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6自首【凶手】(最終回)      

 《自首【凶手】(最終回)》


 編號:836
 作者:瀝青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3.6.25

 ISBN:9789862905654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瀝青◎著 / FC◎封面繪圖

給所有長期支持我的讀者們:
這會是我最後一篇著作,一旦完成後,凶手將不存在於這世上。

凶手 

內容簡介

「我們來玩抓鬼的遊戲。」發起這個遊戲的人,是一位容貌亮麗、家世極好的女孩,我已經不記得她的名字,

我只是在內心暗暗地詛咒她,最好別在往後的人生中跌跤。

「為什麼我是鬼?」我的聲音聽來正在顫抖。

「因為你根本是多餘的,而我們要玩的遊戲,就是要將你驅走。」她說得理所當然,四周的人們又發出一陣嘲笑。

「你只需要在下課時間,拚命地逃即可。一旦被我們抓到,你就必須任憑處置了……」

下課鐘聲一響,我就像隻驚惶失措的兔子,四處躲藏、四處奔跑。對他們來說是很有趣的遊戲,但是對我來說,

卻是痛苦不堪。梅德爾,你在哪?快來救救我——

「那就好好睡吧!一切交給我處理。」

 

闊別十年之久——梅德爾又從我的心靈深處醒來了。

作者簡介

瀝青

職業阿宅。
呃……更正,現在專心於每天跟角色培養感情,寫出屬於他們的故事。
除此之外就是個普通的阿宅,同時也是個專業路痴,外出迷路是正常現象,請不用擔心XD
部落格:http://dontshow.pixnet.net/blog

◆在明日已出版作品
《啊!妖怪》春宴篇2008.5
《啊!妖怪》夏宴篇2008.7
《歡迎光臨生死事務所》2010.7
《生死事務所卡到陰》2010.9
《生死事務所閻王來了》(最終回)2010.12
《極道監護人》2011.2
《啤酒花》2011.4
《棄神卷》【向家古董屋】2011.6
《小氣銅門》【向家古董屋】2011.10
《失物之章》【向家古董屋】(最終回)2011.11
《子守唄》【悠哉小鎮】2012.1
《亡者留言板:求救》2012.2
《石頭祭》【悠哉小鎮】2012.3
《永身樹》【悠哉小鎮】2012.4
《亡者留言版:正妹同學》2012.4
《糧神葬》【悠哉小鎮】(最終回)2012.6
《亡者留言版:索命繩》2012.6
《亡者留言版:蝶之血》2012.8
《亡者留言版Ⅱ:給愛麗絲》2012.10
《凶手》2012.12
《亡者留言版Ⅱ:深夜女優》2012.12
《亡者留言版Ⅱ:眩者》2013.1
《亡者留言版Ⅱ:生徒》2013.2
《同學會》【凶手】2013.3
《鄰人》【凶手】2013.5
《自首》【凶手】2013.6(最終回)

目錄

一 公告
二 混亂
三 愛意
四 敘舊
五 重疊的人生
六 死角
七 所愛的那人
八 Denouement

作者自序

一開始,凶手只是個小短篇。
而且已經是一年前的事,時間過得真快啊!
結果,現在凶手卻變成一個系列,然後也到了完結篇,
一開始,編輯在詢問要不要把這個故事寫成系列的時候,我是毫不猶豫地答應啦!因為這個題材很有挑戰性,排除鬼與妖怪,單純只有人進行的故事。
所以,光是擬好這四集所需要的線索跟人物構成,就花了我不少時間,甚至覺得為了擬故事、找資料的時間越花越長。
雖然我一直很樂在其中。
在短篇的時候,其實我還沒給凶手一個明確的身份,因為那時只是嘗試性地寫下故事。
直到後來架構出完整的故事後,才給予了他「為什麼可以這麼做」的理由。
第一集是為了要說明「凶手為什麼能這麼做」。
第二集是為了要接近關於「凶手與程亞昊」之間的身份轉換。
第三集是為了要凸顯「凶手是旁觀者也是加害者」。
至於來到了第四集,就是要給凶手一個結局。
其實故事寫到倒數階段的時候,我一度很遲疑地停頓了一下,我挺少在結局前發生遲疑的狀況。
因為打從第四集一開始,我就一直在想該怎麼給凶手一個結局?
他跟我一樣是個創作者,可是他創作的理由跟我不同,我寫了很久、花了挺長的時間才慢慢抓到這個角色的心理狀態,可是當我抓到的時候,故事也要完結了,哈哈……
從第一集開始就有概述了一下關於「那位同學」的過去,所以我經常在網路上喊,寫凶手的故事很痛苦,是因為得挖掘一些負面的情緒。
尤其是用了霸凌的背景來描述。
那些不是我很想回憶的過去,畢竟已經過了、而且我也不在意,不過那種莫名其妙被排擠的感覺,我到現在還記得,就當作是一種人生經驗吧!
所以啊!如果你還是學生,也請你別隨意欺負別人,人都是平等的,至於其餘的感觸,就請大家在書裡尋找吧!
總之,關於結局我想了很久,當然也查了一些關於多重人格的相關資訊,這一切都是以創作而加以改編,與現實狀況一定有所出入,如有錯誤之處也敬請見諒。
關於凶手的結局,就請大家開始往下翻吧!
謝謝每一位支持的朋友,感激不盡!

精采試閱

一、公告
同學A的日記.序
前略,給所有長期支持我的讀者們:
這會是我最後一篇著作,一旦完成後,凶手將不存在於這世上。
凶手
他最近常常作同樣的夢。
雖說是夢,卻又很真實,總讓他無法確定,這到底是不是夢。
又是那張黑色、鋼製的方桌,被放置在一個全白的空間裡,這空間靜得很詭異,可是他又覺得自己好似常常待在這處。
他望著那張鋼製的桌子,忍不住心想,要是多兩張椅子的話,一定更好。
話才剛說完,方桌的兩側立刻冒出兩把同款同色系的椅子,就像變魔術一樣,他想果然是夢……只有在夢裡才能看到這麼神奇的事。
「或許不是夢。」一個與他相似的聲音從某處傳來,他回頭張望好一會兒,卻沒能找到與他說話的人,當他將視線再次放回那張桌上時,卻發現桌邊已經坐了一個人。
是個少年,看起來才十七、八歲左右,身上穿著高中制服,白襯衫、卡其長褲,領子上還繫著一條深藍色的領帶。
男孩身上的制服款式有些熟悉,但是他一下子想不起來是哪所學校的制服。對方的姿態有些駝背,看起來似乎很懦弱的樣子,臉色也不怎麼好,非常蒼白,少年的模樣他也覺得似曾相識。
「這應該不是夢。」少年又對他這麼說,這時才勾起一抹淺淺的笑容。
看得出來,他連笑都顯得很勉強。
「以前我們也常常在這地方聊天,只是後來我太睏了、睡著了,直到不久前才又醒來。」少年帶著苦笑說著,還舉起手朝他招了幾下。「來這邊坐一下吧!就像以前那樣,坐在這邊聊天。」少年的語氣很溫和,好像在和一個老朋友聊天。
或許,他們本來就是老朋友。
「好啊!你想聊什麼?」他來到桌子的另一端,拉開那把椅子,很自然地坐下,與少年面對面,掛著微笑開口說道。
「聊聊你最近的事,我剛睡醒,很多事情都還不知道呢!」少年的笑容看起來多了幾分無奈。
「你想聊關於我的事嗎?」他將雙手靠在桌面上,一隻手撐著下巴,有些無趣地說。
「是啊,關於你的事。」少年點點頭,面露期待。
「我的事其實沒什麼好聊的呢!每天都在上班、下班,有時想熬夜又得擔心隔天上班會爬不起來,不過一旦到了星期五,就會特別開心。簡單地說,我就是個普通的上班族,微不足道。」他笑著,突然覺得這話題還真無趣,少年怎麼聽得津津有味呢?真奇怪。
「不過,這樣的生活其實很快樂吧?很普通,卻也很平凡,沒什麼困擾與悲傷。」少年笑得很開心,眼底甚至還閃閃發光。
「的確是這樣。」然而,他卻覺得這些事並沒有這麼值得開心,這只不過是他習慣的日常生活。
「吶、亞昊。」少年的笑容看起來更柔和了些,還直接呼喚著他的名字,聽來就像彼此認識了許久、許久。「這是我以前夢想的事,沒想到『他』真的辦到了。」少年依舊笑著,可是他卻聽不懂少年的意思。
他呆愣地看著少年,聽著對方自顧自地繼續說下去。
「越平凡的事反而越難獲得,所以我一直有個理想,一個很完美、很快樂的理想,沒有那些亂七八糟的事,不會被討厭、不會被取笑,甚至當個無關的旁觀者就好,因為我過去始終得不到那樣的世界。」少年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快哭了。「後來,我不想存在了,我想逃離這裡,『他』就出現說要幫我承擔所有的悲傷與痛苦,要幫我建構一個理想的世界。而我……就可以好好休息一下,最好就這麼永遠沉睡。」
說完,少年便暫時沉默了,而他依舊保持安靜等待著。
雖然他對別人的事向來毫無興趣,但是少年說得認真,而他也沒由來地想認真聽。
「可是,這個理想卻有著好大的漏洞。」少年又嘆了口氣,抬起頭,眼神哀傷地盯著他。「我想要的理想,讓我自己犯了好多錯誤,好多、好多——」
這個少年想跟他說什麼呢?
「你其實是個不存在的人。」
為什麼我聽不懂?他到底在說什麼?
「你,就是我的理想。」
這人到底是誰?我看過這人,但是我想不起來對方是誰……
「我是阿讓。」少年朝著他微微一笑,道出了一個有點陌生的名字,他好像聽過這名字,在很久、很久以前他就聽過這名字了。
夢境結束了。
程亞昊是被一陣吵鬧的手機鈴聲吵醒,被迫結束這個奇怪的夢,但是他又不覺得是夢,反而像是從另一個空間脫離回到這個現實世界。
「耐耐?好好的假日不睡一覺,幹嘛一大早打電話來吵人呢?」還在眷戀床被的程亞昊,盯著手機螢幕,帶著濃厚睡意咕噥。
「喂?怎麼了?」程亞昊接起電話,邊說邊打了個大哈欠。
「你有看到凶手的更新嗎?」電話那端的女性聲音聽來非常焦躁。
「還沒,而且今天不是星期二,不是凶手的小說連載更新日吧?」程亞昊緩緩地離開床鋪,聽著耐耐在電話那端哇啦哇啦叫著,邊按下電腦螢幕的開關。
「所以才說很奇怪啊!」耐耐一邊喊著,期間還聽得到她敲鍵盤的聲音。
「嗯,我點開他的網站了——」
程亞昊點開了他最常去的網站,習慣在這網站點閱他喜歡的小說文章,尤其他很喜歡這個叫做凶手的作家所創作的所有小說,一邊聽著耐耐的指引,他很快地看到了網站的置頂文章。
「這是怎麼回事?」程亞昊看著那行公告,總覺得內心有些沉重。
「嗚嗚……凶手老師不能這樣啦!」耐耐發出像是小狗哀鳴的聲音。
「別緊張,說不定只是噱頭。」程亞昊的語氣很平靜,並未被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嚇住,他移動滑鼠看著該公告下方的討論,看到好幾位喜歡凶手的讀者留下充滿情緒的回覆,所有人的反應都與耐耐差不了多遠。
「才不好!這種噱頭我一點也不喜歡,我才不要凶手老師引退!」耐耐的聲音聽起來好似在生氣。
「就算妳這麼跟我抱怨,我也沒辦法解決啊!」程亞昊苦笑著,有些不解風情地說道。
「吼唷!你每次都這樣,跟你講事情都是這種與你無關的態度,不跟你講了啦!」耐耐孩子氣地抱怨完之後,直接掛掉了電話,獨留程亞昊望著斷訊的手機,發了好一陣子的愣。
「怎麼又來了啊?」程亞昊不怒也不笑,語氣有些冷淡,他一點都不在意這通電話的主人,反正只是個朋友。
雖然耐耐曾抱怨他簡直像個機器人,一點情感都沒有,不關心任何事、不會悲傷也不會快樂,永遠就像溫水一樣,更令人感到有層膜,看得到卻觸摸不到。
「你的存在一點都不真實——」
「你本來就不是真實存在的人格——」
「你只是這個軀體的理想存在而已——」
程亞昊放下手機望向電腦螢幕時,突然感到有些暈眩,他沒有感冒也沒有不舒服,這股強烈的暈眩感卻讓他覺得內心的某個地方開始瓦解。
腦中開始聽到一些雜亂的聲音,他不確定這些是從哪而來,只曉得這些正在擊潰他的意識。
為什麼他覺得自己的意識越來越虛浮了呢?
他努力集中精神看著網站上的那兩行字,卻開始出現模糊不清的現象,字裡行間出現了好幾層的疊影,漸漸地意識就快被佔據,相較於前幾次的狀況,這次顯得非常不舒服,好像靈魂被強迫抽離,這個軀體即將被取代的感覺。
最後,他的意識徹底消失了。
就像一座細沙堆起的塔,不堅實,只要一陣微風襲來,就能輕易地讓這座沙塔消失。
他也感覺到自己似乎就快要……消失了。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