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露營》


 編號:035
 作者:燕熙
 封面繪者:Cash
 初版日期:2013.12.5
 ISBN:9789862906316
    定價:99元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OK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許多人喜歡在野外露營,其實鬼也喜歡──

內容簡介

「開心露營場」除了有完善廁所和淋浴設施的露營場地外,另有一棟活動中心,有室內場地可供下雨天當備案,還有可以升營火的廣場——而且都是全新的!

他們是開幕第一批旅客,搭好帳篷後開心地四處探險,享受獨佔場地的樂趣。雖然不小心闖入周邊的亂葬崗,但還是不以為意。

沒想到,入夜之後,帳篷都搭滿了……

作者簡介

燕熙


一隻非男非女低調又愛耍神秘的難搞生物。什麼都信,也什麼都不深信,看似矛盾卻又理所當然的存在著。

著迷於神秘之自然與非自然力量,卻也樂在研究人性。目前待在一個四面環海且無處可跑,夏天可能被曬昏、冬天可能被吹走,雖然工作容易令人感到煩心,但還得以自娛的地方。
目前心願是除了找一部可以嚇到自己的恐怖片外,當然是寫出愈來愈可怕的故事啦!

【燕熙‧咖啡喵的世界】:http://blog.pixnet.net/thinkwhat

作者自序

露營一直是我學生時期很愛的活動,我相信大家或多或少都有露營經驗,不知道大家的露營經驗又是如何呢?又最喜歡露營時各項活動中的哪幾項呢?我很喜歡營火晚會和夜遊,或許是因為狂歡結束後的餘韻,以及夜遊時互相感染的氣氛,在整個活動裡讓我感受最深吧!
在寂靜黑夜裡,大家圍坐在空曠草地上聊天看星星,或是輪流說著令人毛骨悚然的故事,這樣的經驗,應該不少人也有過吧?
就我來說,從小到現在十幾場的露營中,光露營時發生的事情,就多到可以寫好幾本啦!啊!這樣說應該不會嚇到太多人吧?嘿嘿,畢竟我通常是那講故事的人啊!呃,這麼說好像也不令人意外?哈哈!
不過,不管大家要進行怎樣的活動,記得都要互相尊重、保持禮貌喔!不要鐵齒不信邪,也不要心存惡意或是蓄意破壞,畢竟不論是否有鬼神,心存敬意和畏懼,行事小心,讓活動能圓滿平安地結束才是最重要的!
希望大家參加各式露營都能玩得愉快,沒參加過的朋友在看這本小說時,能跟著故事主人翁一起體驗一場不一樣的「露營」。

目錄

00序曲
01開幕
02鬼露營
03拜火
04深夜談心
05大地遊戲

試閱

00序曲

夕陽餘暉下,三道人影在雜草叢裡看似拖著東西困難地移動,在地上被拖拉的物體,感覺像是一副毫無反擊能力的癱軟身軀。
「這傢伙還真重。」
其中一人如此抱怨,引來另外兩人的取笑。
他們來到一棵大樹旁停下,其中一人掏出把亮晃晃的刀子,朝地上的身軀用力刺入,紅色液體瞬間暈染開來。
他們再拿出一綑繩子,纏繞住那人的頸部,然後將繩子一端拋過樹枝,用力將地上癱軟的身子拉起,讓他吊在樹枝上,然後再把繩子繞著大樹樹幹綁好。插在癱軟身子裡的刀子,未沒入身體的部分,隨著身體的擺晃,在夕陽餘暉下閃爍著光芒,身上破爛的衣服已滿是紅色斑痕。
細看才發現,那是個仿真人偶。百來公分的大小,乍看之下就像個小朋友,或是矮一點的女生。人偶的可動式眼瞼閉闔,看來就像了無生氣的吊死者,懸掛的身軀隨著風的吹動搖擺。
三人繼續在雜草堆裡移動著,手上的袋子和物品,隨著他們的移動逐漸減少。他們邊討論,邊將東西一一放在雜草堆裡,或是掏出箭頭圖樣的螢光貼紙貼在樹木或石塊上。
當手上的東西都處理完後,他們開始在地上撿拾物品,往空袋子裡丟。只見原來乾扁的袋子又開始鼓脹,直到袋子都裝滿了,他們才滿意地離開。此時太陽已沉入地平線,天空逐漸變得藍黑。
當三人走出雜草堆時,剛才被他們吊起的癱軟人偶忽然快速轉動,不一會,人偶瞬間停住,朝著他們離去的背影,猛然睜開眼睛,兩道綠光亮起,定定看著,嘴裡莫名傳出奇特笑聲。
「咯咯、咯咯、咯咯——」

01開幕

露營,相信是很多人學生時期的共同回憶,不論國小、國中、高中,甚至大學,十幾年的校園生活中,很少有人不會接觸到這樣的活動,且對象可以是跟家人、跟朋友、跟同學,甚至是當背包客時的體驗。
這樣的活動在許多人的回憶裡是美好的,但也有少數人會感到不愉快,我就是其中之一。那種不愉快,不是因為晚上蚊蟲太多,也不是因為洗澡上廁所不方便,而是更可怕的回憶。
我一直不願去回想那年的露營,直到如今,我仍時常在夜裡驚醒,彷彿還聽見那些慘叫聲和喧嘩。那是我揮之不去的夢魘。
那起事件會發生,都要從那次露營的源起開始說起。

「耶!考完了!終於考完了啦!」一進社辦,杜光宏只差沒把書包往空中丟,他雀躍的心情,完全反映在輕快的腳步上。
「你可別樂極生悲,考卷發了才發現一堆科目慘兮兮要留級。」比他早十分鐘進社辦的黃明玉取笑道。
「呸呸呸,妳少詛咒我,我這回可是很認真地用功唸書,一定可以滑過啦!」光宏拍拍胸脯,得意笑著。
此時,突然有人自身後推了他一把,害他跌跌撞撞往前跳了幾步。
「吼!葉羽華,妳想害我跌成狗吃屎喔?幸好我有練過,不然差點被妳害慘。」光宏回身一看,朝身後的嬌小女生抗議。
「練個頭啦!」羽華跳起,朝杜光宏的頭一拍,蹦蹦跳跳地來到明玉身邊。
「大家怎麼都七早八早就交卷,考得不錯齁,瞧妳們樂成那樣。」門口響起略有磁性的低沉聲音,那是陳文凱,只見他左顧右盼。「咦?力麒呢,怎麼沒看到他?我以為他會是最早來的。」
「誰在說我壞話?我有聽到喔!我可是早早交卷,會晚到是因為我替終於從期末考解脫的大家,特別安排了慶祝活動哩!」
說人人到,林力麒拎著包包,手上拿著一疊紙朝文凱身上拍,他的腦袋裡總是有一堆鬼點子。
五個人分屬不同系別,但自大一同社以來便時常湊在一起,因此感情比起其他社員來得親密。他們五人在社團中算是蠻活躍的人物,也成了同期社員中的核心人物,不少社員都認為他們會在二年級時接任社團幹部。
「什麼慶祝活動?」光宏一把搶過力麒手上的紙張。「哇賽,這什麼鬼東東?露營?我沒看錯吧?」光宏睜大眼看向力麒。
「沒錯、沒錯,就是露營!兩天一夜,除了放鬆心情,還可順便場勘,一舉兩得唷!」力麒把紙張搶回來,一張張發給大家。「這是我擬的計劃表,大家先看看,這可是我精挑細選的場地,搞不好明年可以建議學長姐們在這個營地辦活動呢!」
「你是想到喔?大家辦活動都辦到昏了,你還打算來個露營當慶祝活動,沒搞錯吧?」明玉瞪了他一眼,但還是接過計劃表看著上頭的內容。
「這場地是……」文凱納悶地看著力麒,他不記得有這個活動場地。
「是新場地,而且還取名為『開心露營場』哩。那是最近該地區開發整頓後才設立的,除了有完善廁所和淋浴設施的露營場地外,另有一棟活動中心,有室內場地可供下雨天當備案,也有可以升營火的廣場,不覺得這是一處很好的營隊活動場地嗎?」力麒得意地說。
「看起來真的很不錯。」文凱看著計劃表上頭的場地圖,感覺確實是經過完善規劃的地點。「只是,佔地似乎不大?」
「嗯,這算是缺點吧,所以能容納的人數不多,全區可搭十八頂帳篷,最多容納一百五十人,對我們這種小社團來說,不管是要辦新生訓練或是幹部訓練的活動,我覺得綽綽有餘了。」力麒聳了聳肩說。「如何?要不要去一趟,順便看看狀況?」
「好啊!」光宏一口答應,他最喜歡玩了。「文凱應該沒問題吧,羽華和明玉也一起出來玩啦!」
「可是,那邊的廁所乾淨嗎?」每次露營,明玉最在乎的就是廁所是否乾淨和能不能洗澡,要是廁所不乾淨,她可不想去。
「放心,我去看過,新蓋好、超乾淨,還有專人打掃哩!」力麒拍胸脯掛保證。
「那我一去就要先看廁所,要是廁所不乾淨,我可不想在那邊待兩天一夜喔!」明玉說。
「這位黃小朋友放心啦,包君滿意!」力麒摸摸明玉的頭,然後看向有些猶豫的羽華和文凱。「你們兩個呢?」
「去是無妨,不過,如果覺得那邊不好或是有尚未開發完畢的危險區域,不要硬去玩喔,畢竟是剛開發的新場地,還是小心一點比較好。」羽華說。
「知道啦!文凱呢?」力麒說完,看向不發一語、只顧著看計劃表的文凱。
「嗯。」文凱沒有表示意見,但他總覺得這地方似曾相識,只是看光宏、明玉和力麒都躍躍欲試,他沒有說出口。

出發當天是個風和日麗的好天氣,早上九點整,五個人開開心心地在學校集合,騎著三輛機車,滿載大包、小包一堆物品,來到距離學校約四十分車程的開心露營場。
那是位在高地上的露營場地,四周林木圍繞彷如孤島,土坡林木間僅有一條彎曲向上的柏油路通往大門,愈接近露營場,雲層就愈厚,不過幸好雖然天氣陰,但水氣不重,涼涼的溫度反而讓他們覺得舒服。
一到達就拉著力麒先帶她去看廁所的明玉,興奮地看著大門右方露營區裡乾淨的廁所和淋浴室說:「還不錯耶!設備真的好齊全喔!希望我們的場地是在這區。」
「嘿嘿,這可是我精挑細選的啊!走吧,我們先去租帳篷。」力麒說,帶著大家到活動中心的管理員室登記繳費,領取帳篷和簡易工具。
五人離開後,最後一間廁所門默默開啟,一道視線看向五人離去的方向,但他們邊興高采烈地聊著天、邊走進活動中心,完全沒有注意到。
「同學,你們分配到的場地是A3和A4,不要搞錯了,有事情都可以來找我,還有,營火場和C露營區的後方還沒蓋好,會有工程車出入,沒事不要靠近那一帶,尤其是晚上,那邊沒燈,會很危險,還有啊,這邊地勢高,露營場距離馬路起碼有三公尺高,不要亂爬樹也不要太靠近邊緣,免得掉下去。」管理員叮嚀交代著,把一張場地地圖兼注意事項交給他們。
「好!」五個人異口同聲地應道,便開開心心地領了東西前往A露營場,也就是明玉一開始看過的廁所所在區。
一如力麒一開始給大家的圖,大門一進來是停車場和活動中心,面對活動中心,右方是A露營區和第一營火場,左方是B露營區和第二營火場,活動中心後方是C露營區。從地圖上看不出來的是,整個活動場區地勢往四邊成階梯式低斜,所以,他們分配到的A3和A4因所在位置較低而無法直接看到其他區塊。
A露營區圍著廁所共有六處場地,最前方是A1和A6,廁所兩邊是A2和A5,A3及A4則位在最裡側,A3比較接近柏油路,A4接近營火場,兩場地後方是樹林和土坡,雖有鐵絲柵欄,但看來不甚堅固。他們將帳篷放好後,又回車上搬帶來的器具和要煮的食材。
「今天有其他人也在這邊活動嗎?」羽華邊整理東西,邊觀察周遭環境,對於他們被安排在內側角落感到不解,一般似乎會從活動中心旁的區塊開始安排起。
正在搭帳篷的力麒聳了聳肩說:「大概吧,不然怎麼會被排到這種地方?反正,這裡雖然是在廁所後面,離活動中心和停車場較遠,但廁所是雙通,對我們來說,要用水或是去廁所,比起A2和A5都方便多了,也沒什麼不好啊!」
男生們搭起兩頂帳篷,位在A3的帳篷讓明玉和羽華使用,A4則男生自用。他們將各自帶來的睡袋和行李放進帳篷,然後文凱拿出一罐殺蟲劑在帳篷周遭地上噴了一圈。
「怎麼用殺蟲劑不用石灰粉?」明玉納悶地問。
「石灰粉對蛇沒用,我老爸跟我說的,他說殺蟲劑地上噴一圈效果可能還比石灰粉好,因為蛇不喜歡那味道,不過,他說最好用的其實是漁網,抓到還可以進補。」文凱笑道。
「媽呀!還進補哩。」光宏抖了下,他一點也不想看見那滑溜的玩意。
待一切大致就緒,已經是下午一點,疲累的五個人搬出卡式爐,煮起泡麵簡單填飽肚子。
「啊,應該有其他人來了!」明玉看向活動中心的方向,那裡斷斷續續傳來吵雜聲響,但她沒辦法看到是否有人走動。
「不如吃飽後我們四處繞繞,察看整個場區,順便認識一下新朋友們?」力麒提議。
「好啊,打個招呼彼此有照應也好。」羽華附和。
吃飽飯,一行人將重要物品帶好,開始他們的場區探險。
B露營區下方有頂帳篷,他們不確定是一開始就有,還是後來才搭起的,畢竟那位置和他們的位置一樣偏低,而且他們初來時並沒有走到B露營區看過。
他們走近帳篷,帳篷外還灑了圈文凱口中沒用的石灰粉,烤爐上還放著裝有水的鍋子。
「有人在嗎?」光宏喊,但沒人回應,似乎帳篷的所有者並不在裡頭。
「好像沒人?」
「不如我們晚點再來。」
「內帳拉鍊是拉上的,該不會在午休吧?」
五人七嘴八舌討論後,決定不管是否有人在帳篷裡,既然沒人出來,他們就先繼續場區探險。
他們朝第二營火場走,打算繞一圈回營地。
離開B露營區時,文凱聽見嘎吱一聲,他定住、回頭,聲音似乎是從廁所傳來的。
不知為何,那一瞬間,他覺得有人從廁所走出來,朝著他的方向而來,他揉了揉眼,確定沒看見任何人,心想或許只是他多心吧?
「阿凱!快點跟上,不然要把你丟下喔。」力麒在前頭喊著。
「喔!」文凱隨口應了聲,那股奇異感覺已經消失,而且依然沒有人從廁所出來,於是他三步併兩步跑回同伴身邊。
「怎麼了,剛剛你在看啥?」羽華問。
「我聽到聲音,廁所裡好像有人。」文凱不以為意地笑著說。「大概B露營區的朋友們相約去上廁所吧。」
「感情真好,不如晚上我們也相約一起去廁所吧!」力麒半開玩笑地說著。
卻引來明玉和羽華的白眼,兩人還同聲抗議——
「誰要跟你去廁所啊!」
「要去你自己去啦!」
光宏和文凱聽了都忍不住大笑。
「你被嫌棄了耶!」光宏拍拍力麒肩膀。
「晚上可別叫我跟你一起去廁所。」文凱說。
「你們真是沒有同學愛!」力麒說著,自己也笑得停不住。
談笑間,他們已經來到第二營火場,廣場中央有座搭到一半的營火,細長的營火材,讓文凱和力麒不由得討論起來。
「這營火材是啥材質,怎麼好像沒見過?細細長長的,而且每根都不太一樣,有的呈灰白色、有的帶些髒黃,這應該撐不了幾小時吧?」文凱睜大了眼,看得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還是看不出營火材的材質。
「搞不好是我們沒見識過的稀有材質,欸,等晚上我們來偷看別人怎麼辦營火晚會,順便偷學幾招如何?」力麒說。
「要是辦得比我們爛怎麼辦?」光宏問。
「那我們就去教他們幾招!」力麒大笑。
「搞不好是我們要向他們拜師學藝哩!」羽華忍不住吐槽力麒。
「不過,怎麼走到現在還沒看見我們以外的人啊?都躲到哪裡去了?」在來到空蕩蕩的C露營區時,明玉納悶地問道。「 B露營區才一頂帳篷,不可能是他們要玩營火晚會吧?」
「誰說一頂帳篷五、六個人就不能玩?我們想玩營火,還是可以玩啊!」力麒說。
「你沒租營火場地吧?別鬧了啦,晚上就照原先計劃的烤肉就好囉!」羽華說。
但力麒和光宏卻對五人營火晚會興致勃勃。
「還有明天啊!」力麒說。
「明天不是要回去了?你別鬧了,就照原定計劃,明早去看看有沒有場地可以夜教,然後就準備回市區吧。」文凱插話。「不要弄太晚,我可不想你今晚臨時搞個營火,玩到一、兩點,隔天還要早起去找夜教場地。」
「是、是,我知道了。」力麒敷衍地說,擺擺手,快步通過C露營區朝第一營火場走去。
第一營火場空空蕩蕩,看來今晚沒有人要辦活動。
空曠的場地讓力麒童心未泯地吵著要大家一起玩老鷹抓小雞,其他四個人還真配合地玩了起來,力麒當起老鷹,文凱自願當母雞,五個人在營火場又鬧又笑,玩得不亦樂乎。
活動中心裡,管理員翻著八卦雜誌,聽著五個人的笑鬧聲,他搖搖頭,不自禁地笑了出來,還是年輕好,可以這麼隨心所欲地玩樂,露營場已經好久沒有這麼歡樂的笑鬧聲了。
十年前的一起事故,讓露營場急速沒落、荒廢,時過境遷,大家逐漸遺忘那場可怕的事變,當時的露營場老闆也已經過世,如今的老闆是他的兒子,繼承露營場後,將露營場重新整修,改了名字、換了新貌,大肆刊登廣告,希望可以吸引人們再次回來這裡辦活動。
這五個人是這間露營場重新開幕以來的第一組客人,希望他們可以玩得愉快,感慨完,管理員才注意到時間已經三點半了,他回到桌前,打開電視。

「啊?」
「怎麼突然停下來了?」力麒見文凱忽然停下,納悶地看著他。
「剛剛好像看見C露營區那兒有人在看我們。」文凱再次回頭看,卻不見任何人。方才玩得正愉快時,他明明看見有人站在那兒,怎麼一眨眼就不見人影了呢?
「哪來的人,你是曬昏頭喔?」站在他身後的羽華拍拍他肩膀說。
「剛剛真的有個人面無表情地站在那……」說著,文凱也不甚確定了。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