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鬼11】啖血冥尊

【八百鬼11】啖血冥尊

作者:振鑫

封面繪圖:啻異

上市日期:2013年6月27日
售價:220元
ISBN:9789862905647

◇6/19金石堂、博客來 網路書局 79折 預購

金石堂 ENTER
博客來 ENTER

◇6/27 各大書店、博客來皆有販售

◇7-11超商選點上架(非全省舖貨,請多跑幾家)

【限定】網書預購限量簽名版,加碼送/戰鬥卡

【八百鬼11】啖血冥尊 戰鬥卡

特色

萬軍奔騰、大地震動,四位家督及其氏族的命運,全被捲入這場失控的漩渦裡……

一個輪迴轉世的人、一個魂飛魄散的人、一個不該出現在這裡的人──
讓金三、信長、啖血冥尊、楊四人都陷入瘋狂!


賭上小說界傾奇者之名 振鑫 給你絕不可能的神之逆轉

為了防止信長繼續坐大,啖血冥尊廣邀天下豪傑,意欲團結眾人之力攻擊如日中天的織田家。
除了黑天狗之外,明智家、金三家、楊家、狼族四大部落、巫妖王和冰后瑤姬都已加入這個超級大戰……

信長包圍網終於發動了,整個鎖國日本都將無一倖免!
內容簡介

金三軍和楊家軍依照先前的約定,暗底協助藤野崎狼狙殺了赤兀台,促成了這樁史上最大的政治暗殺,只是……

「你騙人,不可能!他可是狼族最強的男人,沒有人殺得死他。」夏雨瞳語氣激昂,但是抖音卻反映出內心的動搖。

「我可是堂堂百鬼之王酒吞童子,根本不需要為了騙妳而演這齣戲。」酒吞童子一席話擊垮了夏雨瞳的心防。

像是想通了什麼,夏雨瞳猛一抬頭,酒吞童子登時迎向那雙被淚水洗得雪亮的眼睛。「酒吞童子,我要和你談一件交易。」

他饒富興味地望向眼前的女人,雖然不明白她的提議為何,卻直覺事情應該會是有趣的發展。

「你能殺死風魔狄狄奇嗎?」她平淡地道。「只要你殺死風魔狄狄奇,我願意一輩子服侍你。」

粼粼波光的眼底暗濤洶湧,是寧為玉碎的覺悟、是充滿毀滅的復仇,洋溢蒼涼的甜美,卻也如烈酒般嗆口,愛恨之濃烈──青竹蛇兒口,黃蜂尾上針,兩者皆不毒,最毒婦人心

作者簡介

振鑫

你問我何許人也?
少年時期便在文壇立下大志,在下只是一位美中年。
 
振鑫的握金閣  http://berserkc.pixnet.net
振鑫的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3golden

作者自序

【八百鬼11】好精彩,為什麼?

 

  1、必須永遠塵封的回憶──揭開金三和奈娘的機密檔案。
  2、賭上愛情和尊嚴的一擊,狄狄奇大爆發!
  3、擴充家臣團之金三點將。
  4、四百年後的宿命對決──當明智光秀遇上織田信長!
  5、戰無不勝之信長開啟蛇魔無雙!
  6、魔女的條件之夏雨瞳來迎聖臨。
  7、作弊傳奇之神佛偷渡鎖國日本的祕道?
  8、這哪招?荻原家的生財之道。
  9、織田家死靈騎兵、魔鐵炮兵、稻荷神軍團粉墨登場。
  10、織田四天王之柴田勝家、前田利家來迎聖臨。
  11、寰宇搜奇之明智家神廟意外亮相。

 

  大家好,我是深夜DJ振鑫。
  今晚,讀者陳禹豪和他同學的提供一個謎題,要讓大家動動腦筋。
  題目:負傷的森田阿尼爾。(猜【八百鬼】裡的一個人物)
  答案是:藤野崎狼。
  因為——疼也騎狼(詳見第八集,看懂的請面壁)

 

  嗯,似乎到了該認真的時候了。
  當初,饕餮金三是為了復活心愛的女子「奈娘」,這才降臨到鎖國日本,和戰國群雄展開激戰。在拙作【陰間黑市】裡,筆者交代了奈娘深愛金三的原因,卻未交代為何浪子般的金三會捨棄偌大的森林,獨獨鍾情奈娘一人?
  在本集中,筆者揭開了金三和奈娘之間的黑歷史,讓讀者更能理解金三來到鎖國日本爭戰的動機。若是各位對他們過往的情史有興趣的話,歡迎參考【陰間黑市】系列喔。
  信長包圍網終於以雪崩般的姿態發動了,整個鎖國日本都將捲入這場驚天動地的戰爭裡,無一倖免。那麼,在滔天的戰火裡,就請大家見識超展開的劇情吧!
  根據暗黑文學史的記載,讀《出師表》不哭者為不忠,讀《陳情表》不哭者為不孝,讀《祭十二郎文》不哭者為不慈。雖然我把三篇文章都看過了,可是很遺憾地我都沒哭,是不是表示我是不忠不孝不慈之人?(默)
  嗯,別管什麼《出師表》了,大家來看《八百鬼11》吧。
  我敢保證,讀《八百鬼11》不瘋狂者為沒翻書被我抓包。
  所以,我們一起瘋狂吧。
  賭上小說界傾奇者之名,本集絕對是奇想天外、高潮迭起、驚天動地的一集!

 

敬祝
  閱讀愉快

 

                              振鑫
敬上

目錄
第一話 婦人心
第二話 黑藥
第三話 狼王協議
第四話 花魁
第五話 暗濤洶湧
第六話 宿命的相逢
專 欄 鎖國日本風土記

精彩試閱

第一話 婦人心

I
  馬車輪子在輾過碎石地時不住喀啦作響,夏雨瞳坐在顛簸的車廂內,時不時地望著窗外。無奈月光太過微弱,除了偶爾能瞥見樹林的黑影之外,她什麼也看不到。
  三家同盟非同小可,足以將整個西日本都捲入戰火,強如赤兀台也不敢小覷。為了確保夏雨瞳不被戰爭波及,赤兀台特別命人護送夏雨瞳到出雲國,他希望夏雨瞳移居到松江城,遠離危險的壇之浦城。
  夏雨瞳也不任性,順從地接受赤兀台的安排,因為她既不能像武將們奮勇殺敵,也不能如家臣般出謀獻策,與其留下來讓赤兀台分心,倒不如撤退到大後方,赤兀台也能夠專心作戰。
  再說,她貴為鬃狼部落的王后,這層身份也讓她不得不更加慎重。若是她落入其他氏族的手中,必會讓赤兀台在外交上苦手不已。
  回想當初,她剛嫁給赤兀台的那段日子,她還以金三家的猶女自居,整顆心都懸在金三家上頭。後來,她逐漸被赤兀台的溫柔和包容所感動,最後終於接納了他,她將身心都奉獻給赤兀台,還有他的鬃狼部落。
  現在,她不是金三家的猶女,而是鬃狼部落的王后。
  漆黑的湖水閃出細碎的月光,夏雨瞳睜亮了眼,認出那是出雲國的實道湖。
  松江城就在不遠的地方。
  黑夜裡,車輪隆隆的滾動聲伴著鬃狼渾濁的呼吸,譜出一曲寂寞的樂章。夏雨瞳將頭枕在車廂壁上,獨自想念著赤兀台火熱的胸膛。
  也不知過了多久,夏雨瞳透過車窗望見遠方的篝火,她估計那應該是湖畔的松江城了。她還記得松江城飛揚的簷角、黑色的城牆以及高聳的天守閣,以前赤兀台曾經和她在這裡度過幾個甜蜜的夜晚。
  見到篝火點點,夏雨瞳的瞌睡蟲也跑了,她安靜地待在馬車上,等待著松江城的到來。今晚,她應該在松江城就寢吧。
  隨著和松江城距離的拉近,她對於沿途官道的景象也越來越熟悉。左邊有間門口擺上大狸子的居酒屋,右側不遠處有間神社,這邊應該是……。
  轟隆!
  就在夏雨瞳數著熟悉的街景之際,忽然一陣天旋地轉,馬車竟然翻覆了。空氣中傳來狼嚎、人聲以及野獸的吼叫,聲音非常混亂。
  雜亂的腳步聲踏在夏雨瞳的耳膜上,喊叫和嘶吼聲更令她感到害怕,車廂外頭似乎正在發生打鬥,著實令她感到不解。
  這裡是鬃狼部落的地頭,究竟是誰在造次?
  當她從頹倒的車窗探出頭,只見一名巨人雙手掐著自己的脖子,像是中邪般口吐白沫。一隻穿著布衣的長毛野獸走了過去,二話不說,狀似瘋狂地往他身上砍了幾刀,忽地他停下動作,扔了手中的長刀。
  「刀砍缺了,給我一把。」他說。
  未久,旁邊一隻鐵青皮膚的長毛野獸將刀子遞給他,那名妖怪繼續發狂地朝著倒地的巨人揮刀,直到將他砍成一灘爛肉。
  目睹殘忍的一幕,夏雨瞳不禁倒抽一口冷氣。她摀住嘴巴,就怕自己會不小心失聲叫了出來。
  護衛她的八名巨人和長鬃戰狼全都倒在地上激烈地抽搐,他們兩眼發直,眼珠子完全失焦。最後,在一群長毛野獸的亂刀劈砍之下,這些護衛全都死於非命。
  輪到她了。
  一隻鐵青獸爪打開車廂的門,將夏雨瞳給拎了出來。
  月光之下,夏雨瞳和他四目相對,登時瞥見了一張獠牙外露的猙獰狗臉。
  這一瞬間,夏雨瞳終於知道對方的來歷了。
  那是西國犬神眾,差一點就被赤兀台消滅的地方諸勢力。
  犬神是一種被製造出來的人工惡靈,由於生前飽受痛苦,因此帶有強大的精神力量。
  想要製造犬神,必須先將狗兒活生生地埋入土裡,只露出一顆狗頭,然後將食物放在狗的面前,使牠想吃卻吃不到。當狗即將餓死、飢餓之苦也達到頂點的時候,術者再將狗頭一刀砍下,狗靈便會附身在術者的身上。藉著役使狗靈,術者便能得到詛咒他人的法力。
  這種帶著執念的狗之惡靈,民間稱之為犬神,而驅使犬神的術士則被稱為犬神使。
  如同東南亞的降頭,或者苗疆的蠱術,若是得罪了犬神使,便會遭受到犬神的附身攻擊。被犬神附身的人,將會產生發燒、口吐白沫、癡呆、抽搐、昏迷等現象,甚至做出吃餿水等不合常理的事情。簡單地說,就像犯煞或中邪。
  有些犬神在受到術者供奉之後,會保佑供奉者家道興旺,若是供奉中斷,忿怒的犬神將會反噬術者,甚至使其家破人亡。正因為犬神具有掌人禍福的能力,因此廣受術士的歡迎,或者驅使犬神降災,甚至守護家族使其興旺,因而成為西日本流傳最廣的妖怪。
  自從上帝割讓日本給妖怪之類,犬神便不再服從於術士。既然妖怪是這塊土地的主人,豈有主人服從奴隸的道理?
  凶猛的犬神附在同類身上,最後成為妖魔化的犬妖,由於數量頗眾,最後形成了西國犬神眾。他們原以為犬神一族從此可以脫離被擺佈的日子,好好做自己的主人,沒想到遇到狼族的血腥鎮壓,逼得他們讓出西國的控制權。
  由於狼族太過強大,西國犬神眾又不肯服從,他們只好退居檯面下,以人口販子的身份繼續活躍在西國的舞台。
  犬神眾來去如風,狼族也無法殲滅他們的勢力,只好在不影響政權的底限下,放任犬神一族在國內犯罪。而西國犬神眾似乎很了解這點,因此他們默默幹著許多見不得人的勾當,但是絕不踩狼族的底限,也不發動一揆挑戰公權力。
  平日,西國犬神眾會俘虜一些人類或妖怪,再將這些貨品偷渡到明智家或楊家,販賣給當地有錢的妖怪或人類,或者批發給其他的人蛇集團。不過,今夜他們想做點不同的買賣。
  幾天前,有個狼族女子找上西國犬神眾的首領犬牙,她奉上巨資,並且附上一張路線圖,說是幾月幾日幾時會在哪裡出現一輛馬車,她要犬神眾狙擊馬車裡的女人。
  最重要的是,務必要殺死對方!
  犬牙向來對狼族沒好感,但是看在錢的份上,他便接下了這筆生意。
  不過,他越想越是不對,區區一個人類女子,怎麼可能坐在狼騎護衛的馬車裡?除非她是……。
  犬牙伸出鐵青色的手指,輕輕勾著夏雨瞳的下巴,只見她的眼神晃顫,此刻似乎感到相當恐懼。
  他仔細地打量著眼前的人類女子,並且用潮濕的鼻子嗅聞,意外地發現這女子的體味芬芳,皮膚不但白皙,而且沒有一點兒斑點和皺紋,實在是絕佳的貨色。明智家的地頭多有好色的豪族,若是將這個女人運到哪裡,肯定可以賣個好價錢。
  忽然之間,犬牙捨不得殺死眼前的女人了。
  「我是西國犬神眾的犬牙,妳是誰,怎麼會有狼族的人馬護衛妳?」犬牙開門見山地問。
  夏雨瞳知道犬神眾咒殺了所有的護衛,就算她喊破喉嚨也沒有人來救援了。若想活下去,現在她不能仰仗別人,只能靠自己了。
  「我是鬃狼部落的王后,你快把我放下,我就當作今晚的事情沒有發生過。」為了脫困,夏雨瞳正在試圖談判,但是顫抖的語調連自己也說服不了。
  「狼王赤兀台的王后啊,運到明智家應該可以賣個好價錢,很多人指望靠妳發達呢,哈哈哈。」
  「你——」
  倏地,犬牙吐出一口青霧,夏雨瞳登時喪失了意識。
  「弟兄們,我們發財去吧,哈哈哈。」
  犬牙將昏迷的夏雨瞳扛在肩上,一路向東而馳,數十名犬神跟在首領的背後,嘻嘻哈哈地脫離戰場。
  直到西國犬神眾消失在樹林的黑影裡,一名身著寬襬披肩、佩戴狼牙項鍊、手持鹿角權杖的女人,這才從暗處走出。
  望著地上的巨人和長鬃灰狼屍體,她滿意地點點頭,若是赤兀台真要追查擄走夏雨瞳的凶手,看樣子也只會把矛頭放在西國犬神眾身上,追查不到她這裡。
  原來,赤兀台之所以要遷走夏雨瞳,全是赤司琅的主意。
  她託言觀測到有妖星侵犯后座之象,必須遷居才能保得夏雨瞳的安全,赤兀台答允她的建議,殊不知正中赤司琅下懷。
  為了除掉夏雨瞳,她故意找來西國犬神眾在途中狙擊,若是赤兀台要認真計較,她只須推說侵犯后座的妖星正是西國犬神眾即可。
  計劃雖然完美,過程中卻有小瑕疵。
  犬神一族確實俘虜了夏雨瞳,但是沒有依約殺死她,反而帶著活口揚長而去。赤司琅估計,犬神應該是要賣掉她,轉手再換一筆現金進帳吧……。
  一念及此,赤司琅不禁恨得咬牙切齒,被黑吃黑的她就像啞巴吃黃蓮,有苦也說不出。
  不過,赤司琅很快就會對夏雨瞳無感,因為隔日將會發生一件轟動西國的大事……。

II
  鎖國五年八月。新山口砦。

  狼來了!
  萬狼奔騰,化為兩道灰色和紅色的潮水洶湧襲來,就連駐軍也感受得到新山口砦在晃顫。
  血洗新山口砦,以慰蔑答兒和圖坦的在天之靈──這是赤兀台的執念,更是全體鬃狼部落的意志!
  在赤兀台和藤野崎狼的指揮下,鬃狼軍和赤狼軍精銳盡出,決意趁著敵軍諸將受傷之際,發動猛攻踩平新山口砦。
  情勢非常緊繃,決戰雙方都有覺悟。
  由於雙方都是傾巢而出,因此誰贏了這場會戰,便意味著誰能殲滅對方大多數的兵力,勝者便可乘勝追擊,順勢奪取對方兵力空虛的領地。
  非贏不可,此役可是足以撼動天下的大會戰!
  「冥武奧義.死靈之陣!」金三擺動手勢,桃紅色的眼睛綻出妖異血光。
  無數地氣儼如怒馬奔騰般竄入金三腳下,順著他的身體蜿蜒而上,形成一道龍捲風般的護身氣勁。緊接著,金三一個跺地,強勁的龍捲之氣竟然一股腦地遁入地底,轉瞬間蔓延八方。
  猛地,先前在砦前陣亡的足輕、戰狼和巨人屍體像是得到了地氣的能量,個個都以詭異的姿勢站起,然後攻向身旁的狼族軍隊!
  渾身青藍屍斑的巨人掄起狼牙棒,一棒敲碎戰狼的腦袋,幾隻戰狼隨後撲倒殭屍巨人,不久後又一個殭屍巨人趕來支援,人狼扭打成一塊兒。
  身體開始腐爛的足輕以詭異的姿勢奔跑,瘋狂地以長槍插入巨人的腳脛,巨人因為劇痛而矮下身子,隨即被幾隻殭屍戰狼迎面撲倒……。
  活人用神兵之陣提升肉搏戰力,死人用死靈之陣加持成不怕痛的高防衛力殭屍,在楊和金三輪番主陣之下,新山口砦被守得固若金湯。砦上鐵炮和箭雨多如牛毛,被殭屍大軍牽制的狼族無法順利攻砦,登時陷入苦戰。
  免錢的最貴!俗諺果然不虛。金三廉價又免費的無本大軍,發揮了意外的牽制力,竟然硬是攔住了強悍的狼族衝鋒,不讓人狼靠近砦門一步。
  饒是赤兀台凶猛無比,一槍挑爆一具殭屍的頭顱,卻也無法擋住殭屍大軍不畏死地撲倒自己的弟兄。旁邊的札老溫知道擒賊先擒王,非得拿下金三不可,於是把目標對準金三,準備瓦解棘手的死靈之陣。
  札老溫運轉妖氣,轉瞬間,戰鎚佈滿劈啪作響的青藍電勁,熾烈的光彩甚是懾人眼光。
  「狼武奧義.雷神之鎚!」札老溫騰空一躍,猶如暴怒的雷神,朝著殭屍軍團擲出手中的戰鎚。
  灌滿電勁的戰鎚不住旋轉,禁不住魔武雙修的猛擊,殭屍軍團的陣式像是嫩豆腐般被攪得稀巴爛,戰鎚在方陣內劃了一個大圓弧,像是回力鏢般飛回札老溫的手裡。
  「拿下金三!」見自己和金三之間的殭屍大軍被短暫地淨空,札老溫發出如雷戰吼!
  受到鼓舞的巨人紛紛振臂發出戰吼,他們跳至高空,準備對著底下的金三給予迎頭痛擊。
  「無刀取.劍飛。」此刻,信綱全身運起妖氣,猛然從砦頂躍下,忽地身子一輕,腳下竟然多出一柄湛白光劍!原來,信綱將妖氣具現化為光劍,踩劍而飛的信綱猶如劍仙。
  護主心切的上泉信綱挺身而出,不讓巨人輕鬆著陸!
  「無刀取.破!」信綱一個後空翻,腳下飛劍順著腳掌推動,突然暴衝向前。
  半空中的巨人不防有此一招,慌亂地橫著大刀擋架。未料飛劍碰觸大刀的瞬間,猶如觸電般,飛劍消失了,夾帶的大日威能盡數竄入大刀。禁不住大日威能的震盪,大刀當場爆裂,巨人也被炸得狼狽落地。
  「破。破。破。」空中的信綱順勢不減,腳掌又推出三道飛劍。
  三道飛劍接連命中空中的巨人,在斧頭、狼牙棒和長矛的爆裂中,三名巨人接連摔至殭屍軍團陣內,轉瞬間便被噬肉的殭屍所淹沒。
  信綱飄然落地,護衛著置身陣心的金三,偶有巨人或戰狼逼近,立刻會被他手中名刀砍翻。宗師氣態一派悠然,彷彿在宣示他是空戰的王者,也是地上步戰最強的劍聖!
  要破死靈之陣,先除金三;要除金三,先除信綱。
  札老溫自知不殺此二人,族人每秒都會在殭屍、箭雨和鐵炮之下大量死傷,於是奮勇向前,一個虎躍迎向信綱。
  「無刀取.破!」信綱雙手負後,足下一道光劍飛向半空中的札老溫。
  「狼武奧義.雷神之鎚!」札老溫猶如暴怒的雷神,朝著迎來的光劍擲出手中的戰鎚。
  灌滿電勁的戰鎚不住旋轉,在擊中飛劍的瞬間,戰鎚電勁和光劍的大日威能相互震盪,空中爆出震耳欲聾的響聲。戰鎚飛出一個大圓弧,像是回力鏢般飛回札老溫的手裡,光劍則是瓦解於無形。
  砰!
  札老溫翩然落地,和上泉信綱只有二十步的距離。
  身在戰圈之中,札老溫仍然保持著寬廣的戰場視角。他的眼角不經意地瞥向場外的赤狼軍,只見紅狼部落的巨人和戰狼雖然也在攻堅,但是藤野崎狼、亞爾特、獅子座和異魂鏡一干猛將卻在後方紋風不動,詭異的光景讓札老溫感到一絲不安……

Posted by MINIBOOK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