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者留言版II:生徒

 編號:802
 作者:瀝青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3.2.27
 isbn:9789862905128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7-11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顧有清已經死了,在事務所工作的究竟是誰?

失蹤名單的幕後黑手,真的是稻妻嗎?

超人氣靈異系列,最後謎底完全揭曉 瀝青

簡介

邪教組織曝光,創辦人竟為大學生!

【本報訊】遭檢舉從事不法行為的神祕組織「精神共同合作會」,以監禁入會成員、使用各種藉口詐取會員資產為主要手段,近日更涉及多起命案。

根據調查,該團體並無固定聚會地點,但是近來陸續出現的失蹤、命案受害者,皆與該會有關,該會存在的目的尚未明朗。

檢方目前所知的受害者已高達數十位,其中有人疑似遭洗腦或指使,犯下難以解釋的罪行。另外,從一處臨時聚會的木屋裡查出針筒與藥品,是否從事販毒尚待釐清。

該組織的創辦人為一名年約二十歲的顧姓大學生,另一條線索則指出在十五年前曾出現過同名組織,兩者之間是否有所關連,也在持續調查之中。

根據逃出的會員口述,該組織聲稱能運用各種手段替每位會員達成願望,藉此煽動會員犯罪。許下願望的會員,則必須支付龐大的獻金以維持組織運作,組織私下似乎還進行著奇怪的實驗,在聚會時常常傳出血腥味。

據報,「精神共同合作會」核心人員為創辦人與助理兩名男子,遭舉發隔天即雙雙下落不明,高層人員也無從得知兩人去向。

 

他可以清楚聽見被推進火堆中的人所發出的慘烈尖叫,火焰沿著身軀、衣物,緊緊纏住這些無辜的人,行刑的人卻可以冷靜地旁觀……

「你知道嗎?紅蝶的事之所以傳出,全是因為幾年前那個逃走的小男孩。」

少年的臉龐全染上了火光的色彩,好像隨時都會被火焰吞噬。

「我們的死,是你害的啊!殺人犯、你們都是殺人犯!」14號的眼神好似這麼說。

愛麗絲愛麗絲役者眩者、生徒、稻妻

一切,都是從這裡開始的……

作者簡介

瀝青

職業阿宅。

呃……更正,現在專心於每天跟角色培養感情,寫出屬於他們的故事。

除此之外就是個普通的阿宅,同時也是個專業路痴,外出迷路是正常現象,請不用擔心XD

◆在明日已出版作品

《啊!妖怪》春宴篇2008.5
《啊!妖怪》夏宴篇2008.7
《歡迎光臨生死事務所》2010.7
《生死事務所卡到陰》2010.9
《生死事務所閻王來了》(最終回)2010.12
《極道監護人》2011.2
《啤酒花》2011.4
《棄神卷》【向家古董屋】2011.6
《小氣銅門》【向家古董屋】2011.10
《失物之章》【向家古董屋】(最終回)2011.11
《子守唄》【悠哉小鎮】2012.01
《亡者留言版:求救》2012.2
《石頭祭》【悠哉小鎮】2012.3
《永身樹》【悠哉小鎮】2012.4
《亡者留言版:正妹同學》2012.4
《糧神葬》【悠哉小鎮】2012.6
《亡者留言版:索命繩》2012.6
《亡者留言版:蝶之血》2012.8
《亡者留言版II:給愛麗絲》2012.10
《亡者留言版II:深夜女優》2012.12
《亡者留言版II:眩者》2013.1
《亡者留言版II:生徒》2013.2


目錄

-奇怪的D飯店-

一 起疑
二 謎霧
三 相信
四 共犯
五 生徒
六 拔刺
七 止血

作者自序

亡者留言版Ⅱ最終回序

最、最終回了耶……好、好不可思議。(呆滯)

大概在前年的年底時,我還在為了<亡者留言版>第一部第一集煩惱著,整個劇情亂七八糟、而必須全部重寫的記憶印象深刻,那時候完全沒想到,還會有機會寫到第二部(哭)。

這都要謝謝大家啊!還有當時鼓勵我試試看這個題材的刀編,以及後來一直細心的跟我溝通稿子內容的金喵編。

還有這段時間好幾位整個情意力挺的親友OQ!!留言版上的對話模式,他們幫了不少忙,小說出版後的實際支持也讓我一直記在心裡,我好像只有拼命的說謝謝才能來傳達我的心情。

以及正在翻閱這本書的你,在這邊誠摯的跟你說聲謝謝支持。

很多人透過各種方式跟我聊關於這個系列的心得、將故事中的每一位角色,看得好像就在身邊的朋友一般的口氣。

當大家聊起這些主要人物時,那種親暱感我好喜歡啊!

這一次的故事,就是要將最後兩位成員的故事交代清楚,這兩位從第一集開始就不斷的從許多片段出沒、騷擾大家XD

所以,這次我依舊會盡全力,將他們的故事完整的呈現給大家知道!

另外有些小說裡無法說明、與劇情無關的小設定,我也會在部落格上跟大家說喔!有興趣的可以去那裡偷窺一下(?)

這邊就來說一個無關緊要的小設定吧XD

關於這四本出現的場景,皆以英文字母代稱的設定。

(我的英文很爛,趁著這個小設定,讓自己多摸幾個很少用過的單字XD

A樂園的A是「action」,代表行動、開演的意思。

L劇院的L是「Love」,是指役者這個角色因為『愛』這個元素而導致自己走向那樣的結果。

F村的F是「False」是指眩者的故事裡,藏有不真實、虛假、謬誤的含意,也是為了與眩者為使用戲法這個設定作呼應。

D飯店的D是「denouement」的解釋是整個事件的收場、結局,有總結的意思,查了一下大部分都用在小說、創作上。

啊、如果有誤麻煩指正XD

就拿這個小設定送給大家當禮物啦啊啊啊啊啊啊!

那麼,就帶著快樂的心情看完這次的故事吧!

謝謝你們對這個系列的支持OQ!非常謝謝。

精采試閱

亡者留言版Ⅱ-生徒

-奇怪的D飯店-

XD大魔王發表於2013/03/05 AM 0000

你們有聽說過精神共同合作會嗎?

98 發表於2013/03/05 AM 0001

那是什麼?我以前沒聽過耶!可是上次好像在留言版上看到你們討論。

瘋狂大波蘿發表於2013/03/05 AM 0002

有聊過啊!但前一陣子碰到網站被攻擊的事,文章全都被刪除了,上回看管理員發文的口氣,感覺超困擾的樣子。

沙油那拉發表於2013/03/05 AM 0003

我們也很困擾啊!以前有很多精華文章也都消失了,想重溫都沒辦法。

不過,XD大哥你突然提的這東西是什麼啊?

XD大魔王發表於2013/03/05 AM 0004

最近關於失蹤名單的事,大家不是討論得很熱烈嗎?

結果啊、我對照了工作這邊收藏的舊新聞報紙,比對了一下之後才發現,兩者之間的關係還頗深的耶!

少年S 發表於2013/03/05 AM 0007

XD大哥,你是指失蹤名單的人都是精神共同合作會成員的這件事嗎?

如果是這個的話,我也有聽到一點點風聲。

所以,發生什麼事了嗎?

XD大魔王發表於2013/03/05 AM 0008

就是那件事,不過我看到的東西跟這件事好像又不太有關連。

精神共同合作會在停止運作之前,疑似發生相當嚴重的案件,可是後來因為事情被壓下來的關係,所以沒多少人知道。

而且那個案件,也沒有提到跟共同合作會有關,可是實際上大有關係。

你們聽過「D旅館」的事件嗎?

十五年前的一個深山旅館,發生的怪事。

阿斗比發表於2013/03/05 AM 0012

是那個一群人去深山旅館住宿,結果有個大學生在裡頭莫名其妙失蹤的事件吧?

XD大魔王發表於2013/03/05 AM 0014

是啊!就是那件事,不過當時新聞好像一律都用山難作為處理。

只說這群人是登山客,而且對於唯一失蹤的大學生,連確切的失蹤日期也沒有清楚交代。

有人懷疑他是在飯店內遭到殺害,可是警方去搜索D旅館時,一切正常,什麼都沒找到。

沿著飯店附近的山路尋找,也沒有遺留關於這個大學生的線索。

感覺上整個人莫名其妙的消失在那座深山裡,到現在是死是活還是個謎。

這是目前網路上流傳關於D旅館、最常見的說法。

很多人都說這個大學生可能是被魔神仔帶走,從此失蹤。

很多山難事件的傳聞,也都會採用這種說法,可是——

門神發表於2013/03/05 AM 0020

可是什麼啊?是說登山客發生山難的事件,還真的挺常見的。

每次電視新聞都會播,這些搜救隊大費周章地出動直升機跟人力在山谷間找人,現在是還好,有電子儀器可以判定位置,但是早期科技沒這麼發達,失蹤的人要平安無事,機率通常都不高。

XD大魔王發表於2013/03/05 AM 0023

是這樣沒錯啦!

我發現公布出來的訊息,有企圖誤導大家。

這個大學生根本就不是因為登山、山難失蹤,他應該是在旅館內碰到了什麼事情,我甚至認為他早就被滅口了!

以他當時的年紀來判斷,就算現在大概也已經將近三十四、五歲了吧?事情已經過了很多年,我覺得他還活著的機率應該不高了。

因為我發現,當時這個旅館還有另一個團體入住,就是精神共同合作會。

不過這兩者是分開登記,乍看之下大學生跟這個團體沒什麼關連。

可是,總覺得事情未免也太過巧合,失蹤名單上的人跟精神共同合作會的人,同一天入住這麼深山的旅館,可是卻沒有多少人提及,不覺得很奇怪嗎?

絕體絕命截稿作家發表於2013/03/05 AM 0027

這件事一直都有很多奇怪的地方,不過這個大學生失蹤的事感覺很普通,會被忽略、跳過是很正常的。

一直以來質疑的點,就是這些成員到底還是不是活在這世上。

另外……那個奇怪的組織出現在旅館裡做啥啊?我對這組織實在沒什麼好感。

阿斗比發表於2013/03/05 AM 0032

你說到重點了!這個奇怪的組織跑到深山裡,八成都在做些奇怪的勾當吧?

但是這組織有點奇怪,不太像一般的詐騙集團。

98 發表於2013/03/05 AM 0035

之前你們不是說那個很像邪教組織?我常常在小說裡看到啊!

就是一堆很奇怪的人……做出一堆你想都想不到的奇怪事情……

XD大魔王發表於2013/03/05 AM 0036

跟靠弟弟說的還蠻接近的啦XDDDDDDDDDDDD

那個組織群聚在那邊,是在進行一些奇怪的聚會、交易,聽說現場瀰漫著血腥味,一度還傳說當時在進行活人獻祭的事,可是去查過相關紀錄後,完全沒有這類的線索,有人跳出來說這些都是誤會。

他們只是固定聚會,然後一起分享、開導人生之類的——我覺得會相信這種說法的人才有鬼!

光是偶爾會留下血跡就夠讓人起疑了!尤其那個D旅館,雖然已經荒廢十幾年了,去過那邊的廢墟迷,都說有幾間房間的牆面跟地板留下了很奇怪的血跡,怎麼清都清不掉。

他們到底在做什麼,沒人知道啊!

就在那個大學生失蹤之後,大概是想將事情壓下來,所以D旅館的負責人隔年就關閉飯店想脫手賣出,可是地點太過偏僻根本沒人有興趣,直到負責人過世、無人繼承,那裡就徹底成了一個廢墟。

後來就有一堆傳說啊!例如那個失蹤大學生的靈體,常常在旅館附近遊蕩。

旅館內偶爾會傳來奇怪的吼叫聲,某些時候還會傳出奇怪的血腥味。

但、這些都只是傳說,沒有得到證實,更何況那個大學生還生死未卜咧!

搞不好他還活著也說不定。

野狼機車615 發表於2013/03/05 AM 0042

啊、是因為這個大學生失蹤的時候,剛好也是這個什麼碗糕的合作會入住,所以才被認為是失蹤名單的成員之一「生徒」對吧?

XD大魔王發表於2013/03/05 AM 0044

野狼弟弟,你真相惹!

雖然整個事件看起來,是這個大學生倒楣、無故被捲進去的樣子。

而且跟現在不同,十幾年前的大學生是珍貴的生物咧!要考上大學的機率趴數可是超低,當時來說就像折損了一個天才菁英。

現在看來還是覺得很可惜。

阿斗比發表於2013/03/05 AM 0047

嗚嗯……沒記錯的話,那個失蹤的大學生應該是……姓顧吧?

這件事對老一輩的人來說,可能還有點印象。

高材生無故失蹤的確是件大事,然後也很奇怪的……被掩蓋、遺忘了。

 

一、起疑

萬能學長,按職場術語來說,應該是小應叔叔的外包商。

可是阿年最近老覺得,萬能學長出現在事務所辦公室裡的機率變高了。

而且小應叔一如往常派工作給小白、自己與有清哥之餘,還會額外給萬能學長一份資料。

有時收到資料之後,萬能學長就會離開事務所好幾天,有時又會待在事務所裡好一陣子,事務往來的對象永遠只有小應叔。

他們到底在進行什麼工作,就連有清哥都被蒙在鼓裡,想追問卻被小應叔一句「這件事你不須插手」全給堵了回去,加上一臉嚴肅的模樣,嚇得有清哥不敢再追問,同時也感到有些失落。

這些阿年全都看在眼底,畢竟他只是打工性質,只需要完成小應叔交代的工作就好,沒有工作時他反而樂得輕鬆。

對有清哥來說就不一樣了,他可是小應叔的唯一助理,但是現在一堆工作好像全被他的天敵搶走,這對他來說簡直就像某種警訊。

「阿年,你想我是不是快被守應大哥fire掉了啊?」顧有清坐在辦公室的平面電視前,手握著PS3的手把有氣無力地說著。

他的聲音聽來非常沮喪,就連正在玩的新款遊戲,也打得亂七八糟,與先前活力十足的模樣截然不同。

「咦?有清哥幹嘛突然這麼說啊?」嘴裡咬著餅乾,趁著事務所裡沒大人也沒事幹而認真打電動的阿年,一臉吃驚地望向顧有清。

「你自己不也看到了?」顧有清沮喪地又嘆了口氣,轉頭望了白守應的辦公桌一眼,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最後甚至放下手把縮起身軀,難過得快哭出來似的。

「我覺得還好啊!而且最近小應叔交代的工作,都是你的例行工作啊!」阿年有些慌張,偏偏這時候小白也被小應叔抓出去一起工作,沒人可以幫忙安撫這個內心脆弱的好青年。

而他安慰人的技巧根本就是爛到極致,完全不知怎麼將顧有清拖出陰霾。

「不,我的工作減少了。」他嘆了口氣,細想這一陣子的狀況,他的身軀又縮得更小了。

「有、有清哥,還好啦!說不定是你想太多了。」阿年搔搔頭,神色慌張地繼續安撫。

「你自己看看,最近守應大哥是不是把失蹤名單的委託全交給萬能那個該死的傢伙處理了?」顧有清望向阿年,一臉哀怨地反問。

阿年愣了愣,這才發現事情似乎正如有清哥所說的這般。

「耶……」他完全無法回應,因為有清哥說的的確是事實,尤其解決「眩者」的事情之後,這樣的跡象更為明顯。

他自己倒還好,畢竟小白晚上要出門抓鬼,他的主要任務是輔佐他抓鬼、避免招來性命危險,至於有清哥……這陣子的確很閒,甚至閒到可以將好幾個新出的遊戲片破關的程度。

「對吧?連你都這種反應了……」顧有清又嘆了口氣,然後發出低低的悲鳴。

「事情應該不是你想的那樣啦!」阿年越來越慌張,誰可以來幫幫他安撫有清哥啊?

「阿年,你認為我的歡送會辦在附近那家日式料理店如何?」顧有清眼神認真地望著他這麼問。

「呃、不……有清哥,我覺得你的煩惱已經整個跳tone了。」阿年望著他縮得小小的身影,忍不住這麼吐槽。

***

少年S 發表於2013/03/05 AM 0204

關於D旅館,我倒聽說過一件事,爬上三樓後,以面向前方窗戶為準,從右邊算來倒數第二間房,據說就是那個大學生最後所待的房間。

可是,聽說那個房間至今都是鎖死的,沒有人知道裡面到底是什麼情況喔!

***

「就因為網路上這麼流傳,所以才要來這裡一趟嗎?」

時間已經過了午夜十二點,跟在萬能學長身後的白秋恆,略顯困惑地問著,他總覺得這次小叔叔分配工作的成員很奇怪,以往都是他跟阿年一起搭檔,為何今天是跟萬能學長呢?

他是不討厭萬能學長啦,但……總覺得怪不習慣的。

「是啊!總要看看這裡的狀況。」萬能學長一如往常,一副早就熟悉此處似的,遊走在這個荒廢已久的旅館內部。

這座旅館沒遭遇過任何災害,只是單純地被遺忘在某個深山之中,經過長年的風吹雨打,部分的窗戶、天花板已經毀損,還好幾處牆面都長滿墨綠色的青霉。

旅館內部的味道有些潮濕,卻不至於悶臭,或許是因為還算通風,除此之外,這裡很黑、毫無光線,又位處山中,很容易招來常人看不見的東西,一到冬天寒風咻咻的,這種刺骨的冷,就算是遊民也不想待。

「學長,你來過這裡幾次?」白秋恆走在後頭,同樣拿著手電筒照著前方的路,但是萬能學長熟稔的步伐,讓他分心地開始看著四周的景致。

「五次!不過都是白天。」萬能學長回過頭,露出一口白牙微笑說道,在黑暗之中,他開朗的態度意外地緩和了詭異的氣氛。

「這裡離我們的住處有段相當的距離,你還可以這樣來回跑喔?」白秋恆很不解地問著,剛才他們一進旅館大廳,他就想轉身走人了。

破損、木造的櫃檯上,除了因潮濕而長滿青霉以外,一旁堆放著雜物,偶爾還有幾隻老鼠偷偷竄出,發出令人發毛的吱吱叫聲。

更令他覺得不舒服的是,櫃檯內還坐了個東西、一樓走廊的兩側也有幾個常人看不見的傢伙,樓梯間也是,更別提二樓、三樓這段路程上,算一算少說有十來位他界朋友躲在暗處,一臉困惑地看著他們兩個活人,他們並非這裡的原住戶,只是因為夠潮濕、夠冷,足以讓他們好好地躲著。

簡單的說,他們的闖入驚擾了這些阿飄,然而比起傳聞中的模樣,這座旅館不存在任何一絲暴戾之氣,只有詭異與孤寂。                                                  

「山腳下還有一個鎮啊!我白天來,晚上就在那邊過夜,一點都不遠。」

萬能學長一邊哼著歌,這時他們已經抵達三樓,一路上經過位於走廊兩側的房間,有的門已經遭到毀損,可以大略看清內部的擺設。

這是個中小型的旅館,床墊略顯狹小、空間也不大,不過以山中旅館的標準來看,已經算是相當不錯。

「這次也是小叔叔委託的吧?」白秋恆跟著他繼續往前走,心頭跟著默唸著倒數第二間房、倒數第二間房——

就算萬能學長不明說,他也知道這次的目的在哪。

「沒錯,而且他指定你跟我。」萬能笑了笑,邊走邊回過頭望了白秋恆一眼,眼底藏著怪異的情緒。「你肯定很疑惑,為什麼阿年被留在事務所裡,不能跟來。」

「嗯。」白秋恆點點頭,眼角餘光感覺到暗處蹲了個人,是個成年男性,很悲傷,好似因為被困在這裡而感到孤獨、不安。

不過,那東西並不具有任何攻擊的氣息,甚至無視闖進三樓的他們。

無視他就好了……

「因為你們各自都有重要的任務要做啊!」他哈哈笑著,有說跟沒說一樣,讓白秋恆皺起眉,內心不停地碎唸。

「學長,要嘛你一次說清楚,不然就不要講。」他有些不悅地說,但是得到的回應卻還是萬能學長不變的頑皮笑聲。

「我討厭這種故作神祕的感覺,我不會猜。」白秋恆又補充道,人家阿年都不會這麼做,猜來猜去多累。

「你再耐心等等,不久之後就算守應大哥想隱瞞,都瞞不了。」萬能學長噘起嘴吹著口哨,好似等著看好戲的態度,讓白秋恆的眉頭皺得更緊。

「學長,這種地方不要亂吹口哨。」他不忘提醒著,雖然這是老一輩的叮嚀,但是有些事情不得不信。

哨音有些頻率與那些阿飄們很接近,會讓他們誤以為是在對話,有時這些看不見的傢伙們就會因此跟了上來。

然而,就算這麼提醒,萬能學長更是唱反調地吹得更大聲,令整條走廊上充斥著哨音的回音。

聽來很不舒服,然而奇怪的是,附近的阿飄們依舊不為所動,反而——

傳說中的倒數第二個房間,傳來了像是腳步踩踏的聲音,那裡果然有些什麼嗎?

「聽見了吧?」萬能學長停止哨音,帶著預料中的笑意說著。

「學長,你要這麼幹之前,可以先跟我說一聲。」他嘆了口氣,繼續跟著萬能學長往前走,原本有些不滿的情緒,在察覺學長的用意之後舒緩了些。

「要是先說,就不好玩了嘛!」萬能學長低哼著曲子,依舊天不怕地不怕地說。

「這不是好不好玩的問題……」白秋恆有氣無力地回著。

這時,兩人的腳步正好停在倒數第二間的房門前。

「所以你剛剛吹口哨,只是想確定這裡頭有無東西?」白秋恆瞪著已經生鏽的門把問著。

「就是這樣,不然撲了空,就白跑這一趟了。」萬能學長一邊解釋,邊伸手轉動上鎖的門把,一摸到這粗糙的生鏽感,他略顯不適地收回手,想甩掉殘留在上頭的鐵屑。

「門打不開吧?」白秋恆望著他的動作說著,他記得網路傳聞曾提到,這房間的門鎖死了。

「我只是覺得這門把冰得很不正常。」萬能雙手反覆地摩擦著,剛才襲來的冰涼讓他感到非常不舒服。

「冰?」白秋恆一聽,正好奇地想伸手觸摸,卻被萬能學長阻止。

「我來開鎖,你不要碰。」他一邊這麼說,一邊慢條斯理地從上衣口袋裡掏出一把尖端極細的剪刀,動作熟練地往生鏽的鑰匙孔裡插,左轉轉、右扳扳,整條走廊上,都能清楚聽見陣陣吵雜的金屬摩擦聲。

「學長,你從哪學來這種犯罪的行為?」後退一步的白秋恆,看他開鎖的動作之熟稔,不禁懷疑這個奇怪的學長,是否偶爾會幹些見不得光的行為。

「一位流浪漢大叔教我的,還有,我只有碰到廢墟的門窗被鎖死的時候才會用,我不會用在不法的行為上。」萬能學長蹲在地上,用著尖銳的剪刀一邊開鎖一邊沒好氣地說著。

用膝蓋想也知道,這個愛打瞌睡的學弟正用什麼眼神看他。

「那就好。」白秋恆點點頭,雖然他還是有些質疑。

「好了!」萬能學長喊聲落下的同時,一陣響亮的解鎖聲隨之傳來,門被輕易地開啟,卻也因為太過簡單,讓兩人立刻提高警覺。

「小心點喔。」萬能學長站起身,將剪刀收進口袋裡,攀住白秋恆的手往後退了一些,他們緊張地將這扇門慢慢地往內推開,夾雜著微風的助力,生鏽的轉軸傳來略嫌刺耳的摩擦聲。

一片黑暗的房間,僅靠他們倆的手電筒,只能稍稍看到內部的模樣。

「總覺得,外界都會把傳說誇大。」白秋恆望著寂靜的房內,無奈地嘆息。

「就是這樣,傳說才有趣啊!」看來屋內並無奇怪的地方,萬能學長想也不想便跨入房間,畢竟長年封閉,導致內部特別悶,至於氣味,還不至於難聞到哪去。

「裡面感覺沒什麼。」萬能學長拿著手電筒四處探照了一回,牆面上除了青霉與汙漬以外,並無其他異狀,更沒有所謂的血腥味。

「學長,其他的房間你也都看過了嗎?」白秋恆停在梳妝台前,拿著手電筒探照那面汙損的鏡子一眼,又好奇地往桌面上看去,桌上除了一堆廢紙、雜物,就是厚厚一層灰塵,這對他們來說是再熟悉不過的事。

「都看過了!沒有其他異狀。」萬能轉身看向那張塌陷的彈簧床,露出可惜的模樣。

這間飯店真是大手筆,使用名牌床墊,要不是生意下滑導致關閉,這裡的景致其實還不錯,附近聽說還有溫泉咧!

「我也覺得沒異狀。」白秋恆聳聳肩,總覺得來這一趟很浪費時間。

「回去跟守應大哥說一下,跟失蹤名單應該沒有多大的關係。」萬能學長轉身望向窗外,透過微弱的月光,看到外頭是一面環山的景致,同時他才發現這棟旅館竟然蓋在懸崖邊,底下則是深達好幾尺的山谷。

要是摔下去,大概就直接沒命了吧?

「只是普通的……廢棄旅館而已。」白秋恆下意識地又低頭望了梳妝台一眼,驀地,從一堆雜物中瞄見了很難不在意的東西。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