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啊,請給我一點BL吧 01全球腐化

作者:瀝青、原惡哉、語狐 / 封面繪圖:牛魚
上市日期:2013年11月14日 / 售價:190元 / ISBN:9789862906255

◇11/07金石堂、博客來 網路書局 79折 預購/限量送「神啊,請給我一點胸章」
金石堂  ENTER
博客來  ENTER

「神啊,請給我一點胸章」贈品圖


特色
瀝青、原惡哉、語狐三大耽美品牌

腹黑攻戰神X天然受人類

神也可以很忠實且奴性的
試想忠犬攻的神,是多麼生猛有力啊

穿越時空!跨越神人!神攻人受?

內容簡介

潦倒畫家X北歐神

「這是你畫的?」有個男人就站在他面前,金髮藍眼、身材高大、模樣俊美,乍看之下不像常人,簡直就像個天神,相較之下,完全是亞洲人體型的自己,顯得特別渺小。而對方身上所穿的……穿的不就是自己畫中的戰神鎧甲嗎?

這、這到底怎麼回事?

考古學家X埃及神

「如果你順利地重新轉生,並且來到這個地方,那麼這就是我給你的謎題。只要你解開這個謎題,就能看到最真實的我。」

「難道我現在不能解開它嗎?」

「現在解開沒有必要。這是我的賭注,我想知道你除了這一生以外,你的其他人生是否會重新選擇我,然後與我──」

苦難工人X中東神

「伊斯……我是有罪的,我永遠不能被原諒,我想神就是要你來消滅我,所以請你……」洛恩凝視那雙美麗的碧藍眼瞳,靜靜等待最終的一刻到來。

但覆上他的卻不是熾熱的火焰,而是伊斯拉弗身上的香氣,以及柔軟的唇瓣,那是一個深刻而綿長的吻,讓人無法呼吸卻又悸動不已。

作者簡介


瀝青

職業阿宅。
呃……更正,現在專心於每天跟角色培養感情,寫出屬於他們的故事。
除此之外就是個普通的阿宅,同時也是個專業路痴,外出迷路是正常現象,請不用擔心XD

原惡哉
◇一生一世雷電廚
◇羞裸場的彼岸正對我閃閃發亮
◇我家的攻君各個都是深情男子
◇愛護編輯人人有責,拖稿此風不可長
◇大家都是我的翅膀*\^O^/*
革命少年軍團:http://isshikijun.blogspot.tw/

語狐

1981年生的任性愛哭巨蟹座,半個原住民,很早就會認字可惜沒有被稱為神童的資質,只是提前在幼稚園時期就栽進漫畫世界。國中後半發現美好的BL後花園,正式成為腐海的居民,偏好純愛走向的故事,但也不排斥有點激烈的不純潔內容。喜歡閱讀但有嚴重的偏食,乙一和石田衣良的作品可以連簡介都不讀就結標買下,希望自己的故事有天也能如此引人入勝。愛好日本這個國家到自學考過了日語二級,護照裡來來去去都是日本的出入境印章,目前還沒想過要去別的國家玩,也因此故事裡常會出現似是而非的日式文化,但沒想過要真的當個日本人,內心深處覺得還是台灣好。雖然超過三十歲,依舊以保持幼稚的心靈為榮,相信人人都可以成為海賊王。

目錄

第一章 潦倒畫家X北歐神
第二章 考古學家X埃及神
第三章 苦難工人X中東神

內容試閱

北歐,潦倒畫家X北歐神
第一章  神話與現實

對於一個即將畢業的大學生來說,看似很閒卻又許多事情的樣子。
尤其對一個西茜藝術學院大四生、今年二十四歲、兩個月前剛被女友甩的歐小布來說更是如此。
他望著窗外那黑透的天,心想今天又得撐到天亮了吧?
現在是半夜一點,歐小布坐在學校提供的畫室裡,兩眼無神、好像魂魄已經飄到宇宙似的,手抓著畫筆不停地在面前那張與自己身高差不多的畫布上塗塗抹抹。
他已經窩在畫室裡好多天,更想不起上次好好地躺在床上睡一覺是何時,只曉得為了應付春季學期的作業評分,他簡直快要住在這間畫室裡了。
「啊……到底什麼時候才能結束這個地獄呢?」坐在畫布前的少年,眼神越來越放空,撇在畫布上的手勢越來越像機械般,反覆地上下刷動顏料,盈滿畫室、調和顏料用的亞麻仁油味道,也像是催眠的要素之一,讓他的意識開始模糊,神遊了起來。
啊,不行!不能睡!只剩一週的時間,現在睡了,會被教授追打!
絕對不能睡!不能睡、不能睡——
「你還真有勇氣。」恍惚間,他想起一位熟識的學長帶著古怪的語氣對他這麼說,聽起來就像是在取笑他。
「咦?什麼意思?」他剛與教授面談結束、決定畢業主題,一離開教授的辦公室,便看見學長站在走廊的另一邊,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樣。
對方是他主修油畫的直系學長,雖然因為種種的因素而延畢,但是這位學長在教授們眼中,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天才,不過對他來說,只是一個人生目標很奇怪的少爺。
身處異國且又是在多個種族、各國人種混和的藝術學院裡,個性奇怪的人不少,但是也因此凸顯出這些人的藝術細胞。
不過,歐小布卻覺得混在這個世界裡,倍感艱辛,也花了相當長久的時間才習慣這裡的模式,他沒有藝術天分,只是單純抱持著很喜歡長時間泡在畫布前勾勒自己喜歡的畫面而努力至今。
他沉迷很久很久以前曾流行過的精緻風格,只靠油畫就能呈現逼真又色彩豐富的時代,他對歷史始終沒有興趣,但是對於那個時代留下來的作品卻像是戀愛般地著迷,甚至因此來到這個國度追求夢想。
「你的自選題目是戰神提爾啊?」那位學長在後頭偷看到他送交的題目,所露出的笑容似乎……別有用意。
「是、是啊!」歐小布突然覺得這種被瞧不起的感覺,真令人感到不悅。
「其實這題目挺禁忌的,會挑神話主題的人當然也不少,不過……這三年內的畢業生,幾乎都會避開呢!」學長雙手環胸,還算認真地解釋。
「為什麼?」他茫然望著學長那雙外國人特有的深邃臉龐,不懂這有什麼好禁忌的。
「三年前,有一位學長跟你挑了同一個題目,後來那幅畫沒完成,他也沒畢業就休學,一度失去聯繫,最近更聽說這位學長前幾週碰到嚴重的交通意外,到現在還沒醒咧!」
「所、所以呢?」歐小布皺起眉,雖然聽來很嚇人,但是挑到同一個題目應該是巧合吧?
「學院內都在傳,這是個受詛咒的題目,所以三年來都沒人選這個題目來做,所有人都認為你真有勇氣。」
學長的笑聲猶言在耳,當時歐小布聽完後,還相當氣憤根本不相信,但是打從他開始進行這個畢業主題後,似乎開始驗證學長所說的事。
這半年來,他的生活已經無法光用個慘字就可以形容,連身旁的同學、朋友都不忍心苛責,甚至不在他面前提起詛咒的事。
試問,在短短半年內有誰能遭逢被女友劈腿、原本租屋的地方突然被地方政府認定是危樓,要他盡快搬離,更別說他遭逢了三次的小偷闖空門、路上被行搶,就算出門買杯咖啡都會被插隊。
由於實在太慘,他還成了校內的名人,只要經過他身旁的學生都會投以關懷、同情的眼光。
「好可憐啊……不知道這傢伙能不能畢業?」
「能不能活到畢業,也是個問題呢!」
「真可憐啊、真可憐唷——」
「可惡!本來不可憐都被你們說得變可憐了啦!」
深夜,歐小布猛然起身對著天花板喊,待氣呼呼的情緒稍微平復之後,才發現剛剛那些對話聲都是夢。
「啊……竟然睡著了。」意識清醒後,歐小布無奈地搔搔頭髮,語氣有些懊惱,這時他抬眼望著一直擱在前方的畫布,不禁嘆了口氣。
或許是因為截止日期迫在眉睫,才令他這麼焦慮。
「先去洗把臉好了……」最後,他有些沮喪地放下畫筆,垂著肩膀,緩步離開畫室,來到外頭專門設置用來洗筆、顏料的洗手台前,不停地用水龍頭湧出的水往臉上潑,試圖重振精神。
套一句老家的話,頭都洗一半了,已經無法回頭。
況且,他為了追求夢想來到這麼遠的國度,每天混在這些能力、資質比他強的人群中一直努力到現在,豈能被這個毫無根據的怪謠言打敗?
那個學長遭遇的事與他無關,他只是想好好畫圖而已!無關、無關、無——
「咦?畫室裡怎麼好像有人?」
他洗完臉,好不容易提振起精神,人還沒跨進畫室,卻隱約察覺裡頭有動靜,現在已經半夜兩點多,這間個人小畫室裡除了一直趕作業的自己以外,不可能會有其他人,況且唯一的出入口就在洗手台旁,有人進出他一定會察覺。
該不會遭小偷?
站在門口遲遲不敢進去的歐小布,開始緊張不安,全身還冒著冷汗,最後他左右張望下,隨意拿了根老舊的掃把當作防身武器,雖然他不知道這麼做有沒有用,他踮著腳步小心翼翼地走進畫室裡,就像一隻驚恐的小貓,隨時都會張揚舞爪。
「這是你畫的?」
有個男人就站在他面前,金髮藍眼、身材高大、模樣俊美,乍看之下不像常人,簡直就像個天神,相較之下,完全是亞洲人體型的自己,顯得特別渺小。
而對方身上所穿的……穿的不就是自己畫中的戰神鎧甲嗎?
這、這到底怎麼回事?
「這是你畫的?」那人看他沒有回答似乎相當不悅,於是轉向他緩步靠近,腳上那雙軍靴踩在木造地板上,還發出響亮的嘎吱嘎吱聲。「在問你話,你不會回答嗎?」對方的語氣相當冷,擁有一股與生俱來的霸氣與威嚴,讓歐小布下意識地後退好幾步。
這到底怎麼回事?難道他還在作夢?
「是……是我的作品。」他用力點點頭,甚至雙手舉高擺出投降的姿勢。
「畫得很差。」這位宛如天神的傢伙直接地說道。
「咦?」歐小布好似感覺到背上、心口被插了好幾把刀,痛得不知該如何反應。
「你把我畫得很差。」對方越來越不耐煩,指著那張畫布一字一句地說道。
「把你畫得很……」歐小布終於聽出這人話中的意思,立刻露出不敢置信的眼神直視這位氣度高傲的男人。
不可能、不可能!果然是在作夢,啊哈哈哈!快醒啊——
「這不是夢。」男人似乎知道他在想什麼,立刻舉起拳頭,不怎麼客氣地往他頭上敲。
「好、好痛!」頭頂遭受一拳的歐小布立刻眼冒金星,也因為這個痛感不得不承認,眼前詭異的情況的確是現實。
「別拖拖拉拉!快點修改!」男人宛如王者的氣勢,雙手環胸地催促。
「是。」畏懼惡勢力的他立刻回到作畫的位置,提起筆重新開工,然而那個不曉得是不是活人的傢伙,竟然就站在他身後督促他作畫。
「眼神不夠銳利!」當他畫下第一筆時,聽見了那人這麼說,他連忙繃緊神經往畫作的另一端修正眼神,這時歐小布才發現身後的男人與他畫中的人物模樣非常相似,唯一不同的就是那股威武的氣勢了。
真不愧是本人,自己的畫與他比起來真的相差太遠……
這時,神經總是比別人粗上好幾倍的歐小布終於發現,站在他身後的人可能是誰了。
「你真的是戰神提爾?」他停下手,轉身畏畏縮縮地問。
「無禮!吾之名豈能讓你隨意稱呼?」
他冷眼一瞪,讓歐小布立刻嚇得連呼吸都忘記,只能呆呆地與他對視。
「……對不起。」他用著宛如貓叫的委屈聲音說道,兩人就這麼尷尬地對望許久。
「快點畫!眼神不夠好、手臂也不對!你既然想畫被魔狼咬掉的姿態,就該更有張力些!」最後,還是對方宛如威嚴的軍人口吻,讓歐小布拉回神繼續專心作畫。
時間又緩緩地流逝了些許,他甚至嗅到了屬於清晨才有的氣味,天就快亮了,而那個男人依舊站在身後監督他的作業。
「為、為什麼你會出現?」歐小布突然低聲問著,並裝作一副不經意地口吻,低頭沾著調色盤上的油畫顏料,和著亞麻仁油調出心中所想的色彩,然而他卻怎麼認真畫也無法滿意。「因為我挑了你當主題?」調好色彩後,他抹上想修正的位置,也就是身後這位天神大人抱怨自己不夠銳利的眼神。
雖然,到現在他還是覺得這件事很不實際,不!平常這種事根本不可能會發生吧?
「三年前,也有人跟你挑了一樣的主題,但是構圖完全不同,他畫得比你好太多了。」
「耶……是喔?」歐小布不禁垂下肩膀,聽到這種評論,他的心情怎麼可能好得起來?
「不過,他似乎畫得很不愉快,畫技精湛但是不怎麼專心,整體看起來亂七八糟,最後他並未把畫完成。」他緩緩來到歐小布的身旁,語氣與剛才截然不同,充滿惋惜與無奈。「我當時就在旁邊看著,我從他開始構圖、抹上第一筆顏料就一直期待完成的模樣,沒想到一直無法看到,甚至被當作廢品棄置在倉庫裡。」
「這真的很可惜……」歐小布繼續細心地描繪,聽著對方所說的事,他竟不知不覺地開始提起精神來。
他可不想碰到這種惋惜的事。
「等了這麼多年,好不容易碰上有人挑了一樣的題目,沒想到層次差這麼多。」
然而,這句話又讓歐小布嚴重受傷,痛得發出哽咽聲。
「天快亮了……」這時,提爾望向窗外語氣平靜地說。
歐小布無法理解對方為何突然轉換了話題。
「那幅畫還收在這棟樓的倉庫裡,如果你想看看他的構圖,可以去找找。」
聽到這番話的歐小布,不禁瞪大雙眼轉身直視著他,他沒想到這位高傲的神會有這種舉動,難道這是在幫他嗎?
「去看看,就知道差異度了。」提爾冷笑了一下,讓歐小布立刻恢復頹喪的模樣。
接著,是在一瞬間發生的事,那名高大的男子漸漸變得透明,從窗外灑進的陽光都能穿透他的身軀,沒多久便消失在他面前,剛才所發生的一切變得更加不真實。
但是,這並不是夢。
他聽見畫室外頭傳來其他學生的腳步聲、交談聲,而自己的意識依舊清醒,他無法說服自己剛才的一切是幻覺。
「那幅畫還收在這棟樓的倉庫裡……去看看吧!」
這句話一直縈繞在歐小布的心中,儘管他正為了期限前交出作品而焦慮,卻還是停下手邊動作,在系學大樓專放雜物的倉庫裡找尋那幅畫。
這個倉庫平日很少人會來,因為裡頭放滿太多亂七八糟的東西,廢棄的畫具、待維修的雕像,甚至還有前幾屆的學長姐們留下來的作品,有些作品太大所以無法帶走,有些則是被他們刻意遺忘。
當然,這裡頭不乏只完成一半的作品,雖然倉庫的東西多且雜亂,卻沒有因此蒙上太多灰塵,還算乾淨。
他記得,無主的畫布都被歸放在倉庫的最後頭,他想學長的作品大概也在那一帶,於是他慢慢地走往這佔地不小的老舊倉庫最深處,最後在一片大小不一的油畫框前停下腳步。
「應該就在這其中了。」他仰起頭看著這些無主的畫作低喃。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