇的故事,相信人性本惡,卻看了「再見了,可魯」淚灑片場,最近苦惱上廁所的時間越來越長了。

目錄

人物介紹
楔子
第一章 邪谷與初蘭的異常愛情之一
第二章 道法是為了浮幻的人們
第三章 邪谷與初蘭的異常愛情之二
第四章 嫉惡偵探與吵鬧狐狸
第五章 邪花開

人物介紹

邪家
邪谷:邪家的繼承者,百年難得的天才。
張初蘭:邪谷的專屬殭屍,擁有可怕的武器「蘭因絮果」。
李玉書:照顧邪谷的部下之一,個性有點婆婆媽媽。
李玉生:玉書的弟弟,個性自由,不受拘束。

仕家
仕巡:本作的主角,正面臨台灣的不景氣。
陳樂倩:仕巡的專屬殭屍,每天看電視的時間超過八小時。
仕夕:巡的妹妹,體內蘊含神祕的靈力。
仕霞:巡和夕的母親,身兼仕家本家和分家的大當家。
仕濟:巡和夕的父親,前當家,因許仙而亡。
犬養仕太郎:仕家第十九代當家。
千早:仕霞的專屬殭屍,在七寺八廟的爆炸中消逝。
景兒:金童玉女的金童。
怡兒:金童玉女的玉女。
勞倫絲.皮海:贊助仕家的企業集團老闆。

役家
役八雲:役家的繼承者,是巡的未婚妻。
能涼:八雲的犬神,喜歡狗餅乾。

其他
神祕男子:擁有御靈珠的男人。
饕餮:不明操屍術所構成的中二女孩。
阿部:似乎跟巡有曖昧關係的男子。
喬:遺棄在地下道的女孩。
可雅:相信天堂的少女。
阿努哈:邪谷在泰國遇到的降頭師。

精彩試閱

楔子
嘟嘟嘟嘟……
「喂……」
「霞,是我,勞倫絲,最近過得如何?」勞倫絲很難得地打給了霞。
她當初依照霞的請託來到台灣,表面上看似是為了七寺八廟之封,實則是解決本家紛爭,目前暫留台南觀察仕家的少爺。
「勞倫絲,妳怎突然打電話給我,是因為太想我了嗎?哈哈、我會不好意思。」
「誰想妳……」勞倫絲正準備回嘴,電話筒傳來刺耳銳利的雜音。
「景兒,我說過不准搶怡兒的玩具,你再給我犯一次,你就跪在本殿一個晚上,懂了嗎?不准哭──勞倫絲妳剛剛有說話嗎?」這轉變之快不愧是集本家分家的大當家。
「七寺八廟之封的問題已經處理完畢,妳應該能安心不少,千早,妳那隻妖狐……抱歉。」勞倫絲閉起眼回想那時的經過,想仔細地闡述整個過程。
「不必說抱歉,也沒什麼好抱歉的,千早她完成自己的使命,是我引以為傲的狐狸。」霞捲起和服的長袖,凝視手臂上的刺青,刺青黯淡無光。
「妳看得真開,我以為妳一直都是黏著小孩的孩寶,妳該不會還在看《親子不衝突 》、《打開孩子的心扉》這類的親子叢書吧?」
「誰是孩寶啊,我只是想多少了解那孩子在想些什麼?未來那些人只會越來越多。」
「那些人……妳是說想要搶御靈珠的傢伙?我看這才是妳要我來台灣的目的吧,霞,我可不是保母。」
「唉呀,被拆穿了。拜託啦,勞倫絲,我能依靠的只有妳了。」霞故意用撒嬌的語氣說。
勞倫絲深深地嘆了一口長氣,她總是無法拒絕這位認識超過十年的老友,年輕時跟她一同的回憶湧現,不是不能拒絕,她很明瞭霞是不會勉強別人的人,且會願意承擔一切。
仕濟死的那個晚上,所有人把矛頭指向霞,為什麼不捨身保護夫君?但勞倫絲更想問這些僅存的家老,他們究竟知不知道,霞為了保護她與濟的孩子,得承受多少愧疚與苛責?這些言語和壓力最後也是霞默默吸收,勞倫絲能做的僅是盡力支持她。
寒夜裡,台南冷風吹著大宅點燃的驅邪燭火,火影散閃,濟的屍體平躺在霞的前方約五公尺的距離,懷裡抱著仍在熟睡的夕,一旁的千早牽著年幼的巡,勞倫絲站在門邊不發一語,長吐一口煙後,抖落了菸頭上的菸灰。
「許仙這個背叛者,不可饒恕,竟為了御靈珠殺了當家,而仕霞,在場的妳竟然沒有捨身相救!」其中一位家老罵道。
當時的情景歷歷在目,勞倫絲知曉霞為了保護孩子,在對抗許仙時,選擇了天秤相同重量兩端的其中一端。
「這樣的女人,總有一天會成為許仙的目標,把御靈珠之法洩漏出去。現在許仙已經不知去向,為了保留御靈珠,我建議讓仕霞到分家,一來御靈珠離開府城,二來子嗣置留在本家。」一位家老自信滿滿地說,早已忘記自身的操屍術垂垂老矣。
勞倫絲想幫霞說話,但面對著眼前迂腐的家老。說得再多,她的話語只讓霞的懲罰更加嚴重。
「我願意承擔任何懲罰。御靈珠之法……各位家老們,如果擔心我會洩漏出去,把我囚禁分家,霞甘願承受,只是、我希望千早能留在本家照顧巡和夕。」
霞跪坐在地,頭重重地往冰冷的地上一叩,懷裡的夕並沒有因此而感到不適。
眼前,就算想哭,她也會忍住,痛到多深,她不會在乎。
「哼,還想討價還價。」
「不過千早身上確實有御靈珠,搞不好……」家老思考一會,讓千早和霞到了分家,論操屍術的技術,眾家老沒一個是霞的對手,何況還是九尾座下妖狐。
空氣凝結,家老們看向千早,巡緊緊地躲在狐狸的裙襬望著受罰的母親,趨光的飛蛾落入燭火,薄翅燃起一陣臭煙,大宅內的光影打亮了每一位家老貪婪的面孔。
「好,我答應妳,但妳明天就得啟程,妳多待在府城一天,許仙找來的危機便會多一分。」
終於,懲罰決定,霞內心沉重的石頭落入無止盡的深淵,手臂的刺青泛紅畫下淺淺紅絲,一股深深的刺扎入千早,那陣陣麻麻的痛楚彷若言語。
「不要……」
「不想分開……」
千早的淚靜靜地流,任憑它打濕衣襟,她的主人霞不能哭泣,不能讓這群家老看到她哭泣的模樣,她得提起一位操屍術者該有的尊嚴。
「不想分開……」
「想要一直一直在一起……」
這份尊嚴不是很重要,霞考量未來在分家的立場,她絕不可以軟弱。心裡斷斷續續的思念,千早默默承受著。霞的思考很正確,現在的許仙只想對掌握御靈珠之法的人動手,而略懂此法的僅有霞與濟,家老們說穿了,不過是前代當家遺留的舊物。
「可是呀、媽媽希望……」
「你們可以幸福……」
到了分家,或許可以轉移許仙的目標,讓千早留在這裡也能防止許仙的突襲。此刻的霞雖未掛上大當家之名,她已經看得比老花的家老更遠了。
「對不起……」
「真的對不起……」
霞起身把懷裡的夕託給了千早,摸了巡的頭,替她忠心的狐狸拭去眼角的淚珠。
「千早,拜託妳了。」這句拜託蘊藏著多少不忍心與思念,單單是一條最純粹的情感,誰也無法體會。
「是,霞大人,千早、一生懸命會守護少爺和小姐的說。」
「別忘記照顧躲在門後的樂倩。」霞露出平時溫和的笑容,門邊的樂倩驚慌地跪在地上不停磕頭認錯。
「是的說、是的說。」
霞披上唯有當家才有資格穿戴、印有徽章的白色披風,朝亡夫的屍體看了一眼,撥開頸背的髮絲,從容踏出本家大門,對家老的辱罵充耳不聞。
在千早逐漸模糊的視線中,霞的身影消失了,不管如何追喊,一切都消失了。
過了好久,家老一個一個過世,僅留下破舊的大宅。

「勞倫絲,妳有在聽嗎?」
「抱歉,我有點恍神。」勞倫絲搖搖頭說。
「是太累了嗎?我剛才是說千早留下的御靈珠,你們有回收嗎?」
「啊!」雖然用了驚嘆號,其實這個「啊」頂多是喉嚨吐出的氣音。
御靈珠,千早遺留的御靈珠到哪去了?
勞倫絲在七寺八廟後,負責部分的重建工作,儘管忙碌她也做到面面俱到,唯獨漏掉這顆御靈珠。
「有回收嗎?勞倫絲妳怎麼不說話?」
勞倫絲連忙切斷電話,開始進行大規模的調查,她清楚地知道,御靈珠落在其他操屍術者手裡,了不起就拜託作者寫一段熱血的中二戲碼;如果是在仕家的宿敵——邪家手上,那、勞倫絲笑不太出來。

第一章 邪谷與初蘭的異常愛情之一

邪谷將書闔起,放回左側的書架上,距離客人來訪的時間約莫剩下半個小時,他稍作打理,換上格子襯衫走到客廳。
負責照顧邪谷的家臣李玉書,正在廚房和客廳之間的吧台前,收拾晚餐的碗盤,她穿著一襲富有古味的改良式旗袍,襯出她本身的韻味,窈窕的姿態在廚房裡來回往復,俐落地把剛剛濺在流離台的汙漬擦乾淨。
近來,可能是醉心於女性雜誌,竟將她那頭烏黑長髮徹底染燙一番,看來她是真心看上了雜誌裡頭刊載的流行造型,整體打扮煥然一新,光線打在亞麻色捲髮上顯得格外俏麗動人。
也罷,在泰國的那段日子要是沒有玉書,邪谷與另一位家臣只能依靠泡麵度日。
邪谷,身為邪家第二十四代當家,可不是週末偶像劇裡那種會對屬下的穿著挑三揀四、批評指教的機車上司。
「邪谷當家,待會來訪的客人,需要戒備嗎?」玉書放下手邊的碗盤,兩眼銳利地盯著邪谷對面空蕩的位子說。
「不必……」他端詳那位子說:「還有,泡茶的水煮開了。」
「啊啊、你如果發覺了怎麼不早說、吼、就會裝酷……」玉書趕緊把瓦斯轉小。
邪谷靜靜地打開電視,沒有特別關注節目的內容,雖然電視上播著「激鬥!美少女白濁泥漿摔角」。
手機的鈴聲響了,玉書接起。
「你們已經在門外了。真快呀,我馬上去幫你們開門,等一下呦。」
噗滋噗滋啪搭啪搭……H!穿著遊走電視尺度邊緣的比基尼少女們,肉體彼此交鬥,泥漿四處飛濺,拍肉聲接連傳出。
雖然邪谷對門外的訪客感到好奇,但是對一個理解體育競技美好的純情少年來說,這場將力與美淋漓表現出來的精采對決,果然更令人在意啊!
「你們人到就好了,還準備禮物。」門口處傳來轉開門把拉開鐵鍊的聲音,還有玉書與訪客簡單寒暄。
「哈啊哈啊,討厭,不管哪裡都黏答答♥」依舊在泥漿中奮鬥的少女們,嬌嗲喘著,其中一方股間全開雙腳扣住對手,猛扯對方的泳褲,泳褲因此更往深處陷入,她企圖讓對手感到難堪自行投降,另一方則倒臥在她身上,激動地緊抓住胸器不放。
「這是台南依蕾特的布丁,很有名,不過因為缺貨的關係,我們只買到杏仁奶酪口味。」
「白色、黏濁的液體不小心灌到身體裡了啦♀」剛才喪失資格少女雙頰漲紅,臉上流淌著好像失去了什麼的淚水。
「唉呦,這怎麼好意思呢,我最喜歡那濃郁的香氣了,真是等不及要將它含在嘴裡細細品嚐了,趕快進來吧。」
玉書這個女人個性婆婆媽媽的,年紀二十八歲,目前未婚,誠徵男友中。
「邪家的年輕當家,你好,我是……哎呀!你的臉好紅啊,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沒事的,請繼續。」邪谷擦掉臉上熱情的汗珠,神情自若地往後抓起遙控器關掉電源。
「謝謝你願意接受我的拜訪,在下名為……」年紀約略三十末的男性聲音。
「……自龍淵甦醒的最終神兵美少女。」後面是略有稚嫩的女聲。
訪客兩名在玉書的引領下,邪谷前方的位子,鬆軟的沙發一口氣往下沉壓,映入眼簾的人影跟自己的評斷沒差多少。
男子的打扮,很明顯地是為了禮貌刻意穿上西裝,黑色布料和新潮的剪裁,兩眼灰色不透光,看來他有點視力上的毛病,周身散發著一股難以忍受的氛圍,是殺氣?或是操屍術者才會有的氣場?
後方隨意亂答話的少女,年紀可能還不到玉書的一半,光著腳丫在沙發椅上亂晃,髮色是極為稀少的銀白,這種只在動漫等二次元產物下誕生的顏色,或者是歡樂銀髮族的節目中才會看見,綁著像哪吒的髮型,衣著是粉色圓領T恤搭薄外套。
一看到她,邪谷那雙法眼透是少女的一切。
這傢伙的操屍術法,所用的概念是專屬單一制,是考慮殭屍能力的操屍術類型,術法是──
不清楚、不知道、不明確、無法構成,一堆負面的詞彙充斥少年的腦海。
「大哥哥一直看著我,莫非是喜歡饕餮搭啦,好害羞。」那女孩對著邪谷露出一臉微笑。
「饕餮不可以無禮。」
男子連忙阻止少年與饕餮繼續交談,深怕藉由交談中了解饕餮的底細。
邪谷使個眼色,玉書把剛才從男子手上接過的布丁放在盤子上端過來。
「請用。」
「哇──布丁,哈哈哈哈哈,饕餮最喜歡,嗯……好好吃,喔喔喔喔──有一千兩百萬個──好吃!」女孩將布丁吃進嘴裡,一臉幸福的模樣。
而邪谷在短時間內對玉書下達簡單的命令:「玉書,是時候就準備動手。」
「沒問題,邪谷當家。」
在享用布丁的同時,男子從口袋裡掏出一個紅色的盒子,看似像會放鑽戒的盒子,打開,世界少有的光彩從黑暗中解放,剔透的珠子散發靈蘊,又帶著一股刺骨的寒氣。
「邪家的年輕當家……你知道這玩意嗎?帶來希望光明的珠子。」
少年因為清楚珠子的來歷而感到激動。
「說是帶來希望光明是否合適?那正是仕家不傳之祕,御靈珠。你手上有這顆珠子,我不得不懷疑你跟仕家有所牽連。」
每個操屍術者夢寐以求的御靈珠,離他短短幾尺,即使全身興奮顫抖,邪谷也得忍耐,才是當家的風範。
「真令我失望至極,明明有世間少有的操屍至寶在前,依然望聞不動,難道邪家衰弱到不像話的地步,逃到泰國去的傳言果然是——」
殺氣,那人輕佻的口吻跟著殺氣一起放出。
「停手!玉書。」
「是,當家。」
玉書收回架在男子脖子上的手刀,邪谷的襯衫被冷汗浸濕,而饕餮正拿起男子的布丁吃起第二個。
「原來邪家還不弱,陳永華先生看見了應該能含笑九泉。」
《台灣通史》:「陳永華,字復甫,福建同安人。永華聞父喪,即棄儒生無,究心天下事。時成功延攬天下士,接見後,與談時事,終日不倦。大喜曰:『復甫今之臥龍也。』授參軍,待以賓禮。」
眼前所謂府城七寺八廟,攻熱蘭遮城用之屍兵皆陳永華所佈,畢生所學由學生仕氏和邪氏編纂《府城諸仙錄》,爾後,為兩大名族仕家及邪家。
「如果我說我想要、想要那顆御靈珠……先生願意承讓是嗎?」邪谷將雙手指尖成對相連,形成一個三角形,那是少年沉思時特有的動作。
邪谷打從心底渴望著這顆御靈珠。
說來慚愧,仕家在屍體的保存與修復方面遠不及邪家,僅靠一顆珠子的製作祕方,延續靈魂、意識、心靈、感情等方法;邪家漫長的歷史仍找不到任何關鍵,頂多是靠咒術勉強支撐殭屍的靈魂。
仕家與邪家同等背負大操屍術者,陳永華先生的技術,彼此互相追逐,為的不過是想讓當年幫助鄭成功的屍兵重回於世。
邪谷很想創造一具世界上最完美的殭屍,來證明邪家的實力,因為背負著當家的名號,因為他追隨的事物是一般人無法跨越的。
「御靈珠可以借你,完全沒有問題的……當家。」男子笑著說,似乎很滿意邪谷貪婪的模樣。
「借?」
「我可以把珠子借你,讓你研究,我想邪家優越的技術只要稍微分析過,應該能輕易知道珠子的製作方法,況且還是你……『歿生邪谷』,我要求的條件就十分容易——擊垮仕家本家。」男子的臉隨著話語的起伏裸露出他真實的表情:「奪走本家少爺的御靈珠也無所謂,我給予你戰鬥的最低資本額,就算後來終止交易也無妨。」
邪谷身後的玉書感到害怕,在她的眼中,那個男人對仕家的憎恨極深,由不得把御靈珠交付給邪家,只為了完成「最完美的殭屍」後面的復仇計劃。
這聽來對邪家佔盡便宜的交易,不過人不會輕易讓自己吃悶虧,但是邪谷又捨不得桌上的珠子,反正早晚也得和仕家打個照面,操屍術者互相吞噬本是尋常。
少年拿起珠子,饕餮露出甜甜滿足的微笑。
一段關於邪家古老的傳說,卻也因為這個傳說,牽動著邪家與仕家曾經百年的爭鬥。
你知道嗎?
最古老的操屍術、最完美完備的殭屍,付出同等的代價,會實現術者一個願望,那並非是老天的憐憫,而是老天感慨自己奠定的遊戲規則被凡人打破的獎勵。
曾經有人許過願望……故事就到這裡結束了。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