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離鬼城【末日列車】(最終回)》


 編號:027
 作者:羅三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3.12.04
 ISBN:9789862906323
    定價:99元
    販售地點:7-11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逃離的關鍵時刻到來,羅三末日系列最終回!
附錄:生存之路,鬼城求生手冊大公開

內容簡介

解決了上師的阻礙,庫克成為眾人的領導者。

眾人開始計畫前往交大求援的路線,庫克與敬嵐畫出了三種怪物的勢力範圍,發現到交大的路上還有數公里的空白地帶。

一大片未知的領域,會有第四、第五種怪物嗎?讓眾人發狂的「木箱」又有什麼關鍵,所有謎題即將解開。

逃出生天,或是全軍覆沒,就賭這一次!

作者簡介

羅三

一九八一年出生於高雄市,新竹教育大學數學教育系畢業後一邊擔任國小與補習班老師一邊開始著手小說寫作,花了一年多完成的出道作《魍魎》曾經讓作者本人輾轉難眠,是要一輩子守著教育事業還是徹底轉型做自己想要的,百般掙扎最後選擇了忠於本心的方向,寫作。

當然學校營養午餐過於難吃也是一個原因。
作為一個文字工作者,曾經沒有人看好,曾經沒有人支持,但難道因為這些外在因素我就要放棄嗎,不,我要做,我能做的只有寫好作品,我需要的也只是把作品寫好,希望十年之後回顧此時,始心依然不改。
同樣祝福各位。

無名  自解羅三
http://www.wretch.cc/blog/aligantz

作者自序


這故事一開始,本來也是只想出一本的,誰知道邊寫邊想,內容就越來越多了,這就出了四集。

那這個有鬼怪的世界觀就這樣結束了嗎?我想不一定。
當你閱讀完本書之後,就會發現還有很多的延伸空間,不同的人面對這些怪物,應對方式也會完全不同,下次的主角也許根本不想離開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
又或許會愛上第一集出現的女鬼變成愛情故事呢。
這樣的可能性讓我覺得非常高興,既是結局,又不是結束。
我就用這樣的心情完成了這本書。
在本書的最後,說到了一個曾經出現在【駭屍任務】中出現過的名字,這就表示本書也在所謂的羅三編年史佔據了一個席位,但很可惜的是,庫克和偉德無法同台,理由在本書最後有說明。
羅三的編年史代表的是一系列的故事,他們都發生在同一個世界,彼此乍看之下沒有關係,但又相互牽扯。
《魍魎》、《冥醫》、【駭屍任務】、【傲因一家】、【末日列車】、【畫符】,這些系列都是編年史的一員。
接下來編年史慢慢要開始了運轉了吧,畢竟其中的一個靈魂人物已經出場,那就是在【畫符】系列中的主角,還沒看的讀者,我在這就先不雷你,避免影響閱讀樂趣。
感謝您的支持,也希望你能支持羅三其他的作品。
最後再次感謝出版社給我這個從自嗨變成大家嗨的機會,也感謝讀者的支持,沒有你們的話我是寫不出東西的。

目錄

楔子
第一章:分離的人心
第二章:凝聚
第三章:紅水湖
第四章:異鯨
第五章:上師的勸告
第六章:交大攻略
第七章:再見了,朋友
第八章:逃離末日

精采試閱

楔子

我的名字是敬嵐,新竹教育大學一年級的女學生,兩天前,我對家庭兩個字的感覺是有些複雜的。

會跟其他女性眉來眼去的父親,默不作聲的母親,事不關己的妹妹,他們總是把自己的煩惱丟到我的守備範圍,然後等我做不好的時候責罵我,看著我辛苦地掙扎,他們卻彷彿有點高興,那種家人,那種家人,那種家人。
現在卻好想見他們一面啊。
那是一個深夜,我從家裡回到新竹,卻發現這裡變成了一座死城,路人死了,我買過宵夜的攤販老闆死了,從未見過的孩子也死了。
第一個浮上心裡的念頭就是家人的安危,還有在大學認識的男友,他們怎麼了?還活著嗎?會不會出什麼事?
知道完全不能聯絡他們後,我的心情非常激動、徬徨、不安,如果沒有庫克在我的旁邊,我早就崩潰了也說不一定,對了,忘了說明,庫克是在車站遇到的聰明男孩,他不會打扮,不會說些好聽的話,但是在他旁邊感覺很安全,是個在危險中可以依靠的男性。
在庫克的幫助下我回到了外宿的地方,看到了男友的屍體、和他偷吃的證據,一時間我心痛得失去了活著的動力。
新竹滿地的妖怪,處處是屍體,要逃出去不知道要經過多少困難,在這樣的環境真的有活下去的意義嗎?
還好有一個人,他在我旁邊露出了脆弱的一面,看到他痛苦,我覺得很難受,這樣的心情,有點像面對我的家人,有點酸,有點苦,複雜的滋味。
我們好不容易逃出了另一種怪物的魔爪,到了一個倖存者聚集的避難所,但這裡的情況也不樂觀,一個新興宗教控制了這裡,為了求生,我跟庫克設計他們的領袖「上師」答應讓我們派出一隊人往前路探查。
誰知道就在庫克離開避難所的當晚,避難所被鬼怪侵襲了,我們的死傷慘重,只剩下四分之一左右的人還活著,情況並不樂觀,但我們揭露了上師的陰謀,和取得了能夠治傷的藥。
我們還有機會。
逃生計劃剩下最後一步,想辦法到交大取得跟外界的聯絡,然後,順利的話我們也許能脫離這個惡夢一般的地方。
到時候,我想向我的家人介紹我在這裡認識的男孩子,跟他們說我有多想他們。

第一章  分離的人心

又是一個黃昏,看著太陽慢慢地從天邊落下,天空的顏色也漸漸從橘黃變得冷調,庫克站在避難所主樓的屋頂,用望遠鏡看著遠方。

不止他一人,在避難所的幾個角落,都有人做著相同的動作,透過望遠鏡可以把幾條周圍巷道看得很清楚。
除了偶而會閃過的半狼,並沒有看到其他鬼怪,昨晚太子人偶的攻擊失敗之後,似乎是嘗到了苦頭,一整天沒有捲土重來的意願,但以防萬一,庫克已經讓人在避難所周邊設了許多的陷阱,就算他們真的來了,也不會像昨晚一樣死傷慘重。
庫克胸前掛著的無線電沙沙的響,一個略顯稚嫩的聲音跟庫克說:「庫克哥,天色差不多暗了,要打開了嗎?」這人是只有十四歲的倖存男孩力洋。
「的確是差不多了,好,開啟吧。」
一聲令下,隨著按下開關的動作,整個食品工業研究所周邊的牆上發出了一陣光芒,不是一般的燈光,而是更亮、會讓人感到刺眼的光。
這是氙氣燈,近年來大量被汽車廠使用為汽車頭燈,發出來的光接近藍色,非常的亮,也非常顯眼,庫克讓人把附近汽車的燈拆了下來,他接上電源後放在牆上,把附近的街道照得老亮,如此一來就算是晚上,也不會漏看任何入侵的鬼怪。
要是還有沒發現的生還者,也希望他們能看到這個光,快點到這裡來。
本來急著離開這裡的庫克為什麼忽然改變做法,開始加強這棟建築的防禦工事呢?
這要從昨晚上師自殺之後說起。
十八個小時前
本來庫克計劃休息一晚馬上前進,但很快就發現這有點強人所難,人類不像漫畫人物一樣能夠立刻從異變狀態回復正常,第一點是疲勞,這些倖存者大部分都過度使用肌肉,先是跟太子人偶的對抗,然後是忙著善後。
燒焦的車體十分難聞,噴在上面的乾粉也是一樣。滅火和清理的工作大約花了三十分鐘。
再來是埋屍,有些人堅持一定要自己來,光是能塞下一個人的土穴就花了大約兩個小時,挖完之後還要把家人零碎的屍體搬到土坑中。
就算是已經被太子人偶吃得七七八八,男人的體重依然還有三十公斤左右,搬運起來不是什麼輕鬆的工作。
「妳要不要休息一下?」庫克問著一位當過廚師的中年婦女秀妹,她的老公今晚被太子人偶吃了。
「不,我不累。」
「但——」
「我不是說了我不累嗎?」廚師阿姨一把推開了庫克,默默地把土填撒在土坑裡的屍體上。
知道她是想為家人盡最後一份力,所以庫克默默留下一點空間給她。
讓庫克神經緊繃的事不止這一件,第一個被上師欺騙的女人叫做惋伶,就是那個把自己老公趕出避難所的女子,上師倒台之後,其他人對她還有護法非常不友善,在清理工作時,女子好幾次被人刻意碰撞,甚至推倒,護法看到後躲了起來,不知所蹤。
敬嵐見狀,走到女子旁邊把她扶了起來。
「還好嗎?」
「為什麼?」惋伶用虛弱的語氣問。
「我沒聽清楚,妳剛剛說了什麼?」
「為什麼所有人都用厭惡的眼神看著我?明明所有人都是上師的受害者,為什麼針對我呢?」
「這……沒有人願意承認自己被愚弄吧,他們心裡在想,自己那麼聰明,怎麼會被騙呢,都是那個最先相信上師的人的錯,要是那個人不相信,自己也不會受騙。」
「太過分了,我也沒有辦法啊。」
「我知道,妳只是太害怕了。」
「幫、幫幫我。」惋伶抓住敬嵐的手臂,無助的感覺溢於言表。
「我會和庫克想辦法的。」
庫克答應後和敬嵐找了幾個人溝通,苦口婆心的一番勸導,欺負惋伶的狀況才稍微減緩,但這個夜晚的麻煩事卻像冤鬼纏身一樣不斷襲來,這才只是第二件。
有個兩歲左右的小孩受到驚嚇後一直嚎哭,他所有家人都在這晚死去了,一開始還令人同情,但隨著疲勞升高,那聲音只讓人神經更加衰弱而已。
「誰家的孩子啊,管一管好不好?」在汽車工廠幹維修員的男子罵了出來。
「噓,他的家人都死光了。」愛瓦毫不掩飾自己的怒意。
「關我屁事,是他們自己沒用,為什麼現在要來吵我們?小鬼,再不閉嘴就打死你喔!」
聽到了大人的怒氣,小孩哭得更大力了。而庫克對這種狀況有點不知所措,他能阻止怪物,但卻不能讓小孩安靜。
這時敬嵐把孩子帶到另一邊,不知道說了什麼,只知道那孩子漸漸不哭了,敬嵐笑了笑,接著把孩子帶到沒有損壞的室內睡覺。
「總算清靜了,他再吵我真的就要把他跟父母一起埋了。」
「差不多了,再說就太超過。」庫克冷言冷語地應對。
「不能說喔,我的小孩也死了,難道我也要像他一樣哭鬧嗎?」男子作勢要往庫克那裡衝去,而且將他爆打一頓。
但動作比他快的人更多,至項、小王、愛瓦三人在男人一有動作時,就拿出了手裡的刀子架在他脖子上,一氣呵成的動作證明了他們三人比維修員厲害多了。
毫不客氣的三人用銳利的眼神警告著男子。
「別動。」
「你想對庫克做什麼?」
「坐回去。」
金屬的冰冷感,直透男人的心,他看過這幾個人跟太子人偶動手的場面,不敢再說話,乖乖地坐了回去。
庫克這時打了下圓場:「算了,大家的情緒都很激動,這位大哥不好意思啊。」
聽完庫克這樣說,三人才收起刀子,站在和庫克同一陣線的立場表現無疑。
另一邊在實驗室裡,敬嵐抱著兩歲的小孩嘴裡哼著溫柔的歌謠,小孩大概也哭累了,他把大拇指放在嘴裡吸吮,嘴裡還唸唸有詞:「媽媽,媽媽。」
簡單一句話卻讓敬嵐眼眶潮濕起來,她也想起了自己的母親。
這時實驗室裡一道黑影晃過,讓敬嵐不禁緊張起來,眼淚瞬間停止,冷汗也從頸部冒出。(不會是還有沒解決的太子人偶吧?糟糕,我身上沒有武器呀。)
不得已敬嵐拿起了玻璃量杯準備敲破後用碎片應敵,這時黑影嗚咽了一聲,敬嵐認得那個聲音:「護士小姐!」
只見護士小姐頭髮凌亂,神情恐懼:「不要罵我,不要罵我,我有幫你們報仇了,我有殺掉兩隻三太子。」
「妳……是我,敬嵐。」
「對不起,對不起。」護士竟然對著敬嵐磕起頭來,用力得都能聽見聲音了,好像把敬嵐當成是死去嬰孩的母親。
敬嵐把護士拉起來,打了一巴掌,接著把兩歲小孩交給了她。
「這——」
「我必須去外面處理其他問題,這個小孩交給妳。」
「我,我不行的。」
敬嵐說得鏗鏘有力:「一定要行,妳是照顧小孩的行家,交給妳我才放心。」
「我這種人真的還能幫忙嗎?明明害死了那麼多嬰兒。」
「我需要妳,這孩子也是,他的父母都去世了,妳來當他的姊姊,守護他一輩子,這才是妳該做的。」
小孩子在護士懷裡露出了笑容,簡單的溫柔卻感動了護士受傷的心,她抿著嘴唇點頭,眼淚都流到下巴了。
解決這件事後,敬嵐準備回到下面廣場,經過一個灰暗角落時,她聽到一個男人抱怨的聲音,是護法。
「什麼嘛,臭小鬼害死了上師,還引來那麼多妖怪,幹掉他,我們一定要幹掉他。」
「但是——」
聽到另一個聲音時敬嵐嚇了一跳,是惋伶,明明剛剛幫了她,現在她竟然要和護法密謀害庫克?
「別忘了妳做過什麼,那些人不會真正接納妳的,一有機會他們就會把妳的小孩推出去當肉盾,只有我才是跟妳一夥的。」
「我——」
「我已經在某個實驗室裡找到了毒物,時機來到我會告訴妳,到時候妳就下毒解決掉庫克,現在先不動聲色,知道嗎?」
「知……知道了。」
敬嵐躲在角落等兩人都走了之後才探出頭來,她思考了一會兒,接著走回草地把庫克拉到一旁說:「這裡沒事吧?」
「嗯,還好啦,只是大概不能那麼快離開了,要考慮守備和交通問題,食物也是。話說回來,妳對小孩真有辦法啊。」
「我是師範出身的嘛。」
「也對……妳剛剛有什麼話想說?」
「這……」要跟庫克說有人想害他嗎?敬嵐看了看他疲憊的臉,心中下了決定要自己來處理這件事,「沒有,我只想稱讚你今晚還是挺帥氣的。」敬嵐踮起腳尖,摸了摸庫克的額頭。
「這種話聽起來怪不好意思的。」
到了清晨三點多,所有的善後工作才告一段落,庫克讓大部分的人集中在一個大實驗室裡休息,警衛工作交給至項和愛瓦。
愛瓦一直偷偷保持著體力,所以精神還算好。沒一會兒至項拿著一堆冰啤酒到了她這裡。
「喂,山地女人,要不要來一杯?」
「要灌醉我一杯可不夠喔。」
「哼哼。」至項丟了一罐給愛瓦,冰涼的飲料沁涼著她的喉頭。
「有人今天的動作讓人印象深刻,敬妳一杯。」
「我就覺得一直有人在偷看我的屁股。」
「什麼,我才沒有看,我是說,妳的腿部肌肉很多,看起來是不錯,屁股也很漂亮,但我,總之我才沒看。」
愛瓦瞇著眼看著至項:「你拿酒過來,不會是想……找人快活一下吧?」
「才沒有,但我的經驗豐富,妳要是想學習一下,我倒是可以配合。」
「閃邊去吧。」愛瓦一腳踢向至項的頭。
至項縮身一避:「太野蠻了吧,這樣怎麼討人喜歡。」
「我這叫有活力。」
兩人一陣拳來腳往,當停下的時候,愛瓦發現至項左手輕輕地摟著自己的腰。
至項甚有自信地說:「還是我厲害一點吧。」
兩人的臉靠得很近,至項身上的男性氣息一點一點地入侵愛瓦的鼻腔。
「放,放開啦。」
看見愛瓦眉頭微皺,至項也不勉強,鬆開手走到一邊去:「呼,妳還在想庫克?」
「我不覺得自己比不上那個女人嘛。」
抓了抓頭髮,至項再次舉起啤酒啜飲:「唉唉,妳喔,雖然我覺得妳也不是沒有機會啦。」
「真的嗎?」
「嗯,庫克很老實的,妳要是直接把他推倒的話——」
「認真的嗎?」
「嗯。」
「等等……你這麼快就放棄我喔?」
「哈哈哈,捨不得了嗎?我至項也算竹師風流男子,更何況我比較喜歡別人主動。」
「哼,只有一張嘴。」愛瓦手扠著腰,看來對至項也不是真的討厭。
兩人又乾了一杯後,帶著各自的心情持續著警衛的工作。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