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陰緣》

 編號:817
 作者:馬尼

 封面繪者:Cash
 初版日期:2013.4.24

 ISBN:9789862905395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7-11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我的地基主哪有這麼傲嬌!
買房除了公設比,還要注意會不會附送鬼妻……

新種驚悚鬼才(單身) 馬尼◎

內容簡介

「那間古宅以前死過人,連他自己都不住!記住,一定要拜地基主啊!」

不信邪的我把這句話拋在腦後,接著就開始不斷鬧鬼——電視怎麼轉都會停在44台、鏡子裡有黑影跟我打招呼,前一天談好的生意突然飛了,半夜無聲電話響不停——我終於屈服了,於是在端午節當天買了粽子祭拜他,沒想到……

「你不知道我最討厭粽子了嗎——」
「幫我找老公、還是娶我,你自己選一個!」

作者簡介

馬尼

喜歡想鬼故事,卻不敢看鬼片,因為膽小,討厭被嚇,簡單說就是俗辣。

喜歡看書,喜歡文字,於是動筆寫小說,但深深覺得當讀者比較快活,小小的書錢可以換來作者大大的折磨,非常划算。

最大的快樂,是把想像的畫面化為文字,讓更多人參與我的幻想世界。

我打算繼續快樂下去,也繼續受折磨。

歡迎加入我的臉書,不用客氣,直接加為朋友吧!

http://www.facebook.com/ggbb6403

目錄

【第一章】鬧鬼
【第二章】地基主
【第三章】冥婚
【第四章】蜜月旅行
【第五章】往生

作者自序

這是我在明日出的第五本小說。

【鬼陰緣】的靈感來源很妙,算是臉書網友送給我的。

某天在看臉書的最新動態時,有個女網友的貼文寫著「地基主,找一天一起去旅行吧!」,我大大嚇了一跳,竟然有人要約地基主出去玩耶!

靠,真的假的啊!

地基主也有在玩臉書喔?那要怎麼約?這個女網友有陰陽眼嗎?她跟地基主很熟嗎?要去哪裡玩?地基主又能玩什麼……摩天輪還是雲霄飛車?

我想留言問對方為什麼可以約地基主,沒想到再看一次對方的貼文時,差點被自己笑死。

她才不是寫什麼「地基主」,而是「基基主」,基基主是她朋友在臉書上的暱稱,而我只是一時眼花看錯,才會以為是地基主。

這誤會也太大了,我暗自慶幸還好沒衝動回應,不然就算沒被對方嘲笑一番,也肯定會嚇到她吧。

地基主,基基主,傻傻分不清楚。

雖然是一場烏龍,但我隨後就驚覺這是一個故事題材耶!

雖然我跟那個世界並不熟,但如果家裡的地基主想來個旅行,而且是一場蜜月旅行呢?

呵呵,那應該挺有意思的,於是《鬼陰緣》就這樣誕生,並且成了我目前五本鬼故事裡,個人最愛的一本。

(也是最花心思的一本,這故事滿滿的都是梗啊!)

這算是我寫過最浪漫的愛情故事了,雖然它是個鬼故事。

對了,歡迎加我臉書,請搜尋「ggbb6403」,直接加為朋友,不用客氣。

說不定,你會成為我下一個故事的靈感來源。

請慢慢享受這本《地基主的蜜月旅行》吧!……不,是《鬼陰緣》。

試閱

【第一章】鬧鬼

「記住,一定要拜地基主啊!」

咖啡館老闆娘慎重叮嚀,像怕我忘記似的。

「拜了求心安,不拜保證不平安。」她說得認真。

「我知道了。」我隨口說說,完全應付似的回答。

炎熱的下午,我坐在咖啡館裡,望著巷子對面剛買下的古宅,一間全是紅磚堆砌而成的老房子,據說已有八十年的歷史。

我剛從一個老人手中買下它,花了我兩百萬現金,他急著賣,我急著買,更急著想盡快搬進去。

前幾天,合約一簽,現金一交,我馬上就把身家財產搬進去,並選定今天這個好日子入住。

我還特地約了老人來這間咖啡館坐坐,一方面是跟他謝謝,另一方面,是想讓他可以多看古宅幾眼,因為他沒多少機會可以看了。

他生了重病,癌症,此時正在洗手間拉肚子,他說那是化療帶來的副作用,很辛苦,但避免不了。

我懂,因為我有親戚也經歷過癌症的折騰,可惜最後還是敵不過病魔的摧殘。

「少年仔,那個房子不能住啊!」

就在剛剛,當老人踏進洗手間、把門關上的同時,老闆娘偷偷摸摸來到我面前,劈頭就是這麼一句。

「為什麼?」我問。

「因為鬧鬼啊!」她說。

「喔……」我嘴上應和,但心裡卻噗哧想笑。

看著眼前這位頂著妹妹頭髮型外加黑框眼鏡的老闆娘,我其實得努力憋住肚子裡的笑意,才有辦法跟她說話。

太衝突了,超有喜感的外表配上鬧鬼話題,怎麼看都覺得不搭。

尤其她胸口名牌還寫著像男生的名字,張簡約。

「不信?唉,你一定要信,是真的鬧鬼我才會警告你!」張簡約又說。

但我懶得認真聽她說這些,這間古宅我找了好久才找到,絕不輕易放棄。

「老闆娘,妳別逗我了,大白天的跟我說鬧鬼,很不搭耶!」我笑著說。

「是真的!」張簡約絲毫不像在開玩笑,「那間古宅以前死過人,就是這樣才鬧鬼,連他自己都不住!」

張簡約指著洗手間,顯然說的就是那位老人。

「是喔……」我一樣隨口哼哼。

其實我並不在意,因為哪個地方不死人,哪間有歷史的房子可以沒死過半個人?

再說,我潘威霖雖然沒做過什麼善事,但缺德事真的一件都沒做過,甚至從小到大連作弊都沒有,完完全全憑實力闖蕩人生。

就算真的有鬼,也沒理由來鬧我,正所謂平日不做虧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門。

但,張簡約實在逗得我太開心了,我想繼續陪她玩下去。

「知道怎麼鬧鬼嗎?」我故意問。

「唉唷,很慘喔!」張簡約伸出十根手指頭,一一細數。

有騎車無緣無故摔倒的、有半夜脫光衣服夢遊差點被車輾過的、有卡進馬桶要打119來救的、有誤闖工地差點被水泥石化的、還有吃粽子差點噎死的——

我忍不住笑出來,因為明天就是端午節,看來我吃粽子得小心點,免得步上前輩的愚蠢後塵。

張簡約說完之後,又指著洗手間說:「那個老頭啊,都租給一些年輕不懂事的學生,但學生哪裡知道要拜地基主,肯定是這樣惹到的。」

「地基主就是那個會鬧的鬼?」我問。

「不見得,大多數的地基主都會保護住在屋裡的人,但有些脾氣比較差,惹毛了就給你鬧……反正喔,搬進去就是要拜地基主啦!」

聽起來真複雜,但不關我的事,因為我壓根沒打算要拜地基主。

「總之呢,學生被鬼一鬧,就嚇到連夜搬走,然後他又租給不知情的學生。」張簡約繼續交代。

「然後,」我接著說:「新來的學生又碰到鬼,於是又搬走,接著又有新的來住。」

「對對對!就是這樣!」張簡約看我進入狀況,顯得有些高興,「說也奇怪,出事的永遠是男生,就沒聽說過有哪個女的遇到怪事。」

「是喔?那我知道了,那裡頭鬧的是男鬼,因為貪圖女生美貌,所以想把男生嚇跑。」我笑著答腔。

「那這個男鬼也太笨了!以為把男生嚇跑,女生還會乖乖住在那?少蠢了!」她不以為然。

「聽說鬼都很笨的,頭腦很簡單,說不定就是這麼蠢。」我又說。

「真的?你怎麼知道?」張簡約一臉好奇。

「因為啊……」我伸出手指頭,比向張簡約身後,說:「我有陰陽眼,看到妳後面就站了一個笨鬼。」

「啊啊啊!」張簡約接連三聲尖叫,不僅嚇到花容失色,甚至還整個人往後一摔,倒在地上不停發抖。

我愣住了,這人怕鬼也怕得太厲害,害我都不好意思了。

「老闆娘,妳沒事吧?」我趕緊上前扶她。

「啊!鬼啊!」她又叫了。

「是我!我不是鬼,這裡也沒有鬼,只是鬧著妳玩的。」我趕緊解釋。

「真的?」張簡約坐起身,神經兮兮地問我。

「是真的,說有陰陽眼是騙妳的,我看不見也聽不到,只是故意嚇妳。」

一聽我說完,張簡約原本有些失神的雙眼頓時恢復元氣,她直挺挺站起身來,毫不客氣就往我身上揮拳。

「你這個人怎麼這樣!我好心想救你,你卻故意嚇我,有沒有良心啊!」張簡約每說一句就打我一拳,加起來一共四拳。

我痛死了。

「老闆娘,我都這麼痛了,妳手難道不痛嗎?」我在心裡叼唸,卻不敢說出來,誰叫我沒事亂嚇人家,活該被教訓。

好吧,自找的,乾脆再讓她多打一拳,湊個五拳比較圓滿。

但張簡約沒有繼續打我,她只是突然掏出一張名片,放在我面前說:「我認識一個很厲害的老師,專門處理這種事,這是她的名片,你拿去吧,如果真的遇到鬼,就去找她解決。」

「不用啦!」我看都沒看,就把名片推回去,「我不怕鬼,而且鬼不會來找我。」

「你就拿去,雖然很遠,但值得跑一趟。」她又推來。

「真的不用。」我又推去。

就這麼推來推去,推到最後她突然把名片收起來,一副沒事般的往吧台走去。

怎麼就這樣走了?

「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老人的聲音突然從我後方傳來。

原來是拉完肚子的老人回來了,張簡約才暫時不再煩我。我心懷感激地扶老人回位子上坐好,再順便幫他倒杯溫開水,好讓他補充剛剛流失的水分。

「謝謝啊……」老人張開已經乾扁的嘴唇,向我道謝。

「何伯伯,別跟我客氣,我才該感謝你賣房子給我呢。」我說得誠懇,因為這是我的內心話。

我一向討厭鋼筋水泥建造而成的房子,冰冷生硬沒有情感,尤其是用玻璃帷幕拼裝而成的科技大樓,更是叫我倒盡胃口。

簡直沒有美感,完全比不上紅磚屋散發出的生命力與歷史感。

於是當我在都市叢林中發現它的那一刻,我就被征服了,說什麼都要擁有。

說來幸運,聽說老人早上才張貼出售告示,下午就被我發現,只能用緣分來形容。

「唉!真捨不得賣啊……」老人無奈嘆了口氣,「要不是我需要錢,這間房子說什麼都不該賣,這是我媽留下來的啊!」

「何伯伯,該放的就得放,你得為自己著想。」我說得誠懇,完全為他設想,「放手吧,拿這筆錢,好好為自己活。」

「唉……人生啊,匆匆走這麼一回,什麼都帶不走。」

老人依依不捨望著那間紅磚古宅,要不是因為他得了癌症,而且已經是病入膏肓的末期,不然這間夢想中的古宅肯定輪不到我買。

說他是老人其實並不準確,因為他還不到六十歲,但病魔的摧殘讓他變得蒼老,化療又讓他掉光所有頭髮,看起來起碼比實際年齡老了一、二十歲。

看著老人凹陷的兩頰,我不禁感到心疼,但也覺得幸好有我出現,才能讓他在人生的最後,可以輕鬆點。

賣掉房子賺到的兩百萬,足以讓他請醫師使用最好的標靶藥物,得以延長最後時光,並且在死之前減輕最多的痛苦,讓自己走得舒服。

想想也真可憐,努力活了大半輩子,結果臨死前竟然什麼都沒留下,賺的、存的全拿去付醫藥費,太可悲了。

「我該回醫院了,」老人站起身,伸出手,「年輕人,我老家就麻煩你照顧了。」

「我知道……」我握著老人的手,輕輕施力,「何伯伯,祝你順利,希望奇蹟出現,讓你可以活到一百歲。」

「呵呵,不了!」老人笑著搖頭,「我不想活那麼久,只求最後不痛不苦就好。」

老人突然幽幽吐了一口氣,眼角隱約有淚水在打轉。

「怎麼了?別想不開,放輕鬆。」我說。

「沒事……只是突然想起我媽,她也是癌症過世的,走之前很痛苦,唉……一想到就難受啊!」老人擦掉眼淚,給了我一個苦笑,又說:「其實我不怕死,因為我很想她,一直希望能再見到她——」

「會再見到的,她一定在等你。」我說,但不知道這樣說恰不恰當。

「說來也真無奈,她走了之後,我一直等她來托夢,但始終沒夢到。」老人說。

「那表示她在那裡過得很好啊,不需要你擔心,所以沒來找你。」我笑著說。

「真的嗎?」老人說,還笑笑的。

其實我是隨便說說的,只是想讓老人心情好受一點。

「房子如果有問題就來找我吧,我就在這間醫院……等死。」老人拿起紙筆,寫下醫院名稱,然後對我一笑,「就這樣,走囉!」

「再見。」我說,輕輕揮手。

但老人沒有揮手,他只是搖搖頭,留下一句:「希望是……不會再見了。」

是啊,我知道他這一走,這輩子就沒機會見面了,就算房子有問題,我也不好意思去麻煩一個快死的老人。

老人走出咖啡館後,還特地走到古宅前,把手放在那塊古老的門板上,低著頭,口中像是唸唸有詞。

或許是在跟古宅說再見吧,相信他也知道,這一走,古宅從此離開他的生命。

想想也真感慨,人了不起活個八、九十歲,但房子卻能一直保存下來。

老人真的走了,就在他身影完全消失的那一瞬間,張簡約又偷偷摸摸回到我身邊。

「你還是要住進去?」她問。

「是啊!我東西都搬好了,今晚是我的第一夜。」我說。

「唉……」張簡約無奈搖頭,「記住,一定要拜地基主啊!」

咖啡館老闆娘慎重叮嚀,像怕我忘記似的。

「拜了求心安,不拜保證不平安。」她說得認真。

「知道了。」我隨口說說,完全應付似的回答。

傍晚,我跟女朋友藝萱約好在巷口碰頭,我要她閉上眼睛,由我牽著她一路走到古宅前。

「可以睜開眼睛了。」我在她耳邊輕聲說道。

「……」藝萱睜開眼,嘴巴倒是閉得很緊。

「喜歡嗎?就是這裡,我買的古宅,我們的新家。」我一臉得意。

「……」藝萱還是沒開口。

我不知道她到底喜不喜歡,不過沒關係,我相信當她真的走進古宅時,她一定會哇哇哇的讚嘆不已。

結果她根本不想進去。

「我不喜歡。」藝萱開了口,一句話就澆熄我的熱情。

「為什麼?」我想知道。

「我不喜歡老房子。」藝萱臭著臉說,手還不自覺往肚子摸去。

藝萱從小就有胃痛的毛病,只要一緊張或生氣,胃痛馬上發作。

「胃在痛?」我其實更想問的是,妳在生氣嗎?

「嗯……我要回家休息了。」藝萱轉身就走,我急忙追上去。

藝萱走得很急,我在後頭追得很趕,走了幾十公尺後,藝萱才停下來。

「怎麼啦?妳還沒進去看呢!」我說。

「進去幹嘛?你都買了才叫我來看,我都沒機會說我不想要這間房子。」

「……」換我無言以對了,藝萱根本不認同這間古宅。

虧我今天一早就期待藝萱會喜歡它,會說我做了很棒的決定,會說她好幸福能住在這麼有味道的地方,然後我們會一起度過甜蜜的第一晚——

但一切都是我自作多情、自以為是罷了。

「你把房子賣掉好不好?」藝萱開了口。

「為什麼?我好不容易才遇到它,怎麼能叫我賣?」我忍不住抗議。

「因為我不想住在那裡啊!我們都快結婚了,你怎麼可以不跟我商量就自作主張?我們以後要一起住耶!」藝萱說得有些激動。

但我更壓不住心裡的火氣,忍不住提高音量說:「我不說是想給妳驚喜!而且我是花自己的錢,為什麼不能自己做決定!難道妳就看不起我的品味,還是妳非要住新蓋的高樓大廈?」

話一說完我就後悔了,因為藝萱聽到一半就不甩我,直接轉身走人,不管我在背後怎麼叫她,她不理就是不理,留我一個人獨站在巷子口。

「什麼啊!哪一天不任性,偏偏選今天!」我氣到連手都在發抖。

但我必須得忍受她的任性,因為我知道她其實不是任性,只是沒有安全感。

她要的,只是希望我能問過她的意見,而不是直接幫她做決定。

誰叫當她還是小孩子的時候,爸媽沒經過她同意,就自私地決定離婚,爸爸另組家庭,媽媽後來也改嫁,因為繼父不喜歡拖油瓶,所以媽媽沒把她帶走。

還好有善良的舅舅和舅媽收留她,把她當自己的小孩撫養,不然藝萱可能會在孤兒院長大。

她一直很想有個溫暖的家庭,但爸媽不給她,她只好自己找一個男人來自組家庭。

而那個人,就是我。

會和藝萱認識,完全可以用兩個字形容,就是「緣分」。

三年前一個平常的日子,我剛出完差肚子正餓,離開客戶公司就在附近隨便找間餐廳吃飯,一坐上位子,就發現一旁有個錢包,顯然是上一個客人忘了帶走的。

本來我想拿給餐廳老闆處理,誰知一時好奇打開來看,就改變了主意,我決定自己還給錢包的主人——傅藝萱。

不是因為她身分證上的大頭照拍得特別漂亮,而是她的出生日期吸引了我。

我們同年同月同日生,都一樣三十歲,就這麼巧,只能用緣分來形容。

我翻了翻錢包,還好有留她自己的名片,於是我照著上頭的電話號碼撥了過去,和她通上話。

「喂,請問是傅藝萱小姐嗎?」我客氣地問。

「是……請問你是?」她小心反問。

「是這樣的,請問妳是不是掉了錢包?」

「啊?」電話中的她有些遲疑,「沒有啊,錢包在我包包裡啊。」

是嗎?不然我手上拿的是什麼?「小姐妳要不要再找找?」

「咦!真的耶!錢包真的不見了!怎麼會這樣?」她的聲音聽起來開始驚慌了,「是你拿走我的錢包嗎?你是誰?你要做什麼?」

「小姐,我沒有要做什麼,我只是剛好在餐廳撿到妳掉的錢包,想通知妳而已……」我慢慢解釋。

藝萱聽完後大大鬆了口氣,說她馬上回餐廳找我拿,於是十分鐘之後,我們在她之前坐過而我現在正坐著的位子見了面。

這是我們這輩子第一次見面。

當我把自己的身分證掏給她看之後,我們便開始滔滔不絕的話題。

「好巧喔!你跟我同一天生日耶!都是同星座的!我好討厭這個星座喔!」我先起頭。

「我也是耶!不知道在彆扭什麼,跟人吵架就會不知所措……」她立刻回應。

「沒錯!然後又不敢主動求和,最後只好裝傻想逗對方開心,搞得自己很痛苦……」我順勢接話。

「對對對,我也是這樣,哈哈哈!」然後她笑開了,眼睛彎彎的,好迷人。

一整個晚上,我們都在罵自己的星座,因為有共鳴,所以聊得特別開心,也因為這樣,藝萱雖然跟我才第一次見面,卻很快便熟得好像上輩子就認識一樣,簡直無話不談,而且特別投機。

也就在言談間,我注意到藝萱的左手腕內側有顆痣,不偏不倚,剛好就在中間。

我發現之後,就把右手腕伸給她看,果然看到她驚喜不已的表情。

「啊!你那裡也有痣,跟我一樣耶!但我是左手,你是右手。」藝萱樂得把她的左手腕伸出來。

我們兩人都笑了,一起舉起長痣的那隻手跟對方打招呼,好像照鏡子似的。

這是第二個緣分。

一個算巧合,兩個算緣分,如果三個那就是命中注定了。

當我們同時用右手拿起飲料的當下,藝萱和我都愣住了,因為她拿杯子時會翹起右手的小指頭,而我也是。

「你……那樣看起來很娘。」她竟然這樣說。

「我……不叫娘,這叫心思特別細膩,懂嗎?」我竟然這樣回答,好不要臉。

於是我們又笑了,一同舉杯,一同翹起小指頭,一同喝光飲料。

乾杯後,我提議不要讓彼此只是人生中短暫的過客,應該好好當個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好朋友才是。

藝萱點頭同意,卻不知道我要的不只是好朋友而已。

我想當她的男朋友,因為一見鍾情。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