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鬼09】聖殿騎士》

振鑫◎著 | 啻異◎封面繪圖
出版日:2013.3.28 | ISBN:9789862905180 | 售價:220元



特色

總有一天,分離的人都會重逢的。我要跟隨你,直到征服世界的盡頭!

求學、畢業、面試、轉業
人生遇難之際,最佳必讀文本

不墨守成規,求新求變,這是亂世的思維
充滿邪惡本質的振鑫

將帶領你找到獨一無二的自我價值!

簡介

鎖國元年,啖血冥尊在丹波國收服野妖怪,不期然望見天上一顆火流星隕落。啖血冥尊來到流星的落處,赫然見到名震陰間的聖殿騎士巴魯。


巴魯的銀鋼魔法鎧雖可保護主人免於流箭和術法的攻擊,卻擋不住強烈的震力,從數千公尺高空摔至地面的反彈力穿過鎧甲,盡數被巴魯的身體所吸收,只見他全身骨折嚴重、內臟多處破裂,再不救治,只怕會有生命危險。

經過啖血冥尊四個月的細心照料,巴魯終於恢復元氣。為了報恩,他接受啖血冥尊的邀請,正式成為明智家的家臣。不過,他和啖血冥尊約法三章,若是打聽到金三的消息,就要回到金三的麾下。

對他而言,金三是主公,啖血冥尊則是再生父母般的恩人。擁有神兵、魔鎧、武藝高三寶的聖殿騎士巴魯,將如何面對如今這艱難的抉擇?

巴魯從容拿起大劍,指著傳令兵,冷然道:「你是誰?為何假扮傳令兵?」
「這點偽裝果然瞞不住巴魯大人。」士兵一見事蹟敗露,便脫下陣笠,露出頭上的鬼角,「我是金三家的使者赤鬼,今日奉主公之命,特別帶來口信,並奉上信物一件,請巴魯大人過目。」
赤鬼從懷中取出一枚銀耳環,從容地遞給巴魯。
熟悉的銀耳環上充滿死靈系妖怪獨有的屍氣,正是饕餮金三的貼身耳環。望著掌心裡的銀耳環,巴魯低著頭若有所思……

------------
來迎聖臨收錄:

鎖國日本風土記
番外篇 浴火鳳凰

諸葛小明萬萬沒想到,火京俞既不是帶他到四國,也不是到關西或關東,竟然花了兩年時間帶他抵達北海道,也就是日本最北的地方。事情會有這麼誇張的結果,著實出乎諸葛小明的意料……

火京俞與奈妮爾的「冰與火之遇」,將改變今孔明的未來
------------

【限定】網書預購限量簽名版,加碼送/戰鬥卡



購買資訊

◇各大書局皆有販售

◇7-11超商選點上架(非全省舖貨,請多跑幾家)

◇金石堂、博客來 網路書局 79折限量簽名版販售(數量有限,售完為止)
 本次無預購活動,直接開賣
 金石堂 ENTER
 博客來 ENTER

◇金石堂、博客來網路書店,小型書展任選二本,送「明日典藏立架N次貼」乙份
【新黃泉委託人03】巴黎魅影款 | 【妖瞳06】妖禍款 | 【妖的忍法帖02】戶隱鬼女!夜牡丹款
共計三款,隨機出貨,數量有限,送完為止。書展書單請洽
ENTER
 

創作者簡介

振鑫

你問我何許人也?
少年時期便在文壇立下大志,在下只是一位美中年。

振鑫的握金閣  
http://berserkc.pixnet.net
振鑫的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3golden

作者自序

每次看見《我的XX總裁》之類的小說,我總會聯想到一件事,在鎖國日本的書店裡,這類書應該會變成《我的邪惡家督》、《我的淘氣主公》或者《唉唷我的阿闍梨》之類的書名吧?

所以,【八百鬼09】依舊好精彩,為什麼?

1、萬夫莫敵之聖殿騎士巴魯來迎聖臨!
2、第一次耍邪惡就上手之金三邪惡心法大公開。
3、這哪招?麒麟狗的玄妙用兵!
4、獨家新聞──狄狄奇偷情人妻實錄。
5、福星傳奇之最會攻城的特別守備役!
6、信綱黑歷史之八百惡鬼的羈絆。
7、外掛又一番!新陰流劍術2.0版升級完成!
8、戰國明星隊──揭露啖血冥尊的極惡家臣團檔案。
9、唉唷我的阿闍梨之楊的戀愛日記大公開。
10、飛翔吧!金三家的天空之城。
11、戰國縱橫!水玲瓏華麗的天羅地網。
12、機密!水玲瓏召喚術公式大破解。
13、戰國最強軍師──今孔明來迎聖臨!
14、拍案驚奇之冰與火的相遇。
15、得此人可安天下之謎樣NPC來迎聖臨!

本集有輕輕提到啖血冥尊和金三的軼事,也提到了霍鬼的事蹟,若是想要深入了解這些黑歷史的讀者,歡迎參考拙作【陰間黑市】喔。
另外,本集也提到楊的轉世過往,對這段黑歷史有興趣的同學,也歡迎參考拙作【咒巡者】系列。
話說,每個作家都有自己的寫作特色,例如內人柚臻筆下的靈媒下場幾乎都GG;還有角色的名字很眼熟,自從阿政退休之後,阿樂和大頭的出場率直直竄升……。
「振鑫的寫作特色是什麼?」前陣子,讀者問我一個問題。
這真是個大哉問,我在經歷激烈的思想鬥爭之後,大致得到三個答案──每個人都可能復活(生死觀太扭曲了啦)、多P的愛情世界(炸)、以及開不完的外掛(人生苦短,我們實在沒時間練功,對吧)。
那麼,來聊聊關於「思考」這檔子事吧。
很多時候,我常覺得我們好缺乏獨立思考的能力。
為什麼好多人沒有答案就會陷入恐慌,看見問題只能滿腦子問號,卻提不出一點具體的解決辦法?要不然就是想出一堆沒用的爛招,難道我們的水平僅只於此嗎?
遇見問題,究竟該怎麼解決?
為了理解牛人是怎麼煉成的,也為了把自己煉成牛人,所以上一集【八百鬼08】特別邀請信綱公來開堂授課,教大家如何使用「霸.新陰流兵法」來解決問題。本集也請到金三老師,為大家講解第一次使用邪惡就上手、三分鐘成為邪惡大師的小技巧,實在是不可錯過的邪惡實戰寶典。得到本集金三灌功的人,絕對可以增加5000點的邪惡威能!
也請記得瀏覽書末的「鎖國日本風土記」,看看這期有沒有刊載你的留言。
祝  閱讀愉快
振鑫
敬上

目錄

自 序
人物介紹
第一話 亂數戰爭 
第二話 聖殿騎士
第三話 驀然回首
第四話 咪仔奇謀
番外篇 浴火鳳凰
專 欄 鎖國日本風土記

精采試閱
第一話 亂數戰爭

I

鎖國五年五月。府內館。

乍聞金三要冊封愛犬咪仔擔任本家軍師,夜曲的下巴垮到榻榻米上,水玲瓏則是輕蹙眉頭,天守閣內的氣氛詭異。

「主公,你真愛開玩笑,本家的軍師怎麼會是一條狗……呃,不,是麒麟狗?」夜曲惶恐地問。

「誰跟你開玩笑了。」金三煞有其事地指著咪仔,說道:「本家的首席軍師——麒麟狗,就決定是你了!」

「汪。」彷彿感謝金三的冊封,咪仔開心地叫了一聲。

金三將菸桿湊近嘴邊吸了一口,悠然吐出滿室氤氳,意味深長地道:「夜曲,你對我的決定有什麼不滿嗎?」

忽地,夜曲從驚愕中覺醒,記起了自己的立場。

過去,金三總是要他幹些單挑火京俞或赤兀台之類的勾當,著實令他不勝其擾。現在,只要本家能夠有一個新的軍師,新人新氣象,不管軍師的戰術風格是什麼,他的處境應該會比現在還要好上許多,至少不太可能再接到自殺任務吧?

是啊,不管水玲瓏、咪仔還是誰發號施令,都強過金三百倍呀,啦啦啦──

夜曲搓著雙手,微笑道:「主公,你誤會了。我的意思是,咪仔大好,新軍師好棒棒!」

金三滿意地點點頭,轉頭問道:「水玲瓏,妳有異議嗎?」

「沒有,呵呵。」水玲瓏優雅地掩嘴輕笑。雖然她暫時看不出金三的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但是她相信此案並不單純,依她對金三的了解,此事背後必然隱藏著精巧的邪惡。

「既然你們兩個都沒意見,那就請軍師為我們宣示戰術,看看要怎麼擊退赤狼軍,嘿嘿。」金三拍了兩下手掌,喊道:「戶愚呂,升軍師座。」

會意的戶愚呂亮諭拿出一張軍用地圖,整齊地攤在桌上,接著抱起趴在拖車上的咪仔,將牠輕放在桌子上。

咪仔轉了個圈,百無聊賴地打了個哈欠。

居然來真的……望著金三正式的擺禮,夜曲不禁瞪大眼睛,想要看清一條狗究竟要如何發號施令,指揮旗下的武將行軍作戰?

金三滿意地點點頭,笑道:「軍師,你就說說該怎麼樣才能擊退獅子座,把赤狼軍趕出九州,嘿嘿。」

「汪。」咪仔像是能通人語,赫然伸出左前掌,直直地落在地圖上。

現場眾人一看,腳掌落處正是門司港的所在。

「軍師,你想攻打門司港?」金三疑道。

「汪。」

「果然是這樣呀,嘿嘿。」金三從懷裡掏出一疊卡片,接著攤在咪仔的前方,煞有其事地道:「那麼,你想派誰去呢?」

對於金三的發問,咪仔恍若無聞,牠逕自嗅著眼前的卡片,在確認過不美味之後便搖搖頭,繼續趴在桌上。

夜曲瞥向那六張撲克牌大小的卡片,頓時明白卡片的用途了。

這六張卡片的上頭分別畫了不同的人物頭像,線描得歪七扭八的,看起來就像是小孩子的隨手塗鴉。其中一個人物手上持劍,估計畫的就是上泉信綱,另一張圍上口罩的火柴人,他猜畫的應該是狄狄奇……。

忽然間,他瞥到一張看起來頗帥氣的妖怪,不禁興奮地指著卡片說道:「主公,我知道了!那張方頭大嘴、看起來很英挺的妖怪是我,對不對?」

「呿,我的畫技有這麼爛嗎?」金三的手指壓在卡片上,微慍道:「你看,我明明有畫頭頂的角啊,這個是赤鬼、赤鬼啦!」

為了轉移尷尬,夜曲指著旁邊的卡片,說道:「喔,我知道了!這隻狗就是軍師了,這次不會錯了吧?」

「那隻是你啊,你沒看見我畫四隻腳和圓圓的肚子嗎?」

「唔,軍師也有四隻腳和圓圓的肚子啊。」再次陷入尷尬的夜曲指著另一張卡片,又道:「我知道了!這個是——」

「閉嘴,再猜錯就宰了你!」金三怒道。

水玲瓏以袖遮口,雖然看不到她的笑容,但是那對柳眉下的杏眼早已洋溢著滿滿笑意。戶愚呂亮諭想笑又不敢笑,於是悄悄退到屏風後方,以免嘴角失控而受到主公責備。

感受到金三的忿怒,夜曲立刻噤若寒蟬,再也不敢多話了。

空氣裡滿是櫻桃甜膩的香味,金三吸了一口煙,在面對咪仔時換上一副和藹的笑臉,「軍師,你話還沒說完,到底要派誰去攻打門司港?」

「汪。」聽到主人的叫喚,咪仔向前踏了兩步,左腳掌一個、右腳掌一個,正好踩中兩張卡片。

金三拾起兩張卡片,接著把卡片放到一旁,笑道:「我明白了,嘿嘿。水玲瓏,妳隨我去攻打門司港。」

「遵命,呵呵。」

「對了,赤鬼跑到明智家找巴魯了,信綱則是被困在立花山城,他們兩人的卡片要收起來。」說罷,金三又收起兩張卡片。

妖怪都是這麼打仗的嗎、還是主公感冒燒壞腦袋、或者這是一種作戰風格?

旁觀的戶愚呂亮諭搖搖頭,卑微的人類思考果然搞不懂妖怪的邏輯。不過,或許咪仔真的有什麼隱藏版的技能,例如神機妙算或者預知未來也說不定,不然主公怎麼可能拿本家的存亡開玩笑,放心地讓一隻狗決定本家的軍略?

戶愚呂越想越覺得可疑,說不定咪仔不是普通的狗,真的是一隻低調的大妖怪,否則主公怎麼可能會照三餐餵肥鴨給牠吃,還特別叫牠麒麟狗?話說回來,除了肥鴨之外什麼都不吃,哪有這麼嬌貴的狗,說不定咪仔真的是妖怪啊……。

站在地圖上的咪仔又走了幾步,腳掌落在壇之浦城的位置,「汪。」

「嘿嘿,軍師想要攻打壇之浦城嗎?」

「汪。」咪仔兩眼呆滯地吠了一聲。

霎時間,夜曲和水玲瓏不禁一震,因為壇之浦城是鬃狼部落的地盤。

目前,入侵九州的外敵只有獅子座帶領的赤狼軍,若是真的照軍師所言,硬是要擴大戰火、攻打壇之浦城,必定會激怒鬃狼部落,局勢很有可能演變成赤兀台帶領大軍進犯九州,到時本家就更沒有反抗的餘地了。

這是玩火自焚的舉動,以金三的智慧,他應該不會不知道吧?

水玲瓏悄悄瞥向金三,他的臉上依舊是那副玩世不恭的表情,她估計金三的心裡應該另有盤算,只是還不想表露出來罷了。

憂心的不只是水玲瓏一人,夜曲也是。

現在只剩下兩張牌了,一張是他,另一張是風魔狄狄奇。萬一他被抽中,這下子就要深入敵境去攻打赤兀台的居城,這與自殺有什麼不同?

天父阿拉觀世音,請保佑別讓那隻狗選中自己,千萬要選狄狄奇啊……夜曲閉著眼睛合掌禱告,就怕自己不幸罹難。

或許是夜曲的誠心感動上天,未久,咪仔的腳掌踩中面前那張畫有口罩火柴人的卡片。

「攻打壇之浦城!狄狄奇,就決定是你了,嘿嘿。」金三順手收起狄狄奇的卡片。

感謝主!感謝阿拉!謝謝觀世音救苦救難!呼,太好了,這下子可以在府內館留守了!

夜曲喘了一口大氣,歷劫歸來的解脫感讓他整個人癱倒在榻榻米上,額頭還冒出了幾滴冷汗。

就在夜曲額手稱慶的時候,咪仔忽然叼起了眼前的卡片,接著隨口一甩,沾滿口水的卡片掉到地圖上,落在立花山城的位置。

金三的雙眼陡然一亮,奇道:「獅子座正在圍城,你打算派夜曲去偷襲獅子座,以解立花山城之危嗎?」

「汪。」咪仔開心地吠了一聲。

「夜曲,聽到沒有,軍師要你攻打獅子座,解除立花山城的危機。我命你——」

攻打獅子座?這和單挑火京俞或赤兀台有什麼不同!夜曲萬萬沒想到自己祈禱了半天,竟然還是抽中籤王。

金三話未說完,夜曲急忙回道:「主公且慢!連主公都打不贏的獅子座,我怎麼可能擊敗他?這件事還是從長計議吧,或者我來和軍師溝通一下,請牠另選高明?」

「選你個頭,就剩你一個沒任務。還是你要和狄狄奇交換,負責攻下壇之浦城?嘿嘿。」

雖然金三把夜曲的對手從獅子座換成赤兀台,但是他一點兒也開心不起來,「主公,我兵少將弱,深入敵境的話,萬一被俘虜怎麼辦?」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到底想怎樣?」金三吞雲吐霧了一口,接道:「你是要被赤兀台俘虜,慢慢一刀一刀地凌遲剮死,還是要和獅子座單挑,豪邁地被獅口大炮擊碎?」

這番言論聽在夜曲耳裡,就像要他選擇溫水煮青蛙還是熔岩煮青蛙,既然都要一死,自然是選擇痛快的死法。

夜曲遲疑了一會兒,這才說道:「長痛不如短痛,還是和獅子座單挑比較好。」

「那麼為了給立花山城解危,攻擊獅子座的任務就交給你了,嘿嘿。」

見到金三狡猾的笑容,夜曲忽然有股錯覺,總覺得自己似乎在金三的誘導下,默默選擇了最難的任務?

彷彿大夢初醒,夜曲立刻辯解道:「主公,我是特別守備役,所以守城我比較在行,攻擊我真的不行啦。」

「說得跟真的一樣,守備役是我封的,關你守城什麼事?不然我立刻封你為特別衝鋒役,你快給我衝死獅子座,嘿嘿。」

「主公,話也不是這麼說。信綱大人勇猛,沒糧就吃敵人屍體,屍體吃完就吃百姓,獅子座暫時拿他沒皮條,所以營救信綱大人倒也不急在這一時半刻,不如從長計議較好,否則我戰敗事小,本家損兵折將又營救不了信綱大人就不妙了。」為了活命,夜曲倒不退縮,繼續推拖道:「正確判斷敵我情勢也是優秀武將必備的能力之一,私以為雙方實力懸殊,讓我與獅子座正面交鋒,根本就是雞蛋碰石頭,除了送菜之外,對於解救信綱大人是一點幫助也沒有。所以我才會認為,關於軍師的這項提案,是否還有其他更好的討論空間?」

「夜曲,我告訴你兩件事。」金三收起地圖,說道:「第一,再敢對軍師的命令討價還價,視為抗命,以軍法論處。」

「是。」夜曲低下頭,知道金三真的發怒了。

「第二,雞蛋當然碰不破石頭,但是可以弄髒石頭。」金三解下腰間佩刀交給夜曲,這才慎重說道:「信綱上次和赤兀台交鋒時,慣手的噬魂刀被擊毀,如今武功必定大打折扣,和獅子座作戰時也多了幾分凶險。我現在要把佩刀妙蓮華賜給他,你設法轉交給信綱,只要他拿到這把刀,立花山城就可以再拖一陣子。」

「是。」金三說得懇切,接過刀的夜曲也感受得到主公對信綱的愛護與信賴。

「你不需要擊敗獅子座,只要製造混亂,設法把刀交給信綱,這樣就算是完成軍師的任務了,明白嗎?」

「明白,就算是雞蛋,我也一定會弄髒石頭!」乍聞任務門檻降低了一半,夜曲立刻認賠停損,就怕話說得晚一點,事情又會橫生枝節。

妙蓮華不認新主人,彷彿要逃走般,龍紋鍛造的刀身散發著沛然魔氣,不安地想要震開夜曲的手掌。為了不讓妙蓮華離開自己,夜曲用綁巾把刀綁在身上,他把綁結打得特別緊,紮實地把刀負在背上。

看著妙蓮華亟欲擺脫夜曲的模樣,金三不禁手扶額頭,「連刀都鄙視你,這可真是讓人不安。這樣子吧,如果你把妙蓮華交到信綱手上、成功完成軍師的任務,我就給你個獎勵,增加你的俸祿到八百石;如果你失敗了,嘿嘿——」

金三的笑聲聽得夜曲毛骨悚然,他咕嚕吞了口水,探道:「失敗會怎麼樣?」

「我就扣你一半年俸,以後只能領兩百石,嘿嘿。」

聞言,夜曲整個人向後仰倒,差點兒摔得肚皮朝天。

目前他的年俸是四百石,扣除給付家臣森田阿尼爾的兩百石和黃金龜的一百石,自己的實質收入僅有一百石而已。若是這次任務失敗,被金三扣除兩百石俸祿,那他豈不是變成負債一百石的廉價勞工?

不,廉價勞工還有薪水可拿,他應該會變成義工才對。唔,也不對,義工只是不支薪,並不會倒貼俸祿去工作……可惡,這樣子和被詐欺而從銀行裡提錢給詐騙集團的老人有什麼不同,這樣子好淒涼啊啊啊啊啊啊啊!

對了,不能喪志,我還有兩百石俸祿!

夜曲的眼神猛然一亮,世界忽然充滿光明。

如果把兩個家臣都開除,這樣他就能獨霸兩百石俸祿,收入反而比原來的一百石還高,可是戰場險惡,不收一點家臣來分憂恐怕行不通。

如果開除森田阿尼爾,只留下便宜的黃金龜,就還有一百石的收入了!等等,這不是數學問題,留下那個只會扔屎的傢伙,對於保障自身安危或者在戰場上奪得勝利來說,幾乎是毫無幫助。

如果開除黃金龜、留下森田阿尼爾的話,部隊的戰力肯定比較紮實,可是這麼一來,就等於把所有的俸祿都送給森田阿尼爾,自己反而淪為義工了。

開除全部家臣、開除部份家臣、或者不開除家臣,無論怎麼做都讓夜曲感到不妥,他痛苦地抱頭,眉間緊緊揪成一團。

望著夜曲的臉上一下放晴一下天雨,金三不由得暗自感到好笑,不過是任務失敗扣錢而已,這傢伙哪來這麼多的內心戲?

金三把玩著手中的菸桿,調侃道:「怎麼不吱聲,在想什麼?」

「沒、沒事,只是在想該怎麼對付獅子座。」不想被看穿內心的懦弱,夜曲口不對心地道。

「夜曲,聽令!」金三猛然開口說道。

「在。」

「待會兒我修書一封,你立刻前往柳川城交予狄狄奇,讓他快點兒出兵攻打壇之浦城。」

「是。」

「我再撥兩百騎兵給你,把信交給狄狄奇之後,三天內設法把刀交給信綱,不得有誤。」

「得令!」

說罷,金三現場修書一封,接著將火漆燒熔,滴在信封的封口邊緣。趁著火漆未乾,金三將手上的戒指當作模子,印上未乾的火漆,登時便在火漆上頭印出三朵觔斗雲的圖樣。完成火漆封口之後,金三把信交給夜曲。

為了爭取寶貴的時間,夜曲慌張地拜別金三,臨去前還腳下踩空,從樓梯滾落到地面。

金三搖搖頭,接著拍了兩下手掌,說道:「戶愚呂,你帶著軍師離開這裡。」

「是。」

戶愚呂從屏風後方走出,順手把桌上的咪仔抱到拖車上,然後帶著咪仔和拖車下樓梯。當他發現樓梯板承受不住夜曲的體重而被撞裂,腦中不禁浮現起夜曲像個車輪般從樓梯滾落的慘況。

為什麼主公要聽一隻狗的意見,派一隻連樓梯都走不好的癩蛤蟆去解救信綱大人?到底是他放棄解救信綱大人了,還是這其實是一條好計,咪仔真的有軍事才能?

戶愚呂搖搖頭,金三的水平不是他這種凡人所能想像。

現在,天守閣的頂樓只剩下金三和水玲瓏獨處了。

金三並不急著行動,反而半臥在榻榻米上,悠哉地吞雲吐霧起來,這樣的神態令水玲瓏產生一種錯覺,彷彿金三方才的表現只是在演戲,壓根兒沒有意思要聽一隻狗的話行事?

若只是玩玩而已,何必準備卡片和狗,大費周章地正式演出這場冊封軍師的戲碼……水玲瓏幾番思考,最後認為金三應該是來真的。

太多疑惑壓在水玲瓏的胸口,她終於忍不住想要發問,「信綱不是你的愛將嗎,為什麼派一根廢柴去救他,這和放棄救援有什麼不同?」

金三笑道:「因為我的法子都失敗了,只好聽軍師的,不然妳有什麼可以救援立花山城的妙計?」

「我還沒想出解救立花山城的妙計,目前只想出解除九州危機的方法。」水玲瓏意有所指地道。

「先說來聽聽,嘿嘿。」

「狼族四大部落向來各自為政,除了狼王赤兀台顧全大局之外,其他人都頗為自私自利。從明智家進攻白狼部落,紅狼和黑狼部落不來救援,以及本家和楊家聯軍進攻紅狼部落,白狼和黑狼部落也不來救援的例子,更可以佐證我的看法。」

「除了赤兀台關心全體狼族的存亡之外,其他三個部落的領袖只注重部落利益,確實心胸狹窄了點。」金三疑道:「這和讓獅子座退兵有什麼關係?」

「自然有關係,而且關係大了。」水玲瓏分析道:「紅狼部落之所以能夠肆無忌憚地進攻九州,說穿了就是藤野崎狼缺乏責任心,無視其他人的危機,任由明智家進犯白狼與黑狼部落。」

「是這樣沒錯,其他人也是這麼對待紅狼部落,除了赤兀台之外。嘿嘿。」

「所以,就算我們跟楊家討救兵也沒用,狼族機動力高,本家和楊家的軍隊根本無法有效防範他們的進攻。當我們守這城,赤狼軍可以像跳棋般,遠遠地進攻另一城,只要獅子座打起閃電戰,趁著我們組織防衛之前予以猛擊,不管是哪一個城都會被輕易攻陷。除非能做到像今孔明那般洞燭機先,預知對方的行軍路徑,否則面對狼族的進攻,採取守勢對本家極為不利。」水玲瓏仔細地剖析局面。

聞言,金三嗅出一點軍略的味道了。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