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不二價06 】 愛無價(最終回)

【殺手不二價06 】 愛無價(最終回)  

鐘小建◎著
Salah-D◎封面繪圖

上市日期:2013年6月6日
售價:220元
ISBN:9789862905524

◇5/30 金石堂網路書局 79折 限量簽名版預購(數量有限,售完為止)
金石堂 ENTER

◇6/6 各大書店、博客來皆有販售

特色

同時擁有殺神的「殺氣」和殺鬼的「殺意」,加上原本的催眠能力──如果真的有這樣的人,

他已經不是神或鬼的等級,而是近乎無敵……


「天下第一殺手」不二  V.S 神鬼升級版「借刀殺手」武田龍司
一場因愛而生的拳賽,引爆最終回的戰火!

搶救不二賽前小攻略
Q:武田龍司的催眠,如何破解?
A:催眠的方法是「信任」,所以破解的方法,就是「不信任」!


羅傑是一名非常神祕的殺手,擅長用「愛」殺人,但他從未直接殺人,

也從來沒有一個目標因他而死,但「心死」的卻大有人在,他喜歡聽目標為他心碎的聲音。

而他的夢想,就是開一間「處理愛情事務的店」……


「偽」分手專門店,熱情加盟中!

內容簡介

阿手難以抵擋武田龍司的攻勢,竟然無法還擊……

「阿手不可能落於劣勢……」不二遲疑了一會兒之後,說道:
「就算是……也不可能那麼快。」

會讓不二動搖的原因,是因為台上的武田龍司簡直就像是天神降世般,
他從來沒有看過如此華麗的招式,每一拳都是這麼的剛猛,
又帶著不疾不徐的優雅,不二原先以為武田龍司只不過是外表俊美的弱雞,
但看了幾拳才知道他比想像中的要強上十倍、甚至百倍。

不二的額頭流下了一滴汗,若武田龍司沒有來踢館,
他或許就會帶著「輕敵」的致命傷和武田龍司決鬥,
那時候說不定三招間,他就會躺在擂台上再也站不起來。
 他將視線從原本的武田龍司轉移到阿手身上,場上的兩人若用兩種動物來形容,
那就是「龍爭虎鬥」。名字裡有「龍」,出拳的確像神龍擺尾的武田龍司;
即使不會飛,也從沒放棄和龍爭王的猛虎阿手,
這兩人的對打簡直比格鬥電玩還要刺激!

作者簡介

鐘小建
出生於1981年6月14日,標準 B型雙子座。
白天是辛勤工作的公務人員,晚上是鬼黑幫的下屆幫主,
不要問我什麼時候才能接班,因為要看現任幫主向日魁少爺他還想當多久。

綽號很多而且都很長,包括「再高二十公分就直接進演藝圈,
但還是只能當諧星」,興趣是音樂和棒球,某日誤食過期的天山雪蓮激發出文字創作力量,
立志寫出的小說電子檔要能塞爆一個4G容量大小的隨身碟。(其中3G多是放謎片啦!)

粉絲專頁:http://www.facebook.com/J0614

 

作者自序

來到最後一集了,第一集《黑鍋人》出版的時間是二○一二年六月,
最後一集《愛無價》則是二○一三年六月,也就是說,讀者又陪我度過了一年,
而我又老了一歲。

算一算也寫了三年多的小說了,不計短篇,這已經是第二十八本個人作品,
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每當有讀者在我的臉書上PO藏書照片,
跟我說我的作品他通通收集到了,我就感動到想哭。

仔細想想,我從小到大都沒有收集物品的習慣,即使是我很熱衷的棒球和X片,
我也沒能收集完某個球員的球員卡或是某個女優的作品。
所以我想對那些有我全部作品的神人級讀者致上最高的敬意。

喜歡棒球的讀者,或許知道什麼是「投球失憶症」,那是一種很奇怪的症狀,
發作時會讓投手無法控制投出的球(跟控球能力無關),簡單說就是失控,
造成原因多半是心理層面的問題,生理上反而沒有問題。

我猜我可能得了「寫作失憶症」吧!

原因不明,或許是累了需要休息、也可能是太忙根本沒有時間創作,
這症狀從我寫完殺手系列後特別明顯。後續的作品中,明明只是一本五萬字的便利書,
我都要花比以前多兩倍甚至N倍的時間才能完成,休息一段時間的想法就此萌生。
但我相信這只是個逗點,未來我還是會繼續創作,即使再忙再累也要努力奮鬥。

三年了,我的讀者們,辛苦了……

我如果還有什麼非得堅持下去不可的原因……

那就是你們。

即使這本書的封底寫著「本書售價220元」,但我與你們間的情誼絕對是無價。

                        二○一三年四月十三日

目錄

CHAPTER 1  拳賽
CHAPTER 2  殺屁
CHAPTER 3  虎
CHAPTER 4  究極奧客
CHAPTER 5  猿拳
CHAPTER 6  羅傑
CHAPTER 7  踢館
CHAPTER 8       絕對好殺
CHAPTER 9  熱血拳賽
CHAPTER 10   大結局

精彩試閱
CHAPTER 1  拳賽

      即使打到眼睛睜不開……

  我還是會握緊拳頭繼續戰下去……

  就算揮空了也很豪邁、就算漏洞百出我也絕不逃開……

  把那象徵投降的白毛巾拿開……

  我永遠不會自我放棄……

  就算即將倒下……

  我還是會緊拉著場邊的繩索……

  我只為妳而活、只為妳而戰……

  ※※※

  「靠腰啊!我又作了那奇怪的夢!」

  不二挺起上半身,他的身上全被汗水佔據,用手指抹去汗水後,他呼出了一口氣睜開眼睛,下一秒他又大叫了出來。

  「哇──」

  一對女性的眼睛就在他的面前,而且重點是那雙眼睛毫無生氣,女子也沒有任何呼吸噴在他臉上。

  「鬼!鬼啊!」不二把女子推了開來,起身不斷來回奔跑著。

 

  「被打暈了。」

 

  「超弱的。」

  說話的是殺殺和小價,兩人互看了一眼,殺殺用下巴朝不二一指,小價點點頭,伸出右腳,將不斷來回奔跑的不二給絆倒。

  正確來說,把不二絆倒的是女機器人鐵男,鐵男是一具聽從小價吩咐的智慧型機器人,小價在她身上裝了動作感應器,她能夠同步模仿小價的動作,讓攻擊能力非常低的小價可以瞬間成為一個武打高手。

  「嗚──」不二被鐵男絆倒之後臉貼在地面,這一撞讓他清醒了不少,使他稍微能夠回想起他為何會在這裡。

  這裡是一間拳館,他正躺在拳擊擂台上,擂台上還站著鐵男,殺殺和小價則是站在台下,透過擂台繩索的縫隙對著他猛搖頭。

  不二之所以會出現在這裡,是因為昨天接到了國際殺手組織成員鐘靖杰的電話,電話中說到,武田龍司想透過組織來解決他和不二之間的糾紛,國際殺手組織存在的意義就是排解殺手間的糾紛,於是鐘靖杰同意武田龍司的建議,幫他和不二辦了一場拳賽,輸的人要永遠對贏的人效忠。

  「這是哪門子的排解糾紛啊?分明會讓仇恨更深吧!」不二當時透過電話這樣大吼著。

  但因為不二和鐘靖杰之前有場賭約,不二雖然不願意和武田龍司來場這樣的對決,但願賭服輸,不二最後還是同意了這場拳賽。

    拳賽的時間在一個月後,雙方都有足夠的時間準備,不二這邊請了殺殺幫他特訓,但拳腳並不是殺殺的強項,所以只好轉求小價操縱鐵男來進行特訓。

  鐵男的外表是一名長相美麗、身材火辣的女子,這讓不二不太敢對她出手,但鐵男的操縱者是小價,他對不二完全不會心軟,他毫無章法的亂打加上鐵男的破壞力,好幾次把不二打趴在擂台上,剛剛那次讓不二足足昏迷了十幾分鐘,醒來後甚至不記得發生了什麼事。

  「看來還是不行啊!」殺殺拉起繩索跳上了擂台,看著趴在地上的不二說道:「你輸定了啊!連小價都打不過。」

  「嗯?」不二運用腰力迅速直起身子說道:「叫小價不要操縱鐵男,赤手空拳跟我來一場啊!來啊!利用機器人算什麼英雄好——」

  「噗──」

  不二的話還沒有說完,小價一揮手,場中的鐵男把不二給打飛,直到撞上了擂台繩索之後才停了下來。

  「吵死了。」小價用手撥了撥頭髮,用大拇指比著自己說道:「我就是鐵男,鐵男也是我,你打不過鐵男就是打不過我,嘿嘿嘿!」

  「可惡啊!」不二想利用繩索的彈力朝台下的小價衝去,使出玉石俱焚的絕招,卻被殺殺一掌按住臉部。

  「你們兩個別鬧了,小價的亂打並沒有實質上的幫助,要讓不二在一個月內提升攻擊能力,只能靠一個人了。」

  「嗯?誰?」不二將臉從殺殺的手掌移開。

  「阿手。」

  「咦?」不二大驚,他雖然同意殺殺的看法,但阿手自從被武田龍司催眠之後就失蹤了,而且武田龍司對他下的催眠指令是「殺死周不二」,要是真的找到他,自己會不會有生命危險?

  拳館的門開啟,屋外的光源較亮,一名男子背光站在門口,當他走進拳館內,不二才看清楚來者何人,然後大叫了一聲。

  「武田龍司!」

  來人正是武田龍司,他穿著黑色背心,展現了瘦但結實的好身材,他的下半身穿著迷彩褲和長筒軍靴,雙拳用紅色拳擊繃帶纏繞著,配上他那頭火紅色的頭髮,讓他看起來就像是一名專業的拳擊手。

  「你們還沒走啊?練再多也沒用的。」武田龍司用牙齒咬緊纏繞在拳頭及手腕上的繃帶,看都不看不二等人一眼。

  他扭了扭脖子,走到一旁的沙包前,擺出戰鬥架勢。

  「你什麼意思?」不二聞言想從擂台衝下去找他算帳,卻被小價操縱的鐵男從後面緊抱住。

  「不二你不要衝動,他是故意刺激你的啊!你們的戰鬥還沒正式開始。」做出環抱動作的小價說道。

  「我知道,所以你要叫鐵男抱緊我。」不二的臉上依舊做出憤怒的表情,但卻趁著咬牙切齒的空檔對著小價低聲說了一句。

  「嗯?」小價一遲疑,弄清楚不二的凶狠只是做做樣子而已,連忙放下手,跟著他一起做動作的鐵男也鬆開了環抱。「衝啊!不是很凶?衝下去幹掉他啊!」

  突然沒有束縛的不二因為慣性作用力向前衝了兩步,還沒到繩索邊緣他就單膝跪了下來,用手摸著自己的腳踝對武田龍司說道:「算你走運,要不是我腳踝突然扭到,我一定下去揍扁你。」

  「耶?這哪招?」小價嗤之以鼻,不二明明對武田龍司怕個半死,但總有藉口不與他正面衝突,假裝腳扭到就是一個很孬的辦法。

  武田龍司原本要對吊掛在天花板的沙包出拳,聞言低聲說了句「是嗎」之後,放下手,轉身朝位於拳館正中央的擂台走去。

  靠!別過來,我警告你別過來喔!不二心裡雖然這麼想,但嘴巴卻不示弱地說:「你自己過來找死的喔!被我揍死不要怪我嘿!」

  武田龍司拉開擂台邊緣的繩索,從縫隙中鑽了進去,與蹲在擂台上假裝腳扭到的不二面對面。

  「我不是來了嗎?還不快點揍扁我?來啊!」

  「……」武田龍司的臉就在眼前,但不二就是沒辦法揮拳,整個人像是被下了咒語似的動彈不得,身體只能微微發顫,不斷撞擊的牙齒發出「咳咳咳」的聲音。

  「你如果不打我,那就算啦!」

  武田龍司又從拉開的繩索鑽了出去,不二突然像是被解除禁咒般,全身又可以動了,他不斷喘著氣看著武田龍司,剛剛那幾秒鐘,就像是有大石頭壓在他的胸前,阻斷了他的呼吸道。

  「從現在開始到拳賽那天,我租下了這間拳館,你們要是沒事的話,請你們帶著台上那個垃圾機器人滾開。」武田龍司又走回沙包前,態度一樣囂張。

  「什麼垃圾機器人?」氣不過的小價操控鐵男來到了武田龍司的背後,揮出右拳朝他的背部打去。

  只要做做樣子就好的小價氣憤地向前揮舞右手,跟著照做的鐵男打出帶有拳風的一擊,但武田龍司像是背後長了眼睛似的,脖子往旁一側,鐵男的拳頭擦過武田龍司的耳旁。

  「咻──」鐵男右拳去勢不止,整個身體也朝前方竄去,一擊不中的小價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眼睜睜看著鐵男撞開了沙包,反而來到了武田龍司面前。

  「哼!」武田龍司悶哼了一聲,接著大吼道:「拳擊不是這樣打的!」

  接著他跨出左腳,攏在身後的右拳朝沙包打去。

  「碰──」

  沉悶的撞擊聲在整間拳館內迴盪著,被武田龍司擊中的沙包像是鐘擺大力擺動,站在沙包後面的鐵男也受到了波及,連人帶沙包向後方飛去。

  原本用鐵鍊從天花板垂掛而下的沙包,竟被武田龍司的拳勢應聲扯斷,可怕的一拳,不二等人都看傻了眼。

  接住沙包向後飛的鐵男倒在地上,她的身上冒出煙霧和一些走火的電流,這拳並不是直接打在她身上,而是先打到沙包才撞向她,威力就如此驚人,不二根本不敢想像這拳要是打在他腦上會是什麼情形。

  「起來啊!快起來啊!鐵男!」

  小價不斷做出起身的動作,但被沙包壓住的鐵男卻是掙扎了幾下之後,便躺在地上動也不動。

  「還不快滾?」

  武田龍司依舊沒有回頭,只用眼角餘光看著身後的不二等人。

  不二敢怒不敢言,小價將雙手穿過了鐵男的脅下,將她從非常重的沙包下拖了出來,殺殺識相的帶著不二和小價離開了拳館。

   拳館外的落日拉長了三人的背影,三人垂頭喪氣地走回殺手專門店,不只不二,就連一向嘻皮笑臉的小價都感到非常氣憤,他咬著牙將鐵男負在他小小的背上,拖著鐵男行走,眼中還流下了不甘心的淚水。

  「不二,我們一定要幹掉他,我要為鐵男報仇。」

  小價低著頭、拖著沉重的腳步繼續行走著,幾顆眼淚落到了他的腳邊,他口中的「他」,指的當然是那個可惡的武田龍司。

  「那還用你說?」

  不二握緊了拳頭,想像地上的影子就是武田龍司,對著地上揮出了一記快速的刺拳,他之所以接受武田龍司的戰書,有一半的原因是因為小韻。

  他和武田龍司都非常喜歡小韻,但論殺手實力,沒有「幸運」加身的不二絕對不是武田龍司的對手。武田龍司曾是殺神的徒弟,擅長用催眠殺人,自從殺神的師弟殺鬼也死在他手裡後,他的實力像是一夕之間大增,他已經不是一個只能靠催眠殺人的殺手。

  雖說小韻並不會膚淺的只喜歡強者,但不二和武田龍司兩人已經把這場決戰看成「小韻爭霸戰」,輸的人沒有理由再接近小韻,這是兩人都明白的道理。

  「那傢伙的實力原本就這麼強嗎?還是他有什麼奇遇?」殺殺提出了一個問題。

  「應該是後者,我看過他所有資料。」小價說道:「他從殺神那裡只學到了催眠殺人之術,拳腳反而不是他的強項。」

  不二點點頭同意小價的看法,剛剛武田龍司那拳絕對不在阿手之下,若武田龍司原本就有這樣的實力,又何必用催眠術殺人?催眠術殺人的風險絕對比拳腳還高且複雜。

  「他殺了殺鬼,會不會——」

  不二的話還沒有說完,但另外兩人已經明白他的意思,他想說的是武田龍司或許從殺鬼那裡學到了什麼可怕的殺人之術。

  武田龍司在殺死殺鬼時,曾撥了通電話給不二,讓不二親耳聽到殺鬼死前的痛苦哀嚎,殺鬼是不二的親叔叔,雖然他並不認同殺鬼毀滅世界的想法,但血濃於水的親戚關係卻不會改變,武田龍司刻意打電話給不二,就是為了打擊不二的內心,這是一場心理戰,兩人的戰爭早就開打了。

  「嗯!應該是『殺意』。」殺殺說道。

  「殺意?」

  「據我所知,殺神和殺鬼兩人雖然是師兄弟,但會的絕招卻完全不同,殺神的『殺氣』就像是一股氣勢凌人的強風,未開戰就能震懾對方的心神,使敵人無法動彈,那純粹是一種精神力。但殺鬼的『殺意』卻不同,雖然一樣是精神力的一種,但影響的卻不是敵人。」

  「咦?」聽到這裡的不二和小價皆身軀一震,他們都猜到「殺意」影響的是什麼。

  「是自己。」殺殺接著說道:「殺意非常接近武田龍司的催眠,但卻比催眠更上一層樓,在武田龍司出拳的瞬間,殺意已經控制了武田龍司的全身,甚至是心智,讓他相信自己能夠以拳頭就斬斷鐵鍊,進而將沙包擊飛。」

  「原來如此。」不二點點頭,他雖然對這種玄之又玄的說法抱持一絲懷疑,但又不得不相信他剛剛親眼所見,武田龍司的破壞力真的是太可怕了。

  「那如果一個人同時擁有殺神的殺氣和殺鬼的殺意——」小價說到這裡全身打了個冷顫,這想法太可怕了,如果真的有這樣的人,那人絕對近乎無敵、沒有人可以殺得死,那已經不是神或鬼的等級。

  「武田龍司學到殺意之後如虎添翼,配上他原本的催眠,他已經是一名深不可測的殺手,以某些層面來看,他的催眠也大概等於次一級的殺氣,他應該是最接近融合殺氣和殺意的殺手,剛剛不二無法出拳,應該就是他對不二催眠的傑作。」殺殺分析道。

  不二仔細回想剛剛的情景,武田龍司在他的耳邊輕輕說了幾句話,他就像是全身被鎖鍊纏繞住似的,怎麼都無法掙脫。

  「那怎麼辦?不二接受他的挑戰等於是自殺啊!」小價用同情的眼神看著不二。

  「我們還有一個月的時間,如果我們能盡快找到阿手,說不定還有希望。」殺殺說道:「阿手被真的殺神給擄走之後就下落不明,說不定打倒武田龍司的方法,就在阿手身上,所以我們一定要趕快找到阿手。」

  殺殺言下之意即是阿手極有可能已經成為殺神的唯一傳人,領悟了傳說中的「十步一殺」。

  施展十步一殺需要釋放強大的殺氣,進而將敵人定在原地無法動彈,就能好整以暇的殺人,這或許是唯一能破解「殺意」的方法。

  殺殺的猜測完全正確,殺神和殺鬼之所以會這麼不合,就是因為兩人的能力相剋,久而久之,就連個性也南轅北轍。

    「所以我們要利用殺氣來對抗殺意嗎?」小價問道。

  「嗯!不過還有一個難題。」殺殺說道。

  「什麼難題?」

  「即使找到了阿手,不二也成功學會了殺氣,但要如何對抗武田龍司的催眠?」

  不二點點頭說道:「那的確蠻棘手的,不知道催眠到底怎麼破解?」

  「你幫我扛一下鐵男。」小價停下腳步看著不二,他將鐵男交給不二之後,拿出手機連上放在店內的伺服器,用最短的時間搜尋「催眠」的資料,並用軟體得出重點,容易被催眠的原因就是兩個字。

  信任。

  「什麼意思?」不二將鐵男的雙手交疊在脖子前,揹著她一邊走一邊看著小價。

  「資料顯示,容易被催眠的人是因為他很容易信任別人,就拿電視上常常在表演的催眠秀來說,催眠師都會挑信任他的人,施行催眠才比較容易成功。」小價繼續說道:「所以催眠師常會要上台的觀眾做一個動作,就是閉上眼睛往他的方向倒下,催眠師事先告訴觀眾,他一定會伸手接住該名觀眾,如果該名觀眾肯照做,那他們雙方就已經連起了一道無形的橋梁,那座橋就叫做默契,也叫做信任。」

  「可是我非常討厭武田龍司……」

  殺殺搖頭說道:「小價指的應該是潛意識,國際殺手組織之前組成了殺手聯軍,試圖阻止殺鬼幹掉堤內卡賈瓦納國王,當時你和武田龍司都是聯軍的成員,或許從那時候開始,他就已經在你心裡埋下『信任』的種子。」

  不二仔細回想,自己那時候的確不是很討厭武田龍司,他雖然是自己的「情敵」,但這種敵對關係在某些程度上,也是一種「戰友」的關係,因為他們目標一致,喜歡的都是同一個人。

  武田龍司加入聯軍後,推舉不二成為聯軍的領袖,也是一種建立「信任」的方法。

  不二想到這裡,背後出了一身汗,原來處心積慮的武田龍司早就設下了陷阱,等著他自己一步一步踏進去。

  「那怎麼辦?」不二緊張的看著殺殺。

  「既然催眠的方法是『信任』,那破解的方法應該就是『不信任』吧!」

  「不信任?那要怎麼做?」

  「別再相信任何人,把自己暫時弄得非常歇斯底里,甚至說出來的話也要相反,這樣應該就可以了吧!」殺殺提出了這樣的觀點,但她也不確定這樣是否可行。

  「蛤?這什麼鬼?」

  「哎呀!反正我們不只要找到阿手幫你訓練殺氣,連心理層面都要特訓,總之,要打倒武田龍司,只有雙管齊下才有可能做到。」

  「喔!」不二摸了摸鼻子,他從來沒聽過這樣的特訓內容。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