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學會【凶手】》

 編號:810
 作者:瀝青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3.3.23

 ISBN:9789862905258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兇手的呢喃,其實就是你心底故意忽略、最誠實的聲音。
瀝青著/ FC◎封面繪圖

我相信命運。
但我認為結果都是在因緣際會下所產生的,
而不是早就安排好的。

內容簡介

我所畢業的高中,每年都會舉辦一次同學會,雖然我不認為這個班級的感情有好到能年年舉辦同學會的程度。家庭、事業、成就,甚至是外貌都能拿來比較,長久下來我一直認為這個活動相當多餘,我靜靜的看著大家時不時冷嘲熱諷,漸漸地失去高中時期的那抹純真,或許這就是我願意年年參加同學會的原因。看著大家越來越虛偽,追求所謂高尚的生活。

過去,我一直都抱持這樣的心態,然而這次的同學會卻讓我改變了想法。

我喜歡這種偶然發生的事。她過得不好、她過得一點都不幸福,全天底下沒有比聽到自己依然心儀的女孩,淪落這種下場還要來得難受。我對她的愛並不偉大,只是單純地希望她可以一直順遂、幸福過日子而已。那麼,我該怎麼做呢?

『不著痕跡地殺掉她的丈夫如何?』我的內心給了自己一個相當危險的建議。

『動手吧!動手吧!是啊!那就動手吧!』,連自己都挑不出可推卸的缺點,這不是多偉大的情操,只是單純認為要解決掉一個人,並不難。

這是非常完美的計畫,絕對不會有人察覺出我就是凶手。絕對!

作者簡介

瀝青

職業阿宅。

呃……更正,現在專心於每天跟角色培養感情,寫出屬於他們的故事。

除此之外就是個普通的阿宅,同時也是個專業路痴,外出迷路是正常現象,請不用擔心XD

部落格:http://dontshow.pixnet.net/blog

◆在明日已出版作品
《啊!妖怪》春宴篇2008.5
《啊!妖怪》夏宴篇2008.7
《歡迎光臨生死事務所》2010.7
《生死事務所卡到陰》2010.9
《生死事務所閻王來了》(最終回)2010.12
《極道監護人》2011.2
《啤酒花》2011.4
《棄神卷》【向家古董屋】2011.6
《小氣銅門》【向家古董屋】2011.10
《失物之章》【向家古董屋】(最終回)2011.11
《子守唄》【悠哉小鎮】2012.01
《亡者留言版:求救》2012.2
《石頭祭》【悠哉小鎮】2012.3
《永身樹》【悠哉小鎮】2012.4
《亡者留言版:正妹同學》2012.4
《糧神葬》【悠哉小鎮】2012.6
《亡者留言版:索命繩》2012.6
《亡者留言版:蝶之血》2012.8
《亡者留言版II:給愛麗絲》2012.10
《兇手》2012.12
《亡者留言版II:深夜女優》2012.12
《亡者留言版II:眩者》2013.1
《亡者留言版II:生徒》2013.2
《同學會》【兇手】2013.3

試閱

一、 
書迷

「一開始是A殺了B,可是A一直掩飾的很好繼續混在這家餐廳裡工作,後來又出現C,我一度被AC搞混,到後來我一直拼命猜凶手到底是誰,看到結局的時候都快嚇壞了!」連鎖餐廳的某個靠窗位置上,有個嬌小又可愛的女孩,正興高采烈的說著話。

而這話題讓經過的人聽見,無一好奇並皺眉。

「耐耐,小聲點啦!別人聽到還以為我們在計畫什麼。」坐在對面的男子輕笑著,並端起咖啡杯往嘴裡湊。

「只是聊小說內容而已,不用這麼緊張啦!」」被換為耐耐的女孩,帶著有些男孩子氣的笑容揮手說著,她的活力與作風儼然不像一般秀氣的女孩。

「但是太大聲了啦!」男子還是苦笑提醒。

「亞昊,做人不用這麼嚴謹啦!是說,凶手那本小說又發生一樣的情況了?」耐耐這時壓低聲音,彷彿在說一件不得了的八卦似地,神情也變得非常嚴肅。

「嗯。」他輕輕地點頭,反應平淡的令人好奇。

「不過,事情也順利解決了!可能是巧合吧!」他避重就輕的說著,對於女孩提及的事,他下意識的不願多談。

「又是巧合嗎?」耐耐仰起頭顯然不被對方的答案說服,男子盯著他自然率真的模樣,不禁勾起一抹淺淺的笑容。

「你今天不是要去參加同學會?已經下午五點了,時間沒問題嗎?」他看了看手錶,有些擔心的提醒,深知對方個性迷糊,忙著與他聊小說的事八成忘記自己還有重要的事要做。

「你不提我差點忘了!」耐耐果然忘記這件事,她慌張的捧起桌前的杯子,將裡頭的果汁全數喝盡後,便匆忙的抓起隨身包包準備離開。

「慢慢來,妳還有點時間可以準備啦!」看她冒失的模樣,男子又發出了淺淺的笑意。

「好!亞昊,謝謝你請客啊,下次有空再約出來見面。」耐耐一邊說著一邊揮手道別,她就像一陣小小的旋風急急忙忙的出現,隨即又急急忙忙的消失在程亞昊的眼前。

望著女孩消失在店門之後,他這才洩漏出略顯疲憊的氣息,他依舊坐在原位翻著剛才從書店買來的書,今天是星期六對他來說,時間還早,尤其是週末假日就這麼回家也顯得可惜,少了耐耐的聲音他竟覺得有些無趣。

從旁人的角度看來,鐵定會以為他們是男女朋友,實際上他們只是單純有共通興趣的朋友罷了。

耐耐,本名溫曉耐,最初他們只是工作上有往來的客戶關係,他是食品公司企畫包裝部門的人,耐耐則是他們委外合作的平面設計公司裡的行政文書,彼此之間的往來相當頻繁,原本只是電話中工作洽談的程度,直到某天因緣際會下與雙方見了面,耐耐無意間發現程亞昊也是『凶手』這位爭議性極大的推理懸疑作家書迷後,兩人之間共通的話題也就熱絡了起來。

從最初只會在網路上交談,到現在變成有空便會約出來一起逛書店、聊天,他們的興趣很接近,喜歡看的書、喜歡去的店、喜歡吃的東西、甚至是有興趣的時事話題都很類似,這種狀況下要不熟也難。

不過,至今他們依舊只是比較熟的朋友關係罷了。

耐耐是這麼認為、他也是如此,而今天他們是為了一起去書點購買凶手的新書,順便喝下午茶聊天。

整個午後時光,話題都繞不開關於『凶手』的創作。

這是一位至今依舊爭議性極大的推理小說作家,因為他的創作總會跟一些命案不謀而合,而且創作的時間點都會比現實還要早些,讓部分的讀者認為『凶手』說不定具有預言的能力。

當然,他也只是把這些話題當作閒聊的配菜並未當真,這些傳聞只是增添凶手的神祕性罷了。

然而,比起這件事他總覺得自己最近有些古怪,好像有某些事情被自己遺漏,但是他卻想不起是什麼事情缺漏,內心的深處覺得那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可是又有個聲音告訴他一點都不重要,不需在意。

他覺得很怪,卻又說不上哪裡怪,例如剛才耐耐想與他討論前一陣子『凶手』甫出版的新書,他卻意外地不想討論那部作品,甚至覺得那是『凶手』所有的作品裡,他最提不起興趣的一部。

「大概是累了吧?總覺得最近提不起勁。」他吁出一口氣,難掩疲憊的說,這個星期六他依舊如往常的悠哉度過,看著喜歡的書、聽著喜歡的音樂,或者去看看「凶手」這次在官方網站上連載的新小說。

「同學會啊……」他拿出手機連進網路後,在螢幕上滑動頁面語氣沒什麼精神的說著,大概是耐耐離開後,少了可以交談的對象感到無聊。

然後,他的視線又落在了熟悉的網頁上,置頂的圖片是廣告宣傳,往下拉就是近期新增的網路文章。

他順手點進了其中一篇文章,開始細細看著上頭的文字,凶手最近一連開了好幾個連載,同樣固定在星期二公開,但是每次公開的篇數並不一定。

或許是最近同時進行的故事比較多,他所安排的小說劇情老是與現實中出現類似命案的狀況,不知不覺的被淡化掉了。

但是,巧合的社會事件卻依舊不停的發生,然而世間奇怪的事越來越多,這些所謂的巧合有些正漸漸地被認為只是一件再普通不過的事罷了。

本日部落格更新文章 初戀悲歌(一)

犯人的起點

我一直相信,命運這種事。

然而我卻不信每一件事都是早就安排好的說法,我更相信許多事件都是各種偶然的機緣下而成立。

例如,今天。

我一向不是很喜歡這種為緬懷過去那般虛無、不值得為提的關係而產生的交際聚會,但是這種行為在社會上卻又是不得不參與。

同學會,就是其中一項。

我所畢業的高中,很奇妙地,每年都會舉辦一次同學會,雖然我不認為這個班級的感情有好到能年年舉辦同學會的程度。

然而,參與的人數都在固定的比例上下浮動,尤其近幾年參加的人增加了。

因為我們都已屆適婚年紀,幾年間幾位同學結婚生子,不少人都會攜伴參加,一半是要與老同學們敘舊、聯絡感情,另一半在我看來大概是為了炫耀。

家庭、事業、成就,甚至是外貌都能拿來比較,長久下來我一直認為這個活動相當多餘,我不需要比較這些事,因為我現在的生活本來就照著規劃而完美進行,我只需靜靜的看著大家有些滑稽的冷嘲熱諷,漸漸地失去高中時期的那抹純真,或許這就是我願意年年參加同學會的原因。

看著大家越來越虛偽,追求這些高尚的生活。

過去,我一直都抱持這樣的心態,然而這次的同學會卻讓我改變了想法。

我喜歡這種偶然發生的事。

「難得妳會參加同學會。」我掩不住高中時期存在至今的好感,主動靠近她低聲說著。

「啊、啊——對啊!」她有些驚嚇的看了我一眼,一如往常的嬌小可愛,雖然外貌看來多了幾分成熟,輕聲細語的說話習慣一直沒變過。

「怎麼會突然想參加?」我有些好奇,畢竟她打從高中畢業後就不曾出現過了。

「我也是被臨時邀約的,這世界很小,一個轉彎就會碰到熟人。」她輕輕笑著,不贅言、很快的將事情解釋清楚。

她的個性沒有變,看起來比其他女孩柔弱許多,思緒卻非常的清晰有條理,與人應對更是恰到好處,在這世上再也不會碰到第二個像她這樣的女孩。

只可惜,她好像結婚了。

我不經意地看到她右手無名指上,戴著一只小巧的戒指,鑲著鑽石的位置閃閃發光,令人感到礙眼。

「這幾年妳都在忙些什麼呢?」我適時地、不過於探究他人隱私方式問道。

「跟大家一樣,脫離學生生活後就開始當個繁忙的社會人士啊!」她笑著,有些苦澀。

「忙到都沒空跟大家聚一聚?至少也有七、八年完全沒聯絡了。」我跟著笑著,努力讓氣氛緩和些,與她獨處是件很愉快的事,我並不希望因此與她陷入尷尬。

「因為畢業沒多久,我就結婚了。」她停頓了一會兒,眼神似乎帶著猶豫的對著我。

「恭喜。」早就有心理準備的情況下,我很平靜地、並帶著微笑這麼說,頓時她露出了鬆了口氣的模樣,這才願意敞開心胸交談。

「因為結婚後有許多事情要兼顧,而且大學期間的課業比想像中的吃重,所以幾乎沒辦法與大家聯絡,這次能參加一切都是巧合呢!」她又露出微笑說著,有點疏遠、有點心事重重。

但,我不會追問。

「這是我的名片。」我從自己的名片夾裡掏出了自己的聯絡方式給她,有些刻意地指尖輕處她的掌心。

曾經,我也能直接握住她這隻手,毫無顧慮地走在人群中享受青春戀愛的日子過呢!

不過,這些已經成了過去的一頁,只能當作回憶品嚐。

「啊、喔……」她接過名片很仔細的看著上頭的訊息,卻有些遲疑地無法回應任何一句話。

「如果有任何我能幫上忙的地方,儘管聯絡,或者可以找個時間喝個茶,敘敘舊。」我並無別的用意,儘管我知道此刻四周有數雙眼睛正盯著我們看。

「好的。」她淡淡地說著,笑容依舊甜美而秀氣。

結束對話後我又慢慢走回原來待的位置,繼續當個旁觀者,注視這場枯燥的同學會——我原本是這麼打算。

「虧你還可以這麼平靜的跟她講話啊?」另一名談得算唯一值得往來的朋友,帶著幾分竊笑靠近了我。

我當然知道他指的是什麼事。

「只是聊聊天而已,有什麼困難的?」我看了他一眼,有些輕蔑的說,同時我也對剛才那些注視的人抱持同樣的想法。

「畢竟沒有多少人碰到自己的舊情人還能這麼鎮定啊!」他一副看戲的笑容,讓我感到有些嫌惡,不過這人作風就是這樣,久了就會習慣。

「都幾年前的事,而且高中生的戀愛就像遊戲一樣,沒有人會認真看待。」我露出連自己都會感到嫌惡的笑容說著,在表面上總要做出防衛的那一面,就算是再熟的人都不能輕易地洩漏真正的自己。

「況且津芊已經結婚,只是以一個老友的身分跟她敘舊而已,你們是浪漫偶像劇看多了吧?」我冷哼著,人與人之間會搭起各種名義的情感,很不幸地——用愛情搭起的情感是最易碎的一個,就如我與那女孩一樣。

「說到她的婚姻狀況啊……聽說不是很好。」友人用著嚴肅的口吻低語,令我聽得不禁皺眉。

「不好?」果然還是很在意她,我自己都不自覺地拔高了音調。

「她丈夫的家世聽說不錯啦!看起來人品也很好,不過這只是表面上而已。」友人扯著輕笑,這笑容看來別有用意。

「表面?你把話一次說完,行嗎?」我有點不耐煩,這位友人老愛故做神秘的習慣,能不能改進呢?

「聽說她丈夫挺花心的,不過以那種家世會跟女人糾纏不清也不意外,只有另一件事比較讓人感到不爽。」原本態度嬉鬧的友人,這時難得露出不悅的神情緊盯離他們不遠的女孩。

「上個月,聽說她去一家醫院驗傷。」光是他這這句話,就足以引起我的注意力了。

「聽說傷得不輕,診斷書上提及是被毆傷,不過她只是驗傷沒有其他的後續,不太像是遭人尋仇傷害,所以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她先生幹的好事。」他冷哼著,會毆打女人的傢伙,在他眼中比垃圾還不如。

「在跟你說的有趣的消息。」他又開口了,視線依舊停在那女孩身上。

「兩年前她流產過一次,當時的情況跟上個月很像,除了臉部以外身上都是被毆打過的傷,而且這些傷就是造成她流產的主因。」他的語氣這時聽來像是在替她感到同情。

「如果傳言屬實,那還真的令人同情。」我口氣冷淡宛如事不關己,內心卻不停的追尋著她的身影。

她過得不好、、她過得一點都不幸福,全天底下沒有比聽到自己依然心儀的女孩,淪落這種下場還要來得難受。

我對她的愛並不偉大,只是單純地希望她可以一直順遂、幸福過日子而已。

那麼,我該怎麼做呢?

『不著痕跡地替津芊殺掉她的丈夫如何?』

我的內心,應該還是理智的,卻給了自己一個相當危險的建議。

『別猶豫了啊!這樣才能展現你對她的愛,若不是當初你在畢業前夕提分手,或許她今天的下場不會這樣。』

這麼說來也對,今天她會有這樣的結果,自己的確得擔起一部份的責任。

『你絕對不會比她丈夫笨,你的處事態度不就是如此嗎?以自身最大的利益衡量,絕對不會吃虧,而你也因此在人生的道路上即為順遂,不是嗎?』

是啊!的確是如此。

『動手吧!』

動手吧!

是啊!那就動手吧!

我的犯罪非常合理,連自己都挑不出可推卸的缺點,這不是多偉大的情操,只是單純認為要解決掉一個人,並不難。

是的,這是預謀犯罪,但——我自認這是非常完美的計畫,絕對不會有人察覺出我就是凶手。

絕對。 

回過神來,已經是午夜十二點半。

程亞昊已經洗過澡、換上舒適的睡衣悠閒的坐在客廳沙發上,享受週末熬夜的樂趣。

正當他開始有些昏昏欲睡,想著就這麼睡著是最幸福的一刻時,擱在小矮桌上的手機突然不客氣地響起,打斷他最美好的時光。

「耐耐,很晚了耶!妳想做什麼?」程亞昊接起電話後,有些無奈的問。

「亞昊、我正在你家附近,我可以去你那頭待到早班電車發車的時間嗎?」耐耐的聲音聽來帶著幾分憨笑,隱約傳來了些許醉意。

「同學會剛結束?」他皺眉,彷彿嗅到耐耐渾身酒氣似地。

「對啊!我們還續攤繼續喝,大家太久沒見面了!聊得多喝得也多啊!」語畢,她還打了個酒嗝,讓程亞昊除了嘆息還是嘆息。

「然後我就錯過最後一班電車,現在身上又沒有錢,剛好經過你家,只好打給你啦!」耐耐一邊說還一邊哈哈大笑,令他分不清對方到底喝得多醉。

「好、好、好!我去接妳啦!人在哪?」顧慮到對方是個嬌小女性,這種深夜時分還在外頭晃蕩,光想像就替她的安全感到擔憂。

「我就在你家樓下!」耐耐理所當然的說。

「妳等等。」於是他一邊抓著手機、拿下掛在門口的家門鑰匙,匆忙地奔出門接人,只是他總覺得這個耐耐根本早就算好自己會收留她,才會這麼放心的猛喝。

不過,他可以原諒耐耐這種蓄意的行為,因為他反而覺得直率點的女孩,比嬌柔造作的女性還要可愛得多了。

現實、巧合、反正到處都會發生

「妳喝得也太多了!」端上一杯開水給耐耐後,程亞昊坐回原本的沙發位置上,看著對方昏昏茫茫的模樣,忍不住碎念幾聲。

「今天跟幾個高中最要好的同學相聚,大家就有點失控了嘛!你是沒參加過同學會嗎?」直接坐在地上的耐耐,雙手撐在桌上捧著水杯意識還算清醒,但是說話相當直接,令人難免感到失態。

「沒有。」程亞昊搖搖頭,記憶中他幾乎不參加這種活動,儘管學生時期認識的同學偶爾還是會往來,但是他生性使然不太與人過度深入,這種多人的聚會場合自然就會避開。

更何況『高中』時期對他來說,記憶相當生疏,他好似沒有度過所謂的青春、熱血時期,很枯燥的拼命讀書、升學,求一個穩定工作平靜度過每一天。

偶爾像這樣,與認識且能交心的朋友相處就好,關於『過去』他記憶模糊也認為不怎麼重要。

『現在』才是最重要的事,他的內心總是這麼告訴自己,更是始終堅信不移的原則。

「怎麼可能!這樣超無聊,同學會的樂趣就是聊一堆只有我們覺得好笑的回憶或者八卦。」耐耐手中的開水已經喝盡,思緒也比剛才清醒許多。

「真對不起喔!我的高中生活超無聊。」他露出苦笑,這種話題永遠都跟不上腳步。

「我又沒這麼說,不過、我記得你念的高中跟我很近啊!有些相關的八卦應該有聽過吧?」耐耐開始滔滔不絕地聊起往事,然而程亞昊的反應依舊淡淡地,甚至一臉茫然。

「我高二之後就跟著父母移居國外,根本毫無記憶啊!」眼看耐耐想與他尋找共通回憶,偏偏怎麼也無法跟著應和。

「也對,哎啊!不管這些,反正今天聊了很多回憶還有八卦喔!而且我還真的覺得有些同學真是令人嫉妒的人生勝利組。」提及這件事,耐耐有些孩子氣的噘起嘴、深感這世界如此不公平。

「何必去在意別人,妳現在也過得不錯啊!」程亞昊輕笑著還不忘替她再次將水杯斟滿。

「哎唷,只要想到一些回憶,就會覺得真的很不公平。」耐耐還是有些憤恨不平。

「例如呢?」他內心偷偷地搖頭,人的嫉妒心真恐怖呀——

「我畢業的這班啊!有個超級美女,家世好、成績好、長相簡直跟現在的宅男女神不相上下,可是讓我覺得唯一的缺點就是她好難接近,不過她感覺就像大家擁戴的公主一樣,不管任何事都會被原諒。」耐耐偏過頭,語氣還算平靜的說,但是身為女性之間偶有的比較心理,還是難免吃味。

「那又如何?反正也是她自己的事啊!」身為男性的程亞昊,永遠都搞不懂女孩子之間偶爾會產生的這種名為『嫉妒』的化學反應,到底是怎麼形成,不理會不就沒事了嗎?

「還是會嫉妒又羨慕啊!學生時期跟個女王沒兩樣,高傲又忤逆不得,身邊一堆親衛隊,男生女生都超聽她的話,一旦批評她的事就會被一堆人公幹,所以要保全自己就是離她越遠越好,一個不對就會被排擠,超恐怖!」耐耐的用詞偶爾出現較為粗俗的字眼,雖然程亞昊有時會聽得頻頻皺眉,但是久了就會習慣。

「然後呢?該不會因為這樣到現在還是對那位同學很不爽?」程亞昊失笑地說,耐耐怎麼有些地方還是跟五歲小孩一樣的幼稚單純呢?

「才不是!今天同學會看到她就覺得……人生真的是充滿不公平耶!」耐耐仰起頭感嘆又活像是領悟人生的口吻,讓程亞昊想笑又感到困惑。

「說重點啦!」程亞昊忍不住敲敲桌子提醒她。

「哎唷、今天看到那個校花一整個華麗麗、閃亮亮登場,超正、超漂亮,連我都忍不住一直盯著她看,她身上那件小禮服還是名牌貨,身材也維持的真好,一看就覺得她為了今天這一刻精心籌畫嘛!

還有、還有!她現在的還是一家知名化妝品公司的高級主管,因為長得漂亮還常常被推出去當代表發言人,跟女明星一樣搶眼。」

語畢,耐耐端起那杯開水一飲而盡,還吐出一口粗重的嘆息,秀氣與溫柔全不在她身上。

「妳今天的同學會全部的焦點都在這位校花身上?」程亞昊聽完之後,忍不住下這個註解,他還以為是不是那位女性囂張又跋扈,但是感覺起來只是耐耐單純的嫉妒心作祟而已。

「啊、嗯……」被說中事實的耐耐詞窮的點點頭,突然覺得自己有點幼稚。

「這樣有點浪費時間。」他有點直接又現實的提出感想。

「我只是覺得,一直都這麼高高在上、感覺一直在指使別人,怎麼都沒有跌倒的時候呢?」耐耐的說法聽來像是見不得人好,讓程亞昊又皺起眉。

「妳跟她應該沒什麼仇恨吧?幹嘛有這種想法?」耐耐對那位校花在意的程度令他非常意外。

「因為有些傳聞嘛!讓我對她的觀感不是很好,雖然不少人都說那是要中傷她的八卦,可是我覺得這是真的。」耐耐這時舉起杯子晃了晃,示意程亞昊幫她斟滿。

「什麼傳聞?」程亞昊認命地替她倒滿水,順著她的話有些敷衍的回問。

「你高二就出國,所以不知道那件事吧!」耐耐揉揉雙眼,睡意漸濃卻又強撐著想說完。

「什麼事?」程亞昊就這麼盯著她,內心開始倒數計時。

距離耐耐睡著的時間還有……十、九、八、七——

「其實我也不太清楚詳細,雖然那件事發生在我們班上……」

六、五、四、三……

「那時候發生一件很過份的排擠事件,現在來說那個叫做罷凌吧?我自己都覺得很過份喔……簡直就像犯罪行為了……」    

二、一……

「有人說,帶頭的人就是她,不過這只是傳聞,因為很多人說就算她再怎麼高傲,應該不至於這麼狠。

因為,當時參與的人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那個學生死——

感覺好像是,那個人最大的錯誤就是活在這世上,但是人又怎麼可以隨心所欲的決定另一個人存在的價值呢?這不對啊!可是當時卻沒人阻止……」

耐耐的聲音越來越細微,不敵醉意與睡意,最後全被小小地鼾聲取代。

程亞昊神色古怪地盯著耐耐的身影好一段時間,他有點在意剛才的事,總覺得有哪些部分不太對勁,卻又不是那麼重要。

「先不管這些事,妳這傢伙就這樣睡著,會不會太自在點?」程亞昊有些無奈,還是動作小心地將耐耐扶起帶往沙發椅,讓她可以安穩地躺在上頭休息。

「明天早上看妳怎麼補償我。」替她蓋上薄被之後,程亞昊又補了這句,才悄悄地關掉電燈,結束這個有點亂又有點悠哉的週末假日。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佩芸 劉
  • 請問這還有再賣嗎˙˙?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