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凡的行進封面-01

【新黃泉委託人06最終回】任凡的行進:決鬥鬼都

作者:龍雲
封面繪圖:釿Rozah

上市日期:2013年8月8日
售價:220元
ISBN:9789862905753

◇8/1金石堂、博客來 網路書局 79折 預購

金石堂 ENTER
博客來 ENTER

◇8/8 各大書店、博客來皆有販售

◇7-11超商選點上架(非全省舖貨,請多跑幾家)

特色

龍雲傾世鉅作【新黃泉委託人】全系列 最終回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黃泉史上的輝煌對決,死靈活人齊聚鬼都


謝任凡、楊貴妃、伏爾泰、列奧尼達、希波克拉底
Vs.
皇后凱特琳、猶大、尼祿、布魯斯

內容簡介

歐洲古堡內

伏爾泰:想要攻入鬼都,路徑並不多。
希波克拉底:順利從後門進入鬼都之後,先直攻議事廳,然後與前門一起聯手,掃討敵軍。在前後的夾擊之下,肯定會讓對方措手不及,勝利也就不遠了。
貴妃:任凡,我跟你走同一條路線。畢竟對我來說,拯救小憐、小碧這兩個妹子,一直都是我來歐洲最重要的原因。
任凡:那就照這個作戰計畫吧。等一下,雷娜人呢?


巴黎鬼都

猶大:負責監視的鬼魂回報說,那個謝任凡已經帶領著一些鬼魂朝這邊過來了。
他們應該會從另外三條路線分批攻入鬼都。首先他們會讓大部分的部隊從大門進攻,不過那肯定是虛攻,因為這樣正攻對他們來說,討不到任何便宜的。因此他們做戰的重心,應該是在另外兩條通路……
布魯斯:那就請猶大負責調度。
皇后:行了,我就和布魯斯去會會那個叫做謝任凡的好了~~~~

作者簡介

龍雲
興趣是電影、小說跟電動。
養了一隻比自己還有人氣的貓。
因為趕稿時間被它咬了一口,氣憤地將她寫進小說裡面的任性作者。
(然後老是忘了她的存在……orz)
龍雲官方部落格:http://longcloud929.pixnet.net/blog
龍雲噗浪:www.plurk.com/Cloud929

作者後記

大家好,我是龍雲,很高興在這邊跟大家見面。
又到了這個讓人感傷的時刻了,本季【黃泉委託人】就到這裡結束了。
因為種種因素,【黃泉委託人】可能要暫時跟各位告別了,也因此,這篇後記寫起來特別困難。
【黃泉委託人】從第一集就一直受到大家的愛戴,真的是非常感激。
從謝任凡開始,到接下來的借婆傳奇、與紅龍之眼接軌,然後到現在任凡的行進,這段時間以來,非常感謝大家的支持。
然而,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或許今天真的到了分別的時候了。
任凡的行進前半,到與皇后的決戰就告一段落了。
這一路下來,從第一本的【黃泉委託人】一直到今天,也過了四年的時光了。
這四年也佔了我寫作生涯剛好一半的時間,不知道各位讀者在這四年之中,有了多少變化呢?
四年,足夠一個人從國一升到高二,也夠讓一個人從大學新鮮人變成社會新鮮人,說起來也算是一段不算短的時光。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時間會隨著年紀而有種壓縮的感覺,對於當時寫【黃泉委託人】第一集的心情,至今都感覺好像只是去年的事情而已。
也因此當我看著書櫃上,任凡一路走下來的軌跡,真的有種不可思議的感覺。
當然就像我一開始說的,這條路如果沒有各位的陪伴,可能走不了那麼遠。
回想這一路,真的有些人一直讓我銘記在心,卻沒有機會好好感謝一番。
就趁這個機會,在這邊謝謝那些曾經讓我成長的恩師們。
感謝過去在徐匯高中的蘇清河老師(聽說現在在海山高中?),是你讓我覺得國文課很有趣。
感謝泰北高中的陳乃馨老師,因為妳在我作文上的一句話,讓我相信了我自己。
感謝實踐大學的胡仲權教授,你教會了我很多關於寫作上的事情。
感謝我編劇的師父郭峻明(郭哥),你為我打開了一扇大門,讓我學會了不少東西。
當然最後要特別感謝大家的支持,也希望你們可以繼續支持下去,我會盡力推出好看的小說回饋給大家。
那麼,我們下次再見囉,謝謝。

目錄
楔   子  厄運根源
第一章  大戰前夕
第二章  運籌帷幄
第三章  甕中潰敗
第四章  死裡逃生
第五章  決戰之路
第六章  決戰之刻
第七章  死亡之戰
尾   聲
後日談
後   記

精彩試閱

楔子  厄運根源
【1】
這個孩子,與眾不同。
身為這些與眾不同的孩子的雙親,總會在某個時間點,浮現出這樣的想法。
這樣的想法不會在第一眼見到孩子便隨即產生,而是在看著孩子成長的過程之中,經過一段時間的醞釀,最後才會隨著事件的觸發浮現出來。
對凱特琳的母親來說,觸發這想法的事件,是在一個午後。
那時候才剛學會說話的凱特琳,常常對著空無一人的空間說話。
「奶奶來了。」年幼的凱特琳常常張開雙手,對著沒有人的客廳這麼叫道。
然而,這句話真正的問題在於,凱特琳的奶奶早在她出生前就已經往生多年了。
一開始凱特琳的雙親以為,這就好像許多小孩都擁有虛擬的朋友一樣,只不過凱特琳虛擬的對象是奶奶,或者那位朋友的名字剛好叫作葛蘭妮(Granny,英文口語對奶奶的暱稱)而已。
不過不用多久時間,凱特琳的雙親就發現了,這實在無法完全解釋凱特琳的所有行為。
一天午後,當年只有三歲左右的凱特琳,仰著臉望著自己的母親。
母親問道:「怎麼啦?」
凱特琳搖搖頭,用手揉著鼻子說:「為什麼我們要搬離伯明罕?你們不喜歡那裡嗎?」
母親聽了登時一愣。
凱特琳一家人從伯明罕搬來這裡,是在凱特琳出生之前的事情,她根本就不可能會知道,不,應該說年僅三歲的凱特琳連伯明罕這個地名都不應該知道,怎麼會這樣問呢?
「為什麼妳會這麼問呢?」凱特琳的母親將自己的疑惑提了出來。
「奶奶說她比較喜歡伯明罕,」凱特琳低著頭說:「不喜歡這裡,她覺得這裡的人看起來都太『狡猾』了。」
聽到凱特琳的回答,凱特琳的母親立刻站了起來,一臉驚訝地看著凱特琳。
先別說凱特琳是怎麼學會「狡猾」這個單字的,在她的印象中,有一個人非常喜歡用這個單字來形容別人,那個人正是凱特琳的奶奶。
「我不喜歡那傢伙,」凱特琳的奶奶總是對人有這樣的評論:「他看起來好狡猾。」
凱特琳的母親總是笑著說:「在媽媽的心中,只有三種人,男人、女人與狡猾的人。」
光是這個字,就讓凱特琳的母親有了「說不定女兒真的見到了奶奶」的想法。
有了這樣的想法之後,凱特琳的母親不再把凱特琳說的話當成童言童語,而當她認真看待凱特琳的話之後,就有越來越多的證據,證明凱特琳的確看到了一個不一樣的世界。
因此,凱特琳的母親才會有「這個小孩,與眾不同」的想法。
然而,伴隨著這樣的想法而誕生的卻是一個重大的抉擇。
同樣的抉擇,也出現在飛燕的四個媽媽,以及當時一眼就看穿任凡的撚婆身上。
他們必須抉擇,該怎麼樣來看待這樣的與眾不同。
有些人,將這樣的與眾不同視為一種來自地獄深淵的詛咒;自然也有些人,會將其視為一種來自天堂天使的祝福。
凱特琳的雙親討論過後,將這份與眾不同的天賦當成了上天的祝福。
讓凱特琳即便失去了奶奶,也可以在有奶奶陪伴的情況下,快樂地長大。
凱特琳的雙親用盡所有的愛,包容著凱特琳,即便無法看到與凱特琳一樣的世界,卻也從來不曾指正過她,反而選擇絕對的信任與包容。
當年幼的凱特琳問道:「為什麼那個人的頭不在自己的脖子上面呢?」
她的雙親總會溫柔地回答:「有些人去另外一個世界並沒有那麼順利。」
即便看不到,他們也會順著凱特琳的問題,並透過自己的想像力來回答。
這是凱特琳雙親最無私的愛,也是給予凱特琳最大的禮物。
只是,不管是凱特琳的雙親還是凱特琳都沒有料想到,這份被定位為祝福的禮物,最後竟然會為他們帶來毀滅性的災難。

【2】
十多年的光陰過去了。
在父母的愛與包容之中成長的凱特琳,不再是個天真無知的小孩,對於自己可以看見另外一個世界的事情,也早就已經了解與接受了。
畢竟從小就有陰陽眼,在適應方面,本來問題就不大。
在凱特琳過完十六歲生日的秋後,一個寧靜的夜晚。
接近午夜時分,凱特琳的雙親正在樓下沉沉地睡著,而在樓上的凱特琳也正熟睡著。
好像聽到了什麼,凱特琳皺了皺眉頭後醒了過來,四周是一片昏暗,凱特琳也不以為意,翻個身之後打算繼續睡。
怎料猛一轉身,一個全身是血的男子,就站在床頭。
「醒醒,凱特琳。」男子對凱特琳說。
凱特琳聽了,沒有半點驚慌的神情,瞇眼看了男子一眼後,閉上眼睛說:「我想睡覺,卡特你不要吵我。」
名叫卡特的男子,沒有任何表情,低頭看著凱特琳,仍然重複說著:「醒醒,凱特琳。」
「走開。」凱特琳不理會卡特,閉著雙眼說:「有什麼事情明天再說。」
從小就看得到鬼魂的凱特琳,這些年下來,有許多類似卡特這種無害的鬼魂,成為了她的朋友,他們常常在晚上來找凱特琳,就連凱特琳的雙親也知道,不過正如兩人在凱特琳小的時候便決定好的那樣,他們對這樣的現象沒有任何意見。
「不行!」卡特堅持地說:「快點醒來!」
這時就連凱特琳都覺得奇怪了,她依言望向卡特那邊,隨即瞪大了眼睛。
房間裡此刻不只有卡特一個鬼魂,而是幾乎整個村落的鬼魂都來了。
「這是怎麼回事?」凱特琳坐起身來,一臉狐疑地問。
「妳必須要走了,」卡特淡淡地說:「妳要快點逃走,他要來找妳了。」
「啊?」凱特琳皺著眉頭,一臉不解地問:「他?是誰啊?我要去哪裡?」
「沒時間說那麼多了,」卡特指著窗外說:「快逃。」
其他鬼魂也跟著一起指向窗外說道:「快逃,凱特琳。」
凱特琳半信半疑地站起身來。
這些鬼魂全部都是凱特琳認識、熟悉的,可是他們從沒像現在這樣,一起沒頭沒腦地要自己做一件莫名其妙的事情。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凱特琳一臉快哭的模樣說:「你們嚇到我了,先告訴我怎麼回事啊!」
卡特轉過來,正要開口,突然之間臉色驟變。
其他鬼魂也都同時變臉。
凱特琳驚恐地看著這樣的異狀,還不知道自己到底該怎麼做,下一瞬間,所有鬼魂面露驚恐,然後朝四周一竄,全部不見了,只留下了一句話。
「來不及了……」鬼魂們異口同聲地說:「……他來了。」
原本熱鬧的房間,轉瞬間只剩下凱特琳一個人,而就在凱特琳還不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情的時候,樓下突然傳來了騷動。
凱特琳先是聽到父親的聲音,似乎在跟人爭吵。
凱特琳輕輕地打開房門,一道陌生男子的聲音傳了進來。
「她在哪裡?」
凱特琳走到樓梯邊,透過縫隙朝下面看。
凱特琳看到雙親跪在地上,看著前方。
從凱特琳的角度,看不到兩人此刻的表情,也看不到在雙親前面的是什麼人,她只看到有兩雙腳,正站在他們面前。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凱特琳的父親叫道:「為什麼要這麼做?」
對方沒有回答。
凱特琳的腦海裡,浮現了剛剛鬼魂們所說的話。
「快逃,凱特琳。」
凱特琳的雙親低著頭,互看了一眼之後,突然之間,凱特琳的父親倏地站起身來朝面前的兩個男人撲去。
凱特琳的母親見狀,立刻轉身朝樓上跑來。
就在這個時候,凱特琳只聽到一個震耳欲聾的聲響,已經跑到樓梯邊的母親,也因此停下腳步,回過頭看去。
這時震耳欲聾的聲響再度響起,凱特琳的母親身子一震,接著緩緩倒了下去。
而另一邊,凱特琳的父親也倒在地板上,紅色的血液逐漸在木質地板上渲染開來。
凱特琳瞪大雙眼、張大了嘴,卻沒有叫出聲來。
那兩雙殺人凶手的腳,走到了凱特琳父親的身邊,用槍抵了抵凱特琳的父親,似乎是在確定他斷氣了沒。
凱特琳怕被兩人看到,轉過身衝回房間,才一進去,就看到父親與母親,不,正確說來,應該是父親與母親的鬼魂。
凱特琳非常清楚,雙親已經死了。
母親指著衣櫃,似乎是要凱特琳躲進去。
凱特琳沒有遲疑,立刻照著母親的指示做。
凱特琳才剛躲進衣櫃,房門呀的一聲被人打了開來。
凱特琳透過衣櫃的門縫看了出去,只見那兩個殺害雙親的凶手,正準備踏入屋內。
凱特琳雙親的鬼魂一左一右站在門邊,似乎準備對正要進屋的兩人發動襲擊。
對他們來說,就算變成了鬼,也要保護凱特琳。
這時凱特琳見到了雙親身上,正散發著一股淡淡的藍光。
這倒不算什麼新鮮事,因為從以前,凱特琳見到的鬼魂本來就有著各式各樣的顏色,有黑色、藍色、紅色等等,而最常見到的就是白色。
當然在經過這麼多年之後,凱特琳也非常清楚,這些顏色往往代表著鬼魂的危險程度。
最常見的白色代表無害,他們不會攻擊活人,有些甚至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經往生了。
而藍色與紅色,雖然年輕的凱特琳還不太了解它們有什麼差別,又代表著什麼意思,不過大抵上來說,也跟白色一樣算是無害的。
只有黑色是表示極度危險,只要看到黑色的鬼魂,凱特琳就會躲得遠遠的。
然而雖然藍色與紅色基本上是無害的,但是凱特琳也知道,一旦藍色的鬼魂,像雙親現在這樣,散發出淡淡的光芒,就表示變危險了。
所以凱特琳非常清楚,一旦兩人踏進來,雙親肯定會對他們造成威脅。
凱特琳屏住氣息,透過門縫看著兩人。
門外的兩人正準備踏進房間,卻突然停了下來。
凱特琳定睛一看,一個人影出現在兩人之間,而他正是兩人停下來的原因。
阻止兩人進入屋內的是名男子,有著一對藍色的雙眼,在黑暗之中彷彿綻放著藍色的光芒。
凱特琳沒見過這個藍眼男子。
只見藍眼男子揮了揮手,另外兩名男子便向後退了一步。
兩人退下之後,藍眼男子冷笑了一聲,便踏入房間之中。
與此同時,凱特琳的雙親一左一右向男子發動攻擊。
凱特琳屏住氣息,瞪大雙眼看著已經化為厲鬼的雙親。
下一瞬間,凱特琳的母親竟整個被彈開來,倒在衣櫃前面,動彈不得。
而凱特琳的父親,則被那個藍眼男子掐住了脖子。
凱特琳甚至連發生什麼事情都沒看清楚,雙親就已經被擊潰。
藍眼男子白了凱特琳的父親一眼之後,掐住脖子的手用力一握,竟然活生生將凱特琳父親的脖子捏斷。
這怎麼可能?
凱特琳瞪大雙眼,對於這一切感到無法置信。
過去她看過無數的鬼魂,不管是車子撞上那些鬼魂,還是有人揮舞著鋤頭朝鬼魂的頭上揮去,都不可能傷害到鬼魂。
可是眼前的藍眼男子,竟然可以捏斷鬼魂的脖子?
父親的頭顱硬生生地往下墜,但是在碰上地板之前,就消失不見了。
而父親失去頭顱的身體,也跟著頭顱一樣,晃了幾下之後整個消失不見。
感到驚訝萬分的不只有衣櫃裡面的凱特琳,被打倒在地上動彈不得的母親,此刻也瞪大著雙眼,一臉驚恐地看著自己的丈夫就這樣被藍眼男人給消滅了。
然而,凱特琳的母親很快就回過神來,恨恨地瞪著藍眼男子,即使沒有開口,藍眼男子也知道,眼前這女鬼並不會輕易罷休。
「真是讓人感動的情操啊,」藍眼男子冷冷地說:「即便死了,也想保護女兒。」
雖是這樣說,但是藍眼男子仍舊面無表情地凝視著凱特琳的母親。
「活下去,凱特琳!不管怎樣,妳都要活下去!」凱特琳的母親沒有看向衣櫃,雙眼瞪著藍眼男子,大聲地叫道。
下一秒,也不管自己毫無勝算,凱特琳的母親突然起身撲向藍眼男子。
藍眼男子輕輕地一揮,碰的一聲,就好像變魔術一樣,凱特琳的母親被消滅得無影無蹤。
不需要解釋,凱特琳也知道眼前的情況。
她的雙親,又「再一次」被殺害了。
凱特琳摀住嘴巴。
她從來都不知道,原來人死後變成了鬼魂,還可以「再死一次」。
現在的她只希望外面的這三個人,可以轉身離去,饒過自己一命。
然而即便凱特琳非常小心不要發出聲音,但就算那個藍眼男子沒有透視眼,也非常清楚他們要找的小女孩,此刻就躲在衣櫃裡面。
畢竟剛剛凱特琳的雙親死命保護的,正是眼前的這個衣櫃。
藍眼男子看了衣櫃一眼。
凱特琳不敢再透過門縫偷看,深怕自己被那個藍眼男子看到,然而她的身體卻顫抖個不停。
她感覺到無比的恐懼,那種恐懼是凱特琳這輩子完全沒辦法想像的。
對一個有陰陽眼的女孩來說,死亡只不過是前往另外一個世界的旅程。
一個連死都不怕的女孩,實在沒有太多的恐懼感。
但是現在凱特琳非常清楚地了解到,原來有比死亡更為恐怖的事情,那就是在死亡之後,還要被人消滅。
對凱特琳來說,藍眼男人如果連鬼都能不費吹灰之力地消滅,那麼要取她的性命,自然也是易如反掌。
雖然認知到了這一點,但是凱特琳現在做什麼都來不及了,與其說她是躲在衣櫃裡面,不如說她是被困在衣櫃裡面,哪裡都逃不了。
這是凱特琳第一次有了死亡的覺悟。
這時,衣櫃被打了開來。
第一次殺了凱特琳父母的兩人一見到凱特琳,都露出有點驚訝的表情。
此時的凱特琳正值二八年華,一對大眼睛與一張宛如娃娃般的美麗臉龐,讓兩人不禁吹了聲口哨。
「真是可惜啊。」其中一人笑著說。
另一人臉上也掛著邪惡的笑容,上前用力將凱特琳從衣櫃裡拖了出來。
直到此刻,凱特琳還是不明白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不,不要殺我!」凱特琳哭著搖頭說:「不管要我做什麼都可以,求求你!不要殺我!」
聽到凱特琳這麼說,兩個男子更加毫無掩飾地咧開淫穢的笑。
坐在地上不敢動彈的凱特琳,此刻恐懼的感覺佈滿了全身,根本沒有辦法反抗。
這對凱特琳來說是前所未有的體驗。
這是源自於親眼見到雙親被殺害成了鬼魂,接著被消滅,永遠消失於人世間的恐懼。
這是第一次,凱特琳跟其他人一樣,害怕著死亡所帶來的未知的恐懼。
或許是出自直覺,凱特琳知道可以真正做決定的是那個藍眼男子。
她望向了藍眼男子,再次懇求他放過自己。
當然,凱特琳不知道的是,這並不是藍眼男子第一次這麼做。
在這之前,藍眼男子已經殺害了至少三十個跟凱特琳一樣、與眾不同的男男女女。
而這些與眾不同的男男女女也跟凱特琳一樣,在臨死之前都還抱著一絲希望,哀求藍眼男子饒了他們,然而藍眼男子至今卻是一個也沒有放過。
不,藍眼男子不只沒有放過任何一個向他求饒的人,更殘酷的是,在殺了這些人之後,藍眼男子還會在命案現場靜靜地等待,等待著這些人成為鬼魂之後,消滅他們或是將他們帶到一個比地獄還要恐怖的地方。
然而,渾然不知的凱特琳,依然跪在地上不斷地哭著求饒。
藍眼男子盯著凱特琳的臉龐,沒有半點表情。
兩人見藍眼男子沒有進一步的指示,舉起了手上的槍,對準了凱特琳。
見狀,藍眼男子皺起了眉頭說:「今晚還用不夠嗎?別再用槍了。」
藍眼男子非常清楚,像凱特琳這種靈力強大的人,在成為鬼魂之後,也可能會擁有強大的力量。
所以如果可以的話,他希望讓她死於睡夢之中,誰知道這兩個傢伙,竟然大剌剌地開槍殺人,讓凱特琳不驚醒過來也難。
藍眼男子非常討厭槍枝,一來它們總是會發出劇烈的聲響,二來被槍枝所殺的鬼魂,到了另外一個世界之後,通常都會比較難看一點。
他最討厭臉被轟得稀巴爛的鬼魂了,不是怕,而是發自內心的厭惡。
聽到藍眼男子的指示,兩人互看一眼之後,其中一個男子從懷中拿出一把鋒利的刀子,朝凱特琳走了過去。
凱特琳想要逃,雙腳卻完全使不出力,依然軟倒在原地,動彈不得。
男子走到凱特琳的身邊,舉起刀子,二話不說便對準凱特琳劈了過去。
看著猛然朝頭上劈來的刀刃,凱特琳的腦中瞬間空白,過度的驚嚇讓她連求生的力量都喪失殆盡。
突然間,一隻手抓住了那握有奪命刀子的手,鋒利的刀刃停在凱特琳的面前,刀刃與凱特琳之間只有短短不到一公分的距離。
凱特琳的一對大眼睛雖然盯著刀刃,卻有點恍神,臉上絲毫沒有死裡逃生的喜悅。
阻止慘案發生的不是別人,正是那個藍眼男子。
「帶上她,」藍眼男子冷冷地說:「我另有安排。」
聞言,其他兩人臉上都浮現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沒再多說什麼,藍眼男子便轉身離去。
兩人互看一眼之後,聳了聳肩,一起將嚇到失神的凱特琳架走。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訪客
  • 請問這是黃泉委託人的最後一集嗎?
    會在出第4部?
  • 您好, 這本是【新黃泉委託人06最終回】
    龍雲的最新作品《邪典律師》,
    即將於2月20日在7-11上市.
    以下為《邪典律師》介紹連結,歡迎參考.
    http://minibook.pixnet.net/blog/post/40278187

    MINIBOOK 於 2014/02/03 17:0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