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符】地葬》


 編號:037
 作者:羅三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4.01.03
 ISBN:9789862906439
    定價:99元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OK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這些不屬人世的怪物就這樣混進了城市裡,悄悄地改變人間的景色……
生存遊戲、法術修煉、妖怪諜戰
鬥智打怪升級戰!

內容簡介

怪物,就在我們日常遇見的人群當中。

出外工作的妻子不再回家、工地出現無人屍體,奇怪的是他們的生活記錄持續進行著——像是有著相同DNA,外表卻全然不一樣的陌生人正使用著他們的身分……



下定決心學法術的班長與幾位同學,在神祕的少女帶領下到了與世隔絕的修練之地:一座無人荒島,而他們的求生工具是——

這不是道德經嗎,背後還寫著十元一本……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作者簡介

羅三

一九八一年出生於高雄市,新竹教育大學數學教育系畢業後一邊擔任國小與補習班老師一邊開始著手小說寫作,花了一年多完成的出道作「魍魎」曾經讓作者本人輾轉難眠,是要一輩子守著教育事業還是徹底轉型做自己想要的,百般掙扎最後選擇了忠於本心的方向,寫作。

當然學校營養午餐過於難吃也是一個原因。

作為一個文字工作者,曾經沒有人看好,曾經沒有人支持,但難道因為這些外在因素我就要放棄嗎,不,我要做,我能做的只有寫好作品,我需要的也只是把作品寫好,希望十年之後回顧此時,始心依然不改。

同樣祝福各位。

粉絲團  三的定律

https://www.facebook.com/3thlaw

作者自序


古代的法術倒底是怎麼一回事,我從小就希望了解,看到壞人的時候能放出火球或是閃電對付他,這是小時候男孩子一定會有的願望。

當然我也試過練習龜派氣功,不過沒有辦法像悟空一樣第一次就上手。

隨著研究和知識的豐富,我開始意識到,法術是一門很廣的學問,語言學,歷史,心理學,民俗學,將其融合之後,就能看見人類法術或是魔法概念的起源。

但這些東西到最後還是沒有辦法讓我放出火焰。

我開始加入科學幻想,剛好最近再看有關重力場和西格司場的問題,將這些物理原則加入我的想法中後,我製作出了這套作品,畫符。

我想用我淺薄的知識,刻畫出法術有可能的真實面向。

本書中的所有法術練習方法,皆屬虛構,請不要照著練,老實說非常危險,萬一練成功了,也請你一定不要拿來毀滅世界。

如果你發現有壞人開始研究這本書,試著練習法術的時候,也請一定要舉發他。

直接看本書會影響觀看畫符1-面具女的感覺,建議還是從第一集開始看起會比較好,跟末日列車不同的是,這本作品是會有其他角色跨線拔刀的,理由在本書中會提到,幾個大家熟習的角色就不再提,但有一個醫生角色,嘿嘿,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他。

大概要老讀者才知道他喔!

感謝您的支持,也希望你能支持羅三其他的作品。

最後再次感謝出版社給我這個從自嗨變成大家嗨的機會,也感謝讀者的支持沒有你們的話我是寫不出東西的。

目錄

第一章: 離家守則
第二章: 後台
第三章: 基地尋奇
第四章: 修法之始
第五章: 花妖
第六章: 自然之道與消失理由
第七章: 道力
第八章: 剋星中的剋星

試閱

楔子


約兩個月多前,在一個雷電交加的夜晚,台灣東部海域的浪高得嚇人,打在礁石上面,嘩一聲化作水花白沫,海面起伏不定,感覺魚兒都會在那樣的水流裡暈倒。

有數個黑影卻不受影響地從黝暗的海底鑽了上來,一躍跳上附近的礁石,他們的身體形狀怪異,完全不像自然界既有的生物,身邊環繞著一股詭異妖氛。
「數經千劫,終於離開地宮了,這就是自由的空氣嗎?」這個黑影的聲音嬌媚,煞是好聽。
「地葬汝欲何往?」旁邊一個低沉的聲音問道。
「這千年我都遵守著約定,我不再欠他什麼了,接下來的日子,我要用自己的方法過。」
「找可憐之人,施行彼耶?」
「能獲得想要的一切,怎麼能算是可憐呢,要我說的話,是幸福才對,你呢?」
「本座亦有事待辦,不能伴汝,須小心避開符籙一流。」
「你老了,感覺不到嗎?遠遠的陸地上是什麼狀況,現在的人世完全沒有過往的那種凌厲之氣,空氣裡流瀉著虛假和淫靡之風,我就不信這樣的世界會出現能跟我匹敵的傢伙。」
「吾探勘之力不如妳」
「那就不要多說,好好享受一切,讓那些人類重新認識自己無能之處。」
說完,暗影們爬上了東海岸,開始往四處流竄,其中一道黑影,名喚書妖邪三世。
而其他影子的身份,不言可喻。
這些不屬人世的怪物就這樣混進了城市裡,悄悄地改變人間的景色,有時是家裡附近無人的工地裡,放著被剁碎的屍體,有時是出外工作的妻子,再也沒有回家——
這裡記載的,就是其中一個故事。

第一章:離家守則

來到台北一處普通的民家,那裡有一個男孩。
男孩的名字是邱鋼鐵,似乎是因為小時候用五百元請來的命理師斷定他命中缺金,所以取了這樣的名字。
他是一間私立升學高中三年級的學生,在班上擔任班長的職務,將來的夢想是成為記者,報導出不偏袒的真相,十分遠大的志向。
就在這幾天,鋼鐵人生中的第一個獨家新聞出現了,就在他的學校,他的班上。
書妖邪三世為了恢復力量而利用了他班上的同學,其手段之非常,讓這些高中生了解妖怪為什麼會被以前的人視為恐怖的東西,鋼鐵見識到了這個世界不為人知的一面。考試、唸書、上大學、找工作,原本以為的人生大事,忽然都變得那麼無關緊要。
主要原因除了妖怪,還有一名少女,把全班同學從妖怪手裡救下的少女。
「班上有一位同學,她能使用超越常識的厲害法術,看過了她和妖怪的對峙後,我和其他兩位女同學下了決心,要拋棄過去的人生,全心一意向這位少女學習法術。」
鋼鐵認真地發表完意見後,冷靜地等待著眼前兩人的回應,這是他要學法前必經的過程。
其中一人是個嚴肅的中年男子,他推了下眼鏡說:「學習法術是嗎?還是能發射火焰的那種?」
「是的,我自認資質不差,雖不知道要花多少時間,也許是一年,也許是十年,但我會認真去做的。」鋼鐵說完,跪了下來,用最恭敬的態度拜託眼前的人。
中年男子望向坐在他旁邊的中年女性:「妳覺得怎麼樣?」
女子冷眼回視:「我覺得他瘋了,我們的兒子唸書唸到瘋了啊。」
「笨蛋,說出來的話,對兒子的打擊不是更大嗎?」
「你就是什麼都不說,兒子才會走上歪路,兒子偷看鎖碼電影台的時候,我就叫你跟他談談,結果呢,你幫他牽了一條電視線到他房裡,這樣就算解決了嗎?身為母親的我,之後要進他房間都要戰戰兢兢的,免得看見尷尬的畫面。」
「我才沒看,我以我的品德、榮譽、人格發誓。」鋼鐵義正辭嚴地回話。
「你以為我們聽不見晚上你房間上鎖的聲音嗎?」
「那是因為不想被你們發現我偷偷帶回家的小貓。」
「那為什麼小貓的叫聲聽起來那麼像是女孩子呢?」
「這個——」
「都是女孩子也就算了,有時候竟然還有男人的叫聲,你這小子也喜歡男人嗎?」
「那是因為劇情裡有被虐待的橋段啊,男人被鞭子打的話,會叫是正常的吧。」
「所以你承認有看了嗎?」
「我——」
「媽媽有說錯嗎?」
鋼鐵的眼神開始飄移:「我的成績一直都有保持住吧。」
「是啊,所以我跟你爸爸才沒有打斷你的快樂小時光,但你剛剛說的是怎麼一回事,上山去學法?這種蠢事你也說得出來,到底是要學什麼東西?」母親的眼中露出了一絲殺氣,看來是從一開始便忍耐到現在。
「學習降妖除魔之類的。」
「之類?你對那個所謂的法術根本不了解吧,這就像是小學生想要當醫生,卻不知道醫生的工作到底要做啥一樣,以為坐著就有錢拿嗎?退一萬步說,就算你學成了,那之後呢,你這輩子都要做法師那種被人恥笑的迷信工作嗎?根本沒人相信這世界上有妖怪。」
「我親眼看過,爸媽你們兩個應該也清楚啊,我這幾個禮拜有一些不正常,我,我被妖怪附身了啊。身體被別人控制,拿去做了各種壞事,傷害朋友,甚至連女孩子都不放過,那種感受……」鋼鐵說到激動處,眼淚都快掉了下來。
「這……你現在不是好好的嗎?」
「那是因為我被拯救了,被那個會使用法術的人。」
「你在亂說什麼東西!」
「爸爸媽媽你們有不錯的社會地位吧,學歷好,收入也穩定,在人群之中已經算得上是佼佼者了吧?」
「真,真不好意思。」
「孩子的爸你害羞什麼,兒子你也真是,忽然說這些做什麼?」
「……就算是你們這樣的人上之人,面對被妖怪附身的兒子卻無法察覺,甚至可以說是無能為力,那其他人該怎麼辦,那些被妖怪搗亂人生的受害者該怎麼辦,難道就在那種無助感之下等死嗎?我想要為了他們,為了他們成為一個法師。」
「你本來不是要做記者的嗎?夢想說改就改的人,哪有可能成功。」
「我沒有要放棄。」
「什麼?」
「這是採訪,法術不為人知了那麼久,真正的法師守密工作一定做得很好,只有成為他們的一份子,才有可能採訪到真實的面向,最終當妖怪被消滅後,我會重新走上記者的道路,報導這一切的。」
稍有動搖的母親為了振作而提高音量:「我們不是為了那種事培養你的,你應該要好好上個大學,找到好工作簡單地過一生就夠了,當法師賺不了什麼錢,你會沒有錢結婚、沒有錢成家,孤獨終老。」
「媽媽。」
「給我進房間,我們不要再聽你說話了。」
鋼鐵低著頭,無奈地走進了自己的房間,躺在床上的他看著窗外,外面是一棟大廈,剛搬進這個家的時候,那棟大樓還沒有蓋起來,只要躺在床上就可以看見廣闊的天空。
但那棟大樓越蓋越高,不知不覺已經再也看不見晚上的星星。
「還是沒辦法嗎,去學法……」男孩的表情十分憂鬱。
鋼鐵試著偷偷打電話給另外兩位回家爭取學法的同學探探情況,但蘇佩的情況也跟他一樣。
「我父母說情願我去寫小說,也不准加入什麼奇怪的宗教,還說如果我偷偷跑去的話,就要跟我斷絕父女關係。」
「我也差不多,現在等於是軟禁在家了。」
「班長,你身上有多少錢?」
「真的要離家出走偷偷跑去啊?」
「嗯,我在那家咖啡店賺了不少錢喔,省點用的話應該還是能撐過一年的,芸嫻呢,她怎麼樣?」
「電話打不通,搞不好手機被她家人沒收了吧,畢竟是黑道家族。」
「班長你這傢伙,該不會在想像芸嫻被黑道拷問、衣服破爛露出肌膚的樣子吧?真是變態。」
「誰會想像呀。」
「我現在只穿著內衣喔。」
「妳我也不會去想像的啦。」
「很有活力嘛,既然如此就考慮一下吧,離家出走的建議。」
蘇佩就這樣掛下了電話,撇下了臉上有點紅潤的鋼鐵。
收起電話,鋼鐵並不認同蘇佩的說法,氣沖沖地發誓:「可惡,我才不要逃避,一定要正面說服那兩個人認同我的想法。」
接下來他認真地把學校的作業作完,身為學生一天,就該做好一天的本份,這是他的信條。

隔天早上,鋼鐵盥洗完畢,穿著制服的他準備來到餐桌前享用母親準備的早餐,修長的體型配上沉重的面容,就算昨天跟父母吵架,今天也不能示弱,鋼鐵就是這樣不容撼動的人。
接著,他在客廳看到了一個人,對方熱切地跟他打招呼:「嘿,班長。」
「利,利貞!」鋼鐵的表情瞬間扭曲了起來,手裡的書包也掉在地上,眼前的女孩就是鋼鐵說過會法術的少女呀。
「我來接你。」利貞穿著一身便服,亮麗的黑色長髮更顯出氣質,她不太化妝,但一種好像從國畫裡走出來的氣質卻一直圍繞著她。
事實上,在妖怪出現前,鋼鐵一直對這個聰明的女孩抱有好感。
「接我?」
「不是說好要去學習法術嗎?」
「但是我的父母強烈反對,要去的話,必須先說服他們支持我。」
「是這樣嗎,邱爸爸、邱媽媽?」
兩位家長竟然一直站在旁邊,平常這時間兩人應該都在餐桌前才對,鋼鐵感覺家中氣氛有些異樣。
媽媽首先說話,開場就先九十度鞠躬:「我,我家的兒子,就交給妳了。」
「咦!」鋼鐵整個驚訝得闔不攏嘴。
「就是這樣囉,我已經幫你說服父母了,所以走吧,時間很寶貴的。」
「等等,等等,妳到底是怎麼說服他們的?昨晚我可是發表了慷慨激昂的宣言,內容動之以情、說之以理,那樣的演說都不能融化的老頑固,妳到底是怎麼——」
「你父母並不頑固喔,只是對你的未來有點擔心而已。」
「是啊,兒子,今天早上跟這位大人聊過之後,現在我們已經放心了,你就跟著她好好學習吧。」
鋼鐵下唇一歪:「不是吧媽媽,妳的態度也變化得太大了,昨天還擔心著我的前途呢。」
「那種小事別在意啦,你就好好成為一名法師吧。」
「難道……利貞,妳用法術把我父母洗腦了對吧,身為法師可以做這種事嗎?法術應該是用來造福人群的吧,而妳竟然用它們來達成願望?」
「如果是真的,你要怎麼辦呢,為了拯救被控制的父母而來對抗我嗎?」
「不,我好想學那個招式。」
「哼哼,想用來對美女洗腦對吧?」
「是啊。」
利貞指著鋼鐵的鼻梁,大義凜然地說:「你這個笨蛋,如果有那麼好用,我不是早就每天都跟班上女同學快樂的磨磨蹭蹭了嗎?」
是的,這位魔法少女同時也是個只喜歡女性的百合少女,而且本人對這點非常自豪。
「說……說的也是。那妳到底是做了什麼?」
「就是很一般的說明,然後讓對方理解啊。倒是你,現在還有迷惘嗎?對於拋棄一般人的生活這件事。」
「不。」
「那你為什麼還在這猶疑不前?」
鋼鐵怔了一下,接著猛然抬起頭來:「不,我要去,現在就去。」
「走吧。」
「我,我還穿著制服。」
「那種小事不需要介意。」
就這樣,少年推開了家門,跟站在門後的父母深深鞠躬,然後離開了自己的家,站在房子外面,少年看見了漂亮的天空,不再被大樓遮住。
「班長你還在那裡做什麼,快點,還有兩個地方要去呢。」利貞站在一台小巴士前面催促著鋼鐵。
「利貞,我們也算生死之交了,妳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鋼鐵啊。」
女孩想了一會兒:「不要,饒舌,還是叫你班長吧。」
「直接否決嗎!」
利貞率先上了小巴,駕駛是一位穿著西裝的恐怖男士,臉上竟然有深深的刀疤,班長心想:現在二○二四年還有人拿刀對砍喔?
像是聽到了班長的心聲,恐怖男人看了過去:「上車。」
這話把班長嚇得像小貓一樣全身僵硬。「是。」
巴士裡除了利貞之外,其他的也大多是女孩子,穿戴打扮非常嫵媚,散發著一股成熟的韻味,讓血氣方剛的鋼鐵看得有些意亂情迷。
「利,利貞,這些姊姊是什麼人?」
「都是美人吧,其中還有大學選美的冠軍,和高中沒畢業就在酒店打滾的人。」
「她們也是要去練法術的人嗎?」
「她們是我的後宮。」
「咦!」
「每天晚上都親親愛愛的喔。」
「這……淫亂。」
「開玩笑的你也信,這些女孩是收了錢過來幫忙的,開始讓你們練習法術前,必須先把她們送去一個地方。」利貞露出意義深遠的微笑。
就這樣,小巴士慢慢開往蘇佩的家。
窗外的建築有些超出班長意料,在學校裡看蘇佩的言行,他一直以為蘇佩家應該非常有錢才對,但這裡是老舊的公寓,外觀非常髒亂。
「這裡,真的是蘇佩的家嗎?」
「她的父母離婚後,父親帶著她來到這裡住。」利貞翻閱著手上的資料這樣說。
「離婚了嗎?這麼說來,上次調查面具女的時候,她的確說過父親有外遇什麼的。」
「這麼關心呀,你想做八卦記者嗎?」
「我是奇怪既然是父親外遇才導致離婚,蘇佩怎麼會跟著父親?一般來說是怨恨父親才對吧,加上母親也不會同意。」
「老夫倒是覺得沒什麼問題喔。」
「為什麼?」
「你們年輕人不懂事,這應該是蘇佩母親的顧忌吧,畢竟社會可是很亂的。」
「就算出了學校,利貞妳還是經常說些讓人聽不懂的話。」
利貞和班長走下了巴士,在利貞的交代下,班長拿起了一個沉重的公事箱,剛靠近位於一樓的蘇佩家,就看到有個女高中生的上半身鑽出了防盜窗附設的小門。
「蘇佩!妳在做什麼啊?」因為蘇佩看上去有點動彈不得,所以班長過去扶了她一把。
「班長、利貞,你們怎麼會來這裡?」蘇佩有點不好意思,畢竟現在卡在窗戶的狀態不是很好看。「班長你別扶我,你一定是想趁機卡油對不對?同學三年來,你一定每天都在期待這樣的機會吧,無助的美少女卡在窗戶的情境。」
「才沒期待過。」
「放心啦,我不會和芸嫻說的。」
「我都被她甩了兩年了,就是說了也沒問題好嗎。」
「是嗎?那我可以直接說出你在鋁窗旁邊逼我玩起SM遊戲的事實嗎?」
「哪裡有在玩,而且從頭到尾都是妳起頭的吧。」
「利貞妳呢,妳跟這個處男的目的應該不一樣吧?」
「班長說妳的父母對學法有所疑慮,所以我過來說服他們。」
「不用了啦,我不是已經出來了嗎?反正不管說什麼他們也不會支持的,又何必多此一舉。」
「蘇佩妳的意思是,遇到困難就要放棄或逃避嗎?這樣的態度練習法術的話不會有什麼成就的喔。」
聽到利貞這樣說後,蘇佩的態度有些軟化:「好吧。」
「妳從原路回去,當作沒見過我們。」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