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來信》

 編號:813
 作者:振鑫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3.4.24

 ISBN:9789862905333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7-11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我沒有陰陽眼,但詭異的事還是紛紛找上來……
別再送他卡片或禮物了!
振鑫親身經歷首度驚悚披露

邪惡暢銷天王 振鑫◎ 恐怖經歷告白

內容簡介

這是小K的留言──
  我有預知夢的能力。不過,我沒辦法控制它。
  這個能力讓我很困擾,因為我夢到的都不是好事,而且也沒人相信。
  振大,謝謝你一直鼓勵我,不過我以後不能再上線了,最遺撼的是沒有收集完振大的全部作品。我……夢見自己會死掉。

這些讀者告訴我的事情,最終都成真了。
或許,這就是恐怖小說作家的宿命
……

作者簡介


振鑫

你問我何許人也?
少年時期便在文壇立下大志,在下只是一位美中年。

振鑫的握金閣  http://berserkc.pixnet.net
振鑫的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3golden

◆在明日已出版作品
《報應之刨墳》2010.4
《報應之黑令旗》2010.4
《報應之太平間》2010.8
《守墓人:77號墳丘》2011.1
《守墓人:6號墳丘》2011.2
《守墓人:44號墳丘》2011.4
《守墓人:1號墳丘》2011.5 (最終回)
《駐校衛警之卷》(上、下)【咒巡者】2011.8
《腳尾飯》【惡鬼社區】2011.9
《密教行者之卷》(上、下)【咒巡者】2011.9
《撿頭骨》【惡鬼社區】2011.11
《退魔法師之卷》(上、下)【咒巡者】2011.11
《火葬場》【惡鬼社區】2012.1
《翠微鬼王之卷》(上、下)【咒巡者】2012.2
《猛鬼營》2012.2
《猛鬼營之屍橫戰場》2012.4
《奇蠱》【鬼神眾】2012.5
《鬼催眠》2012.6
《飛頭降》【鬼神眾】2012.7
《蛇魔》【鬼神眾】2012.9
《吹狗螺》【惡鬼社區II】2012.10
迦羅沙》【鬼神眾】2012.11
《吊樹頭》【惡鬼社區II】2012.12
《放水流》【惡鬼社區II】(最終回)2013.2
《讀者來信》2013.4

目錄

第一話 444號公車
第二話 兩個老婆
第三話 簽書會
第四話 告白簡訊
第五話 貓眼
第六話 預知夢
第七話 精靈樹
第八話 廣告傳單
第九話 口紅
第十話 中毒
後記

作者後記

嗯,不騙你,我真的很忙。

身為暢銷作家,我一天得花上八個小時趕稿,十六個小時哄老婆,實在沒有時間聽你們說故事給我聽。


所以,看完本書之後,請不要告訴我任何關於你們的故事,無論是科學的,還是靈異的。也不要寫信、打電話和送禮物給我,如果真的很想支持我的話,還請多多購買拙作《八百鬼》或《陰間黑市》,那就是對我最大的鼓勵了 ^^

振鑫 敬上

2013年春

試閱

第一話 444號公車

  很抱歉,這本小說沒序。

  我是一位小說作家,寫奇幻小說《八百鬼》也寫鬼故事《惡鬼社區》,很多人問我,我是不是有陰陽眼?

  在這邊,我很正式地回答:「我沒有陰陽眼。」不過就算如此,某些怪事還是會──主動找上我。

  接下來我要說的故事,可能會讓你很害怕,請先深吸一口氣,另外,請不要在獨處時看這本書。

  這部小說《讀者來信》所要講的,都是由讀者來信延伸發生的事情。

  第一則,是有關於444號公車的故事。

  2013130,看我記得多清楚,這一天恰好是國際書展的開幕首日,明日工作室邀請我和柚臻去世貿二館舉辦簽書會。

  這不是故事的重點,簽書會時,不少讀者送了小禮物和卡片給我們。(下次來請不要準備禮物,卡片也可以省略,看完這個故事你們就會知道原因了。)

  會後,我和柚臻回到家中。

  她忙著卸妝,而我就先行拆開卡片,看看讀者寫了什麼給我們。

  前幾張卡片都很正常,大多是祝福我們靈思泉湧,越來越大尾,看了實在很高興。

  直到,我拆開其中一封信,它不是卡片,是用郵局的白色標準信封袋裝起來的一張A4影印紙。

  紙上的字跡很小,寫得密密麻麻,彷彿是小學生被罰抄書,而且是用鉛筆寫的。

  柚臻卸完妝就直接洗澡了,我趁著這空檔繼續讀信。

  (這邊特別說明一下,柚臻是我的妻子,我們不是奇怪的關係。)

  信上開頭寫著:「振鑫大哥,你好,我有一個困擾找不到人可以訴說,想來想去,我決定把這個困擾告訴你……

  這封信不是祝福我的,竟然是來訴說煩惱的。我當下是覺得有點錯愕啦,不過秉持著「選民服務」的心情,我還是耐心地看下去。

  接著,對方寫道:「你知道444號公車的故事嗎?這是一班鬼公車,它是不存在的公車,可是我看見它了……

  一向都是我寫恐怖小說嚇人,第一次有人寫鬼故事要來嚇我,而且還是手寫的。我讀到這裡,往廁所的方向看了一下,因為我老婆柚臻很怕鬼,所以這封信還是別讓她看見比較好。

  我對著廁所問道:「妳洗好了沒有?」

  「還沒,幹麼?你要大便喔?」柚臻問我。

  「還要多久?」我問她。

  按這封信上的字數,我預估可能要看個十分鐘才能看完。

  「再二十分鐘吧,我才剛洗耶。」她抱怨道。

  「喔。」我應了一聲,安心地繼續看信。

  以下節錄那封信的內容──

  那一天,我補習要遲到了,於是匆匆出門,可是到了公車站卻一直等不到我要等的公車。

  時間越來越晚,我很心急,遲到的話就完蛋了,一定會被老師罵。

  我不斷在心裡祈禱公車可以快點來,結果有一台公車停在我面前,它竟然是444號公車!

  我當時很疑惑,也很害怕,因為我們家外面的公車站沒有這一班公車,這是我第一次看見它。

  我以前聽過444號公車的故事,所以才會害怕……

  它停在我面前,車門自動打開。我看司機的樣子很正常,並不像鬼,因此我比較安心了,還以為自己會看見鬼或是喪屍。

  司機問我要不要上車。

  我搖頭說不用了。

  然後,司機又問我要去哪裡。

  我說了補習班的站名,沒想到司機竟然說444號公車有到那裡。

  我愣了一下,猶豫著要不要上車。司機長得很正常,公車看起來也很正常,我想一般的鬼故事都是騙人的,或許444號公車的傳說也是假的,再加上我補習快要遲到了……

  就在我思考著要不要上車時,司機又催了我一次,他說車上還有乘客,我如果要上車就快一點。

  我看車上真的有其他人,所以就不再害怕,便急忙跑上車。

  讀完他寫的這一段,我抬頭看了看天花板,他花這麼多的字數就是要告訴我,他最後上車了嗎?

  我不太懂這名學生在想什麼,為什麼會隨便上一台公車?

  很快的,我又把注意力轉回信上──

  振大,你知道嗎?我上車後,444號公車真的是往補習班的方向開去,可是周圍的景色越來越奇怪,我們家附近很熱鬧,可是那天變得很冷清。

  後來,我才知道……

  因為那輛公車駛向陰間,我是在前往陰間的路上,所以看不到陽間的人,那天的路上也才會那麼冷清。

  我下車後,急著想要回到陽間,但這是一台單程的公車,沒有回頭車,因此我回不去了。

  我好困擾,現在我在陰間……

  我死了嗎?

  看到這裡,我忽然覺得──

  這個故事爛尾了。

  沒有新意嘛,公車、船、飛機,舉凡是關於交通工具的鬼故事,最後不是把人載去陰間,不然就是出來抓交替的,這不是爛尾嗎?

  我皺了皺眉頭,直接翻到信末,我想知道是誰寫了這個爛故事給我。

  而且我也在想,會不會我看到最後時,這個讀者會說:「這是我想的鬼故事,投稿明日工作室會不會過?請振大幫我看看……」

  那麼我可能會壞心眼地回他:「不會,啦啦啦,打我呀。」(難怪柚臻整天說我得罪讀者。)

  我看向信末,署名是「很喜歡你的讀者敬上」,對方沒有留下名字。

  我又拿起信封,上面只寫了「振鑫收」三個字,也沒有留下連絡資料。

  也對,這是書展拿回來的,又不是透過郵差寄來的,確實不需要留下連絡資料。

  我回想著書展上,是誰把這封信交給我的,想來想去也想不到,這封信應該是現場的服務人員幫我裝進袋子裡的,對方沒有直接拿給我,所以我完全沒印象。

  我沒問柚臻,即使信可能是她收下的,但她如果忘了最好,她又不敢看鬼故事。

  我吁了一口長氣,繼續把信看完──

  振鑫大哥,你相信我說的嗎?

  現在不相信也沒關係,因為,只要看過這個故事的人,都會遇上444號公車。

  我當時也不信,不過我遇上了。

  謝謝你把我的困擾看完,也很抱歉把444號公車的故事告訴你,不要恨我。

  信末,署名「很喜歡你的讀者敬上」。

  我讀完信,立刻把紙折一折塞回信封裡。

  柚臻剛好洗完澡,砰砰砰地跑出來,又是抹乳液又是擦保養品,整個人忙得很。

  我隨手把信塞在床底下。

  柚臻透過鏡子的反射看向我,「幹麼,鬼鬼祟祟的喔。」

  「沒幹麼呀,拆禮物還有看信。」我說。

  「嘿,看小三寫的情書吼。」她賊眉賊眼地笑著。

  「行情哪有妳好。」我說。

  「也是。」她挑起眉毛,得意的哩。

 

  因為書展太累人,雖然才去一天,不過隔天我和柚臻幾乎是鎮日處於昏睡狀態。

  隔天,也就是2013131,星期四。

  我們一睡就睡了十二個鐘頭,接近中午才醒來。天氣非常好,陽光還曬進我們的小房間。

  我起床刷了個牙,完全忘了昨晚那封信的存在(它還躺在床底下)。

  柚臻躺在床上,也不起床也不睡覺,一直在那邊滾來滾去。

  我一邊刷牙一邊問她,「要不要起床?」

  她搖頭。

  「要繼續睡覺嗎?」

  她又搖頭。

  我想了想,再問她:「要賴床嗎?」

  她終於點頭。

  我繼續刷牙。

  一會兒,她開口說道:「怎麼辦?」

  「嗯?」

  「我面臨兩難。」

  「說來聽聽。」我說。

  柚臻認真說道:「我想尿尿,但不想起床。」

  「有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我說:「妳可以選擇尿床。」

  她跳下床,氣呼呼地跑過來打我,「你很討厭耶!」

  「好啦,快去尿尿。」我把她推進廁所。

  然後我繼續刷牙。而她尿完後,坐在馬桶上面呈現呆滯狀態。

  我刷完牙後問她:「中午要吃什麼?」

  柚臻還賴在馬桶上面不動,「我好累喔,你去買回來吃好了。」

  「那要吃什麼?」我又問。

  「那吃……」她又呆滯了,半晌後看著我說:「你想想嘛。」

  「妳想啦。」

  「那吃……」(我有時候看不出她是在放空還是在思考,她是個讓人猜不透的女人。)

  很快的,我就發現不應該讓她決定。柚臻說:「你去買百八的便當回來吃好了,它外帶很便宜喔。」

  「很遠耶。」我真的不該讓她想的。

  「你叫我想,又不聽我的!」她起床氣很大,一副快要發作的樣子。

  「好啦,我去買,妳要吃什麼口味?」

  「烤鮭魚。」她說。

  於是,我給自己挖坑,然後被柚臻逼著跳。

  我拖著因為書展而疲累的身子,出門去買柚臻指定的烤鮭魚便當。

  我走到公車站去等車,一邊走一邊在心裡咒罵(當然不是罵心愛的老婆),因為我「鐵腿」了,真的變成鐵錚錚的男子漢!

  公車遲遲不來,看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家裡的老婆肚子一點一滴餓扁,我不禁升起無限的疼惜。

  就在我開始考慮要不要搭計程車過去時,一台公車往我這邊駛來。

  我不由得一愣,瞇起眼睛看向車頭的公車號碼──444。

  那赫然是一台444號公車。

  它的外觀和平常的公車無異,此刻,它就停在我面前。

  我轉頭檢視旁邊的站牌,想確認我們這一站是不是真有這班444號公車,但我的視線還沒搜索完畢,司機就把車門打開,嘶的一聲氣音響起,拉回我的注意力。

  我又看向那台444號公車,腦海浮現昨晚那封信的內容──「現在不相信也沒關係,因為,只要看過這個故事的人,都會遇上444號公車。

  哇拷,這是詛咒嗎?

  不,我不能被騙,現在是大白天耶。我的內心戲瞬間爆發,一直極力說服自己,可能是最近這一站新增了公車路線吧……

  司機看著我,我也看著他。

  他長得很正常,和恐怖片裡面一副有鬼的變態司機不一樣,司機是個中年阿伯,約莫四十多歲,身材微胖,頭髮很短,長相平凡到沒有特色可以形容。

  「要上車嗎?」他操著台灣國語問我,聽起來更像是「要上抽嗎?」

  我搖頭,放下了心裡的警戒,大概是因為台灣國語太親切,很難害怕得起來。

  他又問我:「你要去哪裡?」

  這劇情和昨晚那封信幾乎一樣。

  他看著我,我也看著他。一會兒,我覺得不理人很不禮貌,因此傻傻地回道:「士林捷運站。」

  「唔告,上抽吧。」司機終於露餡,說出了台語。

  444號公車竟然有到士林捷運站?司機叫我上車。

  我怔了一下,這下子不上車似乎更怪了,它明明有開到我要去的地方,我卻不上車,司機會不會覺得我瞧不起他?我的內心戲又翻騰了起來。

  「快點呀,車上的乘客都在等。」他提醒我。

  我望進車窗,裡頭確實有兩三位乘客正看著我,似乎在埋怨我太拖拉。

  「喔。」我匆匆上車,用柚臻的悠遊卡在感應器上面嗶了一下。

  (因為我很喜歡這張明日出品的柚臻悠遊卡,上面繪有柚臻的Q版圖,為了要使用它,我有時會故意搭乘公車或捷運,因此在這邊要特別提一下。想要的讀者可以剪下小說後面的點數向明日工作室兑換喔。)

  因為路程很近,所以我沒有找位置坐下,而是拉著柱子站在車廂前段。

  車子搖搖晃晃地往前開。

  我轉頭掃視周圍,一方面看窗外的景色、一方面偷看車內的乘客。

  乘客們長得很正常,外頭的景色也很正常。

  車上還有另外三名乘客,一個是六十歲左右的太太,她坐在博愛座,腳邊放著塑膠袋,裡頭應該是從菜市場買來的白蘿蔔、橘子,以及一把我不認識的青菜。

  還有一個少女,她低著頭看書,因為職業的關係,我很想過去偷看她在讀什麼書。

  最後座坐了一個中年男人,雙手環抱胸前,正閉著眼睛養神。

  我已經完全安心了,或許444是個很晦氣的數字,不過這班公車沒什麼問題。果然做人不能太迷信,我暗自下了這個結論。

  車子走了兩站,一切都很正常。到了站牌前,司機就會停車,沒人上車就把車門關上,繼續往下行駛。

  一會兒,我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來電顯示是「寶貝柚」,柚臻打來的。

  「喂?」我接起電話。

  「你在哪邊?」柚臻已經完全清醒了,聲音很有精神。

  「公車上,快到了。」我說。

  「我認真想過了……」

  她每次這麼開頭,我就知道不妙了。

  柚臻說道:「我不要吃百八了,你回來吧。你載我去吃鍋好了,我們有那個折價券呀……」

  「喔。」我說。

  「那你快回來喔。」她說道。

  「好。」我說。

  掛上電話後,我按了下車鈴。

  司機疑道:「你要下車了?」

  「嗯。」我走到前門旁邊,「前面下車。」

  「你不是要去士林捷運站?」他還記得。

  「不去了。」我說。

  「為什麼?」他問道。

  「剛我老婆打電話來,說不用去了。」其實我有點無言,因為我幹麼跟司機交待這麼多?

  「怎麼可以說不去就不去!」司機竟然給我使起小性子。

  我不由得也被激怒(絕對不是遷怒),「我就是要下車,現在、立刻,下一站就讓我下車。」

  「你這人……」他氣得說不出話。

  「我就是要下車,不然投訴你喔。」我故意看向上方的投訴電話貼紙。

  司機惱火地說道:「下就下。」

  「本來就要下。」我說。

  吵架時就是這樣,彷彿誰搶到最後一句誰就贏了。

  他賭氣地把車停在半路上,直接開了車門,「下呀。」

  「下就下呀。」我跳下車。這裡不是任何公車站,真的就是半路上。

  司機氣呼呼地關上車門,然後把公車開走了。

  我得誠實的說,我當時鬆了口氣,本來還怕他衝下來扁我,現在社會不安定,怪人處處有。

  剛下車,柚臻又打電話來催了。

  於是我隨手招了一台計程車,趕回家裡去。

 

  我沒有告訴柚臻444號公車的事,不過那天晚上,趁著柚臻去洗澡,我又把那封信從床底下拿了出來。

  我決定把這封信燒了,免得它嚇到作資源回收的阿婆。平常的廣告單可能沒什麼,可是人都有好奇心,阿婆可能會拆開來看,嚇到人家就不好了。

  我再度把信打開,原本要直接燒了它,卻發現信末多了一行字,因為那字跡又黑又潦草,與其他的字跡不同,所以特別顯眼。

  那行字的字跡很用力,彷彿是在盛怒的情況寫下的,它寫著──「為什麼你要下車!

  「幹,關你屁事。」我一把火上來,把那封信連同信封燒得一乾二淨。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品禎
  • 好可怕唷~ 我聽我同學提過,我同學他姐的同學遇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