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3三年闇班  

 《三年闇班》


 編號:823
 作者:路邊攤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3.5.4

 ISBN:9789862905449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人手一本 異色館國民作家
路邊攤◎著

先是有一個女生失蹤,然後班上便開始一天一個的死去,跟現在發生在我們班上的事件根本一模一樣。

今天的殺人額度用完了,因為她一天只能殺掉一個人……

內容簡介

大家都沒有預料到,她回來了。雖然她是以另外一種形式回來……

她不是從門口走進來,而第七節課時突然出現在座位上。

當時的我正在抄筆記,眼角餘光突然發現一個久違的身影。往右轉頭,看到她正坐在椅子上,但在開始上課前,她根本還沒回來。

她的皮膚,呈現可怖的暗綠色,原本應該整齊乾淨的制服變得髒穢不堪,她的長髮散落在肩膀跟臉上,甚至擋住了整張的臉。

綜合以上這幾點,我百分百肯定,不管她發生了什麼事,但此時坐在我身邊的她,肯定不是人。

她緩緩走到講台上,站在老師旁邊面對著大家,像是在觀察著班上每個人臉上的表情,然後慢慢伸手撥開了擋在她臉上的長髮……

作者簡介

路邊攤,七年級生,目前在台中當公務員,每天培訓國家未來的主人翁。

本人就跟街頭上許多的攤販一樣,平凡不起眼,
但總是在你需要的時候永不打烊,只是賣的東西變成了許多幻想故事。

個人網站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http://batan.pixnet.net/blog

路邊攤於2008年加入冷諺明作家經紀工作室

http://phenom5433.pixnet.net/blog

◆在明日已出版作品

《黑色手機》2008.08
《鬼公寓》2009.09
《妖獸都域》2009.11
《鬼城市》2010.04
《詭誌》2012.01
《詭誌之墮血僧》2012.03
《異數》2012.04
《異數之奇談》2012.05
《深夜的路邊攤》2013.03
《三年闇班》2013.5

作者自序

每個班級都像一部電影,有那些總是吸引眾人目光的主角,也有從頭到尾都不受到重視的配角,每個年級也都會上演不一樣的題材。

但不管是什麼角色,對一個班級來說都缺一不可,雖然我已經忘了自己以前還是學生時所擔任的角色,不過我想我自己應該是屬於配角那一族群的,默默地在班上生存。

團體照時總是站在最旁邊,成績不亮眼,長相平庸,體能中下……很多人應該也跟我一樣。

在同學會時我站上台自我介紹後,其他同學可能還會問出一句:「誰啊你?」

大概就是這種感覺。

而我的班級上也有跟書中主角那樣,個性灰暗又特立獨行的角色,我完全沒跟這些同學交談過,偶爾翻翻畢業紀念冊才會想起他們的名字。

用這種角色為出發點,可以想到故事內容一定不怎麼陽光風趣。

希望能讓大家在開始閱讀第一個字的時候,就能感受到十足又飽滿的陰鬱,但在這些陰鬱中,還是能找到稀有的希望。

因為最不起眼的角色最後往往會做出最了不起的事。

目錄

第一章:闇之我
第二章:闇之同學
第三章:闇之班級
第四章:闇之教室
第五章:闇之結業
附錄短篇一:喝飽一點
附錄短篇二:別應別開別出聲

精采試閱

 

第一章:闇之我
 
    你還記得在你的學生時代,你的班級是由哪些人、哪些小團體所組成的嗎?不管記得也好、不記得也好,我想每個人應該都大同小異吧。
 
    每個班級一定都會有幾個特別有活力跟責任感的學生出來擔任領導者的角色,還有幾個特別漂亮的女生則組成班上的亮點,特別高大俊俏的男生成了籃球隊,其他女同學的工作就是為他們尖叫,至於功課好的男女學生則變成筆記講義製造提供機,再加上可有可無、沒有任何特點的路人甲乙丙學生,如此一來就組成了一個班級。
 
    對了,可能還有一些長得醜又沒特長的廢渣學生,則擔任被班上全體同學霸凌宣洩的角色,這些角色雖然被其他人鄙視,但在每個班級卻又不可或缺。
 
    不管到哪裡都一樣,當一群人生活在一個環境裡,人類總會先把人群中最弱的那一個找出來,讓大家可以自我安慰並發洩。人的心態啊,不會因為年紀增長而變善良,而是會越來越犯賤。
 
    我認為我這麼說並沒有太超過。
 
    而我呢?我在班上擔任的角色是很普通的路人甲乙丙,在任何活動或集會,絕對不會有人說出我的名字,大家會很自然地忽視我,好像我根本不存在。
 
    這並不是其他同學選擇集體冷漠我,而是我刻意讓自己成為這樣的角色。從小學開始一直到現在高中二年級,除了對自己有利益關係的事情以外,我總是對任何事都漠不關心,許多分組報告我也是一個人吃下來,我更從眼神跟氣勢開始訓練,讓每個人看到我的第一刻起,就不會有想跟我講話的慾望。
 
    訓練成果很成功,我在班級上稱職地擔任了隱形人的角色,因為不管在哪個學年跟班級,班上總會出現一、兩個大家公認的霸凌對象,他們只要長得醜或是聲音難聽,在編進班級的第一秒起,就會被所有人貼上「這個人可以欺負」的標籤。
 
    雖然我現在常常聽到有人說抵制霸凌,但我一聽就想笑,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會有霸凌。
 
    那些在外面高呼正義的民眾,平常就沒有利用媒體或其他管道霸凌過其他人嗎?
 
    如果答案是沒有,那我覺得就是有鬼。
 
    總之,我就是一個全身充滿黑暗憂鬱氣息、讓人感覺完全無法親近的詭異少年。
 
    為什麼我要把自己塑造成這種形象?
 
    老實說,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我老媽在懷我的時候迷上了看恐怖小說跟恐怖電影吧,我覺得我從一出生就是個怪胎。
 
    「你最好跟人類保持距離。」我覺得,上帝在創造我這個人時,一定在我的內心裡下了這個指令。
 
    而我也一直奉行這句話,一直到現在,我將升上高中三年級。
 
    我沒有任何同學的手機號碼,我的手機裡只存了家人的電話,我也沒有加任何人的臉書好友……更正一下,我根本連臉書帳號都沒有。
 
    我只有做報告時才會用到電腦跟網路,什麼社群交友網路對我來說,根本是火星的東西。
 
    像我這種人,在畢業後一個禮拜內應該就會從大家的記憶中被遺忘。
 
    與其說這是我的猜測,不如說這是我的期望。
 
第二章:闇之同學
 
Day1  9月19日  星期三
 
    一個班級只要運作一段時間,什麼東西就都固定了。遇到問題會主動出來解決的是哪幾個、成績好的是哪幾個、每天最早來的是誰、每天都會遲到的又是誰……當然,如果是「誰在班上最沒有作用」這種問題的話,那麼答案才會出現我的名字。
 
    現在,升上高三已經一個多月,畢竟是待了兩年的班級,所有的定律都照常維持,早上我總是在剛剛好的時間踏進教室,教室裡的人數都差不多,該來的已經坐在椅子上吃早餐看書,遲到的還是遲到。每當我進入教室,我總是可以從其他人望過來的眼神中嗅出「唉,原來是他」的味道。
 
    對不起啊,進來的是我,而不是你們所期待的好朋友某某某,我低頭默默地走到我位於教室最後面的座位。
 
    坐下來後,一個女同學走過我身邊,她看著我右邊的座位,一邊喃喃著一句話。
 
    「她今天又沒來上課了嗎……」應該是這句吧。
 
    我也把視線移到我右邊的位子上,空蕩蕩的。這個位子的主人,已經有三天沒來學校了。
 
    「你覺得她今天會來嗎?」坐我前面的學生突然轉過頭來問了我這麼一句話。坐我前面的人叫做浩誠,是班上少數會主動跟我說話的人。
 
    「應該也不會吧。」我的眼睛仍看著那個空蕩的座位,那裡本來是坐誰呢?好像是一個女生,叫什麼名字來著?
 
    事實上,我並不排斥與浩誠對話,因為就某方面而言,我能感覺出他跟我是屬於同一種人,都是盡力與其他人保持距離,並對任何事物抱持冷漠,但我跟他仍有一處很大的差別。
 
    如果說我在班上是演路人的角色,那麼浩誠演的就是憂鬱系的傑尼斯偶像。是的,他很帥,帥到就算他刻意想讓班上的人都忽視他,但大多數女生還是一窩蜂地戀上他。
 
    甚至還有人說,我之所以會這麼孤僻是在模仿浩誠,什麼跟什麼啊?
 
    「你的反應真的很冷漠,大家都同班那麼久了,坐在一起當鄰居也一個月了,你都不好奇她為什麼三天都沒來學校?」浩誠問道。
 
    「我找不到我應該好奇的理由,她可能只是生病了。」
 
    「既然如此,她應該會打電話通知其他人吧?為什麼連她的好朋友都不知道她缺課的原因?」浩誠伸手一指,指著一群正在聊天的女生。
 
    我想起來了,坐我右邊的女生叫做朱喬盈,是個有張小巧瓜子臉,長得還算可愛,身材嬌小的女孩子,而浩誠指著的那群人,正是喬盈的死黨好友,她們好像正在討論喬盈今天為什麼又沒來學校。
 
    「昨天她手機有接嗎?」「我有打,可是她又關機,已經連續三天了耶。」「我有打去她家裡,可是她家裡電話都沒人接。」「小盈有跟家人一起住嗎?有誰知道啊?」「妳昨天不是去問老師嗎?老師說什麼?」「老師說小盈的家人好像在外縣市,小盈是一個人租公寓,她家人好像也不太清楚……啊啊,小盈會不會失蹤啦?」她們討論著諸如此類的對話。
 
    吵死了,就算她真的出事好了,那也沒有辦法阻止啦,出事都出事了,還是把眼前自己的事情弄好吧。
 
    雖然說喬盈就坐在我右邊,但我跟她之間的對話近乎於零,比起我,她在上課時視線應該都在注意前面的浩誠吧,我對她來說無異於空氣。
 
    雖說如此,我也從未見過喬盈跟浩誠之間有過任何對話,其他女生有時候還會跑過來試圖跟浩誠說一些有的沒的,雖然都被浩誠冷冷地打回去,但我仍然能從那些女生的臉上看出「啊,真的好冷酷好帥」的愛慕神情。
 
    我想喬盈是屬於那種會靜靜喜歡男生的害羞女生吧,不過這種女生的戀情都會隨著她的安靜而無疾而終。
 
    正確算起來,喬盈從我眼前消失的時間應該是五天,今天是禮拜三,再把上禮拜週末加上去的話,剛好是五天。也就是說,如果喬盈真的出了什麼事,那麼關鍵點就是在週末的那兩天。
 
    不過我對她的關心程度也就僅此而已,至於她是否真的出了什麼事情,我不想插手。
 
    隱形人般的一天照常渡過,我默默地在最後面上課、抄筆記,然後孤獨地到學校餐廳用餐,除了跟浩誠有少許的交談外,班上沒有其他人跟我說過話。
 
    我很滿意自己所扮演的這個角色。
 
    而在今天下午,大家都沒有預料到,喬盈回來了。
 
    但她是以另外一種形式回來的。
 
    那是在第七節課時,也就是一天的倒數第二堂課,在這個時間,大家已經開始期待放學,並開始討論接下來的行程,高中生放學後的生活總是不嫌精彩……當然我本人除外。
 
    喬盈在第七節課時突然出現在座位上,她不是從門口走進來的,而是直接出現在位子上。
 
    當時的我正在抄筆記,別看我的個性詭異,但在課業上我還是挺認真的,當我的視線在黑板與筆記本上往返時,眼角餘光突然在右側發現了一個久違的身影。
 
    右邊的位子上似乎有人。
 
    我往右轉頭,看到喬盈正坐在椅子上,但我很肯定,在開始上課前,她根本還沒回來,就連上課時……她也沒有進來過教室。
 
    她就是這樣突然出現在座位上。
 
    很明顯,我是第一個發現這件事情的人。我用筆戳了戳前面的浩誠,然後用筆桿指了指右邊,浩誠一下就發現了突然出現的喬盈,他還忍不住低聲發出了一聲「呀」。
 
    許多人都聽到了浩誠的聲音,少數幾個人轉過頭來,然後他們也看到了喬盈的身影,我在最後面能看到那些人的神情,他們在看到喬盈的那一瞬間,表情先是陷入呆滯,然後浮現驚恐,甚至有人摀住嘴巴……他們開始跟身邊的人交頭接耳,說的是同一個話題,喬盈回來了。
 

 

Posted by MINIBOOK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