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鬼15】第六天王(最終回)

作者:振鑫 / 封面繪圖:啻異

上市日期:2013年11月7日 / 售價:220元 / ISBN:9789862906200

◇10.31金石堂、博客來 網路書局 79折 預購
限量版簽名版隨書附贈 第六天王 戰鬥卡

金石堂  ENTER
博客來  ENTER

◇11/7 各大書店、博客來皆有販售

戰鬥卡圖片


特色

黑暗無比強大,黑暗吞沒一切,但黑暗,總會結束的……

孤陰不生,孤陽不長──想要擊敗魔王,得聯合另一群妖魔!

【八百鬼】精采十五集 逆轉最終回

整個鎖國日本的氣氛為之一變。群雄竟然願意放下成見,共同加入第二次信長包圍網。但除了他們之外,沒人知道會議中談了什麼,或者交易了什麼……

內容簡介

四國楊大將軍廣發信函,正式邀請啖血冥尊、藤野崎狼、金三、上泉信綱、狄狄奇、巫妖王和諸葛小明前往勝瑞城。

信中,他一再保證各位與會者的人身安全,並且言明只要與會,必能圓滿其願望,不令空手而回,否則他必墮金剛地獄,永世不得超生。楊所發咒誓之惡毒、語氣之堅決、氣魄之宏大,再再都使人無法忽視。

出家人不打誑語,身為真言宗大阿闍梨的楊,金口所言自然比一般人多了幾分可信度。再加上楊有仁王之名,素有世間最後一個聖人之稱,若是連他的話也信不過,世上便沒有誰的話能信了。

作者簡介

振鑫

你問我何許人也?
少年時期便在文壇立下大志,在下只是一位美中年。

振鑫的握金閣  http://berserkc.pixnet.net
振鑫的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3golden

目錄

人物介紹
第一話魔王親征
第二話孔雀行
第三話大海戰
第四話邀請函
第五話最後的禮物
後記

人物介紹

饕餮派系
饕餮金三:

 足智多謀的陰險人物,得地氣而生的蔭屍,在道上素有「邪惡第一」的美稱,精通土系術法並握 有冥武奧義的武學。
 直轄薩摩、大隅、日向、肥後和豐後五國,總領高為兩百三十五萬石的九州霸主。

上泉信綱:

 日本劍聖,死後因為執念而徘徊人間,最後變成鬼族之身。
 武藝精湛,多才多藝,是個凡事認真的嚴肅魔人,追尋著劍道和兵法的極致,也是金三最倚重的左右手。
 目前受封豐前、筑前兩國、四十七萬石俸祿。

風魔狄狄奇:

 風魔一族的唯一倖存者,精通五遁之術和影武者之術,是個戴著口罩的純種宅男。
 喜歡模型、漫畫和小說,具有讓錢財消失的奇妙才能。
 隨機應變、臨事果決,擅長率領部隊進行機動戰。
 目前受封肥前、筑後兩國、四十九萬石俸祿。

水玲瓏:

 精通召喚術,能夠召喚魔界生物應戰。
 計謀陰狠、算度功深,以智囊的身份隨侍在金三身旁,目前年俸一萬石。

夜曲:

 體脂率百分之八十九,身高兩米八,體重至少七百公斤,是隻妖力極弱的癩蛤蟆。
 遇到危險就會暴飲暴食,最大的夢想是成為一個武士,在府內館防衛戰中,因為成功牽制荻原軍而使戰局逆轉,被金三榮升為「特別守備役」。
 認真而言,是個靠運氣過活的角色。在高嶺城會戰之中,成功吸引狼族大軍、保全本家的主力部隊而建功,麾下有森田阿尼爾、黃金龜和泡泡龍等怪異家臣,以福將的姿態活躍於戰場上。
 目前年俸一萬石。

其他派系

花葉豔山羌:

楊,元神是藤蔓纏身的山羌。

 因為接受神佛的託付,為了點燃末世的佛法明燈而降臨日本。能夠幻身變化,術法造詣極高,握有天武奧義的武學,同時也是高野山真言宗的首領。
 統一了四國全境,乃是總領高為一百一十八萬石的四國霸主。麾下有孔雀、地藏、曾吉祥等高野僧眾,並且在伊賀忍者眾、四國狸眾、中國城、淡路水軍眾、伊予水軍眾等地方諸勢力的協助下,以幕府大將軍的身份在亂世裡活躍。

啖血冥尊:

 明智光秀死後徘徊煉獄,化為精通蠱術奧義的蠱魔,個性殘暴凶惡,喜歡聆聽撕裂對手身體的聲音,道上尊其名為「啖血冥尊」。
 穿著日本武士鎧甲,上半身是俊美男子,下半身為八爪章魚足,透明肌膚中隱約可見蠱蟲優游,身體已化為養蠱的器皿。
 在鎖國日本成立明智家,率領聖殿騎士巴魯、門安上人等妖怪名將,開始了與織田信長逐鹿天下的戰爭。

荻原清彥:

 曾經是九州荻原家的人類家督,後來兵敗逃至蝦夷國,最後在今孔明的幫助下擊敗雪族,成為雄峙東北的霸主。

諸葛小明:

 三國時代諸葛亮的直系嫡傳子孫,奇門韜略無所不能。
 神機妙算、用兵如神,素有「戰國第一軍師」的美譽,天道時慶嘆其為「今孔明」,更是金三最忌憚的對手。
 在水玲瓏的算計下,他的雙眼不幸失明。
 目前輔佐故主荻原清彥擴建荻原家。

火京俞:

 火精所化的妖怪、操縱火燄的高手,一心一意想成為萬民膜拜的神明。
 個性狂傲,好大喜功,經常為難周圍的人,性格有極大的缺陷。

藤野崎狼:

 紅狼部落多年來少見的英主,掃平狼族各大部落的反動勢力,最後成為統一狼族的帝王。

巫妖王:

 來自陰間的遠古魔神,凡被他擊斃的對手都會成為鬼奴供其驅策,至死也不得安息。織田軍多次攻伐不果,反而因為巫妖王的攻勢而使邊境數度告急,儼然是織田家東線最大的外患。
 後來被織田信長擊敗,目前流落在四國楊家。

織田信長:

 第六天魔王的分身,降臨鎖國日本建立織田家,開始征服天下之路。
 麾下有柴田勝家、丹羽長秀、前田利家、瀧川一益等四天王,兵多將廣,是目前日本國力最強的氏族。

精彩試閱

第一話 魔王親征

I
  鎖國六年。柏原市。

  星星沉沒於一望無際的漆黑之海,黑暗的夜色最適合夜襲。

  彷彿憑空出現一般,一隊騎兵循著山路悄悄來到山腳下的柏原市。

  「停。」巴魯右手一揚,身後的騎兵紛紛止住馬身,林子裡噴出幾聲低沉的馬嘶。

  晚風穿梭於頹倒的水泥叢林,磨擦建築物的同時發出嗚嗚哭鳴,巴魯微微頷首,對於現在的天候感到滿意。只要風聲夠大就能掩蓋騎兵的蹄聲,降低他們被發現的機率,使他們可以更加靠近敵陣再發動突擊。

  他拿起望遠鏡,眺望遠處燃起的篝火。

  一營衛兵正在戍守倉庫,絲毫沒有發現敵人近在身邊。

  在確認了情報無誤、織田軍的糧倉果然設在柏原市之後,巴魯的心底不禁升起更多問號。

  為了進攻明智家的石山御坊,織田信長領兵兩萬御駕親征,柴田勝家也率領麾下的死靈騎兵隨軍作戰。大軍在堺市紮營,一時間旗海飛揚、鋪天蓋地,大有氣吞天下之勢。

  不過,部隊這麼龐大,每日消耗的兵糧也多。如果沒有兵糧,織田大軍也無法餓著肚子打仗。

  何必滑瓢探出織田軍將兵糧存放在距離堺市東方七公里處的柏原市,巴魯便自告奮勇前往襲取織田軍的糧倉。

  可是,岸和田城距離堺市不過十五公里,織田軍大可將兵糧存放於堺市的後方,如此有兩方部隊守護,糧倉也更安全。為何信長捨近求遠,將糧倉設在遠處的柏原市?非但降低防護的安全性,取用軍糧也更不方便,任憑巴魯怎麼想,就是參不透信長的玄妙用兵。

  寒冷的野風撲上巴魯的臉面,冰涼觸感把他從思緒間拉回到現實。

  他轉身對著背後的五百騎兵,沉道:「這次襲取糧倉,只許成功、不許失敗。如果任務失敗,我們就會被鐵炮兵射成蜂窩。懂嗎?」

  「是。」眾將士齊聲低喝道。

  喊話完畢,巴魯策馬徐行,身後的騎兵隊尾隨而上。

  在風聲和建築物的掩蔽之下,明智家的騎兵距離敵營越來越近,等到哨兵發現有敵人入侵時,巴魯的騎兵已經殺入敵營了。

  「敵襲!敵襲!」哨兵敲鑼發出警告。

  一時間,營地裡鑼鼓喧天,士兵如螞蟻般湧出。

  巴魯手中的大劍一揮,血霧紛飛之間,凌厲劍風將數名鐵炮兵斬為兩截。大劍接連又砍翻幾個攔在路前的足輕,清出一條腥風血雨的大道。

  騎兵隊訓練有素地點燃火炬,在營區內四處縱火,帳篷一個個著火,裡面堆得如小山般的布袋也隨之被火舌吞噬。士兵們忙碌地救火,卻無法阻止火勢閃電般地蔓延。

  未久,在織田軍牙將的組織之下,四處奔竄的足輕組成一個個方陣小隊,挺著長矛刺向縱火的敵騎。三兩集結的鐵炮兵也就地開槍,零星子彈在耳邊呼嘯,射倒一個又一個騎兵。

  倏地,巴魯的坐騎兩腿一跪,馬背上的巴魯險被摔倒在地。他定睛一看,只見戰馬口鼻冒血,幾顆子彈射穿了牠的頭顱和身體,七、八個血窟㝫甚是怵目驚心。

  他定睛一看,赫然發現不知何時,百餘名鐵炮兵已經集結完畢,在沙包後對著明智家的騎兵瘋狂射擊。

  「殺!」巴魯跳上天空,在火光的照耀之下,大劍迴旋猶如死神鐮刀飛舞,威風凜凜儼若天神。

  從天而降的巴魯墜入鐵炮兵陣地,大劍一個橫掃,周圍的鐵炮兵全被斬得支離破碎,化為翩飛的屍塊和肉末。

  又一道強橫的劍氣破空而去,彷彿菜刀切瓜般,霸道的罡風拂過,足輕或是頭顱切半、或是手腳分家,內臟噴了滿地,頓時化為血池地獄。劍氣餘勢不減地將一台運輸貨車切成兩半,爆炸引燃了旁邊的油桶,登時炸碎了大片陣地,炎流暴風猶如海嘯向八方奔騰,周圍士兵全被洶湧的燄浪所吞噬。

  兩招擊破敵軍數百人,巴魯的用招依然精準。

  「撤!」見敵陣陷入火海,兵糧也燒得差不多了,巴魯發出撤退指令。

  明智軍撤退迅速,噠噠的蹄聲連綿不絕,不久整隊騎兵便奔向北邊的林子。

  顛簸的馬背上,巴魯環顧四盼,簡單地清點了兵員。

  兵糧焚毀,任務成功。

  目測約剩四百二十騎,折兵八十,他給自己打了八十五分的成績。

  就在巴魯以為能夠全身而退的時候,一道狠刮耳膜的破空聲從後方襲來,當他驀然回首,只見一道火流星擊中部隊後方,緊接而來的爆炸將弟兄們炸得人仰馬翻,地面更被轟出一道可怕的坑洞。

  又一道火流星精準地轟向騎兵隊,在尖銳的呼嘯聲過後,馬頭在半空中粉碎成肉糜,騎兵也被炸成焦黑的碎塊。在科技的力量之前,傳統的騎兵只有挨打的份。

  巴魯的銳眼遙望後方,隱約可見數輛野馬車疾馳而來,車上還裝備了迫擊炮。方才的火流星,估計就是它們的傑作。

  在迫擊炮長達數公里的射程之下,騎兵隊一味逃亡只有被炮轟的份……。

  「你們走,我斷後。」巴魯當機立斷地道。

  「是。」騎兵們齊聲低喝,繼續向北亡命奔逃。

  巴魯下了馬,逕自小跑步迎向疾衝的野馬車。

  一見全身銀鎧的騎士果敢迎敵,車上的士兵紛紛將炮口瞄準來敵。

  巴魯跳躍了,猶如撲向獵物的猛虎,落到了野馬車的前方。

  剎那間,巴魯的手中彷彿掌握太陽,濃縮的妖氣在掌心匯成熾目烈光,緊接著大劍一揮,空間亮得猶如宇宙的超新星爆炸!在宇宙燃燒的盛宴裡,野馬車化為數團四濺的火球,炮兵也在高熱裡被蒸發。

  百公尺內的土地被燒得焦黑,草木化為灰燼,這是巴魯的絕對領域。

  一招霸氣外露的斷後,追擊入侵者的織田軍灰飛煙滅,完全不留活口。

  巴魯滿意地點頭,轉身騎上戰馬,瀟灑地朝北方奔去。

  新星斬的光亮猶如特大號閃光彈,熾然劃開整個夜空,爆炸的震響無遠弗屆,傳到了七公里外的堺市。

  信長向東遙望,臉色低沉不置一語,令人猜不透他的想法。

  滿臉鬍子的大漢走向前,說道:「殿下,敵軍襲取柏原市,我這就帶兵迎擊。」

  信長雙手抱胸,氣定神閒地道:「不用追了,現在去援救糧庫也來不及了。剛剛那團光亮應該是新星斬,估計是巴魯襲取兵糧去了。」

  「那麼糧庫——」

  柴田勝家話未說完,信長便接道:「我會派人清點損失,再從岸和田城調度兵糧。權六,你什麼都別管,只要按照計劃行事即可。」

  「既然殿下這麼說,我就照辦了。這次,我一定會踏平明智家,讓禿子知道我的厲害!」

  像是想起了什麼,信長提醒道:「記得讓士兵多帶點口糧。」

  「遵命。」柴田勝家回道。

II

  鎖國六年。石山御坊。

  巴魯凱旋歸來。

  一聽到奇襲勝利的消息,門安上人愣愣地搔著後腦杓,嘴角咧出一道爽朗的曲線。打從岸和田一役起,明智家就惡運不斷,先是仁智上人討死、家督啖血冥尊身中奇毒、酒吞童子遭到暗算、鳥取城被狼族佔領,現在還被織田家奪取了室町御所……在風雨飄搖的日子裡,明智家太需要一些好消息來振奮人心了。

  順利完成任務,巴魯也雀躍不已。身為武將,再也沒有比衝鋒陷陣、斬將騫旗更令他感到快意之事。

  不單是武將,士兵們也群情激昂,或許是太需要有一個好兆頭說服自己,他們在與戰國最強氏族作戰後還能生還。

  這份瀰漫全軍的喜悅並沒有感染給何必滑瓢,他靜靜地抽著水煙,隨意搖晃巨大的頭顱,彷彿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模樣。

  織田信長和柴田勝家都是久經沙場的老將,怎麼想都應該把糧倉設在大後方,不可能犯下這麼明顯的錯誤,把糧倉設在這麼外行的位置。究竟信長打的是什麼主意?

  煙霧繚繞之間,巴魯的聲音把何必滑瓢從思緒裡拉回到現實。

  巴魯拍著滑瓢的肩膀,問道:「悶悶不樂的,在想什麼?」

  「只是在想該怎麼應付織田軍。」滑瓢沒有把心裡的疑慮說出,因為在沒有確切的結論之前,說出來只會打擊士氣而已。

  現在明智軍最需要的,就是士氣。

  「有想法嗎?」巴魯探道。

  何必滑瓢嘆了口氣,語重心長地道:「織田軍的數量佔優,如果強攻不下,信長很可能會發動圍城。城內的兵糧僅夠支撐半年,長期抗戰下來,局勢將會對我們很不利。」

  「敵軍數量比我們多,採用速戰速決的戰術,對我們更是不利。」巴魯附和道。

  「所以,我派人去八上城,建議主公向狼族求援。否則半年一到,我軍糧盡,石山御坊必陷。」滑瓢又吸了一口煙,接道:「這是我所能想到最好的辦法了。」

  「狼族和金三家已經開打,還有餘裕派出援軍嗎?」巴魯憂心道。

  「理論上,唇亡齒寒,狼族非幫不可。實際上,狼族若有把握能在明智家牽制織田家的期間內攻下九州,那麼果斷放生明智家,以明智家換取九州領土,未嘗不是一個好主意。」何必滑瓢井井有條地分析。

  「所以援軍來到的機率是一半一半?」門安上人問道。

  何必滑瓢沒有正面回答問題,反而逕自說道:「為了迎戰織田軍,本家的主力部隊都集中在石山御坊了。該給我們的都給我們了,我們該做的,就是堅守到援軍抵達為止——」

  會後,三人各自閉目養神,因為黎明一到,很可能會展開一場激戰。

  天明破曉,一切果然如何必滑瓢所預料,城外被黑壓壓的足輕之海所包圍,織田軍即將開展圍城戰術。

  城上的何必滑瓢臉色凝重,語重心長地道:「巴魯,殺一波吧,但是別戀戰。」

  殺就殺、守就守,哪來殺一波這種半吊子的指令?

  「嗯?」巴魯疑惑地望著頭大如斗的防衛官。

  何必滑瓢吐了一口深長的白霧,妖力暗藏於煙霧之間,形成一道防止竊聽的隱密結界,「為了不打擊士氣,所以我說城內的兵糧還有半年,其實還不夠兩個月。」

  「什麼!」巴魯不可置信地道。

  何必滑瓢意有所指地道:「本城的護城河乃是日本最寬,城防戰國第一,我估計信長不會強攻,而會以圍城戰術斷絕本城兵糧。所以,駐軍的折損率會很低……嗯,你懂我的意思吧?」

  即使何必滑瓢講得如此隱諱,巴魯仍然懂得話中的意思。

  本城糧少,信長根本無須攻打,只要輕輕鬆鬆地圍上兩個月,駐軍就會因為缺糧而滅亡了。如果明智軍想要打長期戰,撐到援軍來到,就必須削減士兵的數量。所以,打仗是最自然的削兵手段了,無論是敵軍還是我軍,都不容易從這個舉動察覺出城內缺糧的事實……。

  無謂的作戰非但無法打擊織田軍的戰力,還會讓明智軍損兵折將,但是在何必滑瓢的眼中,卻是此刻不得不為的必要之惡。

  「我明白了,待會兒把橋放下,讓我的軍隊出城野戰吧。」巴魯的聲音沉重,認份地向現實妥協。

  「別領精銳出城,記得帶上老弱傷兵。」何必滑瓢叮嚀道:「還有,你叫門安上人一起出陣,因為我不知道該怎麼向他解釋這些事情。」

  「我說就行了。」

  巴魯點點頭,轉身走到城門前點兵。

  整軍之際,他沒多說什麼,只是向門安上人說要出陣而已。門安上人不疑有他,很快地答允出陣。

  未久,長橋緩緩放下,巴魯和門安上人帶著足輕通過波光粼粼的護城河。

  石山御坊乃是以大阪城為中心,繼續擴建而成的城池。原來的護城河寬達七十至九十米,這幾年在何必滑瓢的擴建之下,已經寬達一百五十米。再加上高達五十米的石垣,幾乎可以稱作是近畿一代最強的平地要塞了。

  明智軍的先鋒隊五千在越過護城河之後,巴魯迅速布出如錐子般的鋒矢陣,中央突破的意圖濃厚。

  「你想穿破織田軍的中央嗎?」門安上人困惑地搔著後腦杓。

  「嗯。」巴魯點點頭。

  「我們的數量遠低於織田軍,即使如此,你也認為積極搶攻比較好嗎?」

  「正確地說,我的戰術應該是獵殺首腦,而不是中央突破。」巴魯語出驚人地道:「待會兒,我會向織田信長提出一騎討。我料信長不會拒絕,一旦他靠近我,便是他離敵軍最遠、而離我軍最近的時候。到時,你就抓緊機會發動衝鋒,反正正面打一定打不贏,我們不如賭一個出奇制勝的可能。」

  「兵不厭詐,我懂。」門安上人會意地頷首。

  「那就在此等我吧。」巴魯扛起大劍,徐徐走向數百公尺外的織田大軍。

  即使何必滑瓢希望他輕輕帶過,但是巴魯還是有自己的想法。

  既然要弟兄送死,那就要讓他們死得有價值,這樣才不負為將者的責任,也才對得起犧牲的弟兄。

  所以,他要認真打,比誰都要來得認真。

  織田軍個個身著黑甲,遠觀之下,大軍似乎化為一隻黑壓壓的龐人巨獸,散發著懾人氣勢。巴魯單槍匹馬地走向巨獸,儼然如屠龍的騎士,絲毫不被眼前的懸殊戰力所動搖。

  信長高舉右手,阻止麾下的鐵炮隊對巴魯開火。

  既然對方敢在這麼多槍口的瞄準下瀟灑走來,信長也不願在氣度上輸給對方,他輕踢馬腹,緩緩地策馬向前。

  勁風吹得旌旗颯颯作響,默默敲響了兩軍的戰鼓。

  「信長──出來!」巴魯逆風喊道。

  一匹黑馬昂頭嘶鳴,信長乘馬來到隊伍的最前方,「巴魯,你可是來傳達投降的消息?若是石山御坊願意投降,那麼我就不殺一人,所有官兵不但原職錄用,而且再升一等。」

  「很可惜,讓你失望了。」巴魯接道:「敢不敢和我一騎討,看看誰是戰國最強的男人?」

  「敗軍之將不言勇,先前你已在岸和田城輸過我一次,怎麼這次還敢厚著臉皮向我挑戰?」信長語帶嘲諷地道。

  巴魯挑釁地揮舞幾圈大劍,最後劍尖直指信長,說道:「婆婆媽媽的,哪來這麼多話!莫非你是怕了,不敢接受聖殿騎士的挑戰?想不到堂堂魔王,竟然也有怯戰的時候,世人對你的評價似乎過譽了。」

  說話的同時,巴魯的眼光掃視了織田軍的陣中。

  原本巴魯以為火爆的柴田勝家會衝出來,爭著和他對幹,到時他可能就得先幹掉柴田勝家,才有與信長交手的機會。沒想到,勝家居然能夠沉住氣不出來,這樣詭異的情形反而讓巴魯感到不解,身為家臣,怎麼可能會讓主公接受敵將的一騎討,更別說是以脾氣火爆聞名的鬼柴田了。難道……。

  就在巴魯遐思之間,參天魔氣驚醒了巴魯。

  信長下了馬,徐徐地走向巴魯,手指關節扳得喀喀作響,「與我為敵,下場都不會太好。現在投降,我還能保你富貴。」

  「只要能擊敗我,要殺要剮,悉聽尊便。」巴魯做了一個手勢,示意這裡太窄,要信長走到寬廣的中央。

  兩軍之間,信長和巴魯兩相對望,戰事一觸即發。

  銀光一閃,銳利劍氣破空而出,巴魯率先展開攻擊。

  信長避無可避,雙手憑空劃出一個猶如墨水般暈染的漆黑太極,劍氣撞擊黑太極的瞬間,勁力盡被黑太極所吸收,登時消失於無形。

  巴魯反手一揮,飛揚的一丈威又劈出了一道劍氣。信長手中的魔太極輕描淡寫地一攔,轉眼間便將劍氣撞得粉碎。劈山斬岩的劍氣在黑太極之前,充其量不過是一道甜點而已。

  巴魯不斷變幻方位,從不同的地方揮出銳利劍氣,他在等待,直到信長的位置更加接近明智軍。但是,信長手中的魔太極猶如銅牆鐵壁,硬是將周身守得滴水不漏。

  倏地,信長的臉色一黯,左臂隱隱傳來痛楚。

  原來,岸和田一戰,啖血冥尊的骨蛭穿過信長掌中的黑洞,吞噬了信長左腕的靈體,從此信長的左腕便不聽使喚,動作再也不如以往靈巧。

  雖然左腕的靈體被骨蛭吞吃了,但是手掌、手指和手臂的靈體還在,因此信長總會藉由各種動作掩飾手腕的不便,才不致於在敵人面前曝露了弱點。這次,他以慣手的魔太極接連擋下劍氣,沒想到因為手腕無法施力造成攔阻的角度不佳,反而增加了手臂的負荷……。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訪客
  • 最後一集了,請問除了戰鬥卡外,可以另外附贈海報之類的贈品嗎?XD
  • 您好
    目前還是提供戰鬥卡喔~謝謝

    MINIBOOK 於 2013/10/18 11:49 回覆

  • 訪客
  • 本來很期待完結時的贈品說,
    戰鬥卡尺寸不一,質感頗差。
  • 訪客
  • 還會有續集媽??
  • 罪歌
  • 原來7-11沒有呀....看來要找時間跑書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