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棺【無間鬼月】

《開棺【無間鬼月】》


編號:010
作者:羅策
封面繪者:Cash
初版日期:2013.8.15
ISBN:9789862905883
定價:99元
販售地點:7-11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曾經流傳的鄉鎮傳說,在台南出現了。
那真的是「殭屍」嗎?還是更加邪惡的東西……

內容簡介

【本報訊】台南古蹟小東門倒塌,古代棺木出土。
「聽說那具棺材原本是埋在城門下?信不信由你,那是想要藉由城門的重量,把那具棺材壓著,取『鎮壓』之意,是要壓住邪氣,特地埋在城門下,便是希望它永不見天日……我認為那具棺材裡頭的東西,極為不祥,千萬不能打開!」

「都什麼時代了,還風水嘞——」不信言論的教授執意開棺,直到一切再也無法挽回……

作者簡介

羅策
自小就喜歡看小說,動不動就想找姑姑跟外星人,有著嚴重的妄想症。
長大後試著寫作,並取了這個筆名,感覺很有武俠小說家的fu,卻痛苦地意識到自己不是這塊料,趕緊換了跑道,感覺不錯,卻忘了換筆名,一直沿用至今。
故事內容就跟作者一樣好笑,多買幾本來看有益健康,請安心服用。
歡迎寫信給我:piga0722@hotmail.com

作者自序

大家好,我是羅策,又見面了。
這次的故事背景,依舊是非常寫實,根本就是真實場景整個搬過來!應該很好猜才是。
所以這次故事的主角,莫非又是號稱跟克里斯丁‧貝爾是雙胞胎的樓轍?
可惜不是喔──
反而是其他兩個意想不到的角色,這兩人會擦出怎樣的火花?當然要看書才知道!
另外這次劇情加入嶄新的元素,想必會讓各位耳目一新。
以上,祝各位展閱愉快!
                                                          羅策2013.7

目錄

楔子
一、棺材
二、禁忌
三、獵食
四、屠殺
五、反擊
六、終焉

精采試閱

楔子
壬辰年冬至,亥時。
濃黑如墨的雲層,遮蔽了月光,漆黑的大地,刮著凜冽寒風。
在這樣的日子裡,理應在家點起燈火,圍著桌子吃湯圓,並不會有外出的念頭。
但在某處伸手不見五指的林子裡,有一群人悄然無聲地聚集著。
若這時有人提著燈籠走近,定會見到這群人身上都穿著道服、揹著包袱、手持桃木劍等法器,滿臉嚴肅端坐著,靜默不語。
冷風穿梭林間,與早已光禿的枝幹摩擦後產生的聲音,宛如鬼哭神號,但這無法使這些道士分心,因為隱藏在林間黑暗深處的某個東西,已佔據他們的全部心神。
他們將自己的靈識發揮到最大,搜索那個東西。
一個極為邪惡的存在。
那個東西的前身,是一個殺害孕婦、奪取胎盤煉丹的邪術師,他相信只要服用七七四十九個胎盤為藥引煉製出來的丹藥,不須經過修行,即可成為魔仙。
但他卻忽略每當他殺害一人,他身上背負的業就加重一分,更不用說依附在胎盤上的嬰靈會對他造成怎樣的影響。最後,當他成功殺害第五個孕婦、把仍帶著殘血的胎盤丟進鼎爐時,鼎爐裡頭久聚的煞氣宛如被火柴點燃的炸藥,猛然爆發,嬰靈也隨之暴衝,不斷地出入邪術師的七竅,並啃食他的五臟六腑,邪術師受到地獄般的苦痛,像塊破布倒了下來。
不知過了多久,等他再站起身時,已經成了其他東西。
那時,其藏身處的門外,站滿了黑白兩道,多是被害人的家屬或其僱傭的打手,準備一擁而上將邪術師碎屍萬段。就在領頭的打出攻擊的手勢時,頓時大門迸碎,一道黑影從裡頭竄出,衝進了人群。就在眾人還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時,領頭者雖然仍維持站姿,但他的頭顱卻掉落在地,從頸部的斷口處噴出大量的鮮血,澆醒了身邊仍在發怔的人。
突然間,恐懼有如疫病般迅速蔓延,許多人拔腿就逃,高昂的士氣頓時潰散,慘叫聲此起彼落、不絕於耳,現場宛如人間煉獄。
事後根據仵作至現場清點後的結果,至少有三十具屍體,這還不包括那些拼湊不齊的。而每具屍體的傷口,都流著青綠色的膿水,異常腥臭。
「這是屍毒!」仵作當場下了判斷。
官方的統計死亡人數是三十七人,這是經過調查當日圍捕人數中的倖存者的結果。這樣一來,加上五名被殺害的孕婦,跟邪術師有關的人命,高達四十二人!縣令知情後大為震怒,諭令盡速將凶手緝捕歸案。
但不論是衙門的捕快,還是地方的民防團,都對曾為邪術師的「那個東西」束手無策,甚至還被突襲傷了性命。而匪夷所思的是,居然沒有一個人能說出那東西的樣貌!
除了在某次的追捕,一名民防團成員不幸落單而被襲擊,就在他萬念俱灰的時候,驚訝地發現那個東西居然沒有給自己最後一擊,反而是逃之夭夭。看著一團黑影逐漸遠去,死裡逃生的民防團成員才發現原先掛在自己胸前的護身符,不知何時掉了出來。
這特別的發現讓眾人對於那個東西有了新的想法,縣令邀集地方上有名的道壇主開會,並將仵作發現的事實告知與會的每個人,眾人無不眉頭深鎖,最後做出了結論——
「他已經入魔了。」
雖然不知道形體,但只要對道術有所涉獵者,都會知道「入魔」是一個很特殊的詞,危險且棘手。而且邪術師生前是以成為魔仙為目標,所以他入魔的等級只會更高,到時勢必會掀起一陣腥風血雨。
眾人不敢等閒視之,最後決定推舉幾位頗有修為的道士,組成除妖隊,並由官府提供一切金錢與人力的協助,務必將凶手緝拿歸案!
經過多日追查,終於知道入魔的邪術師就藏身在這片樹林中。在白天的時候,動員全部人馬殺了兩百隻雞放血,足足盛滿了五大缸,然後把一綑又一綑的麻繩丟到缸裡頭,讓雞血把麻繩浸透後,再把麻繩撈出來曝曬,讓陽氣滲入。最後趕在日落前,用麻繩在樹林的外圍繞了一圈,麻繩的上頭每隔三尺就貼一張符,近千張的符紙隨風飄蕩,煞是壯觀。
全部就緒後,以黃老道為首一十八人,走進林子埋伏,準備降妖除魔。樹林外圍則由衙門捕快、從軍隊調來的一支步卒跟當地民防團把守著,以備不時之需。
不知是不是藏匿凶魔的關係,林子裡頭吹的風異常冰冷,幾名較為年長的道士不由打起了哆嗦。
其中一名可能因此起了尿意,跟帶頭的黃老道打聲招呼:「黃老道,我想去旁邊小解一下。」
黃老道道行深厚,雖然上了年紀,仍氣色紅潤,聲若洪鐘,外表絲毫不像近八十歲的老人,見年紀少自己二十幾歲的老錢身體如此不堪,不由皺眉,他低聲道:「妖魔當前,老錢你還尿得出來?」
「老症頭了……我怕等等打起來會尿整褲。」老錢赧然道。
黃老道嘆了口氣,說道:「去吧,小心別發出聲響。」
「沒問題。」
獲得同意後,老錢趕緊摸黑往黃老道他們後方的一個草叢中鑽去,為了避免被敵人發現,他脫了褲子採蹲姿小便,灑落在地上的尿液冒著白煙。
正感暢快時,老錢突感頭頂一陣劇痛,整個人被提了起來,他發出痛苦的哀號,失禁的大小便,滴落在他的褲襠裡,散發強烈的惡臭。
哀號聲使眾人齊往老錢的方向看去,因為光線全無,眾人只能聽見老錢那逐漸微弱的叫聲。
其中一名道士沉不住氣,將燈籠點著,黃老道見狀急道:「不可!」
就在點燃燈籠的剎那,老錢的屍身往那名道士飛去,他大叫一聲,已經跟老錢的屍體一同被插成串燒,瞬間斷了氣。燈籠掉在地上熄滅,現場又重新陷入黑暗,但剛剛那幾秒,已經足夠讓那個東西看到眾人的位置。
黃老道怕又有人遇襲,急忙抽出一疊符紙,口唸咒語,將符紙往天空撒去,頓時發出如爆竹般的巨響,還有炫目的光芒,終於讓此物現身!
此物身長約兩米,其露出骨頭的殘軀,連接的是如樹枝般枯瘦、卻又長可碰地的手臂,其中一條手臂還串著兩具屍體。
它的頭顱異常巨大,稀疏的髮絲掩蓋不住頭上一堆疑似肉瘤的凸狀物,若仔細瞧去,那些看似肉瘤的東西,其實是具有嬰孩臉孔的人面瘡,其中一個人面瘡還遮住它的一隻眼睛,發出微弱的哭號。
怪物發出沉重的喘息聲,緩緩觀察著在場的每一個人,它的上下顎不斷碰擊著,發出喀喀的聲音,似乎在思索著要找哪一個下手。
黃老道對於這般龐大的怪物竟有如此迅捷的速度感到震驚,但經驗豐富的他,是全場最快鎮定下來的人。在怪物看向他的同時,黃老道手中的金錢鏢隨即射出,直取怪物的眼睛。
怪物爆出狂吼,它摀著眼睛,青綠色的血液緩緩流下。
「大家快上!」
黃老道喝斥一聲,率先持著祖傳金錢劍衝了出去。原本目標是怪物的心窩,但因為怪物的痛苦掙扎而失去準頭,只刺進側腹,還被怪物的巨掌打飛,撞到樹幹昏厥了過去。
黃老道的勇猛行為喚醒了眾人,除了兩人趕去照看黃老道外,其餘的人都把自己的隨身法器砸往怪物,登時爆雷閃光齊發,現場煙霧瀰漫,空氣中充滿腐臭及燒焦的氣味,令人直欲作嘔。但眾人不敢放鬆戒心,全神戒備著怪物的突襲,但怪物卻沒了聲息。
許久,煙霧散去,原來怪物的龐大身軀已經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就在大家不由鬆口氣、彼此道賀的時候,剛甦醒過來的黃老道看著屍體說道:「這屍身並未死透,隨時都有可能復生,得用三昧真火才能燒盡屍身,讓它灰飛湮滅。可惜點燃三昧真火之法早已失傳,我等就盡盡人事,想辦法煉化它吧。」
於是,除妖隊一行人又在林子裡待了七七四十九天,最後才通知官府前來進行入殮,並埋在一個非常隱密的地方,祈禱它永遠不見天日……
一、 棺材
某日,大雨滂薄,天上的雲層透著些許紅光,閃電隨處可見,雷鳴不絕於耳,這已經是連三日的豪雨,不僅衣物無法晾乾,就連人都快發霉了,小余癱坐在校警室的沙發上盯著電視,猛抽著菸,心情沒來由地煩躁。
空氣相當潮濕,小余覺得身上的衣物都濕濕黏黏的,尤其襪子更是讓他腳底發癢,真想脫掉鞋襪,好好給他摳上一番。
「什麼鳥天氣!」
小余咒罵一陣,又掏出菸盒,抖出一根菸,發現那根菸竟有些軟趴趴的,恐怕是上班時被雨水給打濕,裡頭的菸草八成也不能抽了吧。
「去!」
小余一怒之下將整盒菸丟向垃圾桶,沒進,他翻了翻白眼,站起身來,就感到一陣地鳴,接下來從附近傳來轟隆巨響,似乎有什麼東西塌了下來,小余趕緊衝到門口,騷動從東校門那邊傳了過來,他趕緊抄了把雨傘,往東校門衝去。
等到小余趕到東校門,現場已經聚集了人潮,議論紛紛著,他擠到最前面一看,不由發出呻吟,原來是矗立在東校門旁的古城門遺址——小東門段,已經崩塌了一半,剩下的一半看起來也是岌岌可危,隨時都有可能全倒。小余見狀,不敢遲疑,馬上跟校方報告。
現場很快地拉上黃色警示帶,以防好奇民眾靠近半倒的小東門段,而校長也收到消息趕到現場,望著崩塌的古城門搖頭嘆息,隨侍在旁的總務長問道:「校長,我們該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趕緊通知相關單位呀!」
※※※
隔了幾天,市府教育局、文化局及大學校方於東校門進行會勘。會如此大陣仗的理由有二:一、它位於校地之內,依大學自治條例規定,屬學校管理,而學校的上級單位為教育局;二、因小東門段屬市定古蹟,故由文化局所管轄。綜上所述,必須由這三方至現場進行會勘,商討出一個主事者,才能進行小東門段的修復。
「哇啊——怎麼倒成這樣子呀?」文化局的承辦人成先生看了現場,不由驚訝道。
「可能是連日大雨,城門土塊吸水後增加載重,地上的土層反而因吸水而軟化,頭重腳輕,底部一時負荷不了,就崩塌了。」總務長如是猜測著。
「話說,古蹟的修復,不是都要讓你們審核嗎?那就由你們主政啦。」才剛站定位,教育局的承辦人劉先生就開門見山地將責任推給文化局,完全毫不關心。
「的確,修復計劃書得經過我們,但修復經費的籌措,根據大學自治條例,不是該由校方負責嗎?」文化局的成先生也搬出了規定,將皮球踢往總務長。
「雖說如此,但每間大學都忙於籌措財源,以維持校務營運及研究所需,實在沒有餘力自辦修復……還是請市府幫幫忙吧。」總務長面露為難道。
「既然如此,就依規定跟教育局申請經費,我們從旁協助,這樣較符合行政程序,是吧?劉兄。」
教育局的劉先生被倒打一槍,頓時說不出話來,若真是申請經費,大學的確得跟他們的對口單位教育局申請,而不是文化局。但修復古蹟是棘手的工程,他實在不想接這個燙手山芋,正要說幾句話時,總務長又發話了——
「那個,校長說希望市府能出自於對古蹟的重視,盡速辦理修復,而不是延宕到被新聞記者爆料,才為了滅火而趕辦工程,這樣不好。還認為市府應該不會跟中央一樣,等到水都快淹到總統府了,才找他去演講,假裝對水利工程的重視。」
一番話說得兩個人面紅耳赤,成先生乾笑道:「校長真是風趣……那這樣吧,今天的會勘紀錄由小弟來做,呈判到上面,我相信市長會做一個最適切的決定。」
「沒錯,我們會盡速辦理。」劉先生也幫腔道。
「那就麻煩兩位了。」
※※※
因為市長一句「我們是有效率的團隊」,所以不論是經費或是計劃書的審核,通通由文化局來包辦,這樣可以減少各單位平行溝通浪費掉的時間,於是「小東門段遺址修復工程計劃」很快就通過了。
只是最後計劃的執行,還是委由大學來處理,理由是「應讓具有工程背景的人來辦理較為妥適」,因此這份差事就落在營繕組組長——傅瑋學的身上。
對於這一千多萬的工程,傅瑋學倒沒什麼怨言,除了金額大了些、得不定時面對來自市府或中央的查核外,工程本身的難度並不大。
理論上應該是這樣的——
開工第一天,現場突然起了強風,將整片剛架設好的施工圍籬吹倒,有一名工人不幸被壓傷。
第二十天時,支撐小東門段完好部分的鷹架,突然繩索斷裂而倒塌,差點將兩名在底下工作的工人活埋。
第三十五天,好不容易重新架好鷹架、準備開始動工挖除崩落的土塊時,挖土機怎樣都無法啟動,為此停止作業一個星期,請技師過來檢修,卻查不出故障原因,然後在某天的深夜,挖土機竟自行啟動,引擎空轉六個多小時,不僅油箱的燃料見底,引擎還因過熱而報銷,送修又花了一個多月。
「工程進度遠遠落後呢……老闆。」傅瑋學望著進度落後的紅字皺眉道。
「傅主辦,我也很想把進度拉上來,但工程很不順呀!你看看,這意外也太頻繁了些,而且一次比一次還詭異,這是要怎麼做啊——」承包工程的黃老闆苦著臉道。
「哪有詭異,施工圍籬跟鷹架倒塌,不都是你們工人未綁紮確實造成的嗎?」傅瑋學駁斥道。
「噢老天爺啊——施工圍籬不說,有關鷹架綁紮我們可是都再三檢查,一綁再綁,傅主辦,這可是事關人命呀。但你知道嗎?綑綁的繩索是整排斷裂,才會整個垮掉,那可都是新繩子哩——」
「或許是綁不夠多,繩索承載力不足,才會整排斷掉吧?」傅瑋學提出了質疑。
「這真是狗屁!」黃老闆聽後火都上來了,他嚷道:「我們可是依照勞工安全衛生法規定的做,否則出事拿不到保險金!這樣可以了嗎?」
見老闆動了肝火,傅瑋學態度稍微收斂,他不再糾結這個問題,而是說道:「我只是要提醒你,無法如期完工的話,有逾期罰款的問題,知道嗎?」
黃老闆不耐煩道:「不用你說啦,當我錢多喜歡被罰款喔?我還希望你們撥款可以快一點!」
「哼,也要看你有沒有本事完工。」傅瑋學不甘示弱回擊道。
雙方不歡而散。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