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殺》


 編號:017
 作者:浮靈子
 封面繪者:Cash
 初版日期:2013.10.09
 ISBN:9789862906071
    定價:99元
    販售地點:7-11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愛是一種詛咒,禁忌的愛更是致命的詛咒——

內容簡介

「葉舜美,我要詛咒妳……」林佳貞啞著嗓子,用刀尖指著舜美,「葉舜美,我詛咒妳不得好死……我死了之後,妳也別想活了,我做鬼都會纏著妳……直到妳死了為止!」

女孩帶著強烈的恨意墜樓,最後以精神衰弱與幻想症自殺結案,但她死前的一番話卻讓人忘不了。除了葉舜美以外,好幾個人都害怕跟著受到詛咒。但是,她們不曉得,林佳貞的死,也是因為詛咒的關係——

作者簡介

浮靈子
飄浮在雲海中的小浮萍(可是體重卻浮不起來Q_Q)
喜歡自由生活
職業是會賺錢的米蟲

https://www.facebook.com/pages/浮靈子/283258005021720?fref=ts

作者自序


好久不見,幾乎有八個月的時間沒有出書和大家見面了吧!

今年發生了許多的事,讓人有些措手不及,尤其是一向身體硬朗的母親病倒了,這件事帶給家人不小的打擊,不只是心情上,生活的步調也混亂了;還有許多的計劃也因環境等條件與心緒繁亂而變得窒礙難行。

常人說,計劃跟不上變化,人算不如天算,就是這樣子的吧。

一向容易人來瘋又愛耍幼稚的我經歷了些事後不得不回到沉穩狀態,不過我已處於回復期,相信只要撐過去,美好的一天一定會再次來臨。

「鬼咒殺」這本小說其實早在去年便已經完成。原本預計是長篇單元性的奇幻類鬼小說,但後來覺得時機未到,因此刪減系列背景,最後成為獨立一本鬼小說。

這可能是我近期之內最後一本寫鬼故事的小說。搜奇、活屍類的題材還是特別吸引我的,期望整理好心情與生活之後,能夠帶給大家更多有趣、新鮮的故事!那麼大家下次再會了喲!

2013/8/15 流浪於板橋的浮靈子

目錄

第一章 少女
第二章 新來的老師
第三章 黑影
第四章 詛咒
第五章 失控的迷戀
第六章 試探
第七章 鑰匙
第八章 女鬼
第九章 咒殺的凶手
第十章 尾聲

精采試閱

第一章 少女

短髮清麗的女孩抱著書包在巷子裡奔跑,早上八點零六分,她遲到了!
女孩奔出巷子後,站在路口,順手將掛在胸前的紅銅項鍊藏進制服裡,左右看了看,發現沒有車,便不顧仍是紅燈,迅速穿越馬路直奔校門而去。
衝進校門後,女孩忽地迎頭撞上一個龐然大物,她抬頭看,是全校最肥壯的男教官!
「上課遲到還違規穿越馬路,當教官是瞎子?」教官身材矮胖,頂著圓滾滾的大肚腩,雙眼凌厲地盯著女孩制服上的學號看,「二年B班,叫什麼名字?」
「丁慕安。」女孩有些畏懼地報出姓名。
教官視線忽一轉,伸手指向她身後大吼:「喂喂!停下來!妳要跑去哪裡!」
教官像烏鴉般宏亮粗啞的聲音,震得就在面前的慕安耳膜發疼,她忍不住擰著眉頭。
慕安回首,看見一個漂亮纖瘦的女孩噘著嘴,不情願地朝教官走過來。
是葉舜美,天生擁有完美的五官與身材,一頭浪漫的褐色自然捲,像個真人版的洋娃娃般亮眼,且還是個不折不扣的千金小姐。
舜美見到慕安,有些訝異地睜大眼睛,彷彿是在問:妳也會遲到?
「兩個都站好!」教官抽出藍色資料夾,準備登記遲到的兩人。
「教官不要啦!再登記我就又多一支警告了!」舜美用嗲聲撒嬌的語氣對著黃教官求饒,教官白她一眼。
「很好,現在才剛開學沒多久,妳已經遲到兩次了,葉舜美,妳是想混到大學吧?」教官拍著資料夾說,依照校規,累計遲到三次就會被記一次警告。
「教官,我不是故意的啦!我家鬧鐘壞了啊!」面對教官凶巴巴的樣子,舜美還是嘻皮笑臉。
「壞三次,妳騙誰?」
「有修過了啊!那鬧鐘從國小就開始用了,有感情的,我拿去修過,哪知道今天又壞了嘛——」
「妳每次被我逮到理由就一堆,還記不記得妳上學期考試作弊的時候,妳用什麼鬼理由?筆記不小心從抽屜裡被風吹落!」
「哎喲——教官,拜託啦!不要登記我啦——不然我回家又要被碎碎唸了啦!」
慕安看著身旁的舜美,她雖然嘴裡很在意被登記,態度卻顯得和無所謂,和教官討價還價,其實也只是想先拗拗看而已。
教官不予理會地在資料夾上登記,葉舜美在旁不斷發出「唉喲」、「唉喲」的哀號聲。
「不想被登記下次就別遲到,去上課!」教官揮了揮手,將舜美趕離。
舜美嘴裡咕噥著,離去前,還在教官的背後做鬼臉。
「妳,為什麼遲到?」教官看向慕安。
這是她第一次遲到,像做了壞事一樣緊張,還有些畏懼。
「怎麼?不屑說哦?」 
若直接說出遲到的真正原因的話,恐怕行不通吧,教官不會相信她昨晚失眠真的是出自於一個「鬼理由」。
「是睡過頭吧?」教官自行找了個答案。
慕安順著教官的話點頭,不過她的承認反而引起教官的懷疑。
「睡過頭就睡過頭,一開始承認不就好了,有什麼難以啟齒的?脖子上掛的是什麼?」教官指著慕安頸上露出的一截鍊子問。
慕安將紅銅項鍊拉出來,向教官解釋是護身符,教官半信半疑地瞅著她的護身符看。
約拇指長的紅銅片上刻著符籙,因製作精細反而像是飾品。
「大白天戴這個幹嘛,怎麼,妳常見鬼啊?」
她是很常見鬼啊,只是這種事說出來誰會相信?

 

終於擺脫教官,走進教室的慕安,安靜地走到自己靠窗的座位,今早心情糟透了,回頭望向舜美,比她先一步到教室的她已打起瞌睡來了。
真是無所謂的樣子啊。
慕安是個低調的人,常讓人忽略她的存在,雖然她的成績都維持在前十名,但因為其他表現並不出色,所以同學們對她沒有特別的看法和印象,因此顯得她在校的個性孤立,熟識的朋友也不多。
除了舜美,她很少跟其他人來往。
舜美和其他同學不一樣,她是慕安孩童時期就玩在一起的同伴,那時他們都住在南部,後來舜美搬到北部定居,一直到慕安也北上就讀高中,兩人才又再次幸運的相遇。
舜美有自己的一圈姊妹朋友,慕安似乎也挺享受一個人、不受打擾的清靜,所以她們在學校時,並沒有太多的互動。
表面上看起來是這個樣子,但實際上慕安多多少少感覺得到自己內心的孤獨感。
舜美已經不是小時候那個和自己老是黏在一塊的玩伴了,長大後,兩人多少有所轉變,雖然兩人之間的熟識感並未變陌生,但思想頻率與生活圈卻已有明顯的差異在。
話說回來,舜美從小就愛玩,現在的她仍然是這樣子,所以換個角度想,舜美在台北朋友變多了,慕安又是一個比較靜的人,理所當然容易被舜美忽略掉吧?
一如往常的校園生活,就在百無聊賴中結束。
放學的鐘聲響起,校園裡一片喧譁,開始變得熱鬧輕鬆了起來,許多人等不及鐘聲響完便跑出教室,就像還長不大的孩子,慕安也是趕在第一時間離開校園,不過她卻不是因為急著去逛街約會,而是急著「順利回到家」。
慕安從小就能看到「它們」的存在,也因為這些一般人看不見的東西,使得她知道自己與別人不同,這個能力曾帶給她許多困擾,也曾因告訴過其他人而被質疑是說謊的騙子,或是異類。
家人起初以為她是有陰陽眼而擔憂,常帶她四處尋找宮廟化解、求神問卜,但都沒辦法使她的這個現象消失,總是受到那些東西的侵擾,直到找到一間並不起眼的山中廟宇,廟主為她量身訂做,打造這條護身符,才使得那些東西與她保持距離,不敢輕易靠近。
「咦!」慕安忽然停住腳步,想起她的護身符放在教室忘記拿了!下午第二節上游泳課,由於不能戴飾品下水,她提早將護身符拿了起來,放在教室裡,竟然粗心大意的忘了戴回去!
「糟糕!教室的門已經鎖起來了吧!」慕安焦急得原地打轉,心想著該怎麼辦才好。
「喂!等一下!」
身後傳來呼喊。慕安回首,是舜美往她這裡笑咪咪地快步走來。
「要不要一起走啊?」
又要一起走?慕安有些不太情願,她現在身上沒有護身符只想早點趕回家去。
「就只是一起走,這還要考慮這麼久?」舜美將書包反提在背後,扁扁薄薄的,感覺得出來她的書包很輕,裡頭沒幾本書。
雖然說是這麼說,但依照往例,舜美總是會要求慕安陪她走回家,她的個性就是有些嬌縱。
「今天妳家的人沒來接妳?」
「嗯啊,他們在忙生意吧,走嘛、走嘛——」舜美拉著她的手搖來晃去,像是小孩子跟大人撒嬌似的。
慕安微蹙著眉,盤算一下距離時間,應該還可以吧。「好是好,但是不能去逛別的地方。」
「好啦!」舜美開心地笑著。
一路上,兩人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大多時候是舜美在說話,閒扯一通,慕安只是聆聽,偶爾回應,視線頻頻轉向遠方的天景,擔心那光線愈來愈微弱的火紅太陽將要下山。
「對了,我想跟妳借筆記。」舜美說。
「現在?」
「對呀,馬上抄完還妳,我不想帶回去抄,免得明天又忘記帶來給妳了。」
慕安不置可否。
舜美見狀,用手指輕拉著慕安的衣袖撒嬌,「好嘛……可以嗎?」
慕安想了想,才有些勉為其難地答應。放學時間路邊滿是逗留的學生,舜美隨便找了間平價咖啡店便拉著慕安進去坐。
舜美為了表示謝意,還硬是要請慕安一杯飲料,慕安知道自己不能待太久,也怕舜美興致一來就找她聊起天,因此堅持不讓舜美請客,但是舜美還是擅自幫她點了一杯自己最喜歡的卡布奇諾。
那也是慕安最喜歡的飲料,雖然這間是平價咖啡店,但卡布奇諾正巧是這間店的招牌飲品,一杯還是要價一百二十元,對於在外地生活、手頭不甚寬裕的慕安來說,確實是難得的品嚐機會。
慕安將筆記從書包裡抽出來遞給舜美,今天那堂課的筆記有滿滿六頁呢!
慕安坐在一旁看著舜美抄寫,一邊喝著卡布奇諾,不時抬頭望向窗外的天色。
「妳有門禁嗎?」舜美察覺到慕安有些焦慮,一邊抄寫一邊問。
慕安回過頭來看她,淡淡回道:「沒有。」
「妳好像很著急呢。」舜美抬頭看了一下慕安。
「天黑前要回到家。」
「那還說沒門禁,家裡的人會時間一到就打電話來查勤呀?」舜美笑咪咪地說。
慕安不答腔,十幾分鐘後,舜美收起自己的筆記和慕安一起離開咖啡店。
舜美家是新建的飯店式管理豪宅,這帶近市中心的精華區多是這類新建的大樓,若沒幾億身家肯定住不起。
「要不要進來坐一下?我爸又從國外帶回來一些有趣的東西了。」
慕安婉拒,她去過一、兩次,對她來說,太過富麗堂皇的地方令她感覺不自在。
「謝謝妳陪我,走路有夠無聊的。」舜美的微笑甜美,令人忍不住也回以微笑。
回程剩下慕安一人,人行道旁的街燈早已打亮,天色也逐漸暗了下來。
雖然舜美的家與自己的家相距並不遠,但由於中途抄寫筆記耽擱了一些時間,她現在得快一點才行。
即將入夜的氣氛丕變,慕安的心情隨著空氣變冷而轉為擔憂,她討厭天黑了人還在外頭的窘況。
一縷輕絲般的白影從慕安的身旁掠過,慕安的心跳漏了一拍!
「出現了?」
她警覺地加快腳步,但那白影似乎已察覺慕安與一般人不同,跟了上來。
慕安迫不得已開始跑了起來──唉,這就是為什麼她要趕在天黑前回家的原因。
她愈跑愈快,四周漸漸浮現一張又一張的人臉,半透明幽蕩的白影飄忽不定,那些東西是她最不喜歡見到的東西──鬼魂。
奔跑中,慕安的耳鳴隱隱發作,開始感到頭暈,她回首,身後跟著兩個鬼魂對她咧嘴怪笑,儘管她跑的速度很快,兩個鬼魂仍緊追不捨。
慕安邊跑邊從書包裡找出一包鹽與米混合而成的東西,這是她發現可以暫時驅鬼用的配方。
寒氣逼人的鬼手從後攀上她的肩頭,慕安心頭一震,扯開封口袋的瞬間,沙地散出了大半的鹽米粒!
她嚇了一跳,但沒時間懊惱,隨即用手指抓了一小把鹽米粒往身後撒去!
「嘶──」攀上慕安的鬼魂被鹽米撒中後,立即退縮。
慕安邊跑邊撒,將身邊的鬼全驅離後,才解除了身上所有不適的症狀。
她停下來休息,她得先喘口氣再說,慕安擦著額頭上的汗珠,這時耳鳴再度產生,又有其他的鬼魂靠過來了!
她深吸一口氣後又跑了起來。
「糟糕!」她發現手上那包鹽米已經用光了。
還剩一小段距離就可以到家了,慕安只能拚命加快速度。
慕安直往公寓的玄關大門衝,擺脫外頭的野鬼糾纏。
大門上掛著一面名為「山海鎮」的鏡子,方鏡上繪上八卦與山、海景,作為避邪化煞之用,外頭的孤魂野鬼因此不敢隨意欺近這裡。
慕安扶著牆壁大口喘息,仍然感覺頭暈目眩,忽然一陣反胃,哇地吐了出來。
完了,又要拖地了,要是被老房東看到那可不好,這個冷漠老人肯穿會用那對令人寒顫的三白眼瞪她。
這是一棟四層樓的公寓,房東將裡頭改建成一排排宿舍結構的出租套房,每間套房併列成排,共用一條公共走道與樓梯間。
後棟有間獨立的透天厝,是地主兼老房東的住所,老房東很少與人來往,也不太容易親近,因此房客只有每個月繳房租或有事時,才會去那裡找他。
慕安回到自己位於三樓的套房,打開電燈後順手打開電視,聽到從電視裡傳出來的聲音,她的緊張感才總算褪去。
倒在床鋪上,如果還有力氣而且不會弄髒床單的話,她還想先滾個兩圈再說,總之,能回到自己的窩實在太好了。
休息過後,慕安進到浴室將沾到嘔吐物的制服脫下清洗,之後才不情願地拿著拖把與水桶下樓,趕在老房東發現樓下的嘔吐物前清掉。
先前也曾發生過幾次類似的情況,一開始她會用一樓的公共拖把來清理,後來老房東發現後,不准她這麼做。
唉,大家在樓梯間留下的沙塵、垃圾都可以用公共用具清理,為什麼唯獨嘔吐物不行?慕安心裡抱怨著。
清理完畢後,慕安回到套房便將門鎖上,這棟公寓住的大多是單身上班族,且以男性較多,像她這樣十幾歲獨自在外生活的高中女生,凡事都要注意些。
她疲憊地躺在床上,輕輕地闔上眼睛。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