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淵葬島【五鬼位】》

 編號:815
 作者:乙酒

 封面繪者:Cash
 初版日期:2013.4.24

 ISBN:9789862905357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7-11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號稱人體補鬼燈的史上最煞少女
VS
設有鬼門,封印還過期的小島

江氏宗族的所在,竟是她的喪生之地!

乙酒◎
這次真的是自投羅網了……

內容簡介

來去鄉下駭一晚之鬼島假期

離開江氏大宅來到山下,街道上建造了不少房子,也有許多小間的特色餐廳,是個能悠閒渡過休假生活的好地方——可是,為什麼半個人都沒有?

看守鬼門的青燈破了,除了冥界惡鬼找上門,過世的老祖宗也纏了上來。更有活人要找他開刀——

原來招鬼體質的她,根本是為了當祭品而誕生的……

作者簡介

乙酒

女,天秤座,現居於台灣。

興趣是自助旅行。喜歡鬼故事、恐怖小說、恐怖電影和恐怖電玩…雖說如此,卻是個膽子小到不行的人。

希望能寫出讓人有如身歷其境般感到恐懼的鬼故事,與此同時,又能和劇情有所共鳴,得到除了驚悚以外,溫馨、感動或是各種複雜的情緒。

請多多指教!

◆在明日已出版作品

《五鬼位》2012.8
《六迴咒》【五鬼位】2012.12
《淵葬島》【五鬼位】(最終回)2013.4

目錄


第一章
 淵葬島
第二章  石獅信仰
第三章  祭神儀式
第四章  墓葬習俗
第五章  雙生神明
第六章  佛圖澄
第七章  因果重生


作者自序

淵葬島雖然是虛構的島嶼,但卻是以一座真實存在的小島為藍本所創造出來的。在那座人口稀少的小島上有著大量的寺廟,以及信仰虔誠的島民。幾乎未開發的山林裡神木林立,對比著沿岸邊的水泥房屋和會放著美國60年代鄉村音樂的小餐館,猶如時光的縮影。我雖然只是個偶然到那裡的旅行者,但說來也奇怪,在離開那座島之後我時常夢到島上的一景一物,甚至有股衝動想把它寫下來。於是,原本背景設定在荒山村落的結局,就這樣擴大成一座島嶼。

五鬼位系列終於到了第三集,同時也是結局。在這系列當中,個性封閉的張秋白在經歷各種事件之後,開始試著去關心、甚至想保護他人。到了最後不只她,連陪伴在她身邊的江家兩兄弟也有所改變。

在看著筆下人物逐漸成長而感到滿足的同時,也非常感謝各位讀者的支持,你們的鼓勵是我寫作的動力。

最後,希望各位喜歡這次的故事!

試閱

「在我擔任家主的第二年,赤蝶甦醒了。我急於尋找鸚鵡挽救族人,最後,卻是赤蝶自己找到鸚鵡……也許這就是他們的命運,就像我們江家有必然的使命一樣。

不久前,在箱師的協助下儀式順利完成,但看著鬼門我卻對未來感到憂心。為了鬼門這麼做是正確的嗎?我反覆詢問自己。」

——摘錄自《淵葬島第十三代家主手記》

第一章淵葬島

「陽光!沙灘!比基尼!」江南夢哈哈哈的大笑,戴上墨鏡。

「陽光!沙灘!吃海鮮!」我戴上草帽,一切準備就緒。

江北雲緩緩走到我們身旁,把江南夢的墨鏡,還有我的草帽拿下並收回衣物間,動作俐落得活像我們兩人的老媽。

然後他冷冷地說道:「醒醒吧你們兩個,現在是冬天。別再玩了,東西收一收準備出發。」

「啊啊啊這種天氣不想出去啦!」我和江南夢同時躺在地上哀號。

到底是誰說要在這麼冷的冬天出發的!

關於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必須先從幾個月前的事開始講起。

某天下班回家,江南夢接到電話,是他的童年玩伴打來的,內容大概是說自己終於交到女朋友,而且是徹底墜入愛河想跟對方在明年夏天結婚……等等,最後再補上一句到時候結婚的話,要江南夢記得回族裡參加他的婚禮。

那當然啦我一定會包個大紅包嘛。江南夢嘿嘿笑地客套完,掛上電話後很開心的宣佈明年夏天大家要一起回鄉渡假去。

江北雲無視他,繼續邊吃洋芋片邊看電視,我則興致缺缺窩在沙發上一動也不動。

「你們兩個好歹興奮一下啊!再繼續宅下去都快退化成三葉蟲啦!」

「可是我討厭戶外活動,也討厭深山野嶺和陽光。」我舉手發言。

「我也是。」

「你們兩個是吸血鬼嗎!連討厭陽光這種話都說得出來!」江南夢可憐兮兮的湊到沙發,壓住我的肩膀,很誠懇的看著我,「小白白,妳知道嗎?我和北雲的故鄉,是座美麗的小島唷!」

「喔,所以呢?」

「所以,島上不但有漂亮的沙灘,還有很多比基……咳,很美的風景,最重要的是有新鮮美味的海產!妳想想看,現撈海鮮鹽烤後再淋點檸檬汁的迷人味道,最後配上點小酒簡直人間天堂呀!」

我感動的握住江南夢的手,很用力的點頭。

「兄弟,我懂啊我都懂!不管你去哪我都跟定了!」語畢,我轉頭看向江北雲,很認真的說道:「北雲你看看你,連討厭陽光這種話都好意思說,你再這樣宅下去就要退化成藍綠藻了!」

江北雲翻了個白眼不想理我們,而我和江南夢兩人嘰嘰喳喳很興奮的開始規劃假期。

沒想到還沒過上一週,幾天後江南夢就得知一個悲慘的事實。

「哈哈哈沒想到我女朋友懷孕了哈哈哈,所以呀南夢,我打算下個月就結婚,記得來參加啊!」江南夢掛完電話之後,很哀怨的看著我們。最後他宣佈:我們下個月出發回島上。

時間回到現在。

我和江南夢在冷風中瑟瑟發抖,看著正在搬行李一副神清氣爽的江北雲。

「好冷!」

「冷死啦!」

江北雲走過來,把黑色圍巾圍到我脖子上,我這時才注意到他只穿了薄薄一件襯衫配上英式雙排扣外套,似乎是對低溫完全免疫。

「北雲我也要圍巾!我的圍巾呢!」江南夢蹲在旁邊哀怨的大叫。

「你的圍巾在秋白的脖子上。」

「偏心!你這是赤裸裸的偏心啊!我也要圍巾!」

「南夢,別哭,來,這捲滾筒衛生紙借你圍一圍。」

「小白白謝謝妳人真的超好……才怪!妳怎麼狠心這樣對我啊!」

「吵什麼,還不趕快過來開車。況且,追根究柢都是你的錯吧?」江北雲雙手交叉於胸前,挑眉看著從剛剛到現在一直在嚷嚷的江南夢。

「什麼!?干我什麼事!又不是我要結婚!誰知道那傢伙那麼快就搞大別人肚子,現在只好趕著結婚啊?」

「真是的,你講話文雅一點嘛,什麼搞大別人肚子,真難聽……好歹你也說是先用餐再買單啊。不過我也覺得是南夢的錯就是了。」我摸摸下巴,目光深遠望著遠方,「果然是你的朋友,手腳真是快啊……」

「等等這什麼意思,我還是不懂到底跟我有什麼關係!解釋清楚啊!」

「很明顯他一定是被你給帶壞了。」我和江北雲異口同聲道。

「哇靠!你們這是誣賴!我哪有做過這種事啊!我不過就是一個清清白白、正直向上的美青年而已啊……」江南夢還想多哭訴幾句,一回頭就發現我和江北雲已經安穩的坐在車子裡,一臉嫌棄的看著他。

「大叔,快開車好嗎。」

「江北雲!我的小白白一定是被你給帶壞了!」

鬧歸鬧,最後還是順利抵達江家兩兄弟的故鄉,這座神秘的島嶼。

這座島真的很特別,從聞到的第一口空氣開始就知道它很特別。這就好比當你抵達另一個國家的時候,從飛機走出來那刻就可以聞到那個國家的氣味,不知道是海風還是泥土的味道,總之,絕對和自己的國家截然不同。

這座島的空氣也給了我這樣的感覺,但令人無法言喻這是什麼樣的味道,明明只隔了一片海洋,這裡的氣息卻讓我有種靈魂被狠狠掐住的詭異感受。

簡單來說,就是恐懼。從血源深處湧上的濃濃恐懼,正叫囂著要我收回即將踏上這塊土地的腳。

「秋白,怎麼了嗎?」

「沒事。」我搖搖頭,一腳踏上土地,迅速跟上江北雲的腳步。

如江南夢所言,這座島真的是美到不可方物。

被清澈的海域包圍的世外之島,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都能看到絕佳海景。連接著堤防的是開發成觀光味十足的矮房,再往山勢更高的地方望去,一整片蓊鬱的山林光是看著便心曠神怡,覺得心靈都要被淨化一般。

島上的建築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多,矮房間並列著鋼筋混凝土構築的小屋,一度讓我以為這裡的人口不少。但根據江家兩兄弟的說法,那是因為近幾年來配合觀光區開發所以才建了那麼多房子,實際上在這裡定居的外來人口,也就是一般島民並沒有想像中的多,甚至有許多人是近十年內才加入的新住民。

不過,比起自家人口不斷外流的江氏一族來說,這些島民已經可稱得上是多了,也許不出幾年,島上整體的經濟結構或許將因為這些人而改變也說不定。

我們本來打算去參觀島民住的觀光區,但是想著提那麼多行李逛街也不方便,於是決定走人煙稀少的捷徑先上山回兩兄弟的老家,徹底的避開了人群。

「啊,就是這裡!」

江南夢停在雜草叢生的路口,興奮的嚷嚷著要我們趕緊過去,「我本來還很擔心這間店會倒,沒想到竟然還在!」

「什麼店呀?」我和提著行李的江北雲慢吞吞的走上前,映入眼簾的是一間用木板拼拼湊湊蓋成的老舊雜貨店,頗有復古的味道。

「這裡是我的童年之一啊!」

「哇喔,不過裡面好像沒人在?」

「奇怪了!現在應該是營業時間呀?」江南夢探頭進店內,結果被裡頭厚厚的灰塵嗆個正著,他蹲在旁邊猛咳,「天啊,是幾百年沒打掃啦!灰塵好多!」

「看起來很久沒營業了。」江北雲走回剛才的道路,「快走吧。」

「本來還想順便跟這間店的老爺爺打個招呼的……」

我好奇的問道:「老爺爺是你們江家的族人?」

「不是唷,老爺爺是一般島民。聽說他的家人前幾年也移居到島上,本來想看看他的孫子,順便帶小白白來吃這家店特製的冰淇淋說……」

「這種天氣吃冰淇淋也太找罪受了吧。」

我抓緊圍巾抖了一下,趕緊推著還依依不捨看著雜貨店的江南夢,跟上江北雲的腳步。

不過這間店也真是奇怪,明明沒有營業,卻沒拉上店門,難道不怕門口的糖罐子被小孩子拿走嗎?

 

江氏一族,說他們是島主也不為過,總之,他們主導這座島的祭典和大大小小的活動,並規劃了和外人之間的界線和範圍,確保一族的文化和傳統不至於因為歲月消逝或是種族融合而被遺忘。

「我們一族有自己的信仰和傳統。雖然我們很早就離開這座島,所以對那些東西的感受不大。」江南夢伸了個懶腰,對我眨眨那雙愛勾人的桃花眼,「但妳知道的,就算我和北雲再怎麼不在乎族裡的事情,只要我們那些古怪的能力沒消失,就代表我們永生都無法脫離這座島。」

無法脫離?

我挑眉,回他一個疑問的眼神,但江南夢不知是沒看到,還是不打算解釋,就這樣避開了我的視線。

「你剛剛說信仰……你們一族有自己的宗教嗎?」

就我所知,一旦有了自己的宗教,就意味著這個民族的文化不但相當成熟,甚至有自己嚴謹的制度和族規。畢竟宗教就像法律,有約束人的作用。

往反方向想,這個民族勢必相當團結,絕對不是外人可以輕易挑戰和抗衡的。

「是呀,就是這個。」江南夢停下腳步。

不知不覺我們已經抵達島上最高山的山腰。

出現在我們眼前的是高聳的大門和圍牆。木造的大門看起來相當厚重,黑色的屋瓦和圍牆彷彿隔絕了外頭的世界。

在大門兩側有一對雕工細膩的巨大石獅雕像佇立著,它們低垂著眼,俯視著即將踏入領域的人們。

「你們信奉的是石獅子?」

「嗯。」江北雲推開木製大門,門被推開的瞬間捲起地上的砂石。他領著我們穿過大門,「但和妳想像中的石獅子不太一樣,在這裡我們稱呼祂們為鸚鵡和赤蝶。」

鸚鵡和赤蝶?

我回頭看了一眼那兩隻石獅子,仔細一瞧,發現祂們的確和我印象中廟宇前面會有的石獅子不太一樣。

一般常見的石獅雕像通常是一公一母,雄獅腳踩繡球或錢幣,且嘴巴含有石珠,雌獅則身邊依附著幼獅,也有的沒有幼獅,而是用巾帶或是繡球撐起前肢,造型生動,也因為雄獅和雌獅兩兩相望,使得雕像的軀體較為扭曲。

可是這裡的石獅不太一樣,祂們有著嚇人的暴凸獠牙且表情生硬,姿勢是端正的正坐,兩隻石獅身上的裝飾甚至一模一樣。奇怪的是,基座的部份不是常見的那種雕著花鳥的石柱,而是蓮花座。

但如果要說最特殊的地方,莫過於這對石獅背後的裝飾了。

分別是兩雙低垂的翅膀,一路延伸到蓮花座外,我可以從翅膀尾端的雕刻辨別出其中一隻石獅身後的是鳥類的羽翼,另一隻竟然是昆蟲的翅膀。

這就是鸚鵡和赤蝶?

我盯著那對造型詭異的石獅,在門關閉前,赫然發現有個人影靜靜佇立在有鳥類羽翼的那尊石獅像旁,虔誠的仰望著石像。

那個人是什麼時候出現的?

我瞇著眼想看清那人的模樣,門縫越來越小,在即將關上的最後一刻,我終於看清楚那人的樣子。

一身藏青色唐裝、俐落的黑髮和挺拔的背影,他緩緩地在石像前半跪下,眼神詭異的專注。

「南夢你老實告訴我吧,其實你和江北雲就是個啃老族,把錢當衛生紙用的富家公子哥吧!」我站在壯觀的大宅院門口,看得目瞪口呆。

出現在我眼前的是電影裡才會出現的大型復古建築。

通向主宅的道路兩側羅列著蓮花造型的石燈籠,打開大門可看見青銅製的八角吊燈,一路照耀至古宅深處。令我意外的是,裡頭竟然是原木架高的地板,而非傳統的中式石磚地,還需要脫鞋才能入內。

「咳、咳咳……」江北雲一時不慎被口水嗆著正著,平常板慣了的冷峻面孔竟一臉無辜的看著我,憋了半天當我以為他不打算發言時,他這才訥訥地碎唸,「我才沒有把錢當衛生紙用……」

大哥,你憋了這麼久就只是想講這句話啊……

這時,突然有個人從轉角處快步而來,我一不小心就和她撞個正著。

「啊!抱歉!」對方是個瘦小的女孩子,我伸手想扶她卻被拍開。

她緊張兮兮的將手縮回袖子裡,我好像隱約看到她的手臂上長滿疙瘩,好像有什麼蟲卵附著在上頭,但還沒等我弄明白,女孩就哆嗦著跑走,一下子就消失在另一個轉角。

「秋白,怎麼了?」

已經和我拉開一段距離的兩兄弟轉身,疑惑的看著發呆的我。看來他們並沒有注意到那個女孩子,於是我搖搖頭,趕緊跟上兩人。

那女孩雖然穿著一件深色長裙,但我卻很肯定她的裙襬染了一大片的污漬,甚至在她離開後,我彷彿還能從空氣中聞到那污漬所飄散出的鐵鏽味,如同血一般的味道。

總覺得她看起來就像是在逃跑的樣子……不過,也許是我想太多了吧。

「小白白快點跟上!」

「喔。」

越往內走,門口華麗的雕飾和鮮艷的屋樑變得樸素許多,從刻著祥瑞之物的窗櫺往外看,可以看到後方屋頂那整齊的黑色屋瓦,和方才大門那複雜的瓷貼飛簷截然不同。後頭的宅院甚至透出一股日式老舊建築的氣息,藉著連結兩端的開放式橋樑和庭園,奇妙的融合了中式建築的豔麗和日式建築的沉著。主宅營造出的氛圍看似和諧,卻隱隱有種說不出的古怪。

這種感覺就好像你在吃滷肉飯,點了小菜卻發現老闆端來了生魚片一樣的怪。

「本家宅院有一部分在殖民時期被改建了,所以才會出現建築風格不統一的情況。」大概是察覺到我的疑惑,江北雲主動解釋道。

「祭祀的廳堂和部份房間還維持傳統的中式風格,其餘的地方,比如說主宅的客房那些,幾乎都是和式的。」

「是呀是呀,連房間都是榻榻米的和室,真不習慣!本家的老人們就是固執,寧可住這種怪房子,幹嘛不乾脆改建成豪華別墅啊!看看分家的房子多現代化多高級!啊,我已經開始想念軟軟的大床了!」

「我也是。如果你沒有把別人肚子搞大,我們就不用來這裡了……」我哀傷的看著江南夢。

「是啊……哇靠!小白白妳不要趁機誣賴我啊!那孩子不是我的啊!」

「南夢?」

從後頭傳來的聲音打斷我和江南夢的打鬧,「你該不會是南夢吧?」

回頭一看,是名年輕男子,長相不會讓人印象深刻,但或許是長期住在這樣的古宅,所以骨子裡透出一股書生氣質,讓人見了頓生好感。

「老魁!好久不見啊!」江南夢驚喜的走過去抱住對方。

「我的天啊!我還年輕耶,南夢你這傢伙能不能別這樣叫我啊!」

江南夢大笑幾聲,和那人又敘了好一陣子的舊。江北雲倒是對那個人的出現毫無反應,好像這裡的一切對他而言都陌生無比。

男子注意到我在端詳他的視線,於是他友好的和我打招呼。

「小姐妳好,我是江魁麟。」

「江先生你好,我叫張秋白,和南夢跟北雲是室友。這幾天會在府上叨擾幾天,還請多多指教。」我握住對方伸過來的手,但對方猛地一僵,我注意到他的視線是落在我身後的江北雲身上。

我回頭看向江北雲,他還是一臉與世無爭的冷漠表情,但不知道是錯覺還是什麼的,我總覺得他今天的冷漠是冷到骨子裡,好像刻意要和人保持距離。

難道他和江魁麟不合?我歪著頭思索。

「叫我魁麟就可以了,在這裡大家都姓江,妳叫江先生的話可能全村的人都會回頭唷!」江魁麟謹慎的收回目光,轉過來對我微笑,「我帶你們去放行李吧!明天廈宇他們辦婚禮,幾天後又有祭典,主宅裡人手不夠,所以有需要幫忙的話就儘管告訴我唷!」

「祭典?」

「是的,淵葬島的石獅祭,很有趣的,一定要來看看!」

「淵葬島?」我看向江南夢。

「咦,我沒說過嗎?這座島叫做淵葬島。不過殖民時期時,那些日籍高官們不喜歡這名字,所以才被改成現在對外觀光用的那個名字。」

江南夢笑著揉揉我的頭髮後,走到前方和江魁麟閒話家常。

原本落單在隊伍最後的江北雲突然走到我旁邊,他用長長的袖子做遮掩,手指勾住我的掌心。我挑眉看著他,用眼神無聲的詢問他怎麼了?但他看著江魁麟的背影一言不發,最後放開我的手,走到我前面。

在他的手放開之前,我清楚的感覺到他用指尖在我掌心裡寫下兩個字。

——「小心」

他要我小心什麼?

江魁麟嗎?

……還是這座淵葬島?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unchi
  • 乙酒下架的書 要哪裡買
  • 閃到腰
  • 乙酒謎有FB嘛 ˊˋ ?
    下次的新書啥時上A__A?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