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靈03】無明幫主

作者:清朗 / 封面繪圖:Loiza
上市日期:2014年1月16日 / 售價:190元 / ISBN:9789862906491

販售資訊/1.9開放79折預購

金石堂 ENTER
博客來 ENTER

特色


沈臻

無明幫幫主。刀靈是一把大馬士革刀,而且較難練成的外三門中的雷門。

臥底
今年最值得期待的作家清朗

千秋萬歲不得不承認,獵人公司的兩個頭頭,相較於陳瀟,他們對謝莊的瞭解實在是少之又少,就連謝莊的刀靈竟然不是他本人所有,而是另外一人的刀靈,他們也是最近才得知。謝莊究竟是什麼人,他為什麼會替獵人公司做事?他的刀靈有幾級,是什麼兵器、是什麼屬性?這些,千秋萬歲竟然一無所知。

甚至,他們從來沒有見過謝莊動手。

內容簡介

無明幫幫主沈臻的手下,有「四天王」。第一個人是羅列,等級八級,刀靈是長刀,屬性為金。據說在沈臻還是個少年的時候就一直跟著他,對他忠心耿耿。這個人並沒有什麼處理事務的能力,但在武力上,據說沈臻身邊沒有一個人可以與他相比。

第二個人叫林傑一,他的身手雖然比不上羅列,可也算得上不錯。但這個人厲害的地方不在身手。他有個「萬事通」的稱號,是小有名氣的黑客,製作炸彈的高手,會製毒也會下毒。同時他心思縝密,工於心計,沈臻在處理幫中事務的時候,有時也會徵詢他的意見。

第三個人比較特別,他是沈臻的妻兄,名叫容聲。容聲在容家很受排擠,只有一個妹妹容家琪對他很好,他一直記在心裡,後來沈家與容家聯姻,容家琪嫁給了沈臻,但不過一年時間,容家琪就因病去世,臨終時,她託付容聲一定要保護好沈臻。容聲就此來到了沈家,在沈臻身邊也有多年。他的身手很好,但更好的是他的槍法。

至於第四個,你大概已經猜到了……


作者簡介

清朗
 
藍星人
常被喵星人打劫
對一切美麗的事物深感興趣
比如美景、美圖、美食
尤其是美人兒^-^
喜歡拖著行李箱四處旅行
也喜歡泡老人茶曬太陽發呆
最喜歡的,是講天馬行空的奇怪故事^-^

目錄

序 有客登門
一、狹路相逢
二、四天王
三、雨夜,再會
四、二次臥底
五、神槍手
六、久未與人的信任
七、內亂
八、我已盡力
九、羅列之死
十、我是誰?
十一、安寧,你好
十二、我不殺你
十三、合作之初
十四、他是我的朋友
尾聲

 

序 有客登門

在遭遇了一系列喵星人,被牠們打劫、恐嚇、送奇妙的禮物報恩(關鍵是報恩的東西還一樣都沒有用)之後,身為一個普通的藍星人,我終於過上了安靜的生活。

——僅僅三天(沉痛的)。
一個朋友來到我家,簡短寒暄之後,他面帶羞澀地提出,因為最近要出門旅行,所以想把養在家裡的一些可愛又好照料的小生物拿到我這裡,請我幫忙照顧一段時間。
君子當成人之美,我很爽快地答應,然後問道:「不知你是打算去哪裡旅行呢?」
「是去澳洲。」
「喔喔,那是很棒的地方呢。」我很高興地說:「你是想去大堡礁潛水嗎?還是想去自駕遊?哎呀悉尼歌劇院也是超棒的地方,乾脆我幫你寫個攻略吧!」
朋友趕快搖手,「非常感謝,但是不用了,我去澳洲嘛,是為了看考拉的。」
「考拉?」
「是啊!前段時間我有看到一部紀錄片,就是講考拉的事情,哇哇,那可真是太可愛了!你看牠們那憨態可掬的動作、那天真無邪的表情!我覺得,牠們簡直是水泥森林的救贖、是陶冶心靈的清風——」
「考拉?」我重複一遍。
「是啊,我剛才不是講過了,我覺得這些小傢伙簡直是上天賜予我們最棒的禮物,所以我一定要去見牠們一次!就算因為這次請假沒了今年的年終獎也無所謂!」

 「所以你費盡心思跑去澳洲,就是為了看一次考拉?」我終於絕望了,伸手指指下面,「下樓,左轉,坐捷運三站後到動物園,你為什麽不去那裡看考拉呢?」
一分鐘後,一聲慘叫震得我耳朵發麻。
「可是我機票酒店都已經訂好了,假也請完了,不去好像更不划算的樣子……」朋友垂頭喪氣,「算了,我還是去吧。」
當天下午,他送來了三盆花、兩缸魚,最後還有一隻大大的黑狗。
「這是一隻黃金獵犬呢!」他很歡快地說。
我:「……」
「他的名字叫貞子!」朋友繼續歡樂地說。
我瞄瞄黑狗的尾巴後面,「……」
「那麼,就一切拜託了!」朋友行了個禮。
「你先等等,」我終於忍不住了,「我們就先不說一隻狗是不是好照料這種事。我想說,你管一隻皮毛是黑色的狗叫黃金獵犬而且在牠明顯是一隻公狗的情況下給牠起名叫貞子?」
朋友:「……」
我就說,認識這個朋友最大的好處,就是知道這世界上居然有比我還不靠譜的人。

貞子完全不是一隻讓人省心的狗,牠到我家第一天,在我出門遛狗的時候和另外一隻狗對吼(順說那隻狗足足比牠小一半),狗的主人是很漂亮的小美女,於是過路人紛紛對我橫眉冷對。
第二天,牠開始對樓下7-11的老闆大吼大叫,這次是因為老闆在吃叉燒沒有分牠一半。講點道理,那又不是買給你吃的。
第三天牠自己溜出去玩,回來的時候尾巴上長長的一道血口。我連嘆氣都省了,直接帶去寵物醫院。
在路上,我碰見一個熟悉的身影,咦,是喵星人阿水。自從牠上次報恩之後,一直都沒有見到牠。
「咦,好久不見,你是想繼續報恩嗎?」我高興地問。
「愚蠢的藍星人。」牠很不屑。
「……」真讓人傷感,「那,你總不會像阿秋和007那樣,是向我來要三文魚吧?」我戰戰兢兢。
「當然也不是,愚蠢的藍星人!」牠火大,爪子用力敲敲地面。
「那,尊貴的喵星人,請問您究竟是為了什麽光輝而偉大的事業,來找到我這個小小的地球人頭上呢?」我只好虛心求教。
「看好你家那隻狗!我沒興趣和藍星上的家養寵物決鬥!」說完這句話,牠翹著尾巴,趾高氣揚地離開了。
原來和貞子打架的,是你啊……
傷感地看向身邊的黑狗,「嘿,貞子,咱們打個商量吧。在你主人把你領回去之前,別再惹事了好不好?」
黑狗用鼻孔看我,這些傢伙為什麽一個個比我架子還大?
「如果你當一隻懂事的狗,我就可以考慮把你寫進小說裡,保證又酷又帥,見神滅神,打遍天下無敵手,神勇無敵小霸王。這樣,可不可以?」
貞子根本不理我,好吧,那就當你同意。

正在奮力清理狗毛的藍星人清朗
於2013年11月16日

精彩試閱

一、狹路相逢

天色未明。
在某家五星級酒店的總統套房裡,有人已經起身。
總統套房的佈置自然是華麗而考究,而這個人站在那樣的房間裡,顯得非常相配,似乎這樣一個人,天生就該站在這樣的地方。
他的個子很高,髮與眼睛是一樣的深黑色,舉手投足間皆是上位者的神氣,就算只是單單站在那裡,也有一種不怒自威的氣魄。
他已經著裝完畢,此刻正在對著鏡子結領帶。隨著他的這個動作,兩粒袖扣閃爍出一道比日光還要強烈的光線,那竟然是兩顆質地一流的鑽石。
結完領帶,他轉過身,這時可以看清他穿的是一套做工精細的黑色西裝,與他頭髮與眼睛的顏色幾乎一致,這樣的服裝,更加襯托出他的氣勢。而他左手腕上則戴了一隻薄薄的白金手錶,顯示出一種隱而不發的貴氣。
這個人從頭到腳都呈現出現代社會的精英氣派,可是他的下一個動作,卻令人大大的驚奇了。
他來到桌邊,拿起了一把刀。
那是一把極為漂亮的彎刀,刀身的弧度如新月一樣美麗,刀刃呈黑色,上面晶瑩點點,彷彿夜空中閃耀的繁星,那些晶瑩,乃是硬度猶在玻璃之上的雪明碳鐵。更加奇妙的是,這把刀的刀身上,有著行雲流水一樣的美妙花紋,那是自然與人力的巧妙結合,才能達到這種出色的效果。
這不是一般的刀,而是一把大馬士革刀,世界三大名刀之一。傳聞著名的穆斯林君王薩拉丁與獅心王查理對陣時,曾經將一條絲巾擲於風中,再一揮刀,輕薄無物的絲巾就此斷為兩截,令獅心王大為震驚。那刀,便是大馬士革刀。
真正的大馬士革刀,如今已是少之又少,沒想到在這裡,居然就出現了一把。
他的手指輕輕摩挲著刀身,隨後拿起放在一旁的刀鞘,那刀鞘也是十分華貴,上面鑲嵌著琺瑯,但因為時間已久,那些琺瑯並不如之前一樣光潔如新,可是自然而然地有一種歷史的沉澱在裡面,反而更增加了韻味。
他還刀入鞘,之後拿起刀走出了房間,奇妙的是,就在他打開房門的那一瞬間,那把刀忽然消失了蹤影。
房門外,有三個人正在等候著他,其中兩個人已經畢恭畢敬地鞠了一躬,「沈幫主。」
那個人隨意地點了點頭,那兩個人便自動站到了他身後。
餘下的第三個人氣質清淡,有一種淡淡的疏離感。他的衣著比起其他人要低調一些,但看得出來低調的只是樣式,而不是價位。奇怪的是,他雖然穿了這麼一身講究昂貴的服飾,手上卻戴著一只很普通的銀戒指,且似乎已經戴很久了,磨損得厲害。他並沒有對那位「沈幫主」行禮,只是點了點頭,「沈臻,早。」隨後,他也站到了沈臻的身後。

在同一個城市裡,上午,有一場簽書會正在舉行。
這一場簽書會的主角,是一位名叫「涼風飛鳥」的作者。他的小說【殺手白鳥】系列頗受歡迎,是廣大女生心中的最新偶像,因此出版社特別為他舉辦了這次簽書會。
簽書會的主角這時正坐在臺上,他是個看上去很清秀的年輕人,戴著一副無框眼鏡,斯文之中還有幾分靦腆。
再看臺下排隊求簽名的讀者,十個有九個都是女生,小聲的說笑一直沒有停過。
「哎呀,涼風飛鳥本人長得好帥!」
「是哦,我之前還想說,作者不一定都長得好,沒想到他真的很好看。我覺得如果以後殺手白鳥能夠拍成電影,要他來演也可以呢。」
「喂喂,氣質完全不同吧,白鳥又驕傲又厲害,涼風飛鳥可不是——」
兩個女生一起住口,向臺上看去,只見正有一個讀者想和他合影,那是個很漂亮也很活潑的女生,一隻手直接就搭上了涼風飛鳥的肩,結果涼風飛鳥一下子就僵住了,臉也紅了,那個漂亮女生反而笑了起來。
兩個女生對視了一眼,「呃,果然還是不像啊——」
這一邊涼風飛鳥忙著簽名、合影,應對接踵而來的一群小女生。而在距離比較遠的地方,則有兩個人,一直注視著他。
這兩個人站在角落,其中一個身形高挑,相貌實在是非常漂亮,但氣質冰冷帶著傲氣,一副很難接近的樣子;另一個從外貌到氣質都很有打混嫌疑,不過笑嘻嘻的樣子倒讓人覺得容易接近多了。
這兩個人,正是刀靈獵人公司中最出色的新秀,並稱為「千秋萬歲」的默契搭檔,程千秋與萬靈。而被他們注視的涼風飛鳥,真實身份並非當紅的寫手,而是橫行於黑暗世界之間、專殺罪大惡極之罪犯的殺手水銀。
知道涼風飛鳥這一面的,只有刀靈獵人公司的獵人,與這個城市中最大的情報販子、開了一間紅茶屋的莫老闆。
然而涼風飛鳥還有第三個身份,這個身份極其隱祕,目前知道的只有寥寥幾人,其中就包括千秋萬歲。
白日中的涼風飛鳥,暗夜裡的殺手水銀,五年前曾是一位名叫吳子夜的高級警察,非但如此,他還是一個臥底,在一個極其有名的黑幫無明幫裡,他甚至已經坐上了第三把交椅。然而不知因為什麼人的舉報,他的臥底身份洩露,更遭到無明幫五名頂尖殺手的追殺,他唯一的弟子救了他,那名弟子卻因此喪命。
出於種種原因,無明幫的人以為是吳子夜與那五名殺手同歸於盡,其實吳子夜是為了保護妹妹、也是僅餘的親人零零,從此詐死。之後他成為了暗夜殺手水銀,而為了掩飾殺手的身份,他展現於外界的一面,竟然是一個小說作者。
程千秋與萬靈等了很久,簽書會那條長長的隊伍才終於慢慢消失,吳子夜很有禮貌地和出版社的工作人員一一握手感謝,之後似乎有編輯打算邀請他一起去吃飯,被吳子夜婉言謝絕。
等到所有人都散去的時候,吳子夜這才大步走向千秋萬歲,萬靈拍拍他的肩,「你可真是膽大啊!」
程千秋沒有說話,但臉色冷冷的,顯然並不高興。
吳子夜看了看四周,「這裡不適合說話,我帶你們去一個地方。」
他帶著兩人來到附近的一間咖啡店。單看店內的裝潢佈置,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白木櫃臺、清漆桌椅,店裡縈繞著不知名的鋼琴曲。可程千秋聽到音樂的聲音,就不禁頓了一下腳步,效果如此出類拔萃的音箱,價位至少也要六位數。
咖啡店裡空空蕩蕩,除了站在櫃臺後方的老闆沒有第二個人,吳子夜和老闆打了個招呼,比劃了一個「三」的手勢,老闆點了點頭,開始磨咖啡豆。吳子夜帶著兩個人找了最偏僻的角落坐下,不一會兒,濃郁的咖啡香氣就瀰漫在小小的空間裡。
萬靈拍拍肚子:「我餓了,這裡有什麼吃的?先來兩個三明治吧。」
吳子夜往後靠向椅背,「這間店裡,只有咖啡。」
萬靈慘叫一聲,「你這是報復吧?」當初他曾經抓住過殺手水銀,難不成水銀現在還記恨在心嗎?
剛說到這裡,第一杯咖啡端來了,小小一個白瓷杯,襯托著咖啡的顏色更加分明,程千秋懶得參與兩人的鬥嘴,自顧自端起瓷杯,啜飲了一口。唔,香氣濃郁,但味道卻十分清爽,入口之後,有一絲淡淡的甜慢慢瀰漫上來,彷彿初春的冰雪迎著日光緩緩融化,而在冰雪下面已經長出了一朵嫩黃的花。
程千秋不由點了點頭,「很不錯。」
又過了一會兒,老闆送來第二杯和第三杯咖啡,隨後就退回櫃臺後面,繼續聽他的音樂,順手又把音量調大了一些。這樣一來,除非店裡的人用喊的,否則很難聽清其他人在說什麼。
吳子夜說:「這家的手工黑咖啡很有名氣,請。」說著,自己也拿起杯子喝了一口。
萬靈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拿起杯子,一口氣喝掉半杯,然後他放下杯子,一本正經地看著吳子夜,「你還待在這裡幹什麼?」
吳子夜怔了一下,隨後似笑非笑地回答,「我為什麼不能待在這裡?」
「別逗了。」萬靈壓低聲音,態度卻很嚴肅,「當初在墓園裡,我和千秋就告訴過你趕快走,警察在追捕殺手水銀也就罷了,你知不知道,無明幫的幫主沈臻打著投資的旗號,已經來到這個城市了!」
當初吳子夜背叛,沈臻大發雷霆,派出了五名最精銳的殺手追殺他,若不是後來知道「吳子夜」慘死,只怕會殺掉所有和他有關的人。
吳子夜嘆口氣,「我只能留下。」
「為什麼?」
「出版社希望我在這個城市開一場簽書會。」
「他們讓你開你就開?」萬靈覺得不可思議。
「不然你給我生活費嗎?」吳子夜比他還理直氣壯。
萬靈:「……」這果然是一個關係到國計民生的重大問題。
在身份上,吳子夜是一個已經死去的人,他過去的存款自然不能再使用,殺手水銀雖然威風凜凜,但他並不為雇主殺人,只是為民除害,這樣一來,有收入的,好像就只剩下涼風飛鳥……
萬靈設身處地想了一下,出版社之於吳子夜,大概就像獵人公司之於自己。要是沈臻真的認出了吳子夜追殺過來固然大大不妙,可若吳子夜沒了生活來源,好像也很不妙啊——
吳子夜看著他表情變幻,拍拍他的肩,「好了,現在的我,相貌不一樣了、聲音不一樣了,就連字跡我都刻意轉換過。有句話說得好,『中隱隱於市』,我這樣明目張膽地站在外邊,沈臻反而不會想到是我。」
這麼說來,似乎也有道理,程千秋喝了一口咖啡,面色平淡,「好了,先不提這件事。你的事情,我們有和兩個人提過。」
吳子夜神色猛的一變,目前知道他這一重身份的,只有千秋萬歲,與找了他很久的妹妹零零。
程千秋又繼續說:「第一個知道的人,是葉雲生。」
吳子夜的臉上出現了一點懷念的神色,「是他。」
「葉雲生一直記得當年你對他的關照,他全力追查殺手水銀,也是因為他以為你當初是死在水銀手裡。」程千秋平靜地說:「我們需要一個能幫助我們的警察,何況你當初臥底的時候,葉雲生職位還低,也不可能是他告密。」
吳子夜低沉了聲音,「好。」
「第二個知道的人,是瀟姐。」
程千秋所說的「瀟姐」,是獵人公司的副總陳瀟,也是實際掌控一應事務的負責人。「如果你連瀟姐都不信任,那麼你也不必信任我們了。」
吳子夜怔了一下,終於緩緩點頭,「是。」
「我問過瀟姐,她說當年知道你臥底身份的,在獵人公司裡只有兩人,一個是她,一個是副總謝莊。」
謝莊是獵人公司裡另一位副總,負責公司明面上的生意,也是公司裡備受尊敬的對象。
程千秋繼續說:「你曾經說過,當初知道你臥底身份的,只有警方幾個高層與獵人公司,現在看來——」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吳子夜驟然抬頭,「警方那邊暫且不論,就算陳瀟我信得過,那麼謝莊,你們也可以為他做保嗎?」
程千秋與萬靈同時怔了一下,他們沒有想到吳子夜對謝莊如此抵觸,陳瀟是他們的直屬上司,可謝莊——
他們不得不承認,比起陳瀟,他們對謝莊的瞭解實在是少之又少,就連謝莊的刀靈竟然不是他本人所有,而是另外一人的刀靈,他們也是最近才得知。謝莊究竟是什麼人,他為什麼會替獵人公司做事?他的刀靈有幾級,是什麼兵器、是什麼屬性?這些,千秋萬歲竟然一無所知。
甚至,他們從來沒有見過謝莊動手。
程千秋搖了搖頭,「我們兩人,對謝副總的瞭解也不多。」
吳子夜冷冷哼了一聲,驟然起身,「那麼,你們就先查清了獵人公司的事情,再來找我吧!」
萬靈沒想到他說翻臉就翻臉,趕快隨著站起來,「你這是什麼態度,你就那麼確定是獵人公司裡的人告密?說不定是警方的人呢……你站住!」
吳子夜的動作很快,竟然已經走到了門口。
就在這時,咖啡店的木門忽然被一把推開,一個西裝革履的人畢恭畢敬地說:「沈總,這就是那家很有名的手工咖啡店。」
有人淡淡的「嗯」了一聲,隨後,一名身穿黑色西裝、外面還罩著一件黑色風衣的高大男子走了進來。他脫下風衣,身後的一個人連忙伸手接過,而隨著他的動作,衣袖的鑽石袖扣閃爍出一道耀眼的光芒。
這個男人,天生就有一種凌駕於眾人之上的氣魄。
吳子夜的雙腳頓時停住,然而這也不過是一瞬間的時間,他把雙手往口袋裡一插,雙眼依然平靜地注視著前方,然後繼續向門口走去。
咖啡店的門口也站了好幾個保鏢,吳子夜低聲說:「借過。」就這樣與那個高大男子擦身而過。
沒有人看到,他藏在口袋裡的雙手,指關節已經勒得發白。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