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鬼債》

 編號:818
 作者:D51

 封面繪者:Cash
 初版日期:2013.4.24

 ISBN:9789862905364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7-11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我可沒說要找你討債,我找的是趴在你背上的那個女人……
因為人會欠債,鬼也會欠債啊!

謎樣大叔作家 D51
什麼!討債公司也會做善事!

內容簡介

為了在這個大城市裡活下去,我必須徹夜工作,生活勉強還過得下去。我每天上課、上班、睡覺,每天入睡前,都會在筆記本上畫下一槓,只要再熬兩年我就能解脫了……只不過,人生總有意外。

「大半夜的,你找誰?」
「我來討債的。」
「討債?我雖然窮,可沒欠任何人一毛錢。你肯定找錯地方了,我一個人住,這裡沒有其他人。」
他臉上浮現詭異的笑容,從此我的生活就變了個樣子。

他告訴我,不出三日,我必定橫死街頭!

作者簡介

D51

胡思亂想的集合體。

一個你在台北街頭隨時可能擦身而過的平凡人,勞碌的上班族,悠閒的旅行者,與一個喜歡說故事的人。2006年開始在BBS上連載小說,說的是自己的故事。

在感受孤獨時才能誠實面對自我,卻也因為分享而感到快樂。

【D51嗜咖啡】:http://iamd51.pixnet.net/blog

◆在明日已出版作品
《鬼當兵》2008.11
《鬼來了》2009.4
《鬼殺人》【檢察官駱予寒辦案實錄】2009.11
《陌生人》【檢察官駱予寒辦案實錄】2010.1
《葬鬼村》【檢察官駱予寒辦案實錄】2010.3
《鬼上身》【地獄校園事件簿】2010.4
《無名屍》【檢察官駱予寒辦案實錄】2010.6
《唱屍班》【地獄校園事件簿】2010.9
《外島鬼話──鬼當兵2》2010.10
《鬼棒球》2010.12
《黃泉旅店》2011.3
《魅魔——黃泉旅店》2011.5
《背叛者──黃泉旅店》2011.7
《收屍日記01 收屍人》2011.08(鑽石文庫)
《夜之女王──黃泉旅店》2011.9(最終回)
《收屍日記02 屠人實況》2011.10(鑽石文庫)
《幽靈咖啡館》2012.1
《殺人熱線》2012.4
《少女拼圖》【變態收藏】2012.6
《洗鬼店》2012.10
《雙面鬼洗》【洗鬼店】2012.12
《蔭屍衣》【洗鬼店】2013.1
《討鬼債》2013.4

◆預計出版作品
《討鬼債》續集

目錄

楔子
第一章 夜校
第二章 鬼債
第三章 轉命
第四章 殞命
第五章 前世
第六章 夢離
第七章 陰判

作者自序

二月初書展,我和龍雲及香港來的作家譚劍、畢明一起舉辦了簽書會。

那是一次非常有趣的經驗,現場讀者也很熱情,在這裡感謝你們的參與,希望下次也能見到你們。

簽書會上,很多讀者拿洗鬼店來給我簽名,而且像是互相約好似的,好多人問我洗鬼店還有沒有後續?

可惜的是,我原本的計畫就是寫三集結束。

但是,在這個鬼與人,陽與陰界線越來越模糊的城市裡,我們找到了另一位為陰間工作的專家。

繼洗鬼店之後,這一次我們要來跟鬼討債了。

俗話說,有錢能使鬼推磨,人愛錢,鬼更愛錢。

這世界上有各種債務,不只是金錢,還有人情、愛情、仇恨等等,而且,這些債務比我們想像的更複雜,我們永遠都不知道自己欠了誰何種債,前世的冤親債主會來向我們討債。

那麼沒辦法投胎轉世的鬼呢?它們所欠的債務,便必須由專業人士來催收討取。

這就是我所描述的故事,向鬼討債,難度肯定比向人討債要高出許多。

這個城市裡還有許多我們無法踏足、無法涉及的領域。

有些人,他們只在太陽下山後才出門討生活。

有些人,專門跟「鬼」打交道。

你聽過跟人討債這回事,但你絕對沒聽說過有人去跟鬼討債。

在本書內,你們還會見到熟悉的角色出現,容我先賣個關子,看下去就知道。

最後,誠摯感謝購買本書的讀者們,喜歡你們會喜歡我的新作。

試閱

楔子

有光的地方便必定有影子,這是千古不變的真理。世間萬物也是如此,凡事皆有陰陽兩面,光明的反面,是如影隨形的黑暗。

有人習慣生活在陽光下,也有人慣於夜間出沒,他們的生活不見天日,或可用披星戴月來形容。

我就是這樣的人,為了在這個大城市裡活下去,我必須徹夜工作,日日與睡魔對抗以換取較高的時薪。

我在加油站打工,上的是大夜班。

晚上十點夜校課程結束後我就會直奔工作地點,一路上班到天亮才回家睡覺。

我每天能見到陽光的時間只有在六點到六點半這半個小時,工作日復一日,極度缺乏日照的我看起來就像蒼白的吸血鬼,幸好我還能在鏡子裡看見自己,否則我真要去路上找人吸血了。

算一算孤身來到這個城市也過了好一段時間。兩年前我和老爸大吵一架,原因是不想待在鄉下繼承他的魚塭。我十五歲的時候母親半夜巡魚塭時失足跌落水裡,就這麼不明不白的走了。我和父親向來不睦,滿十八歲那年,我便找了個藉口離開魚塭,來到大城市打拚。

我從沒向老爸拿過一毛錢,生活費全靠打工收入支撐。

還有兩年我就能拿到大學學位了,屆時就可以找個穩定的工作,不用再過這睜眼就是天黑的苦日子。

雖然生活勉強過得下去,但扣除學費和生活費,住宿品質就得大打折扣。

我住的是在老舊工業區外圍的鐵皮屋,不知道是不是由工寮改建而來的破房子,夏天熱得要命,冬天跟住在冰箱裡沒什麼兩樣。下雨漏水,日曬烤箱,饒是如此我還是住得怡然自得。

唯一的好處是租金便宜,一個月只要三千元。

就算住的是狗窩也無所謂,只要能遠離那個冥頑不靈的老爸,這樣就夠了。

我的生活就是這麼簡單,上課、上班、睡覺,每天入睡前,我都會在筆記本上畫下一槓,只要再熬兩年我就能解脫了。

像在當兵數饅頭似的。

只不過,人生總有意外。

而意外往往來得出乎預期。

某個沒值班的夜晚,我難得能睡個好覺,三更半夜的,我的房門卻被人敲的乒砰震響。

我睡眼惺忪的去開了門,外頭站了個穿著黑西裝,面帶詭異笑容的男人。

他說,他是來討債的。

第一章 夜校

傍晚六點,城市裡華燈初上,街頭車水馬龍,正是數以百萬計的上班族下班的時刻,紅燈前車輛擁擠,斑馬線上更是人來人往,我背著書包,騎著腳踏車穿梭於人群之中。

擦身而過的是無數衣著光鮮的白領男女,我嚮往著他們的生活,白天發揮創意認真工作,入了夜則搖身一變,成為時髦的領航者,在各式應酬場合大顯身手。

為了完成這個夢想,我必須先完成我的學業,我明白求職市場還是文憑導向,沒有大學學歷,應徵工作條件就是矮人一截。

我在這間大學的夜間部已經讀了兩年,班上大多是和我一樣利用晚上的時間前來進修的同學。

辛辛苦苦上一整晚的課,聽得懂的部分不到三分之一,接下來等著我的還有長達十個小時的大夜班。

生活單調苦悶,但我甘之如飴。

只不過,日子久了還是有點欲振乏力,這節課上的是經濟學,枯燥乏味的課文使我昏昏欲睡。

「葉家齊,不要睡覺!」教授一聲大喝,毫不留情面的把我喊醒。

我連忙拭去嘴邊的口水,班上同學一陣哄笑,我也跟著不好意思的笑了。

回過頭看我的同學中,有個女孩特別讓我在意。

藍雪,她的名字就像她給人的態度一樣冰冷,宛如霜雪般凍人。

兩年前,我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便被她冰山美人班的氣質所懾服。

原來拜倒在石榴裙下是這個意思。

藍雪從來不笑,或許是她不願意對我們露出笑容,但板起來的撲克臉也很有魅力。

她留著一頭俐落短髮,年紀看起來與我相仿,總穿一身合身灰條紋OL套裝來上課,應該也是剛下班就來進修了,也許是生活緊湊,工作疲累,一下課就走人。

不論如何,在這個班上上課的同學都一樣,為了能求得更好的工作和生活而努力著。

我很喜歡她冷冰冰的樣子,總覺得她眼裡有種傲然凌人的魅力,但也因為她實在太難以靠近,同班一年以來還沒跟她說過話。

今天出的糗正好是個契機,一向不理人的她竟然回頭看我了,或許能藉機拉近我們之間的距離。

十點下課,眾人紛紛收拾書包離開教室,我搓著手掌,有點緊張的靠近準備離開的藍雪,向她打了個招呼。

「嗨,妳好啊,要回家啦?」我笑得僵硬無比,因為她雖看著我,眼中卻無半點笑意。

「去工作。」

「工作?這麼晚了還要工作?」

「我的工作午夜十二點才開始。」她淡淡說著。

這座城市雖然是不夜城,有我這種半夜上班的加油站員工,當然也有其他必須值夜的工作,只是我不禁要想,凌晨十二點必須穿著OL套裝上班的究竟是怎麼樣的工作?

藍雪長得很漂亮,身材又窈窕出眾,難道是……酒店小姐?

我猛然搖頭,揮去腦中的胡思亂想,第一次鼓起勇氣搭訕喜歡的女孩竟然就幻想對方是個酒店小姐,實在不可取。

「沒事了?那再見。」她二話不說提著包包離開教室,高跟鞋敲得又急又快,那包包一看就是名牌,一切越來越讓我感覺滿腹疑問。

「葉家齊,你到底在想什麼?半夜必須穿著套裝的工作也很多,只是你孤陋寡聞不知道罷了。」我喃喃自語。

第一次搭訕就給對方不好的印象,我想我從此出局了,到加油站打工的時候整夜唉聲嘆氣,與我同樣值大夜班的阿德好奇問我發生什麼事,我一五一十的告訴他。

阿德剛當完兵,比我大一歲,據說暫時找不到滿意的工作,晚上又不喜歡睡覺老愛往外跑,家裡實在拿他沒辦法,所以才叫他到加油站來上班。

「聽起來那位藍雪小姐蠻迷人的,有沒有照片讓我看看?」

「我哪敢拍她的照片啊,平常看起來就一副心情奇差無比的樣子,要是偷拍她照片被她發現我就完蛋了。」

「阿齊,冰山美人通常是外冷內熱啊,想融化冰山就得靠火焰,你得更熱情一點才行。這類型的女孩只要被突破了心防就會突然變了一個人,說不定還會黏到你覺得煩咧。」

「唉唷,我不敢啦,我那麼窮,光靠熱情有什麼用,一下就被打槍了。」

「說的也是,我也很窮,哈哈。」

對我來說,錢永遠都是最大的難關。偏偏這是個著重物質生活的社會,富有的人永遠比我們這些窮鬼有辦法。

不管是在追求喜歡的女生,或是比較社會地位上都是如此。

我和阿德相視大笑,半夜車少,偌大的加油站區只有我們兩人看顧。

深夜加油站常有許多有趣的軼事發生,會讓你覺得這世上實在無奇不有。

例如上個月我就看過一台進站加油的連結車穩穩的把車開到加油島上,我等了半天,司機毫無動靜,探頭一看才發現原來他睡著了,而且醒來後根本沒有自己把車開進加油站的記憶。

他甚至還拉起了手煞車。

現在回想起來,我是大難不死啊,要是他無意識中做出的動作不是拉手煞車,而是踩油門的話……

還有一次,我看見某位當紅的男星開他的敞蓬跑車載了一名火辣的模特兒來加油,他把車停在高級汽油的機器前方,便和模特兒下車去加油站對面的便利商店購物。

我依照他的指示把油加滿,幾分鐘後,他回來開車,才開到加油站路口車子就熄火了。

原來那台跑車是柴油版引擎,不吃無鉛汽油。

他一臉窘迫的找拖吊車來拖走名貴跑車,事後我和阿德笑得肚子疼。

阿德說他還遇過一絲不掛,裸體騎重機來加油的大叔,而且猛對他拋媚眼,我真是慶幸當晚值班的人不是我。

此類的奇聞軼事不勝枚舉,另外,加油站最不缺的就是鬼故事。

阿德早我一年來這兒上大夜班,從他口中我也聽過不少令人渾身發毛的傳說。

例如多年前曾在加油站廁所上吊而死的員工幽靈,似乎時不時就會現身在站區裡閒逛,我們值大夜班的人有個約定成俗的禁忌,那便是看見他的時候必須假裝沒看見,那樣他就不會繼續作亂。

「我第一次看見他的時候差點嚇得尿褲子,你知道他的樣子有多恐怖嗎?幸好他這一年多來都沒出現過了。」阿德說。

「我不想看到,你別嚇我。」我很怕那些幽靈鬼怪的東西,連忙搖頭不敢再聽。

「他渾身血淋淋,走起路來就像這樣一拐一拐的……」阿德竟然有樣學樣的拖著腳步走路,還不時對我做古怪表情。

「別鬧了啦!」

「阿齊,你後面!」他突然手指著我。

我瞬間從板凳上飛起來,往前滾了幾圈,驚慌不已。

阿德捧腹大笑:「你真的很膽小耶,沒那麼容易看見他啦,有時你想看還不一定有咧。」

「啊,歡迎光臨。」

阿德向我這邊跑過來,我猛然回頭,加油島前空無一人,我頓時竄起陣陣雞皮疙瘩,這回我真的生氣了。

「你別鬧喔,玩笑開兩次就不好笑了。」

阿德跑到加油島前,也是臉色蒼白:「靠,我剛真的看到一個女人走過來啊,在機器的另一邊,露出半張臉。」

他言之鑿鑿,可是整個加油站區空空曠曠,除了加油機外也沒有遮蔽物,一眼望去,除了我倆之外根本沒有其他人。

「當作沒看見吧,這不是規矩嗎?」我說。

他猛點頭:「嗯,沒看見,我啥都沒看見。」

要命的是,現在才凌晨一點鐘,距離下班還有幾個小時,要是有車來加油還好,若整夜都沒車,我們要怎麼熬過這與鬼相伴的恐慌感?

所幸到了五點都沒有再度發生怪異現象,但加油站從次又多了一樁新的傳說,一個穿著碎花裙裝的女人。

天快亮了,而我猛打呵欠,雖已習慣大夜班的生活,但日夜顛倒畢竟還是違背基本的身體機制。

阿德已經靠在加油機旁打瞌睡了,接近清晨的這段時間,也是一天當中最安靜的時刻,再過半小時,路上就會出現早起出門工作的車輛。

一輛黑色轎車開進加油站,我連忙揉揉眼睛,提振精神,跑到另一個加油島去。

那台黑色的轎車尺寸大的離譜,比最大台的賓士車還要大上一截,車身擦得光亮如鏡,映出了我疲憊的面容。

車窗搖下,坐在副駕駛座的是一名膚色白皙如雪的少女,連一頭長髮也是銀白色的。

再怎麼怪異的髮色我都見過,銀色頭髮其實並不奇怪,乍看之下,我還以為是外國美少女,不過她對我一笑,差點把我的魂都勾去了。

我深吸一口氣,微笑問道:「請問要加什麼油?」

「九八加滿。」純白的少女遞出一張信用卡,那時,我看見了開車的人,是個膚色黝黑的俊美男子。

我不禁讚嘆,這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一黑一白,卻都長得這麼漂亮。

加滿油後,我把信用卡和簽單還給少女。

「這張還給你。」

她嘻的一聲笑,又把簽單塞回我手裡:全黑的車窗緩緩上升。

我痴痴的望著車子開出加油站,也不知道是恍神還是怎麼了,一晃眼,那台大型轎車轉過彎後竟然慢慢變得透明,然後消失無蹤。

天空泛起魚肚白,陽光露臉,我站在加油機前,宛如中了催眠術,直到阿德拍我肩膀才猛然驚醒。

「你會不會太誇張,站著睡著了喔?」阿德笑道。

「我……我剛才好像看見不得了的東西。」

「什麼?那個女人又出現了嗎?」阿德緊張兮兮,左右張望。

「不是……我不太會說,一台高級轎車,一個很漂亮的女孩子,還有一個很帥的男人……」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不就是明星又載正妹出去玩嗎?」

「你簽單沒給人家喔?」阿德抽走我手中的簽單一看,狐疑道:「嗯?不是簽單嗎,怎麼是全白的?」

我愕然看著手中的信用卡簽單,剛才確實列印了加油品項和金額,白紙黑字,我親眼看見的,怎麼一轉眼便只剩下白紙了?

接連碰上怪事,我已亂了方寸,腦中暈頭轉向,下班後連早餐也沒吃便直接回家,倒頭呼呼大睡。

我一直睡到傍晚五點才起床,一整天沒有進食,肚子餓得受不了,擂鼓作響。

「唉,一睜開眼睛又得上課了。」匆忙洗了澡,我又騎著腳踏車出門,一路來到學校附近的麵店,遠遠的就讓肉燥麵的香氣誘得口水直流。

「再忍耐兩年就能脫離這種生活了。」我不斷告訴自己忍耐再忍耐,只要拿到學位,就能找到比較像樣的工作。

走進麵店,我點了大碗的肉燥麵,仍是睡意頻頻,我猛打呵欠,喝了口熱湯驅散睡意。

忽然間,我發現隔壁桌坐了一名背影纖細的女孩,看衣服樣式應該是藍雪,她背對著我,捧著比我的碗還大上一倍的湯碗,喝湯時還發出希哩呼嚕的巨響。

她豪邁的喝湯方式讓我看傻了眼,藍雪放下碗,回頭看我,依舊是那副面無表情的樣子。

「是你。」

「真、真巧啊,妳也來吃麵?」

「你……」藍雪忽然緊盯著我。

「怎、怎麼了?我臉上有什麼嗎?」

「沒事,快上課了,你吃快點吧。」她丟下這句話,又頭也不回的走了。

她的眼神令我有些在意,那彷彿是戀愛中的少女……不,我亂說的,是看到外星人的眼神。

我可是洗了澡才出門,應該沒那麼慘吧?

結帳前,我借了麵店廁所照鏡子,發現兩隻眼睛周圍竟然浮現了超可怕的黑眼圈,看起來就像一隻熊貓,剛才洗澡的時候還沒有啊!

難道藍雪剛才就是在看這個?

上課時她也沒跟我多說話,甚至連頭也不轉過來看我一眼。

下課後她風雷火急的走了,我則拖著快累垮的身軀回到家裡。

今晚沒有班,我能睡個安穩的好覺,只要天花板裡的老鼠安分守己,別出來開運動會就好。

吃完晚餐,我枕著上禮拜剛買的懶骨頭座墊,電視正在撥的是日本的綜藝節目。

除了工作上課外,我唯一的休閒活動就是看電視,我沒有電腦,手機也沒有上網功能,現在流行的社群網站和通訊軟體我全都沒有用過。

因為我沒錢買那些奢侈的高科技裝置。

我就像一個住在都市叢林裡的原始人。

每個月光是房租和水電費就壓得我喘不過氣,手機的月租費只能維持在最基本的費率,撥電話時還得小心翼翼,要是超過了免費通話額度,我就有可能繳不出來。

和我同年紀的朋友們現在或許還住在家裡,父母會為他們準備好所有的必需品,不用擔心學費,每天穿得漂漂亮亮,光鮮亮麗的到學校上課。

他們的父母要求很低,唯一必須坐的事就是安分守己讀書,不去外頭惹是生非。

沒自己出來工作讀書之前,我也不曉得賺錢有多辛苦。

現在我知道了,錢很難賺,真的很難賺。

我想起藍雪,她又如何呢?與我年紀相仿的她做的是什麼工作,會不會很辛苦?

「葉先生。」

門外有人叫我,這裡隔音很差,稍有聲響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例如敲門聲、咳嗽聲、踏過鐵製長廊的腳步聲。

不需值班的晚上我通常很早睡,為的就是避開這些擾人的噪音。

聽久了真的會讓人精神崩潰。

而且,隔壁住了一對情侶,常常都能聽見他們吵架的聲音,一吵就是幾個小時,沒吵到砸鍋摔碗不會善罷甘休。

我開了門,住隔壁的陳穆升拿著電費帳單,一臉不悅。

就是這傢伙整天和女朋友吵架,白天也吵,晚上也吵,真不知道哪天會不會拿刀互砍。

「葉先生,我上個月的電費怎麼會這麼貴?是平常兩倍耶。」

我搔著頭:「每一戶都是獨立電錶,我哪知道你的電費為何這麼貴?你老媽不會生也要來問我?又不是我用的電。」

「我懷疑你偷接我的電。」他怒氣騰騰的說道。

「你說話小心點,我還沒窮到付不起電費,為什麼要偷接你的電?再說我也不知道怎麼接。反倒是你,別老是跟女朋友吵架,我白天下班很累,還要被你們吵,不跟你討精神賠償就不錯了。」我也不客氣的回應他。

他似乎一時語塞,臉漲成了醬紫色,對我大吼:「我不管,反正你要幫我付一半的電費!而且白天的時候你女朋友還不是老在房間裡哭,吵死人了!」

女朋友?我哪有女朋友。

他是聽到另一間房的聲音了吧,因為正在氣頭上,當時我沒有多想。

俗話說,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

雖然我不是秀才,遇到的又是個神經病,還是被他的態度給惹惱了。

「你去跟房東說,叫他幫你出一半!我很累,你少來煩我!」

我想把門關上,陳穆升竟然跨了半身進來擋住門,對我糾纏不休。

我想我能體會他女友為什麼整天跟他吵架,因為他比蒼蠅還煩人。

「你不拿錢出來就別想睡。」他惡狠狠的說。

「現在是要找我麻煩就對了?」我捲起袖子,若是要幹架的話,我奉陪。

這時,陳穆升突然退了一步,眼神中蘊藏著懼意。

我樂不可支,欺善怕惡就是在說這種人。

「怎樣,會怕了是吧?」我揚起鼻尖,得意忘形。

陳穆升眼神發直,似乎盯著我肩膀後方,他的臉色瞬間發白,我從來沒看過一個人臉色能變得這麼快。

「嗚啊啊啊啊!」這隻蒼蠅發出了古怪的叫聲,轉身拔腿就跑,下樓梯時還摔了一跤。

是怎樣,看到鬼嗎?

我聳肩回房,至少打發掉那個神經病了。

一樣米養百樣人,竟然要硬要隔壁房客分擔電費,我今次是大開眼界了。

過了兩個小時,我已昏昏欲睡,平常我習慣上大夜班的生活,沒到早上五六點是不會有睡意的,也說不出來為什麼今天會這麼早就累了。

我爬上床蓋好被子,幾秒鐘內我便沉沉入睡,鼾聲大到把我自己吵醒兩次。

睡眠突然中斷是有原因的,我做了惡夢。

第二次驚醒,我流了一身冷汗,還清晰記得夢裡的內容。

我又看見了加油站的那個女鬼,而且這次,她就站在正對我床腳的角落邊。

她的面容模糊不清,身影半透明,但我卻看得出來,她渾身是血,而且眼神中充滿了恨意。

醒來之後,我開了燈,幸好牆角什麼都沒有。

我拿起鬧鐘一看,嘖了一聲:「才兩點半?不行,我今晚一定要睡飽。」

朦朧中,我再度入睡,半夢半醒之間,總覺得腳邊不斷有冷風吹來。

而且是那種冰寒刺骨的,叫人渾身顫抖的冷風。

我又醒了,而且不敢睜開眼睛,因為我知道,夢裡的那女鬼說不定真的在牆角凝視著我。

不知道過了多久,腳邊才不再感覺寒冷。

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睡著還是醒著,總覺得思緒和夢境不斷交錯,我心想,只要撐到天亮就沒事了吧。

砰砰!

砰砰砰!

肩膀猛然縮了一下,有人在敲我的門。

三更半夜的,到底是誰?

我沒有遲交房租啊,今晚阿德要上班,也不可能是他。

難道是陳穆升去而復返?

要是他帶了兄弟來找我麻煩那該怎麼辦?

本就處於恐慌狀態中的我更加混亂,我躲在棉被裡深呼吸,喃喃自語,不要自己嚇自己,沒事的,說不定只是他心情不好喝醉酒亂敲門罷了。

砰砰砰!

外頭那人敲個不停,時間一久,竟令我有點火大。

怒氣上衝,我也不管牆角是不是站了一隻女鬼了,猛然掀開棉被,衝到房門口拉開門。

「他媽的陳穆升,三更半夜你敲什麼門啊,當心我叫警察來喔!」

說完這句話,我立即住嘴了。

門口站了一個穿著條紋西裝的男人,白色襯衫領口大開,頸子還掛著一條俗氣的金項鍊。

看起來就像黑道人士,而他身後,還站了一個女人。

我非常驚訝。

而且我認識那個女人。

「嗨,你好啊。」他單手倚著門邊,十足流里流氣的樣子。

硬要說的話,就像是在夜市賣盜版光碟的那種人。

「你……你想做什麼?」我有點畏縮。

男人露出詭異的微笑。

「我啊?我來討債的。」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