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庭愛生】三途獄門村(修訂版)》


 編號:013
 作者:原惡哉
 封面繪者:重花
 初版日期:2013.9.25
 ISBN:9789862905982
    定價:99元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OK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編輯與作者  禁忌暗黑之愛 
耽美品牌原惡哉經典重訂版
人氣繪師重花超萌新書封

特別收錄♥編輯感言

內容簡介

公司的主編紫苑對我招了招手,順便送我一抹很詭異的微笑,讓我不禁背脊發寒。從過往的經驗判斷她會這麼殷勤絕無好事。

「給你看一個好東西。不覺得這是個好題材嗎?」紫苑比了比她的電腦,我定睛一看,總算知道她何以笑得那麼諂媚。看到這個網站,我什麼都明白了。

「三途獄門村」這個在好幾十年前就被屠殺的村子,據說住的都是當時清朝落難的貴族們,為了躲避追殺而逃來這裡。承襲了豪門貴族的風氣,獄門村有著「人犬」的飼育潮流。                                   ──「都市傳說666」

是的,這次我跟櫻庭愛生,又要去取材了……

作者簡介

原惡哉

◇一生一世雷電廚
◇羞裸場的彼岸正對我閃閃發亮
◇我家的攻君各個都是深情男子
◇愛護編輯人人有責,拖稿此風不可長
◇大家都是我的翅膀*\^O^/*

革命少年軍團:http://isshikijun.blogspot.tw/

作者後記

 各位日安我是惡哉。

 這次【櫻庭愛生】系列重新出發和大家見面真的是有點緊張,這個系列是我在明日第一個作品,從二零一一開始到現在,已經都兩年過去了時間過好快,沒有想到居然還有辦法看到《三途獄門村》嶄新的一面,老實說很感動。

 差不多是在七月底的時候我正處於絕體絕命的修羅場,那時責編刀兒突然跟我說──

 刀:我跟妳說一件事,就是,【櫻庭愛生】系列我們決定再版了。
 我:欸,真的假的?

 刀:真的啊,因為一、二集都絕版了。
 我:那這樣我想重新修改,畢竟那是二零一一年的東西了,你知道那時的用詞比較生澀嘛~

 刀:喔好啦,但你要八月二號的時候交給我。
 我:不要跟你好了。

 再說一次刀兒跟我講這件事時差不多是七月底左右,那陣子我簡直在修羅場裡面置產了,隔壁鄰居是重花之類的,手牽手一起邁向爆肝人生有沒有。

 一聽到八月二日就要交稿當下真的很想裝死,所幸我還是活過來了,修改了系列第一、二集然後第三集史顛敗。

 在修改的時候把《三途獄門村》看了好幾遍,我果然最喜歡的就是親王了,看看這優美的身影及傲慢的聲音,還有高高在上的眼神及不可一世的表情,一句話不解釋,就是個帝王攻。

 可惜只出場這一集……哀怨歸哀怨,也來說一下三途獄門村一些裏設定好惹──

 一,月光蝶是出自ASAKI的一首歌。
 二,櫻庭愛生所寫的「十七歲」,是參考某一件真人真事的案子,就是「十七歲殺人犯」這個日本曾發生過的案例。
 三,Bleu de Chanel是我很喜歡的香水,廣告找Gaspard Ulliel來拍攝,他飾演過電影人魔崛起年輕時代的漢尼拔。
 四,在三途獄門村裡面出現的兩個問答題,彼此之間有關連,第一個問題的答案是「Because I love you」,第二個問題的答案是「Don't forget me」。
 五,櫻庭愛生過了一個月半才去見信三是故意的XD。
 六,如果手邊有第一集的話,對照第二集會發現信三和櫻庭愛生他們色彩的變化,第一集紅霧極樂村裡面天空幾乎很慘淡,兩人在結局時的天空是黃昏,有一種瞬間消逝的淒涼感。
 第二集三途獄門村裡面,兩人最後相遇的天空是早晨,有「從現在開始」的意味。
 七,櫻庭愛生有隨身攜帶蝴蝶刀的習慣。
 以上。

 有任何心得感想都可以在噗浪上跟我說,部落格不時更新歡迎來走踏。
 部落格:http://isshikijun.blogspot.tw/
 噗浪:http://www.plurk.com/akusai

目錄

楔子:CAGELING
第一章:惡之華
第二章:妖歌
第三章:惡德依存症
第四章:獄門
第五章:三途
第六章:病態收藏
第七章:慟哭之雨

精采試閱

第一章 惡之華

冰涼的手指順著臉龐的弧度一路觸及明顯的喉節,然後滑至有著美麗弧度的鎖骨,最後曖昧不明的碰觸著紅嫩的薄唇,極為挑逗的將那修長的手指伸進了嘴裡。

窗戶的縫隙透露著清冷的晚風,吹動著米白色的紗窗,只要稍稍抬起頭就能看見黑夜中那沾染著妖異邪氣的純白夜月。

那眩惑的月色就照在櫻庭愛生的身上與黑夜一樣漆黑的頭髮以及比黑夜還要漆黑的眼睛、冷峻到過分的臉孔,還有那一雙在我口中游移輕薄的手指。

「氤氳的眼眸及彷彿在渴求什麼的神情……」櫻庭愛生的聲音沙啞又低沉,在我耳邊輕聲說著。「是希望我做些什麼嗎?」

伴隨著這一句,櫻庭愛生緩緩的將手指抽離,指尖的末端牽起了細細銀色的絲液──那是我的液體。

櫻庭愛生瞇起眼,伸出舌頭輕輕舔著手指,隔著絲質的襯衫,撫摸著我胸膛上,每一吋肌膚。

手指依然是輕輕的滑動著,非常輕柔,卻也很輕易就撩起他人的情慾。

他一定是知道這一點才會這麼做的吧,我不禁如此想著。但心裡卻不斷的渴求他能再多給我一點,什麼都好,請不要就這樣毫無作為的離開我身邊。

「完全是欲求不滿的眼神。」櫻庭愛生低聲說著,伸出手撫摸我的臉,十分惡質的舔著我的耳際,好整以暇等待我的回答。

敏感的耳垂被他溫熱的舌頭舔舐著,一股莫名的燥熱很快漫流全身,櫻庭愛生結實的身體接觸著我的胸膛,肯定能感受到我現在的心跳到底有多快。

他知道,我有聽見他那細微的竊笑聲,像是在揶揄著我不堪他如此玩弄的樣子。

「……一個半月了……」我抓住櫻庭愛生的衣服,帶著不滿的語氣說著。「現在才來見我,到底是什麼意思?」

「真是可愛。」櫻庭愛生抬起我的臉,在我的唇邊說道。「我現在,不就來見你了嗎?來安慰你寵愛你不是嗎?」

「那麼下次呢? 我難道要等三個月或半──」沒有讓我說下去,櫻庭愛生直接堵住了我的嘴,屬於他身上成熟而陰鬱的菸草味肆無忌憚的傳入我的口中。

這是有點深長的一吻。他用手輕輕的摸著我的頭髮,用舌頭細細品嘗著我的味道,舌與舌相交彼此的氣息,櫻庭愛生這樣魅惑又性感的味道,一點一滴流入了我的喉嚨吞下。

只有吻絕對是不夠的彼此都明白這一點,櫻庭愛生直接動手將我的衣服撕開,絲質襯衫在他的暴力之下裂成了兩半,他勾起一抹清冷的微笑,在月夜之下更顯得情色。

「信三的一切都是屬於我的,你難道還不明白你這個人在我心裡的份量嗎?如果想要看到我,那就告訴我,何必讓自己等待?就像是飼主在養育狗一樣,要是狗過度沉迷於玩樂,就要在牠的頸子上繫好頸圈,讓牠永遠都不能離開自己,這個道理信三怎麼能不瞭解呢?」櫻庭愛生撫摸著我的腰際,輕輕一笑後,便從腰部到鎖骨的中間點,沒有遲疑的舔了過去。

身體傳來了溼熱的觸感我下意識的想往後縮,卻被他狠狠的抓住手放在唇邊親吻著手背。

「我的信三要逃到哪裡去?」櫻庭愛生冷冷的笑著,在我訝異之餘,很俐落的將我下半身的褲子脫去,以輕柔的聲音開口,「不是很想要我嗎?那麼,就放下所有的矜持,在我面前張開你的大腿吧。」

「張……張開腿?」我還不至於無法理解他叫我張腿的意義,但在一個男人面前要求張腿這……

我想是男人都不會答應。

「何必猶豫呢?你不是等很久了嗎?打從我一跟你見面,那雙眼睛就流露著想要我。」櫻庭愛生邊說邊輕輕的扳開我的大腿,同樣用著色氣十足的音調說著,「好久不見的信三,你的身體變得如此淫蕩,完全超乎我的想像,信三你……確實是一個很好的調教對象。」

「調教什麼的錯了吧……」我緊緊抓住櫻庭愛生的肩膀。

空氣裡傳來了淫靡之聲,櫻庭愛生身上如雨水般清冷的味道還有尼古丁的香味,一再一再襲擊我的思考。

櫻庭愛生在此時靠近了我,低沉的說著,「把舌頭伸出來吧。」

已經沒有拒絕的餘地了,我伸出了舌頭,再度貼近他冰冷的唇瓣,任由他的舌頭粗暴的在我口中肆虐著。

「唔……」兩人口中的液體緩緩滴落在我身上,櫻庭愛生用舌尖挑逗著我僅存不多的理智,像是在教導一個還未知人事的學生般,他的動作很溫柔也很傲慢,猶如在探試我到底還能抵抗多久。

「想要我很簡單。」櫻庭愛生笑了笑,居高臨下的說著,「如果你不做點表示,不邀請我,我是不會給你的。」

啊啊……已經到這種地步了嗎?這個男人竟然無法無天成這樣,但我也沒有別的選擇。

我轉頭看著櫻庭愛生,視線掠過他那張清冷又帶著笑意的臉,落在他身後的等身鏡上。

深夜的昏黃月色透過紗霧直透這個房間,在那個鏡子裡能夠清晰的看到我現在裸著身體,在櫻庭愛生面前所展露的身姿……非常的不要臉。

如果這是讓他會想侵犯我的手段,就算要一絲不掛跪下來舔著他的腳,我也絕對會這麼做的。

「拜託你……」我只能屈辱的哀求著他。一個半月了,無法看到也幾乎沒有談到話,我的生命裡像是不會再有櫻庭愛生一樣,既然這個男人今天願意到這裡來,那麼就請可憐我,賜給我些什麼吧。

「我的信三真可憐。」櫻庭愛生環抱住我的腰際,在我的耳旁低語著,「如此擔心害怕會失去我,就像受傷的幼雛般,不停的在雨中瑟縮身子。」

「讓我來溫暖你好嗎?信三……」櫻庭愛生掠過我的後頸,將我的臉轉向他那裡,兩人激烈的吻了幾來。感覺到屬於他的一部分正要進入我的身子裡,我抓住他的衣服,將我對他所有的思念,藉由口中的交纏傳遞給他。

「□□ 。」我喊著櫻庭愛生的名字,髮絲因為汗水沾染而凌亂的伏貼在臉上,口中有著他習慣抽的煙殘留的味道,紊亂的呼吸以及激烈起伏的胸口,全被櫻庭愛生所見。

我是如此迷戀這個人,沒有一絲的錯認。

他應該知道。

「信三。」櫻庭愛生溫柔的抱住我,輕聲的呢喃著。「我愛你……」

然後──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鬧鐘響了。

我默默的睜開了眼睛,迎面而來的是自己房間的天花板,窗外有點刺眼的日光穿透玻璃照射進來,我的腦袋暫停思考約莫十秒,總算明白一件事。

──在一個風和日麗的大清早,我做了春夢,對象還是櫻庭愛生。

想不到人生第一次的性幻想對象竟然是跟他,這其實也沒有什麼好意外的,畢竟我們的確一個半月不見、我看到他絕對會精蟲衝腦、他的體格讓人不幻想也不行等等,諸多理由構成我性幻想的對象是他。最重要的是,我們交往超過半年──正確來說是九個月又十八天,除了有接過一次吻、很偶爾的還牽過幾次手之外,什麼事都沒做過。

這年代談什麼精神式戀愛都只是空談,是男人就應該脫下衣服裸裎相見。

難怪,我就在想,櫻庭愛生根本不可能主動見我,再者,他不曾說過「我愛你」這樣的話。這個男人不會用愛與喜歡這樣的字眼,我很明白。

在決定與櫻庭愛生交往時,我就有心理準備這一輩子,我應該沒有太大的機會可以聽見他說那三個字。

說到櫻庭愛生……我摸著左邊的頸側,這個地方有一個黑色的刺青,是蜘蛛。幫我刺蜘蛛的人正是他,而他也在自己的手背上刺了蝴蝶。

簡直就是蜘蛛與蝴蝶的糾纏。

在他幫我刺青之後,我就有一個半月沒有見到他……

「嘖。」一想到這件事,我就很想把還在響的鬧鐘扔到地板上。母之,誠彼娘之非悅,我

好不容易在夢中能看到他,人生的野望就要實現的那一刻,鬧鐘竟然響了。

這是在隱喻些什麼?藉一輪春夢以助情色幻想,此風不可長嗎?

雖然內心的火山就快要爆發,但我還是梳洗一番後,按照日常習慣的泡了一杯咖啡坐在電腦前,好好規劃一下最近要準備的新書。

說到這裡應該能猜出我的職業,在下今年二十八歲,是某家出版社的「男性」耽美編輯,沒錯,完全沒有看錯,就是耽美,就是男性與男性情愛小說的編輯。

而我剛剛說的櫻庭愛生其實是我負責的作家,擅長寫黑暗獵奇小說,同樣也是耽美屬性。他最近似乎準備著手撰寫新的故事,而我則是準備製作新書的企劃,一般完稿與出書都有一段時間差,例如櫻庭愛生交了第四本稿子時,他的第一本才剛要推到市場上,而出版社在推第一本書時,基本上內部已經在開始構思第二本或第三本小說了。

由於現在才早上六點,離出門去公司還有一段時間,因此我都會趁這個空檔完成工作上的事情。

這件事被公司裡的同仁知道後,一些人發表了很精闢的見解:

「聽說信三是個連假日的時候都會看稿子的人,完全就是工作狂。」

「腦子裡的確是只有工作沒有錯,難怪交女朋友最長都不超過兩個月。」

「就是說嘛!除了臉長得好看外,全身上下沒有一項優點適合談戀愛。」

「如果戀愛的對象是工作的話,感情大概就會穩定發展,而且未來也不用擔心。」

……等等巴拉巴拉的感想。

原本一開始聽還不是很在意,等到我跟櫻庭愛生足足有一個多月沒見面後,這些話像是針扎在胸口上,害我都不得不思考是否會因為工作狂的關係斷送我和櫻庭愛生的未來。

不過說起工作狂的話,比起櫻庭愛生我的症狀算輕微了。櫻庭愛生這人的本職是刺青師,名氣就跟他的小說一樣暢銷,想找他刺青要從五個月前就預訂。

櫻庭愛生開店時就刺青,關店時就寫作,假日就是「為了創作靈感,因此去尋找題材」的自由時間,為了不想被打擾,所以大多時候不會帶手機出門……

知道我在和男性交往的母親得知我和櫻庭愛生的處境後,前幾天與她通電話時,她語重心長的講了一句:「信三,不是媽愛說,你們這感覺就跟悲戀沒兩樣。」

我當下懷疑她應該是韓劇看太多。雖然我曾經有好幾次想要直接去櫻庭愛生的家門口見他一面,但最後都因為覺得太幼稚而打消,且最讓我無法忍受的就是像這樣近似煎熬的思念似乎只有我才有這樣的感覺。對於這麼長一段時間都無法看到對方的容貌,櫻庭愛生很少表示過什麼,只是在電子郵件裡寫著我很想你。

看到這一句話時,我不得不承認心裡有感動一下,但……

如果真的想我的話,為什麼不直接過來找我?

盯著螢幕上面原封不動的企劃,我知道自己又因為與櫻庭愛生之間的事而浪費了早上的時間,只能收拾好東西帶著企劃去公司。公司其實離我的住家並沒有很遠,搭捷運不需要轉車就能直達。由於上層非常擔心出版社的位置太過明顯會被讀者追殺,尤其我們這裡還出了一個結局有百分之九十九以上是悲劇收場的櫻庭愛生,所以公司的位置是在民風純樸的住宅區,外表看上去就跟普通的民房沒差多少。

工作時間大多是從九點半點到下午六點,但通常我九點之前就會到,最早的下班時間是八點……編輯這工作,是絕對不會有準時下班這種事發生,就算可以準時下班,也會因為作家一通電話打過來,東聊西扯下班時間就這樣過了。

公司的主編紫苑一看到我來上班,馬上就對我招了招手,順便送我一抹很詭異的微笑,讓我不禁背脊發寒。從過往的經驗判斷她會這麼殷勤絕無好事,因此我相當謹慎的跟她打了招呼,如臨大敵的面對她。

「哎呀,信三不要這麼緊張嘛,我又不會吃了你。」紫苑一手端著咖啡杯,臉上有著非常愉快的笑容。

看到那樣的笑容,我著實全身上下的汗毛都豎起來了,這完全就是黃鼠狼給雞拜年不安好心。

「有何貴事?」事到如今我也只能認為紫苑是想發揮同仁情誼跟我說聲早安而已,儘管這根本不可能。

「給你看一個好東西,這是我昨天在逛網站時無意中發現的。」紫苑比了比她的蘋果電腦,我定睛一看,總算知道她何以笑得那麼諂媚了。

這根本就是挖了一個大坑要人跳。

直擊!三途獄門村現今的實景,以及流傳的怪談
 
在筆者前去三途獄門村之前,便聽聞過這個在好幾十年前就被屠殺的村子,據說這個村的居民都是當時清朝落難的貴族們,為了躲避追殺而逃來這個隱世的村莊。

承襲了豪門貴族的風氣,獄門村有著「人犬」的飼育潮流。所謂的「人犬」,便是將美少年當寵物般養育,被親王或貝勒所飼養的「人犬」,只能一絲不掛的在地上爬行。

然而,在已經廢棄的獄門村裡,也能看到大型的鐵籠,應該就是當初飼育「人犬」所遺留下來的籠子。

由於獄門村種種不道德的行為引起了鄰近村莊的怨恨,獄門村在一個晚上慘遭了殘酷的滅村。

而今,當地有著在夜深人靜時,還能聽到毫無人煙的獄門村裡,傳來陣陣慘叫聲的傳聞。

『十幾年前遭到毀滅的村莊,如今要復活了嗎?』

──「都市傳說666」

「妳……」看到這個名為「都市傳說666」的網站,老實說,我什麼都明白了。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