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鬼13】巫妖魔神
【八百鬼13】巫妖魔神

作者:振鑫

封面繪圖:啻異

上市日期:2013年9月5日
售價:220元
ISBN:9789862905951

◇8/29金石堂、博客來 網路書局 79折 預購

金石堂  ENTER
博客來  ENTER

◇9/5 各大書店、博客來皆有販售

◇7-11超商選點上架(非全省舖貨,請多跑幾家)

【限定】網書預購限量簽名版,加碼送/戰鬥卡

【八百鬼13】巫妖魔神_戰鬥卡
特色

冥界之門和飢餓的黑洞正面對決,天際上演無數靈魂生與死的隕滅。


四國出現了怪物。尖銳獠牙,渾身濃密的黑毛,頭上兩道後彎的大羚羊角,背上兩道鷹翼展開至少有七米寬,在夜空翱翔時,猶如君臨大地的魔王。就像是……魔化後的聖獸麒麟!

振鑫 絕招盡出,每次都是百萬噸級威力的極招!


「他中了輪迴蠱。」「三大邪蠱之一的輪迴蠱?」

世上有些事情不能取巧,例如救狄狄奇這件事。至此,金三終於對換肝、換腦和交換靈魂等方法斷念,想要拯救狄狄奇並且讓他恢復戰力,恐怕還是得低著頭向啖血冥尊討解藥吧。

唉,這不是光憑邪惡就能解決的事啊……

內容簡介

「第六天魔王」信長和「幽冥霸主」巫妖王,正式交鋒!

「冥武奧義.貪食別西卜。」巫妖王雙掌齊出,一團巨大的冥綠星雲在前方成形,直朝信長襲去。

黑洞以不可思議的吸力牽扯著冥綠星雲,似乎要它拉進永遠無法飽足的胃裡。冥綠星雲被快速扯向黑洞,眼見就要被吸入暗黑漩渦的中心。

倏地,怪異的事情發生了。

冥綠星雲像是有生命般凝聚成昆蟲的形象,巨大的綠光昆蟲比黑洞還要大上數千倍,就在即將靠近黑洞的瞬間,大蟲竟將信長掌中的黑洞給吞噬了。

信長未料巫妖王竟能破他絕招,大驚之餘,急忙向後一退,躲過了被大蟲吞噬的劫難。

直到此刻,他終於明白為何巫妖王管這團綠光叫「別西卜」了……

作者簡介

振鑫

你問我何許人也?
少年時期便在文壇立下大志,在下只是一位美中年。
 
振鑫的握金閣  http://berserkc.pixnet.net
振鑫的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3golden

作者自序

自序
關於【八百鬼13】非看不可的理由:

1、三大邪蠱之輪迴蠱魔幻登場。
2、不定時炸彈之金三的焦慮。
3、歸蝶遇上光秀,當紅葉遇上啖血冥尊?
4、怪談──盤據四國的魔物啊。
5、魔人領域之選擇的三大兵法公式大破解。
6、超激鬥!冥王vs.魔王。
7、陰間三大高手之刃尊隆格尼沙來迎聖臨。
8、金三難題之崎狼的選擇。
9、猜不透?奇門遁甲算不到的事。
10、下一個轉角之魔女的人生。

本集裡,提到了金三是一種被稱為「土行者」、能夠自由控制地氣的妖怪。若是對於這種妖怪有興趣的讀者,歡迎參考拙作【陰間黑市】。
佛說世上有四種不可思議。
業不可思議、龍不可思議、定不可思議、佛不可思議。其實我覺得,緣份也很不可思議。
每當我書寫小說角色的愛恨情仇時,越發覺得緣份實在不可思議。能使路人變愛侶,又讓熱戀燃作燼,轉眼三世相逢,又是死灰復燃。
謝謝你們買我的書、讀我的小說,默默地,我們也結下了美好的緣份。
寫作和閱讀,果然都是很浪漫的事,對吧?

                              振鑫
                                 敬上
2013年夏

目錄

自 序
人物介紹
第一話 輪迴蠱
第二話 選擇
第三話 好天氣
第四話 另一個魔王
第五話 必敗之局
第六話 怪物
第七話 罪人
專 欄 鎖國日本風土記

精彩試閱

第一話 輪迴蠱

I

  鎖國五年。府內館。天守閣。

 

  空氣中瀰漫著梅子清香的氣味,金三抽著菸桿,悠哉地坐在榻榻米上吞雲吐霧。

  待會兒就要開會了。

  自從上泉信綱和狄狄奇分封領地之後,金三已經很久沒有召開陣容這麼完整的家臣會議了。這次趁著眾人遠征回來,兵員與物資的情報全部大更新,金三召請遠在北方的信綱和狄狄奇至府內館開會,討論本家未來的走向。

  狄狄奇今日傍晚便已抵達府內館,目前在驛館內休息。

  信綱則是夜半抵城,金三特別命他用完膳後再來,算算時間,再過一刻鐘便要開始家臣會議。

  依照慣例,夜曲總會最後一個來到,像極了準時上下班的員工,多上一分鐘的班都會覺得虧本。相反地,水玲瓏總是提早來到會場。

  例如現在,她已經在金三身旁,和他共享一根金菸桿了。

  趁著兩人獨處的時間,她總會和金三談笑,有時靜靜地從背後抱著他,直到會議即將開始才放開手;有時金三會和她一起抽著菸,兩人並肩享受著吞雲吐霧的樂趣;或者趁著還有空檔,她會解開金三的衣襟,然後兩人像是兩條交纏的毒蛇,在彼此的身體裡索求短暫的快感……。

  所以,金三總是原諒夜曲讓眾位家臣等他開會,甚至會原諒他遲到,因為他一點兒也不想脫光衣服和夜曲抱在一起。

  不過,所有的旖旎情事都不再發生了,因為金三很忙。

  自從紅葉來到九州之後,金三的一顆心全懸到了她的身上。

  白天,金三調集裁縫、工匠和珠寶匠,忙著向他們解說怎麼製造他精心設計的驚喜;晚上,他安排飲宴笙歌,沉浸在浪漫的兩人世界裡。無論日夜,金三的心都屬於紅葉,再也不是專屬於她了……一想到這裡,水玲瓏的眼神不禁變得惡毒起來。

  對方可是像極了奈娘,無論怎麼比,她都不可能是對手,除非……。

  啊,絕對不能讓金三發現她的意圖。

  倏地,水玲瓏的剛硬線條轉趨柔和。

  趁著兩人難得獨處,水玲瓏靠向金三,她伸出纖長的手臂環著他的頸,四片唇瓣越來越靠近……。

  咚、咚、咚。

  空氣中傳來急促的腳步聲,金三一把推開了水玲瓏。

  她微微噘起嘴唇,嬌嗔地對他的不解風情表達抗議,隨即坐到家臣的席位上,等待士兵的來到。

  一名傳令兵闖入,單膝跪地稟道:「報!赤鬼大人求見。」

  「速傳。」

  「是。」士兵轉身離去。

  未久,金三的眼前揚起一陣狂風,赤鬼來到了天守閣的頂樓。

  「主公,我回來了。」赤鬼跪稟道。

  「坐。」金三吐了一口長長的煙霧,問道:「我要你查的事,查得怎麼樣了?」

  自從岸和田一戰,金三就對楊、信長和啖血冥尊的行徑大惑不解。

  他可以明白自己發瘋拋下部隊、逕自跑到前線搶女人的原因,但是其他三個人是怎麼回事,他們的理由總不可能是因為紅葉長得和奈娘一模一樣吧?

  所以,他在大軍撤退之餘,另外派了赤鬼前往情搜,為的就是了解其他三位家督的動機,說不定紅葉可以成為打擊其他三家的王牌也說不定……。

  「關於楊的部份……」赤鬼停頓了一會兒,接道:「我打聽到紅葉是四國勝瑞城人士,擔任楊的隨身侍女,這次聯軍遠征,楊也帶了她侍候起居。」

  「上戰場還帶女人,這個花和尚,嘿嘿……」金三抽了一口菸,又道:「楊和她之間有曖昧嗎?」

  「可能有。」赤鬼說道:「雖然擔任侍女,但是她的薪資聽說高達五十貫錢,幾乎是職匠的三倍,也是職業士兵的五倍。」

  「此案並不單純。」金三轉過頭,問道:「水玲瓏,妳怎麼看?」

  「光看楊在場上瘋狂的樣子,便可知兩人之間關係匪淺[u1] 。」水玲瓏的內心五味雜陳,若說楊瘋狂,金三何嘗不瘋狂?

  「除此之外,楊家還出了兩件怪事……」事情似乎太過乖誕,以致於赤鬼欲言又止。

  「什麼怪事?」金三不解地問。

  「其一,楊似乎病倒了,誰也不見,整日在將軍府足不出戶,現在四國的朝政全落在裏高野大老地藏和孔雀的手裡。」

  「難怪我一直唬弄楊家的使者,楊沒有跑來興師問罪,就算扣留了紅葉,他也沒有反應。搞了半天,原來他病倒了,嘿嘿。」金三又吐了一口白霧,問道:「知道他生了什麼病嗎?」

  「不知道生什麼病,可是有個地方很奇怪。」赤鬼搖頭道:「雖然楊對外稱病,在將軍府內深居不出,卻沒有醫生入府看診,將軍府就連向外採買湯藥或藥品也沒有。」

  「這點倒是很可疑。」

  水玲瓏低吟了一會兒,沉道:「或許楊是身受重傷,為了穩定軍心,所以才會對外稱病。嗯,想必是很重的傷吧。」

  「若是如此,所有的事都合情合理了。嘿嘿。」金三又道:「另一件怪事呢?」

  赤鬼坐好身子,續道:「四國出現了怪物。」

  「這年頭,滿街都是妖怪啊,這有什麼好奇怪的?」金三把玩著菸桿,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

  「這怪物不是普通的妖怪,就連裏高野僧眾也無法收伏。」

  「咦,哪裡跑出來的小王?嘿嘿。」金三幸災樂禍地道。

  「怪物哪裡跑出來的,我不清楚。我只知道怪物每個夜晚都會在四國的天空徘徊,然後飛到街道上襲擊人類。我親眼目睹孔雀和地藏連放極招要狙殺妖怪,可是術法打在牠身上不痛不癢,完全無法對那頭妖怪造成損傷。」

  「居然有防魔功能!如果把牠收下來,說不定可以拿來對付信長啊,嘿嘿。」金三繼續說著風涼話。

  「楊大概傷得不輕,否則不會放任妖怪在四國作亂吧,呵呵。」水玲瓏掩嘴輕笑。

  金三吸了一口菸,整個室內都是梅子清爽的香味。

  他前傾著身子,饒富興味地道:「話說回來,四國這麼大,這隻妖怪都在哪裡作亂?」

  「根據當地百姓的說法,打從楊家軍敗逃回四國沒多久,不知何時,黑瀨城、勝瑞城、高松城、岡豐城等地都有妖怪騷擾人類的事蹟。放眼整個四國,幾乎所有的城池都被妖怪騷擾過了,百姓們很期盼楊能夠降伏魔物,但是楊一直稱病不起。」赤鬼正色道:「我曾經跟蹤過那頭怪物,牠一個晚上能從勝瑞城飛到高松城,再從高松城飛到西方更遠之處,由於速度太快,我實在跟不上了,只好放棄跟蹤。」

  聞言,金三將菸桿湊近嘴邊,深深地吸了一口。

  勝瑞城到高松城,少說也有七十公里。

  赤鬼是急腳鬼,就耐力和速度的綜合評價而言,稱得上是本家腳程第一的妖怪。也多虧是赤鬼,才能一晚奔行數十公里去追趕妖怪,若是換成其他人,別說是跟到高松城了,除非是空妖,恐怕連跟一公里都有困難。

  「那頭妖怪的外貌如何?」水玲瓏好奇地問。

  赤鬼閉上眼睛,像是在回憶惡夜裡的景象,「渾身都是濃密的黑毛,頭上兩道後彎的大羚羊角,長嘴打開滿是尖銳獠牙,應該連巨狼的脊骨也能咬碎。背上兩道鷹翼展開至少有七米寬,在夜空翱翔時非常有氣勢,乍看之下,猶如君臨大地的魔王。狗頭羊角鷹翼獅身,勉強要形容的話,那個模樣就像是……魔獸化的麒麟吧?」

  「感覺是個狠角色,呵呵。」

  「嘿嘿,應該沒我帥吧?」金三戲謔地道。

  「要比帥氣,那隻怪物自然不是主公的對手。」赤鬼微笑回道:「不過,楊家再不消滅這隻怪物,恐怕整個四國會陷入恐慌,楊家幕府的統治也將岌岌可危。」

  「如果真是因為一隻怪物而垮台,這個政權也太禁不起考驗了,嘿嘿。」倏地,金三話鋒一轉,說道:「我給你九十天,你把四國各個西岸海港的防務,以及那頭怪物的來歷和弱點弄清楚,然後向我報告,明白了嗎?」

  「是。」聞言,赤鬼暗自心驚,莫非金三要向楊家開戰?

  一旁的水玲瓏沒搭話,心裡卻琢磨著金三的如意算盤。

  楊傷勢不明,妖獸在四國境內興風作浪,如果裏高野僧眾無法降伏這隻魔物,楊家政權很有可能垮台。

  百姓之所以願意納稅與付出勞役,那是因為他們相信「政府」會照顧他們,就算再怎麼不濟,至少也要做到保護他們身家性命的程度。他們當初會跟隨楊,也是因為楊擊潰了鬼王荼吉尼,並且降伏四國境內所有的妖怪……嗯,就像救世主一樣。

  如果楊家無力消滅怪物,但是新的政權能夠消滅魔獸、解民苦於倒懸,那麼百姓還會死守對楊的忠誠嗎?或者會現實地投入新主的懷抱?

  再說,雖然淡路水軍眾和伊予水軍眾鎮守著四國的東岸與北岸,成功擋住織田家和狼族的海路進犯,但是相鄰九州的西海岸卻是鞭長莫及。過去,楊家與金三家交好,因此重兵都佈署在東岸和北岸,西岸則是駐防空虛,一旦本家翻臉如翻書,閃電般發動突襲,突破楊家防線並不困難。

  水玲瓏的嘴角輕輕咧笑,人性果然禁不起考驗。

  「明智家有什麼動靜?」金三再問。

  赤鬼咳了兩聲,清了清嗓子,這才說道:「有關紅葉之事,目前從啖血冥尊身上找不到什麼具體的事蹟,但是有奇特的流言在軍中流傳開來,真實狀況待查。」

  「說來聽聽。」

  「根據我從軍中打探聽來的流言,岸和田一役裡,啖血冥尊曾經喊過『蝶兒』,接著就脫陣搶奪紅葉去了,甚至有人認為這位蝶兒就是齋藤歸蝶。」

  聞言,金三不禁眼睛一亮。

  「如果紅葉真是齋藤歸蝶,那麼就能解釋啖血冥尊和織田信長的瘋狂反應了!有道理、有道理,嘿嘿。」

  如果紅葉真是濃姬齋藤歸蝶,這就註定信長未來的戰略八成會是西進。

  偏安的日子算是過到頭了,現在開始要積極整軍備戰!

  每次望著金三陰晴不定的臉色,赤鬼總覺得天威難測,難以捉摸主公的心思。

  「除此之外,我還從明智家打探到兩件事。」

  「說。」

  「其一,巴魯的傷勢恢復了,但是啖血冥尊仍在養傷,從岸和田撤退之後,至今仍未召開過家臣會議。根據府中侍女傳出的消息,啖血冥尊的傷勢非常沉重,雖然可以活動,卻連臥房都踏不出去。」

  金三搖頭晃腦地道:「啖血冥尊是煉獄的大魔頭,連他都打不過織田信長,還有誰能撂倒魔王?」

  就在金三沉吟之際,水玲瓏接道:「也許巫妖王可以。」

  「還是妳聰明,我都忘了還有這傢伙,嘿嘿。」

  過去,啖血冥尊和巫妖王並列陰間兩大魔頭,稱得上是陰間最凶狠的角色,若是連他們都攔不住信長,估計陰間出身的妖怪再無人能以武勇對抗信長。想要擊敗魔王,恐怕得循對付赤兀台的模式,設下多重殺陣,然後凝聚眾人之力方能成事。

  不過,談何容易?

  織田家不是只有信長一人,他的麾下還有柴田勝家、丹羽長秀、瀧川一益和前田利家等四天王,個個能征善戰、武功蓋世,要同時擊潰這麼多人,實在難如登天。

  其實,楊或許也能撂倒信長,畢竟光明與黑暗的屬性相剋,楊的天武奧義能夠對治信長的魔武奧義也說不定……。

  「如果單論個人武勇,或許明智家的門安上人能夠對付信長喔。」赤鬼煞有其事地道。

  「那名鐵鼠僧有何能耐?」

  「岸和田之戰,明智家的門安上人與柴田勝家一騎討,不但全身而退,還襲擊了赤備隊。在明智軍撤退之際,他擔任殿後的武將,成功在亂軍之中援救了重傷的巴魯,還以佛門武學毫髮無傷地擋住信長的殺招。」

  「佛門武學?以和尚對付魔王好像真的是好主意呢,嘿嘿。」金三回道:「你幫我關注這個傢伙,若有可以利用的情報便向我報告。」

  「是。另外,我還意外查到了夏雨瞳小姐的事。」

  聞言,金三的內心陡然一震。

  他裝作若無其事的模樣,不讓赤鬼窺探他內心的動搖。

  男人轉動世界,女人牽引男人。很多時候,女人主宰著世界的運行,例如紅葉、或者夏雨瞳。

  當年,風魔狄狄奇向金三撂話,有他就沒水玲瓏、有水玲瓏就沒他,逼得金三賣掉夏雨瞳,讓兩人如同參星與商星,今生永不相見。唯有如此,狄狄奇才會為了奪回夏雨瞳,勉為其難地接受水玲瓏成為團隊的戰力。

  所以,夏雨瞳不能回來。

  如果夏雨瞳重回本家,風魔狄狄奇便會解開封印,到時他勢必得面臨在狄狄奇和水玲瓏之間二選一的難題。

  嘿嘿,他最討厭做選擇題了……。

  「夏雨瞳現在怎麼了?」金三探道。

  「自從赤兀台一死,她不知怎的流落到丹波國,現在成了酒吞童子的……」説到這裡,赤鬼欲言又止,他還沒想好該怎麼形容這段關係。

  「說吧,不可隱瞞也不准修飾,要直白地告訴我真相。」

  「嗯,小姐好像變成了酒吞童子的妻子……女伴……呃,是玩物……」赤鬼還是不清楚究竟該怎麼解釋這段關係才算貼切。

  「怎麼說是玩物?」

  「因為酒吞童子和小姐之間沒有媒娶,卻又和她同居,再加上我聽到一些風聲,所以——」

  「明白了。」金三吐了一口白煙,接道:「不討論她和酒吞童子的關係了,現在她過得如何?」

  赤鬼不敢隱瞞,一五一十地道:「我在道上聽到了前任狼族王后被賣給酒吞童子的奇怪流言,於是前往酒吞童子府上悄悄打探,果然發現了小姐在裡面。我本來想上前接小姐回來,但是小姐的表情很……特別,似乎過得非常快樂,一點兒也沒有喪夫之痛或思鄉之情的成份在裡頭。當下我認為事有蹊蹺,不宜莽撞行事,所以沒有上前攀談,很快離開了現場。」

  「你做得很好。」金三裝模作樣地頷首道:「夏雨瞳身為狼族的前王后,身份敏感,一舉一動都會影響本家和狼族的關係。暫時先不要驚動夏雨瞳,讓我好好想想怎麼處理比較圓滿。」

  「是。」

  金三臉色一沉,接道:「還有,夏雨瞳的行蹤不准洩露給任何人知道,特別是狄狄奇,我怕他做出莽撞之事,明白嗎?」

  「屬下明白。」

  「狼族有何動靜?」

  「藤野崎狼統一四大部落,成為狼族唯一真主,一些不滿他的勢力已被迅速掃除,現在他已是實至名歸的狼王。不過,他的脊骨在岸和田一役裡斷裂,現在半身不遂,想要恢復以前的身手,估計是不可能了。」

  「崎狼那個傢伙很不單純啊,嘿嘿。」憶起了崎狼在新山口砦大敗金楊聯軍、以及和聯軍密謀暗殺赤兀台的往事,金三的背脊沒來由地一陣惡寒。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