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常  

 《異常》


 編號:002
 作者:路邊攤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3.8.6
 ISBN:9789862905852
    定價:99元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OK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一場異常的案件;異常的受害者,異常的兇手,異常的證人。
黑色垃圾袋裡面,真的有異常骯髒的東西……

內容簡介

我不是一個正常人。我提了一袋垃圾,假裝要去倒垃圾,但其實另有目的。一打開子母車的蓋子,屬於垃圾的味道馬上撲鼻而來。我不會說這個味道很臭,相反的,我很享受。

垃圾有屬於垃圾自己的味道,那是人類將自己不需要、捨棄掉的東西集合在一起後所發出的菁華味道,就像戀屍癖、戀足癖這些特殊愛好者一樣。

忽然,有一個女子從對面的公寓走出,手上拿著一袋全黑的垃圾。她一頭長髮留到肩膀處,在這種時間點出來,乍看之下有點像女鬼。

女子走到子母車旁邊,相當吃力地把垃圾甩進車內,在這個時候,我已經決定要把她剛剛丟進去的垃圾當成今天的獵物。

我感覺到了,我興奮的將這只垃圾袋提回家,也許今天拿這袋垃圾就夠了。
她一定丟了非常骯髒的秘密,骯髒到她自己都不敢在他人眼前拿出來……

作者簡介

路邊攤,七年級生,目前在台中當公務員,每天培訓國家未來的主人翁。
本人就跟街頭上許多的攤販一樣,平凡不起眼,
但總是在你需要的時候永不打烊,只是賣的東西變成了許多幻想故事。

 

個人網站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http://batan.pixnet.net/blog

路邊攤於2008年加入冷諺明作家經紀工作室
http://phenom5433.pixnet.net/blog

◆在明日已出版作品
《黑色手機》2008.08
《鬼公寓》2009.09
《妖獸都域》2009.11
《鬼城市》2010.04
《詭誌》2012.01
《詭誌之墮血僧》2012.03
《異數》2012.04
《異數之奇談》2012.05
《深夜的路邊攤》2013.03
《三年闇班》2013..05
《異常》2013.8

作者自序

    你我都不可否認,這個社會上有些人,並不是人類,至少不是我們的認知行為裡的那種「人類」。
    以stalker為例,stalker的意思是指騷擾者、跟蹤狂,意即會採取不正當行為讓單身女性感到不舒服的一群人。
    他們心裡病態的異常讓媒體給他們取了許多稱號,像是變態、偏執狂、色狼等等。最近在台灣的社會新聞上,這種人的出現比例似乎變多了。
    我決定在本書中統一給這些人一個稱號,異常者。
    事實上比起強姦殺人的惡人,這些異常者並沒有做錯什麼事,他們只是抵抗不了與生俱來的那股特殊慾望。
    他們之所以會去翻弄女性的垃圾、跟蹤女性、偷窺或是潛入女性的住處……或許只是他們的心裡少了些什麼,而產生了異常。
    或許他們只是想用自己覺得正常的方式去保護她們。
    若再深入探討,會發現產生異常的並不只他們,這個社會,社會上的每個人,都在慢慢的異常化。
    只是每個人都不願承認。
    或許看完這本書,大家會發現,原來自己也是異常者的其中一份子。
    因為「正常」在這個世界上本來就是不存在的。

目錄

第一章:收藏異常
第二章:竊聽異常
第三章:潛入異常
第四章:搜查異常之一
第五章:窺視異常
第六章:搜查異常之二
第七章:結案異常
特別收錄短篇:我們

精采試閱

第一章:收藏異常

我不是個正常人,這點我自己承認。
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我自己也不知道,如果拿這點去問我父母,他們應該也答不出來。我沒有悲慘的童年,小時候也沒有受到霸凌,所以當我發覺自己現在的所作所為有多怪異時,難免還是會懷疑:「究竟是什麼讓我變成這樣呢?」
我為什麼會如此異常?
或許這是我與生俱來的特質,就像小孩子總會忍不住去拿棉花糖吃一樣。最後選擇不急著吃棉花糖的小孩,終究還是少數吧。
每到晚上,我的腦袋總會思考這些問題,但只要時間一到,我馬上拋下這些問題,展開行動。
出門前,我會再確認一次時間,深夜三點,我先確認家人都睡著以後,再躡手躡腳的踏出家門。
為了每天的這一刻,我總是晚上九點就先上床睡覺了。
父母們還不知道我的異常行為,如果他們知道了,他們會有什麼想法呢?我可不敢想像。
走出家門後,我抬起頭,看著對面的那幢公寓社區大廈,每一間房間的燈都已關上,窗簾緊緊遮住了窗戶,像是想隱瞞什麼骯髒的事物般。
蓋在我家對面的公寓,是一幢專門出租給女性學生及上班族的公寓,我看過招租廣告,主打的就是安全跟保障各種隱私,絕對不會被外來或潛伏在公寓裡的變態騷擾。
說實話,他們的保全的確做得很到位,在社區內除了警衛外,應該沒有其他男性了,裡面有個警衛正是我的好友,聽他說裡面的監視系統也是一流的,那些想偷內衣褲的變態一聽到這幢公寓的名字就會止步,連進入公寓大門口也沒辦法。而且他還說,在這裡工作的警衛都簽了合約,保證不騷擾任何女房客,就連示愛交往都不行,一旦違反,不但要把薪水全吐出來,還要繳大筆罰款。
「所以這些女人都是只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的啊!」他悻悻然對我這麼說。
但這並不會影響我,我對那些女人的內衣褲,甚至肉體都沒有興趣。
女生不比男生愛玩,加上住戶多是學生跟上班族,明天還要上班上課,我在確認整幢公寓的住戶都關燈睡覺,也沒有人拉開窗簾觀察外面動向後,走向這些住戶唯一一個隱私上露出漏洞的地方。
公寓旁的垃圾場。
這邊設置了兩台垃圾子母車來給住戶丟垃圾,百密一疏,垃圾場這邊完全沒有監視系統,所以附近的其他住家偶爾會把垃圾偷偷拿過來丟,包括我們家也是一樣。
公寓的警衛其實也知道,卻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反正又不是什麼殺人放火的大事。
而我現在手上正提了一袋垃圾,假裝要去倒垃圾,其實另有目的。
一打開子母車的蓋子,屬於垃圾的味道馬上撲鼻而來。我不覺得這個氣味很臭,反之卻非常享受這個味道。
垃圾有屬於垃圾自己的味道,那是人類將自己不需要、捨棄掉的東西集合在一起後所發出的菁華味道。
就像戀屍癖、戀足癖這些特殊愛好者一樣,戀屍癖者會去享受屍臭,甚至想辦法收藏屍臭,他們的鼻子構造似乎跟平常人不一樣。
我也是這樣,我將自己帶來的垃圾丟進去,然後拿起兩包較小的垃圾袋,再次確認四下無人後,快步走回家。
這種事做久了,我也有了經驗,子母車內較大包的垃圾通常都是附近其他住戶偷扔的,小包的則都是屬於公寓內的女性住戶。我一次通常只拿走兩袋,儘管我希望最好能將十幾二十袋都拖回家……
偷偷摸摸回到家後,我會把自己鎖在房間內,開始檢查今天的戰利品。
我對女性的垃圾情有獨鍾,當我撕開垃圾袋時,甚至可以跟這些垃圾感同身受。它們是被人們拋棄、利用過後就沒有價值的東西,多可憐,多落魄。
所以這些垃圾會向其他人出賣主人的情報。我可以從食物的垃圾中知道她們三餐吃什麼,從廁所的垃圾中知道她們的身體情況,從化妝品的垃圾中猜出她們的長相,甚至有不少被丟棄的文件紙張,都出賣了她們的想法。
我曾經發現過女學生的交換日記、粉領族抱怨上司的便條紙、工作的行事曆、提款機明細表等等,我會收藏這些提供了寶貴情報的垃圾,其他垃圾就一大早再丟回子母車中。
今天撿回來的垃圾袋一黃一紅,透明的包裝讓我已經可以大略看見裡面的內容物,我決定先從黃色的那包開始拆。
不過從外面目測這袋垃圾,裡面似乎有那個存在……
果然,一扯開垃圾袋,那股氣味就跑出來了。儘管經驗豐富如我,有時候還是會小小受不了女人在月經來時的味道,其他男性可能會說「臭死了」,但我的感覺只是稍微刺鼻了一點。
這袋垃圾中除了衛生棉外,其他多是衛生紙,從沾在紙上的糞便判斷,這些垃圾的主人今天還拉了肚子。
至於食物類的垃圾並不是很多,只有一些便利商店的簡易食物包裝,應該是月經加上腸胃不適,所以沒食慾了吧,總之這一袋裡沒什麼有收藏價值的垃圾。
再打開另一袋,裡面的味道就清爽不少,用清爽這個詞來形容垃圾可能很奇怪,但這就是我現在的感覺。
而且裡面還讓我撿到了寶物,垃圾的主人丟了一套內衣褲在裡面。雖然我對內衣褲的愛好比不上那些內衣狂,但還是會有遐想的。
內衣褲的花樣、顏色都一樣,應該是同個樣式的,看起來並未損壞,我拿起內褲聞了一下,只有淡淡的洗衣精香味。
看來這位主人是基於其他原因才把這套內衣褲丟掉的。可能是她跟男友分手了,而這套內衣褲正是男友送的禮物之類的……靠著垃圾來推理關於主人的秘密,也是我的嗜好。
我決定把內衣褲留下來,其他垃圾在明天早上再拿回去丟掉。
我在衣櫃中整出一個空間,專門放有收藏價值的垃圾,並上了鎖頭。
鑰匙我二十四小時隨身攜帶,不管白天上課時還是晚上回家後……我沒有打算把自己的秘密嗜好告訴家人,只希望可以一直隱藏著這件事直到我老死,就算我知道紙總有包不住火的一天。
就算真有那麼一天,就等到那天再說吧。
趁著清晨時分,大部分人都還沒起床,我把那兩袋垃圾用新的垃圾袋重新包裝丟回子母車,然後直接踏上上學的路程。
扣除我的異常嗜好,我其實只是個很普通的大學生。
當然,學校裡的老師同學並不知道我私底下異常的一面,我的異常只有自己知道。
我的異常不會在學校中顯露出來,因為學校裡沒有誘因。
當然,學校裡也有垃圾桶,但學校裡的垃圾是髒臭的,跟我熱中的垃圾不一樣。
學校的垃圾桶裡擠滿了學生的食物飲料殘渣包裝,是貨真價實的垃圾。我對女生廁所的垃圾也沒有興趣,喜歡偷窺女廁跟偷聞衛生棉的傢伙都是真正的變態狂,但我不是。
那些從女性房客家中清出來、隱藏了各種秘密的垃圾才是我最感興趣的,藉著垃圾來發現其他人的秘密,才是我異常行為的主因。
而學校的垃圾只充滿了骯髒跟汙穢,沒有任何秘密可言。
總而言之,我沒有想去翻動學校垃圾桶的慾望。
相反的,我為這些根本沒有存在價值的垃圾感到可悲。或許有人會說,正是因為沒有價值才被稱為垃圾,但在我眼裡,那完全是兩回事。
時間到了,但外面卻傳來腳步聲。
情況不對勁,還好我在打開門之前察覺到了這個腳步聲。
今天深夜我的行動跟計劃一樣,在三點出門準備尋寶,但就在我正要打開家門時,卻聽到門外傳來啪啪的聲音。
那是有人在外面走路的聲音,還有一種細小的雜聲,是……垃圾袋摩擦的聲音。
有人在這個時間點正準備出門丟垃圾,這是我之前從沒有遇過的事情。
我移到窗戶旁,透過窗簾的縫隙往外窺看,一個女子看起來剛從對面的公寓門口裡走出來,手上拿著一袋垃圾,是全黑的包裝,看不到內容物。
女子穿著短襯衫加上短褲,全身簡單的居家服裝,腳上的涼鞋走在柏油路面上發出啪啪聲響。她的身高大約在一百七十公分附近,看起來比我還高上一點,一頭長髮留到肩膀處,在這種時間點乍看之下反而像女鬼。
因為我並沒有記住對面住戶臉孔的習慣,所以我分辨不出她是學生還是上班族,不過她是對面的住戶這點應該無庸置疑。只不過……在這個時間出來丟垃圾?有點讓我困惑。
女子走到子母車旁邊,相當吃力地把垃圾甩進車內,然後拍拍手轉身走回公寓,轉身瞬間我也看到了她的臉龐,可說是個美女。
她頭也不回,直接走回了公寓裡面,當然她並沒有發現到我在窺視她。
這個時候,我已經決定要把她剛剛丟進去的垃圾當成今天的必要獵物。
女子的身影消失在公寓門口後,我又多等了十分鐘,確保她不會再跑出來後,我才開始了行動。
對面公寓的女住戶用的多半是粉紅色、黃色、藍色這些明亮色調的垃圾袋,剛剛那女子丟的黑色垃圾袋躺在子母車中反而顯得突兀,而且裡面裝的垃圾似乎不少。
當我提起那包垃圾,把它拉出子母車時,我感覺到了。
那是不尋常的重量,從袋子裡面更傳出了不尋常的味道。為什麼一個女子會在三更半夜出來偷丟垃圾,用的還是完全阻隔視線的黑色垃圾袋,答案已經很明顯了不是嗎?
她一定丟了非常骯髒的秘密,骯髒到連自己都不敢在他人視線下拿出來,只能在這個時間點拿出來丟,她甚至不敢讓人看到她丟的垃圾是什麼。
畢竟除了我這種異常者之外,不會有其他人去撕開垃圾袋檢查內容物。
我興奮的將這只垃圾袋提回家,也許今天拿這袋垃圾就夠了。
一定的,裡面一定有什麼……我回家的步伐比前幾次都還要快。
的確,裡面真的有異常骯髒的東西。
但當我看到那個東西時,我並沒有驚慌。
回到我的房間後,我扯開垃圾袋,一開始是一些家常垃圾,食物包裝、廁所的垃圾,最後是兩個用黑色膠帶綑起來的物體,差不多各有一個手掌大。
「什麼啊?」我將這兩個物體拿在手上掂拈,有相當的重量,雖然隔著膠帶,我還是察覺出了這兩個物體的形狀。
我深呼吸,緩和了一下情緒,然後慢條斯理地開始拆膠帶,深怕毀損裡面的東西。
將黑色膠帶完全拆開後,我沒有「哇啊啊啊」之類的大喊大叫。
怎麼說呢,我很平靜。
「喔,原來是手啊。」
「哇,原來是腳啊。」
我在心裡發出了這樣的聲音,大概就是這麼平靜。
那兩個物體,是一個右手掌跟右腳掌,切口處相當整齊,雖然不像裁紙機切紙那樣漂亮,但還是看得出來這對手腳掌是被人用利器給切下來的。
……是丟垃圾那個女子幹的?這點我等會再想,我撫摸著那隻斷掌的肌膚。
啊啊,好冰。
好舒服。
我把整隻斷掌貼到右臉頰上,腳掌貼到左臉頰,這對斷肢的溫度給了我說不出的安定感。
好冰好舒服,這對斷肢,可能在幾十分鐘前才剛被冰凍過,看來它們從冷凍庫取出來後,就被直接裹上膠帶跟其他垃圾一起拿出來丟了。
我暫時放下斷肢,從櫃子裡拿出兩條嶄新的毛巾,將這對斷肢放到毛巾上,像觀察故宮博物院的藝術品那般打量著斷肢外觀。
手指很修長,很漂亮,是屬於女人的手。腳掌也一樣,如果給有戀足癖的人來看,應該會說:「真是美味可口啊!」然後花大筆錢跟我把腳掌買回去吧。
腳指甲還塗上了指甲油,讓我確定這對斷肢屬於女性,那麼,是屬於同一人的嗎?目前無法得知。
很詭異,我盯著這些屍塊看,卻絲毫不覺得懼怕。
在我眼中,這對斷肢並不屬於屍體,它們是某人丟出來的垃圾。
如果我是在殯儀館或是車禍現場看到屍體,那我就會把它們歸類為屍體。
但在垃圾袋中翻出來的屍塊,它只是垃圾,是人類不需要、不屑一顧的東西。
被我翻出來後,就屬於我。
斷掌正慢慢退冰,毛巾開始濕透。
我趕緊從家中找出用不到的密封盒,就是一般用來封藏生鮮水果肉類那種盒子。我將斷肢放到盒子裡,然後放到我房間冰箱裡的冷凍庫。
還好我房間裡就有屬於自己的小冰箱,如果放在廚房的冰箱,沒多久就會被家人發現的。
但是如果放這裡,家人突然跑上來開我的冰箱怎麼辦?
不,如果房間上鎖妥當的話,應該沒有問題。
在將斷肢封進冰箱裡時,我忍不住多觀察了它們幾眼。
很美呢,這些人類拿來做出許多骯髒事的手腳,在被切下來後,原來是一種藝術品啊。
也許腐爛之後會讓人作噁,但只要冰起來,就可以維持這種美了。
我關上冷凍庫的門。
我躺到床上,按捺著挖到超級大寶物的那種興奮感,開始猜測斷掌背後的真相。
丟垃圾的那個女子,一定是關鍵吧?就算不是兇手,也是幫兇之一,這點不會錯。
斷掌的主人一定是住戶之一,畢竟公寓裡除了警衛外,都是女性。
假如女子就是兇手,那麼她是在謀殺了室友或某個看不爽的房客後,將屍體先冰存起來,分批切割拿出來丟的嗎?
這似乎是最有邏輯的推論了。
那麼,女子還會把屍體其他部分拿出來丟囉?
我忍不住又興奮起來。
隔天我沒有再見到那個女子出來丟垃圾,撿回的盡是些沒有收藏價值的垃圾,我有點洩氣,擔心女子是不是用其他方式解決了屍體?
彷彿在給我回應般,女子在隔天又出現了,跟第一天同個時間點,她獨自一人提著黑色垃圾袋走向毫無監視的垃圾子母車,將垃圾袋丟入車中。
我一樣確定她不會再走出來後才現身接受戰利品,喜孜孜地將那袋垃圾提回去。
當然,一樣在裡面發現了冷凍的斷肢,這次是左手掌跟左腳掌。果然,女子在逐次丟棄分屍後的屍塊,不過她怎麼也沒想到我會把這些屍塊給撿走吧。
我把屬於左邊的斷肢也冰進冷凍庫,跟本來那一組湊成了一對,這樣雙手雙腳就到齊了。
只不過,連我都忍不住想問我自己,為什麼要收藏這些屍塊?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