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界教條【淡定鬼】》

 編號:816
 作者:鐘小建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3.4.24

 ISBN:9789862905340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7-11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身在鬼界,絕對要遵守的黑道教條
但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

你知道 暢銷作家鐘小建 嗎?
先別管這個了,你聽過 鬼黑幫 嗎?

鐘小建著/ FC◎封面繪圖

內容簡介

「阿銀!我……我對不起你啊!」八兩金哭喊著,但再多的眼淚也救不回金包銀慢慢消逝的生命。

在一旁看熱鬧的西門鬼介用力拍著手,沒血沒淚的他看到這一幕之後甚至笑了出來:「真是太感人了,你他媽的鬼黑幫就是有這麼多自以為重義氣的垃圾!死胖子,親手殺死自己兄弟的感覺如何啊?哈哈哈!」

而之後,鬼黑幫的幫眾們都收到了一則影片訊息。

影片內容是八兩金拿刀刺死金包銀的畫面,沒有多久的時間,他們又收到了另一則訊息,發出者是鬼黑幫幫主向淡天,內容的訊息很簡單,只有短短幾個字。

  所有弟兄盡速捉拿叛徒八兩金。

出來混總有一天要還的。不過,你還有我,我永遠會為你擋刀……

作者簡介

鐘小建

生於一九八一年,於二零零六年任公職至今。

閒暇時喜愛文字與音樂創作,多首音樂創作成為知名社群網站《無名》的網誌套用背景音樂。

因深信恐怖小說的精髓在於劇情上的創意與突破,而非陳腔濫調式的噁心與血腥(看電影就好了咩!會比較清楚血到底是噴左邊還是右邊、兩滴還是三滴、嘩啦嘩啦地流還是稀哩呼嚕地噴),又擔心以後的評語是「早期作品很刺激又富創意,但後期鳥掉」,因此堅持每部交出去的作品劇情上都要峰迴路轉、結局逆轉逆轉再逆轉,這樣才對得起掏錢買書的讀者。

雖然這樣很累,但……有誰活著不累?

部落格:http://www.wretch.cc/blog/johns0803

◆在明日已出版作品
《附身》(鬼丸前傳)   2010.7
《鬼丸》【第零總隊】   2010.9
《鬼扯》【第零總隊】   2010.11
《鬼黑幫》【第零總隊】 2010.11
《撞鬼》              2011.1
《百鬼牢》【獵鬼系列】2011.2
《人造鬼》【獵鬼系列】2011.3
《我是鬼》【獵鬼系列】2011.5
《墮天使》【獵鬼系列】2011.7(最終回)
《正月傳說》【鬼世界01】2011.7(明日名家)
《死亡交叉點》2011.8
《鬼媽媽》【痞子天神】2011.9
《撒旦武裝》【鬼世界02】2011.9(明日名家)
《鬼情人》【痞子天神】2011.10
《上帝禁區》【鬼世界03】2011.11
《大怒神》【痞子天神】2011.12
《神之淚》【痞子天神】2012.1(最終回)
《死囚器官》2012.5(明日名家)
《殺手不二價01黑鍋人》2012.6(明日名家)
《殺手不二價02殺手戰場》2012. 8(明日名家)
《殺手不二價03愛殺新娘》2012.10(明日名家)
《陰筆》2012.12
《淡定鬼》2013.2
《鬼界教條》【淡定鬼】2013.4

目錄

第一章: 末日的心境
第二章: 規則
第三章: 生還者
第四章: 怪物入侵
第五章: 無路可逃的天台
第六章: 半狼和人的最後對決
第七章: 新的方向
第八章: 避難所

作者自序

如果序可以只寫兩個字,那我一定會寫上兩個超大的「熱血」。

不過只寫兩個字就想下班好像會被揍,那我就多寫一點好了。

我一向是個很隨興的人,即使有了寫作計畫,我還是不太可能照著計畫從頭執行到尾,就拿鬼世界II來說好了,其實一年前真的有要完成鬼世界續集的打算,大綱都寫了,相關資料也準備了,但就是沒機會替向傳說等人寫下後續的故事,不過我覺得就這樣劃下句點,好像也不錯。

淡定鬼也是如此,其實我一直都沒有要幫鬼黑幫寫續集的打算,但是卻陰錯陽差寫了兩本與前作《鬼黑幫》與《鬼世界》相關的故事。人生就是這樣,如果什麼都預測得到,那就錯過了意外能帶來的驚喜,我很享受這種自由自在不用考慮太多的生活。

嚴格說起來,這部作品的主角阿淡並不是我最愛的角色,他的個性放在黑幫還不夠狠,相對的還有點弱,能當上老大真的就是靠義氣和相信自己的兄弟,但太容易相信別人是優點也可以是缺點,這樣的人適合當英雄、也只能當英雄,偏偏我們的世界,最缺的就是英雄,所以他受歡迎,我一點也不意外。

這部作品的結尾收錄了兩則特別篇,老讀者看到某位熟悉的人物出現應該會眼睛為之一亮然後眼睛為之一亮吧!(還不是一樣?為什麼要重複一次騙字數)

反正看完之後不要再問我阿淡和XXX到底是不是同一個人?你們一定知道我的答案。

我忘記了。

總之在我的故事裡,不管是多麼無縫接軌的續集故事,我總有辦法在中間硬插入沒交代的劇情,那段沒說的空白,我想會是我和讀者之間一份上了鎖、卻沒有鑰匙的禮物,盒子裡放了太多的可能。說不定我會在好久好久以後,心血來潮打了一把鑰匙,把這禮物拆開,把未完的故事接下去說完,我很期待那天的到來。

二○一三年三月二十四日
搬新家

試閱

楔子


「Surprise!呵呵呵!真沒想到是妳啊!」

在一陣破門的爆裂巨響後,笑著說話的是鬼界西門幫的老大,西門鬼介。他很年輕就當上了幫主,西門幫在他的領導之下日漸茁壯,足以和鬼界第一幫派──鬼黑幫分庭抗禮。

「抓住她。」西門鬼介收起那張很假的笑臉,向身後的小弟努了努下巴,要他們把眼前這名女子給抓住,接著就是一陣激烈的扭打,女子脖子上的項鍊被扯落地面。

她叫鬼姬,柔絲般的長髮遮住了左邊臉,若非她的左臉上有著一條怵目驚心的疤痕,她稱得上是一名絕世美女。她,是西門幫的成員,若沒有意外,過一段時日就能當上堂主。

但……意外如果能夠預測,就不會叫做意外。

鬼姬另有一個身份。

「我們西門幫在鬼界的敵人只有兩個,一個是政府的鬼警隊,另一個就是天殺的鬼黑幫,說吧!妳究竟是哪一邊的?居然敢臥底到我的身邊,不斷在交易上搞破壞!」西門鬼介撿起了地上的項鍊,甩弄著項鍊,將它纏繞到食指上。

「哼!既然被你抓到了,那就爽快一點,直接送我到人界吧!我是鬼黑幫前任幫主的乾女兒鬼姬,你記住這個名字,鬼黑幫的人會傾全力來為我報仇的!」鬼姬冷冷說道。

「喔齁齁!原來是鬼黑幫的人啊!那就更不可饒恕了,你們新上任的幫主向淡天前些日子殺了我親大哥鬼獸,雖說鬼獸是因為臥底在鬼黑幫被識破身份才死,但這筆帳我遲早要他還,現在可好了,原來鬼黑幫也有臥底在我們這裡,怪不得我這陣子的貨不是被鬼警隊抄了,就是上游說不想跟我們做生意了,原來都是妳在從中作梗啊!他媽的!」

西門幫靠販毒為生,最近幾筆大買賣都出了問題,讓西門鬼介賠了不少錢,也讓他開始懷疑身邊有臥底,於是他想出了一個揪出臥底的辦法,弄出一個假交易,但地點卻動了手腳。

他告訴A手下,交易地點在碼頭、告訴B手下地點在機場、C則是高樓天台,到了假交易的日子,只要知道鬼警隊帶隊去抄哪個地點,誰就是臥底,而且那個臥底事先知道有危險,一定不會出現在交易地點,所以沒現身的那個人,肯定是臥底。

鬼姬稍早打電話給其他兄弟說她身子不舒服,而鬼警隊出現的地點,正好是西門鬼介告訴她的交易地點,碼頭。

於是西門鬼介率領眾小弟,踢開了鬼姬住處的大門,幾名西門幫的兄弟架住了她。

「媽的,我也知道冤冤相報何時了,但我們兩幫派之間的糾紛已經不是幾句話就能說完了,誰先幹掉誰的老大已經不可考了,你們鬼黑幫會不會太超過了,我販毒關你們屁事啊?你們如果自詡正義的話,怎麼不乾脆加入鬼警隊?我操!」西門鬼介一腳用力踢翻了室內的桌子。

「你們要販毒的確不關我們的事,但我就是看你們不爽,這不需要理由了吧?」

「妳倒是挺嘴硬的嘛!我們西門幫就是沒有妳這種人才,有骨氣!大家要跟她多多學習啊!」西門鬼介最後一句話是向著背後的小弟們說道,說完後的下一秒,喜怒無常的他重重甩了鬼姬一個熱辣的巴掌。

「我也不急著殺妳,聽說你們鬼黑幫因為鬼獸死了之後,獸堂堂主的位子要重新選,獸堂是你們最能打的堂口,到時候我再把妳的頭送過去當做新堂主的賀禮!哈哈哈!」

「獸堂……」鬼姬面無表情,低聲呢喃著這兩個字。

CHAPTER 1獸堂堂主之爭

長方形的桌子。

鬼黑幫幾名堂主、輩分極高的大老,都聚集在這間只有幾坪大的會議室裡。

室內燈光偏暗,煙霧瀰漫,主位後面供奉著陰界的主神──鬼神。天堂堂主鬼不覺、地堂堂主七指叔坐在「現任堂主」那邊,他們之下空著人堂、鬼堂、獸堂三個位子,兩名堂主與坐在對邊的大老們唇槍舌戰,兩邊人馬後方都站著自己帶來的小弟,他們也不惶多讓,看到自己的大哥與對方吵了起來,連忙加入戰局,整個會議室像菜市場一樣吵鬧。

唯一安靜不出聲的,是坐在主位、雙手交叉在胸前,不斷看著長桌左右兩邊人馬吵架的新任幫主。

向淡天,阿淡。

「咳!我說……」阿淡乾咳了一聲,他後面的話完全淹沒在其他人的吵架聲中。

阿淡搖了搖頭,站起身面朝後方雙手合十拜了拜,接著將供奉在神桌上的鬼神像拿了下來,重重敲在長桌上。

「碰──」

沉甸甸的鬼神像在桌上發出巨大的聲響,爭吵中的眾人紛紛住嘴看著將手伸長在桌面上的幫主。

「吵完了嗎?可以換我說了嗎?」

「……」

大家識相的安靜下來,眾小弟們退回了各個老大後方,阿淡滿意的點點頭,也坐回了自己的位子。

這場會議,是為了討論獸堂堂主的人選而召開,坐在阿淡右手邊的大老派們都是些已經退休的老成員,雖然他們沒什麼實權,但因為輩份高,在鬼黑幫這種重義理和長幼秩序的幫派,他們的意見還是佔有一定的份量。

坐在右邊那排的共有三位大老,分別是留著白鬍子的龍鬚叔、燙了半屏山頭髮,根本就是賣菜大嬸模樣的倒春姨,和曾經競爭過幫主的第二叔。

論資歷與輩份,這三位大老還在鬼不覺和七指叔之上,現任幫主阿淡小了他們兩輩,只要有他們在,眾小弟不會叫七指叔,而是改稱七指堂主,因為在鬼黑幫,「叔」這個字代表了德高望重,現階段鬼黑幫沒有人比他們三個還要資深。

阿淡說道:「我知道第二叔你們會想再戰江湖,是因為我們晚輩做得不夠好,還需要再努力,但獸堂堂主這個位子,號稱是我們鬼黑幫的『戰堂』,兄弟多、手段狠,和別的幫派起衝突的時候是最前線的堂口。」

阿淡知道這三位大老會想爭取獸堂,是因為獸堂不只兄弟多,堂口經營的事業也是金雞母,例如旗下罩的酒店、賭場、討債公司,凡是和暴力扯得上邊的,都是獸堂的經營範圍。

這幾年,大老派的勢力逐漸淡出,但他們不想被邊緣化,於是幾個勢力集合了起來,以老謀深算的第二叔馬首是瞻,希望能夠在鬼黑幫最鼎盛的時候分一杯羹,才會有今天的會議。

鬼不覺和七指叔則是希望獸堂堂主的位子由年輕人來出任,畢竟人會老,鬼也會老,他們不可能像年輕時那樣打打殺殺,因此負責戰鬥的獸堂勢必要由年輕人來擔任,一方面確保鬼黑幫的實力,另一方面則是傳承。

阿淡說得非常婉轉,但意思再清楚不過了,他也認為三位大老早已無法負擔和其他幫派的衝突。但他畢竟是晚輩,不好意思說得太明白,如果三位大老能夠知難而退那是最好,以後大家都還是幫中的好兄弟。

「前線又怎麼樣?我龍鬚和大合幫在廟街上幹架的時候,你們這些小毛頭都還沒出生吧?」龍鬚叔說著說著脫下了衣服,露出他那鬆垮垮、皺巴巴的肥肉,和已經被撐大的龍形刺青,以前的一尾青龍,現在變成了一頭笨豬。

「大合幫早就不存在了。」鬼不覺低聲說了一句。

「不覺你說什麼?你不要以為我重聽啊!你這小子不知好歹,當初要不是我看中你,你會當上天堂堂主?」龍鬚叔開口大罵著,幾絲唾沫噴到了他長長的白鬍鬚上。

鬼黑幫的堂主歷來都是由前任堂主來指定,龍鬚當年也是天堂堂主,接他位子的正是鬼不覺。

「真要提過去的話,龍鬚叔你怎麼不提我幫你解決過你捅出來的簍子?人家大合幫當年指名了要找天堂堂主算帳,你可不是情急之下,才把堂主這位子讓給我的?」鬼不覺若無其事的反唇相譏。

「好了,好了,大家自己兄弟,提這麼久以前的事多傷和氣。」七指叔一向是擔任和事佬的角色,他壓下了鬼不覺的手,要他別和前輩鬥嘴。

「反正我不管了,阿淡,你怎麼說?」倚老賣老的龍鬚叔決定把這燙手山芋交給阿淡來解決,打著阿淡才剛當上幫主沒多久,絕對不敢讓大老們太難看的如意算盤。

「按照本幫的規定,下一任的堂主都是由上一任指派,但這次情況不同,獸堂堂主鬼獸慘死,來不及指定接班人,更何況他是西門幫的臥底,就算指定了人選也不算數……」

「哼!廢話,有講等於沒講,我們鬼黑幫居然讓一個毛頭小鬼來當老大?別的幫派一定會笑我們沒人才了。」第二叔打斷阿淡的話,把腳翹到了桌子上冷嘲熱諷,態度極為囂張。

「你們少在那邊倚老賣老,要不是淡幫主整合了四分五裂的鬼黑幫,你們幾個老傢伙還會安穩坐在這裡?」

說話的是隸屬於鬼堂的胖子八兩金,他站在會議室最後方,對著第二叔等人大罵。

阿淡在當上幫主前,是鬼堂堂主,和當時鬼堂僅有的兩名小弟八兩金、金包銀有著深厚的情誼,因此看不下去的八兩金才會忍不住破口大罵。

「你什麼身份?沒位子坐的人居然敢這樣對我說話?等你坐到了我對面,再跟我說這些話。」第二叔接著拍桌大罵:「阿淡,你現在除了幫主之外還兼任了鬼堂堂主,這胖子是你小弟嗎?這麼不敬老尊賢?」

「第二叔您別生氣……」鬼不覺說道:「阿金的話也沒什麼錯啊!如果沒有淡幫主,我們鬼黑幫早就被其他幫派吞併了。」

「哼!」

「好了,大家別吵了,在座的各位都是我的長輩,各位的意見我都尊重,阿金說話直了點,我在這邊跟第二叔賠個不是。」阿淡接著說道:「獸堂堂主的位子不能空著,畢竟那是負責本幫對外打鬥的堂口,所以我認為,堂主這個位子就由投票產生吧!」

「投票好啊!我支持投票,民主多了,但是投票也有要人選,我推舉八兩金,呵呵呵!」鬼不覺皮笑肉不笑說著。

「好啊!有人選了,那我也來貢獻一個,我推金包銀。」七指叔說道。

「八兩金好,你看他肉多,站出去威風多了,阿銀這麼瘦,人家會笑我們獸堂是吃素的嗎?」

「你不懂,阿銀比較能打,阿金只是樣子唬人而已。」

「阿金好。」

「阿銀好。」

比鄰而坐的鬼不覺和七指叔吵了起來,雖然兩人互不相讓,但非常有默契的兩人都知道,對方提出的人選是故意的。

兩人都知道大老派成員想搶這席堂主的位置,為了牽制大老推派出的人選,他們才會各推派一個年輕人選,金包銀和八兩金是阿淡的手下,也是最有希望與資格擔任堂主一職的新生代人選。

雖然推派兩個年輕人選會消耗己方實力,但機率總好過和大老派一對一PK,而且他們也真想看看,到底是沉穩內斂的金包銀強?還是做人圓滑的八兩金好?

「我懶得跟你吵了,八兩金好。」鬼不覺轉過頭對第二叔說道:「大老派一定是第二叔出馬吧!那好啊!現在三強鼎立了,兄弟登山各自努力囉!爭堂主沒有輩分問題,誰能當上誰就是老大,阿金阿銀,你們兩個別讓我們失望啊!」

「是!」沒有坐位的金銀兩人互看了一眼,鬼不覺的話對他們來說就是最大的鼓勵,兩人握緊了拳頭,心想著一定要好好把握這次最佳的上位機會。

 「哼!」第二叔不斷用手指點擊著桌面,一臉輕蔑的說道:「誰告訴你們我會出馬角逐堂主的位子了?」

「嗯?」不只鬼不覺和七指叔,就連幫主阿淡也對第二叔的話大吃一驚,難道……會有更適合的人選?桀傲不遜的第二叔會服實力始終在他之下的龍鬚叔或是倒春姨?

第二叔瞪大眼睛、咧開嘴對著坐在對面的兩人說道:「你們是不是忘了擋刀啊?他才是最有資格坐上獸堂堂主位子的人啊!我們這些老傢伙哪有這能耐啊!哈哈哈!」

「擋刀?」阿淡十指交疊,一臉狐疑看著鬼不覺,腦海裡浮現了什麼。

鬼不覺不立刻對幫主的疑惑做解釋,而是一臉沉重看著第二叔說道:「擋刀……出來了嗎?」

「今天早上出來,我們等一下還要去幫他接風呢!」第二叔邪笑道。

阿淡當上幫主前,幾乎完全不過問幫務,雖然他是前任幫主的獨生子,但不喜與人親近的他從小就立志當個職業攝影師,直到他的父親慘死,他才毅然決然放棄自己的夢想,投入角逐幫主的鬥爭。

因此阿淡除了幫內幾名老成員外,認識的人並不多。

阿淡勾勾食指要金銀兩人到他身邊,解釋第二叔口中的「擋刀」究竟是何許人也?

「幫主,擋刀哥原隸屬於獸堂,三年前因為我們和南區的大合幫起了爭執,雙方人馬約在廟街談判,當時還是獸堂堂主的鬼獸率領大批人馬和大合幫血戰,戰功最猛的就是擋刀哥,他替在場所有兄弟擋了不下百刀,全身上下都是血跡、刀痕,擋刀哥的名號不脛而走,他的名氣也在那時達到了最高點,幾乎超越了堂主鬼獸。」

「擋刀哥是個極重義氣的漢子,可說是我們鬼黑幫第一打手,不怕死的他據說身上每一吋刀痕都講得出一個故事,一刀就是一個人情,幫內兄弟都認為他是下屆獸堂堂主的最佳人選,如果他不是因為一肩扛下殺人、傷害罪而入獄,他現在絕對是獸堂堂主。」

金包銀和八兩金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簡單交代擋刀的過去。

「哇喔。」阿淡輕呼了一聲,但表情還是沒有太大的變化,他低聲說道:「擋刀哥這麼厲害啊!那我連幫主的位子也讓給他好了,他當堂主太可惜了。」

「幫主你別開玩笑了,第二叔他們會當真的。」八兩金擦了擦額頭的汗,在阿淡耳邊低聲說道。

「那就這三位兄弟來爭獸堂堂主的位子吧!還有人有意見的嗎?」阿淡用眼神掃過在座眾人。

「我有意見。」倒春姨舉起手說道:「金包銀是鬼警隊派來的臥底,憑什麼爭堂主?」

眾人都往金包銀的方向看去,他在加入鬼黑幫的鬼堂之前,的確是鬼警隊的成員,他遵照鬼警隊隊長龍帝東的指示,潛入鬼黑幫當臥底,這幾年鬼堂的聲勢不若以往,金包銀沒什麼犯罪情報給龍帝東,龍帝東也只好放任金包銀在鬼黑幫裡當一個暗樁。

誰知道越混越有心得的金包銀漸漸遺忘了自己警察的身份,過慣了這種刀頭舔血的生活後,和龍帝東的關係一度緊繃,在阿淡爭奪幫主期間,他和八兩金成為了阿淡最信任的左右手,重視義氣的他早已把自己的生命交到了阿淡手上。

幫主阿淡聽完倒春姨的話之後面無表情,緩緩將桌上的鬼神像拿了起來,然後將神像重重往一旁的牆壁丟去。

陶瓷神像撞上牆壁後發出碎裂聲,一個手掌大小的神像碎裂成無數塊,反彈到了在座每個老大的面前。

鬼不覺和七指叔不動聲色、老謀深算的第二叔拍了拍肩膀上的瓷器粉塵、龍鬚叔咬牙握緊了拳頭,脾氣火爆的倒春姨則是破口大罵。

「阿淡你這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阿淡雙眼直視倒春姨說道:「我只是想告訴大家,神像毀了,再買一個新的就好,甚至可以不拜鬼神,有別的信仰;但兄弟情,就跟這尊神像一樣,找不到第二個一模一樣的,碎了就是碎了……」

阿淡環視眾人,接著用手掌打在桌上大吼道:「誰再說阿銀是臥底,就是跟我過不去!」

眾人盡皆沉默不語,因為他們是第一次看到脾氣宛若死海的阿淡發火,阿淡剛剛散發出的氣勢就像一座死火山突然爆發,不正常的能量釋放反而是最可怕的。

始終站著的金包銀心存感激,雖然他早把自己當做是鬼黑幫的成員,但曾是臥底的身份卻是不能抹滅的事實,倒春姨的話就像一根針刺中他的心,若沒有阿淡嚴正的聲明,他真的沒有爭奪堂主大位的勇氣。

「哼!你是幫主,你說了算。」自討沒趣的倒春姨摸了摸鼻子,眼神飄向一旁說道。

鬼不覺和七指叔暗暗點頭,他們覺得阿淡真的長大了,不再是當年拖著鼻涕跟在父親身邊的小鬼,他真的有能力當幫主,他們果然沒看錯人。

「我今天請各位來開會,除了討論獸堂堂主這位子之外,還有一個非常棘手的問題。」阿淡恢復原來的表情說道:「鬼獸是西門幫派來的臥底,目的是想要從中瓦解我們鬼黑幫。大家都是出來混的,如果要講求手段正當的話,不如去當鬼警,所以有臥底在我們幫裡,一點都不令人意外,而且……我們不也有臥底在西門幫?」

「嗯?」眾人盡皆愕然,他們明白阿淡的意思,從第一天加入黑幫開始,就該明白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黑幫不是慈善事業,每天都要和別的幫派爭搶地盤和利益,衝突難免,除了得學會自保之外,也要懂得該如何擊敗敵人,出來混就像是在比賽互毆,誰受的傷重,誰就會先退出,因此黑幫講究的是「結果」,而非「過程」,只要能達到目的,耍點手段是正常的。

「我和那名臥底有特殊的溝通管道,但上個禮拜開始,那名臥底突然斷了消息,我非常擔心那名臥底的安危,所以當上獸堂堂主的條件,就是把那名臥底救回來,我相信成功的人就能得到大家的選票支持。」

阿淡說完後,八兩金和金包銀互看了一眼,這任務說難不難,不就是救個人?但說簡單,可也相當不簡單,畢竟對方是死對頭西門幫,西門幫的幫主西門鬼介雖然年紀只比阿淡大了幾歲,一樣是個年輕但卻懷抱雄心壯志的黑幫老大,但他和阿淡最大的差別在於,他夠狠。

西門鬼介靠著自己的力量當上幫主,一路往上爬的他剷除了所有對他有意見的堂主,那些堂主不是被剁成肉醬餵狗、就是被綑成肉粽的形狀丟到海裡,西門鬼介的手段就連自己幫內兄弟都怕,因此沒有人敢忤逆他,西門幫儼然是個一言堂,什麼事情都是他說了算,西門幫沒有「開會」這種東西存在。

「如果沒有其他問題的話,獸堂的所有資源平均分成三等份,兄弟登山,各自努力,但我最恨自己的兄弟扯後腿,如果被我知道有人藉機內鬥,我會讓他很難過。」

阿淡說完後擺了擺手,結束這場鬼黑幫大頭齊聚的會議。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