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府城屍露錄】殭屍請多指教

【府城屍露錄】殭屍請多指教

作者:大叔

封面繪圖:LOIZA

上市日期:2013年8月1日
售價:190元
ISBN:9789862905760

◇7/25金石堂、博客來 網路書局 79折 預購

金石堂 ENTER
博客來 ENTER

◇8/1 各大書店、博客來皆有販售

特色

台南府城的操屍術,是你我都不曉得的世界
仕巡〈御靈珠操屍人〉+ 早 〈金毛玉面九尾狐座下妖狐〉+ 陳樂倩〈專屬美少女殭屍〉= 初次見面請多指教

*名家推薦*
喜好輕小說的讀者千萬不可錯過 ──輕小說家 D51
超越現實限制而開出的奇花異果──金獎編劇 吳洛纓

少年,啊不對是少爺與他愉快的殭屍夥伴熱血冒險感動天地的愉悅之旅
──輕小說家 原惡哉


我要妳
成為專屬於我的殭屍。
以此代價,我願意獻上一半的靈魂!
我叫做仕巡,姓仕名巡。不是很好唸的名字。現在正背負二十年房貸和仕家繼承的問題苦惱中。我試著平心靜氣地處理複雜的問題,可是最近家裡倒是多了一個挺著高姿態命令別人的傢伙——

內容簡介

妳是我的殭屍,雖然我不清楚妳叫什麼名字。
我一點也不了解妳是否願意再度回到這裡。
如果妳不願意,那真是對不起……

把妳莫名其妙從墳墓裡挖起來,希望妳不要介意。有太多私人的理由不知該從何說起,不過,妳在陽世間的一切要求,仕家定會達成。
少女張開雙眼,一雙疑惑的瞳孔與我相視,我嘴裡說不出合適的招呼語,她也同樣不知該如何回應。
妳好……。頂多勉強擠出兩個字。
請、請、請多多指教。她也沒好到哪裡去。
我們倆像第一次參加聯誼的人,面對不熟悉的異性,實在吐不出怎樣好聽的話。
我跟殭屍少女的初次見面,以「妳好」、「請多指教」的場面結束,到下一秒她察覺自己光溜溜的半身,還未聽我下下一秒的解釋,她的巴掌,不,是拳頭,用力地朝我的側臉猛砸。

作者簡介

大叔
目前就讀某國立傳播研究所,寫作約莫8年,不過依舊是個文筆奇差的白痴。喜歡特別有質感的故事,筆下不會有主角威能的王者、莫名的神兵、或者瓊瑤式的愛情,喜歡刺激性的戰鬥故事和熱血老套的劇本,擅長靈幻和科幻、獵奇的故事,相信人性本惡,卻看了「再見了,可魯」淚灑片場,最近苦惱上廁所的時間越來越長了。

作者自序

相信讀到本書的讀者,一定覺得名字很莫名其妙,不過做人可不能那麼認真,倒是敢取這樣的書名,作者難道不怕NCC?
話說開始寫這本府城的緣由,是很簡單的契機。老實說我總會有莫名的自信,覺得台南比台北好,我們是能與「天龍人」並駕齊驅的地龍人,雖然純粹是自誇,不過我真的很喜歡台南,這裡有太多故事,應該說有太多有趣的梗,而且竟然沒有人來寫,不是很可惜嗎?
或許有句話說得不是很中聽,但唯有生活在這個地方的人才能了解這個地方的質,儘管你花費多少時間去描述其他地方的樣子,依舊還是跟當地人所寫的東西有很大的落差。 
我在寫這本書的時候,是抱持一種實驗的態度,不管是風格還是內容,我承認鋪陳有點老套,但為了完整跟所有人講述,我在關帝廟與老人喝茶聊天這短短十幾天,我所吸收的內容。
另外是題外話,裡頭所描述操屍術雖然經過網路資料的二次改寫,不過筆者在採訪的過程中,真的看到所謂養小鬼的「小棺材」和養蛆人的「蛆罈子」,府城因為年代的關係,發展很多成熟的方術,統一稱做「操屍術」。在這個逐漸加速的世界,其實有著你跟我都不曉得的世界。

目錄
推薦序 ◎D51
自序
人物介紹
第一章  殭屍與請多指教
第二章 殭屍鬥惡童
第三章  我與殭屍有個約會
第四章  殭屍與蛆騎的埋伏
第五章  夾在殭屍與未婚妻的修羅場
第六章  離別的鳳凰花

精彩試閱

人物介紹:
仕巡:本作主角,仕家本家繼承者,擅長御靈珠操屍法。 
陳樂倩:巡操屍術下的專屬殭屍,用拳術戰鬥的專家。
千早:巡母親的專屬殭屍,負責照顧巡和其妹,身分為金毛玉面九尾狐座下妖狐。
仕夕:巡的妹妹,似乎沒有靈力。
仕霞:巡和夕的母親,精通風水地理;目前為仕家分家當家,千早的主人。
役八雲:巡的相親對象,為日本役家的次女,使用名為「犬神」的操屍術。
能涼:八雲的犬神,犬種為秋田犬。
鬼婦丁瑤:搶奪御靈珠的敵人之一,使用養鬼術。
呂昇平:搶奪御靈珠的敵人之一,使用養蛆術。別名養蛆人。
許仙:又名道主,夢想成仙的平凡人,唆使丁瑤和昇平搶奪御靈珠。
景兒:金童玉女的金童,霞的式神之一。
怡兒:金童玉女的玉女,霞的式神之一。
呂昫享:昇平的弟弟。
蛆蛆:講話怪異的女人。
仕巡父:前任本家當家。
勞倫絲.皮海:贊助仕家的女人。

楔子
操屍術,年代最早且技術最完全的一種術法。它並非單就字面解釋操縱屍體簡單易懂,而是涵蓋了古今中外各種類似的儀式,例如:泰國的降頭、中國的殭屍、日本神道教的式神。
以媒介操控除了屍體外,非經過腦神經訊號的動作,都可以稱之;並隨各家傳統延伸改變其技術本身的涵義。這篇故事是以操屍術為背景,發生在台灣台南的故事。 
台南府城,台灣文化古都。從早期鄭氏治台,就有操屍術對抗荷蘭人的紀錄。《府城諸仙錄》一段說:
「以屍兵制荷賊,其力簡陽剛、陰柔並濟。五斗米做引,操屍自在,屍兵易腐。鄭氏引屍兵入熱蘭城,大破荷賊,力比萬鈞──」
可見當時操屍術的運用十分普及。然而如今;時代演變,科技日新月異,操屍術法已不見熟絡,剩下寥寥幾家。
操屍術雖說是操控屍體的技術,在施術上必須用不同的方式作為引頭。引頭為將靈魂意識置入屍體或物品的媒介,或以命抵命的方式來置入靈魂。不同的方法所操控的級別不同,想當然耳,犧牲得越多,其操控的力量越強。
如果願意以自身一半的靈魂為引頭,則召喚的殭屍異於他者。擁有自身意識不消說,更能實現施術者的願望;只可惜往往在願望達成之際,施術者本身也性命不保。
這樣或許並沒有好到哪去……
操控屍體本身就是一種違抗天體循環的行為,人為什麼願意使已經逝去的人再度回到這個世界?我想其中的意涵,會比如何使用操屍術這點上,更令人費解吧?


第一章 殭屍與請多指教
台南某公墓,半夜。
操屍術的關鍵在於新鮮的屍體,這點基本常識,身為仕家長子的我清楚明瞭,只是我從沒想過所謂的新鮮屍體,竟然得半夜爬到墓園裡來挖。
這不是盜墓嗎?
千早沒有理會我的無奈,隨手將鏟子遞給兩手發抖的我,還不負責任地說:
「巡少爺,如果現在不挖的話,墓園的警衛很快就會來巡邏的說。千早可不想背負盜墓的罪名。來、像這樣,把土挖到一邊去的說──」
我不懂千早為什麼能夠理所當然地挖掘墓地的土堆,也不在意身旁圍繞著若有似無的鬼火以及怎樣都驅趕不了的蚊子。
「一、二、嘿咻──」
挖就挖,別把節奏唸出來。
「巡少爺,今天的屍體很新鮮。合作的殯葬業者說,這是位漂亮的女孩子,巡少爺正面臨青春期的騷動,千早私心地想,這樣對少爺的性慾發洩有良好的疏通管道的說,你能體會千早的用心的說?」
千早把土掃到一邊,用頭巾擦拭下巴堆積的汗水。頭頂上聳立的狐耳抖動著,右腕微微彎曲如招財貓的動作,啾咪幾聲。
我可不想對屍體發情,明明是為了完成仕家的繼承儀式。盜墓不說,還得對屍體說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話。
「對屍體發情的巡少爺,就是人說的戀屍癖的說,嘻嘻──」
「妳哪一點看出我在發情?」
「可是巡少爺一直在喘氣的說……」千早曖昧地笑。
「那是因為挖土很累,所以,才會喘氣呀。」
「真的說?」
「真的啊!」
雖然仕家還未沒落,仍擁有政治實權的時候,可以向當時的政府單位收集戰爭期間,戰亡的屍體和分發戰俘;配合其優越的防腐技術,光是在地下間的保冷庫,就多達兩百多具屍體。
屍體還得依照運動神經、血液、腦力等細分數列,以利其用途。
我不擔心千早找不到合適我的屍體,我只求別老是用那些難以吐槽的話與我對談。
「呼、終於挖到的說。」千早擦掉汗水,鏟子碰到棺材的木板發出聲響。
「打開來看吧……」
「不過得依循儀式的順序,集魂香、屍油、跟御靈珠。」
「準備好了。」
「少爺,就照著我平常教你的去做,不用緊張的說。」
我點燃集魂香,整捆香漫出裊裊的雲煙。沿著棺材周圍繞了一圈,讓香浸在棺材的開口處。開口邊的細縫亮出一點青光,隆隆作響的聲音伴隨我的動作。
人死後,靈魂以不等分的形式脫離肉體,須待七天七夜聚合。利用集魂香可以減去聚合的時間,塗抹屍油則能固定靈魂與肉體。
千早用釘拔撬開棺材,原本充斥在裡頭。屍體緩慢腐爛的氣味,一股腦地擴散四周。
她,躺在廉價的棺材裡。一身素白的衣服,毫無血色的臉蛋,雙手捧著束花,安靜彷若只是沉睡。
我瞧了她一眼,吞下幾口口水。
「然後把屍油塗在屍體上,讓靈魂固定。」
千早忽然嚴肅的口吻令我驚訝。從打開棺材的剎那,她的表情就與剛才明顯不同。
「塗上屍油,意思是……」我尷尬地笑了幾聲。
「把屍體的衣服脫光的說。」
「脫光?」
「就像這樣嘟的一聲,你看衣服就脫下來了,不用覺得不好意思,練習的時候不也像這樣的說?」
千早配著奇怪的效果音,像大衛魔術一般,輕輕地撫摸屍體,並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脫下她的衣服,在我面前展示。
塗抹屍油的練習不是沒做過,只是以往練習用的屍體都是男性,對象第一次換成女性,說真的還是有點不習慣,況且她的身體保存良好,如果不仔細看根本判斷不出她的死亡時間。
雪白的肌膚摸起來微硬,冰冷的觸感有點滑滑的,要把黏稠的屍油塗抹在這樣健全的少女身上,真是有夠變態。
「像個變態把黏稠的屍油塗抹在少女白皙的肌膚上,就好比巡少爺床底下的書籍一樣。」
千早悶著嘴偷笑,原來她嚴肅的表情是為了看我出醜而故意裝出來的。那隻臭狐狸!
我轉開屍油的玻璃罐子,晶瑩剔透琥珀色的屍油倒在掌心,兩手搓揉瀰漫著檀香的味道。這類的屍油在加工後都會添入香精,以蓋過刺鼻的屍臭味。
「來、快點。」
我勉為其難地舉起雙手,閉上眼睛,把屍油輕輕地塗抹在她身上。涼涼的感覺有點滑膩,指尖能感受到她身體的曲線。不要亂想實在太難,耳邊不時傳來千早極力忍住的悶笑聲。
「好,差不多。把剩下的油直接倒在她身上,然後把御靈珠放到她的口中,儀式就算完成的說。」
「嘻、嘻——」
「千早妳可以不要笑嗎?」
「千早才沒有笑的說,快把珠子放進去。巡少爺。」
「嘻、嘻、嘻——」
「夠了,千早。」
我回頭怒道。
千早卻表情嚴肅,察覺到四周不安穩的氣氛。屍味越來越濃,隆起的土堆不停地膨脹,炸開彈出幾具面目全非的殭屍,屍體腐爛的程度參差不齊,有的斷手、有的眼珠外露,模樣都十分噁心。
千早看到地上撒落的集魂香,馬上清楚事情的原委,一腳踩熄集魂香的線頭;用力地在我腦袋上海K一頓,大罵:
「千早不是說過,集魂香用完後一定馬上踩熄的說?現在墓地裡的屍體都因為集魂香的效果醒過來的說。」
「不會吧?」我驚訝地跌坐在地上,御靈珠從手邊滑落。
「巡少爺,先站在我後面!」
千早從袖子抽出幾枚白色的靈符,符上都畫著紅色的小人,指間夾住靈符左右甩動,嘴裡唸著咒語。
狐耳翹得高高的,臉頰邊的絨毛都豎立起來,瞳孔如索倫之眼般銳利。
靈符撒落,一變二、二變四、四變八,靈符的數目增加,在千早面前立起一道高牆。
覺醒的殭屍用力地敲打靈符構築的城牆,每一擊都震得靈符吱吱作響,眩目的金光擾亂她的節奏,千早後退幾步,靈符排列成圓月的形狀,指尖指引,靈符擊散聚集的殭屍群。
「如何的說?」
千早乾笑幾聲。
普通的殭屍很難擋下靈符的一擊,何況僅靠集魂香的效力召喚的無名屍,怎是金毛玉面九尾狐座下妖狐——千早的對手;此刻我一點也不擔心千早的狀態,她志得意滿地收起靈符,向我拋個媚眼炫耀自己的豐功偉業。
「不對……的說。」
千早靈敏的嗅覺打消她的興致。煙霧消散後,無名屍仍毫髮無傷地蹣跚前進,且數量也比剛剛千早攻擊時的還多。
不可能有這樣的情景,一點邏輯也沒有。除非是——
「操、屍、術。」
「巡少爺,你推斷得沒有錯……有人想阻撓仕家的繼承儀式。」千早隨意地射出靈符貫穿殭屍的脖子,從脖子內側抖落不少蠕動的白蛆。
「很高明的操屍術。利用蛆作為引頭,達到有效的遠距離操控,養蛆作蠱的手法極為高明。」
「記得在早年也曾流行一陣養蛆的風潮,大概是當時留下來的技術。」
「養蛆人。」千早將靈符化做利劍,敏銳地揮舞幾下,劍鋒逼人。
「不過這類的技術都有明確的弱點。」
刀光劍影,劍的風聲未至,千早輕而易舉地砍下殭屍的手臂,轉身,前仆後繼的屍首,劍筆直地刺入些微硬的脖子,一扭,黑色的血水夾帶蛆蟲噴灑而出,落地是變形的頭顱。
「砍斷引頭和屍體的媒介,殭屍的行動就會停止。少爺你也別太大意,盡早把御靈珠放入屍體的口中,完成儀式。」
我趕緊拾起掉落的御靈珠,想盡早把珠子放入她的口中,一雙從土裡冒出的手卻抓住我的腳,銳利的指甲刺入我的肉,血水汙漬頓時染紅褲管。
「少爺——」千早無法及時救援,殭屍群的數量實在太多,每揮一劍,掉落的蛆蟲又會鑽進土裡尋找新的宿主,殭屍綿綿不絕,千早也不敢大意。
「可惡、可惡呀——」
雖然我不知道是哪個人想要阻止仕家的傳統儀式,但為了維護仕家僅存的道統、守護本家凋零的希望,我不能輕易放棄。
每動一步,指甲就刺得更深,似乎以為能阻擋我的去路。身子一時站不穩,我整個人癱在少女的身上,下巴扣在她的雙胸之間,微硬堅挺的觸感令我不好意思。
只要把手裡的御靈珠放進她的嘴裡,操屍的儀式就完成了。差不到幾公分的距離,絕不能放著千早孤軍奮戰,身為行使操屍術的道士,我有責任完成整個操屍儀式。
但……說來真是可笑,前幾刻還因為是否決定繼承仕家的位置,與千早大動干戈。我想是不是每個人天生都背負一種使命,而且不是自己說不要就能捨棄的?
陪千早偷偷地進行盜墓的工作,到現在這九死一生的險境,我被賦予的使命就在這裡,僅少數人能夠完成的事情。
土裡衝出的屍手又抓住我的兩臂,手裡的御靈珠彈落在她的胸間。
幾滴血珠從手臂的抓痕飛灑出來,暈染在少女純白的肌膚上。四肢動彈不得,沿著屍手蔓延的屍毒和白蛆順著傷口進入我的體內,麻痺性的神經毒開始發揮效用。
視線模糊,焦躁不安的燥熱,我抖動的唇勉強含住御靈珠,依著身體左右扭曲匍匐前進。
妳是我的殭屍,雖然我不清楚妳叫什麼名字。
我一點也不了解妳是否願意再度回到這裡。
如果妳不願意,那真是對不起……
我必須把妳從六道輪迴中再度拉回現世。
穿過三界六趣的煉火、越過黃泉的凶濤……
回到我這裡。
「成為只屬於我的殭屍,以此代價,我願意獻上一半的靈魂。」
珠子送入少女的嘴裡,兩唇分離留下一條細線。
乾澀的嘴唇呼出大量的塵土,塵土瀰漫整個墓園,彷若在尋找某樣東西。接著,塵土迅速地聚集在某個角落,環繞在一顆閃動的光球上,忽然光球底部的塵沙捲起了漩渦,宛如沙漏落下,部分塵粒揉成一線,連接少女的屍體,牽引光球的歸處,使光球飄到她的屍體前。
顛沛流離的靈魂呀,再也無法逃脫甦醒的命運。
少女的屍體張開雙眼——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