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妝鬼師OMEGA】02靈幻少女

作者:D51 / 封面繪圖:Izumi

上市日期:2013年10月3日 / 售價:220元 / ISBN:9789862906033

◇9/26金石堂、博客來 網路書局 79折 預購(限量版簽名版)

金石堂  ENTER
博客來  ENTER

◇10/3 各大書店、博客來皆有販售
◇7-11超商選點上架(非全省舖貨,請多跑幾家) 

特色

靈異檢察官VS妝鬼師正面衝突
符籙師少女凌小霜參上!

妝鬼師成為通緝犯!
特編六室派出最可怕的特務全面追緝
裘伊、衛青華將流落何處?

月光下,少女長髮飛舞,嫵媚的神情扣人心弦,一顰一笑都令觀者心跳停止。
絕美的死靈,現身。

內容簡介

北部幫派天和會的招待所遭到不明人士侵入,包含會長、議員、警界人事等十六人慘遭殺害。

錄影畫面中,少女渾身上下纏繞著漆黑的氣旋,槍彈對她根本不起作用,一出手便是人頭落地。她面無表情,像捏死螞蟻般輕易殺害了這些在黑道世界裡佔有一席之地的有力人士,隨即揚長而去。

警方的資訊系統中流傳著一張影像截圖,那是少女在殺死所有人後,絕美艷麗的臉龐上血跡斑斑、宛若鮮紅薔薇綻放的邪魅微笑。

「這就是妝鬼師操控靈魂的力量。」

我終於明白為什麼小寒要我格殺勿論,太像了,真的太像了……為什麼你能容許她留在身邊?她代表的可是絕對的死亡!

作者簡介

D51

蒸汽火車頭,日本樂團,以上都不是。
過了而立之年,慢慢抓住人生方向的輕大叔。
加入明日工作室至今,寫了三十多本書,包含了各種靈異、驚悚、科幻、愛情各種類型。
天蠍座,但蠍尾已經沒有毒了。
非常沒有耐性,唯獨在寫作時,能專注意志力。
愛看動畫、漫畫、電影,特別是爆炸場面多的爽片。
嗜喝咖啡,喜歡自助旅行,尋找靈感,然後寫成小說。

部落格:http://iamd51.pixnet.net/blog
粉絲團:http://www.facebook.com/iamd51


作者自序

封面太棒了啊啊啊!!(第一句就崩潰)
《妝鬼師Omega》順利出版到第二集,寫這個系列可說是我寫作至今最痛快的經驗了,書中聚集了許多有血有肉的角色,他們彼此鬥智鬥力,各展神威。
以前很多人問我,《靈異檢察官系列》的續集呢?我總是笑笑的回答他們,不要著急,一定會有的,而現在,我完成了我的諾言。
寫小說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我總是在同一家店,同一個位置上,日復一日的敲著鍵盤。從別人的角度看來,我正在做的應該是件非常枯燥乏味,而且異常單調的事。有時我也會想換個方式,試試手寫稿,但通常寫一頁之後就放棄了XDD。
習慣科技而且依賴科技是很恐怖的事情,以前我不管用什麼鍵盤都能寫稿,自從誤入Macbook坑之後,我才知道前輩作家說的:「Mac的鍵盤很恐怖。」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很多朋友都說我用Macbook只寫稿是非常浪費的事情,完全無法發揮電腦的效能,但是我要說,這鍵盤實在太可怕啦!習慣了就回不去了!
我也曾經幻想過只帶一台平板電腦出門寫稿,真的嘗試過後才發現,輸入文字的速度太慢無法接受,當文字輸入速度沒辦法跟上思緒的時候,靈感就會瞬間中斷,接著什麼也寫不出來。所以,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立馬說服自己)
敗家的時候,總是需要一點理由說服自己的,你們說是嗎?XDD
這次也承蒙Izmui大大幫忙繪製封面,歌德風的半屍少女衛青華與穿著藍色道袍的符籙師凌小霜真的太萌了,因為實在太棒了,我和喵編看到封面的時候不禁潸然淚下XDD
最後當然是十二萬分感謝各位讀者購買本書,我們第三集見。

目錄

第零章
第一章 大學生,裘伊
第二章 猛鬼大學
第三章 白臉
第四章 鬼狐仙
第五章 死囚
第六章 逃亡
第七章 食屍鬼

精彩試閱

第零章

長夜無盡,繁星若夢。

隧道內穿出一輛開往南部的普通列車,此刻已將近午夜十二點鐘了。

車廂內乘客稀落,大家都習慣了便利的高速鐵路,因此往來南北需要花上七八個小時的普通列車逐漸乏人問津。

列車裡可以聞到刺鼻的柴油味,以前,對於歸鄉的南部遊子來說,這氣味代表的是通往回家的路。

但這趟旅程對坐在窗邊的少年來說,卻是離家的開始。

半開的車窗上映出了他完美的側臉倒影,他下意識的拉低帽緣,不想引人注目。

少年的身邊,一名外貌同樣出眾的美少女端正坐著,她黑髮如帛、柔順滑亮,一張雪白的臉龐毫無血色,渾身散發出冰冷的氣息。

少年的名字是裘伊,曾經是個小有名氣的天才彩妝師,現在則是殯葬業界首屈一指的大體美容師。

他一雙巧手能夠幻化出無數的顏色,替每一個化妝的對象妝點出最完美的外貌。

但是,還有些人這麼叫他。

傳說中的妝鬼師。

所謂的妝鬼師,是以出神入化的化妝術操控靈魂的專家,他們擁有上天賦與的特殊能力,能把靈魂中蘊含的力量納為己用;更甚者,能超越生死,使死屍復活。

例如裘伊身旁的這名美麗少女,便是由裘伊親手復活的半屍。

半屍少女,衛青華。

他們正在駛往南部的深夜列車上,並且看起來遮遮掩掩、行跡可疑。

裘伊換下了平常時髦亮麗的打扮,只穿著連帽外套和樸素的牛仔褲,衛青華也是一身簡單打扮。

望著漆黑的窗外,裘伊深深嘆了一口氣。

他不曉得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

現今,全台灣的警察都在找他們,也就是說,他遭到通緝了。

警方發佈了大規模的通緝令,全台警察機關嚴加戒備,只為了逮到這兩個特級危險人物。

衛青華細薄的唇片微動:「對不起,都是我的錯。」

裘伊輕輕搖頭:「那件事跟我們沒關係,既然他們不肯相信,我們就逃到真相大白為止。我相信俊良哥一定會想辦法找出真相的。」

少女頷首,纖長的睫毛低垂顫動。

「嗯。」

若把頭探出車窗,便可以看見一片漆黑沃野前端,燦爛星空與地平線連接在一起,那光景如夢似幻。而奔向黑暗彼端的列車,是不是也會就這麼駛入銀河,逃離這個充滿了欺騙與背叛的世界?

事件的起因來自一段監視錄影畫面。

一週前,某個夜晚,北部幫派天和會的招待所遭到不明人士侵入,天和會幫主杜元鈞與當時也在會所裡的其他賓客加上保鏢,總計十六人慘遭屠戮殺害。

根據趕往現場的員警敘述,當時的慘狀難以形容,遭到殺害的十六人身首異處,死狀淒慘無比。

黑道豪門招待所濺血,賓客中尚有議員和警界重量級人士,此一事故掀起了滔天巨浪,一夜間傳遍全城。

警方查閱監視錄影畫面,發現侵入戒備森嚴的招待會所之人竟然是一名黑髮披肩的妙齡少女。

數位影像中,少女渾身上下纏繞著漆黑的氣旋,槍彈對她根本不起作用,一出手便是人頭落地。

少女面無表情,像捏死螞蟻般輕易殺害了這些在黑道世界裡佔有一席之地的有力人士,隨即揚長而去。

警方的資訊系統中流傳著一張影像截圖,那是少女在殺死所有人後,絕美艷麗的臉龐上血跡斑斑、宛若鮮紅薔薇綻放的邪魅微笑。

次日,警方對少女發佈了通緝令。

他們認為,殺害天和會眾人的少女便是衛青華。

袁俊良讓裘伊看過了影像,就連裘伊自己也驚訝萬分,只因為畫面中的少女和衛青華實在太過相似,難辨真偽。

由於天和會也在殯葬業界擁有一方勢力,負責偵辦此案的檢察官認為,這起事件極有可能是同業內鬥所致,讓裘伊等人百口莫辯。

袁俊良在警方上門逮人之前送走了裘伊和衛青華。

如今世界並不站在他們這一邊,他需要一點時間蒐集證據以證明衛青華的清白。

在那之前,裘伊和衛青華只能逃。因為,無論如何,他都不會把衛青華交出去。

半屍少女需要妝鬼師的化妝術和力量才能自由活動,身邊沒有裘伊的衛青華便等同於一具冰冷的死屍。

而裘伊絕不會讓這種事情再度發生,所以他帶著衛青華逃離台北。

僅僅二十四個小時,裘伊的世界就變了樣。

一切都變了調,他被迫離開熟悉的世界,離開母親,離開深愛的沈千藍。

三個月前,他還過著安穩美好的校園生活。

如果這世界上真的有神明,裘伊一定會衷心祈禱。

可以的話,他希望時光能夠倒流,

如果可以的話。

第一章 大學生,裘伊

三個月前。

夏末秋初,持續了兩個禮拜的好天氣彷彿還要繼續下去,晴空蔚藍、萬里無雲,海邊擠滿了想要抓住夏天尾巴的遊客們。

濱海公路上,呼嘯而過的紅色跑車吸引了行人的目光,重砲般的引擎聲浪,烈火似紅艷的流線車身,從車頭到車尾的每一個角落都是工匠精心打造的藝術品。

然而,跑車突然停了下來,副駕駛座的門打開,一名褐髮少年匆匆下車。比起跑車,少年俊秀帥氣的外型更加吸引前來海邊遊玩女孩們的目光。

誰知道少年筆直跑向路邊的公共垃圾桶,嗚嘔一聲,讓正盯著他看的女孩們紛紛皺起眉頭。

「喂喂,裘伊,你也太遜了吧?坐本大爺開的車還會吐?就快到學校了,你不會忍一下喔?」

裘伊把嘴角擦乾淨後回到車上,趙品賜戴著拉風的墨鏡,手握方向盤,故做帥氣狀。

「要不是你開車技術太爛,我會暈車嗎?」裘伊嘟囔道。

「你知道的,手握法拉利的方向盤,油門不由自主就會踩下去,我可是都依照速限開車喔。」

「下次我不要給你載了啦,啊──頭好暈,頭痛死了。」

裘伊和趙品賜兩人不但是高中同學,連大學也很有默契的考上同一間。

萬國大學,一所坐落於城市近郊,緊鄰海水浴場,風景優美秀麗的新興學府。萬國大學的前身是技術學院,改制大學後也傳承了技職體系教育的精神,增設許多獨特的專業科目供學子就讀。

例如裘伊就讀的便是與殯葬業有關的生死學系,趙品賜則乖乖按照父親的要求去念了建築科系。

趙品賜的父親是台灣建築業界屈指可數的建築大亨趙王川,而這一台火紅的法拉利跑車便是趙品賜考上大學的禮物。

過去,趙品賜與他的父親曾冷戰了好一陣子,只因為他不想繼承父親的企業王國。

但因為裘伊,使得趙品賜的父子關係破冰,雖然還是不太講話,但至少已開始學習接納對方的想法。

跑車開進校門,趙品賜享受著周遭學生投射過來的豔羨視線,生得貌不驚人,一向缺乏女人緣的他終於感受到萬眾矚目的滋味。

開學一個多月以來,兩人雖是大一新生,卻已經在學校裡掀起不小的波瀾。

某種意義上,裘伊和趙品賜已經是一年級新生中最出名的兩個人。

「聽說有人送情書給你?」到地下停車場停妥車子後,趙品賜問道。

裘伊忙道:「我沒收啊。要是放在書包裡被千藍看見的話,你想我會有什麼下場?」

「肯定被她收屍!哈哈哈!」

「再說這只是剛開學比較有新鮮感而已,再過一個月說不定你裸體來上課都沒人想理你。」

「什麼!我的法拉利威能只能持續一個月嗎?要是這段時間裡沒有女生跟我告白怎麼辦?」

「拜託,自己去追好不好?還等人家來告白?很被動耶。」

趙品賜兩手一攤:「我又不是你,大帥哥,昨天還有女生把我跟班上某個男的認錯了,我就是這麼大眾臉,女生根本記不起來。」

叮的一聲,電梯門緩緩開啟,兩人走進電梯內,話題還是圍繞在趙品賜的女人緣上。

裘伊三年的高中生活可說過的多采多姿,考上大學後,脫離了每天穿制服的生活,反而要開始煩惱每天的穿搭。

因為裘伊不可能讓自己看起來總是一副邋邋遢遢的樣子,他是個彩妝師,整理自己的服裝儀容是最基本的功課。

裘伊嘻嘻笑著:「不然我幫你改造一下?只要換一下穿搭,應該可以更有個人風格。」

趙品賜一聲長嘆:「唉,每天都要把頭髮抓得跟刺蝟似的,你覺得我穿成那樣不會被我老爸揍嗎?說不定他老人家一個看不順眼就把跑車收回去了,我還是小心謹慎一點好。

比起法拉利,我更想要家裡有兩個美少女一起生活啊。想想看,青華跟茉莉都是絕世無雙的正妹,還不會變老,多令人羨慕啊。」

「你好像漏掉千藍。」

趙品賜正色道:「對我來說,她不算是女人,她的性別是魔王。」

「同感。」兩人齊聲大笑。

年僅二十一歲的沈千藍是沈氏禮儀公司的總經理,也是業界內有名的女收屍人,她在父母慘死之後一肩扛起公司的營運,多年來她沒有任何娛樂,也不像同年紀的女孩一樣愛漂亮、渴望談戀愛,一心只想好好維持父親留下來的公司。

現在,她的辛苦獲得了回報,沈氏禮儀公司在葬儀街內已是頗富盛名。裘伊修補大體的技術高超,品質有目共睹,於是業績便蒸蒸日上。

裘伊很珍惜現在的生活,他與沈千藍一齊克服了無數常人難以想像的艱苦困境,好不容易才安定下來。

回想過去每一次驚心動魄的生死抉擇,每一個強大的敵人,都讓裘伊瞭解平靜的生活得來不易,也更加小心謹慎。他也知道自己身為妝鬼師,就算閉門不出,危險也會自己找上門來。

其實,以裘伊的工作經驗,站在台上當講師都綽綽有餘,他想要學習的並不是實務經驗,而是與殯葬業經營管理相關的知識,才能更進一步協助沈千藍管理公司,減輕她的負擔。

裘伊和趙品賜快步前往上課的校舍,路上到處可見美輪美奐的校園風光。

萬國大學的前身萬國技術學院成立三十餘年,十年前改制大學後擴增了校地,校方大手筆買下周圍的土地興建校舍;現在則成為了學生人數高達三萬人,校地超過一百公頃的大型學府。

藍天白雲之下,沿道種植了熱帶棕櫚樹,配上海潮聲,頗有熱帶度假飯店的感覺。

「吶,裘伊。」

「幹麼?」

趙品賜仰頭看著眼前的教育大樓,這是校園內的主要建築物,也是經過幾次修整、歷史最為悠久的一棟大樓。

「教育大樓鬧鬼的傳聞你聽說了嗎?」

裘伊白他一眼:「我都在葬儀社工作了,哪裡不鬧鬼啊?無聊。這種傳言就隨它去吧,每間學校都會有這種無聊的校園怪談,沒什麼好在意的。」

「聽說真的有喔。」趙品賜盯著六樓的教學樓層,眼神發直。

「聽說而已,你又不是沒見過鬼,何必在意?」

「你以為我想啊?還不是因為你裘伊大爺走到哪鬼就跟到哪。」

裘伊聳肩道:「誰叫我是妝鬼師,這是上天賦與我的考驗。」

「老天爺啊老天爺,如果你真的靈驗的話就賜給我一個女朋友吧!其實我對教育大樓的傳說還蠻在意的,聽說我系上的學姐有人去試過了。」

「講了這麼多,到底是什麼傳說?」

趙品賜左右看了一眼,神秘兮兮的道:「就是那個啊……亭宣學姐。」

當他說出那個名字的時候,周圍的風彷彿停滯了片刻。

兩人眼前的教育大樓雖然經過幾度整修,外觀看來新穎,但於此地屹立不搖三十年,實屬相當老舊的校舍,無數學生在這裡度過他們的大學生活,而各式各樣的傳說也應運而生。

有人說,這所白天風景秀麗,觀山聽濤的美麗學校只要一入了夜,就會搖身一變成為人人避而遠之的猛鬼大學。

從廁所的火燒鬼到宿舍床板的人形圖案,三十年來校園裡孕育了許多駭人聽聞的怪談,而其中最廣為人知的便是「亭宣學姐」。

傳聞中,十多年前有位大三的女學生在教育大樓內的某間教室割腕自殺,魂魄始終留在校舍內不肯離去。

「聽說我系上的學姐用碟仙叫出亭宣學姐,據傳只要能成功把她請出來的話,不管是課業還是感情,問什麼問題都能得到解答。」

裘伊淡淡說道:「所以呢,你想問她什麼時候能交到女朋友嗎?」

趙品賜笑道:「老實說還蠻想問的,如果真有那麼靈驗的話。」

「隨便玩碟仙萬一中邪的話我可不救你。」鐘聲響起,裘伊走進教育大樓,沒有意識到,陰暗的角落裡有道詭異的目光正注視著他。

裘伊就讀的生死學系教授的不只是殯葬業相關的事務,其中也包括宗教思想、生死認知,想要從事這一行的學生們必須先學習認識「死亡」。

這個道理,裘伊再明白也不過,唯有理解了生死,才有資格為他人處理後事。

第一堂是心理課程,才走進教室裘伊便聽見幾個女生聚在一起嘰嘰喳喳討論著校園內的怪談。

謠言隨風而來,也會隨風而去,裘伊本來不太在意,但倘若班上的同學們真去玩了碟仙遊戲,他也不能坐視不管。

因為裘伊深深明白碟仙是多麼邪門的儀式。

「裘伊裘伊!」一名女同學叫住他:「晚上你有沒有空?」

「怎麼了嗎?」

「聽說三年級的學姐在六樓的空教室玩碟仙問亭宣學姐戀愛的事,結果得到肯定的答覆,後來真的告白成功耶。」

「假的吧,這跟我晚上空不空有什麼關係?」裘伊故做詫異表情,他不願意看見這種狀況發生,一旦謠言開始散布便沒有人能阻止的了。

女孩們看起來相當興奮:「其實,我們也想去試試看,你能不能陪我們去?」

裘伊猛搖頭:「不行不行,我晚上還要打工,沒空玩碟仙。妳們也真的別鬧了,把自己的戀愛交給碟仙決定不太好吧?」

女孩嘟嘴道:「你真的沒空喔?掃興耶,算了,那不去了。」

另一位女同學笑道:「小璿只是想找個藉口邀你出去夜遊而已,她那麼膽小,怎麼可能敢玩碟仙?到時一定是突然害怕說要取消,然後從夜遊變成逛夜市之類的。」

小璇臉龐瞬間飛紅:「喂,妳不要亂說啦。」

「害羞了,哈哈。」

聽她們這麼說,裘伊寬心了不少,不論如何,他希望傳說永遠只是傳說,千萬別有任何人受到傷害。

至於受到女孩們歡迎這一點,裘伊打從高中開始便習以為常,喜愛美好的事物是人的天性,他很懂得怎麼和這些女孩們相處。

裘伊深受班上女孩歡迎,相對的,班上的男孩們便不太給他好臉色看,甚至有人在背地裡譏笑他是人妖、娘娘腔,男女傻傻分不清楚之類的。

女孩們為他忿忿不平,甚至與男生們對立,反而把氣氛鬧得更僵。

這些事情裘伊都只是一笑置之,畢竟他經歷過的種種苦難,同學們連做夢都想像不到,他又怎會在意這種小事?

連著兩節課,他非常認真的抄筆記,記下教授所說的內容。停下筆時,裘伊想著想著,不由自主的笑了。

高中的時候不管什麼課都讓他想睡,擔任海琳化妝師的那一陣子,白天在學校裡,他總是趴在桌上睡覺。

從半大不小的高中生變成了大學生,他的想法也有所不同,裘伊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所以他更加認真學習,希望能減輕沈千藍的壓力。

「柯玉璿。」

下課鐘響,裘伊喊住了正要走出教室的小璿。

「什麼事?」小璿眼睛發亮,裘伊從來沒主動叫過她的名字。

「剛才妳說的碟仙,千萬別去玩喔,真的非常危險。」

「碟仙不就是一種精神模擬的遊戲而已嗎?我高中的時候在班上玩過,到最後只是比誰的手指出的力道大嘛。」

「不是遊戲,是儀式。」裘伊正色道。

「唉唷,你不要嚇我啦,表情有夠恐怖。好啦,我不會去玩,你放心。」小璿眨眨眼睛。

「那就好。」裘伊微笑,與她並肩離開教室。

「你為什麼看起來很緊張啊?嘻嘻,莫非你很膽小?」

「是啊,我超膽小,什麼鬼啊怪啊,恐怖電影之類全都不敢看。」

裘伊沒有告訴班上的同學自己的真實工作與身分。大部分的同學還不知道自己未來想要什麼,只是湊巧分發到這個系上,又或者是考試的分數剛好能念這個系。

更甚者,還有人搞不清楚生死學系學的是什麼便眼巴巴的跑到這裡來就讀了。

要是他們知道裘伊是現職的殯葬業者,死人街上最頂尖的大體化妝師,同學們臉上不知會出現什麼表情。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