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不二價05  指甲刀殺手》

鐘小建◎著 | Salah-D◎封面繪圖
初版日期:2013.4.18 | ISBN:9789862905319 | 售價:220元



特色

Sir從警察轉業成偵探,現在又變成殺手?
他的殺人武器是指甲刀──而且是徐夫人打造的!

正當危急之際,良Sir原本想到「國際殺手組織」搬救兵,不料門口居然寫著──
【上班時間】
星期一到星期五早上九點到下午五點,六日及國定假日公休,錯過時間明日請早

我的天啊!殺手也有假期嗎?

小說混搭天王 鐘小建 再忙也要跟你殺一下


簡介

殺鬼X武田龍司
最邪惡的兩人要一起聯手了……

一名聲若洪鐘、體型像熊一樣強壯的男子率先說道:「我是司機殺手,叫我大熊就好。」接著自我介紹的是身型和大熊形成強烈對比的猥瑣男子,他眼珠亂轉說道:「我是意外殺手,我叫小Y,最擅長製造意外讓目標死亡,什麼證據都找不到。」

「我叫Betty,是背影殺手,我的背影非常美,但千萬別看我正面,已經有很多好色的男人看到我的背影想要上前搭訕,結果卻在看到之後卻立刻吐死。」那名叫做Betty的女殺手說話的時候始終背對著眾人,就連正面對著她的鐘靖杰也因為燈光昏暗而無法看清楚她的臉。

「我是琳莉,偽裝身份是一名記者,各位看到的那張集合通知照片,就是我拍的。」琳莉的外貌十分有氣質,輕便的套裝加上馬尾,看起來十分專業。她的手上拿著一台高倍數的相機。

再加上周不二、良
Sir等七位殺手的能力各不相同,而這次,他們可以成功拯救世界嗎?

購買資訊
◇4.11金石堂、博客來 網路書局 79折限量簽名版預購(數量有限,售完為止)
金石堂 ENTER
博客來 ENTER

◇4.18各大書局發售(超商沒有配合販售喔!)

◇消費滿250元即贈送【新黃泉委託人04】頂尖對決 款L夾,詳細活動 ENTER

L型文件夾-【新黃泉委託人04】頂尖對決

創作者簡介

鐘小建

出生於1981年6月14日,標準 B型雙子座。

白天是辛勤工作的公務人員,晚上是鬼黑幫的下屆幫主,不要問我什麼時候才能接班,因為要看現任幫主向日魁少爺他還想當多久。

綽號很多而且都很長,包括「再高二十公分就直接進演藝圈,但還是只能當諧星」,興趣是音樂和棒球,某日誤食過期的天山雪蓮激發出文字創作力量,立志寫出的小說電子檔要能塞爆一個4G容量大小的隨身碟。(其中3G多是放謎片啦!)

粉絲專頁:http://www.facebook.com/J0614

作者自序

這本書跟大家見面的時候,我的寶貝兒子鐘靖杰就滿一歲了,最近幫他報名了爬行大賽,爬行姿勢很好笑的他果然有遺傳到我的諧星風格,我有點擔心他那種邊爬邊大叫、以肚子為軸心的無敵風火輪爬行方式,會把其他參賽小朋友給掃出界外或嚇哭,不小心拿到第一名,就不符合我們父子倆平常低調的個性了。

【殺手不二價】應該是我目前最喜歡的系列作品,沒別的原因,只因為裡面充滿了我想傳達給各位讀者的訊息。

愛與和平。

「殺手」和「和平」這兩個字照理說應該八竿子打不著,但我認為身為一個作家,還是要負到社會責任,我不愛血淋淋的虐殺、我不愛無意義的犯罪,我一點都不覺得這會扼殺我的創作空間,相反的,我感到非常愉悅,在我的創作世界裡,閱讀是很輕鬆的,我希望讀者也能有這種感受。

殺手也好、黑幫也好,這些社會邊緣人在我筆下好像都沒那麼壞,那是因為我相信人性本善,這就是為什麼我的作品裡總是歡笑多過於驚悚。

下一集就是【殺手不二價】系列的最後一集了,這集叫《指甲刀殺手》,下一集叫《愛無價》,我相信大家會在《愛無價》看到最希望的結局。

               二○一三年三月五日

                賀中華隊打進經典賽八強

目錄

CHAPTER 1 地獄回來的殺手
CHAPTER 2 指甲刀殺手
CHAPTER 3 寂寞殺手
CHAPTER 4  七位殺手
CHAPTER 5  焰之殺手
CHAPTER 6 情報殺手
CHAPTER 7  背影殺手
CHAPTER 8  催眠殺手
CHAPTER 9  刺青殺手
CHAPTER 10  殺無赦

精采試閱

CHAPTER 1
地獄回來的殺手

二○○五年,美國紐約,黑人區。

一名白人小男孩,十二歲,衣服上全是腳印和汙泥,他的眼鏡鏡片碎裂的像蜘蛛網、背包底部被割破了一個大洞,所有的東西都無法裝下,只好將文具、水壺等物品捧在胸前。

小男孩站在自家門前,遲遲不敢向前一步。

讓他停步的原因,是因為一名穿著制服的白人警察正在毆打一名滿身酒味的黑人。

髒話、酒氣、槍枝、毒品、血漬……

小男孩聽到、聞到、看到的就是這些東西。

持警棍的警察用力敲破了黑人的額頭,黑人躺在地上厭厭一息,警察還不忘邊罵髒話邊在他肚子上補上一腳。

好不容易等到警察將擋在門口的黑人帶走,小男孩輕輕推開木門進到家裡。

說這裡是家,似乎太奢求了點,因為只有一樓高的平房內沒什麼家俱,只有幾張破爛的桌椅和一張床,空氣中彌漫著惡臭,燈光像是在拍恐怖片般閃爍著。

小男孩一個人住,他沒有親人,是一名孤兒,跟他最親的人將他送來這裡,並且告訴他:「安迪,你想回家,就活下去。」

小男孩的名字叫安迪‧威廉斯,一個極普通的名字,生父母都是英國人,在他一個月大時因為一場意外而雙亡,他出生沒多久就被人口販子賣到了美國,展轉來到了一間名叫「殺手學院」的學校。

這間學校的創辦人是一名被稱作Boss的台灣人,據說他在殺手界有個綽號叫「殺鬼」,是一名頂尖的殺手,設立這個學校就是為了培育出更多優秀的殺手。

殺手學院是一間不被政府承認的學校,極少人知道這間學校的存在,一般人都以為這是間孤兒院。

學院裡的學生什麼人種都有,但都是一些心理或生理不正常的人,例如小時候全身被燙傷,根本沒有臉的鏡人米諾、喜歡做女生打扮,但其實是個男生的安潔莉娜、被強迫要愛上安潔莉娜的布萊德……

安迪是這些學生中看起來最正常的一位,也因為他的「正常」,讓Boss決定讓他受點「不正常」的經歷,於是把他一個白人小孩,丟到了全紐約最混亂最邪惡的黑人區。

Boss要他在當地的學校就讀,如果他能夠活著畢業,就代表他有能力回到殺手學院。

待過地獄的人,就會知道人間缺什麼。

活下去,已經是他最渺小的願望。

在這髒亂的街區,白色就像是一種原罪,他被同校的黑人欺負,卻從來沒還過手,任憑口水和拳頭往自己身上招呼,他就像一個人肉沙包,每天身上都會帶著新傷。

不還手,就永遠被欺負,是這裡的文化。

第一次搭校車時,他的腰間被綁了一根繩子,然後一群黑人將他從行進中的校車窗戶丟出去;這間房子是Boss替他租的,Boss並沒有把鑰匙交給他,因此不能上鎖的住處三天兩頭就遭竊,更誇張一點,即使他在屋內,也會有幾名黑人闖進來一陣破壞,因此他不敢睡在床上,因為那是個很明顯的目標,半夜常會有人踹開門板,接著就是亂棒猛打。

安迪抱著膝蓋坐在屋子的角落,那裡沒有光,不用擔心被別人發現,雖然這裡是他的家。

※※※

二○一二年,現在。

「扣──」

一聲敲門的聲響,沒有第二聲,「第二」這個字眼和動作似乎對敲門的人來說是種恥辱。

門內沒有回應,敲門者直接推開了門。

門沒有鎖,就像以前一樣,住在這間房內的人,根本不需要鎖門,邪惡,是鎖不住的。

或許上了鎖,保護的是門外的人。

走進屋內的是殺鬼,他環顧了屋內一周,在角落發現了他想要找的人。

「還是習慣睡在角落嗎?安迪。」

Boss,有些習慣,改了會送命的。」安迪起身,他的身上一絲不掛,全身上下紋了許多的人臉刺青,那些面孔,是他殺過的人的樣貌。

安迪自從住進黑人區後,每天過著外人難以想像的生活,他最後終於撐過來了,七年,他花了整整七年的時間逃離那個可怕的地獄,當他領到畢業證書的那煞那,他就像重新活了過來。

他回到了殺手學院,經過七年的亡命洗禮,他已經從一個弱小的白人少年長成一個肌肉結實的壯漢。

肌肉,為了自保,拳頭,比的是大小。

七年來他一如往常被欺負,欺負他的人像是永遠不會厭煩似的,在他身上留下難以抹滅的疤痕,但他始終沒有還手。

「我想殺人。」當時提著行囊回到殺手學院的安迪,開口說的第一句話。

「好,我當你的第一個委託人,我出十元美金,殺掉那個你想殺的人,那個人的性命只值十元美金。」殺鬼從口袋裡掏出一張十元鈔票放在桌上,他要的就是安迪對殺人的渴望,他命令安迪在這七年間絕不能還手,為的就是要蓄積他的能量,殺人的能量。

每天的地震叫做正常的能量釋放,百年沒地震,一旦釋放就是最可怕的浩劫。

安迪伸出食指按住鈔票,將它緩緩移到自己面前,這是他身為殺手後接下的第一筆生意,十元美金。

安迪再度回到了黑人區,那群常欺負他的黑人也長大了,他們正為安迪的離開感到無聊,打算找尋下一個人肉沙包,沒想到最討喜的沙包卻自動回來了。

「嗚呼!大家瞧,這不是小安迪嗎?捨不得這裡嗎?是不是一天沒被我雞姦就睡不著呢?我也正想念著你的屁股呢!哈哈哈──」帶頭的黑人叫傑莫,他坐在街邊用來裝垃圾的桶子上,安迪搖頭笑了笑,垃圾就是垃圾,物以類聚,連分類都不用。

安迪脫下了襯衫,露出精壯的胸膛,他的左胸口紋著傑莫的肖像。

「喔吼吼!我的天啊!他居然把傑莫刺在胸膛啊!我看他是真的愛上你了,傑莫,還不快點給他一點久違的愛撫,嗚呼呼呼──」

其餘黑人不斷大笑著,傑莫卻滿臉怒容瞪著安迪,心想著這從以前就娘娘腔的白人將自己紋在身上簡直是找死的行為。

「媽的,你這死同性戀!」傑莫俐落的跳下垃圾桶,朝著安迪衝了過去。

其餘黑人眼見一場實力懸殊的大戰即將展開,紛紛鼓動叫囂著。

「傑莫,殺了他啊!」

「血啊!我最喜歡看到紅血流在白皮膚上了。」

「碰!」

一拳,雙方的交手只在這一拳間就分出了勝負,但倒下的卻不是安迪。

安迪趁著傑莫快失去知覺倒下時,一個箭步用左手掐住了他的脖子。

不能倒,倒了就結束了,安迪不想這場戲這麼快就落幕。

安迪的右拳不斷轟在傑莫的臉上,一拳、一拳、又一拳,傑莫的臉幾乎被打爛成蜂窩,但安迪還是沒有停手,彷彿要將七年來所受的苦在這幾分鐘內一次清償。

其餘黑人看傻了眼,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狠的打法。

傑莫早就被打死了,但安迪還是持續揮拳,直到右拳打穿他的臉,血腥和腦漿在他的拳頭混合成一種特殊的氣味,傑莫的頭就像被大砲轟出一個前後相通的大洞。

「媽啊!快跑啊!」

其餘黑人回過神之後一哄而散,傑莫的死法將是他們永生難忘的一幕。

安迪打開垃圾蓋,將傑莫的屍體塞了進去,他殺了第一個人。

紋在身上的,不見得是愛,也可能是恨。

於是安迪習慣在執行任務前,將目標的樣貌刺在自己身上,對他來說那是一種儀式,一種讓死去的目標也能夠「體驗」殺人快感的儀式。

殺鬼和安迪下飛機之後就遇上了不二和阿手的對決,殺鬼輕易接下了阿手的拳頭,彷彿在他眼中,阿手幾乎可以擦出火的拳頭只不過是嬰兒的搔癢。

阿手一擊不中之後眼見對方人眾,旋即轉身跑遠,殺殺和小價想要攔阻都來不及,阿手的身法實在太快了。

殺手專門店的三人看到殺鬼之所以會如此驚訝,是因為他像極了殺手專門店的創始人,在黑鍋人事件中就已經身亡的老龐。

殺鬼並沒有多做解釋,而是約他們一天後在殺手專門店見面,不二等人非常想弄清楚他究竟是誰,於是答應了這個約會,殺鬼帶著安迪住進了這間旅館,為接下來的計畫進行準備。

「安迪,放手去殺幾個台灣殺手吧!我要台灣的殺手市場越亂越好。」殺鬼繼續說道:「那個武田龍司應該是腦袋裡裝大便,想把別人踩在腳下,不是要別人愛你就是怕你,像他這樣把台灣大部份的殺手消滅殆盡,是要踩在他們的屍體上嗎?一具屍體即使被踩……也是不會感到害怕的。」

殺鬼坐在床沿,用手撫平床單說道:「不過沒關係,我來了,我就是殺手界的希望,我會打造一個新世界,安迪,你將會是我最得力的助手,就算台灣現有的殺手幾乎死光了,但只要有市場就會有供輸,武田龍司淘汰掉的只不過是資質低的殺手,新的殺手會冒出來的。」

「布萊德他們呢?」安迪依舊坐在角落背靠著牆壁,在黑人區打滾多年,他習慣清楚知道背後沒有敵人。

「布萊德死了,就是被昨晚那個叫做周不二的小鬼殺死的,安潔莉娜和米諾則是失手被抓,潔西卡則是被殺手專門店的小孩駭客小價給破解了。」

殺手學院來台執行任務聽起來像是全軍覆沒,但殺鬼卻說得若無其事,因為他知道,最強的殺手還在就好,那個從地獄活回來的男人,就在他眼前。

「嗯!你要我做什麼?」

「來點開胃菜,隨便找個流浪殺手把他幹掉,讓台灣的殺手界知道我們來了。」殺鬼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照片和寫了地址的紙條,放到床上說道:「你有半天的時間,晚上你跟我一起到殺手專門店。」

「我殺人不需要那麼久。」

安迪說完之後,殺鬼笑開了,因為他就是希望看到這麼有傲氣的安迪,那樣惡劣的環境都打不倒他,殺鬼真的很難想像他會有弱點。

※※

高架橋下,加油站。

這是一處專門收容更生人的加油站,因為老闆就是一名更生人,負責加油的員工每個都穿上了象徵自由的彩色制服,雖然看起來很滑稽,但來加油的客人絕對不敢笑。

因為彩色制服遮不了員工身上的刺青。

打著比其他家優惠的價格和服務,這間加油站的員工雖然都坐過牢,但生意一直不錯,也沒人敢來鬧事。

現在是下班的尖峰時間,來加油的車輛排到了馬路上,一名員工拿著指揮棒在外面指揮,排在後面的客人看到爬滿整條手臂的刺青,也不敢有任何怨言。

安迪提著一個用來放在飲水機上的空塑膠桶,大搖大擺繞過了一台一台的機車和汽車,直接將桶子放在一台加油機器前。

「九五,加滿,不用統編。」

除非是油價大漲的時候,不然很少有人會用徒步的方式提著桶子來買油,安迪越過了一堆車主,這舉動讓乖乖排隊的客人非常不滿,頓時喇叭聲震天響。

「叭──叭叭叭──」

「插隊的去死啦!」

安迪對身後的怒罵不為所動,他用腳踢了一下桶子,示意加油站員工快點幫他加油。

站在他面前的是一名二十出頭的男子,男子皮膚黝黑、身形十分健美、臉上有著一條從左眼到右嘴唇的傷疤,雖然傷疤看起來有點恐怖,但也無損他的鐵漢形象。

那名員工右手拿著加油槍,眼睛直視著安迪,兩人的身高相當,平視的視線就像兩把利刃,互不相讓。

「九五,加滿,不用統編,謝謝!」安迪面無表情重複說了這幾個字。

員工將手中的油槍插入桶子的圓孔,手指按壓下加油檔片,淡黃色的汽油從槍嘴噴了出來,沒多久的時間,就把整個塑膠桶給裝滿了,但那名員工卻沒有放開檔片。

「嘩啦啦啦──」大量的汽油從瓶口湧出,模樣就像小型的火山爆發,汽油流到安迪的腳邊,他今天穿著一件黑色的休閒褲加上白球鞋,在地面的汽油馬上包圍住他的鞋子,但他依舊雙眼直視著那名員工。

「滿了。」安迪淡淡的說了這兩個字。

「我知道。」那名員工也是冷冷回應。

「嗯!」安迪點點頭,轉身伸出手阻止其他覺得不對勁,跑過來一探究竟的員工。

這是他與這名員工的戰爭,插手的人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安迪的氣勢像是一堵高牆,將其他不相干的人阻絕在外,就連原本叫囂的車主都安靜了下來。

「你什麼時候出手?」那名員工依舊沒有要把油槍拔出桶子的意思。

安迪背對他說道:「你停止加油的那一刻。」

「是嗎?」

那名員工的身上沒有刺青,他不是一名更生人,而是一個沒有身份的流浪殺手,他參與過「殺手戰場」,是最後整座島崩塌時,僥倖活下來的殺手之一,但他為了回到本島,付出了相當大的代價,他臉上那道怵目驚心的疤痕,就是那時候留下的。

他回到本島後,選擇隱性埋名過個安穩的生活,想忘記自己曾經是殺手的身份。

但安穩的日子不是自己說想過就能過,還要問問別人,這就是身為一個殺手的可悲,有時候,不是你去惹麻煩,而是麻煩自動會上門。

「嗯!」安迪依舊沒有轉過身。

那名員工需要重新評估這名不速之客,心想這人應該知道自己的實力,但卻敢在這隨時會開打的時刻選擇背對自己,並且讓自己先出手,他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什麼樣的殺手?

那名員工從第一眼就知道安迪不是普通人,絕對是一名殺手。

一名擁有特別殺氣的殺手,若要形容那感覺,有一句話很貼切。

來自地獄的味道。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