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交

 編號:803
 作者:柚臻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3.2.27
 isbn:9789862905135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7-11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你……真的要當我的朋友嗎?」

「你可以相信我,我不會背叛你,我們可以當最好的朋友。」

敢質疑你的好朋友嗎

美麗恐怖教主  柚臻  跟你一起絕‧交!

簡介

沒有人留言。

他看著臉書的動態,全是一些廣告。

他有兩個帳號。一個是本名的,另一個叫「小乖」。

他登入小乖的帳號後,用分身到自己的版上留言。

「星期日要不要一起去看電影?」

「星期日我想要看書。」

「這樣喔,那我星期六再問你。」

常被同學霸凌的他,在班上沒有任何一個朋友。直到那天……

他無法登入小乖的帳號,但小乖卻寫了一封訊息給他,揚言要殺光同學、幫他報仇!

作者簡介

柚臻

1983年生。

不自覺已過了可以啾咪拍照的年紀,

看到可愛的東西眼神卻仍會閃爍出明亮的光芒。

不甘寂寞正是作家的寫照,在這一條孤單的航行旅程中,謝謝你陪我一起征服世界。

歡迎各位到我的部落格逛逛──

http://cansnail.pixnet.net/blog

粉絲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3golden

◆在明日已出版作品

《好人聯誼社》2007.11
《鬼日記》2008.7
《人頭降》2008.9
《祝福信》2008.11
《荒村古宅》2009.1
《鬼索命》2009.2
《鬼屍》2009.4
《鬼敲門》2009.5
《生存遊戲》2009.7
《地下室》2009.8
《鬼廁》2009.11
《鬼教師花弧─鬼學姐》2010.2
《鬼屍虐》2010.4
《鬼教師花弧─山魅》2010.5
《寡婦村─鬼影實錄》2010.6
《血隧道─鬼影實錄》2010.6
《葬屍江─鬼影實錄》2010.8
《負子娘─鬼影實錄》2010.10
《屍蹤》2011.02
《吊鬼室》【鬼舍異談】2011.2
《陰間守門人》【鬼舍異談】100.3
《倒數計死》【鬼舍異談】100.5
《說鬼人》【鬼舍異談】2011.7(最終回)
《嚇破膽01 試膽大會》2011.8
《嚇破膽02 惡靈封印》2011.10
《社會鬼檔案》2011.10
《買命錢(上)》2011.11
《詭事路》2011.12
《買命錢(下)》2012.1
《監獄旅館》2012.2
《人肉搜索》2012.4
《火燒屍》【躺棺】2012.6
《操屍術》【躺棺】2012.8
《木偶屍》【躺棺】2012.10
《跟蹤魔》2013.1
《絕交》2013.2

目錄

第一章 另一個帳號

第二章 懲罰
第三章 忠誠的友誼
第四章 接納
第五章 我來找你了

作者自序

有沒有自言自語的經驗?

開分身的經驗?

在網路上面一人扮飾兩角,互相留言的經驗?

這個故事就這樣萌芽了,當你的分身醒過來時…

小朋友在玩芭比娃娃、小熊布偶時,會和這些玩具說話,但要是有一天玩具真的回話了,那該高興還是恐懼?

此書上市時,剛過完年,恭喜大家,祝每個讀者都可以快快樂樂、平平安安。

並且感謝大家的支持,我將獻上更多好作品,希望大家會喜歡。

精采試閱

第一章 另一個帳號

放學時間,學生們三三兩兩地走出校園。

哨音、教官的喝斥、同學的嬉鬧以及校門口的機車引擎聲。

耳邊明明很喧嘩,葉靖的孤獨感卻反而更重了。

他低著頭快速往前走,不想被人發現他是單獨一個人。所有人的身邊都有同學、朋友或是家長陪伴,只有他是一個人。

大家會覺得他很怪吧!肯定會認為他沒朋友、是個可憐蟲。

葉靖討厭上學,不對,正確來說是討厭下課、分組、放學。喔,他忘了還有中午的吃飯時間也讓他厭惡。

沒人陪他吃飯,只有他一個人坐在位置上。

他不敢主動找同學聊天,也沒人願意主動邀請他一起用餐。

今天下午,他還聽見黃大炮和游仁鵬的對話。

「我今天當值日生,等一下要和葉靖去倒垃圾。」游仁鵬說道。

「倒垃圾一個人就好了吧!叫葉靖自己去啦。」黃大炮說道。

「可是……」游仁鵬還想說什麼,卻被黃大炮打斷。

「你那麼愛倒垃圾喔?」

「誰愛呀?」

「那就別理他,叫葉靖自己去就好了。」黃大炮說道。

每一句話雖然都講得小聲,卻還是清晰地傳進葉靖耳裡。

葉靖不敢多說什麼,反正一直以來都是這樣,每次作值日生都是他一個人,打掃是他、擦黑板是他,不管他作什麼都只有他一個人。

沒人想跟他當朋友,從國小開始就是這樣。

同學私下都說他很怪,他也不知道自己哪裡怪,總之,他交不到朋友。

有時候好不容易有人願意跟他說話,但他的新朋友很快就會被別人搶走。

那些人會說:「你不要跟葉靖說話啦,他很奇怪。」

「葉靖很陰沉欸,我不喜歡他。」

「他怪怪的,別找他啦。」

最後他又回到一個人。朋友像是奢侈品,不該屬於他的。

小學二年級時,班上甚至有人傳言他半夜會到墳墓去吃屍體,現在想想,那種傳言怎麼會有人相信?

葉靖匆匆回家。

他以為只要升上國中,就可以脫離被排擠的日子,新環境、新同學會接納他,他應該可以交到新朋友吧!

可惜那都只是他的幻想,升上國中後,他的命運沒有從此改變,新的同學依然不喜歡他。

國二時,一次體育課,老師叫他們分組打籃球,結果有人接了他的球,其他同學立刻訕笑道:「你幹嘛搶葉靖的球,他摸過的球有病毒欸,你會被傳染腦殘喔。」

旁邊的同學全都哈哈大笑。

國三分班了。

他已經不再寄望能交到新朋友,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到現在,高一。

不幸的是,他又在班上遇到以前的國中同學,上課不到一個月,高中的新同學全都知道他過去的事情。

他又變成了最不受歡迎的那個人。

葉靖回到家中,桌上擺著一盒便當以及媽媽的字條。

「媽媽去阿姨家,會晚點回來,你自己先吃飯。」

葉靖看完字條,沒有胃口吃飯,直接回到房間裡。

他打開電腦,然後換下制服。

一會兒,他坐到電腦前,滑鼠點了幾下,登入自己的臉書。

沒有人留言。

他又看向動態版,全是一些廣告。

葉靖抿了抿發乾的嘴唇,隨即登入另一個帳號。

他有兩個帳號。

一個是本名的「葉靖」,另一個叫「小乖」。

他登入小乖的帳號後,便到葉靖的版上留言。

「星期日要不要一起去看電影?」

葉靖揚起笑容。

他又換回葉靖的帳號,在小乖的留言下面回覆:「星期日我想要看書。」

回完了,他忙碌地又改成小乖的帳號說道:「這樣喔,那我星期六再問你,你安排一天出來玩吧。」

一來一回,他寫了七、八篇留言。

雖然是在跟自己說話,但這樣能稍微感覺安慰--既然沒人要跟他當朋友,那他就跟自己當朋友。

「小乖」這個分身就是他最好的朋友。

他玩網路遊戲時,也會幫小乖申請一個帳號,然後互相送禮物,互相留言打氣。

有一次,他還用「小乖」的名義寫卡片送給自己。

而那一年,小乖是唯一一個寄卡片祝他生日快樂的朋友,就連爸媽也忘了他的生日,只有小乖記得……

葉靖曾經考慮過,要不要再多申請其他的新帳號,但思考過後,他覺得不行。小乖是他的好朋友,他怎麼可以喜新厭舊,又去交新的朋友呢?

嗯,他要有義氣才行。

只是,送卡片的事情他只幹過一次,因為葉靖自己也覺得這樣很怪,要是被發現的話,會被誤會他有精神分裂吧?

葉靖很清楚自己在幹麼,這只是一種寄託,他才沒有精神分裂。

他只是害怕被人發現他沒有朋友,如果大家看見他的頁面都沒人回覆,又會在私下笑他,因此他才需要小乖的幫忙。

「喂,你聽說了嗎?」

早自習時間,同學們圍成一團在竊竊私語。

葉靖是不受歡迎的人,所以沒有資格參與話題,可他雖然沒有發言權,但大家討論的主角卻是他。

葉靖聽見了,不過他只能握緊筆,假裝忙碌,彷彿什麼都沒聽見,用力在作業本上寫著練習題。

他的情緒反應在字跡上,每一劃都像在刻字,力道幾乎要把紙張穿透。

「呵呵,自己開分身留言嗎?」

「對呀,還邀自己看電影,超搞笑的。」

「他是白痴嗎?」

「不是白痴啦,白痴是智商有問題,他的智商應該算正常,不然就不會跟我們考上同一所高中了。」黃大炮故作正經地說道:「他那個叫神經錯亂,台語叫作趴呆,聽過沒?」

「日語叫秀斗。」另一名男同學補充說明。

大家又笑了,發出窸窸窣窣的竊笑聲。

也不知他們是故意講得那麼大聲,還是自以為這音量不會被葉靖聽見。

葉靖越聽越覺得耳朵赤熱,臉頰也像火燒般滾燙。

他已經不知道自己在寫些什麼了,葉靖感到丟臉,他不想去聽那些閒言閒語,可是注意力卻無法集中在作業本上,他越不想聽反而聽得越清楚。

「哈哈,我早說過了,葉靖超奇怪的,原來是精神病。」

同學們你一言、我一語,還在說個沒完沒了。

「他幹麼這樣?」游仁鵬不解地說道:「我也有分身,不過我不會跟自己講話。」

「誰會跟自己講話呀。」另一人啐了一聲,「他可能是中邪吧?」

葉靖再也受不了,騰地站起身,匆忙逃到教室外面去。

他聽見有人說道:「被葉靖聽見了嗎?」

「不會吧?」

「聽見就算了,怕他喔。」

沒人在意他的感受。

葉靖躲到廁所去,他想哭,可又不敢哭出來,大家都說他是娘娘腔、怪咖,現在要是哭出來更會被笑吧。

葉靖咬著袖子,強忍住屈辱感。

 

這一天他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熬過來的。

好不容易等到放學,他第一個奔出教室。

躲回家後,他打開電腦,他的臉書頁面今天罕見的熱鬧。

版上有幾則新留言。

「小乖是你的分身吧?」黃大炮留的。

「你怎麼到現在還是這麼怪?」國中同學楊門安留的。

「跟自己說話好玩嗎?」班上的陳怡靜道。

諷刺的文句映入眼簾,葉靖一陣心慌,就像是一起不想被人知道的醜事,此時正被揭開,被迫赤裸裸地攤在陽光下遭人批判。

葉靖難堪地想找個地洞躲起來,他不禁猶豫,是不是要把小乖的帳號刪掉?不過同學們應該只是在猜測吧,若是自己裝到底,能不能騙過他們?

葉靖抓著頭髮,陷入痛苦之中。

那些難聽話還在繼續增加著。

幾名同學正在線上,啪啪地在留言串下面加入新的炮轟。

陳怡靜:我實在搞不懂,為什麼有人會開分身跟自己說話?

楊門安:可能是人格分裂吧。

黃大炮:腦殘沒藥醫。

楊門安:他從國中就怪怪的,我聽說他小學時也不太正常。

黃大炮:我是他高中同學,他現在也沒正常過。

看著他們在網路上的對話,葉靖抿住雙唇,他發現自己的脖子正在發緊,有種快要中風似的感覺。

葉靖再也受不了了,他轉登入「小乖」的帳號,決定裝到底!

他不想再被欺負,不想再默默地承受委屈。

他要反擊、讓這些人知道厲害。

葉靖換成小乖的帳號,憤怒的情緒頓時取代了害怕。

他在黃大炮的留言底下回道:「我就是我,我是小乖、葉靖是葉靖,我們不是同一個人。」

他剛回完,黃大炮立刻接話:「哇,分身說話了。」

葉靖咬牙切齒,這是他第一次和人吵架,也是第一次有這麼強烈的情緒。他又回道:「我說過了,我是小乖!我不是分身。我知道你們平常都會欺負人,像你們這種人,活在世界上根本沒意義。」

「不要亂講話,小心我告你。」黃大炮貌似也火大了。

「到別人的版上撒野,你的家教也只有這樣而已嗎?」葉靖又以小乖的名義說道。

一股快感湧上心頭,葉靖從不知道吵架原來這麼快樂。

陳怡靜回話了,「你怎麼證明你不是葉靖?」

葉靖說道:「那妳怎麼證明妳不是賤女人?不是就不是,還要怎麼證明?」

葉靖的用字越來越偏激。

陳怡靜回道:「我不會原諒你。」

葉靖回覆:「我是葉靖的好朋友,我不會看著好朋友被欺負,你們再說葉靖的壞話,我也不會原諒你們。」

說到這裡,楊門安也搭話了:「不原諒又怎樣?」

葉靖說道:「不怎麼樣,我不會作犯法的事,但我詛咒你們出門被車撞。法律制裁不了你們,就交給報應吧!」

「哈哈,幼稚。」黃大炮說道:「我好怕喔,真有報應的話,那應該是我先吧。」

 

早上出門時,葉靖才開始後悔。

他昨天幹麼和黃大炮他們吵?葉靖一想到還得和黃大炮、陳怡靜等人見面,就很不想去學校。

他不曉得自己還得接受什麼冷嘲熱諷,不由得想逃避。

媽媽不知道葉靖發生什麼事,疑道:「怎麼還不出門?會遲到喔。」

「喔,沒事。」葉靖搖了搖頭,最後還是出門了。

他安慰自己,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被欺負了,有什麼好怕的?

他低著頭,沮喪地去上課。

 

這一天,班上的氣氛讓葉靖一秒也待不下去。

同學們果然來嘲笑他。黃大炮拍著他的桌子說道:「你不是要詛咒我嗎?很可惜,我還是活得好好的。」

「還小乖咧,你喜歡吃乖乖喔?」另一個男同學說道。

陳怡靜也沒放過他,在打掃時拿起拖地的髒水向葉靖潑,然後訕笑道:「對不起,手滑。我就是賤女人,怎樣?」

葉靖全身的衣服都濕了,頭髮也滴滴答答地流下髒水。

路過的學生都在側眼看他,他可以感受到那些炙熱的目光。

葉靖想要大罵,可是軟弱的個性叫他除了站著發抖之外,任何反應也作不出來。

陳怡靜撇著嘴巴說道:「以後講話小心點。」

黃大炮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他趴在窗檯上說道:「哈哈,你那個小乖朋友不是要保護你嗎?叫他出來呀,我看他多厲害。」

葉靖嚥著口水,淚水在眼眶中打轉。他衝進廁所,把自己關起來。

外頭的笑語不斷,根本沒人在意他的感受。

葉靖的淚水終於忍不住落下,他多希望自己真的有一個好朋友能在此時為他出氣。

為什麼只有他沒朋友?為什麼小乖是假的,不是他真正的朋友?

葉靖一直躲到上課鐘響,才狼狽地走出廁所,回到教室去上課。

就像不會反抗、沒有脾氣的破布偶,任人怎麼打、怎麼踢,他都還是要乖乖上課。

老師看了他一眼,問道:「葉靖,你衣服怎麼都濕了?」

「老師,他剛才打掃的時候在玩啦,所以就弄濕了。」陳怡靜怕他告狀,搶先一步回答。

老師也沒追究,只是皺著眉頭說道:「下次再這樣就要通知你們班導了。」

葉靖覺得委屈,可他只能低著頭不答話。

 

好不容易熬到下課,大家成群結隊地走出教室。

直到大家走得差不多了,葉靖才拿起書包準備離開。

他將手伸進抽屜,本來是要拿課本的,手指卻忽地一疼,像是被什麼東西割到。

葉靖反射性地抽回手指,上面竟被劃開一道血口,他低頭看進抽屜,裡面多了一把拉開的美工刀。

他又被同學整了。

葉靖將美工刀拿出來,猜想是同學趁他躲進廁所時放的,立刻氣憤地把美工刀扔掉,抓著書包步出教室。

從走廊看出去,校門口的學生還沒消化完,仍有不少人堵在那裡。

葉靖有點排斥,怕被其他人看見自己混身濕透的模樣。

他在樓梯口躊躇了一會兒,才硬著頭皮走下去。

然而就在他走到一半時,校門口的方向赫然傳來尖叫聲。

「啊──」

那聲音尖銳無比,像是有好幾個人同時大叫。

葉靖愣了愣,不禁也好奇地看過去。

隨即,學生們往兩旁散開,然後有幾名老師衝上前去。

場面一度混亂,葉靖看見那些學生的表情惶恐,教官正吹著哨子叫大家走開。

嗶、嗶、嗶──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葉靖一陣納悶,明知道不關他的事,但他的雙腳還是朝著出事地點靠過去。

他聽見有教官在喊:「我已經叫救護車了。」

還有老師的聲音:「那邊的同學走開,不要圍觀。」

人群逐漸散去,隨著腳步的靠近,葉靖看見校門口的狀況。

一台汽車橫在路上,車頭凹了進去,輪子底下蓄著一攤血泊。

葉靖呆住了。

是車禍?

就在他發呆之際,肩膀被推了一把。

葉靖一驚,原來後面的人是教官。教官臉色難看地喊道:「快走開,不要聚集在這裡。」

葉靖匆匆往外邊走,可還是忍不住回頭看去。

隨著視線角度的移動,他看到車底下露出一雙腿。

葉靖一看就知道,有學生整個人卡進車底盤了,看那雙腿動也不動,以及地面上範圍極大的血泊,被撞的學生恐怕凶多吉少。

葉靖沒有想太多,急急忙忙離開車禍現場。

不管那是誰的悲劇都與他無關,但他卻升起一抹不好的念頭──被撞的如果是黃大炮那些人就好了。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路人
  • "霸"凌吧?
  • 抱歉,已改好了

    MINIBOOK 於 2013/02/08 10:3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