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妝鬼師OMEGA】 04 死靈之城

作者:D51 / 封面繪圖:Izumi
上市日期:2014年1月2日 / 售價:220元 / ISBN:9789862906408

◇12/26金石堂、博客來 網路書局 簽名版 79折 限量預購

金石堂 ENTER
博客來 ENTER

◇1月2日上市日,以下金石堂門市,可買到限量簽名版
 (數量有限,售完為止)
高長、長庚、蘆竹、八德、國醫、北大、新童、安康、德明、中壢
汀州、信義、大里、南一、新店、新營、建安、南崁、桃站、北新
十全、南新、光復、竹北、環球、成功、新竹、崇光、南遠
店舖地址查詢請洽 ENTER

特色

屠人實況2.0,這是真正的血戰!
最強屍忍:九滅、仇羅參上!

整個城市,都是他們的獵食場!
死靈到處遊蕩,被洗腦的民眾互相仇殺,影片更新的速度更超越幾年前屠人實況金像獎。屍忍在各地大肆屠戮——整個國家,已經完了嗎?

D51大亂鬥,最黑暗的長夜降臨!

「這部電影已經接近完成,你們誰也保護不了!」
設下
——傳說的收屍人,下集反轉乾坤!

內容簡介


靈異檢察官陣亡?!

裘伊站在一具跪坐的身體前,聲音發顫。他撥開覆面的長髮,證實了自己的猜測無誤,那曾是一張堅定而無畏的臉龐,如今已失去了表情。
裘伊等三人今晚一直在找她,想不到最後找到的是——

半屍少女末日?!
銀質大劍刺進了她的胸口,強大的衝擊力道使她飛出去,撞毀了車道旁的隔音牆。從橋上凌空墜落的時候,衛青華還死命盯著對方,彷彿看見了這世上最可怕的東西——

「什麼……妳是?」
「不可能的……為什麼會這樣……」

作者簡介


D51

蒸汽火車頭,日本樂團,以上都不是。
過了而立之年,慢慢抓住人生方向的輕大叔。
加入明日工作室至今,寫了三十多本書,包含了各種靈異、驚悚、科幻、愛情各種類型。
天蠍座,但蠍尾已經沒有毒了。
非常沒有耐性,唯獨在寫作時,能專注意志力。
愛看動畫、漫畫、電影,特別是爆炸場面多的爽片。
嗜喝咖啡,喜歡自助旅行,尋找靈感,然後寫成小說。

部落格:http://iamd51.pixnet.net/blog

粉絲團:http://www.facebook.com/iamd51

作者自序


很快的,我們又見面了。
第四集與大家見面了,總覺得上一次自序寫完沒多久又開始寫了。
一個月一本的速度真的是一大挑戰,不過幸好我還撐得住。
二零一三年來到尾聲,聖誕節跟跨年夜很快就要到了。
《妝鬼師OMEGA》所在的時間點,也差不多是這個時間,戰鬥場景很多,場面也越來越大,寫起來的確是有種拿著湯匙挖腦漿的感覺。不過,這就是我想寫的場面,與殺人導演的戰爭擴大到整個城市,想像一下當我們平常生活的家園因戰火而變成廢墟時會是什麼樣子?
寫著寫著我會想,趙品賜很羨慕裘伊,但若有機會讓他成為妝鬼師,我想他也不願意吧?因為實在是太累了!(笑)
想想從我開始成為作家出版至今,不知不覺也過了五年多,佔我至今人生約六分之一的時光。
這五年時間過的很快也很充實,每天都在和截稿日的戰爭中度過,也許當下次驚覺的時候,寫稿人生已經來到十週年了吧。
感嘆結束,來聊聊最近我除了寫稿之外在幹什麼,我發現書櫃的怪談區有快要爆滿的趨勢,從京極夏彥到乙一化名的山白朝子,各種風味的日本民俗怪談小說近來雨後春筍般的出現,實在是怪談迷之福。
另外我還迷上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海戰史,常常一找資料就是幾個小時,嚴重耽誤寫稿進度。一切都是因為我抽不到「艦隊收藏」的帳號所致!話說讀者中有人在玩這遊戲的嗎?
我不只一次在粉絲團說過,維基百科實在是很恐怖的東西,隨便點個連結都能看半個小時以上,實在不敢想像要是有天沒有維基百科了,我們該怎麼寫小說?
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PS4本月發售啦!十一月初發佈訊息的時候我馬上就去預定了,然後與稿子奮鬥至今,老實說我還希望十二月能晚點到,否則就算把PS4搬回家也沒時間玩啊!
以上就是宅D十一月的生活,除了工作、寫稿以外就只剩電玩了,實在是宅得可以。

目錄

楔子
第一章 屠人實況2.0
第二章 會合
第三章 惡夢再臨
第四章 黎明來臨之前
第五章 高架橋救援戰
第六章‭ ‬喘息
第七章‭ ‬極限遊戲
第八章 倒數計時

精采試閱
楔子

台北,台灣的首善之都,政治與經濟的重心。
居住在這個大城市裡的人們或許從未想過會親身經歷這一天。
那是老一輩才見識過的大場面,混亂和失序不斷在他們的面前上演,熟悉的朋友及親人變得陌生,為了自保而化身魔鬼。
屠人實況2.0,真正的戰爭。
殺人導演劉治威的話語彷彿帶有無窮魔力,像一把鋒利的手術刀,切開了屍忍部隊過去在民眾心中造成的恐懼,然後喚出更加瘋狂的靈魂。
散發著腥臭氣息的死靈在街頭巷尾遊蕩,來不及逃跑的落單民眾便成為它們的美食,整個城市都是它們的獵食場。
難以想像的慘劇正不斷發生,且政府顯然無力阻止。
到處都是尖銳的警報、死靈的咆哮、民眾的哀號,彷彿宣告破滅的來臨。
軍警疲於奔命,這場戰爭來得太快,城市裡卻住了兩百多萬人,一時無法疏散。除了救助眼前的傷患,並且大力宣導,讓民眾儘速回家外,他們已經沒有更好的手段。
劉治威的屍忍部隊尚未出動,光是神出鬼沒的死靈便已叫人頭痛不已,曾在海琳演唱會一役建功的憲兵夜鷹部隊與涼山特勤隊是唯一有經驗的軍隊,自然而然成為對抗劉治威勢力的主要力量。
城市的交通陷入癱瘓,主要幹道上大小車輛撞成一團,三名夜鷹小隊成員護著兩個孩子,一面朝死靈開火,一面撤退。
驍勇善戰的軍人們身上血污片片,其中一人左手肘部以下空空蕩蕩,涔涔滴血。
半小時前的戰鬥中,他為了守護同伴,遭死靈咬斷左手。饒是如此,他依舊不肯退場,簡易包紮傷口後便跟著同伴繼續搜尋生存者。
一隻白毛遍生、皮粗肉厚的死靈跳上車頂,發出震天吼聲。
兩名孩子嚇得臉色蒼白,連聲音也哭不出。
「快退,這裡讓我擋著。」斷手的軍人扯開喉嚨大喊。
「阿茂你開什麼玩笑,你已經受重傷了,我怎麼能讓你送死?」另兩人齊聲道。
阿茂淒然一笑:「你以為我還走得下去嗎?我失血過多,早就不行了,兩隻腳抖個不停,一步都走不動啦。」
「阿郎,你帶兩個孩子走,我留下來陪阿茂。」小曹扯下頭盔,決定要和兄弟共進退。
「不行,你們兩個一起走,只有阿郎一人怎麼保護兩個孩子?」
「可是!」
「這是排長命令!」阿茂丟下子彈用盡的步槍,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個手榴彈,用牙齒咬去插梢。
「幫我跟我老婆說一聲,我要先走一步了。」
阿茂知道自己若不行動,兄弟們肯定不會棄他而去,他奮起最後一口氣,狂吼著衝向死靈。
死靈的胸口裂開一張血盆大口,毫不留情地咬掉阿茂的上半身。轟一聲,手榴彈在死靈體內爆炸,將這龐然巨物炸成了血肉飛花。
餘下兩人眼眶泛紅,抱起孩子朝安全的地方狂奔而去。
然而,眼下在這個城市裡又有哪裡是安全的地方呢?
炸爛的死靈殘骸仍冒著陣陣硝煙,道路旁服飾店破碎的櫥窗內,一名金髮碧眼的外國女性目睹了一切。
她雖聽不懂阿茂等人的對話內容,仍為奮勇犧牲的阿茂流下淚水。
她的名字是珍妮佛,一名經驗豐富的戰地記者,曾經遠赴中東、北非等國際火藥庫採訪,亦曾遭恐怖分子綁架、凌虐。
她親身見識過人性最醜惡的一面,但今夜所見的任何一個畫面都使她渾身發抖,難以冷靜。
「這個城市到底怎麼了?」她不禁要想。
與珍妮佛一同來到台北的攝影師在混亂中死去,她費盡力氣才逃到這裡,想不到又看見軍人捨身衛國的一面。
就算是當年在阿富汗遭叛軍砲火圍勦的時候,她也不曾如此恐懼,那時候她鏡頭前所拍攝的是難以理喻的武裝份子,但至少他們還是人類。
然而現在到處殺戮獵食的卻是她從沒見過的生物,那奇形怪狀的模樣、血腥的尖牙,讓珍妮佛直覺想到了一個單詞,「Evil」,她緊握著手中的十字架,只求上帝保佑。
珍妮佛舉起手提攝影機,一字一句錄下隨時可能成為遺言的報導。
「在這個遠東的小島上,大量惡魔從地獄的裂隙竄出,我沒有辦法保證這段影像能夠回到美國,但我還是得說,這無疑是我畢生見過最恐怖的畫面。」
「親愛的提姆,還有我可愛的孩子們,如果我沒有辦法回家,你們一定要好好生活下來,千萬別因為我不在了而感到悲傷。」
說完這段話,不遠處又傳來死靈的吼叫聲,珍妮佛深吸一口氣,她知道不能繼續待在這裡,否則肯定會被那些嗜血怪物發現。
她從破碎的櫥窗內躍出,朝三百公尺外的轉角前進,過去在戰地的經驗告訴她,方才那兩名軍人帶孩子撤退的方向應該比較安全。
珍妮佛亦步亦趨,走得小心無比,吼叫聲從四面八方傳來,有遠有近,根本無從分辨死靈的位置。
自劉治威發佈演說開始,已經過了三個小時。此刻大街上滿目瘡痍,倒是不見其他人影。
因為,來不及逃走的人們幾乎都已經喪命。
珍妮佛不禁有種身處好萊塢活屍電影場景中的錯覺,只不過她面對的敵人比活屍更嗜殺,而且恐怖百倍。
走到轉角處,她發現那兩名軍人正在對街向她招手,他們找到了一輛還能使用的汽車。
珍妮佛大喜,邁開腳步跑去。忽然間前方樓頂一道龐然黑影直撲而下,轟然落於她的面前。
那是一隻約有兩公尺高,手臂如同猩猩般粗壯,肩膀上掛著幾顆腐爛頭顱的死靈。
珍妮佛的心跳在瞬間停止,那幾顆腐爛頭顱上白濁的眼珠子一齊轉了過來,無言盯視著這個金髮碧眼的美國人。
她再也拿不住攝影機,喀的一聲掉在地上。
阿郎跳下車,拿起武器朝死靈就是一陣開火,大叫道:「從旁邊跑過來,快點!」
無奈衝鋒槍的子彈奈何不了死靈,它朝珍妮佛咧嘴而笑,滴下臭不可耐的饞涎。
「喂!快點啊,聽不懂中文嗎?」阿郎著急吼道。
眼見死靈猛撲而來,珍妮佛雙腿像是灌了水泥,無法移動半步。
面對這個情況,阿郎閉上了眼睛,雖然無奈,但必須認清事實,人力終有極限,他救不了這個女人,畢竟……他連自己的兄弟都救不了。
突然間,橫向撲來一道同樣巨大的影子,速度宛如疾風,一口氣將死靈壓在地上。
巨影頭上兩對尖耳輕輕抖動,粗厚的前腳踩著死靈的胸膛,使它無法動彈。
那條毛茸茸的尾巴一晃便掀起驚人強風,吹得珍妮佛幾乎站不住腳。
皎潔月光下,巨大的影子露出了本來的面貌,似乎……是一隻大得不像話的狗……不,應該是狼吧。
銀白色的毛閃閃發亮,巨狼仰天長嚎,動人心神。
珍妮佛瞪大眼睛,她原本以為在田納西州家裡養的狗體型已經夠大了,想不到比起救了牠一命的這傢伙,就像是縮小版的布偶。
「夠了,退開吧。」後方傳來一道斯文的聲線,珍妮佛聽得懂一些日文,知道那人正在對銀色的巨狼發號施令。
巨狼乖巧的撤下前腳,朝後退了幾步,坐在地上監視著死靈。
身穿整齊西裝的男人緩步而來,以血光漫天的城市作為背景,他顯得那麼優雅自在,似乎一點也不受到周遭環境的影響。
男人細眉長眼,白淨的臉蛋、勻稱的體態讓他看起來像是個大型企業的菁英白領。
但是,他手裡拿的卻不是公事包,而是兩張白底黑字的符咒。
男人右手輕輕一揮,符咒貼上死靈的胸前,瞬間燃起青藍色的火焰。
珍妮佛碧綠色的瞳孔映著地上無端竄起的青藍色烈火。死靈痛苦掙扎,氣息越來越弱,終至燃燒殆盡。
「妳沒事吧?」男人上前,這次說的卻是字正腔圓的英文。
轉頭一看,那匹巨大的銀狼不知何時消失了。
珍妮佛彎腰拾起手提攝影機,勉強一笑。
她打算繼續在這個城市裡採訪報導第一手消息,這樣的堅持除了來自於多年記者生涯的使命感,更是因為她親眼看見了,在難以抵抗的死亡恐懼之中,其實還有許多人堅持不放棄希望。

第一章 屠人實況2.0

凌晨四點十二分,自大規模攻擊爆發以來第四個小時,網路上已經陸續出現許多民眾拍攝的屠人實況影片。
此次影片上傳量之大、更新之迅速,遠遠超越兩年前屠人實況金像獎,瀏覽人數也直線上升,世界各國的網民都嗅到了這個小島上的血腥氣息。
一幕幕血腥屠殺真實上演,為了在這場荒謬的慘劇中生存下來,人們開始彼此殺戮,除了殺人與被殺之外,他們沒有選擇。
影片裡那些猙獰而痴狂的神情將人心的脆弱與陰暗展露無遺,各國的大型網路論壇裡相關討論激增,所有人心裡想的都是同一件事──這個國家完了。
外來的欺侮與攻擊會讓一個國家的國民團結起來,發揮強大的力量抵禦外侮,但內鬥卻會徹底瓦解人民之間的信賴連結,就像一盤散沙,不攻自破。
劉治威的劇本正逐步實現。
海琳演唱會時,他沒有料到裘伊與駱予寒等人聯手反擊的力道如此強大。黯然退去後,劉治威開始構思另一套劇本,於是他隱身暗處,派出屍忍軍隊四處破壞殺戮,打城市游擊戰。
雖只是零星的攻擊行動,也已經讓裘伊等人疲於奔命,他更沒料到駱予寒會下令通緝裘伊,等同於敵人內鬥自亂陣腳,無形中助了他一手。
屍忍部隊多次行動讓民眾益發恐懼,這種感覺就像一塊塊扁平的大石不斷堆疊,壓得每一個人都喘不過氣。
然後,劉治威便一舉破之。
今夜稍早時他的電視宣言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他先讓屍忍的恐怖深植人心,然後展現無比強大的軍容,徹底崩解民眾的信心,動亂於焉開始。
當人民無法一致對外,反而攻擊彼此的時候,正如劉治威的劇本,誘發了前所未有的恐慌。
車內,阿郎緊握著方向盤,左額涔涔滴血;珍妮佛脫下外衣,小心翼翼的擦拭他的額頭。方才一隻從路旁撲出的死靈差點撞翻轎車,破裂的玻璃窗碎片在阿郎頭上劃了一道口子。
小曹持槍戒備左右,後座兩個孩子抱在一起,已經停止哭泣。
兩名軍人,兩名孩童,一個外國人,如今形成了一個密不可分的命運共同體。
珍妮佛不懂中文,但比手畫腳配上小曹拙劣的英文還是能溝通個大概,身為唯一的女人,她自然肩負起照顧兩個孩子的任務。
有珍妮佛在,兩個孩子的情緒似乎平靜了不少。
「照顧小孩這檔事果然還是女人在行,我們這種臭男人是幹不來的。」小曹嘆道。
阿郎大笑:「那是因為你一臉橫肉,小孩看到你就怕,可別忘了你在營裡的外號叫鬼見愁啊,曹中士。」
「學長,你別鬧我了,要說兇,有誰能比茂排更兇?」小曹苦笑。
一提起犧牲自己,替兩人換來生機的阿茂,他們頓時默然。
他們是國軍訓練最精良的部隊之一,負責守衛首都的安全,人人都是身經百戰的高手。
但是,此刻小曹和阿郎心中深深感到無力,面對那種超乎想像的怪物,他們的訓練與所學根本派不上用場。
三個小時前接獲命令從部隊出發時,由阿茂率領的十三人小隊現在只剩他們兩個,雖然成功殲滅了六隻死靈,但也相對付出慘痛代價。
「剛才那個穿西裝的男人是誰?他用的似乎是符咒,還有那匹怪物狼,剛剛一看到我差點沒嚇得尿褲子。」小曹道。
阿郎搖頭:「總之應該不會是壞人,要是他沒出現,我們早就沒命了。」
「我們現在要去哪裡?」珍妮佛試著用最簡單的句子發問。
「到聯合醫院仁愛院區去,這附近受傷的人都被送到那裡,外圍有重兵守護,可說是現在最安全的地方。」阿郎回應。
此刻,位於仁愛路上的台北市立聯合醫院仁愛院區不斷有受傷的民眾被送進來,醫護人員手忙腳亂,院內空間亦不足收容所有的傷患,於是由軍方協助在醫院外頭搭起野戰醫院,重兵戒護下的仁愛院區可說是醫治傷患的最後一座堡壘。
查驗口兩名軍人見車上是夜鷹部隊的成員,立即舉手敬禮並放行通過。
「守好周圍,別讓敵人有機可趁。」一名穿著風衣的魁梧大漢幹練地指揮在場的武裝人員,宏大的音量反倒使驚慌不定的群眾心情穩定下來。
「袁哥。」阿郎帶著珍妮佛與兩個孩子上前,在仁愛院區坐鎮指揮的男子正是袁俊良。
「阿郎,你受傷了!」袁俊良想找位醫護人員替他包紮傷口,但現場白衣天使行色匆匆,沒有人緩得出手來。
「袁哥,擦傷而已,不要緊,待會借我一點繃帶和酒精,我自己處理就行了。」阿郎搖手道。
袁俊良面色凝重:「辛苦你們了。」
一句辛苦,道盡了今晚凶險艱難的戰鬥,過去他們總是習慣依賴那個充滿正義感的少年,只要有他在,不管碰到任何難題都能迎刃而解。
但是,這一次動亂的規模擴及整個城市,就算裘伊再厲害也無法拯救所有的人。
「袁哥,那個少年呢,怎麼沒看見他?」阿郎問道。
袁俊良拿出手機,喟嘆道:「我比你還著急,現在情況太過混亂,不只裘伊,特編六室的那些怪物們也不知去向,敵人可能破壞了一些通訊電塔,手機沒有訊號,根本無從聯絡。」
珍妮佛帶著兩個孩子到一旁休息,一邊用攝影機記錄現場的情況。
「這個城市遭逢前所未有的危機,他們所面對的是不在聖經記錄中的怪物與邪靈,敵人的地獄軍隊帶來了巨大的恐慌和傷害,他們也許遭受重擊,但是很快的聚集在一起,並且重新站起。
不久前,我真以為自己要沒命了,但是勇敢的軍人救了我,在這種嚴苛的情況下,他們身邊甚至還帶著兩個孩子。現在,我依然恐慌不安,心中卻充滿了勇氣。」
兩個孩子緊緊依偎在珍妮佛身旁,彷彿在她身上找到了母親的溫暖。
「袁哥,我跟你說,剛才真是緊張萬分啊,那個金髮女人差點就被死靈吃了,好在有一匹這麼大的狼突然衝出來。」小曹比手畫腳,描繪出銀狼壯碩的體型。
「狼?」袁俊良一頭霧水。
小曹一臉興奮:「對啊,銀色的狼,還有一個穿西裝的男人,他一下講我們聽不懂的話,一下又跟珍妮佛講英文,我們邀他上車,他也不願意,毀滅死靈後轉身就走,真是帥氣哪。」
「穿西裝的男人,銀色的狼?莫非又是屍忍的新成員?」袁俊良尋思道。
「袁哥,如果是屍忍的成員,不應該幫助我們吧。」阿郎道。
「說的也是,屍忍部隊已經夠棘手了,這種時候千萬不要又冒出難以對付的高手,否則我們有再多人也不夠死。」袁俊良望著黑沉沉的天空,喃喃自語。
一旁,建維氣喘吁吁的跑來,手裡還拿著對講機。
「學長,糟了,糟糕啦。」
「你沒頭沒腦的說什麼,先冷靜下來。」
「剛才接到通報,敦化圓環那邊的二十四小時書店還有民眾受困,已經有人忍受不了恐懼開始攻擊同伴了。」
袁俊良深吸一口氣,大手一揮:「手邊沒事的人都跟我來,書店距離這裡不遠,我們用最快的速度去救人。」
一旁待命的刑警隊成員哄然應是,立即整隊,加上建維一共有十三個人。
「袁哥,我們也去。」阿郎與小曹毫不猶豫地上前。
袁俊良看著他們,此時每一份人力都是極其珍貴的資源,能多兩名特勤隊的高手助陣,救人的勝算自然更大。
「嗯,那就麻煩你們了,全員上車!」袁俊良一聲大喝,三輛警車急馳而出。
若在平時,敦化南路是台北最富有文化氣息的地段之一,車道之間寬闊的人行道種植著茂密林木,不論是陽光耀眼的白天或是月光清幽的深夜都有不少市民徘徊流連,左近的書店二十四小時全年無休,儼然成為文化與知識的集散地。
但今夜此刻,文化的殿堂化為血腥煉獄,馬路上散落一地的碎屍塊說明了不久前才發生過一場大屠殺。
去而復返的死靈在大樓外頭遊盪,當袁俊良等人抵達時,它們正準備攻破大門,裡頭也響起淒厲慘叫。
尖銳的煞車聲引起死靈的注意,袁俊良搖下車窗掃視現場,樓梯上有三隻死靈,廣場上兩隻,型態各異,共通點是體型龐大,面貌猙獰。
「阿郎,你帶一隊跟我引開死靈,建維帶一隊人去裡頭救人。」
「知道了!」建維立刻帶領數人從大樓右側進入。
袁俊良舉起衝鋒槍,對空射出一排子彈,震耳欲聾的聲響讓死靈們轉身咆哮,猛撲而來。
兩方距離逐漸逼近,甚至連死靈嘴裡的腥臭氣息都能嗅到,在場眾人頓時有種身處非洲草原遭到獅群包圍的錯覺。
袁俊良知道死靈沒有智慧,只憑最原始的本能行動,就像鯊魚一般,哪裡有血腥味就往哪裡去。當下他方向盤一轉,兩輛車左右分開,成功分散死靈為兩群。
三隻死靈高速接近,後座的刑警不斷開槍,打得死靈胸口千瘡百孔,卻不能稍阻它們的腳步。
無謂的射擊只會加倍激怒這些怪物罷了,這正是袁俊良想要的,只有把死靈遠遠引開,建維才有機會救人。
「建維,接下來就看你的了。」袁俊良在心裡道。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