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霧鎮

 編號:801
 作者:貓爵
 封面繪者:Cash
 初版日期:2013.2.27
 isbn:9789862905111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7-11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你還記得自己的兒時好友嗎?

如果周圍的人都沒印象,說不定是他們回不來了…… 

【異事屋】全能作家 貓爵 即將喚醒你的恐怖回憶

簡介

留在屍霧鎮裡的人,都是被遺忘的失物。

原來,我們曾經去過那個地方……

她看著車窗外的濃霧,微微顫抖地唸著:「怎麼還不回來?」

突然,一張男人的臉撞上窗戶玻璃,他的臉色蒼白、皮膚乾裂得像是經過數十年風吹雨打,瞳孔呈現藍色,還隱隱散發光芒。

蒼白男人厚實的手一擊敲碎玻璃,碎片在手臂上劃出傷痕,血從傷口中冒出,但流動速度緩慢、濃稠,顏色是接近黑的暗紅色。

少女害怕得向後退,身後的走道上卻站了另外一個男人:身穿黑色僧服、腰上綁著白布,一頭及胸的白色長髮與紅色臉龐。

男人的聲音空靈得像是透過另一個空間傳來:

等妳…很久很久了……

作者簡介

貓爵

1988年,天秤座,喜歡寫作與繪畫。

寫出懸疑的恐怖小說,分享蠢事的圖文漫畫。

看似不搭,卻都是我的創作,

是我想傳達給世界的聲音。

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dukeofelliott

◆在明日已出版作品

《脫逃遊戲》【異事屋】2011.8
《嬰鼠》【異事屋】2011.9
《百鬼天坑》【異事屋】2011.12
《索命迎新》2012.6
《叛魔錄》【異事屋最終回】
《屍霧鎮》2013.2

目錄

第一章 遺忘

第二章 古樸小鎮

第三章 異樣的日常

第四章 暗夜逃生

第五章 神社

第六章 離開霧見鎮

作者自序

時隔多月沒有出書,這將近一年的時間裡,貓爵拿著國軍制式武器「+10掃把」與營區的灰塵奮鬥,黑暗而充滿血淚的日子裡消滅了無數蜘蛛跟落葉。必要時還要掃盪雜草,在紅火蟻的包圍下奮戰,喔,扯遠了。

這次的故事是以在記憶中遺忘的老朋友開始。有時候我們翻開畢業紀念冊,是不是會發現一些想不起他叫什麼名字的老同學,必須仔細回想,才會恍然大悟「啊,他是那個誰誰誰。」,反向思考的話,會不會有哪個老同學在你記憶中存在,但是翻開畢業紀念冊,卻找不到這個人。

你確定,這個人真的存在過嗎?

故事中,有三個角色的名字,取自我軍旅生活中的三名學長。絕對沒有遭到軍中霸凌才把他們加進我的故事喔()

僅以紀念,軍高檢小兵中的杰爺與賢爺,及浩鼎學長。

精采試閱

楔子

長滿鏽斑的老舊火車廂內,一個少女雙手環抱著腿,全身縮在座椅上。

她看著車窗外的濃霧,微微顫抖地唸著:「怎麼還不回來?」

「啪。」突然,一張男人的臉撞上窗戶玻璃,他的臉蒼白、皮膚乾裂得像是經過數十年風吹雨打,他的瞳孔呈現藍色,還隱隱散發光芒。

「不要!」少女害怕地向一旁傾倒,跌坐在走道上。

「砰!」蒼白男人厚實的手一擊敲碎玻璃,碎片在手臂上劃出傷痕。血從傷口中冒出,但流動速度緩慢、濃稠,顏色是接近黑的暗紅色。

少女害怕的向後退,在她身後的走道上,卻站了另外一個男人,身穿黑色的僧服,腰上綁著白布,一頭及胸的白色長髮,紅色的臉龐。

男人的聲音空靈地像是透過另一個空間傳來。

「等妳……很久很久了……」

「啊──」少女驚恐的尖叫著。

 第一章 遺忘

半夜兩點鐘,臥房的雙人床上躺著一男一女,他們是夏瑜雅跟林楷杰。夏瑜雅睡在右側,烏黑的長髮散落在枕頭旁,她閉著雙眼正陷入夢鄉,平靜的神情卻突然一變,眉頭緊皺,雙手用力抓著棉被。

「嗚。」夏瑜雅神情痛苦的呢喃:「不要……」

夏瑜雅的叫喊聲越來越大,睡在她在身旁的林楷杰被吵醒,一轉身便發現夏瑜雅的異樣。

林楷杰掀開棉被:「瑜雅,妳身體不舒服?」

夏瑜雅的雙手開始在空中胡亂揮動,林楷杰趕緊抓住夏瑜雅的肩膀。

林楷杰搖動夏瑜雅:「瑜雅,醒醒!」

「啊──」夏瑜雅滿頭大汗的坐起來,衣服全被汗水黏在身體上,張大眼睛低頭喘氣著。

「呼呼。」

林楷杰趕緊拿起床邊的毛巾給夏瑜雅擦汗:「妳做惡夢了嗎?」

「嗯?」夏瑜雅喘息一會,等到呼吸平穩後,皺起眉頭看著林楷杰:「我又作了火車的惡夢……」

林楷杰是台北一間外商公司的業務經理,夏瑜雅則是同一間公司的美日語翻譯,兩人同居五年時間,林楷杰不久前向夏瑜雅求婚,他們將在三個月後舉行結婚典禮。 

隔天早上,夏瑜雅坐在餐桌前傻傻盯著盤子上的三明治看,一臉出神的模樣。

坐在對面的林楷杰說:「還在想昨晚的事?」

夏瑜雅右手肘放在餐桌上,手掌撐著下巴說道:「奇怪了,自從大學畢業之後,我都沒有再作那個火車惡夢,怎麼突然又夢到了?」

林楷杰起身微向前傾,右手掌摸著夏瑜雅的頭:「可能妳最近在忙結婚的事情,太累了,才會又做惡夢吧。」

「或許吧。」夏瑜雅嘟著嘴說道:「可是,常常做同一個夢,這樣不是很奇怪嗎?」

「妳以前不是說過,這個惡夢只記得是在火車上,其他的內容都想不起來?」林楷杰咬了一口三明治。

「對啊,印象很模糊。」夏瑜雅聳了一下肩。

「搞不好妳潛意識裡,是對火車有種恐懼吧。」林楷杰搖頭笑說:「總之別想那麼多了,我們今天可是特地請假去試婚紗呢,我的新娘!」

「是。」夏瑜雅甜甜一笑:「我的新郎大人!」

婚紗店,一間擺滿鏡子的房間裡,穿著白色西裝的林楷杰,坐在黑色單人沙發上翹著右腳。夏瑜雅則是穿著一身潔白的露肩新娘婚紗。工作人員站在夏瑜雅身後,為她捧起長長的裙擺。

夏瑜雅張開雙手說道:「你覺得這件怎樣?」

「該怎麼說呢?」林楷杰皺著眉頭,裝作很困擾的模樣:「不管穿哪一件都是這麼漂亮,真煩惱!」

夏瑜雅笑著說道:「少來,快給我認真的建議啦!」

林楷杰輕輕一笑:「這一件感覺比前幾件要好一些,比較襯托妳的氣質!」

「是嗎?」夏瑜雅對一旁的工作人員說:「那就挑這一件吧!」

「好的!」

夏瑜雅到更衣間換下禮服後,便回到林楷杰身旁:「今天我要回彰化老家整理東西喔,等一下載我去台北火車站。」

林楷杰點頭說道:「要不要我去幫忙收拾?」

夏瑜雅說道:「不用了啦,今天才禮拜四,你明天不是沒請到假?這樣來回跑很累!」

「都怪這禮拜的業務太多了,老總只准妳連續休假,不肯放我走!」林楷杰十分懊惱。

「沒關係啦。」夏瑜雅笑說:「你週末再去彰化幫我載東西回台北就好啦!」

夏瑜雅獨自一人從台北搭火車南下彰化。她從小就是在彰化市長大,一直到上大學才到台北生活。夏瑜雅的家是一棟透天厝,她剛走到門口前,夏瑜雅的媽媽張美鳳便拉開大門小跑步地衝出來。

「瑜雅,回來啦。」張美鳳喜孜孜地說著。

「對啊,爸爸在家嗎?」夏瑜雅往家裡張望。

張美鳳露齒一笑:「妳爸從中午就一直在客廳等妳呢!」

夏瑜雅走進客廳,她的父親夏勇背對著門口,坐在長沙發上看電視。

「爸,我回來了!」夏瑜雅笑吟吟地喊著。

「嗯。楷杰沒跟妳一起回來嗎?」夏勇微微轉頭,看著夏瑜雅說道。

夏瑜雅搖頭說:「他明天還要上班,後天才會過來!」

「這樣啊。婚紗照有決定什麼時候拍嗎?最近幾個禮拜好像沒什麼好天氣。」夏勇說道。

「今天才去挑婚紗,還沒選日子拍啦。」夏瑜雅笑說道。

「嗯,以後嫁人了,個性要收斂一點,不能夠在像家裡一樣任性,以後就是人家妻子了,做什麼事情要想清楚,還有……」

張美鳳打斷夏勇的話:「好啦,你怎麼那麼囉唆,有甚麼話晚餐的時候再說吧。瑜雅搭很久的火車回來,還要整理很多東西。」

張美鳳拉著夏瑜雅的手走上樓,她在樓梯間小聲的對夏瑜雅說:「妳爸他啊,聽到妳要結婚的那幾天都翻來覆去睡不著覺,每天在我耳邊問結婚要做什麼準備,緊張得要命!」

夏瑜雅笑道:「誰叫我是老爸的寶貝女兒!」

張美鳳笑罵:「只是老爸的嗎?」

「我當然也是老媽的心肝寶貝啦!」夏瑜雅靠在張美鳳的肩上撒嬌。

「嘴巴這麼甜!」張美鳳打開二樓房間的門:「我把儲藏室的東西也都搬來妳房間,妳看看有什麼東西要帶的!」

夏瑜雅已經搬出去住好幾年了,所以房間內只剩簡單的擺設、文具,還有一些國高中留下的東西。房間地板堆了四五個沾滿灰塵的紙箱。

夏瑜雅打開紙箱說道:「這麼多,裡面都是些什麼啊?」

「什麼都有!」張美鳳從紙箱中拿出一件小孩尺寸的亮片衣服:「這件是妳幼稚園第一次上台表演的服裝,後來你老爸硬纏著幼稚園長,把這件衣服買下來!」

夏瑜雅驚奇的拿起那件表演服:「居然還有這種東西啊!」

張美鳳指著角落一疊冊子說:「這些是妳從小大的照片,妳看要不要帶過去。」

夏瑜雅坐到角落翻開相冊,裡面的相片保存得非常好。

「好懷念喔,這是小學三年級去墾丁……還有這個是去合歡山玩,天氣冷到我直發抖,可是都沒看到雪,我還記得車子在半路拋錨,坐在車上都快嚇死了。」夏瑜雅一邊拿出照片一邊回憶著。

夏瑜雅將翻過的相冊重新排好,思索了一下,對張美鳳說道:「媽,這些照片還是放在家裡好了,以後我想看可以回來看啊!」

「妳這孩子。」張美鳳寵愛的摸了摸夏瑜雅的頭,接著起身說道:「這些東西妳自己來整理吧,我去樓下準備晚餐。」

「好。媽,我今天想吃糖醋魚喔!」夏瑜雅拉著張美鳳的手說。

「早就知道啦,有幫妳準備好。」張美鳳離開房間,順手關上房門,讓夏瑜雅靜靜的整理東西。

夏瑜雅轉頭看著這間房間,牆上掛著褪色的偶像明星海報,床頭擺滿布偶娃娃。她走到書桌前,輕輕摸著桌面。還是學生的時候,夏瑜雅就是在這張書桌上,每天苦讀到半夜,只是為了考上一所理想的大學。

「沒想到,現在已經要結婚了。」夏瑜雅輕輕一笑,轉頭看著地板的紙箱,捲起衣袖說道:「開始整理吧!」

夏瑜雅拿出一個乾淨的箱子,把要帶走的東西都裝進裡面,全是一些極具紀念價值的東西。全家福合照,從國小到大學的畢業紀念冊,歷任男友送的,卻又捨不得丟的幾個禮物。

「咦?這個書包我沒有丟掉嗎?」夏瑜雅從舊紙箱中拿出一個藍色的側背包包,旁邊用白色字體繡著彰化某所國中的校名。

「以前常背這個跑補習班呢。」夏瑜雅打開扣子,翻開書包一看,裡面竟然還放著一本小冊子。

她將小冊子拿出來,臉上露出驚喜的神情:「是我國中寫的日記,居然會放在這裡!」

今天來了個新的體育老師,看起來很年輕很帥,對女生都很溫柔,還把那些臭男生治得死死的!

夏瑜雅毫不客氣吐槽十多年前的自己:「哈哈,現在這個體育老師,大概已經變成禿頭大叔了吧!」

夏瑜雅越看這本日記越覺得有趣,很多事情勾起了她久遠的回憶,還有些往事她都快想不起來了。比如說,跟班上某個女生吵架絕交,結果過沒幾節課,兩人就和好一起去福利社買東西。

方龍今天又拉我的頭髮,討厭死了!他如果不做這些無聊的事情,還是個長得很帥的男生啦。

「方龍,是誰阿?」夏瑜雅仔細的回想,卻記不起來這個方龍的長相。

夏瑜雅繼續看下去,發現日記裡寫了許多跟方龍有關的事情,將近一半的篇幅是方龍的「觀察日記」。

方龍今天歷史考了九十八,他這一科好強喔!

今天是班際聯賽,方龍蓋了七班好幾個火鍋,他打球的模樣真的好帥。最後我們班拿到了總冠軍呢!

夏瑜雅快速的翻閱小冊子,讀到日記的最後幾頁。

方龍放學把我約到後門,他說他一直很喜歡我,我害羞得跑掉了。怎麼辦,這是告白嗎?我要怎麼回應?我好像也滿喜歡他的!

「等一下。」夏瑜雅歪頭,摸著額頭說道:「沒記錯的話,我第一個男朋友,應該是高中吉他社的學長。那這個方龍是怎麼回事?我怎麼不記得國中有發生過這種事!」

夏瑜雅低頭看著日記的最後一天,逐字逐句輕聲唸著:「明天放學後,我跟方龍、許妍真、林裕仁、周明哲、林宗賢要一起去台中逛街,我決定明天坐火車回彰化的時候,就給方龍答覆!」

「這些名字,我一個都不認識。」夏瑜雅看了看小冊子的封面:「這是我的日記對啊,筆跡也是我的,但是這些事情我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

「瑜雅,下來吃飯了!」這時,樓下傳來張美鳳的大喊。

「喔!」夏瑜雅大聲回應,她把疑問放在心理,起身把這本奇怪的日記放到書桌上。

夏瑜雅走下樓梯,來到一樓的餐桌旁,看著一桌子的料理說:「哇,有好多好料的喔!」

「妳很久沒吃到老媽的手藝吧,快坐下來吃!」張美鳳端著一大碗湯放在餐桌上。

「嗯!」夏瑜雅甜甜一笑,拉開椅子坐下來。

晚餐吃到一半,夏瑜雅放下筷子說道:「媽,妳記不記得我國中一個叫方龍的同學?」

「方龍?」張美鳳皺著眉頭說道:「好像沒聽妳提起過,這個方龍怎麼了嗎?」

「沒什麼啦,只是突然想到。」夏瑜雅搖頭說道。

「是以前的好朋友嗎?要不要發喜帖給他,反正可以多賺一袋紅包!」張美鳳笑道。

「我也記不清楚他是誰了啦。」夏瑜雅又再問道:「對了,那妳還記得我國中有一次放學後跟同學去台中逛街嗎?」

「那麼久的事情,怎麼可能還會記得。」張美鳳笑道。

「也是啦。」夏瑜雅抿著嘴,有些失望。

「我記得。」夏勇突然說道。

「真的嗎?」夏瑜雅笑逐顏開。

夏勇背靠椅子,雙手抱胸:「妳國中的時候,有一次一個人跑去台中。」

「我一個人?」夏瑜雅愕然。

「嗯,而且那天妳晚上十二點才回到家,我跟妳講話都不回我,慌慌張張的把自己關進房間裡。隔天早上,倒是很正常的跟我打招呼,好像不記得昨天晚上的事情,我還擔心了好一陣子,以為妳發生什麼事了。」夏勇說道。

「這麼久的事,你怎麼記得那麼清楚?」張美鳳驚訝地問道。

「那天被瑜雅的樣子搞得一頭霧水,去公司還莫名其妙被老闆臭罵一頓,所以就記得很清楚了。」

「為什麼我一點印象都沒有。」夏瑜雅滿臉困惑。

所有的事情都透露著一股詭異的氣息,夏瑜雅最引以為傲的就是她的記憶力,偏偏夏瑜雅根本不記得日記上所寫的事情,不管是方龍或是其他四個同學,夏瑜雅對他們完全沒有記憶。

夏勇說夏瑜雅是一個人去台中的,夏家採取放任主義,從來沒有嚴格限制夏瑜雅的交往。不管她要跟誰去什麼地方,只要事先報備,準時回到家,都是可以允許的,所以夏瑜雅也沒有必要欺騙夏勇。

晚餐過後,夏瑜雅回到房間,打開國中的畢業紀念冊,先從自己的班級開始找起,接著翻遍整本畢業紀念冊。

「方龍、許妍真、林裕仁、周明哲、林宗賢。上面完全找不到他們的名字,難道跟我不是同一屆的學生?」夏瑜雅向後倒在床上,思索了一下:「不對,日記裡提到的方龍,跟我是同班的啊,另外四個人應該也是。」

「搞不懂啊!」夏瑜雅在床上拼命打滾,從看到日記後,她一直很在意方龍這個人。腦海裡開始有一個青澀少年的模樣隱約浮現,但是想要看清楚的時候,他的臉卻又整個模糊掉。

夏瑜雅瞇眼看著天花板:「方龍,你到底是誰?」

週末,林楷杰開著車來到彰化,載夏瑜雅跟三大箱整理好的行李一起回台北。在高速公路上,夏瑜雅對林楷杰說起日記跟方龍的事。

「等等。」林楷杰抓著方向盤笑道:「妳確定要跟妳未婚夫,也就是本人我,聊妳的初戀男友?」

「就說我不記得他是誰了嘛,如果真的是初戀,我怎麼可能忘得一乾二淨!」夏瑜雅笑罵著。

「會不會單純是妳的記憶力衰退了?」林楷杰笑道。

「哼,怎麼可能。不然你考考我!」夏瑜雅嘟著嘴說道。

「那就考妳國中時的事情好了。」林楷杰說道:「妳國中是哪一班的?」

「三班的。那時候的前段班!」夏瑜雅驕傲的說。

「導師叫什麼名字?」

「李政宏,長得有點胖胖的。」

「當時的座號呢?」

「十五號!」

「哇。」林楷杰讚嘆:「厲害喔,接著下一題,妳國中最好的朋友叫什麼名字?」

「那當然是……」夏瑜雅話才說道一半,突然愣住:「咦,叫什麼名字?」

「是我在問妳耶,我怎麼會知道。」林楷杰笑道。

夏瑜雅摸著頭,皺眉說道:「不是,是我想不起來她的名字了。我國中有好朋友嗎?感覺曾經有過的啊!」

「怎麼了嗎?」林楷杰用眼角餘光看著夏瑜雅在包包裡翻東西,過了一會,夏瑜雅拿出那本國中日記。

夏瑜雅快速的翻閱,指著其中一頁說:「是這個!」

今天我跟許妍真打勾勾囉,我們要當一輩子的好朋友,真高興!

「許妍真。」夏瑜雅喃喃唸道。

「許妍真?好像是妳說,日記最後一天,跟妳一起去台中的人?」林楷杰說道。

「對,日記裡是這樣寫的。可是就跟方龍一樣,我一點都想不起來關於許妍真的事情!」夏瑜雅緩緩說道。

「那本日記真的是妳的?」林楷杰食指敲著方向盤,說道:「會不會是拿錯了?」

夏瑜雅搖搖頭說道:「日記裡,除了那五個人之外的事情,全都跟我記憶中的一模一樣。」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奶茶
  • 貓爵還有一本書沒打出來 - 《叛魔錄》【異事屋最終回】
  • 抱歉,已加上了,謝謝

    MINIBOOK 於 2013/02/08 11:24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