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之鏡【夜魄堂】

 編號:804
 作者:Dark櫻薰
 封面繪者:Cash
 初版日期:2013.2.27
 isbn:9789862905159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7-11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當你照完鏡子轉身,屬於你的影像是否真的「離開」了呢?

還是,「它」正準備把你拖進去……

黯黑鬼店新上架 ◎Dark櫻薰

超值收錄番外篇:詭書

簡介

是否有屬於鏡子裡面的世界呢?

抑或自己所存在的世界並不是真實,而鏡中的世界才是現實。

她明明在大街上跑著,周圍卻一個人都沒有。

明明只是照個鏡子而已,為什麼現在會變成這樣?

她不斷地喘著氣,完全不敢停下腳步。

只因為,知道身後有人想要捕捉她。

那個人是鏡中的自己。

「她」露出漆黑的空洞胸口,只要得到她的心臟,就能走出鏡中世界……

作者簡介

Dark櫻薰

萬年不變的櫻花餅乾。

最近已經完全的餅乾化,專門提供給人啃咬吃食的服務。

(不~以上純屬虛構,還是希望不要真的一口咬下去QAQ

雖然想要刷新都市紀錄,但是最近在養身體呀QAQ

據說最近越來越多人想要把啃餅乾當作人生志業,希望這只是開玩笑!

WINGDARKhttp://wingdark.pixnet.net/blog

◆在明日已出版作品

《咒祭》【夜魄堂】2012.10
《怪談遊戲》【夜魄堂】2012.12
《魂之鏡》【夜魄堂】2013.2

目錄

楔子 內側
第一章 第一次看貨
第二章 新商品
第三章 尋找真正之人
第四章 鏡子迷思
終章
番外篇 詭書

作者自序

如果說上本是魏書懷的回合,這一回就是姚甄大小姐(?)的回合了。

面對會直接猛烈追求店長大人的姚甄,應該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吧?再加上她又跟魏書懷同一掛,的的確確不會簡單到哪裡去。

在這一集原本想要讓小工讀生跟「前」工讀生之間擦出什麼激烈火花,結果還是作罷,如果魏書懷跟紀珀明打了起來,店長大人應該只會想要把他們推出去,讓自己避難吧!

雖是如此,店長大人還是我的菜(?),希望店長大人不會因為這一集幾乎都沒有他就亂生氣唷~

最後,如果大家想要對店長大人告白,歡迎告白,店長大人會招呼各位的~(咦?)

精采試閱

鏡子,是可以映照東西,也可以整理自己儀容的用具。

現代人的生活脫離不了這項用具,每日每夜,就算行走在路上、搭乘交通工具,一定都可以看到有著各式用途的鏡子。

但人們卻沒有想過,映照著所有事物的鏡子,是否在那之中,完全呈現出屬於內在的世界?

當你照完鏡子,轉過身,或是將鏡子闔上時,你是否有注意到鏡子裡,屬於你的影像是否真的跟隨著你而「離開」,並不是遺留在鏡子裡,做著與你相反的事?

是否有屬於鏡子裡面的世界呢?

抑或許,自己所存在的世界並不是真實,而鏡中的世界才是現實。

這一點,沒有人知道。

只因為,知道的人發現這個事實時,鏡外的自己就已經與鏡內的自己對調了。

 【夜魄堂III.鏡子】

楔子 內側

她奔跑。

她明明在大街上跑著,但周圍卻一個人都沒有。

明明只是照個鏡子而已,為什麼現在會變成這樣?

她不斷地喘著氣,完全不敢停下腳步。

只因為,她知道身後有人想要捕捉她。

那個人是鏡中的自己。

她,想要抓住自己,代替自己走出鏡中的世界。

回想在不久之前,她也只是照完鏡子,將鏡子關閉時,突然心血來潮想要重新看一下而已,卻發現鏡內屬於自己的影像變得不一樣。

那是不一樣的動作,她非常確定,畢竟她是正面照著鏡子,鏡中的影像卻是自己的側臉,而且似乎正在做其他的事。

見到這個特殊狀況,她完全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而鏡內的自己也嚇了一大跳!

但訝異僅是數秒之間,鏡中的自己立即回過神,抬起手,朝她伸去——

她們之間明明有鏡子阻隔,但鏡中之人的手卻穿過鏡面玻璃,伸了出來。

她倒抽一口涼氣,還來不及有所動作,衣領就被鏡中之人揪住,對方一使力,他就被對方抓入鏡子裡面。

他維持被抓著的姿勢仰倒在地上,看著那個樣貌與自己完全一模一樣的人,那面無表情的臉瞬間揚起一抹詭譎的笑。

抓到妳了,接下來就換妳在這裡了。

對方沒有說話,但是表情已經很明顯地給了她這個訊息。

她的心臟不斷狂跳,似乎意識到了什麼,看著對方的動作,知道她想要對自己做些什麼,眼睛緊閉,用力推開對方,頭也不回地跑著。

她想要逃,逃離對方,不讓自己被抓到。

只因為,她不想要被對方替換。

可是,她越跑,對方就越逼近。

像是有一隻無形的手,一直捕捉著她的動態。

可是她也不能永無止境地跑著,因為她不可能不會累、不會想要休息。

跑著跑著,她的腳步一個踉蹌,跌倒在地,而身後的人也趁這機會,來到她的身前。

她被拉了起來,完完全全不敢看著對方。

「放開我!」

她大喊,不斷地抵抗掙扎,對方絲毫沒有鬆手,依然緊緊抓著她。

瞬間,胸口傳來一陣劇痛,她瞠大雙眸,看著對方深深埋入自己胸口的手。

「唔——」

冷汗涔涔,她很明顯地感覺到對方抓著自己的心臟,似乎想要把它扯出來。

只見對方鬆開了一隻手,拉開衣服,露出胸口,她的心臟部位是「空」著的。

那是很明顯的漆黑空洞。

同時,她也清楚知道那個人要表達的意思。

那個空洞會擺上她的心臟,少了心臟的她,會留在這個地方,而對方會代替自己回到原本的世界。

為什麼會知道?

不知何時,應該是對方抓住她的時候吧!

她的周圍出現了很多人影,有透明、也有黑色,雖然不是很清楚,但她發現他們都有個共同的特點——心臟的位置有個明顯的空洞。

歡迎加入。」

那些影子這般說著。

然後,抓住她的心臟,屬於鏡中的自己用力扯走了她的心臟,她感覺身體變冷了,像是少了一個重要的螺絲似的,恐懼畏懼,屬於情緒的變化瞬間蕩然無存。

歡迎回來。」

人影說的話變了。

加入,變成了回來。

她的腦海陷入混沌之中,視線也迷茫了。

回來了,她回來了。

回到了這個鏡中世界、抑或是本來就屬於她的「正常」世界。

回家休息吧。

然後,等著來到鏡外世界、或是鏡中世界的自己,照著鏡子,注意到她時,將她抓入其中,取代她爬出這個世界,看看另一個一模一樣、有著心臟可以跳動,而不是沒有任何空洞沒有任何溫度的世界。

這是一個無限的鏡內外輪迴世界。

輕輕地,她勾起唇,露出一抹看不出情緒起伏的微笑。

快照吧!什麼時候才可以注意到我呢?

第一章 第一次看貨

夜魄堂裡,工讀生正在整理店內商品,至於店長則是悠哉地坐在櫃檯後方,看著自己的寶貝黑色封皮書,偶爾玩著小黑犬。

紀珀明有些無言地看著悠哉玩狗的店長大人,堂堂一家店的店長,自己悠哉、工讀生忙,這像話嗎?

面對這一連好幾天、不,應該是每天都會發生的相同狀況,原先那悶了好幾天的藍色心情,瞬間一掃而空。

店長大人的小工讀生,瞬間爆發!

「店長大人!既然你這麼閒,就過來幫忙啊啊啊啊啊——」

話音剛落,紀珀明立刻衝上前,揪起殷霖的淡藍色衣領,不斷狂搖。

「明、明……我沒有很閒呀!」被搖到快斷氣的店長大人發出悲鳴聲。

「不然呢?」紀珀明挑眉,放開了殷霖。

「我現在在工作呢!」殷霖輕推眼鏡,笑笑說道。

「汪!」凱爾搖著尾巴,附和說道。

看著一人一狗的反應,紀珀明瞬間無言以對。

敢情店長大人的工作就是與狗對話兼玩耍?

面對紀珀明那雙啥鬼都不相信的眼神,殷霖嘆氣道:「哎,我的小工讀生,和凱爾玩耍也是我的工作項目之一呀!」

瞧店長大人說得理所當然,下一秒,紀珀明轉身繼續忙自己的事。

他深深覺得,跟店長大人認真的自己是個蠢蛋!

「明,還在生氣?」輕輕地,殷霖像是在戳人痛處,笑笑問道。

「氣啥?」撇過頭,紀珀明沒有給店長大人好臉色看。

「微笑,明。」殷霖提醒道,「別忘了你現在還在工作。」

「是的,店長大人。」勾起唇,紀珀明假笑以對。

「別跟書鬧脾氣,在我的心裡,你的地位比書還要高。」

「去死吧,店長大人。我不是小女生,別用你對付女性客戶的手法對付我!」

下一秒,紀珀明再度衝上前,毆了一頓這位不知好歹、得寸進尺的店長大人。

「唉唉唉——」殷霖發出哀號。

從他默許魏書懷能夠回來工作後,他的小工讀生的脾氣就爛到一個極點啦!

他必須反省一下,就算是默認好了,自己不應該答應魏書懷答應得這麼快,應該要先對工讀生做好洗腦教育,達到天時地利人和的標準時,再應允魏書懷的免費工作請求。

「別唉了,店長大人。」

紀珀明心虛了一下,剛才他下手有注意力道,應該沒有打痛人才對。

「明,不要隨意遷怒。」

「我沒有。」

「有的。」殷霖輕推眼鏡,瞟了紀珀明一眼,「我想,你今天需要放下店內工作,出去散心一下。」

聽到這席話,紀珀明瞬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店長大人的意思是,他要趕他離開?

「好,我知道了。」

內心溢滿了失落感,紀珀明拿下繡有夜魄堂字樣的圍裙,將它放在櫃檯上。

「嗯嗯,明你出去時,順便幫我拿個東西,送回來這裡。」

「嗯?」

紀珀明疑惑了一下,店長大人在說啥?

不是要趕他走出去散心?

「店內即將要進一個新商品,對方要求先去看貨估價,再將商品送來這裡,我出不去,你幫我看看。」

此話一出,紀珀明內心陰霾瞬間掃除,立刻點頭答應,「好,地址在哪裡?」

原來店長大人不是要轟他出去,而是出公差!

「這裡。」

殷霖像變魔術一樣,一翻手,一張折疊的紙便出現在指尖。

紀珀明伸手接住紙,看著上面的地址,忍不住皺緊了眉。

「怎麼了?」殷霖笑問。

「沒有,只是覺得有點遠。」

看著地址,光是搭公車就要一個多小時,難怪店長會要他出去「散心」,這一去,估計今天也不用再回來上班了。

「明,你應該還沒有做過看貨的工作?」

「是沒有。」

紀珀明偏頭細想,在夜魄堂工作到現在,看貨的部份,印象中都是殷霖自己逼人送到夜魄堂,處理這些看貨、估價工作,而他只負責接下來的整理商品和送貨。

對上客人跟商品,非常一意孤行且不能外出的店長大人,這次居然踢到鐵板,要派人去看貨,這真的太神奇了!

「明,有什麼話可以直說,不要全都寫在臉上。」

面對自己的心思全都被殷霖看透,紀珀明搔搔臉頰,不好意思地說:「沒、我沒有問題啦!店長大人,我要怎麼幫你看貨?」

沒有看貨經驗,若是估錯價格那就糟了。

殷霖聞言,笑笑地指著紀珀明放著手機的口袋,答案已經很明顯了。

很顯然地,殷霖要紀珀明先去,一切都電話遙控。

「我知道了。」

翻動手中寫有地址的紙張,紀珀明推開夜魄堂的門,門口風鈴像是要送走紀珀明似的,發出「叮鈴」響聲。

紀珀明離開沒多久,門口又傳來風鈴聲,殷霖抬起頭,看著走進來的黑髮青年,勾唇說道:「唷,不是說好電話聯絡,怎麼過來了?」

魏書懷哼聲說道:「我總覺得你的小工讀生當天不會發作,但隔一天鐵定會與你鬧脾氣。所以我想,你這幾天應該很難過,就過來看看你了。」

「真聰明,真不愧是書。」

「所以,你的工讀生真的跟你鬧脾氣、罷工不上班了?」

魏書懷可沒有漏看放在櫃檯上那繡著夜魄堂字樣的圍裙。

很顯然地,殷霖的工讀生並未到夜魄堂上班。

「書,你猜錯了。」殷霖指了指圍裙說道,「我的小工讀生外出點貨。」

「嗯?這工作我可以幫你做,怎麼不叫我去?」魏書懷皺眉,神情顯得有些不悅。

「明沒做過點貨,讓他嘗點鮮。」

「你確定這麼做不是害他?」魏書懷後退了一步,突然覺得殷霖的腦袋怪怪的。

「沒禮貌!我只是看在我的小工讀生心情低落,給他一點事情做,讓他轉換一下心情。」

「是點什麼貨?」魏書懷問。

「鏡子。」殷霖毫不拐彎抹角地回道。

魏書懷一聽,眸色瞬間暗了下來。

「鏡子?」

「書,你好像知道些什麼呢?」

「如果你有把放在櫃檯裡、姚甄給你的資料看完的話,你應該也知道。」

面對魏書懷的話語,殷霖發出調笑聲,很久沒跟聰明人合作,談起話來就是特別的爽。

「鏡子……書呀,你是否想過,面對鏡子映照出來的世界——你究竟是屬於鏡內還是鏡外之人?」

聽著店長大人的疑問,魏書懷哼聲說道:「我就是真實,還需要什麼理由嗎?」

「是的,不論是哪個部份,在哪裡都是『真實』,但總是有很多人,不想要面對這樣的『現實』。」

「我看你很久沒遇到『抓交替』的狀況,突然發生這種事,你也覺得很棘手了吧?」魏書懷哼聲,完全不想給殷霖面子,說到這裡,揚起一抹怪笑,故意又對殷霖說,「對了殷霖,你不好奇姚甄那女人給你資料後,人跑去哪裡了?」

殷霖頓了一下,手抵著下巴,問道:「姚甄失蹤了?」

「嗯,如果我的記憶沒有出錯,她已經失蹤一陣子了。」

魏書懷身為姚甄的合夥人,對於找不到姚甄感到有點棘手。

「你認為她被鏡子抓走了?」殷霖笑著說道,「她不是這麼不小心的女人,若是這麼輕易被人抓到,那麼,她就不是姚甄了。」

「但很可惜,這次她就慘遭滑鐵盧,破例被抓了。」魏書懷涼涼說道。

「哎呀,你這意思是要我順道救她?」殷霖眨了眨眼,笑著反問。

面對店長大人疑似要開啟調侃語調的動作,魏書懷搖頭說道:「不,我問錯人了,你應該壓根不會想要救她。」

畢竟殷霖將姚甄視為燙手山芋,若是少了一個大麻煩,殷霖也輕鬆不少。

「怎麼我聽起來,感覺像是你在暗虧我太絕情?」他眼睫下拉,半遮住眼睛,黑色的眸中透出些許的幽光。

魏書懷見狀,忍不住緊張地嚥下唾沫。

他想起家裡的人以前對他說過的話——

夜魄堂的店長有本事做這種生意,並不見得是靠他的小道具讓他得以周全、保他平安,而是他有那種本事,讓那些人不敢惹他。

雖然家裡的人忘記要他偷筆的事,但到現在,魏書懷還不敢真的去惹火殷霖。

不然他偷走了筆之後,有一段時間潛入幕後,透過姚甄注意殷霖的動態,確定殷霖不會對他做出什麼事,這才藉由「K大事件」出現在殷霖的面前,因而確定殷霖目前的狀況,再加上殷霖也接受他「回來幫忙」的請求,這讓魏書懷更加確定,其實殷霖一點也不介意那枝寄靈之筆被偷走的事。

關於這個問題,魏書懷想了很久很久,都一直沒有想通。

以前他在夜魄堂工作時,常常聽殷霖對他說:「商品,會選擇顧客,並非顧客選中那件商品而購買它。

所以,魏書懷會持有寄靈之筆、明白筆的用法,原因在於他被筆選上了,所以殷霖不能對他怎樣。可是問題回到源頭,明明寄靈之筆的主人是殷霖,但在那一天,筆又為什麼會選擇他呢?

雖是如此,魏書懷卻很明白,殷霖一定知道答案,但他絕對不會告訴他。

「算了,你的特點就是裝傻到底,絕不說真話。」魏書懷不想要繼續想這些麻煩問題,便隨便回答。

「若是我不救姚甄,你真的會覺得我很絕情?」殷霖不打算讓魏書懷裝死,笑著問道。

「這個嘛,我不是你的肚中蛔蟲,說實在的,我不知道你的想法,絕不絕情,也不是我說了算。」

「哈哈,書,別調侃我了。這話題也該中止,回到正題上了吧?」殷霖指著魏書懷,笑著說道,「回到你說的鏡子問題,也要等小工讀生到達定點後,我才能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吧?」

「那我要先做什麼?」雖然今日是不請自來,但魏書懷會來也是知道殷霖不會趕他走,而會要他順道做點事。

「你真的以為我會給你工作做?」殷霖反問道。

「不然,你怎麼會容忍我出現在這裡?」

「的確呢。」輕輕地,殷霖闔上雙眼,淡淡地吐出嗓音,「但是書呀,你有沒有想過,畢竟你不是工讀生,也不是客人,身為夜魄堂的店長,我的確可以趕你出去。」

聽到這裡,魏書懷重重挑眉,看來,殷霖認為這些事都與他有關,而姚甄的失蹤也是他間接造成的?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