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8 趨死【超級駭屍任務】        

 《趨死【超級駭屍任務】》


 編號:838
 作者:羅三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3.7.25

 ISBN:9789862905791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羅三◎著 / FC◎封面繪圖

【超級駭屍任務】飛蛾撲火之最後一戰!


雖然是天蛾人,但牠還是一隻蛾啊──
我們可以利用趨光性,造一個巨大捕蟲燈來殺掉牠……

內容簡介

給為任務犧牲的你:

感謝你對國家的偉大付出,你的家人會得到完善的照顧,請不用擔心。以下進入編號4A007特殊事項,根據國家安全法,你會得到授權觀看這個資料,表示天蛾人又出現在美國本土,而且受難人數已達到某個嚇人的數值吧……

 

「主人,趁現在還可以停手的。」超級人工智慧麗塔說。
「不,至少我要知道為什麼這些年天蛾人會不斷地重複出現,不能把這個問題丟給後人去解決。」
「因為不希望他們太辛苦嗎?」麗塔非常感動。
「不,是因為他們的聰明才智絕對比不上我,堂堂華夏五千年的歷史才出了一個絕代無雙的我呀,要是我不解決的話,他們還有機會嗎?」

為了消滅天蛾人,「超級駭客」偉德主動取得「慶典」的祕密而被追殺……一不小心,偉德竟讓自己只剩兩天可活了!

作者簡介

羅三

  一九八一年出生於高雄市,新竹教育大學數學教育系畢業後,
一邊擔任國小與補習班老師一邊開始寫作小說,花了一年多完成的出道作《魍魎》。
曾經讓作者本人輾轉難眠的,是要一輩子守著教育事業,
還是徹底轉型做自己想要的──百般掙扎最後選擇了忠於本心的方向:寫作。

 

當然,學校營養午餐過於難吃也是一個原因。
作為一個文字工作者,曾經沒有人看好,曾經沒有人支持,
但難道因為這些外在因素我就要放棄嗎?

不,我要做、我能做的只有寫好作品,我需要的也只是把作品寫好,
希望十年之後回顧此時,始心依然不改。

 

同樣祝福各位。


無名  自解羅三
http://www.wretch.cc/blog/aligantz

◆在明日已出版作品
《魍魎》2009.10
《冥醫》2010.8
《秦煞》【駭屍任務】2011.3
《操屍人》【駭屍任務】2011.6
《復活神》【駭屍任務】2011.7(最終回)
《鬼頭條》2011.10
《鬼曆》2011.11
《瘋鬼城》【末日列車】2013.1
《獸鬼城》【末日列車】2013.4
《天蛾人》【超級駭屍任務】2013.7
《趨死》【超級駭屍任務】2013.7

作者自序

很久以前就跟讀者們說過的嘉裕系列故事,很可惜的因為篇幅太長,總是難以成行,這點我真的非常抱歉。
計劃一直趕不上變化,總歸是我寫的速度太慢。
在這種時候,我又開了偉德系列的坑,還在本集最後埋了一個敵人的伏筆,實在是惶恐,但只要讀者支持,我一定會想辦法把這系列寫完的,畢竟最後這些故事都有關連。
幾乎在每個故事裡都會出現的天師大人,和也是串場達人的嘉裕,還有許多能影響世界的陰謀。哇哈哈,我就是喜歡陰謀論啦。
在本集中,提到了一個我想說的主題,對我們來說,那是個很陌生的東西,用寫的就是兩個字:戰爭。
大部份的文人都是反戰立場,我多少也有這類思想,雖然理解在很多時候,爭鬥有其必要性,但對於只為了少部份人利益、而讓一堆人捲入戰鬥的戰爭,我還是很痛恨的。
但是很遺憾的,人們的內心期待鬥爭,古代羅馬人對競技場流連忘返,現代人則是對寫實描述戰爭場面的電影愛不釋手。
當這些事情發生在別人身上時,很遺憾的我們大都只有看戲的心情,每次看到那種電影我都會想,嗯,我大概第一集就死了吧。
以常見的例子來看的話,戰爭跟考試有點像,試著這樣想吧,今天老師做了隨堂考試,不到一百分的人全都要處死。
一場四十分鐘的戰鬥,結束之後,A九十九分,碰,少了一個同學,B九十……
大概聽到第一個九字,他就發瘋了吧。實際的戰爭比這更可怕,就算你做了完美的處理,依然也可能丟掉生命。
幻想也只是幻想,接近死亡的恐怖,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一輩子都不要遇到。
感謝您的支持,也希望能支持羅三其他的作品。
最後再次感謝出版社給我這個從自嗨變成大家嗨的機會,也感謝讀者的支持,沒有你們,我是寫不出東西的。

目錄

第一章  雪地驚魂
第二章  那塵封已久的慶典
第三章  抓蟲的方法
第四章  那個黑暗的設施中
第五章  急轉直下
第六章  那一晚
第七章  關於珍妮佛
第八章  關於那些人

精采試閱

他唸咒,敵人血肉融入土地,滋養著,成長了,結成鮮紅色的繭,農神克拉圖由此而生。
──擷取自波西部落神話

 

第一章  雪地驚魂

維吉尼亞州阿帕拉契山,偉德入侵FBI主機前六小時──
今日天氣不錯,風和雪皆比前幾日來得小些,深夜新聞氣象主播如此說。
這消息振奮了四個喜好登山的美國男人,看到新聞後四人便相約來一次觀賞日出的登山行程,清晨三點左右就從家裡出發了。
四點三十分,四人陸陸續續來到入山處,那是一個大型停車場,他們的車並不是最早到達這裡的,一片白靄雪地上已經整齊停著三輛車,看來其他愛山人士的熱情更甚於他們。
停車場旁邊是一間販賣餐飲和登山需要的器材的商店,規模不小,店面正面寬度就有三十公尺左右,房頂放著用霓虹燈做成的招牌,寫著「喬納斯──登山客之友」。
四人揹著裝備和包包走向餐飲店,姿態輕鬆寫意。
這是他們第五次攀爬這座山峰了,可以說是十分嫻熟,一進餐飲店,為首的人艾克就熱情的向老闆搭話:「老闆,老樣子,三明治各一份內用一份外帶,還要各一杯咖啡。」
點完餐後,四人開始在餐廳內穿脫,換上登山裝備,在別的地方這麼做可能會被認為有礙風化,但在這裡卻是司空見慣的事,甚至有個木製招牌寫著「歡迎室內更衣」,這裡的主要客群不喻已明。
用防寒衣、外套、毛帽、雪鞋一層層把自己包裹起來,四人裝備精良,一看就是登山老手。
換裝好之後餐點也已經齊備,老闆親切地說:「外帶的我幫你們放在背包裡。」
「好的。」
四人享受了一下美味的三明治,它的構成十分簡單,烤豬肉、番茄、生菜,還有香濃的辣味醬汁,每個來這裡登山的人幾乎都會到喬納斯這裡來吃一份,甚至還有人因為喜歡吃這裡的三明治,所以不自覺慢慢喜歡登山。
準備得差不多之後,四人便出發了,踏上上山的步道,入口有燈光照射不會找不到,四人排列成整齊的直線隊伍慢慢前進,很快消失在黑暗中。
地上的積雪大約三公分厚,還算好走,四人的頭上都戴著照明用的頭燈,就靠著這些亮光領著大家前進,大約前行了一小時,完全沒有休息加上海拔漸漸升高,四人的呼吸已經不像一開始那樣順暢了。
艾克回過頭問比利說:「喂,你出來登山有跟老婆報備嗎?」
「為什麼要跟她報備?男人想做什麼就做,那女人敢說什麼。」
排在最後的迪亞聽到後大聲喊:「我剛剛在山下接到大嫂的電話喔,她問我知不知道你去哪裡。」
「什麼!你怎麼說的?」比利瞬間由強硬變得畏縮。
「我照實說了。」
「智障啊,萬一她知道我來登山,回家我會被罰掃廁所的,你知道被公司裁員後,我的日子有多難過嗎?」
「不是堂堂的──」
「你就不要娶一個賺的比你多的女人。」
克拉克瞇著眼緩頰說:「好了好了,大家不都是一樣的嗎,艾克上禮拜才離婚,迪亞則是必須長年照顧生病的母親,最慘的就是我,才三十歲就只剩下一半的頭髮,雖然渾身肌肉結實,但早上慢跑的時候還是會被年輕女孩用好噁心的眼神瞪著,就是因為這樣才更要登山不是嗎,我們生命裡唯一美麗的東西。」
其他三人聽了之後點頭稱是,是啊,這可能是一天之內最美好的時光,幹嘛要去提起不快樂的事呢,四人都是長年的老友了,互相拍了拍肩膀就不再介意,再次踏上旅程。
過了不久,艾克看見山路上迎面走來兩人,他們氣喘吁吁,經過艾克旁邊的時候用手做出了一個OK的手勢,艾克用了一樣的手勢回應,這是附近登山客之間用來表示路況的手勢,意義是前方一切安好。
比利若有所思地說:「你們知道那個手勢的由來嗎?」
「不知道,不就是OK的意思嗎?」克拉克回應得很簡單。
「不完全是那樣,那是有理由的。你們也知道吧,山,是很恐怖的地方,極限的天氣和環境,尤其是像我們腳下這種高海拔的大山,在這裡活動實際上經常會伴隨死亡威脅,老前輩總是說,死去的人身體會僵硬,手指甚至無法彎曲。」
「難道是……」艾克用訝異的語氣說。
「是啊,這個手勢除了問好之外的另一層意思,就是看看山中遇到的陌生人手指可不可以彎曲,如果能彎,對方就是沒問題,相反──」
「如果不能彎,對方就是山中會移動的屍體嗎?」
這個故事讓黑暗天冷的山裡又多了一絲涼意,其他三人都一副你說的事真的還假的的表情。
「哈哈哈,別擺那個臉嘛,哪會有那種事,開玩笑的啦。」比利抓抓頭說。
大家勉強笑了出來,再往前走,山道漸漸變得狹窄,兩旁的寒帶林也密集多了,只能透過頭上的燈光勉強看見周圍的樹影和無盡的白雪,又走了十多分鐘,只見前方又有一個人影緩緩向四人靠近,對方完全吸引住四個男子的目光,甚至讓他們停下了一個多小時沒有停下的腳步,不是因為對方是美麗女子,是因為他的穿著。
那個男人戴著六○年代的西裝帽,頭低低的看不到臉,身上穿的是黑西裝,這裡可是凌晨的深山,這傢伙卻穿得像是要去搭地鐵上班一樣。
「喂,那是──」
「噓。」
「別出聲,當作沒看見。」
一身黑的男人一步步往四人靠近,皮鞋踏在雪地上發出刷刷的聲音,比較膽小的迪亞根本不敢直視對方,他伸手進口袋尋找十字架,然後把它緊緊握在手裡。
只見艾克強作鎮定,對著黑衣男擺出OK手勢,但對方毫無回應。
(為什麼不比回來?只要是登山客都應該知道這件事啊,是因為他的手指不能彎曲嗎?)
「大家把頭低下,不要看。」艾克小聲地提醒。
「為什麼?」
「做就對了。」
雙方已經接近到了觸手可及的距離,面對面,然後擦身而過,艾克屏住呼吸,完全不敢放鬆。
等西裝男離開後,粗神經的比利急著往前,撞到了艾克:「怎麼不走了?你們,怎麼都在發抖?」
比利往前路看去,不看還好,這一看就連他也開始害怕了,前方山路的邊緣有一雙腿慢慢跨出步伐走下山來,那是個穿著西裝的人,等等,是同一個!
本來應該已經跟四人擦身而過的西裝男人竟然又再次出現!
「為什麼,不是已經?」
「閉嘴,都是你剛剛沒事說那些東西,現在真的出現了。」
「怎麼辦?」
「不要看他,等他自己走過去吧。」
「可惡,可惡。」
雙方又接近到了觸手可及的距離,跟剛剛一樣,面對面,然後擦身而過,四人屏住的呼吸這時更加凝結,因為對方在他們身邊停下了腳步。
「別看啊。」
迪亞不只是在警告朋友,也警告著自己,人類就是無法不去偷窺禁止觀看的事物,想偷看別人親熱,想看到別人被執刑死刑,想看小孩子私藏的寶物,想看被人說是恐怖的東西。
迪亞的眼角不受控制地慢慢看向黑衣人,那東西身上穿的不是西裝,而是類似黑色羽毛的東西,看不到頭也不是因為牠將頭顱低置,而是牠好像根本就沒有頭顱。
(媽呀,這到底是什麼?)迪亞的五官扭曲,恨不得時間快點過去。
而怪物就好像看穿了他的想法一樣,雙腳踏在雪裡不動,還把身體轉而面向了迪亞,上半身微微向迪亞傾去,然後在他耳邊說著聽不懂的語言:「華拉,西,必日。」
看不見怪物的嘴在何處,迪亞只覺得一陣噁心,他再次緊閉雙眼祈禱。(上帝保佑,我以後再也不看色情影片了,週日也會去教堂的。)
「迪亞,快走。」
聽到夥伴的叫喚聲,迪亞睜開雙眼,發現其他三人已經跑離原地,那隻全身黑色的東西呢,是不是也走了?
迪亞鼓起勇氣踏出一步,他立刻就發現不對,有東西在他的左邊,一雙長在胸口的紅色雙眼直盯著他,那隻怪物自始就沒有離開。
「啊啊啊。」迪亞連滾帶爬地向前狂奔,就算稀薄的空氣讓他難以呼吸,他也絲毫沒有慢下腳步,追上前面的三人之後,他才敢回頭看看後面的情況,那隻怪物消失了。
四人往前奔至一個叉路,左邊往日出看台是他們比較熟悉的路,另一邊他們沒有走過所以不知道通往哪裡。
「你們停在這做什麼,不是往左嗎?」迪亞驚恐地說。
「噓。」
三人在艾克的制止下不再說話,這才發現左邊的路隱約傳來腳步聲。
「天啊,不會又來一次吧?」
「怎麼辦?」
「我不想再看到那個東西了。」
「那就換邊吧。」
腳步聲慢慢逼近,四個人無異議地做出決定,朝著沒有走過的地方奔去。
因為長年的登山活動,其實四人的體力都非常好,但不尋常的逃跑速度還是讓他們累得氣喘吁吁。
不知道跑了多久,四人看到了一間山中小屋,似乎是給登山客歇息的地方,沒有想太多,四個人爭先恐後地跑進屋子,但因為太過急躁,甚至在玄關處跌在一起。
「喔,有新夥伴來了,你們臉色發青呢,快過來烤烤爐火吧。」
只見屋內已經有十多個人,都是登山客的裝扮,四人這時才放鬆下來。
「你們好像看到了很恐怖的事呢。」
「說出來也不會有人相信的吧。」艾克苦笑說。
「我們是紐約來的,結束了兩天的行程正準備下山回家呢,另一批穿黃色衣服的是北卡的人。」
「我們是本地人。」艾克回答說。
「你們總共有多少人啊?」比利問對方。
「十二人,加上你們就是十六人了。」
同樣愛好登山,眾人很快便打成一片,討論的話題也越來越多。
「我還去過阿爾卑斯山喔。」
「南美的火山也很棒啊,還可以看到很多不可思議的動物。」
「今年的紅襪隊太糟糕了。」
「我看好那個亞洲投手,叫王什麼的。」
「安潔莉娜裘莉。」
「不,凱薩琳麗塔瓊斯才是男人心中的最佳小三。」
聊了一陣,情緒也平復許多後,眼看就快要天亮了,艾克起身說:「那麼我們也該告辭了,還要看日出呢。」
「大家保重。」比利揹起了背包。
不知為何,這時屋子裡的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著這四人。
「日出?」
「怎麼了嗎?」
這時其中一人說了一句很奇怪的話:「暴風雪停了嗎?不然怎麼有日出看?」
「你們在說什麼,哪裡有暴風雪。」克拉克說完,推開了木屋的大門,冷冷寒風灌入屋子,屋外的景象竟跟之前完全不同,風雪大得好像拒絕人類進入。
艾克四人面面相覷,這是怎麼回事,剛剛上山明明完全沒有這種狀況啊。
從剛剛看到那個全身黑的男人後,就一直遇到不可思議的事。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迪亞緊緊抓著自己蓬亂的頭髮。
「也許剛剛好是我們在外面的時候風雪停了。」
「怎麼可能,那外面的積雪怎麼會那麼薄?」
「你問我我怎麼知道!」
「現在怎麼辦?」
「我只知道那種雪,出去很容易就死了。」
這種風雪不可能外出,四個人沒有辦法,只能決定繼續留下來,但心情卻一直忐忑不安。
「你們別太緊張嘛,暴風雪總會有停止的時候。」
「我們不是緊張那個。」比利拿出背包裡的三明治,大口地吞下肚。
「其實我們已經向山下求救了,只要暴風雪停止,就會有人來救我們的吧。」
「手機有訊號嗎?」
「是啊。」
「呼,早說嘛。」比利喘了一口氣。
「那個看上去很好吃呢。」
「分你一點吧。」
知道救援已經在路上後,多少緩和了心情,四人繼續加入人群聊天。
這時屋外的天空,一個全身黑色的巨大飛行生物正在揮動翅膀,天頂漸露曙光,外面根本沒有絲毫降雪。
類似巨大飛蛾的生物,用紅色的雙眼虎視眈眈看著山中的小屋。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