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鬼12】烈火炎男  

【八百鬼12】烈火炎男

作者:振鑫

封面繪圖:啻異

上市日期:2013年8月1日
售價:220元
ISBN:9789862905746

◇7/25金石堂、博客來 網路書局 79折 預購

金石堂 ENTER
博客來 ENTER

◇8/1 各大書店、博客來皆有販售

◇7-11超商選點上架(非全省舖貨,請多跑幾家)

【限定】網書預購限量簽名版,加碼送/戰鬥卡

八百鬼12  

特色

炎炎烈火燄燒天,燄裡還生一枝蓮,到底永成根不壞,依然生葉色新鮮。

魔王信長的黑洞武學VS啖血冥尊的蠱術
一場超高水平的魔戰,就此開打──

 

小說界傾奇者 振鑫  讓你起手無回,王必殺王!


「超新星!」巴魯的手中彷彿掌握太陽,濃縮的妖氣在他手中匯成熾目烈光,隨著大劍揮舞,空間亮得猶如超新星爆炸!

「魔武奧義.黑暗京都。」倏地,信長挪動手勢,兩掌之間舞出一個迷你黑洞,方圓數十公尺的足輕、妖軍、甚至是巴魯的妖力全被黑洞吸收。剎那間,超新星被黑洞所吞沒,再度歸於虛無。

 

剎那間,巴魯的背脊發寒,生平第一次有人擋下他的新星斬,莫非這就是魔王的實力?

內容簡介

一個高大男子坐在石頭刻成的天然王座上。白髮如雪,蒼白的臉毫無生氣,乍看就像是一尊俊美的大理石雕像。

他穿著一襲雪鋼戰鎧,盔甲上浮現數不清的骷髏頭,每顆人頭都囚禁了一個強者的靈魂,既是鎧甲也是麾下戰將靈魂的囚籠。強大的靈魂能量使得鎧甲覆上一層薄薄的冥綠光芒,那是來自陰間的警戒色,也是死亡最真實的氣息。

所謂的忠誠是很虛無飄渺的東西,看不見也摸不著,所以他一向不相信活人,只信任死人的忠誠。在他的陣營裡,每位武將都曾被他擊斃,然後以術法將其魂魄拘禁在攝魂鎧甲裡,化為他永世的鬼僕。

巫妖王是連魔王信長都感到棘手的麻煩人物,任你有通天本事,一旦被巫妖王化為鬼僕,便連死後也不得安息。

作者簡介

振鑫

你問我何許人也?
少年時期便在文壇立下大志,在下只是一位美中年。
 
振鑫的握金閣  http://berserkc.pixnet.net
振鑫的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3golden

作者自序

【八百鬼12】好精彩,為什麼?

  1、花落誰家?亂世佳人只有一個!
  2、光秀vs.信長之逆天武學魔王爭霸。
  3、狼王大號令之狼族全新進化。
  4、孔明大號令之荻原家2.0版來迎聖臨。
  5、夜曲大號令之家臣團大顯神威。
  6、亡靈大號令之巫妖王狂暴登場。
  7、蠱魔大號令之三大邪蠱魔幻現世。
  8、織田四天王之瀧川一益來迎聖臨。
  9、大神也煩惱之火京俞的兩難。
  10、紅葉?奈娘?令人迷亂的真真假假。
  11、價值連城──今孔明兵法奧義大公開!

  遇見問題,究竟該怎麼解決?
  為了回答這個問題,筆者在【八百鬼08】裡揭開信綱公的「霸.新陰流兵法」的心要,也曾在【八百鬼09】公開金三的邪惡兵法,還有在【八百鬼10】揭曉啖血冥尊的明智流兵法。
  在本集中,筆者也將解析今孔明的暗黑兵法。
  只要習得今孔明兵法的同學,絕對可以和邪惡金三、霸氣信綱和陰沉光秀分庭抗禮!還能活化肌膚、阻止體內脂肪形成、降低膽固醇,以及增加腸內好菌,然後健健康康地秒殺所有的敵人,走出自己傳奇的一頁。(謎:有沒有這麼厲害啊……。)
  話說,自從筆者二○一二年開始著手撰寫【八百鬼】系列至今已經一年多了,這部長篇奇幻戰爭小說也寫到第十二集,預估十五集會完結,感謝大家這一年多來的陪伴。因為有你們的支持,【八百鬼】才能屢屢登上蘋果日報暢銷排行榜和各大書店排行榜,謝謝你們以實際行動支持我的作品。
  我會帶著感恩的心,繼續為你們書寫每一篇精彩的故事。

 閱讀愉快

 

                              振鑫
敬上
振鑫和柚臻粉絲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3golden
臉書社團「妖行卷」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418103528249900
振鑫的握金閣    http://berserkc.pixnet.net

目錄
人物介紹
第一話 傾世之美
第二話 狼王的藍圖
第三話 亡靈大軍
第四話 華麗的骨牌
第五話 鏡花水月
專 欄 鎖國日本風土記

精彩試閱

 

第一話 傾世之美

 

I
  整個鎖國日本以紅葉為中心,彷彿要釋放出所有殺戮和毀滅的能量,無論是聯軍或織田軍,全都瘋狂地湧向紅葉的方向。
  十幾萬兵馬從四面八方湧向紅葉,各家預設的戰術全然無用,戰火失控地蔓延展開,彷彿天地也要傾斜般,萬軍奔騰的氣勢就連地面也為之撼動。
  趙俊橫著長槍,望著滿山遍野的大軍,頓時驚訝得圓睜雙眼。
  原來,昨夜中伏之後,他便帶著紅葉逃亡,沒想到天光大明的時候,這才發現他們逃到了戰場之上。
  美人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競折腰。
  命運的相逢無可抗拒,金三、楊、織田信長和啖血冥尊全都失控地奔往紅葉的所在!
  花葉豔山羌神行空中,速度奇快,轉眼間快要抵達紅葉的身邊。
  眼見楊即將帶走紅葉,一道墨水般漆黑色在啖血冥尊的掌心裡渲染開,緊接著他大袖一揮,三道雄渾的魔氣彈勁馳而去。
  藤蔓纏身的山羌在空中左衝右突,狼狽地躲過魔氣彈的連發襲擊,僅這一個擔擱,卻讓後方的金三迎頭趕上。
  她就近在眼前,金三渾身血液焦急得幾欲沸騰,只覺得每一秒都像一年般漫長,恨不得背後能夠多長一雙翅膀。
  同時間,為防金三有失,信綱施展燕飛之姿緊跟在後。原本他對於金三的莽撞行徑如墜五里霧,卻在見了前方女子的瞬間豁然開朗。
  奈娘?
  太像了,難道是隔代大轉生?
  剎那間,信綱明白了金三瘋狂的祕密。
  趙俊先是見啖血冥尊攻擊楊,又見金三瘋狂前來,還以為他是要來對付啖血冥尊,登時迎上前去。
  一見趙俊攔路,金三著急得雙眼綻出妖異血光。
  後有花葉豔山羌緊緊追趕,前有化身魔影的啖血冥尊迅如閃電,又有魔王信長駕著幻影魔馬勁馳而來,情勢異常緊繃,只消一秒的遲延便會變天!
  還有二十步!
  金三連喊話讓路和放招的空檔也沒有,登時一個飛踢放倒了趙俊,就這一秒鐘的擔擱,楊、信長和啖血冥尊立刻迎頭趕上。
  金三豁出去了!
  他趕到紅葉身旁,一把將她抱起,信長已在十步之距。
  幽靈戰馬的身後竄出無數殘影,信長全身魔氣爆熾,金三危在旦夕。
  為了救駕,上泉信綱將妖力催到谷底,箭步向前,一刀拉出八百神兵!
  橫空出世的八百劍客猶如雨燕亂舞,眨眼間,遍地盡是飛馳的銀武者。他們燕飛而至,腰間佩刀抽出一道道森寒冷光。
  擔心阿濃被波及,信長不敢施放大招反制,雙掌反而鼓起熊熊魔氣接下銀武者接連而來的凌厲刀劍!
  八百劍客個個都有劍聖的無雙劍術,面對四面八方的殺招,信長顧此失彼、顧彼失此,身上連連中刀,縱橫劍氣更是譜成利網,幽靈戰馬登時被切得粉碎。猶如海浪拍打岸石激起破碎的浪花,銀武者每刀砍在信長身上都會濺出漆黑的魔氣碎片,但是信長的魔氣渾厚如鎧甲,巍巍不動如山嶽。
  一擊攔下魔王信長之後,上泉信綱也不戀戰,他燕飛般緊緊跟隨金三,返身撤退。
  劍聖消滅了信長的坐騎,但是無法粉碎魔王的意志。
  織田信長還想奪回阿濃,耳邊卻傳來轟隆的妖氣鳴動聲,側頭一看,只見兩道氣勢磅礡的妖氣彈強襲而來!
  他雙掌劃出一個魔氣重重的黑色太極,兩道妖氣彈在撞上黑太極的瞬間粉碎於無形。
  「該死的禿子!」疾捲的暴風刮起了信長的髮,揚起魔王激昂戰意。
  仇人相見,份外眼紅。
  啖血冥尊心知若讓信長奪下女子,除非滅了織田家,否則他沒有奪還的可能。與其如此,他寧願發招掩護金三擄人,只要女子不在信長之手,他就保有奪回的希望。
  好事被破壞,信長怒不可抑,舊恨新仇登時湧上心頭,他再無保留地發動殺招。
  面對憤怒的信長,啖血冥尊自知沒有抽退的可能,當下便將妖氣催到谷底,準備迎接信長的猛擊。
  這番啖血冥尊和魔王信長開始激鬥,另一頭,擄走紅葉的金三急返陣中,上泉信綱一旁護衛,花葉豔山羌在後頭苦苦追趕。
  在金三的懷裡,紅葉回神了。
  從出生到現在,紅葉根本沒見過十幾萬大軍奔騰的壯闊場面,登時嚇得魂都飛了,腦袋一片空白。等她恢復清醒的時候,赫然發現自己竟在金三的懷裡。
  紅葉認得金三,他是九州霸主,是楊家的盟友,也是聯軍的統帥之一。她只是不懂,為何自己會在金三懷中,事情究竟是怎麼發生的?
  「大人,請放我下來。」紅葉臉紅地喚道。
  為了甩掉眾人,金三瘋狂奔馳,根本沒時間仔細端詳懷中的女子,直到聽到對方叫喚,他這才開始仔細地打量她。
  嬋娟兩鬢秋蟬翼,宛轉蛾眉遠山色。有那麼一秒鐘的時間,金三幾乎看得出神了。
  太像了,根本是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不管她是不是奈娘,都不能把她交出去!
  倏地,金三驚覺到一個駭人的事實。
  他會失控地撇下部隊,正是因為眼前的女子。不過,楊、啖血冥尊和魔王信長又為何失控?莫非……。
  嘿嘿。
  金三回頭一望,見楊氣急敗壞的模樣,便知楊絕對不會善罷干休。
  楊家軍群龍無首,主帥大和尚丟下部隊跑來搶女人,失敗。
  金三軍陣營混亂,主帥搶女人跑給盟友追,失敗。
  明智軍亂無章法,主帥搶女人失敗還被魔王糾纏不放,失敗中的失敗。
  狼族孤軍奮戰,全軍保持清醒,勉強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無論金三怎麼想,聯軍這場會戰都沒有勝利的可能。就算勉強通過初陣,瞧楊那副失心瘋的模樣,絕對會來找他索要這女人,而啖血冥尊為了她,願意和魔王信長單挑,覺悟也不可謂不大,戰後來找他要人也是必然的進行。
  可是,他並不是會為了大局就犧牲自己的類型,就算要犧牲也該是別人犧牲,嘿嘿。所以,他絕對不會把到口的肥肉交出去。
  因此,戰後聯軍必定會內鬨,到時就只有被織田軍各個擊破的份了。
  既然是必敗之仗,那就該保全兵力為上……。
  「放我下來!」見金三沒有理會,紅葉的語氣轉為強硬,開始在他懷裡掙扎。
  「睡吧。」金三朝她的臉上吐了一口濁黑的氣息,紅葉登時昏了過去。
  奔馳間,金三已經進入衝鋒而來的本軍陣中,並且和狄狄奇、水玲瓏、夜曲和一干牙將會合。
  「傳我號令,全軍撤退!」金三大喝道。
  聞言,場上所有將領臉色大變。
  就在聯軍合力作戰、士氣如虹的當頭,本家軍隊竟要抽腿落跑?
  老大永遠是對的,就算錯也錯得出道理。
  就在眾人還在滿頭霧水之際,狄狄奇毫不猶豫地下令鳴金收兵,兩萬四千大軍在混亂之間開始撤退。
  「老大,本家臨時撤軍,其他盟友豈不是會陷入險境?」上泉信綱擔憂道。
  「連隨機應變這種小事都做不到,有什麼資格當我的盟友,憑什麼逐鹿天下?嘿嘿。」金三的反問讓信綱詞窮。
  就在這個瞬間,花葉豔山羌已經變回人形,在後方四十餘步的距離翩然落地。
  金三不等待楊接近,立刻號令道:「眾將聽令!」
  「是。」一干武將回道。
  「狄狄奇和信綱帶領部隊撤回軍營,水玲瓏隊和夜曲隊斷後,黃泉、斗羅、貪狼給我攔住後面的楊大將軍,別讓他接近我軍,直到楊大將軍回到他的本陣,你們才能撤回,嘿嘿。記住,莫傷了楊大將軍的性命。」
  最後一句話,金三是故意說給信綱聽的。
  他知道信綱對楊仍有君臣之情,所以刻意放大音量,信綱才不致阻擾他的計劃,也才能專心帶領部隊撤軍。
  「得令!」眾將接令,各自迅疾散開。
  「把她放下!」楊才剛接近金三,他便抱著昏迷的女子,繼續神速地撤退,混入本陣重重的人海之中。
  楊正要再追,忽地耳邊傳來破空聲,側頭一看,竟是一記冷箭襲來。
  「藤蘿繫甲。」楊的手腕一翻,羽箭的周圍登時冒出草綠色的妖氣,隨即被藤蔓給綑了起來。
  下一秒,羽箭爆炸了。藤蔓被炸得粉碎,強勁的爆風透出炙骨炎勁,硬是逼得楊後退三步。
  「箭裡灌了妖氣?」楊側身一看,竟是一個皮膚泛紫、手腳修長的妖怪。對方的雙眼覆滿一層薄薄白翳,明顯不能視物,估計是傳說中的夜精靈。
  「我是金三家的牙將斗羅,大將軍請回吧,別讓我們不好做事。」
  同時間,另一個妖怪也登場了。
  他的左眼有道顯眼的傷疤,手上還拿了一把長達六尺半的厚背菜刀,狂妄地道:「楊大將軍,刀劍無眼,你別敬酒不吃,偏要吃罰酒。」
  當他說話的同時,背後的數十名親衛妖面露輕蔑之意,彷彿認為楊根本不會是貪狼的對手。
  對於自家的頭子貪狼,他們眼中流露出莫名的崇拜。
  眼見金三快要從眼底消失,楊也不和他們糾纏,決定要空戰突圍。
  他變化為花葉豔山羌踏空而行,飄逸地穿過貪狼的封鎖線。
  「太天真了。」貪狼嘴邊彎出一抹惡趣的微笑。
  就在花葉豔山羌奔行之際,空中忽然冒出一團彌天黑霧,感受到魔霧裡的強勁妖氣,楊的體勢在半空中一緩。倏地,三道穿雲箭從背後射來,在楊的周圍應聲爆炸,強烈的暴風逼得楊不得不落地化為人形。
  斗羅引發的炎風吹散大霧,只見一條頭上長有尖角的大蛇盤據場上,足有數層樓高,昂然吐信的模樣甚是駭人。
  「夜刀神?」楊不禁一愣,未料竟會遭遇這號道上人物。
  「大將軍,請回吧。如果執意要闖,休怪黃泉無情。」黃泉變化為大蛇形態,攔住了楊的去路。
  楊知道夜刀神的厲害,若是硬闖,只會將背部曝露在敵人眼底,到時將會遭遇更大的災難。唯有解決掉這些對手,方能前往攔截金三,奪回紅葉才有希望。
  他再度化身花葉豔山羌,踏空來到黃泉的頭頂,
  「甲木參天。」楊化為人形從天而降,贊掌轟向大蛇的頭頂,強悍木氣在半空中盤根錯節,幾乎封鎖住對方的去路。
  就在木氣即將貫入大蛇的頂竅之際,一道銳利劍氣切斷了縱橫木氣,幾乎是同時間,兩記穿雲箭在楊的周圍爆破,烈燄奔流的暴風逼得楊撤手收招。
  「要出手又不能動真格的,我實在做不來這種細工啊。」貪狼甩動厚背菜刀,微皺的眉頭透著幾分無奈。
  「嗯。」斗羅不置可否地應了一聲,從背後的箭筒抽出一枝箭搭在弦上。
  封頂的木氣消失,黃泉憤怒地張口咬向楊,半空中的楊變化為花葉豔山羌,左衝右突地擺脫黃泉的連番攻擊。
  要擊敗黃泉不難,但是得先除掉斗羅與貪狼。
  楊心意已決,先在空中閃過劍氣和流箭,然後翩然落地化為人形。
  「藤蘿繫甲。」楊的手腕一翻,斗羅的周圍登時冒出翠綠靈氣,隨即身子一緊,竟被藤蔓給綑了起來。
  就在楊要攻擊斗羅之際,頭頂傳來莫名的壓迫感,他連忙狼狽一躍,大蛇的身軀隨即在地上砸出一個巨大的坑洞。
  有殺氣!
  「南無地藏王菩薩。」楊手捏劍指,朝前方地面劃出一道無形壁壘,兩道劍氣擊在結界上,登時粉碎於無形。
  貪狼兩次破壞楊的攻勢,楊決定對他下手。
  「雷神指環!」楊扔出金剛杵,手結密印,口誦帝釋天王真言,「嗡。因陀拉牙。梭哈。」
  半空一道落雷奔騰而下,猛轟地面的金剛杵!
  剎那間,以金剛杵為中心,一道雷光之環驟然向四面八方擴散,貪狼橫起菜刀硬擋,電勁從刀身穿透身體,轟的一聲,貪狼被炸飛了。
  楊意欲追擊,但是掙脫束縛的斗羅連放數箭,牽制了楊的動作,大蛇也已然來到,加入纏鬥的戰局。
  貪狼從地上爬起,喉頭一甜,登時又吐出一灘鮮血。
  「天武奧義.六牙白象。」混戰中,楊抄起地上的金剛杵,低喝道:「嗡。因陀拉牙。梭哈。」
  帝釋座下白象王。其牙殊勝妙無比。水火刀兵行自在。佛前速證大菩提。
  剎那間,六牙白象橫空出世,勇猛摧伏三界天魔,所向披靡莫之能禦。斗羅連忙射出數箭,貪狼也用盡妖力劈出六道劍氣,卻還是攔不住象王。黃泉閃避不及,登時被白象正面撞上,數層樓高的大蛇虛弱地搖晃幾下,雖然硬挺住不倒,卻也元氣大傷……。
  另一頭,孔雀見楊和大蛇鑿戰,又與數位金三家的武將鑿戰,心急之下,竟將部隊帶往楊的方向。
  「地藏,中軍交給你,請守衛我軍後方,我去支援大將軍。」
  「去吧。」地藏的錫杖杵地鏗鏘有力,彷彿要震開地獄之門。未久,他對著身旁的禿狸說道:「去支援孔雀,這裡我來就行。」
  「那我去了,喔耶。」禿狸轉身,率領狸眾跟隨孔雀隊。
  楊家軍一分為二。
  孔雀率領五千本部兵急急馳援楊,陳均也帶中國城三百眾隨行,而地藏指揮一萬五千兵排列方陣,防守陣地的意圖明顯。
  伊賀忍者眾依舊在大軍後方,眼睛緊盯著衝鋒而來的前田隊。
  前田利家久經戰陣,向來以沉穩應戰聞名,當他見到金三、楊已經遠離交戰圈,戰況轉變為啖血冥尊和信長的一騎討之後,他便轉趨冷靜,恢復名將本色。
  信長的魔武奧義橫霸無比,縱然啖血冥尊以蠱魔之姿接戰,估計一時間也無法在信長手中討到便宜。更何況本家中軍已經前往攔截明智軍,柴田軍團也和狼族鬥戰正酣,眼下救主已非急要,專心破敵才是正道。
  於是,他的目標從啖血冥尊轉移到楊家軍。
  大戰在即,金三軍竟然陣前撤兵,楊家軍離奇地一分為二,幕府大將軍也和數名金三家的牙將纏鬥。無論怎麼看,都像聯軍陷入內鬥的危機。
  此時,不戰楊家軍要戰誰?
  於是,在前田利家一聲令下,足輕隊在前、鐵炮隊在兩翼,部隊一步步朝向楊家軍邁進。許多和服女子優雅地掩嘴輕笑,踏空中如履平地,聲名遠播的稻荷神軍團早已備戰完畢,就等前田利家下令攻擊。
  前田利家只讓部隊保持隊形,徐徐前進,並沒有發動衝鋒,因為事情有了新的發展。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