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定鬼

 編號:800
 作者:鐘小建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3.2.27
 isbn:9789862905104
 售價:49元 | 販售地點:7-11

 內附精彩試閱 
 

特色

人怕死,但鬼更怕死啊──
死掉的鬼魂可以重新投胎回到人界,但大多數的鬼都不願意,因為現在的人界更像是「地獄」!

百業蕭條、減薪罷工的亂世
唯一「淡定」讀物

鐘小建 FC◎封面繪圖

簡介

阿淡一出生他的母親就難產而死。完全沒有哭鬧的他,安靜地躺在手術台上,正當醫生和護士以為他已經死了的時候,還是新生兒的阿淡突然張開了雙眼──

誰知一讓他哭,就是一場災難的開始。

鬼黑幫幫主死了,告別式變成一場角力戰,老一輩長老已經不成氣候,有資格爭奪幫主的只剩下鬼不覺、七指叔、鬼獸三位堂主。此時,「正統接班人」阿淡忽然現身了……

作者簡介

鐘小建

生於一九八一年,於二零零六年任公職至今。

閒暇時喜愛文字與音樂創作,多首音樂創作成為知名社群網站《無名》的網誌套用背景音樂。

因深信恐怖小說的精髓在於劇情上的創意與突破,而非陳腔濫調式的噁心與血腥(看電影就好了咩!會比較清楚血到底是噴左邊還是右邊、兩滴還是三滴、嘩啦嘩啦地流還是稀哩呼嚕地噴),又擔心以後的評語是「早期作品很刺激又富創意,但後期鳥掉」,因此堅持每部交出去的作品劇情上都要峰迴路轉、結局逆轉逆轉再逆轉,這樣才對得起掏錢買書的讀者。

雖然這樣很累,但……有誰活著不累?

部落格:http://www.wretch.cc/blog/johns0803

《附身》(鬼丸前傳)   2010.7
《鬼丸》【第零總隊】   2010.9
《鬼扯》【第零總隊】   2010.11
《鬼黑幫》【第零總隊】 2010.11
《撞鬼》              2011.1
《百鬼牢》【獵鬼系列】2011.2
《人造鬼》【獵鬼系列】2011.3
《我是鬼》【獵鬼系列】2011.5
《墮天使》【獵鬼系列】2011.7(最終回)
《正月傳說》【鬼世界01】2011.7(明日名家)
《死亡交叉點》2011.8
《鬼媽媽》【痞子天神】2011.9
《撒旦武裝》【鬼世界02】2011.9(明日名家)
《鬼情人》【痞子天神】2011.10
《上帝禁區》【鬼世界03】2011.11
《大怒神》【痞子天神】2011.12
《神之淚》【痞子天神】2012.1(最終回)
《死囚器官》2012.5(明日名家)
《殺手不二價01黑鍋人》2012.6(明日名家)
《殺手不二價02殺手戰場》2012. 8(明日名家)
《殺手不二價03愛殺新娘》2012.10(明日名家)
《陰筆》2012.12
《淡定鬼》2013.2

目錄

楔子
CHAPTER 1 工讀生
CHAPTER 2 幫主爭奪戰
CHAPTER 3 要命的陷阱
CHAPTER 4 有義氣,有兄弟
CHAPTER 5 自由的味道
CHAPTER 6 鬼界教條
番外篇 我會提出讓你無法拒絕的條件

作者自序

好多年前,在我還是大一新生的時候,我留了一顆「浩南」頭。

年輕的讀者可能不知道陳浩南是誰,他是港漫《古惑仔》中的主角,在電影版裡,留著長髮的港星鄭伊健演活了這角色,他是我當年的偶像,因此我也留了一頭飄逸的長髮。

好多年後,男生留長頭髮已經不流行了,走在街上,年輕男孩都是留著有型的短髮,用髮臘抓造型、鏟掉一邊的頭髮、染著新潮的顏色,我也隨著時代改變而改變,於是我那「飄髮哥」的模樣也只能看著舊照片追憶。

有些東西會隨著時代改變,但我相信浩南哥拍著自己肩膀,只用「我扛」這兩個字告訴兄弟,不論有多大的困難,做兄弟的都會一起承擔的那份「義氣」,不管到哪個時代都不會變。

不久前和編輯閒聊,聊到要寫什麼樣的系列,他只淡淡說道:「和黑社會有關的題材吧!」

嗯!我當時想了想,這題材好像真的挺適合我的,那一瞬間,主角的樣子與個性就這樣從我腦海裡浮現。大家印象中的黑社會好像每天都在打打殺殺,而本故事的主角向淡天卻是個沒有脾氣、做什麼事情都超淡定的人,這樣的人當上黑社會老大,而且是鬼界的黑社會,應該就是一個極大的反差吧!

我是個很重視「兄弟情」的人,雖然從小就是個一路升學、然後順利考上國考的乖乖牌,但我不得不否認我曾經是個「骨子裡的流氓」。說是叛逆期也好,說是另類的正義也罷,我總覺得這世界上的某些正義,並不一定要由所謂的「好人」來伸張,惡人自有惡人磨,這不是很酷嗎?

                        二○一三年一月十八日

                         結業式,寒假來臨

精采試閱

楔子

閻羅王?沒有。

牛頭馬面?沒有。

刀山油鍋?沒有。

奈何橋?沒有。

高樓大廈?有。

機場捷運?有。

鬼警隊?有。

鬼黑幫?有。

地底下有個世界,有文明,那是個活人到不了的世界,活人稱作「地獄」或「鬼界」。

但這個「地獄」絕對不是地面上的人所想像的那樣,什麼傳說中的血池地獄、拔舌地獄、十殿閻王,這裡的鬼的確常常泡在血池裡,但那叫做泡湯,就像人界的活人泡在溫泉裡面,是為了紓解壓力。也因為如此,地獄裡面的鬼,總覺得他們和人沒什麼不同,也自稱是人,只不過住在地底,擁有一些活人沒有的能力。

地獄裡充斥著活人不知道的秘密,而生活在這裡個鬼魂,有他們自己的──

地下秩序。

CHAPTER 1工讀生

鬼界碼頭,一九八五年。

「老大說幹掉那個王八蛋,我們就是老大了。」一名大約只有十七歲的少年說道,他長得不怎麼起眼,他叫七指,是鬼黑幫天堂的成員,剛入幫沒多久就因為和別的幫派互砍而沒了右手中指、無名指、小指,因此綽號叫七指。

「你傻啦?老大的話你也信?你上了一個女人之後會不會變女人?」

坐在七指旁邊的少年叫鬼不覺,他是個非常有頭腦的黑幫份子,與七指、向仔同時加入天堂,三人都是位階是最低等的小弟,這次他們奉命幹掉「西門幫海堂」的老大神龍,這是一個連其他比較資深的小弟想都不敢想的念頭,但他們毫不猶豫、二話不說接了老大給的任務,他們千方百計成功擄了神龍最愛的一隻狗,和神龍約在碼頭邊談判。

向仔是三人中年紀最大的,由他負責和神龍談判,七指和鬼不覺則是拿著武器躲在貨櫃後面,準備暗算神龍,還有他帶來的小弟們。

雖然說好了單獨談判,但生性狡猾的神龍一定會出動所有人馬。

「可是老大說……」

「噓!神龍來了。」鬼不覺捂住七指的嘴,另一隻手指著大海的方向,好幾艘船從遠方往碼頭駛來,神龍號稱是西門幫的「海上王」,一輩子在海上討生活、當海盜,他的勢力範圍逐漸影響到鬼黑幫的天堂,天堂堂主才會派這三個小夥子秘密把他幹掉,若失敗了,天堂也只會把一切過錯推給他們的「個人行為」。

就算成功了,依照天堂堂主的個性,也可能會把這三人交給西門幫謝罪,但這三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夥子還是想賭一把。

幹掉老大,不管是別人的老大還是自己的老大,是最快成為老大的捷徑。

綽號向仔的少年提著一個袋子,神威凜凜站在碼頭的甲板上,體型魁梧的神龍在船隻靠岸的第一時間就下了船,走到了向仔面前。

「他媽的,你們是混哪的?居然敢綁走我的愛犬?」神龍指著向仔破口大罵。

「我混哪裡的不重要,你要你的狗是吧?拿去。」向仔將手中的袋子往神龍丟去,袋子落地之後從袋口灑出了一灘血,從袋子的形狀看來,裡面放的是一隻狗,一隻已經不會動的狗。

「你、他、媽、的、找、死、啊?」神龍怒不可抑,居然有人敢殺掉他最愛的一隻狗,他大吼道:「你看看我身後的兄弟,一人吐你一口口水你都會被淹死,你到底哪裡來的膽子敢這麼做啊?」

「你身後的兄弟?你是說那些嗎?」向仔用手指著神龍後方。

一片火海,淒厲的慘叫聲,神龍後方原本停了大約十艘可以坐得下十來人的船,但現在那些船全都著火了,船上的人一個接著一個往海裡跳。

「你有你的兄弟,我也有我的兄弟,不覺!七指!」向仔大吼一聲,鬼不覺和七指提著火把從貨櫃後面現身。

兩人早就埋伏於此,且在海面上動了點手腳,他們稍早在貨輪卸貨的時候,偷偷潛到水裡把貨輪的油箱挖了個洞,海面上全是易燃的汽油,等到神龍上岸之後,他們將火把丟入海中,那些西門幫的兄弟跳船與不跳船都是死。

這樣簡單且兇殘的計謀,出自於鬼不覺的腦袋。

夠狠,在鬼界才活得下去。

「你們……」孤立無援的神龍被三人前後包圍,他是海上的常勝軍,但到了地面也只是……

龍困淺灘。

不多說,三人抽出了長刀,往神龍的身上狠劈。

神龍狼狽的左閃右躲,身上的傷口以三的倍數增加。

三刀、六刀、九刀……

神龍哀號著求饒,但三人沒有停手的打算,砍到第三十六刀,神龍倒在地上用力喘著氣。

「別……別殺我……拜託……」

「你到底是不是出來混的啊?當一個老大還求饒?你叫你下面的小弟臉往哪裡擺?連當一個大哥都不會,死一死算了吧!」鬼不覺將倒轉刀頭,交到向仔面前說道:「我們三個,以後一定有一個會是天堂堂主,今天將是我們往上爬的第一步。」

向仔並不接刀,他先看看鬼不覺,再將視線移到七指臉上,鬼不覺的話說得非常豪氣,而他願意把最後一刀讓給向仔,足見他是十分重視義氣的人,向仔一向是三人中最有實力的人,深受其他兩人的愛戴。

「那讓我來殺啊!我也可能當天堂堂主。」七指說道。

「你傻啦?我說的天堂堂主是我好不好,你喔!地堂撿去配啦!」鬼不覺打了七指後腦杓一下,他們兩個每天都要鬥嘴,這就是他們的生活方式。

向仔一臉錯愕,如果鬼不覺想當天堂堂主,那為何把刀交給他?

這一刀刺下去,神龍這名字就會從鬼界的黑幫中剔除,動手的那人在黑幫的聲望就會急速竄升,這麼好的機會,鬼不覺如果想當堂主,應該自己動手才對。

「你別想太多,這刀和誰當堂主沒有關係。」鬼不覺微笑對向仔說道:「因為你的層級沒那麼低,你只能當……幫主,而且是鬼界第一黑幫的幫主,其他的頭銜都配不上你。」

「沒錯!」七指點點頭。

向仔笑了,他非常高興能有這兩個重情重義的兄弟,他將來要是真能當上鬼黑幫的幫主,一定不會虧待這兩位兄弟。

「你別高興得太早,要是我哪天發神經,說不定會幹掉你,自己來當幫主也說不定。」鬼不覺雖然說得非常認真,但其他兩人都知道他在說笑。

「隨時歡迎。」向仔回以一個微笑,他接過鬼不覺遞過來的刀子,對準神龍的左胸口用力刺下。

「嗚──」神龍掙扎了一下,臉現猙獰之色斷斷續續說道:「你……你等著……混黑道……是不能回頭的……當老大沒有那麼簡單……你遲早也會死於非命……嗚──」

向仔拔出了刀。

狗叫聲從貨櫃後方傳來,他們並沒有真正殺死神龍的愛犬,而是將一隻菜市場剛宰的雞放進布袋裡。

 

※※※

 

鬼黑幫總堂,二○一三年。

「你當幫主也當夠久了吧!哼哼!該換我了。」

男子說完後露出邪惡的笑容,他蹲低身子看著地上一名男子,門外傳來腳步聲,他破窗而出,留下屋內一具屍體。

撕裂傷、齒痕、斷肢、血管破裂、面目全非、眼窩凹陷……所有能形容的傷勢全在地上那具幾乎已經不成人形的屍體上,死前受這樣的折磨一定很痛吧!但他現在安安靜靜躺在自家地上,無法哀號。

地上那人是鬼黑幫的老幫主,綽號向仔,他雖然還不到五十歲,但因為幫內成員非常尊敬他,都稱他老幫主。

深夜,他被手下發現陳屍在自家臥室裡,下手的一定是熟人,因為房間的門並沒有遭到破壞。

老幫主有一個獨生子。

 

※※※

 

「我們不缺工讀生了,真抱歉啊!」男子把手伸進因為過度肥胖而下垂的肥肚縫隙,他搔著癢,指甲摳出了一層層因為洗不到而藏汙納垢的黑色皮屑。

他姓王,是這間連鎖賣場的老闆,大家都稱他王老闆,也因為他的事業太成功,因此提到「王老闆」三個字,就絕對是在講他,不會是巷口賣麵的王老闆、或開水電行的王老闆。

這間賣場佔地萬坪,而且在市中心,賣場內的工讀生少說就有百位。這幾年賣場的生意蒸蒸日上,許多非連鎖的賣場都被它販售超低價格商品的行銷手法給打趴了,附近的店家只剩下這間賣場。

王老闆每天翹著腳數冥鈔過日子,他的生意越做越大,分店也越開越多,即使再補數十位工讀生也不夠,但他會如此堅決的告訴面前這位求職的少年沒有職缺,是有原因的。

「是嗎?好吧!」坐在面試台另一端的少年面無表情,他用食指搔了搔太陽穴,起身朝門口走去。

「那我就不送了,其實以你如此特別的表情,你可以去拍個紅茶廣告之類的啊!我們這裡又累錢又少,真的不適合你。」王老闆對著門口的少年微笑說著。

等到少年緩緩將門關上之後,王老闆的微笑馬上崩解,他滿頭大汗癱坐在椅子上吼道:「別玩我了吧!淡少爺!來當工讀生?是想害我投胎嗎?」

他口中說的「淡少爺」就是剛剛那位少年,他雖然很帥,但生來就沒什麼表情,永遠只有那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既不會大笑、也不會痛哭,而王老闆的態度之所以會有這麼大的反差,是因為這個叫做阿淡的少年,正是鬼界第一幫派──鬼黑幫幫主的獨生子。

向淡天。

地獄裡的鬼魂分成三種,一種是純鬼,也就是鬼與鬼生下的小孩,另一種則是人界熟知的普通鬼,普通鬼是由人類死後變成的,因此在地獄內佔了絕大多數。

每個人死後都會變鬼,但不是每個鬼都會有後代,因此出現純鬼的機率可說是少之又少。

雖然鬼界內的普通鬼佔了九成多的比例,但主宰鬼世界的,卻是純鬼。

電影裡面常常有個畫面,就是鬼的力量十分強大,有的甚至會飛會穿牆,其實那都是真的,但卻僅止於在人界。

普通鬼到了人界之後,能力的確倍增,但回到了鬼界,那些能力就像被突然封印一樣,完全使不出來,和人界的人沒什麼兩樣,一樣得吃喝拉撒睡,一樣會……

死。

但純鬼卻不是如此,他們的能力在鬼界完全不受限,因此他們稱霸了鬼界,阿淡的父親就是如此,靠著少年時期就幹掉了西門幫的神龍,成為了雄霸一方的鬼黑幫幫主。

據說阿淡在出生的時候完全沒有哭,讓為他接生的醫生和護士以為他已經死了,正當他們要宣佈這個令人難過的消息時,還是新生兒的阿淡突然張開了雙眼,然後說了一句話。

剛出生就會說話,不要說是鬼,就連是人也是個異類,因此阿淡的父親認為阿淡以後一定是個了不起的人物,說不定能一統鬼界,成為鬼界的霸主,因此極力栽培他,但他不愛學霸術、厚黑學、如何當一個好領袖、該怎麼打倒對方,他只愛一件事──

攝影,靜態攝影。

他不喜歡拍人,他只喜歡拍一些不會動的東西,或是大自然的景色,花花草草、怪石瀑布,都是他的模特兒。

個性溫和的阿淡人如其名,做什麼事都像灑在地上的白開水,過一段時間就蒸發了,不會留下什麼痕跡;他也像一碗倒進大鍋濃湯裡的清水,很難看出他原本的樣子。

他很容易隨波逐流,在杯子裡,他就是杯子的形狀,混在墨汁裡,他也會很迅速的染黑,他就是一個很普通的鬼,就算是人,他也是個隨處可見的路人甲,一點存在感都沒有,他沒有脾氣、沒有味道、沒有顏色,不想接班、不想成為新一代的鬼黑幫幫主。

但他是純鬼,而且是鬼黑幫幫主的兒子,這是不容質疑的,純鬼必須剛強、純鬼必須主宰鬼界,在鬼界絕對不容許有懦弱的純鬼。

最近鬼黑幫發生了大事,王老闆如果嫌命太長,才敢僱用阿淡當工讀生,於是他婉轉的回絕了阿淡。

被打槍的阿淡並沒有什麼情緒,只是淡淡離開了王老闆的辦公室,因為他早就習慣了。

阿淡剛離開,王老闆的辦公室外傳來員工一聲大叫。

「有小偷啊!」

要知道這間賣場位於市中心最精華的地段,是各大黑勢力必爭之地,雖不屬於任一勢力的地盤,但王老闆是個八面玲瓏的人,這個城市有多少個黑勢力,他就準備幾份保護費,即使是鬼警隊,他也準備了一份,至於鬼警隊會不會收,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因此王老闆的店多年來都受到各大黑幫的保護,沒有人會來鬧場,所以敢來偷東西的,一定不隸屬於各大黑幫,於是王老闆怒氣沖沖拿著一隻球棒走出了辦公室。

幾名身穿制服的員工在結帳台附近抓住了一個身材瘦小的男鬼,那名男鬼的手上拿著一條未結帳的大蒜麵包,那根麵包雖然叫做「大蒜」麵包,但卻是用蠟燭做的。

鬼和人不同的地方在於,人吃五穀雜糧,鬼卻只吃蠟燭。

早期的地獄還沒有如此發達,生活在這裡的鬼魂非常困苦,只吃蠟燭度日,等投胎時間到了,就離開地獄重返人間。

但經過了幾百年的時間,地獄慢慢自我發展成一種地下文明,生活在這裡的鬼魂雖然還是吃蠟燭,但能吃的商品變多了,麵包、麵條、米飯、肉,通通都能用蠟燭做成,地獄儼然變成一個有高度文明的城市,因此人死後變成鬼,反而不太想投胎,這也是人界出生率越來越低的原因。

「讓我吃一口,我好久沒吃東西了,我還不想投胎啊!我不想回到那個天殺的人界!」那名小偷雖然雙手都被架住了,但嘴還是不斷伸前,想要咬一口店員搶回來的蠟燭麵包。

「媽的!你找死嗎?沒付錢還敢吃麵包?你準備投胎吧你!」手持麵包的店員一個上鉤拳,扎扎實實打中那名瘦弱男子的下巴。

瘦弱男子一聲不吭,眼神依舊盯著店員手上的麵包,賣場內所有客人都看向結帳台,就連剛走出辦公室的阿淡也停下了腳步。

瘦弱男子瘦到只剩下皮包骨,若再不進食,他可能就會餓死,在鬼界死掉的鬼魂就會重新投胎回到人界,雖然聽起來像是一個解脫,但大多數的鬼卻不願意得到這種「救贖」。

人很怕死,但鬼更怕死,因為誰都不想重新回到那個混亂的人界,搶劫、殺人、性侵、貧富差距、資源分配不均,現在的人界反而比較像「地獄」,這也是為什麼重返人界的鬼,必須洗掉記憶,然後重新出生,而死掉的人,卻可以帶著人界的記憶和外貌,因為待過鬼界,誰都不想回到人界,至少鬼界有一套相當有秩序的生存法則,只要不去違背,就不會死,在人界,人總會死得不明不白。

可笑的是,人真的很怕死,卻不知道人死了才是一種真正的「解脫」。

鬼界的歷史上曾經發生過即將投胎的鬼並沒有清除記憶,就重返人間的例子,那個鬼帶著鬼界的記憶成為活人,他長大後不斷宣稱地獄是個美好的地方,鼓吹大家集體自殺,就能夠到達那個極樂世界。

他的想法被當作邪教理念,因此被處以極刑,他雖然不被世人相信,但他說的卻是真話,於是他又隻身回到了鬼界。

「揍他,讓他知道在我的店裡偷東西就是死路一條。」隔了老遠的王老闆拎著球棒對他的員工下命令。

手拿麵包的員工接獲指令後,將手中的麵包丟到地上,扭了扭手腕準備給瘦弱男子致命的一擊。

瘦弱男子依舊盯著地上的麵包。

「喂!哪裡有小偷啊?」

就在店員的拳頭即將在瘦弱男子的腹部製造出凹陷時,一名身穿制服、推著賣場推車的少年出現在結帳台附近。

他的制服,和店員不同,深灰色的合身襯衫、打在第二顆鈕釦附近的黑色散亂領帶、左肩上掛著半個手掌大的通訊裝置、腰間插著槍套,槍套裡面是一把銀色的左輪手槍,胸口則是繡著一個老鷹徽章。

鬼警。

「爆……爆爆爆……爆哥,沒……沒有……沒有沒有沒有,這裡沒有小偷,您聽錯了,他們是在喊『小頭』,嘿嘿嘿!」王老闆看到那名鬼警之後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剛剛囂張的氣燄全失,頓時變成一個和藹可親的中年男子。

這名少年是這區鬼警隊的副隊長,陳永爆。

陳永爆今年雖然才十七歲,但這區的鬼警隊扣掉基層員警,就只有三名成員,因此他當上了副隊長。

王老闆之所以會這麼懼怕,是因為陳永爆的個性就像他的名字一樣火爆,他曾經為了追捕一個亂丟垃圾的「罪犯」而毀了整條商店街,最後那名亂丟垃圾的鬼魂被罰了一千冥幣,而那條幾乎全毀的商店街卻損失慘重,是這一千冥幣的好幾百倍。陳永爆還多告了那個鬼魂一條「拒捕」罪,被判拘役三十天。

陳永爆有句名言:不管多小的罪,犯罪就是犯罪,身為鬼警,就必須要把那些罪犯通通抓起來,不、惜、一、切、代、價。

 

創作者介紹

明日工作室

MINIBO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