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難》

 編號:820
 作者:柚臻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3.4.24

 ISBN:9789862905371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7-11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不要相信任何人,
更別猜想自己身旁是不是還有別人……

鬼后 柚臻
 極度恐懼體驗

內容簡介

如果你以為對恐怖小說麻痺,是因為還沒看過這本。

我參加過爬山社,不過只維持三個月就不幹了,那種事情,我一輩子都不想再經歷。附帶一提,我還沒死,這很重要,接下來的故事將會提到……

山中守則之一:不要洩漏名字。
山中守則之二:不要跟著低頭猛走的陌生人。
山中守則之三:永遠要懷疑離開視線後,回來的是不是本人。

但是,即使你乖乖遵守,「他們」還是會找上你……

作者簡介

柚臻

1983年生。

不自覺已過了可以啾咪拍照的年紀,

看到可愛的東西眼神卻仍會閃爍出明亮的光芒。

不甘寂寞正是作家的寫照,在這一條孤單的航行旅程中,謝謝你陪我一起征服世界。

歡迎各位到我的部落格逛逛──

http://cansnail.pixnet.net/blog

粉絲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3golden

◆在明日已出版作品
《荒村古宅》2009.1
《鬼索命》2009.2
《鬼屍》2009.4
《鬼敲門》2009.5
《生存遊戲》2009.7
《地下室》2009.8
《鬼廁》2009.11
《鬼教師花弧─鬼學姐》2010.2
《鬼屍虐》2010.4
《鬼教師花弧─山魅》2010.5
《寡婦村─鬼影實錄》2010.6
《血隧道─鬼影實錄》2010.6
《葬屍江─鬼影實錄》2010.8
《負子娘─鬼影實錄》2010.10
《屍蹤》2011.02
《吊鬼室》【鬼舍異談】2011.2
《陰間守門人》【鬼舍異談】100.3
《倒數計死》【鬼舍異談】100.5
《說鬼人》【鬼舍異談】2011.7(最終回)
《嚇破膽01 試膽大會》2011.8
《嚇破膽02 惡靈封印》2011.10
《社會鬼檔案》2011.10
《買命錢(上)》2011.11
《詭事路》2011.12
《買命錢(下)》2012.1
《監獄旅館》2012.2
《人肉搜索》2012.4
《火燒屍》【躺棺】2012.6
《操屍術》【躺棺】2012.8
《木偶屍》【躺棺】2012.10
《跟蹤魔》2013.1
《絕交》2013.2
《DK殺人會社》2013.3
《山難》2013.4

目錄


第一章 登山客
第二章 小屋
第三章 找到了
第四章 別相信
第五章 曙光乍現
番外 言靈

作者後記

這一本小說沒有太多詭計或是翻轉,卻恐怖到我不敢在晚上寫稿。

就連常寫、常看恐怖小說的振鑫也說看完後全身發毛。

或許越簡單、越貼近現實的事物,反而越能引起恐懼的共鳴。

我很喜歡這本書,因為寫得很過癮,相信常看恐怖小說,已經被養成重口味的你們也會愛上。

祝大家閱讀愉快。

試閱

第一章 登山客

我參加過爬山社,不過只維持三個月就不幹了,那種事情,我一輩子都不想再經歷。

當初會參加爬山社,主要是因為她──余美美。她長得很好看,人如其名,雖然常爬山,不過皮膚並沒有曬黑,保持得白白的。她總是綁著馬尾,走路時馬尾就跟著一跳一跳的,十分可愛。

我要說的故事,是三年前發生的。附帶一提,我還沒死,這很重要,接下來的故事將會提到……

那一天,我們一群人一起上山,就像往常一樣,只是天氣有些陰沉,早晨九點的天空看起來卻像是傍晚五、六點,對了,就跟今天的天氣一樣。

「晚一點會不會下雨呀?」俊源看著天空,臉色不太好。

下雨爬山很辛苦,尤其我們今天的行李特別多。

今天的行程比較特殊,我們會在山上待一夜,然後隔天早上再下山,簡單說就是兩天一夜的行程。

我們規畫了很久,路線、煮飯工具要怎麼分配等等,都作了詳盡的討論,因此大家都滿期待今天的到來。

「昨天我還查了氣象預報,說是好天氣的。」余美美露出失望的表情,「那還要去嗎?」

我們看向老楊,他是我們登山社的社長,經驗最豐富的就是他。

我有時候還挺討厭他,因為余美美似乎很崇拜他,這點讓我滿吃醋的。

老楊想了一會兒說道:「這天氣應該不會下雨,不過晚上就不知道了,如果我們能提前抵達小屋,應該就沒問題了。我擔心的是明早下雨,你們怎麼想?」

我第一個開口說道:「既然都走到這裡了,就繼續吧,以前也不是沒遇過下雨。」

我很珍惜每一次和余美美相處的機會,要是今天的活動取消,就要等下一次才能見到她了。

「嗯,我也贊成。」余美美勾起笑容。

老楊看向俊源,俊源說道:「好哇,我沒意見。」

接著,書淇也說道:「嗯,我想繼續爬。」

表決通過後,老楊帶著我們繼續上山。

這次的路線很簡單,畢竟我們大多是爬山的菜鳥,又要在山上過夜,因此不敢挑戰太難的路線。

我們往上走,所幸天空雖然一直是陰陰的,但沒有下雨,這種天氣倒是挺涼爽的。

余美美拿著手機在亂拍,書淇跟在她旁邊說說笑笑,以致我沒有插入的空間。

雖然我很想和余美美聊天,不過現在介入的話,似乎有點太唐突。

老楊走在最前面,余美美和書淇在中間,我走在他們三個的後方,俊源則是墊後。

隨著我們越往山上前進,路上的登山客逐漸稀少,周圍的環境也不由得轉為冷清。

就在我們草草吃過午餐,繼續往上爬後,余美美和書淇也露出疲態,兩人的話少了,更讓空氣中瀰漫著一份詭異的寂靜。

「呼……呼……」俊源開始喘氣,他的體力不太好,這從身材就可以看出來,他是為了減肥才加入爬山社的。

「還好嗎?」我回頭關心他。

俊源揮揮手說道:「嗯,走吧。」

我們又往上走了一陣,因為體力不斷消耗,大家的腳步都慢慢緩了下來。

老楊問我們:「都還可以嗎?」

「可以。」我們不約而同地回答。

老楊笑了笑,「再一下就到了。」

講完,他朝著我們的身後望去。

後方來了另一批登山客,細細碎碎的腳步聲擦過耳膜。

我們也跟著回頭看去,那群登山客穿著藍色的制服,迎面朝我們走過來。

我們大概有兩個鐘頭左右沒遇到其他登山客了。

我們禮貌性的向他們點頭致意,因為爬山隨時會遇到危險,所以登山客之間就算彼此不認識,也會保持友善,並且在遇到緊急狀況的時候互相幫助。

不料,那群登山客像是沒看見我們,直接從我們身邊繞過,變成走在我們的前方。

真是沒禮貌,我不禁在心裡這麼想著。

那群登山客共有四個人,看起來都是中年男子,全部戴著帽子,帽沿壓得很低,因此看不清他們的模樣。

「走吧。」俊源催了我們一聲。

「嗯,走吧。」余美美也說道。

老楊點了點頭,他剛才像是突然恍神,不知道在想什麼。接著,他才帶我們繼續上路。

一路上,那群登山客都走在我們的視線範圍內,大約和我們只距離十幾公尺。

我偷偷觀察他們,他們四人也不聊天、也不喝水,只是低著頭一直走,四人的腳步規律,就像登山老手。

由於上山只有這條路,所以我們一直同行也不是奇怪的事,倒也沒有誰跟著誰的疑慮。

那群登山客從未回頭看我們,一直自顧自的前進。

我們好似被他們的氣氛感染,因此一路上也沒有多作交談,彷彿講話會打擾到別人般,不過這裡又不是圖書館,這樣沉悶的氣氛讓我很不舒服。

余美美和書淇似乎也覺得不自在,我看見她們兩人不時用眼神交流,然後露出苦笑。

走了一段路,我們來到交叉口。

一邊是新舖好的便道,另一邊是舊山道。現在的登山客大多是走便道,可以看出舊山道那邊都雜草叢生了。

走在我們前面的那批登山客往新的便道走去,又是和我們同路……

我心裡嘀咕著,不曉得什麼時候才能甩開對方,我實在不想和那四個人同行。

剛這麼想而已,帶隊的老楊竟然轉了個彎,領著我們往舊山道走去。

我不禁一詫,老楊走錯路嗎?記得之前討論的路線是走新便道才對。

我本來脫口要喚住他,可又馬上把話吞回肚子裡。老楊應該不會犯這種錯,我心想,他可能也是要甩開那群登山客吧。

反正新便道和舊山道最後都會在前方一處涼亭會合,所以走哪邊都沒差,只是舊山道比較荒涼,路面也沒有那麼平坦罷了。

我不作聲,繼續跟著老楊走。其他人似乎也抱著同樣心思,因此沒人提醒老楊。

我們在叉路上,總算和那群奇怪的登山客分開了。

老楊的腳步本來挺慢的,可是分開後,他的腳步漸漸加快,不曉得在趕什麼。

我們也只能加快步伐跟上他。

約莫十分鐘過去,我們後頭幾人氣喘連連,老楊才終於頓住腳步。

「休息了嗎?」俊源喘著氣,滿頭大汗地說道:「走這麼快幹麼?」

「呼……呼……」老楊自己也在喘氣,表情有些不對勁。

我沒見過他這樣,平常他總是氣定神閒的,不過此時的樣子卻有些慌張。

我問他:「有什麼不對勁嗎?」

老楊看向我,彷彿欲言又止。

俊源仰頭喝著水,沒空說話。

余美美向書淇說道:「剛才那群人好奇怪。」

「對呀,都不講話,氣氛超奇怪的。」書淇說道:「害我也不敢講話。」

「呵,我也是。」余美美笑道。

老楊看著大家,揮了揮手說道:「沒什麼,我看今天的天氣不太好,不然我們還是下山好了。」

「為什麼?」俊源喝完了水,插口問道。

老楊面有難色,一副有事瞞著我們的表情。

「到底怎麼了?」余美美也忍不住問道。

「是怕下雨嗎?」書淇也發問。

老楊嘆了口氣,「這裡不方便說。」

他越是這樣,我們就越是好奇。

「說啦,只有我們幾個人,又沒有別人會聽見。」我催促道。

俊源也受不了,「不要婆婆媽媽的。」

老楊點了點頭,說道:「剛才走在我們前面的那群登山客,你們不覺得奇怪嗎?」

「很奇怪呀。」我應道。

大家也點頭。

老楊說道:「我覺得他們很怪,所以刻意放慢腳步想要拉開距離,結果他們的速度也慢下來;我後來又加快,想要超前,但他們也跟著變快。」

「不可能是他們跟著我們吧?他們走在前面欸,說不定他們還覺得我們很怪,硬要跟著他們。」俊源說道。

「不是,我看他們的腳步很規律,沒有加快或變慢,但是跟我們之間的距離卻一直沒改變,你們不覺得很詭異嗎?」老楊說道。

他一講完,我後頸的汗毛即刻豎起。尤其今天的天氣又陰沉沉的,更讓人感到惶恐。

我以前看過一則鬼故事,講的是一個人在西濱公路上開車,忽然看見路邊有個老婆婆在走路。

這人覺得有異,接著,他加快車速,奇怪的是,老婆婆的動作還是很自然的在走路,身影卻一直都跟在他的車窗旁邊。

不管車速快慢,走路的老婆婆都緊緊跟著……

這情況和老楊所說的像極了,我想到這裡,不禁心慌起來。

人家說山上有很多精魅魍魎,一不小心魂魄很可能就會被牽走,因此上山必須遵守很多禁忌。

不過,這個地方有這麼多登山客和遊客來健行,還會發生這種事情嗎?

余美美和書淇握著彼此的手,眼神流露著不安。

老楊接著又說:「他們頭上戴著的帽子,我剛才看了一下,是X銀行的……」

「那又怎麼樣?」俊源不解地問道。

我也不懂X銀行有什麼好害怕的。

「七年前,這座山曾經發生過山難,那時候X銀行有一群員工剛好來這邊旅遊……最後死了三個人,還有四個……失蹤。」老楊嚴肅地說道。

四個失蹤?莫非就是剛才遇到的那四個人?我們不約而同瞪大眼睛,當年失蹤的四個人或許不知道自己罹難了,這幾年的時間一直在這座山區徘徊。

我頓時感到不寒而慄,其他人也說不出話來。

老楊一會兒說道:「我也不想嚇你們,今天真的太怪了,總之,大家不要胡思亂想,可能是我們自己嚇自己,不過我們今天取消行程吧,就此回家好了。」

「嗯。」我點頭,總覺得再走下去一定會出事,遇到那群登山客就是個壞預兆。

「好,我們快點回去吧。」余美美顫著聲音說道。

作好決定,我們五人匆匆扛起行囊準備下山。

這時間天色更黑了,天空一片灰暗,雲也重得像是伸手就能觸摸,黑壓壓一片罩在頭頂上。

我們剛轉身要折返來路,就看見一名頭戴斗笠、穿著簑衣的老阿伯走過來。

看起來,那人應該是附近的果農,只是他的斗笠也壓得很低,幾乎遮住了整張臉,感覺很像之前我們遇到的怪異登山客。

我直覺把老阿伯和先前那四名登山客聯想在一起,因此不是很想和他打招呼。

我本來要無視這名老阿伯,直接繞過他離開,不料他先開口喚住我們。

「等一下。」老阿伯叫住我們。

原來他會講話。我鬆了一口氣,之前那四個登山客沒有說過話,所以我想,會講話的應該就不是鬼了吧?

而且老阿伯的聲音很正常,舉止也很自然。

我發現自己被嚇壞了,變得很多疑,把每個人都當成是鬼了。

「我要找余美美。」老阿伯說道。

書淇下意識看向余美美,余美美也頓時一愣,我猜她一定不認識這個老阿伯,所以很驚訝老阿伯幹麼要找她吧。

「喔,她就……」俊源看我們都沒說話,下意識要開口。

老楊快一步,大聲說道:「我們不認識她,這裡沒有這個人。」

「沒有嗎?」老阿伯掃視我們一圈,即使他的眼睛藏在笠緣下,我還是可以感覺到一股寒氣掠向我們。

「沒有,沒有這個人。」老楊肯定地說道。

雖然不解原因,但我也急忙附和,「對,沒有。」我想老楊一定有他的理由。

更何況,這裡是荒山野嶺的,怎麼可能會有人跑來這邊找余美美,這個老阿伯是怎麼知道余美美在這裡的?

今天遇到的事情都太詭異了,我的腳底不由得竄上一股惡寒。

我偷偷瞄了余美美一眼,她的臉色都慘白了。

俊源總算意會到事情的異處,也噤聲不再說話。

我暗自鬆了一口氣,還好他沒有白目下去,不然我們不知道會怎樣。

老阿伯見我們這麼堅持,悻悻地轉身離開。

他往下山的路徑走去,我們不想跟著他,因此定在原處。

直到完全看不見老阿伯的身影,書源連忙向余美美問道,「妳認識他嗎?」

余美美用力搖頭,眼眶蓄著一層水氣。

老楊鄭重說道:「從現在開始,大家都用代號稱呼,還有,不管誰叫誰,都不要回頭,知道嗎?」

「知道。」我們應道。

在山上,被人叫名字千萬不能回頭。這是很一般的禁忌,幾乎所有的登山客都知道,不過老楊從來沒遵守過,對於一些常見的禁忌他也都一笑置之,可是現在卻非常認真地要我們遵守,這讓我們知道情況已經糟到不能再糟了。

而他提出了要用代號相稱的規則後,我恍然大悟,明白了剛才他為什麼要騙那名老阿伯。

那名老阿伯很有可能是山魅化成的……

一旦名字被山魅掌握的話,就會被攝走心魂,那名老阿伯知道余美美的名字,只是還不確定這個人是誰,所以故意現身試探。

我愈發感覺害怕,幸好我們沒有回答他,不然余美美就危險了。

只是才剛慶幸逃過一劫,霎時又發現事情不妙。那名老阿伯如果真的是山魅,而且知道余美美的名字,也就是說──我們已經被盯上了。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