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黃泉委託人04】頂尖對決》

龍雲◎著 | 釿Rozah◎封面繪圖
初版日期:2013.4.18 | ISBN:9789862905265 | 售價:260元



特色

鼓聲四起,海嘯般的戰意席捲山谷。
斯巴達與波斯的生死對決--溫泉關之戰又開始了。

杖婆VS.列奧尼達
失蹤已久的杖婆,和斯巴達三百壯士的隊長列奧尼達,到底是什麼原因,兩人竟然出現在同個戰場捉對廝殺!?

「一杖落地,魂懾百里。」任凡意外得到的手杖,不僅外型相似,上面還充滿了杖婆的靈力。究竟手杖怎麼會出現在希臘,還有始終杖不離身的杖婆人呢?莫非她已經……

簡介

任凡痛苦地張大了嘴,然後勉強地睜開了雙眼。就在任凡睜開雙眼的同時,那股灼燒痛苦的感覺,竟然從雙眼流瀉了出去。他清楚地感覺到灼燒的能量從雙眼射了出去,化成光線的能量,在觸碰到士兵的同時,任凡感覺到掐住自己脖子的力道,立刻消失得無影無蹤。

然而那股灼燒的氣息,卻沒有半點減輕的感覺。再也無法壓抑住的任凡,放下雙手,張大了雙眼,盡情地宣洩出那股快要讓自己燃燒起來的灼熱。兩道鋪天蓋地的藍色光芒,從任凡的雙眼迸射而出。

藍色宛如火焰般的光芒籠罩了所有站在任凡周遭的不死軍團,那強烈的光芒不只包圍了整個戰場,更一路蔓延到溫泉關旁的愛琴海上,照亮了整個夜晚。

「陰焰」現世!神力的雙眼「蒼穹之瞳」在靈力強大的繼承人謝任凡身上,終於得以展現出它應有的威力。

購買資訊
◇4.11金石堂、博客來 網路書局 79折限量簽名版預購(數量有限,售完為止)
金石堂 ENTER
博客來 ENTER

◇4.18各大書局發售(超商沒有配合販售喔!)

◇消費滿250元即贈送【新黃泉委託人04】頂尖對決 款L夾,詳細活動 ENTER

L型文件夾-【新黃泉委託人04】頂尖對決


作者簡介

龍雲

興趣是電影、小說跟電動。
養了一隻比自己還有人氣的貓。

因為趕稿時間被它咬了一口,氣憤地將她寫進小說裡面的任性作者。
(然後老是忘了她的存在……
orz

龍雲官方部落格:
http://longcloud929.pixnet.net/blog
龍雲噗浪:
www.plurk.com/Cloud929


繪者簡介

釿Rozah

釿發音同於『銀』,在高雄工作的嘉義人,
創作靈感起源總是在夢中發生,特別喜歡畫肌膚的肉,
作品喜好以奇幻類居多。

Blog: http://aaaa43210.blogspot.tw/


目錄

自  序
楔  子  禮物
第一章  溫泉關戰役
第二章  過去的陰影
第三章  混亂的種子
第四章  任凡的剋星
第五章  解放
第六章  最後的掙扎
第七章  大戰過後
第八章  特殊事務所in歐洲
尾  聲


作者自序

大家好,我是龍雲,非常高興又在這裡跟大家見面。

這一次的【黃泉委託人】,會有一個非常意外的新角色跟大家見面,希望大家會喜歡。

上一集跟大家聊到了利迪亞,這一次換來聊聊「威風雙道」。

事實上,威風雙道的角色,在撚婆出現的時候,就已經設定好了。

兩個脾氣古怪的師父,因為鬥氣所以害得撚婆後來的法器竟然是香灰。

雖然是設定好了,但是因為劇情一直沒有帶出來,想不到跟大家見面的時候,竟然已經是第三部了。

這點真的是連我自己都沒有想到。

不過有時候大概就是這樣,就好像爐婆被逐出師門的事情,也是爐婆登場的時候就已經設定好的,卻也同樣到了第三部才有機會寫出來。

而在本集之中,登場的其中一個重要角色,也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才有機會露面。

曾經有讀者問我,是不是阿婆控?orz

原因當然是因為【黃泉委託人】的故事裡面,出現了為數不少的阿婆……

這真是天大的冤枉啊,大人。

只是劇情一直沒有帶到可以讓千爺等人登場的地方,以致於會有這麼大的誤解,這也是我始料未及的。

不過現在到了第三部,一些劇情會跟過去所發生的事情有所重疊,所以千爺等人也終於有機會為我洗刷冤屈了。(希望可以……)

同樣,希望這次的【黃泉委託人】,大家會喜歡。

那麼,我們下集見囉。

精采試閱

楔子
禮物

天花板上掛著的木製雕刻品,彷彿藤蔓般垂在空中,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樹木精油的芳香,讓進門的客人有種進入森林的感覺。

各式各樣、五花八門的製品,有點雜亂地擺滿店內所有的角落。

這是位於希臘德摩比勒隘口附近、一個觀光小鎮巷弄內的古董店。

自從歐洲陷入了金融危機之後,希臘就一直成為眾矢之的,瀕臨破產的這個古老國家,似乎成為了歐元區的重擔,被世界關注、指責著。

街上有大半的商店都拉下了鐵門,向來以觀光作為最大收入的國度,此刻觀光客的人數也因為經濟不景氣,大幅下滑,榮景不再。

不管任何人都可以清楚地感覺到景氣寒冬。

這間古董文物店也在這波不景氣的寒流之中,搖搖欲墜,生意大不如前。

不只是來店裡的客人數量大減,真正掏錢出來買東西的更是少之又少。

然而對於對抗這樣的不景氣,類似這種小店家,由於本來的支出就比較低,自然抵抗力也比較強。

就算這條街上,幾乎已經有一半以上的店家關門休息,這家店還是苦撐著,希望可以跟過去在二戰之後的經濟風暴一樣,渡過這場寒冬,迎接下一個春天的到來。

然而這樣的等待往往都是漫長且痛苦的,一整天面對著空無一人的店鋪,就連此刻坐在櫃台後面的老闆娘,都不知道這樣每天照常開店做生意,到底有什麼意義。

不過就好像一種習慣,與其整天在家裡擔心,不如做點事情,至少不會讓人陷入抓狂的地步。

眼看就快要到打烊時間了,今天卻連一筆生意都沒有做成。

這時門口傳來了一陣清脆的鈴聲,有客人趕在打烊之前,走進了店內。

老闆娘探頭向門口望去,進門的是一位年輕的女子。

女子擁有一張俏麗的臉蛋,穿著非常樸素,不像時下年輕人那種誇張的打扮。

店鋪裡有些物品是拿來放在房間裡面當擺設、有些可以拿來當家具使用,各式各樣的物品,雜亂無章地放在各個角落。

並不是老闆娘不貼心,不願意將它們分門別類放好,只是長久以來經營的經驗讓老闆娘知道,看起來越多、越雜亂的擺設,往往會讓人眼花撩亂,一個不注意,就看上了一些不在自己預期之中的東西。

完全不懂老闆娘這種商業心機的女子,一時之間也真的被店裡面五花八門的東西,弄得眼花撩亂了起來。

在這些商品之中,當然不乏一些專門以女孩子為目標的可愛飾品。

身為觀光大國,希臘本來就有很多類似這樣的店鋪,專門要做外國觀光客的生意,而在眾多遊客之中,最容易掏錢買些小物件當作紀念品的,就是這些年輕的女孩子。

然而打量了一下女子之後,老闆娘知道那些東西並不會吸引她的注意。

畢竟女子一身素裝,就連臉上都只化著淡妝,沒有什麼多餘的飾品,自然不會對這些小玩意產生興趣。

果然,當女子一眼掃視過去,看見其中有許多擺放小飾品的區域,眼睛不但沒有發出亮光,反而有點失望。

老闆娘的心忍不住也跟著涼了一半,看樣子今天還是連一筆生意都做不成。

然而女子的視線轉到店內一個轉角的時候,雙目越睜越大,眼睛為之一亮。

見狀,老闆娘面露喜色地順著女子的目光看過去,一看,卻又立刻沉下臉來。

接著女子緩緩朝目標走了過去,目不轉睛地盯著目標看。

女子凝視的目標,是一根銀灰色拐杖。

從它布滿灰塵的模樣不難看出,這根拐杖已經在這間店的角落沉睡了好一段時間。

不要說顧客,就連老闆娘自己都不曾擦拭過它,甚至在將它放定位之後,就不曾再拿起來了。

這根拐杖靜靜地被人遺忘在這個巷弄內不起眼的古董文物店的角落。

然而女子的反應卻大大相反。

這些日子,她不知道逛了多少間店鋪,一路從法國找到了希臘,一直都沒有看到可以讓自己眼睛為之一亮的拐杖。

萬萬想不到今天會在這樣一間看起來快要倒閉的小店裡,讓她找到心目中非常合適的拐杖。

這支拐杖的外型非常特殊,有別於現在的金屬拐杖,這支拐杖有個大大的杖頭,看起來反而比較像是法杖,且雖然是仿古老木製拐杖,卻是全身銀灰色。

那支拐杖擺在一堆木製品的旁邊,看起來特別顯眼,卻也更顯孤單。

女子好奇地伸出手,準備將拐杖從一堆木製品之中拿起來。

女子的一舉一動,老闆娘全部都看在眼裡。

身為這間店的老闆娘,怎麼可能不認得那支拐杖。

看到女子的視線被其中一區的東西所吸引,對老闆娘來說,顧客對自己的商品有興趣,本來是件值得高興的事情,但是一看到女子鎖定的目標,老闆娘的臉立刻沉了下。

因為老闆娘非常清楚,這根拐杖本身有個嚴重的問題──那就是拐杖的重量。

對一個需要拐杖的人來說,不,應該是對任何人來說,那根拐杖都太過於沉重了。

這些年來,每隔一段時間,不乏會出現一、兩個對這支拐杖有興趣的人,因為它的造型實在吸睛,就連老闆娘當初也是被它的外型給吸引,才會將它買下來的。

只不過那些有興趣的客人們,總是在將拐杖拿起來的同時,就打消了購買的念頭。

也因此,當女子伸手要拿拐杖的時候,老闆娘原本沉著的臉色,就更加黯淡了。

畢竟老闆娘買進那根拐杖之後便一直擱在那裡,十年來從不曾改變過。

果然,當女子伸手將拐杖拿起來,才剛拿起,秀眉立刻皺了起來。

原本就覺得這根拐杖看起來不輕,但實際拿起來卻是意想不到的重,應該有十幾公斤跑不掉吧。

接下來的反應老闆娘就非常熟悉了,只見女子沉著臉,發現自己手握的地方,有點光線閃耀到雙眼之中。

女子用手抹掉拐杖上面的灰塵,露出了它原本應有的光澤與顏色。

原來這根拐杖並不是銀灰色,而是非常耀眼的銀白色。

看樣子這根拐杖是全金屬鑄造出來的,真不知道當時製做這根拐杖的人,腦子裡想的到底是什麼,竟然會做出這麼沉重的金屬拐杖。

然而在早期技術還不夠進步的時候,拐杖因為需要支撐使用者部分的體重,所以有其堅固的必要性,因此重量往往都不輕也是事實。

拐杖意外的重量並沒有讓女子立刻打退堂鼓,反而試用了起來,這倒是與老闆娘過去的經驗有些出入。

女子發現拐杖圓滑的杖頭,有著幾個貼心的凹痕設計,恰好可以讓手指與手掌扣住,握起來相當順手。

實際撐著拐杖行走,發現它雖然重,但卻富有韌性,並不完全是硬邦邦的金屬,當然也不是像純銀製品那般軟嫩,不知道究竟是用什麼材料製成的。

整根拐杖有點像是細長的圓錐狀,上方比下方略粗,不過使用起來很穩固,雖然與地板的接觸面比一般拐杖還要來得小,但支撐效果卻相當好。

整體而言,這真的是一根處處出乎女子意料的拐杖,不知道這根拐杖當初到底是要做給什麼樣的人用的。

女子有點困惑地看著拐杖,臉上竟然浮現出讓老闆娘意外的表情。

女子的嘴角勾勒出一絲滿意的笑意,然後有點擔憂地看了一下綁在拐杖上面標價,終於,女子的臉上浮現了開心的表情。

這意外的發展,讓老闆娘先是瞪大雙眼愣了一會,待回過神來的時候,女子已經拿著拐杖朝自己走了過來。

女子拿著拐杖走到了老闆娘的前面,用生澀的希臘語說:「我要買這個。」

聽到女子這麼說,老闆娘心花怒放,堆滿了笑容,立刻幫女子結帳。

「需要幫妳包裝起來嗎?」老闆娘反而用不怎麼標準的英語笑著問:「妳應該是要送人的吧?」

女子露出有點驚訝的表情,紅著臉點了點頭。

「要送人,」女子猶豫了一會說:「不過不用包裝。」

眼看女子羞赧的模樣,讓老闆娘會意過來。

「是要送給情人的吧?」老闆娘笑著問。

女子聽了更是低下了頭,一臉羞紅。

雖然女子始終沒有承認,但光是看她紅著臉的模樣,老闆娘心裡已經大概有個底了。

對女子來說,現在最期望的一件事情,就是當心中的他,收到這根拐杖的時候,能夠跟現在的自己一樣開心就好了。

女子付完錢之後,抱著拐杖,快步離開了古董文物店。

那股愛情的氣氛加上能夠出清一把擺在那裡十年的拐杖,也讓老闆娘心花朵朵開,哼著歌曲,目送著女子離開的背影。

只是此刻,不管是女子還是老闆娘都沒有想到,當這根拐杖送到女子心中的那個人手上的時候,會給那個人帶來多大的衝擊。

第一章溫泉關戰役

1

想不到短短的時間內,會有那麼大的變化。

幾天之前,任凡原本還是鬼都最歡迎的活人,誰知道現在竟然被驅逐,永遠不得再回到鬼都了。

為了抗議鬼都決議要驅逐任凡的決定,希波克拉底與大衛、彼得三人,也都決定離開定居多年的鬼都,不再回去。

雖然任凡試圖勸說他們回去鬼都,但是三人說什麼也不願意。

除此之外,任凡也試圖想要說服雷娜回到梵蒂岡,結果當然也是不了了之。

於是兩人六鬼一貓靈,浩浩蕩蕩地從法國啟程,朝預定目的地希臘前進。

之所以會鎖定希臘為目標,是因為希波克拉底認為,任凡受死神印記所苦,就算沒有皇后的追殺,生命也隨時都有威脅,而現在最重要的當然是以保命為優先。

死神印記雖然不是病,但是隨著體內被死神所標記的黑氣增加,人體到了不能負荷的地步,就會死亡。

一旦被死神的黑氣給弄死,靈魂將永遠成為死神的奴隸,永世不得翻身。

然而,這樣的詛咒倒也不是無解。

按照希波克拉底的說法是,只要能夠將所有潘朵拉之門的鬼魂都抓齊了,那麼任凡身上的死神印記自然就解開了。

但是潘朵拉之門的鬼魂是安東尼家族歷經多代所捕獵的鬼魂,光憑任凡一己之力,就算每天抓一個,也不見得可以在有生之年抓完。

更遑論裡面的鬼魂不是威力強大,就是雄霸一方、具有一定勢力的鬼魂。

就好像現在眾人要前去收伏的對象一樣。

「咳、咳!」戴著口罩的任凡喉頭一癢,用力咳了兩下後,瞪著希波克拉底,用濃濃的鼻音說道:「你這庸醫,連個感冒都治不好。」

「哎呀,這你就有所不知啦,」希波克拉底理直氣壯地說:「感冒其實是很難醫治的,那些感冒藥都只是減緩病情而已,要痊癒還是得靠你自己的免疫力。」

「所以你這是在怪我囉?」任凡白了希波克拉底一眼說:「我都已經病了快一個禮拜了,咳、咳,完全沒有好轉的跡象,你不怕我就這樣病死嗎?」

「有我看著沒問題,安啦!」希波克拉底拍著胸脯保證。

病的不是他,當然說得輕鬆,任凡只覺得越講頭越痛,揮了揮手不再跟希波庸醫廢話下去。

「不過說真的,我不覺得這是一個好主意。」任凡吸了吸鼻子,皺著眉頭說:「你不覺得我們用不著挑這麼難對付的鬼魂嗎?」

「可以啊,」希波克拉底一臉不以為然地說:「我們當然可以隨便找個鬼魂,然後呢?你能保證你可以在時限內找到下一個鬼魂嗎?就算讓你順利找到幾個,那又怎樣?不要忘了,你交越多鬼魂給死神,人世間潘朵拉的鬼魂就越少,不是嗎?你覺得你能活過幾次死神印記的時限?」

希波克拉底的說法,除了任凡以外的所有人都非常同意,個個點頭如搗蒜。

在過去的經驗之中,好幾次幾乎都是到了最後一刻,才終於找到一個潘朵拉的鬼魂,更遑論上一次,時限都已經到了,如果不是希波克拉底帶著潘朵拉的鬼魂及時趕到,現在任凡早就成為死神的奴隸了。

就是為了避免這種情況再度發生,眾人才決定要去找到第一批被抓進潘朵拉之門的鬼魂,幫他們列出一份潘朵拉的鬼魂名單。

所以即便任凡有千百個不願意,一夥人還是朝著希臘前進,至少可以確定的是,那裡有潘朵拉的鬼魂。

而原本只有任凡一個人的行進,現在卻變成了一群人,任凡也因此莫名地失去了決定權,不再能夠隨心所欲想去哪就去哪了。

突然加入了這麼多人,最開心的莫過於艾蜜莉了。

這代表著這一路上,她永遠不會孤單,就算任凡睡著了,也還有那麼多鬼魂跟她一樣不需要睡覺。

這或許是眾人加入之後,任凡實質感受到最大的好處,他終於有機會可以好好休息了。

對於艾蜜莉不再只會纏著自己,雖然戴爾嘴上說鬆了一口氣,卻常常可以看見他露出些許落寞的神情。

或許,他還是很喜歡艾蜜莉的糾纏,說起來那也算是一種受到重視、一種被需要的感覺。

在這些加入的鬼魂之中,對任凡影響最大的,莫過於希波克拉底了。

先不論「聽說」很難治療的小感冒,這個被世人尊稱為「現代醫學之父」的鬼魂,在醫術方面確實是世界頂尖的。

在稍微研究過死神的黑氣之後,希波克拉底要雷娜去藥房買藥,並且讓任凡服下。

任凡吃了藥之後,就算死神印記發作,頂多只是感覺到些許不適,不會再像過去一樣,痛到整個人暈過去。

想不到人世間的藥物,在經過希波克拉底的調配之後,竟然也能有效抑制死神印記所帶來的痛楚,這讓所有人都感到不可思議。

對於希波克拉底為他調製藥劑這件事,原本任凡非常排斥,畢竟他真的不希望讓希波克拉底捲入這場風波。

但是上一次在任凡大限到來之際,阻止死神收取他魂魄的就是希波克拉底,料想要得罪也已經得罪了,所以任凡也就不再堅持了。

更何況,希波克拉底對於自己能夠成為史上第一個跟死神嗆聲的鬼魂,也感到得意無比。

除了希波克拉底之外,這支隊伍的行列之中,也增加了彼得與大衛兩個原本是鬼都看門鬼的巨漢,以及不知道接下來該何去何從的前法國警官皮耶爾。

就好像一支旅行團,由任凡與雷娜兩位導遊,帶領這群鬼魂團員們前往下一站希臘。

每次只要一停下來休息,雷娜總是會找機會到附近的城鎮去逛逛。

大家都以為她只是像許多女孩子一樣,喜歡逛街買買紀念品,卻不知道其實這些日子,雷娜一直都在幫任凡找一把適合他的拐杖。

雷娜考量到任凡在短時間之內,視力應該沒辦法恢復,料想如果有一根拐杖做輔助,對任凡應該會有很大的幫助。

但是有鑑於任凡所到之處,常常都伴隨著危險,一般的拐杖,或許用沒有幾下就會壞掉了,感覺一點也不實用。

所以雷娜的目標是找到一根除了能讓任凡當成日常生活輔助工具之外,也可以稍微具備一點防身功能的拐杖。

可惜的是,一路從法國找到了希臘,都沒有找到合適的。

幾天之後,眾人終於來到了德摩比勒隘口附近的鄉村,也就是大家所熟悉的溫泉關。

只是眾人抵達的時間不對,所以鬼魂們並沒有在這裡上演過去的溫泉關戰役。

地縛靈的種類很多,在溫泉關戰役中死去的戰士們,是因為留有殘念才會成為地縛靈。

由於雙方人馬都有必須戰勝的理由與決心,而且每個戰士陣亡的時間也有所不同,因此任凡斷定它們應該會在晚上陰氣比較重、能發揮最大威力的時候,集結所有戰士鬼魂重演這場戰役,而不是在它們當時戰死的那個時間點。

希波克拉底本身是希臘人,對他來說,這裡根本就是他的家鄉,所以希波克拉底帶著眾人,來到了一處可以鳥瞰整個溫泉關戰場的地方,等時間一到,就可以清楚地看見溫泉關戰役的全貌。

就在眾人安定下來的時候,雷娜表示想要去附近的城市逛逛。

這幾乎已經是例行公事了,所以眾人也不以為意。

就這樣,眾人靜靜地等待著夜晚的來臨。

此刻的任凡,不知道為什麼,卻有一股不好的預感。

當然,不管是任凡還是在場的所有鬼魂,都沒有人可以料想得到,這場溫泉關戰役,將會給眾人帶來多大的衝擊。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瘋企鵝
  • 又要出新的了 一定要買的拉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