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門派哪有這麼搞笑 

我的門派哪有這麼搞笑

作者:葉思定

封面繪圖:COLN

上市日期:2013年8月8日
售價:190元
ISBN:9789862905814

◇8/1金石堂、博客來 網路書局 79折 預購

金石堂 ENTER
博客來 ENTER

◇8/8 各大書店、博客來皆有販售

特色

上天會在合肥派最危急的時候,派遣使者來拯救這個門派。
但那個使者不是騎著白馬的王子,也不是駕著七彩祥雲、身穿金甲聖衣下凡來,
而是一個黑臉光腳的農家子弟,拿著一把爛鋤頭……


明日獵星輕小說大賞作品
不正經武俠小說,超認真的輕小說
以假亂真、頂尖混搭之神作


堪稱是易讀易消化,又值得深思的傑作
知名劇作家 蔡國榮

閱畢心情愉快、通體舒暢,期待作者日後的發展
推理評論家 冬陽

認真的人就輸了,新一代的世界由諧星統治
暢銷輕小說家 振鑫

內容簡介

「合肥派」本來顯赫一時,後來日子太平了,慢慢變得愈來愈不像一個門派。
除了莫家的人以外,城裡沒多少人知道「合肥派」的存在。

莫家新一代,共有三兄妹。大哥是終日游手好閒的莫札特,第二是妹妹莫里葉,最小的則是三弟莫泊桑。
三人的母親早年病逝,而後莫老爹也等不到合肥派復興的日子,就撒手塵寰了。
莫老爹的喪禮那天,有位修竹道長帶來了武林盟主的口訊──

當今天下盛世,武林新秀並起,人才輩出。然門派之紛雜混亂,造成諸多不便。
有鑑於此,當今武林盟主頒令重整武林門派,以求去蕪存菁。
莫老爹一去,合肥派就要交出門派資格,讓其他新興門派補上……

「根據規定,如果舊有門派想要保住門派之位,就要符合門派的最低要求。」
「什麼要求?」新任掌門莫札特見到尚有一絲曙光。
「必須有掌門一人跟弟子三人。而且武林聯盟還會派一個武林高手來鑑定門派的武功……」

作者簡介

葉思定,一個平凡的名字。
1983年出生,香港人。
曾投稿到不同類型的小說創作比賽,全部都過不了初選。
儘管如此,我仍然繼續寫……
喜愛閱讀,喜愛寫作,口味駁雜,主修驚悚和推理,但獲得第一屆「明日獵星」第一名的出道作卻是集搞笑與武俠於一身的輕小說。
不反對「萌」,但反對「廢萌」,深信輕小說的最高境界是「舉重若輕」:用最輕鬆的手法去帶出最重要的主題。
朋友知道我獲獎後,除了恭喜之外,說最多的是:你應該改過一個筆名呢!這個筆名太平凡 / 普通 / 無個性……(下刪三千字)
掙扎過,猶疑過,也都試著構思過其他筆名,但是最終都選擇了用這個取自電影《摩登大聖 / 變相怪傑》(The Mask ) 的名字。
相信「人不是因為名字而變得偉大,而是相反。」
因此現時的目標是壟斷「葉思定」三個字--以後凡聽到這個名字的人,都只會聯想到我本人。

推薦序

以前看小說時,我的心裡總是有一連串的疑問。
為什麼推理小說總是一堆密室殺人事件,難道沒有不殺人的推理小說嗎?
為什麼武俠小說總得有陰謀恩怨、國仇家恨,難道武林中人不能相親相愛地過日子嗎?
為什麼勇者要打魔王,不能手牽手一起向夕陽奔跑嗎?
為什麼魔王不用工作就能過著退休般的逍遙日子?這樣我們這些誠實納稅的國民會心裡不平衡啦!
為什麼史萊姆一直這麼可愛,但是不能升級成九十九級的超級怪物?他明明很有潛力的,對吧?
不知何時,太多太多的理所當然綁架了我們的認知,於是世界變得無趣,我們的腦細胞也被扼殺了。
沉重不是人生唯一的選項,而快樂可以是。
《我的門派哪有這麼搞笑?》擺脫了這些沉重的認知,以天馬行空的創意書寫小人物不平凡的日常。直到最後,才會發現每個看似簡單的行為,都會深深影響眾人的未來。

認真的人就輸了,我不想認真,所以贏得了全世界。
相信看完此書的你,也會有和我一樣的感觸。

 

                            振鑫
2013年夏
作者後記 

你好,我是葉思定。
輕小說──在很多人眼中是雕蟲小技,甚至認為是邪魔外道。
就是說那些識字少的新手,才會寫這種無營養的東西。
我不同意。
我認為輕小說的本質是要能輕鬆閱讀,同時也具備娛樂性與深度的小說。
誠然現時市面上很多輕小說,都是只有娛樂性和輕鬆閱讀,缺少了深度和思考,更甚者變成只是賣肉和賣笑的小說。
但是我們不能因為這些東西,而貶低輕小說的存在價值。
我相信輕小說的價值在於,以及好的輕小說應該要,反映出現代人或現代青少年會遇到的問題,並最好能提供出一些獨到的見解。
傳統武俠自金庸以後走入了死胡同,很多人都想從胡同裡走出來,為武俠加入新的元素,因此衍生了很多不同的派別。
而你拿著的這一部小說,就是我在武俠裡加入輕小說元素的製成品。
傳統武俠的故事大多離不開國仇家恨、個人恩怨及江湖陰謀,現代人甚少會遇到類似的事,而就算遇到,情感也不會像主角那樣強烈。然而,這不代表他們沒有困擾。他們會為人際關係、職場和學業競爭、父母的期望、工作壓力等而煩惱。這些問題都是需要思考和處理的。
因此我在這部小說裡,試著以一種輕鬆的手法去回應這些問題,希望看的人能夠有所啟發。

本書能夠付梓,實在需要多謝很多人。
首先要感謝明日工作室舉辦第一屆「明日獵星」輕小說比賽,培育新一代的輕小說作家。
其次要感謝比賽的評判從五百多份稿件中,將這部作品選為第一名,令到這個故事能夠以實體書呈現在讀者面前。
感謝出版社仝人,特別是責編輯玩具刀。感謝他花時間進行校對,以及聯絡和打點一切,使到本書能以如此完美的狀態呈現各位眼前。
感遠插畫家COLN為此書繪畫超乎我想像般酷的封面和插畫。
感謝同樣是從事文字創作的兩位好朋友──程哲(夜無月)和謝天下,沒有你們從旁鼓勵和支持,我相信我沒有能力走到這一步。
最後,我要多謝我的女朋友。感謝她那一句「你參加不到這個比賽我們就分手吧!」,給予我無限的動力,使到我能夠在截稿前上載稿件。
最後──真的是最後了──當然要多謝拿起這本書的你,多謝你肯花時間去看這一篇序。
我知道在創作的路上我只是剛起步,之後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所以我想再說一次,我叫葉思定。
以後的日子,請多多指教。

目錄
第一回:隱憂!
第二回:滅門!
第三回:日常!
第四回:考驗!
第五回:屈辱!
第六回:轉機!
第七回:決戰!
第八回:復興!
後記

精彩試閱

第一回:隱憂!

合肥,古時稱為「廬州」、「廬陽」,是宋代名臣包拯的故鄉。
今天的合肥城位於安徽省,少說也有兩千年的歷史。這地方由於位處長江中下游的重要位置,自古以來,已是兵家必爭之地。從三國到南宋,合肥城經歷過無數次戰爭。
然而戰爭再多,老百姓仍然有自己的生活。
況且,戰爭只是一時。戰爭過後,總會有一段太平的日子。
而本故事,就發生在這個太平盛世的小城裡——

 

「老闆!來個燒臘拼盤!」一個樣子不算俊俏,個子不算高大,但眉宇間有點英氣的年輕男子,把玩著手裡漲鼓鼓的錢袋,盯著燒臘店內的食物說。
「好!」合肥城裡售賣廣東燒臘的店鋪有不少,但只有這間的老闆是真真正正由廣東移居過來的廚師。只見他用熟練的刀法,將各種不同的肉切成一件件大小適中的形狀,排在圓盒內,砌成一幅叫人垂涎三尺的圖畫。
「又贏錢了嗎?」老闆看著自己的傑作,滿意地一笑,然後蓋上食盒。
「是的。」年輕男子從錢袋裡拿出一錠碎銀。
「莫札特,你爹近來好嗎?」
「爹的身體很好,今早出門時他仍是生龍活虎的……」名叫莫札特的男子打開食盒,徒手拿起一塊油雞,張口就咬。
「嘿嘿!不愧是莫老爹的兒子,真識貨!」老闆豎起拇指誇讚莫札特:「別家賣的油雞,大多是隔夜貨色。想必你也知道,賣燒臘的經常將新鮮的和隔夜的混在一起賣,反正那些人吃進嘴裡也分不出來。但是我賣給你家的,就絕不敢用隔夜的。你知道是什麼原因嗎?」
莫札特轉眼間已把油雞吃掉,但仍不滿足,慢慢吮著指頭上的醬油。
「……是因為你手上的那柄刀,對嗎?」莫札特用沾著口水的指頭,指著老闆身旁的切肉刀。
「答對了一半。」老闆笑著說:「除了刀,還有那些掛燒臘的鉤。」
「當年多得你父親關照,這刀和鉤用了五年,仍像昨天新打造一般。」老闆拿起刀,用濕布一抹,刀身就立刻綻放出耀眼的光彩。
「我走了。」莫札特臨離開前,又再從食盒裡拿起一塊叉燒,而且是最肥美的一塊,放進嘴裡,邊走邊嚼。
「記得替我向莫老爹問好。」
莫札特咬著叉燒,含糊地應了一聲。

 

「合肥派」本來是武林中一個顯赫一時的門派,只是因為後來日子太平了,慢慢變得愈來愈不像一個門派。就以莫札特的父親為例,傳到這一代,就算是合肥城的居民也記不起有這麼一個以他們家鄉命名的門派。在城裡面,大家只知道莫札特的父親是個巧手工匠,不論是木器還是鐵器,只要是出自他的手,就等於品質有保證。
可是除了莫家的人以外,城裡沒多少人知道「合肥派」的存在,更遑論知道它的掌門人正是城裡著名巧匠——莫老爹。
不過,這亦沒有什麼問題。
莫札特知道老爹雖然口裡說不介意門派的衰落,又說少人習武就代表這是太平盛世,是好事,但其實老爹的心裡非常著急。理由是莫札特每天一大早,都會看到老爹獨個兒站在門口,一站就數個時辰。大熱天便搖扇,雨天就打傘。除非有人拜託他做事,否則他就一直等到晚上,再壞的天氣也擋不住他……老爹會有如此怪異的行徑,全因他深信一個術士之言。
那個術士曾說:「合肥派氣數未盡,上天會在最危急的時候,派遣使者打救這門派。屆時,合肥派的掌門如果能夠留住上天的使者,就能重新振興門派。上天派來的使者有以下特點:頭戴方巾,赤腳蒙面,一手持竹杖,另一手則拿著個爛鋤頭——」
結果,莫老爹每天就在門前等候,想要留住這麼一個怪人。
但世上怎會有這種打扮的怪人?

 

莫札特提著食盒,穿過大街小巷,終於回到位於城北偏僻小角落的小巷。
斜陽映照寫著「合肥派」三個字的牌匾。
高掛在入口的牌匾早已封滿塵和蜘蛛網,上面的字也幾乎不能辨認。
細心一看的話,更會發現牌匾的一角早已崩裂,搖搖欲墜,但因為仍有蛛網黏著,沒有真的掉下來,所以就沒有人去理會它。
「嗚嗚嗚……嗚嗚……嗚嗚……」
莫札特看到家門前蹲著一個哭泣的小孩。他揉一揉眼睛看清楚,發覺那個小孩不是別家的孩子,竟是自己七歲的弟弟——莫泊桑!
「豈有此理!誰斗膽敢欺負我的弟弟,快告訴哥……」莫札特提著食盒飛奔上前,對著縮作一團的弟弟說。
「哥……爹……」莫泊桑吸了吸鼻子,勉強吐出了這兩個字。
「爹?是爹欺負你嗎?真是混帳的老頭兒!我就去教訓——」莫札特氣得將食盒摔到地上,捲起衣袖準備幹架。「慢著,你說什麼?爹怎會欺負你?」莫札特忽然想起,已經八十多歲的老父最疼愛的就是這個兒子,又怎會無緣無故欺負他?
「爹、爹……死了……」莫泊桑說完這幾個字後,又再哇哇大哭。
莫札特聽到弟弟說的話後,立刻衝進屋內。
「爹!」
莫札特邊喊邊穿過爹平常會在那兒練武的中庭。
「爹!」
莫札特走過爹最喜歡的走廊。
「爹!」
莫札特來到供奉合肥派歷代祖先靈位的大廳。
「爹!」
他終於見到爹的屍體。
莫老爹的屍體安詳地躺在大廳側的榻上,本應只蓋在身上的被子,現在則蓋到他的臉上。
莫札特衝上前,用顫抖的手掀起被子,心裡不斷祈求那不是爹的樣子,又或者爹會忽然跳起來,笑著說一聲「生日快樂」,然後嘲笑兒子是膽小鬼——
可惜,今日並不是莫札特的生日,也不是莫家任何人的生日。
莫老爹真的死了。
他等不到合肥派復興的日子,就撒手塵寰。
「爹!」
莫札特伏在莫老爹已經沒有起伏的胸口上,嚎啕痛哭。
「生死有命——你來遲一步了。」
莫札特抬頭,只見一名穿著粗衣麻布的乾老頭,捋著又長又白的鬍子,輕吸一口旱菸,然後吐出陣陣菸圈,帶點唏噓地挺立在大廳的門前,望著遠方的夕陽。
「想不到爹退隱多年,江湖仇家仍然找來……」莫札特以衣袖抹掉臉上的眼淚和鼻涕,指著那個老人破口怒罵:「你媽的——快說!你是哪個門派的?我要替爹報仇!」
「門派?報仇?」老人張大嘴巴,一臉無辜。
「你少裝蒜!我們『合肥派』不是好欺——」
莫札特還未說完,後腦即受了一記重擊。
「卑鄙小人,竟然偷襲?」莫札特按著後腦轉身,卻見襲擊自己的人,竟是妹妹——莫里葉。
莫家新一代,共有三兄妹。大哥當然是終日游手好閒的莫札特,排行第二的則是妹妹莫里葉,最小的則是三弟莫泊桑。三人的母親自莫泊桑出生後不久就病逝了,莫老爹也沒有再娶,獨自承擔起這個家庭。雖說莫老爹是一家之主,但平日家裡的事務都是由唯一的女性,也就是莫里葉,代為管理。
莫里葉此時已披上麻布製的孝衣,從她微腫的眼角和發紅的眼睛可以知道,她剛哭了一場,但這時的她已經回復往日的平靜。
不等莫札特問「為何打我」,莫理葉已開口說:「哥真是笨蛋!連華大夫也認不出來嗎?」
「華大夫?」
莫札特想起,華大夫正是合肥城裡最厲害的大夫。據他自己所說,他的祖先可是名醫華佗。雖然論醫術他比起老祖宗還差很遠,但在合肥這個小城裡,他的醫術已是最好的一個。
莫札特天生體質奇特,所以甚少生病,即使有病也可以自行痊癒,但他倒記得以前家人有病,莫老爹也是請華大夫來醫治。只是近年里葉和泊桑都長大,家人的病痛也少了,華大夫已甚少來到家裡。
「對不起,剛才失禮了。」莫里葉撇下仍按著後腦的哥哥,走到華大夫面前,拿出一堆銅錢說:「我哥精神有點毛病,不用理會他。這是診金——」
「不用了。」華大夫張手推卻,搖頭拒絕:「往日也是多得令尊關照,今日老夫救不了令尊,實在慚愧。診金妳就留著,當是老夫給令尊的一點心意。」
「別這樣說,華大夫已經盡了力。」莫里葉鞠躬道:「況且如果不是有華大夫幫助,家父也不能說出遺願,所以華大夫已經幫上了很大的忙……請你收下吧!」
「不!」華大夫再次拒絕:「所謂無功不受祿,這錢老夫絕不能收……對了,剛才妳說令兄的精神有毛病,不如先讓老夫把脈,說不定可以幫得上忙。」
莫里葉瞄了哥哥一眼後,說:「哥的病是先天腦殘,沒救的。」
「唉,這可是絕症,老夫確實無能為力呢!」華大夫也只能嘆氣。

 

最後,華大夫仍堅拒收取診金。
擾攘一輪後,華大夫終於離開。
莫札特和莫里葉送他出門口時,發現哭得睡著了的莫泊桑。
莫札特於是抱起弟弟回到睡床上,又為他蓋上被子,免得他著涼。
此時,莫札特和莫里葉的肚子也發出「咕~咕~」的肚餓之聲。
「我去做飯……」莫里葉幽幽地說。
的確,親人雖然過世,但在生的人仍要吃飯。
「里葉……」莫札特忽然叫住妹妹,也不知是因為不好意思,還是因為怕吵醒弟弟,總之他就是用壓得不能再低的聲線說:「只做簡單的飯菜就可以,我買了燒臘。」
「知道了。」
晚飯的地點如往日一樣,都在大廳。但不同的是,莫老爹的位子空了,而他的軀體則躺在大廳的榻上。
餓著肚子睡不了多久,弟弟莫泊桑已經醒過來。莫札特替他換上孝服,也替自己換上孝服後,就帶著弟弟來到飯桌前等候。
飯桌上擺著最美味的燒臘,還有剛炒起的小白菜和香滑軟熟的白飯。
然而,諷刺的是,飯桌前沒有一個人有心情享受這些佳餚。
因為他們缺少了一個人。
莫里葉和莫泊桑沒有起筷,只是盯著哥哥。
莫札特的眼卻是盯著原本屬於父親、如今卻空蕩蕩的位子,以及位子前面那滿滿一碗不會再有人吃下去的白飯。
大家都在等。
沉默。
過了漫長的一會兒,莫札特才閉上眼嘆息著說:「爹,吃飯吧!大家也吃飯吧!」
莫家一直有個不成文的規矩,就是晚飯必須等齊人才可以起筷。
印象中,沒有莫老爹准許的話,誰都不能動筷子。
這個規矩,從來未被打破。
莫老爹固然每次都準時坐在飯桌前,而負責料理晚飯的莫里葉也一定坐在位子上。過往哥哥莫札特因為玩到迷了路,沒有趕得及回家,但即使全家人餓著肚子,莫老爹仍堅持要等到他回來才吃飯。因為他深信,吃晚飯是很重要的事,而如此重要的事,應該和最重要的人一起做。
長兄如父,如今叫大家吃飯的重任,落到莫札特身上。
莫札特捧起飯碗,大口大口地扒進白飯,好讓其他人看不到他流淚的樣子。
莫泊桑也學著哥哥的動作,以飯塞住嘴巴,但仍可聽到他發出嗚咽之聲。

 

晚飯過後,年紀最小的莫泊桑被哥哥與姊姊哄睡了。
大廳中只剩下莫札特和莫里葉,還有已經不會再動的莫老爹。
莫札特終於明白,為何傳統上至親過世要守夜。這並非怕屍變,也不是因為怕親人其實沒有死透就將他生葬,而是因為這是「必然」。其實只要稍有經歷,都知道親人離世後,又怎會睡得著?
莫里葉也睡不著,所以和哥哥一起守夜。
「妹啊,究竟爹是如何死的?」莫札特終於問了他一直想知但又不敢問、因為怕勾起傷感情緒的問題。
「爹是被魚刺嗆死的。」
「是嗎?」莫札特雖然覺得這種死法實在不太光彩,但這個始終是爹,所以他沒有說出口。
「午飯時,爹被魚刺嗆到,初時他仍強撐著,又用自己的方法想要把魚刺吐出來,但弄了很久也沒有辦法……我見爹的臉色愈來愈差,於是就跑去城裡找華大夫,我回來後,就已見爹暈倒在榻上。華大夫立刻替爹急救,不消一刻就把魚刺拿出來,爹也恢復知覺,只是當時他已奄奄一息,又說自己感覺到身體已經不行了,所以就用最後一口氣,交代所有身後事。」
「爹……說了什麼?」莫札特問。
莫里葉垂下頭,闔上眼,沒有說話。
突然,她換上了男人的聲線,用莫老爹的語氣說話:「里葉……看來我已經不行了……」
儘管莫札特早就知道妹妹有「腹語」和「模仿」的天份,也早有心理準備,但當聽到老爹氣若游絲的聲音時,他還是不自覺地打冷顫。
「里葉……我只有兩件事放不下,第一是妳的婚姻大事,妳已到了該出嫁的年紀,只可惜我未能替妳找到一戶好人家……第二則是『合肥派』的前途……
「合肥派……不能斷送在我手裡……現在……我就將掌門之位……傳給……妳哥哥莫札特……回來後,妳要告訴他……我知道他天資有限,沒想過他能幹出什麼大事,所以我只希望他、暫時繼承掌門後……將這個重擔……傳給另一個人……最好是真正有本領的人,若然不是,也無妨……」莫里葉不但模仿莫老爹的聲線,就連他的眼神和表情也模仿得分毫不差。
「爹!」莫札特聽到這裡,不禁將妹妹當成老爸,雙膝下跪。
「總之,無論如何……不能使合肥派消失……那我就可以瞑目……這一隻是掌門人代代相傳的『鐵玉扳指』……」莫里葉從衣服的袋裡掏出一只由生鐵和雕花美玉交纏而成的扳指。
所謂「扳指」,就是類似今日的戒指。
「這一只扳指,現在就交給妳——」
莫札特淚流滿臉的跪著上前,想用雙掌接過神聖的「鐵玉扳指」,冷不防妹妹的手掌突然合攏,瞬間將扳指收回並緊抱胸前,如同珍寶,即使是剛成為掌門的哥哥,就連觸碰一下也不行。
莫札特大為錯愕。
只聽莫里葉繼續用莫老爹的聲線說:「直到妳出嫁前……都不能將它交給妳哥,我只傳掌門之位給他,不傳扳指……就是怕他一時興起拿去賭——」
殘酷的現實如一盆冷水往頭頂一澆,將莫札特的心從天上拉回來,但他沒有不高興,反而覺得這才是老爹的一貫作風。
「泊桑、合肥派……還有妳哥……辛苦妳,以後就只能靠妳了……」說畢,莫里葉就照足莫老爹斷氣的樣子,雙眼翻白,不發一言,就連胸口也幾近沒有起伏。
爹!我不會辜負你的!我一定會振興合肥派,讓它回到昔日的光輝!莫札特雖然沒有說出來,但他的心裡曾有一秒生出過這樣的念頭。
「就是這樣。」莫里葉瞬間又回復正常,坐直了身子,對著哥哥說:「扳指仍然由我保管,但掌門之位就暫時傳給你。至於你傳給誰,無論是長大之後的泊桑,還是其他人,由你決定。」
莫札特站起來,以衣袖擦乾淚水,然後走到大廳的門前,背對著妹妹,一股腦兒坐在門檻外的石階上,遙望滿天繁星,默默無語。
莫里葉走了上前,看著滿懷心事的哥哥,同時想起爹在世時,曾抱著自己和泊桑,坐在這個位置觀天納涼。
良久,她聽到哥哥苦惱地說:「唉!當上掌門之後,就得少去賭坊了——」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