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公關戀愛守則04】美男週年慶》

原惡哉◎著 | 重花◎封面繪圖
初版日期:2013.4.18 | ISBN:9789862905272 | 售價:190元



特色

他和Nior的相遇,也許是這個世界上最天災人禍的組合……

為了夜殿的週年慶,最頂級的男公關們將閃亮登場
化身史上唯一的美男樂團!

禁色的指南!持續募集中!
原惡哉「日本牛郎店體驗」Part4 

男公關戀愛新組合──
「夜殿經理」房優想V.S「少年殿堂首席牛郎」雨音壞

簡介

明明五天前雨音壞還哭說自己的戀情告吹,五天後就對前女友毫無感覺,甚至有種厭惡感。他就是這樣虛有其表內心空虛的人。
「好想做愛啊……」雨音壞緊緊抓著手機,趴在桌子上呢喃著。
「看來是個壞掉的少爺呢。」房優想卻神不知鬼不覺得出現在他身旁── 
牛郎說的愛,究竟有誰會相信呢?

夜殿的休息室裡,幾乎人手一根菸。幾分鐘後,夜殿的老闆拂曉終於開口了。
「我看就這麼辦吧,週年慶的第一天來開個樂團現場表演。」

左京抽了一口菸問著:「你認真的嗎?」
拂曉:「當今的經濟環境你以為多少店能辦週年慶這麼花錢的活動?既然都要辦了,就要有決心用週年慶征服所有客人的口袋。」說完他望向雷雨:「週年慶那段時間能請你們樂團來表演嗎?」

雷雨:「我很想幫你,但除了我之外,其他團員都沒空。」
拂曉嘆了一口氣:「局勢維艱啊,看來得想對策了。」
「也許我們可以自己組一團,我記得藤夜會打鼓不是嗎?」
「是。」藤夜輕快回著。
「借問一下,為什麼你會打鼓?」左京好奇一問。
「喪葬禮儀樂用得到。」
左京與拂曉:「……」

於是,世上最強大也是最豪華的樂團,就從這間菸霧瀰漫的休息室誕生了……

購買資訊
◇4.11金石堂、博客來 網路書局 79折限量簽名版預購(數量有限,售完為止)
金石堂 ENTER
博客來 ENTER
 
◇4.18各大書局發售(超商沒有配合販售喔!)

◇消費滿250元即贈送【男公關戀愛守則04 】美男周年慶 款L夾,詳細活動 ENTER

L型文件夾-【男公關戀愛守則04 】美男周年慶

創作者簡介
原惡哉

◇一生一世雷電廚
◇羞裸場的彼岸正對我閃閃發亮
◇我家的攻君各個都是深情男子
◇愛護編輯人人有責,拖稿此風不可長
◇大家都是我的翅膀*\^O^/*

革命少年軍團:http://akusai917.pixnet.net/blog

作者自序

最近日本男公關圈最大的話題之一就是──神風永遠你居然結婚惹

((((;゚Д)))))))

不可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可惡,AAAAIR THE THIRD-這家店稱的上是細心溫柔善解人意有臉有姿色有身材的就你啊,這樣叫客人們該如何是好OTZ

以及跟神風永遠一樣是AIR GROUP一員的夢逢夢則是蟬連了二十三個月的第一名,雖然在上一集就有提過了,但這次還是想騙一下字數的繼續介紹他(欸)。

逢夢加入AAA的時候大概是20052006之間的事,那時的AAA有水城和也有戀有有疾風優,他雖然受到注目,但人氣及買氣始終有限。差不多是2007年左右吧,那時有一部手機小說受到大眾熱烈討論,就是「戀空」,作者將戀空發表在手機小說平台上,那個平台名稱叫「魔i樂園」。因為戀空大受注目的關係,不少人也使用魔法i樂園發表小說,而逢夢也匿名發表他的作品,名稱我忘了,據說是真人真事改編,裡面寫著他與女友從相戀到結束的經過。

故事裡有提到主角是個男公關,目前正在某間A開頭的店工作,他說話的語氣及相貌都與逢夢很相像,似乎真的有客人詢問逢夢那部小說是不是他寫的,他並沒有否認。

由於年代已久所以劇情我也忘得差不多了(抹臉),依稀記得逢夢的文筆蠻好的,女主角在最後因為事故死亡,是個悲戀。從那個時候開始,逢夢的名氣逐漸提升,現在更是坐穩第一名這個位置。

於是逢夢介紹到此結束(也太快了),我要寫FUYUTSUKI GROUP這個集團了,原本叫作CONFORTO GROUP,後來改名為FUYUTSUKI(冬月),取自於老闆冬月翔的姓氏。

2004還是2005的全日本男公關業績排名第五名十条真珠就是他們家的人,前期最知名的公關莫過於十条真珠、HAL、藍澤NAOKI,其中十条真珠已經引退,HAL有傳言因為心肌梗塞發作身亡了,藍澤NAOKI目前一個月大概只會來店裡幾天,是集團相當依賴的幹部。

後期注目的公關有松岡優介、鳳帝、三神愛兒,其實還有很多人,但就以後期來說這三位比較廣為人知,要知道這個集團的老闆是外貌協會骨灰級元老的冬月翔,他絕不允許眼皮子底下有人不夠帥不夠美形髮型不夠靓,於是這集團的男公關一整排站出去各個都閃閃發亮到讓人睜不開眼睛。因為大家都是美騷年,要在裡面找出有特色又有口碑很不容易,冬月集團後期的歷史縱觀下來,松岡優介與鳳帝還有三神愛兒的表現都很突出,能夠在眾票美男裡殺出一條血路,所以我應該花個篇幅好好介紹他們,順便連分店一起介紹大家說好不好?

嘛,總之我要一起介紹了。

FATE

著名的男公關就是冬月翔、鳴海一也、叶遊乃,目前的紅牌是松岡優介。

松岡優介是相當著名的S,就算面對客人也是一副帝王的姿態,一直有「那種愛理不理的模樣最迷人了」的評價……這麼一個S的他在寫網誌的時候態度簡直不同人,他的用詞是個少年啊啊啊啊啊,之前還有寫過「和親友們相聚度過這個寒冷的夜晚,如此開心的事我不會忘記的,這個世界真的太棒了\^O^/」,連顏文字都出現了OTZ,判若兩人啊這個。

冬月翔跟鳴海一也及叶遊乃都在這個圈子待太久了沒什麼好說的,啊對了,這三人可以點檯跟指名喔!整個歌舞伎町裡,老闆與執行長還有管理(Producer,叶遊乃擔當)一起聯手撈錢就他們三人,不然一般來說要點老闆坐檯是不可能的事……冬月集團就是這麼一個全體同心為錢奮鬥的地方。

另外,老闆冬月翔生日那天固定全體放假去旅遊,這個集團處處充滿愛與歡樂。

FATE -2部-

早上營運,跟FATE共用同一個店面,裡面的男公關都相當有活力又很年輕。結束。

謎音:你竟然只打算寫這麼一句話!

作者:因為大家都太年輕了,每個人拍照都可以啾咪,這叫我該如何是好O_Q。

FANG

最具代表性的男公關是水城空雅,是個對經營很感興趣的執行長,不過就以經營兩字來說,對此有深入研究的果然還是藍澤NAOKI,所以我要快速的跳過了。

FAITH

我終於介紹到FAITH了!有太多人可以寫了,例如三神愛兒、鳳帝、藍沢NAOKI、姬乃琥珀等等,於是我們從姬乃琥珀開始吧。

一言以蔽之就是個美騷年,非常愛漂亮,手機比任何一個時下女性都來的閃亮花俏,上頭黏的水鑽及愛心可以閃瞎所有人的眼睛,最喜歡薔薇花,在辦幹部升格活動時,硬是要藍澤NAOKI幫他搞個香檳塔薔薇十字架……是個視覺系,喜歡吃棉花糖,一定要草莓口味的,然後部落格全都跟吃的有關。

接下來就是三神愛兒,相信我,因為老闆是冬月翔,因此這集團任何一家店你絕對找不到半個長歪的,如果硬要排出三個長最正的男公關,那三神愛兒沒有第一也有第二。樣貌可口個性傲嬌,喜歡黑執事裡面的賽巴斯欽,有次店內活動時還現場COSPLAY,而且要求藍澤NAOKI幫他弄個黑執事封面看板……這家店的公關都好任性XD。

鳳帝,這個冬月集團最強大的男公關,他,隱退了。

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嗎?怎麼可能,再怎麼說藍澤NAOKI是絕對不會放走他的,畢竟鳳帝可是集團最會賺錢的公關XD。是個每天都被自己帥醒的人,跟店裡任何一位前輩後輩都有過親密合照,是店裡的公關們最想接吻的對象(無誤)。對後輩很照顧,只要店裡有人生日或幹部升格都會盡量參加,然後在去年十一月時決定要引退。最後所發表的引退感言得到不少客人的認同,同時也擄獲了許多男公關的心(是的你沒看錯)。

原本不少人認為鳳帝真的要離開冬月集團了,連鳳帝本身也覺得這次是真的掰掰,想不到他還是硬生生的被冬月翔及藍澤NAOKI威脅逼誘施壓的來上班了……雖然連官網都說鳳帝上班要看他心情,但他每個月好歹也會露臉個十天,比藍澤NAOKI還勤勞。

然後我要寫美人兒藍澤NAOKI了,嗚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爆氣中)

冬月翔真的不能沒有藍澤NAOKI,他可是全集團最懂經營的男人了,大型企業的經營座談會絕對少不了他,對政治、藝術、音樂都有涉獵,擁有獨特的品味及優秀的策劃能力,能完成店裡公關所有刁鑽的要求,因為太過強大優秀深得集團上上下下的信賴,再說一次,冬月翔真的不能沒有藍澤NAOKI

FAITH這間店在藍澤NAOKI的鞏固下,擁有最豪華的公關陣容,但這家店的公關個性超差也是數一數二的,看看那個姬乃琥珀看看那個三神愛兒看看那個鳳帝看看那個MASATO看看那個牛奶可可亞(他的名字真是牛奶可可亞),當然還有其他人只是隱藏起來不佔版面騙字數(夠了)。

能使喚這群個性難搞的人大概就這麼一個藍澤NAOKI

DeZon

同樣也是由藍澤NAOKI經營的店,但他本人經常不在,雖DeZon是他負責的沒錯,但比起可拍打及餵食的DeZon,只要他不在可能就會失控的FAITH比較需要他坐鎮。

有名的男公關就是美堂瞬、熊野心(其實是KUNOMA,而KUNOMA漢字是熊野,所以是姓熊野名字是心)。美堂瞬一秒解釋就是個面攤,喜歡熊野心,任何活動都要跟他合照。

至於熊野心是個西裝控,七天上班有六天都穿西裝,不隨便穿便服。

我們繼續下一個。

謎音:等一下啦,你也介紹太快了。

作者:沒辦法啊,我字數要爆了,快三千了救命喔。

Squall

管理這間店的人是神咲優時,冬月翔也不能沒有他。

神咲優時、藍澤NAOKI、冬月翔、叶遊乃號稱集團四大支柱,神咲優時因為崇拜冬月翔所以加入集團,是老闆的頭號粉絲,據說沒有開設部落格的原因是──大家看到我每天都寫有關冬月先生的事應該也會煩吧,我寫給自己看就好了

感覺像是在開玩笑,但他說的很認真,之前上節目時也被問到為什麼沒有部落格,此時的他還看向附近的老闆冬月翔,然後說了一句:冬月先生,我可以開部落格嗎?

冬月翔:……

之前有人問神咲優時最憧憬的人是誰,他立馬秒答:冬月先生!

只能說這個集團的男公關都病的不輕。

最近這圈子有個很神奇的東西,叫作NightTube,是個影片分享網站,並且有生放送的功能,營運的型態很像日本知名的NICONICO,不同的是裡面無論是廣告還是影片都是公關。

總之就有那麼一次來的是超豪華陣容,有老闆冬月翔、叶遊乃、藍澤NAOKI神咲優時這四位,我沒記錯的話那次也是藍澤NAOKI第一次參與生放,這群人一邊開生放一邊喝酒,而且還不忘推銷這瓶酒有多好喝,嘛,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藍澤NAOKI坐在沙發上的氣場很嚇人,因此那個時候一開場大家的留言就是「NAOKI怎麼有種我就是朕的FU」、「這個壓迫感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他前十分鐘說的話非常少,所有人以為他天性就是這麼沉默寡言時,他開口了XD

エロ帝王!而且還是個吐槽役。

謎音:エロ是什麼東西?

作者:就是色氣或者性感的意思,不過更正確來說它的意思其實是色色的這樣。是個相當普及的名詞,在台灣也很多人使用,舉例來說大家都知道蛇足吧?不知道也當作你們知道了(居然),許多文章提到蛇足時大多有這麼一句「蛇足的聲音超エロ」,就連蛇足放在NICONICO的影片也有許多人用エロ來形容他的聲音。

エロ這個名詞最好不要當面對別人說……是這樣的,我曾經有個切身之痛。有次我的人生樂團來台灣開唱,總共兩天,兩天都有參與的歌迷可以在第一天活動結束後和樂團成員握手,於是我就開心的和親友一起參戰了。

謎音:人生樂團到底是?

作者:就是一輩子都要追的樂團!

謎音:作者你根本就是個迷妹!

作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啦快點讓我講握手會的事情,該樂團的吉他手是我的本命,他在我心中的地位只低於雷電而已,別問我雷電是誰,我天天都在部落格及噗浪還有臉書上吶喊你們知道的(?)。

總之讓我切身之痛的事就要來了,和本命握手時我們有了下面的對話──

本命:今天參戰辛苦了。

我:你們也辛苦了。

本命:不會,那麼明天見囉。

我:那個,有件事一直很想跟您說。

本命:請說。

我:我一直覺得OO先生是個非常エロ的人喔*\^O^/*。

此時全場靜默,過了兩秒後旁邊的樂團成員都看著本命,我看得出來,他們都很努力的不笑出場,而本命臉上一陣錯愕後,發出了左鄰右舍都會被嚇到的聲音。

本命:エロ!?

我:呃,不,不是エロ,我是說你很性感。(這好像轉太硬了)

本命:這、這樣啊,謝謝……OTZ。

快步離開握手會之後,我崩潰的跟親友說:怎麼辦?我完了……

親友:不要難過,換個角度想,他肯定是記住你了XD。

我:可以不要用這種方式記住我嗎?(淚)

唉,唉唉唉唉唉唉(不要在這裡瘋狂嘆氣),本命確實是個很エロ的人,不過被人直接說「那個啊,我覺得你色色的」是誰都會被打擊到,肯定有種「唉呀,被發現了」的感覺(誤),總之我的人生毀了(有這麼嚴重嗎)。

然後我的自序真的要爆了,會爆的原因是我都在東扯西聊,所以現在要快點進入正題(你現在才打算講重點嗎)。

男公關系列感謝大家的支持與愛護,若有任何心得感想可以到部落格留言,部落格不定時更新歡迎來走踏,噗浪也歡迎關注,雖然噗浪貼的東西有百分之四百都是不自重發言……

目錄

第一章:Guilty Pleaure
第二章:Erosion
第三章:Unlimited DARK
第四章:Blind Passion
斷章:Darklineage and Codex Gigas
後記

精采試閱
第一章:Guilty Pleaure

 活著的時候不知道自己會失去多少,死的時候,這些失去都成了遺憾。 

 生命就是不斷感受失去與錯過。

 這就是人生。

 即使人生是如此痛苦,我也希望自己能記得失去你的痛楚,讓我明白我的生命曾經擁有你。

 但你始終沒有讓我這麼做。

 你最後給的溫柔,就是將愛情變成我生命裡的海市蜃樓。

 你從未離開,你也從未現身過。

 ──If I Remember You

 開著高價的名車奔馳在夜晚的馬路上,兩旁絢爛的燈光在左京的眼前一閃而逝,明明之前如果有經過這個地方時,都會放慢速度觀看附近那座紅色的鋼架吊橋,白天看的時候景色並不怎樣,但是,一到了夜晚,吊橋的兩側就會散發柔和的燈光,每隔幾秒鐘就會轉換不同的顏色非常美麗。難得現在剛好有機會能看到,左京卻沒有這份心情。

 他的腦裡盤旋的全是清零所說的那段話,關於Nior的秘密:

 ──只要他一有負面情緒,悲傷痛苦難過憤恨,無論情緒有多小,都能造成他人死亡,而死亡的對象是誰他無法選擇,這是隨機抽選。有時可能只死一人,而有時一次死上百人,人數與死法Nior不能自己控制。也就是說,只要他繼續活著,就會有人莫名其妙的死去,只因為他那一絲絲負面的感情。

 知道這件事,左京幾乎不能呼吸。

 他無法想像Nior是怎麼一路走來,得一個人承受這樣無端凌虐的命運,並且恐懼下一個死去的是自己所認識的人,這樣的心情,過於痛苦。

 而告知左京這件事的清零看到他陰鬱的表情後,用理性的態度說了,「這樣吧,如果你認為Nior必須背負這樣的命運活下去實在太悲傷了,不如,和他一起攜手告別這個世界如何?」

 清零冰冷的聲音讓左京有點生氣,說話的內容也過於理智,讓他不由得升起一股厭惡。

 可左京並不是這麼衝動的人,這份厭惡感只萌生幾秒便消退,他很快的就控制自己的情緒,並說著:「你是認真的嗎?」

 「當然是認真的,人活著不可能只感受到幸福與快樂,只要有正面就會有負面,而Nior一有負面情緒出現,這個世界就會有人離奇死亡,對象無法由他挑選,因此人人都有機會,可能下一個是你,也有可能下一個是我。我還有許多事情要做,並不想這樣莫名其妙的死去,不只是我,這世上也有許多人想活下去,為什麼所有人必須為了Nior的存在而被犧牲?你不覺得解決這件事的辦法就是讓Nior消失嗎?」清零坐在沙發上,手指輕輕敲著扶手,等待左京的回應。

 可左京不知該如何回應清零。

 這樣的論點並沒有錯,只要Nior還活著,這個世界就會不斷有人因為他而死去。

 Nior的存在顯而易見的,沒有什麼值得被留下的價值。

 他知道。

 左京他知道,在得知Nior身為黑暗血統的後裔時,他就瞭解不能再讓Nior繼續活著了。

 但是,即使明白這件事,左京還是想要跟Nior在一起。這個男人是這世上最愛他的人,這份不容於世的情感,是左京的一切,他不能失去。

 「愛情這樣的東西既不真實又膚淺,這個時代這個世界的愛已經被物質化了,要感受到所謂的愛真是困難,但我依然能夠從Nior的身上感受到那樣真實純粹的情感。說我自私也好盲目也好,就算Nior不應該活著,我也要他繼續生存下去,如果就這樣抹滅他的存在,那Nior的出生到底是為了什麼?」左京知道自己所說的內容不構成反駁清零的理由,可他還是說出口了。

 「到底是為了什麼而出生,這問題真是深澳,我無法回答你呢左京。」清零冷哼了一聲,對左京的回答不以為然,「人就是這樣,喜歡探究根本,到底為何有人類到底為何會有情感到底為何會有生命,煩都煩死了,左京也是,你想要Nior活下去不用找那麼多理由,存在這兩字若是依附太多理由,每個事物的出現都要這麼理所當然的話,這個世界就太骯髒了。」

 「既然你想要Nior活著,好啊,那就這樣辦吧,事情解決了。」清零簡單的作下了結論。

 左京一時之間無反應過來,明明上一句還說Nior不該留,下一句就變成要留不留隨便你,他只能錯愕的看著清零,「什、什麼!?」

 「知道Nior的身份背景後,你似乎受到很大的打擊,你覺得這樣的Nior活著很痛苦,不知道該如何改變這種悲慘的命運,可事實上就是──無論你怎麼想,都無法扭轉既定的事實。我說了,你若是覺得他這樣活著很痛苦,那麼消失在這個世界上或許是個解脫,但你又不要……說穿了,你之所以感到難過是因為Nior有這樣的能力他本人應該活的很辛苦,僅僅只是這樣而已。已經沒有親人的你其實一點也不在意Nior到底用他的能力殺過誰,要是你今天還有其他家人,或許就不會這麼坦蕩蕩的說出想要Nior活著這樣的話了吧。雖然你身邊有朋友,不過這些朋友都比不上Nior重要,坦若有那麼一天他們不小心的被Nior毀了人生,你當然會痛苦難過,但這些情緒都不會跟在你身邊一輩子,你最終的選擇仍是Nior。」清零隻手撐著頭,語氣跟往常一樣相當冷漠,「人的道德良知還有同理心一截就破了,像人類這樣的生物到底能對這個世界付出多少情感?你終究無法憐憫每一位死在Nior手上的人,如果你真的覺得那些人太過可憐,那麼,就用你這一生去驅逐Nior負面的感受吧,你能為他做的,就是這麼多。」

 那一句「你能為他做的就是這麼多」,讓原本內心複雜的左京露出了苦笑。

 清零輕易的,就找到了他能做的事。

 確實,他能為Nior做的,就是陪在Nior身邊減緩他的痛苦,而不是一昧的想著Nior的命運為何會如此糾結擺弄。

 左京原本緊繃的情緒總算放鬆了一些,並說著,「想不到你也會說出這樣的話。」

 清零:「是嗎。」

 「你還蠻會安慰人的嘛。」

 清零緩慢的撇過頭,「我並沒有打算安慰你……

 左京諒解的笑了笑,清零的話算是解開了他心中層層的鬱悶,他承認自己是個極為鑽牛角尖的人,一件事總能被他看得很悲觀,這樣的他,要守護Nior可能很困難。

 也許他和Nior的相遇,是這世上最天災人禍的組合也說不一定。

 即使往前的路上佈滿了荊棘,每走一步都能感受到撕心裂肺的痛楚,他除了往前之外,沒有其他的選擇。

 他已經決定了。

 「我確實因為自己無能為力改變Nior的現況而焦躁不安,光憑愛到底能做什麼事我不知道,雖然覺得那些莫名其妙因為Nior的原故而死去的人很可憐,不過你說的對,可憐這個心情無法讓我感受太久。我是個可以邊吃飯邊看電視新聞的人,每天都有殺人分屍案,看到了大概只會用零點一秒想著真是糟糕,然後咬著雞米花繼續扒飯,有時說不一定連零點一秒的感傷也沒有,只想著這家便當好難吃下次不要再訂了。我既不是耶穌基督也不是聖母瑪利亞,我對不認識的路人甲乙丙無法付出太多關愛,可我畢竟是個人類,失去朋友會感到痛苦……我曾經失去家人,當時的無助感我到現在還記得,太過絕望了我一點也不想重新體會。我能做的,就是待在Nior身邊陪伴他面對這樣無端惡意的命運。」

 左京說著,語氣相當的堅決。

 清零只是點了點頭,不打算做任何回應。

 既然Nior的事已經有了方向,左京看現在時間還早,便順口問了他一直都想知道的事情。「說到這個,我可以冒昧問一下嗎?那個虐殺電影你是怎麼得到的。」

 「之前去國外旅遊時,無意間邂逅一名華裔黑手黨閣下(黑手黨尊稱最高領導人為Don,指的是閣下),他們那裡有在經營虐殺影片,雖然閣下目前行蹤不明,不過,我跟他的幾位親信私底下還有連繫,因此請他們將影片傳檔給我。」

 「感覺上你總是可以遇到一些身分特殊的人。」

 「是嗎,我和那位黑手黨閣下相遇的過程非常危險,依稀記得是三年前吧,我帶明明去西西里島旅遊,他說下午茶點心想吃布丁,我就去附近的蛋糕店找看看他要吃的東西,就這麼剛好的遇到黑手黨組織之間的街頭決戰。」

 街、街頭決戰?

 左京第一次聽到這麼新潮的名詞,他腦子裡閃過一秒十幾位彪形大漢手持機關槍掃街的畫面,然後問了清零:「欸,你是指黑幫直接在街上開戰嗎?」

 清零:「正是。」

 「怎麼說……」左京一知道清零居然有這麼離奇的經歷,不免俗的發表了自己的心得,「西西里島真不愧是黑手黨的發源地,那麼,想問你一句,場面精彩刺激嗎?

 「生死關頭我沒有時間欣賞黑手黨開戰的火力和人馬,原本想帶著布丁找個安全的場所避個鋒頭,沒想到就被其中一方的領導人逮個正著,於是就被帶回對方的大本營裡了。不幸中的萬幸是布丁還是好的,完整無缺。」而且清零說著「布丁還是好的」時,還點了點頭表示幸好布丁那時沒事,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左京頓時遠目:「沒時間欣賞黑道火拼的你倒是有那個閒情逸致關心起布丁的安危……

 「你要知道,我手上那個布丁可是那間蛋糕店當日最後一個了。」清零難得嚴肅的解釋。

 「我發現你這人在意的點特別讓人難以理解。」

 「是嗎?」清零似乎不覺得自己哪裡令人難以理解,總之,這個經歷還是要繼續說下去的,他便向左京敘述那時在西西里島的情景,清零目睹了黑手黨開戰的現場,照理來說不能讓他活著回去,於是閣下用清零的手機撥了一通電話給遠在飯店的明明,向明明交代清零的處境後,給父子倆三分鐘的時間聊天,時間結束後就送清零上路。

 那時還搞不太清楚目前的狀況到底有多哀傷的明明在電話裡說著:「清零會帶著布丁活著回來對吧?」

 清零一秒回覆:「會。」

 感覺到背後的槍離他的背部又近了幾公分的清零只好改口:「……我盡量。

 認為這對父子倆的對話似乎太無關緊要的閣下立即接手清零的手機,對明明說著:「你知不知道你的父親在我手中?」

 聽話乖巧有禮可愛的明明:「父親大人就拜託您照顧了。」

 被明明拜託的閣下:「……

 於是這個在西西里島及美國東岸呼風喚雨的黑手黨閣下露出了相當困窘的表情,都被小孩子拜託了不能言而無信,他最後只好叫旁邊的人放了清零,讓他帶著說好的布丁去和兒子相聚。

 這是個相當糟糕的邂逅,而且不知道為什麼清零從那天起幾乎是隨便轉個彎都能在西西里島看到那位呼風喚雨的閣下……先不談警察們放任這麼一個危險人物在街上亂晃到底對不對,而是閣下您這樣拋頭露面小心人身安全,但人家前後左右都有超強火力護持,估計不是核彈來襲大概是葬不了他。

 閣下也不知為何他隨便散個步也能看到這對父子倆,一次兩次三次四次過後,無所不能的閣下終於妥協的說著「兩位難得來西西里島,不如就到我那裡作個客吧,省得我出門看風景也能發現你們的蹤影」,因此他們就從五星級飯店搬到人家黑手黨高級隱密的別墅裡了。說真的,這其實沒有什麼不好,別墅裡佈景奢華食材昂貴特優服務各種享受,二十四小時隨時監控每個走廊房間的動靜,出入人員都配帶殺傷力十足的槍械,上至沙漠之鷹、UZI(衝鋒槍的一種)、MiniMi(機關槍)、以及可以摺疊的SPAS15(散彈槍),還有十幾個M67手榴彈,這些裝備全藏在大衣底下,外表看不出任何破綻,可說是全世界火力最強大的保全。

 聽到目前為止,左京感嘆的開口:「那位閣下想不到這麼具有親和力。」

 「他是個文質彬彬舉止優雅的人,單憑外貌來判斷他的出身來歷,絕對無法和黑手黨扯上關係。簡單來說就是個衣冠禽獸,批著人類文明的外皮,可內在卻是天生殘暴的野獸。他經營一家午夜才開始營運的地下秀場,就是俗稱的Freak Show(畸形秀),裡頭展示著被他砍斷手腳只能像蟲一樣在地上匍匐前進的人蛆,以及下半身被迫和蛇或者是魚結合成一體的人,許許多多不堪入目的景象,在這個地下秀場都能看到。只要得罪他,就會淪落這樣的下場。」清零閉上眼睛,微微皺著眉說道,「那個秀場我曾經去過一次,說真的,要我評論的話就是──太噁心了。」

 聽到清零的評論,左京瞬間的想法就是:「原來你也會用噁心這個詞。」

 「由此可知那個秀場有多低俗了。」清零冷哼了一聲,繼續說下去,「看過畸形秀之後,我對他萌生了興趣,到底是怎樣的人生經歷與生長環境造就出他這個人,我想知道。」

 「想知道這個人的過去,光是這個念頭就夾帶太多惡意和無意義的憐憫,好比說我們知道一個手段殘忍的殺人犯他的幼年一直活在親人暴力的施虐中,痛苦扭曲的童年生活造就他成年之後的冷血。但即使知道了又能如何?我們之所以想知道一個人的過往,只是想滿足自己的好奇心,這其實毫無意義。人類是群居生物,每個人都無法單獨活下去,因此,當有個人承受痛苦時,若沒有人對他伸出援手,這份痛苦在多年以後也會施虐在別人身上。有句話是這麼說的,生命會為自己找到出口,我想潛藏在每個人內心裡的痛苦也是,總有一天這些絕望感都會實實在在的回應在這個社會上。」

 清零說著「生命會為自己找到出口,潛藏在內心裡的痛苦也是,總有一天這些絕望感都會回應在這個社會上」,這麼一句血淋淋的話,左京認為這是Nior最貼切的寫照。

 當然,也是這世上所有人的寫照。

 左京記得多年前曾有一位高中生拿著刀挾持一輛巴士,長達十五個半小時,最終造成一人死亡六人受傷。高中生犯案之前受到同學的排擠,但學校方面不聞不問,同儕給予的嘲笑及捉弄讓他很痛苦,寫下「現在的我到底是什麼,一切都結束了,一切都結束了」之後,決定幹下一樁轟轟烈烈的大事,於是,他挾持了巴士,並且殺了一個人。那年他十七歲。

 每一個哭泣哀鳴聲,都是一個悲劇的落下與一個慘劇的開始。

 何等的不公平,也是何等的公平。

 「得知我想探究他的過去這個想法後,閣下回答我印度的雅加達貧民窟每天都有十三、十四歲的少年少女為了三餐賣淫,為了微薄的報酬他們什麼事都願意做,許多人年紀輕輕就患有愛滋病,最後全身流著濃水痛苦不堪的死去,他就是在那種地方出生。」清零沉默了十幾秒,說了讓左京無法置信的話。「我對其他人都很寡情,喜歡看別人痛苦也喜歡看他人不幸,這份扭曲的心態縱然醜陋,可面對這個現實的世界,如此低俗的心態卻又無比的實在。但是,我無法坦然的用這種心情去看待他,若是能回到過去,那怕是耗費我所有的心力,也想要讓他擁有不一樣的人生。」

 「……」左京並沒有回應什麼,可心裡相當訝異。

 他認為清零這個人很冷淡,之所以覺得他冷淡是因為清零對很多事都表現的漠不關己,缺乏正常人應該要有的同理心與熱情,只是現在,左京覺得清零其實和一般人並沒有什麼差別。正因為對現況感到無奈,所以想回到過去做改變,這一點,清零和其他人沒有什麼不同。

 「我對他無能為力,所以比預定的時間還提早好幾天離開西西里島,要準備走的時候他對我說處在這個人世中,每個角落都是萬劫不復的深淵,浮生若獄萬骨成枯。我聽到後莫名生氣起來,便對他說了這世界確實是個深淵,但也有純淨無垢的地方。」清零笑了笑,似乎也在嘲弄自己的回答過於天真,「現在想想,那可真是我有史以來難得說出這麼像人話的一次。」

 左京點頭表示再也無法同意這句話更多,「確實,你這人太尖酸苛薄了,銀央的毒舌還帶點消遣的意味,可你的苛薄常把人攻擊的體無完膚。」

 「這見解太精闢了。」清零聽到左京的發言並不生氣,他知道自己就是這麼一個寡德的人,若有人認為他是個溫情主義者,或許他還會毫不考慮把那個人拖去不知名的深山埋了。「閣下對我特別的容情,在分開時我甚至聽到他向神禱告,希望我所待的場所就是這片深淵煉獄裡最純淨無垢的地方。」

 左京知道這個看法太過自以為是,但他還是說出口,「那位閣下之所以這麼說,我想是因為重視你。」

 「誰知道呢。」清零搖了搖頭,事隔多年了,到底對方那時有什麼想法,都離現在太遙遠,一切都是追憶,過往只剩下零散的片段。「離開西西里島沒有多久,就聽說他有次和別人進行交易時中了埋伏生死未卜,原本怨恨他的人就不比崇拜他的人少,這個人總有一天會死於非命也是遲早的事,可能是這個世界的神對他還算有一丁點的同情心,沒有人找到他的屍體,這也代表他沒完全的死透,也許還在某個地方生活也說不一定……從前俄國沙皇亞歷山大三世請來一名珠寶工匠,要他用珍貴的金屬混合琺瑯與寶石製作復活節彩蛋送給心愛的皇后,而閣下本身也喜歡收集各式各樣奢華昂貴的彩蛋,認識他之後,每年復活節他都會送我一個。他說彩蛋代表新生與重生,希望我每一年都能無病無痛平安過完。我之所以想相信他還活著,是因為我到現在還有收到彩蛋,但或許這些彩蛋他很早就安排別人寄給我了。」

 清零伸手拿了桌上的水杯,搖晃了幾下後,語氣帶著濃厚的感慨說著,「人生就是如此,活著的時候無法知道自己究竟會失去多少,死的時候,那些失去都變成了遺憾。」

 與清零的對話,就停在這個地方。

 左京對清零最後一句話特別有感觸,他還在念高中時,班上有位女同學叫雙雙,是個標準的美人兒,總是有不少男性送她好吃的東西還有禮物,但她對異性很挑剔,是個心高氣傲眼光過高的女孩。

 左京雖然和雙雙同班,但彼此很少往來,他除了工作賺錢以外對其他事物都不上心,而雙雙可能對他不感興趣,兩人幾乎沒有說過話。

 直到快畢業時,雙雙才對他說「左京,我其實很喜歡你,希望你往後能一切安好」。

 他不知道雙雙究竟是看上他哪一點,可左京也沒有多餘的表示,僅說著「妳也是」,兩人就沒有再連絡了。

 左京成為夜殿的台柱後,偶然在路上遇到雙雙,她穿著相當豔麗,臉上化著濃妝腳上穿著黑色的高跟鞋,身上那件短裙隨時都有可能春光外洩,這樣的打扮讓左京一下子就猜出她目前的工作。

 是應召女郎。

 他沒想到雙雙居然走這一行,儘管學生時代和雙雙沒有什麼交情,但左京還是透過一些關係終於和雙雙見到面。有別於高中時代那樣高傲好強的姿態,現在的雙雙風塵味極重,而且還是個老菸槍。

 她告訴左京自己會去當應召女郎是因為大學二年級時,母親跟會被人騙了一大筆錢,為了把這筆錢還給其他人,她向地下錢莊簽了借據。地下錢莊的高利貸相當恐怖,錢滾錢的結果欠下了近千萬,為了讓她還錢,地下錢莊安排她走上這一途。

 明明之前是個清清白白的女孩子,現在已經是看盡人間冷暖的女人了。

 左京決定替雙雙還這筆錢,他一個人生活,沒有家庭的負擔也沒有負債,少個幾百萬不會太難過。重獲自由的雙雙向左京表示她一定會還這筆錢,但他其實沒有很在意,就算雙雙過個十幾二十年再還他也無所謂。

 開始在正常行業上班工作的雙雙非常努力,過沒多久她告訴左京自己將要結婚的事,她是跑業務的,有個客人對她很好,對方不計較她骯髒的過去,願意和她共組家庭。看到雙雙臉上的笑容,左京心裡著實替她高興,並且答應她會參加兩人的婚禮。

 但是,在她步入禮堂的前夕,雙雙出了重大車禍身亡了,就連未婚夫也來不及看她最後一面。

 她只離幸福一步而已。

 而這一步她終究沒有跨出去。

 活著的時候不知道自己會失去多少,死的時候,這些失去都成了遺憾。 

 生命就是不斷感受失去與錯過。

 這就是人生。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