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城【鎮魂曲】》

 編號:809
 作者:Doki Doki

 封面繪者:Cash
 初版日期:2013.3.23

 ISBN:9789862905241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跟隨吹笛手的樂聲,享受駭人的旅程吧
Doki Doki
著/ Cash◎封面設計

聽到鎮魂曲的同時,也表示你得到進入死城的通行證了。
這份榮耀是不容許被拒絕的。
歡迎光臨……


內容簡介

他們兩人三百六十度的在原地轉繞一圈,審視著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世界,只覺每個街道,每個角落,都是一片死寂,完全看不到任何人與車的聲音在這座城市裡出現。
上午還是一片喧囂熱鬧的街道馬路上,原本應當是如蟻的人流,如今卻是死寂蕭索,寂靜無聲。

采清唯一聽到的聲音,就僅有他們兩人的牙齒因為害怕而發抖的聲響。他看著遠處大樓的一面牆,那裡有著一幅熟悉的腸胃藥廣告壁招。原本廣告上那個端著藥瓶的親切女子,此時竟轉變為一張冰冷死灰的容貌,兩顆眼睛像似被開了一個血洞一樣,紅色液體從那裡流淌著,把樓下的騎樓染成驚悚的紅色。

奕文直覺這是一座和自己長居的城市很像的地方,但絕對不是自己住的那座城,而是另一個異度空間。采清年紀再怎麼小,也明白眼前的城市已經完全異常。

「人……所有的人都到哪裡去了?」

「哥!我們是不是到了有鬼鬼的地方?」
「……我也不知道。」

作者簡介

Doki Doki

甘願蜷伏在咖啡香的癮者,沉迷在悲歡離合悸動中的常客。喜歡在屬於自己小規模的空間裡創造大規模的世界。
在一個白晝與黑夜輪替的時刻,雲層有如魔法幻化的那道光暈下,我頓悟自己除了當一位文字創作者之外,沒有任何事情可以取代那份樂趣了。

http://home.gamer.com.tw/creation.php?owner=DokiDoki0293

◆在明日已出版作品
《闇夜9x9》2012.6
《屍城》【鎮魂曲】2013.3

目錄

鎮魂曲 第一樂章 國道
鎮魂曲 第二樂章 醫院
鎮魂曲 第三樂章 停屍間
鎮魂曲 第四樂章 死城
鎮魂曲 第五樂章 黑貓
鎮魂曲 第六樂章 夥伴
鎮魂曲 第七樂章 地下道
鎮魂曲 第八樂章 巨襲
鎮魂曲 第九樂章 屍人
番外篇  告別

作者自序

曾以Doki之名,在網路上撰寫各式各樣零零散散的驚悚短篇,至於【鎮魂曲】這一則作品,還是首次完整呈現的中長篇小說。

很高興這篇故事可以從虛擬的網路中實體化。文字裡埋下了和結局轉變緊緊相依的伏筆,故事則是以音樂為主題的恐怖小說,背景則是脫離現實以外的場景。

故事的結局若是可以牽動正在閱讀的你的情緒,無論好與壞,都是一件能使我欣喜的小小幸福,因為那表示故事中的角色曾經真真正正地活過一回。

祝福。

試閱

鎮魂曲 第一樂章 國道

深夜。

國道的路燈有如一條銀河,往層層疊疊的山巒暗影中鋪陳而去。

由山上吹襲而下的山風,宛若鬼哭,聽入耳裡使得人發愁。

一輛黑色三菱轎車以時速一百三十公里的速度奔馳。夜深人靜的時段幾乎看不見別的車輛,整條高速公路成了它肆無忌憚狂奔的賽車場。

車內一對男女聽著震耳的電子樂,撼動心跳的樂音和逼近一百四十的車速,化成了排解寂寞的迷幻藥,讓坐在車內的兩人興奮地搖頭尖叫。

冬天的夜裡降著微弱的冰雨,車燈照亮了細細雨絲。國道前方遠端,排排路燈串連成線,遠遠望去宛如宇宙中的閃耀銀河,絢麗奪目。

坐在前座的湄菁看得痴了,切換掉收音機播放的搖頭歌曲。

「幹嘛!不聽了喔?我正在High耶。」駕車的男子禹伸說道。

「一直聽這些,我覺得煩躁了。想換點輕柔的音樂洗濯一下老娘我的心靈。」

湄菁點燃一根淡菸,縷縷煙絲從車窗縫隙竄了出去,於暗夜中散開。她彩繪過的指甲尖輕輕觸碰著收音機的調頻按鍵,尋找適合夜晚聆聽的電台音樂。喇叭傳來一陣交響樂的旋律,她不自禁在這頻道上停留片刻。

「哎喲,聽這個很悶耶!別害我半途睡著,天亮之前就趕不到墾丁——」

禹伸抱怨著,但他的車速並沒有減緩。他們的車後座躺著一把吉他,那是湄菁明晚要到墾丁表演的樂器。

「別只會嗑電音,偶爾也得嗑些古典樂!」

電音節奏淡去之後,車廂內的世界旋即從狂亂轉為靜謐。

廣播響起了一段湄菁熟悉的聲音,那是一名男子的說話聲,是電台節目主持人。

各位,這個時間仍未入眠的您,或許正在埋首苦讀,或許正在開車趕路……或許,您正在享受這片沉靜的夜晚,讓靈魂隨著黑夜昇華——

主持人說完話,緊接著是零零碎碎的鋼琴聲,主持人低沉的嗓音穿梭在琴聲中。

讓我們一起在這樣不同的夜晚,享受這首淨化心靈的曲子……鎮魂曲。

感性的嗓音讓禹伸躍動激昂的心也隨之平靜,他也想聽聽看鎮魂曲是什麼樣的曲子。

湄菁也是一臉期待,音樂對她而言是一種靈魂嗜食的餐點,古典樂曲更是一種高貴的饗宴。她整頓了心情,準備接受即將入耳的樂音。

獨奏的弦琴是鎮魂曲的前奏,那孤獨的聲音如同封在一個靜謐的空間內迴迴盪盪。琴弦拉出的音質乾淨俐落,然而於這其中又埋藏了淺淺的愁。這股愁隨著小提琴音調增強而放大。

湄菁閉上眼,只覺這旋律敲中了心底某個難以言喻的部份,她不自禁感傷起來,彷彿哀怨的琴弦連結在心坎裡,每個悠悠長音都叫人肝腸寸斷。她的靈魂已經被琴聲攫住,隨著節奏惆悵,也隨著微笑。

禹伸試著把收音機的頻道調整清晰,他看到了頻道上顯示的數字——

192.3

「怪了?廣播應該沒有192這個頻道吧?莫非是新的調頻?Maggie妳怎麼轉出來的?」

湄菁沉醉在音樂裡,揮揮手不想理會。待樂曲演奏到一個空檔時,她才對禹伸說道:「能與這樣的音樂偶然相遇,也算是緣份吧!你覺得這音樂好聽嗎?」

「太悲傷了!我還是想聽電音。」

禹伸的兩顆眼珠偷瞄著湄菁短裙下那雙穿著黑色條紋絲襪的長腿,他瞥向湄菁左右膝蓋的次數比留意道路上的標示牌還多。

湄菁的手指埋入耳際旁的髮絲中,雙腿隨著樂音摩挲起伏,忽高忽低,將那一雙修長的美腿勾勒出誘惑的線條,性感的模樣讓禹伸吞嚥了口水。

突然,電台播放的鎮魂曲突然變調,讓禹伸再度回到現實。

小提琴的琴聲於一瞬間中止,留下一道漸漸消逝的殘音,尾隨在餘音之後的,是一位女子幽幽的呵氣聲。

哈……

呵……呵……呵……

啦啦啦啦……

女子的呵氣聲讓湄菁頓時頭皮發麻,禹伸也嚇得就要切斷收音機。

「媽的!好恐怖的聲音!噁心斃了。」

禹伸迫不及待地要轉掉這個頻道,然而他不斷地轉換頻道,那毛骨悚然的聲音仍舊關不掉。湄菁手臂上的雞皮疙瘩全被那詭異的呵氣聲給喚了出來。

「鎮魂曲是什麼鬼?怎麼突然變得那麼恐怖?」

湄菁雙手搓揉手臂上的疙瘩抱怨著,禹伸沒有答話。

她感覺到車子有了不平穩的顛簸,看著車外才發現高速駕駛的車子正在分隔線上無規律的蛇行。

「你怎麼了?被嚇得不會開車了喔,不要一直變換車道啦!很危險耶……欸!你到底有沒有聽我說——」

湄菁別過頭看向禹伸,頓時大驚。

駕駛座是空的,禹伸消失了!

車內僅剩下湄菁,與香菸捻熄之後的白煙——

車門是鎖住的,車窗打開的幅度也只有微微的空間,禹伸不可能從那兒跳離車外。何況上一秒鐘禹伸還好好地坐在這裡開車,為何下一秒就消失了?

湄菁還來不及思索禹伸這一場憑空失蹤的原因,她就得面臨接下來的危險。

失去駕駛的車子沒有方向地奔馳,時速一百公里的車子一旦躍出車道,喪命的機率極大。

湄菁驚聲大叫,失去控制的車子正往路肩的護欄衝去。她慌慌張張地跨坐至駕駛座,雙手抓緊方向盤,不常開車的她,差點忘了煞車和油門分別是哪一個。

黑色轎車已經來到護欄邊,右方車頭與護欄擦撞出星星點點的火花,她咬緊牙根將方向盤大幅度的左轉,車子於無人的高速公路上打滑,天空斜飄的雨絲彷彿也跟著旋轉而變了方向,車輪在地面上畫出了兩個半圓形痕跡,這是因為高速踩煞車的後果。

湄菁害怕的閉上眼,右腳用盡全身力量踩住煞車。直到車子終於完全停下,她才緩緩睜開眼睛。

好不容易避開了一場車禍之後,她觀察了四方,只知自己仍在高速公路上,但禹伸卻消失了。

她熄火下車,因為過於緊張的關係而忘了車外的寒冷。

「禹伸,你在哪裡?禹伸——」

她對著四下無人的國道大喊,但空蕩蕩的山區路段只有呼嘯的風聲和她的回音。哪有禹伸的人影?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湄菁說出口的話音在冷冷的空氣中化成一團霧氣,她只覺得這裡的氣溫好像比上車之前還低了十度以上,僅穿著短裙的她忍不住蹲了下來,雙手環抱膝蓋取暖。

她打開手機,螢幕在她的臉上照出冰冷的藍光,她持續撥打禹伸的電話號碼,然而手機卻是收不到訊號。

她環顧四周,在這個沒有燈光的路段上,龐大的山影成了不說話的魔鬼,幾株路樹的剪影像是那山魔的鬼爪,朝著天空張揚。

轎車的右車燈因為撞擊護欄的緣故,車燈垂落在地面上僅靠一條電線牽著,彷彿一個眼珠垂落在臉上的人頭。如此陰森森的情境讓湄菁感到十分不安。

「禹伸!你在哪裡?禹伸!不要嚇我呀,我現在好怕——」

湄菁開始在車道上搜尋,她克制自己不讓眼淚流出來,但整座山谷只繚繞著她吶喊的聲音,孤獨的感覺讓她驚覺另一件怪事。

她下車至今已經過了約略十分鐘的時間,這條高速公路上,竟然完全沒有任何車子經過!

她感到越來越不可思議,心驚的當下她迅速跑回車內,長靴鞋跟跺在地面上的聲音在漆黑的國道山區上迴迴盪盪,好像整個世界只剩她一人。

湄菁企圖在熟悉的車內空間找回安全感。然而,不知是因為方才撞擊的關係還是什麼緣故,才關閉的收音機廣播又響了起來。

哈……呵……

啦啦啦啦……

……嚕嚕嚕……

那些恐怖的女子歌聲再次傳來。

湄菁簡直快要被這聲音逼瘋,她不停地轉動收音機的調頻鈕,希望能關掉令人毛骨悚然的歌聲。然而這股聲音卻變得更尖銳扭曲,隨後她又發現另一個不可思議的事。

原來收音機早因為車禍而損壞了,恐怖的歌聲並非從車內傳來,而是車外。

鎮魂曲的鬼聲從國道兩側的山巒間幽幽傳來,湄菁無法理解要有多少人才能在身旁製造出這樣的呵氣聲。

湄菁試圖抬起頭振作,此時她已認清沒有人可以幫忙自己脫困的事實,眼下只能靠自己想辦法脫離困境,她燃起一根香菸希望平復惶惶不安的心情,隨後轉動車鑰匙。

她決定開車先找尋救援,然後再回頭尋找失去行蹤的禹伸。

霧氣在隱隱燈光中氤染成恐怖的暗色,樹影也彷彿鬼魅一般。國道的路燈一盞也不亮。

天空飄零的細雨,當雨刷掠過眼前的一瞬間,她看見了前方三公里有一座收費站的告示牌標誌,不禁高興得解開糾結已久的眉頭。

「對了!到了收費站之後,一定有人可以幫我……加油!不要怕,加油!」

被護欄磨損脫裂的右車燈垂掛在地上,導致行車時多了一股難聽的金屬刮磨聲響。天空看不見任何一點星光與月光,黑黢黢的濃密雲層如同一塊黑幕,讓湄菁感覺彷彿置身地獄。

收費站應該是燈火通明的地方,然而眼前的收費站卻看不見任何照明設施。她的視線完全依靠左邊的車燈。

「這到底是收費站還是危樓?」

眼前所見的是殘敗破碎的建築物,收費站的招牌僅剩下空蕩蕩的支架。

湄菁不得不懷疑這裡是不是地獄?然而在那搖搖欲墜的支架下,隱隱可見站亭內似乎有著人影晃動。

那個人就是湄菁目前唯一的救星了,她猛踩油門往人影處前去。

一陣陣的濃霧把道路與收費站淹沒了一半,車子如同駕駛在霧海中。她在稀微的車燈與霧影下,看見了站在收費亭裡的人影,而那個人彷彿也看見了湄菁的車子,緩緩對著她招手。

這時候,一道閃光在湄菁的後方猛然亮起,照後鏡被那燈光照得刺眼。

她回過神,才看清楚後方來的是一輛大型遊覽車,遊覽車的車身有些歪扭不齊,彷彿出過車禍一樣。不過這輛車卻是她在國道上這麼久以來,唯一遇見的同伴。

遊覽車以非常快的速度駕駛著,它並沒有因為到了收費站而減緩速度,反而囂張地響起一陣喇叭長鳴。

湄菁驚覺這輛遊覽車絲毫不打算減速,甚至瞄準著自己的車尾疾駛而來,她一時之間不知怎麼應對。

後方的遊覽車車燈越來越亮,燈光在湄菁車子的鏡面上反射開來,刺眼得讓湄菁驚覺危險再度降臨。

遊覽車眼見就要撞了上來,湄菁急轉方向盤,車輪在地上響起激烈的摩擦聲,她明白假如被撞上的話肯定無法存活。

時間似乎只差距了幾秒鐘。

遊覽車像個瘋子般的從她的車尾旁削過,失去平衡的車尾與她的車後方有了十公分的距離。

遊覽車筆直地往收費站的分隔島上衝撞,湄菁只覺這名司機若不是個瘋子就是完全不想活了。

一聲巨響劃破呼嘯的風聲。

遊覽車撞上了收費亭的建築梁柱,冒火爆炸。

車子的前窗玻璃破裂,幾位乘客從車窗被甩出車外摔在地上,其中一位的腦袋則吊掛在建築物外露的鋼筋上。

湄菁擦揉了眼睛,希望自己沒有看錯這宛如地獄的場景。

那輛瘋狂的遊覽車再一次發出轟然巨響,每一扇車窗都衝出烈火,火焰猶如惡魔的指爪撲往夜空。

隔壁收費站台上步出一道人影,那人看著烈焰,卻對著燃燒的車子招手。

焚燒的遊覽車車窗上,可清楚看見乘客的影子在火光內蠕動。那群被火延燒的人們並沒有痛苦地吶喊,反而是冒出了歌聲。

啦啦啦啦……啦啦啦……

哈呵……哈呵……

嚕嚕嚕……嚕嚕嚕嚕……

湄菁已經不知道自己究竟該不該繼續往前。

她思量著今晚這一切事端,或許不是禹伸消失在車上,而是自己消失在原本的世界裡。她甚至質疑自己或許已經死了,並且來到了死後的世界。

「我……我現在到底該往前,還是回頭?」

事到如今,她不可能選擇往回走,只能踩下油門,繼續向前。

她改選擇距離火焰最遠的收費亭的車道,這個收費亭上依然有一位收費員。

湄菁心跳加速,她戰戰兢兢地取出車上散亂的零錢,準備過站。

收費員的手從站亭內伸出,那隻手宛若枯枝,歪扭曲折地彎著對湄菁攤開手掌拾取零錢。

收費員的臉隱沒在漆黑中看不清楚,唯有一顆眼珠在黑暗中散發異光。

湄菁的手指與那隻乾枯細瘦的手掌碰觸了一秒,指間傳過一道冰冷的觸感。

如此近距離的她終於看清楚了那名收費員的臉龐,也直到此刻她才明白自己遇上了什麼事。

那個收費員早已經死亡,與她的手碰觸的是一具腐爛的女屍。

收費員的臉頰殘留著零碎的皮膚,牽連著斷裂的下顎而晃著。

「呵……哈……」

「哈呵……哈呵……」

「嚕嚕嚕……嚕嚕嚕……」

這些歌聲,是死人群唱出來的。

湄菁嚇得叫不出聲音,原來每一座站亭裡的收費員都是一具死屍。她的背後,傳來了死屍們的歌聲。

左方遊覽車內被焚燒的人們,他們的歌聲與收費亭上的死屍和鳴。

這群屍人,在死寂的國道上哼出一首驚心動魄的鎮魂曲。

「哈呵……哈呵……」

「嚕嚕嚕嚕嚕嚕……」

幾近崩潰的湄菁,她的慘叫聲淹沒在鎮魂曲的歌聲中。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