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妝鬼師OMEGA】 03 屍忍大軍

作者:D51 / 封面繪圖:Izumi
上市日期:2013年11月14日 / 售價:220元 / ISBN:978986290624

◇11/07金石堂、博客來 網路書局 79折 預購
網書簽名版送風暴女王 許沛嵐 角色卡

金石堂  ENTER
博客來  ENTER

◇11/14各大書店皆有販售
◇7-11超商選點上架(非全省舖貨,請多跑幾家) 

風暴女王 許沛嵐 角色卡圖片

特色

殺人導演回來了,這次他要殺盡全國
風暴女王許沛嵐X孤狼警探蔣傑全力迎擊!

黑船入侵,死靈歸來!
在下屍忍,當我醒來的那一刻,發現自己變成了怪物,這種感覺還真不錯……
他們來自地獄,目的只有一個——殺!

D51大亂鬥狂熱化,前所未有的慘烈奇襲!
繁華都市一夜變為鬼城!

煉獄之炎即將吞滅這個城市,然後是這個島,這個國家。一切都將如殺人導演閣下所安排的戲碼一一上演!
——天才陰陽師,下集參戰!

內容簡介

我們是演員,奉導演召集前來演一場大戲,一場覆滅這個國家的戲碼。

深夜,一艘鏽蝕斑斑的鐵殼船在沙灘上擱淺,與其說是船,或許它比較像個破鐵箱,船體的鐵殼上除了鏽斑之外,還有一灘灘的紅色痕跡,全是新鮮的血跡……船首出現的十數道人影,瞬間便讓岸巡隊部屬的沙灘成為屍橫遍野的人間煉獄。

「在下……屍忍,編號零零參陸,罪坤。為了完成殺人導演閣下的夙願,為了建立新的秩序,屍忍部隊已經全軍出動,這是殺人導演對你們的宣戰!」

作者簡介

D51

蒸汽火車頭,日本樂團,以上都不是。
過了而立之年,慢慢抓住人生方向的輕大叔。
加入明日工作室至今,寫了三十多本書,包含了各種靈異、驚悚、科幻、愛情各種類型。
天蠍座,但蠍尾已經沒有毒了。
非常沒有耐性,唯獨在寫作時,能專注意志力。
愛看動畫、漫畫、電影,特別是爆炸場面多的爽片。
嗜喝咖啡,喜歡自助旅行,尋找靈感,然後寫成小說。

部落格:http://iamd51.pixnet.net/blog
粉絲團:http://www.facebook.com/iamd51

作者自序

很快的,我們又見面了。

不知道上一集封面萌萌的凌小霜跟冷豔的衛青華大家滿不滿意呢?

寫作的時候我常常會找與當下場景配合的背景音樂來聽,譬如《妝鬼師OMEGA》越來越壯闊的戰鬥場景,配的背景音樂就是Two Steps from Hell這家公司製作的專輯。
Two Steps from Hell這家公司專門替好萊塢電影創作氣勢磅礡的背景音樂,聽著適合的音樂,腦海裡就自然而然的浮現出場景畫面了。

以前有人問我怎麼寫場景,雖然每個人寫作的方式各有不同,但我是先想像出一個畫面,然後像用文字這個場景描繪出來,每個人物的對白、表情、肢體動作都會真實的在我腦海中上演。

這樣的作法好處是讓讀者比較容易身歷其境,壞處就是需要極為大量的參考資料,否則畫面容易重複,到最後就會陷入缺乏靈感的窘境。

所以說,日本漫畫裡常出現的作者取材是有道理的,漫畫家們需要的就是超大量的畫面,絕對不是出去玩喔。我想小說作者也蠻需要旅行,用眼睛、身體去觀察身邊的人事物,眼中看見的每一個畫面都有可能成為觸發靈感的來源。

《妝鬼師OMEGA》來到第三集,隱藏在殺人導演背後的黑幕也即將被揭露,實在是越來越緊張了啊,連我這個作者在寫擬好的劇情時都會心跳加速呢。

這一集的封面人物是超正御姐許沛嵐和她的老搭檔蔣傑。瞧瞧沛姐的長腿和絕對領域,能不噴鼻血嗎!

這次的封面,御姐控跟大叔控一次滿足,讓我們再次膜拜Izumi大神(拜)

最後,感謝各位購入本書,下一集再見(其實很快XDD)

目錄

楔子
第二章 特編七室
第三章 黃泉歸來
第四章 最長的一夜
第五章 鋼鐵荒城
第六章 不可告人的祕密

精彩試閱
楔子

橫跨河面的斜張橋透著淡藍色的冷光,這座剛落成通車不久的新橋,為往來兩個城市的人們提供更便利的交通路線。
每到夜裡,平靜的河面映出藍色大橋的倒影,往來車燈霓虹曳光,更讓此地顯得夢幻非凡。
開通至今僅三個月,藍色大橋的壯麗夜景已經吸引了國內外不少攝影好手前來拍照,也成為年輕情侶散步約會的新興景點。
月色清冷,斜張橋上方的一彎明月,彷彿是神在河面上留下的畫作。
深夜兩點了,每到這個時候,橋邊的露天咖啡座就會出現許多情侶賞月談情。
但是今晚,二十四小時營業的露天咖啡座拉下了篷子,橋上人行步道也不見情侶們的身影。
取而代之的是在藍色大橋兩側出口擺放拒馬,嚴加戒備的警察。
橋上,駱予寒倚著護欄,怔怔望著水景夜色。
她是此次行動的總指揮,年紀輕輕的她肩負起了這個國家所給予的最沉重的任務。
一天前,刑事局接到一封電子郵件,裡頭夾帶了殺人導演劉治威送來的影片訊息。
出乎意料的,他竟向警方預告下一次的恐怖攻擊行動內容。
他在影片中表示,二十四小時後,他將會炸毀藍色大橋,揭開另一波恐怖的序幕。
影片真偽尚不可得知,也可能是有心人士假扮殺人導演纏滿繃帶的模樣寄發恐嚇訊息,但是無論如何,絕對不能輕忽大意。
於是警方派出大批人馬,以橋樑結構檢查為由封鎖藍色大橋,禁止所有車輛通行。
特編六室在不久前遭到殺人導演攻擊而摧毀,駱予寒便帶著倖存的人手另起爐灶,找了一個極度隱密的據點重新開張。
她已經在橋上等了四個小時,完全不見任何恐怖攻擊的跡象,駱予寒秀麗的臉龐上眉頭深鎖,沒有人能體會她肩膀上的擔子有多麼沉重。
小汪端著兩杯熱咖啡來到駱予寒身旁,笑道:「別這麼不開心,他們沒來才是好事啊。」
濃郁的咖啡香氣讓駱予寒稍解煩悶,道:「我知道,只是這傢伙行蹤飄忽,又神通廣大,實在難以猜測他下一步到底要怎麼走。」
「海琳演唱會之後他一直在跟我們玩捉迷藏啊。不但鬥力,還得跟他鬥智才行。」
「剛才沛姐傳來訊息,說她回台北了。」
「喔?那麼她的任務完成了嗎?」
小汪說的任務,自然是妝鬼師的緝捕行動。
駱予寒又是重重的嘆了口氣:「她說她不幹了,從今天開始,她跟裘伊是好朋友。」
小汪捧腹大笑:「真像她的風格,我就知道她會這樣幹。」
「唉,她是個性情中人,容易受感情左右行事,只能再想其他辦法了。」
小汪收起笑容:「非得抓到裘伊不可嗎?別忘了海琳演唱會一役,是他阻止了殺人導演的攻擊,如果少了裘伊,妳能想像會場裡會死多少人嗎?」
「我當然明白!」駱予寒激動說道:「我也在會場裡,我當然知道裘伊的貢獻,但是那個半屍少女殺了十幾個天和會份子,也是事實!」
「但我還是想相信裘伊和那名少女,就像沛姐一樣。」
「如果可以,我也想相信他們。但是相信半屍少女的風險太大了,我們不能保證她不會失控魔化。如果再一次遇上黑鴉教主那樣的對手,加上殺人導演,你認為我們能贏嗎?」
「一次對付兩個怪物,百分之兩百會輸吧。」小汪回想起那年在東京的死鬥,依然餘悸猶存。
「如果我們輸了,就會發生難以預料的災難。」
小汪放下咖啡,輕輕摟住駱予寒削瘦的肩膀,這一陣子以來她似乎又瘦了不少。
「小寒,別給自己太大的壓力,我們都支持妳。但是,我必須要說,想要對付劉治威,我們需要裘伊的力量。」
「我明白,我都明白。」
她拿出平板電腦,與一般的平板不同,她手中的平板必須對照虹膜及掌紋才能解鎖,是特製的科技產品。
「劉治威帶走貝德森留下的機器,後來我深入調查,發現了一些被掩蓋的事實。小汪,還記得黑澤會嗎?」
「日本最大的黑幫,怎麼可能會忘?」
「過去我們一直以為黑澤會是大天玄理教唯一的幕後金主,但是我掌握到的資料顯示,事實似乎並非如此。你看這些資料,貝德森一直以來進行的人體研究,與大天玄理教掌握的祕術,其實有很大的相似之處。
大天玄理教覆滅之後,日本警方在他們的根據地找到一塊面具。」
駱予寒手指一滑,螢幕秀出一張照片。
小汪皺眉道:「能面?那傢伙不是死了嗎?」
「我們都親眼看見她死了,但本應該燒毀的面具又好端端的出現,實在令人起疑。那天之後,日本警視廳的總監也不知去向,橋本等人正在追查他的行蹤。我懷疑,大天玄理教背後另有一股龐大的勢力,他們不但有錢,而且擁有極為先進的科技。」
「橋本啊,好久沒見到他們了。」憶起故人,小汪臉上滿是笑意。
橋本是當年他們在東京出任務時結識的刑警,是個奇人異士,西裝筆挺的外表下,隱藏著傳承千年的陰陽師身分。
東京事件兩年過後,駱予寒沒有想到,當年的惡夢極有可能在台灣重新上演。
所以她必須盡一切努力阻止惡夢再臨,縱使沒有人認同她通緝裘伊和衛青華的決定,她還是執意如此。
無論如何,不能讓那邪豔的魔女再次降世。
否則,就沒有人能收得了她了。

第一章 陰謀論

若不是身處其中,很難想像這個面積僅有三萬六千平方公里的小島會處於如此混亂不堪的局面。
殺人導演的恐怖攻擊宣言讓政府各部門繃緊神經,朝野也一致對外,特別是針對那些想藉由國內動盪不安時伸出魔爪的他國政府。
網路上謠言流竄,有人說殺人導演是曾經遭到政府政治迫害的亡靈;也有人說,他曾經參與過兩年前的屠人實況。層出不窮的造假資訊讓警察部門忙得焦頭爛額,光是一一確認就必須耗費大量人力。
多事之秋總少不了好事之徒,這些人不顧國家安危,躲藏在網路的一角興風作浪,散佈恐慌和驚懼。
就連裘伊所在的台南小鎮也難逃謠言影響,這幾天,純樸的鄉下地方年輕人們的話題都圍繞在殺人導演將要炸毀藍色大橋這件事上。
三天前,許沛嵐匆忙趕回台北協助駱予寒,但離開時,她卻叮嚀裘伊別跟著回去。
「小寒的腦筋比你爺爺還要頑固,但她絕對不是壞人。等我說服小寒再說,你沒頭沒腦的跑回來,只會讓我們難做人,懂嗎?」
許沛嵐都這麼說了,裘伊雖然擔心,也只能答應。
畢竟他之所以逃離台北,就是不想和熟悉的刑事局探員們兵戎相見。
這幾天他和衛青華都借住在凌小霜家裡。
父親和大哥還在住院,獨棟的透天厝空空蕩蕩,她不想一個人在家,所以力邀無處可去的裘伊到家裡暫住。
傍晚五點,台南市內某所高中,穿著校服的凌小霜以當者披靡之勢衝出校門,周圍的同學們無不錯愕的看著她。
「借過借過!」
「小霜,妳跑接力賽啊?」
「沒有啦,我趕著回家。」凌小霜緊急煞車,卻還握拳原地踏步,模樣非常可愛。
「妳有看到那則新聞嗎?聽說有恐怖份子要炸台北的橋耶。」女同學一臉八卦樣。
凌小霜突然揚起嘴角,笑咪咪的模樣。
「妳幹嘛那麼開心啊,炸橋很好玩嗎?」
「沒事,想到好笑的事情而已。跟恐怖份子沒關係喔,我沒那麼缺德。我要走了,再見!」
凌小霜奔向腳踏車停車場,一踩上踏板,隨即以不遜於機車的速度狂飆而去。
女同學望著她的背影,搖頭嘆氣:「這孩子越來越傻了,該不會撞壞腦袋了吧?」
夕陽下,凌小霜奮力踩動踏板,田埂間映著她的斜長倒影。
她當然不會跟同學說曾經阻止過殺人導演的英雄現在住在她家裡。
不但厲害,而且還長得很帥。
這件事是少女心中的秘密,只屬於她的祕密,想到這裡,她不由得洋洋得意了起來。
平常她的身邊都是乾天宮委員會的老頭子們,唯一年紀相近的就是大哥凌文昭,好不容易認識了年齡相仿的裘伊和衛青華,讓她開心的不得了。
回家路上,她順道在超市買了不少食材,連吃了幾天便當,今晚她打算大顯身手,弄一桌好菜給裘伊吃。
晚霞渲染了一望無際的田野,放眼所及盡是一片橙紅色。
離家還有點距離,凌小霜放慢速度,這是一天中,她最喜歡的時刻。
她喜歡熱鬧,但也喜歡短暫獨處的時刻,沐浴在一天當中最後的陽光裡,令她感到心情平靜。
這陣子發生太多事情,讓原本生活平淡乏味的她有點應接不暇。脫下師公道袍後,其實她也是個普通的十六歲女孩子,喜歡新奇的事物,愛湊熱鬧,談八卦,當然也想要談一場戀愛。
但是,她知道自己的狀況。
紙包不住火,一旦交了男友,對方勢必會得知她不為人知的一面。
同齡的少年又有誰能忍受自己的女朋友晚上兼差送粽子呢?
綜觀現況,談戀愛對她來說似乎是個遙不可及的夢想。
「如果是像裘伊那樣的男孩子的話,應該可以接受我吧?」凌小霜腦海中不禁浮現這個想法,但她又隨即苦笑起來:「問題是沒有這種人啊!」
裘伊坐在凌家透天厝門口,仰望著血色一般的穹蒼。
地球是圓的,倘若所在位置夠高,我們會發現天空也是圓的,只是在地面上看不出來罷了。
裘伊喃喃說道:「這片血紅的天空不知道會延伸到哪裡?台北看見的天空也是一樣的嗎?」
「說不定台北是陰天。」一旁的衛青華面無表情地回應他的無聊問題。
「沛姐回去三天了,她似乎沒有暴露我們的行蹤。這幾天也沒有警察找上門,該怎麼說,有點閒?」
「你可以倒立繞著田走一圈,就不閒了。」
裘伊哈哈一笑,雙手支地一翻,倒立對他來說已經不是難事了。
他身上的T恤滑了下來,露出半片精實的腹部,上頭佈滿深淺不一的傷痕,全都是過去戰鬥中受的傷。
衛青華伸手輕觸他腹部的疤痕,讓裘伊覺得又冰又癢,頓時嘻嘻笑出聲音,渾身像毛毛蟲般扭個不停。
「別、別搔我癢,啊哈哈哈,癢死了,嘻哈哈哈。」
嘰──腳踏車發出尖銳的煞車聲。
裘伊摔倒的時候,凌小霜恰好到家。
「你們在玩什麼遊戲啊?」她睜著圓滾滾的眼睛問道。
「戳肚臍。」衛青華還是蹲在地上,輕輕戳著裘伊的肚子。
「嗚哇,感覺很癢,我最怕人家碰我肚臍了。」凌小霜不自覺護住肚子。
颼的一聲,衛青華瞬間來到眼前,先是搔了她腹部兩側,癢得她哇哇大叫後,又用冰涼的手指輕觸她肚臍邊緣。
「咿──我怕癢,不要──啊啊啊!」凌小霜像是受到驚嚇的貓弓起背脊,渾身僵硬。
「妳不要一邊搔人家癢還面無表情的好不好?這樣我自己反應太大感覺很蠢。」
「戳戳。」
「不要!」凌小霜往後凌空一翻,輕巧落地。
裘伊用力鼓掌:「漂亮的後空翻。」
「欸嘿嘿嘿。」凌小霜得到稱讚,傻傻的笑著。
但是,她忘了自己還提著裝有食材的塑膠袋,經過這麼一翻,剛買的食材全撒落一地。
「嗚啊啊,洋蔥都摔爛了啦。」
裘伊連忙上前幫忙撿東西;衛青華嘴角抽搐,一貫不自然的微笑。
晚餐時間,三人圍著電視前的小餐桌用餐,話雖如此,衛青華其實只是坐在一旁而已。
裘伊問道:「你爸爸跟大哥什麼時候才能出院?」
「爸爸的傷比較重,應該還要一個禮拜吧,晚點我會去醫院看他,大哥應該後天就能出院了。」
「妳一個人要照顧他們兩個,真的很辛苦。」
「哪有,我只是做我能做的事罷了,誰叫我們家沒有媽媽呢。我是唯一的女生,當然該負擔起責任。」
每天洗衣煮飯,晚上還得與父親兄長一起出任務,她擔起所有家中女性的工作,犧牲的是自己的青春。如此重擔,對這十六歲的女孩來說,似乎是理所當然的事。
裘伊在她身上看見自己的影子。
一直到十七歲那年遇見沈千藍之前,他過的也是這種生活。
唯一不同的是,凌小霜不像他一樣背了沉重的債務,這是她幸運的地方。
「哎呀別說這個了,裘伊,最近學校大家都在傳殺人導演的事情耶,還有男生說他簡直就像黑暗英雄一樣,期待他推翻腐敗的政府。」
裘伊搖頭道:「太荒謬了,那傢伙……我從來沒見過比他更危險的人。就算是喪心病狂的林莫威或是左青棘也不會想要殺死整個城市的人。」
「左青棘?」
「是我以前的敵人,一個非常強大的男人。」
「哇,聽起來就很恐怖的樣子,能說給我聽聽看嗎?」
裘伊與衛青華對望一眼,同時回想起那年三十三里古道的死鬥。
他說得輕描淡寫、簡單扼要,但凌小霜卻聽得全神貫注、心驚膽跳。
她根本無法想像才大她三歲的裘伊竟然能跨過無數驚險萬分的危機,而前方還有更大的挑戰等待著他。
「不過現在我只是個通緝犯而已,哈哈。」裘伊搔頭大笑。
凌小霜道:「這件事真的沒辦法解決嗎,警方他們應該也需要你的幫助吧?」
裘伊悠悠吐了一口長氣:「我也有我自己的想法,不能待在這裡枯等。」
從裘伊的眼神,凌小霜發現了,他已經從剛到台南時的無助和惶恐中走出,理出了清楚的思路,並且找到問題的解決辦法。
這意謂著裘伊將會離開台南,離開她的世界,而且很快。
「喔,好香的味道,炒了什麼菜?」忽然間,凌文昭拉開紗門,把頭探了進來。
凌小霜尖叫道:「媽啊,鬼啊!」
「妳大哥啦!我又沒死,看到我喊鬼幹麼?」
「你不是後天才出院?」
「身體好了還住在醫院幹麼?我先落跑了。況且今晚有個粽子要送,老爸動彈不得,只剩我跟妳啦。」
凌小霜訝道:「你肋骨斷掉耶,三天就好了喔?」
凌文昭得意洋洋:「哈,我有太子爺護身,什麼傷都好得比較快。」
他氣色紅潤,談笑自若,看起來的確像沒事的樣子。
「我不相信,你最愛逞強。」凌小霜衝過去掀開他的T恤,發現哥哥的胸膛上還纏著層層繃帶。
「太子爺再厲害也沒辦法治療骨折,真的不痛我揍你一拳試試?」凌小霜握起粉拳。
凌文昭連忙搖手:「還沒全好,千萬別揍,要是來這麼一下,我又要再躺一個禮拜。」
「你說今晚有粽子要送?」
「對,隔壁村的村長打電話給爸說的,昨晚阿同的老媽媽上吊自殺了。村裡怕粽子作怪,今晚非得送出海不可。」
「那我自己去就好,你回醫院去啦!」凌小霜急道。
「妳會牽魂嗎?老爸又沒教過妳,沒有牽魂儀式的話,就算把粽子送到海口也沒用啊。」
凌文昭一語中的,頓時讓凌小霜說不出話來。
他明白妹妹擔心他的身體,但職責在身,父親又重傷未癒,如今只有靠他出馬才行了。
「要是粽子中途又屍變怎麼辦?你傷還沒好,可能會死耶!」
「不管怎麼樣都得去,除了我之外沒人能辦這件事了!」
看著這對兄妹吵得面紅耳赤,一旁裘伊緩緩舉起手。
「那個……可以讓我幫忙嗎?」
凌文昭搖頭:「這是我們家內事,不應該麻煩你……」
「可以!拜託了裘伊,請你助我們一臂之力。」凌小霜毫不猶豫的打斷她大哥的話。有妝鬼師幫忙的話,就算碰見什麼妖魔鬼怪都不用怕。
「喂,妳這臭小鬼懂不懂禮數?人家可是我們的救命恩人,妳把他們當長工啊?」
「是我拜託裘伊的,跟你沒關係,少廢話啦!」
眼見兩人又要吵起來,裘伊連忙跳出來打圓場:「別吵了,沒關係啦,我會幫忙的,算是報答這幾天的食宿之恩。」
凌小霜揚起鼻尖:「你看,人家都這樣說了。」
凌文昭一臉歉意:「小妹這麼不懂事,真是抱歉。」
裘伊心裡暗笑,想不到凌文昭竟然如此在意禮節,這細膩的性格與他粗獷的外表形成強烈對比。
晚間十點整,凌家兄妹換上道袍,帶齊道具,與裘伊一起到隔壁村子接送上吊自殺的死者。
四人來到一處老舊的磚房,一名三十來歲的男子正站在門口,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見到凌文昭彷彿見到救星,凝重的神情瞬間放鬆不少。
「阿昭,這次要麻煩你們了。」
「阿同,伯母怎麼會上吊自殺呢?」凌文昭皺眉問道。
名為阿同的男子是村內的低收入戶,除了政府的失業補助外,也領取乾天宮的貧苦救濟金,平時靠凌文昭介紹的零工賺取微薄的生活費。阿同的母親受慢性病折磨已久,沉重的醫藥費成為家裡經濟的一大重擔。
阿同淚流滿面的道:「都是我不爭氣,這麼多年找不到工作,讓媽媽受苦了。」
凌文昭輕拍阿同的肩膀:「我想,伯母是不想拖累你,還請節哀順變。」
阿同向凌文昭深深一鞠躬:「其實,我並不想讓媽媽再受奔波之苦,可是村裡的習俗又是如此,真的很麻煩你們。」
「把伯母交給我們吧,宮裡會協助後續的喪葬事宜。」
阿同點頭,為四人開啟家門。
用家徒四壁來形容阿同的家一點兒也不為過,客廳後方就是寢室,隔間的門板破了大洞,而寢室裡的碎花花紋被褥上躺著一名老婦人。
老婦人屍身頸部一道深紫色的勒痕極為明顯,臉部腫脹則是充血的後果,她被救下之後曾被送到醫院急救未果,醫師已替她初步整理了儀容。
上吊自殺的屍體臉色自然不會好看到哪裡去,凌小霜雖見慣屍體,但當對象是自己也認識的老太太,她也不由得閉上了眼睛。
此地的傳統習俗是負責牽魂的道士搖鈴,由助手把粽子扛到外頭的板車上,凌文昭取出牽魂鈴,準備起屍。
「稍等一下。」裘伊突然說道。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